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蔡明介500天突圍兵法

本刊調查,過去500天,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布局反攻,聯發科在不裁員情況下,2018年前三季,聯發科毛利率和營業利益率,開始上升。 蔡明介布局,準備突圍…

IC設計新贏家  6檔最上相

IC設計新贏家 6檔最上相

美中貿易戰干擾因素下,已為台灣半導體產業增添太多變數了。在法說會上,世界先進董事長方略認為,美中貿易戰影響市場最終端的消費者信心,全球總體經濟環境變得難以捉摸,對於2019年大環境看法保守。 在全球半導體供應鏈中扮演關鍵角色的台灣廠商,在晶圓代工領域全球市占第1、IC封測部分市占全球第1、IC設計部分全球第3。2018年,工研院預估台灣IC產業的產值將高達2.6兆元,是台灣科技產業最重要的一環。 即使在國際市場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工研院指出,美中貿易戰火持續延燒,美對中方提高關稅,中國也提出反制,夾在兩者之間的台灣角色變得相當為難。 川普劍指中國 聯發科吃悶虧 一直以來,台灣與中美雙邊合作關係大過於競爭關係,如今,川普劍指半導體為首的「中國製造2025」,這讓台灣IC產業蒙上一層不確定因素。 半導體業者解釋,回到過去歷史的軸線上,台灣半導體技術與美國有著很深的合作關係,也一直遵守美國的遊戲規則。但中國卻不是,長期以來,中國靠著山寨模式成功讓許多科技產業迎頭趕上,讓整個經濟崛起。但偏偏半導體產業是行不通的,半導體有層層智慧產權,中國也難以跨越。 「半導體產業的發展,不是只靠錢就可以堆出來,外國半導體設備不賣給你,你就起不來!」半導體業者道出產業的最真實寫照。 簡單說,過去10年若台灣半導體業者,跟著中國市場有著密切的關係,就很有可能是這一波美國政府針對的名單之一;若仍一直依循著美國半導體遊戲制度往前走,反而在這一波美中貿易戰下,有機會趨吉避凶。 最明顯的案例就是聯發科,主戰場一直放在中國,曾靠著山寨機一度和晶片龍頭大廠高通互別苗頭。但這一次美中貿易戰卻受到最大的衝擊,2018年10月股災時,聯發科一度跌破200元大關,股價見到歷史低檔區。光是2018年,聯發科市值就少了1000億元,縮水至3500億元。 就連當初聯發科旗下的金雞匯頂科技,風光赴陸掛牌寫下歷史,2018年依舊頂不住美中貿易戰的波及,從掛牌時高點170元人民幣,跌至如今的70元人民幣,夢幻本益比早已不復見。 神盾靠技術突圍 外資調高目標價 但10年風水輪流轉,和匯頂形成最強烈對比就是台股的神盾,2016年匯頂在上海A股掛牌時,一上市股價就連續飆漲20根停板,市值一度超越母公司聯發科,震撼了兩岸IC產業。 當時,匯頂有著聯發科的加持,一躍成為安卓手機指紋辨識晶片的兩大供應商之一,一下囊括了華為、OPPO、vivo、小米等所有中國一線手機大廠訂單,甚至一舉打入三星的指紋辨識供應鏈,成為三星智慧型手機的第3大指紋辨識晶片供應商,徹底的痛擊台灣手機指紋辨識晶片廠商神盾。 但最近,因為中國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錤一篇看好中國廠商匯頂,看壞神盾的報告,在台上演一場外資多空大論戰。從郭明錤報告內容指出,由於光學屏下指紋是接下來20年新款手機的重要創新商機,但神盾為了搶單,以超低價3美元以下價格,爭取三星手機訂單。 這番言論,完全被其他業者、法人給反駁了,認為雖然各家手機業者布局的態度積極,但是在大多都還沒量產的情況,加上有能力量產光學指紋辨識晶片廠商不多的情況下,沒有必要殺價競爭。 外資摩根士丹利在最新的研究報告中,把神盾評等自「中立」升至「優於大盤」,目標價升到235元。台灣元大投顧發布神盾報告,更一舉把目標價從180元調高到288元。 在選邊站的情況下,這陣子的神盾,靠著技術突破拿下訂單,立刻被外資一面倒地看好,同時這也是年底本土投信作帳的焦點,也使得股價短短2個月內,從不到百元站上220元以上,成為這一波美中貿易戰下IC設計受益股。 監控產業看好 晶睿有轉單效益 另外,從轉單效應來看,這一波美中貿易大戰,隨著美國禁止使用中國海康、大華等監控產品應用於國防等敏感性設施,市場普遍看好台灣監控產業。 美國禁止使用中國安控 設備,讓台廠可享受到 一波轉單效益。(圖/陳俊松攝) 「台灣安控同業,近來開始忙於接待新客戶,一旦開始轉單,應該就回不去中國了。」晶睿董事長陳文昌分析美中貿易戰的產業變化。身為台灣安控龍頭的晶睿,因應美中貿易戰,晶睿將產能全數拉回台灣,看好轉單效應新動能。 其中,旗下持有7成的系統單晶片廠睿緻,新晶片將於2019年順利設計導入。接下來貿易大戰持續,中國特定公司產品若被限制,相關的晶片也連帶禁止,這對於晶片廠睿緻將會是一大機會。 台經院副研究員劉佩真指出,普遍來說,台灣半導體供應鏈與美國的合作相當多,當前的新科技包括IC、5G快速傳輸及雲端應用等晶片皆由美方主導,萬一真的要選邊站時,對台灣IC設計來說,是相當有利的。只是,當前的中國市場擁有龐大的需求量,這也使得介入中國太深的台廠一時間無法放手,陷入貿易戰的波及,無法脫身。 最後,若用實際營收檢視這一波IC設計廠商,到底誰受惠?PC、手機、記憶體、面板及電源管理相關IC設計族群普遍受到中國市場影響,表現欠佳。而跟著國際市場訂單為主的則有不錯表現,例如,祥碩受惠AMD銷量增加而創下歷年新高水準;義隆也切入微軟Surface Go後,出貨狀況暢旺;美系客戶陸續出貨的譜瑞―KY,仍持續保有成長力道。  

晶片再爆發  關鍵在投資力道

晶片再爆發 關鍵在投資力道

近年來台灣IC設計產業的附加價值率持續下滑,已成為台灣半導體產業的警訊! 根據工研院產科國際所10月所出具的一份報告中指出,2017年台灣半導體產業附加價值率,以IC製造產業最高,達68.2%;其次是IC封測產業達47.8%。最令外界感到意外的是,IC設計產業的附加價值率僅達25.7%,還低於平均附加價值率30.3%。 這份報告連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常務理事、鈺創董事長盧超群看到都直言,「這張(台灣半導體產業附加價值率的統計)圖表,讓我大驚失色!」 盧超群認為,IC設計向來是半導體產業的領頭羊,原本應該是產業中附加價值率最高的環節;但如今,台灣IC設計產業的附加價值率,卻已連續數年皆是半導體產業中最低的,自然成為台灣半導體產業不可忽視的一大警訊。「一旦台灣IC設計走弱,未來將沒有機會在人工智慧、5G等新技術產生創新價值。」 危機!附加價值率連年走低 根據IC設計軟體、電子設計自動化(EDA)龍頭─明導國際(Mentor Graphics)公布的一份簡報顯示,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創投公司每年在全球IC設計領域投資平均是9.2億美元;但到了2018年上半年,投資資金創新高,高達18億美元以上。 這代表著,光是2018年上半年,創投在全球IC設計公司的投資,就超過2017年的1倍以上,「世界的走勢,與這張台灣半導體產業附加價值率的統計圖表的走勢有點逆向,是世界錯了?還是台灣要加油?」盧超群不解地指出,當全球創投公司看好IC設計公司附加價值率將持續增長,而急著砸大錢投資時,台灣IC設計公司的附加價值率卻呈現衰退的走勢,這恐怕已經凸顯出台灣IC設計產業發展的危機。 另一大警訊是,當台灣IC設計公司的附加價值衰退時,中國新創的IC設計公司,卻因為擁有龐大的內需市場與政府補助作為後盾,正在急起直追。 從幾個面向來看,首先,2017年台灣IC設計公司的總營收,較2016年下降;而中國IC設計公司總營收卻成長。根據市調機構IC Insights 1月發布的報告中統計,2017年全球IC設計公司總營收達1006.10億美元,創下新高紀錄;不過,其中,台灣IC設計公司的占比達16%,低於2016年的18%,甚至與2010年相比也是下滑;相較之下,中國IC設計公司的占比達11%,較2016年的10%、2010年的5%皆有所增長。 壓力!中國新創IC設計公司緊追 再者,2017年時,中國與台灣IC設計業產值已經出現死亡交叉。工研院IEK統計,2017年台灣IC設計業產值達6171億元;集邦科技統計,2017年中國IC設計業產值為人民幣2006億元(折合新台幣為9119.27億元),首次超越台灣IC設計業產值,比台灣IC設計業產值高出近3000億元。 台灣IC設計產業陷入附加價值、營收、產值下探的困境,而且已經被中國IC設計產業追趕上,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產官業界直指投資力道不足,以及缺乏廣大的生態系統奧援,恐怕是癥結點。 2018年9月,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出席國際半導體展大師論壇中,針對從「半導體重要創新看半導體公司的盛衰」議題表示,1985年半導體有10大重要創新,中間出現一些知名公司的得利者,如最先投資矽晶體的德州儀器、投資MOS(金屬氧化物半導體)的日本半導體公司、及發明晶圓代工模式的台積電等,但這些過程中有些公司有自己的考量沒有再持續投資而淡出,有些公司因為持續投資而成為最大得利者。 科技部部長陳良基引述張忠謀的這段話直言,現在新的智慧化應用愈來愈多,有一些新興的機會,所以加大投資真的是必要。「現在台灣IC設計公司現在也有足夠的錢,但可能要去了解他們在害怕什麼?為什麼不把錢拿來投資新的產品?」陳良基認為,台灣IC設計業者投資力道不足,是造成今日困局的最大主因。 藥方!持續投資才能在市場勝出 根據市調機構IC Insights統計,2017年全球投入研發資金最多的前10大半導體廠中,高通位居第2,高達34.5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1071.74億元),但投資金額較2016年已下降4%;聯發科位居第7名,投資金額達18.81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584.33億元),較2016年提高9%,是台灣唯一榜上有名的IC設計公司。 此外,台灣指標性IC設計公司瑞昱與聯詠,2017年研發投資金額分別達106.92億元和60.19億元,均較2016年增長,但相比於高通和聯發科仍有逾5至10倍的差距。 但是,根據市調機構TrendForce旗下拓墣產業研究院最新統計,全球前10大IC設計業者2018年第3季營收及排名出爐,台灣進榜的IC設計公司就有聯發科、瑞昱及聯詠3家,凸顯出台灣指標型IC設計公司的規模並不算小,但是投資力道卻仍有進步空間。 過去為知名外資半導體分析師,現為香港聚芯資本合夥人陳慧明也透露,從2012年台積電才剛發展最先進的28奈米製程,中國投片的IC設計公司家數已超過台灣的家數。 科技部部長陳良基認為,IC設計應該是IC產業中附加價值最高的部分,而IC設計價值要從與系統端客戶營造策略聯盟的關係達成。(圖/陳俊松攝) 他指出,這幾年中國很多小公司很敢用最先進的奈米製程,「中國政府補助」是最大主因,良好的創業環境造成「敢賭」是次因。時至今日,以目前台積電最新的7奈米製程為例,台灣目前就聯發科一家採用,但反觀中國IC設計公司,已經看到海思、比特大陸、寒武紀、嘉南耘智等採用;相較之下,中國與台灣IC設計公司的投資力道差距可見一斑,也隱含台灣IC設計行業未來的隱憂。 只不過,台灣IC設計廠商在投資上「不出手」,事實上是背後另有隱情。 台積電的價值在於與全球客戶緊密合作的關係,因此很早就開始布局新世代的先進製程;而IC設計的價值也同樣在與客戶的緊密合作,也就是經營一個生態系統,與系統端營造策略結盟的關係。 特別是,現今投資開發IC的成本愈來愈高,開一顆IC光罩的價格已飆升至6000億元,台灣IC設計公司又不如中國IC設計公司享有政府補貼,如果沒有跟客戶的產品緊密地綁在一起,不敢貿然砸大錢去開發一顆還沒有客戶要使用的IC。 改變!建立與歐美緊密生態圈關係 然而,經營生態系統卻正好是台灣IC設計公司的弱項。陳良基感嘆,這幾年我們與中國的經貿關係緊密,廠商從中國獲得很多的甜頭及方便性,對中國市場的倚賴性非常強,所有的資源與人脈都在中國,反觀在歐洲與美國可能連人脈都沒有,生態系統不夠廣。 陳慧明觀察,由於地理位置,一開始台灣IC設計公司在參與應用實境方面會比較吃虧,但也因此更需要積極參與美國及中國產業的生態系統,了解市場客戶在應用方面的需求。舉例來說,nVIDIA(輝達)等美國IC設計在中國電動車晶片市場有很高的市占,在於其先行者能深入應用面,也就是對市場夠了解掌握。 此外,輝達有能力可以開發出適用於不同應用領域的繪圖處理器,如特斯拉、奧迪(Audi)、BMW等國際車廠選用輝達的繪圖處理器在車用電腦中,奇異也與輝達合作人工智慧醫療,輝達也透過與不同領域的大客戶合作,取得不同領域對於繪圖處理器的規格要求,成為繪圖處理器的龍頭。 因為不擅長經營生態系統,當系統客戶(品牌商)大到一個程度,選擇自行開發IC時,台灣IC設計公司往往就會被替代掉了。陳良基不諱言,我們現在的危機就是一直被替代。 面對台灣IC設計產業陷入困境,陳慧明分析,「5G、人工智慧、電動車是台灣IC設計公司的未來出路。」其中,在人工智慧及電動車產業,正在發展以美國與中國為主軸的生態鏈。由於人工智慧是屬於少量多樣的產業,更適合台灣中小型規模的IC設計公司。陳慧明認為,若聯發科能以母雞帶小雞的模式,培養台灣人工智慧IC設計公司,可以降低風險,同時建立強而有力的生態系統。 出路!搶搭5G、人工智慧順風車 盧超群也認為,長程來看,與全世界競爭,台灣在IC與5G是有機會的,因為台灣的半導體製造很強,台灣IC設計公司需要利用這樣的優勢。隨著5G時代來臨,預料5年之後,AIoT(人工智慧+物聯網)將引領產業走向,也是主導快速運算的最關鍵應用,台灣將會是美國與中國東西方最重要的橋樑。 只不過,過去兩年,中國在人工智慧的投資已超越美國;但是,至今台灣在人工智慧領域的投資力道,仍遠遠不及中國與美國。2018年中國最大的4家科技公司騰訊、阿里巴巴、百度及螞蟻金服在人工智慧領域的投資已超過120億美元,比起同期美國亞馬遜、蘋果、臉書等在人工智慧方面的投資還不到20億美元,高出逾6倍之多。 也因此,面對5G、人工智慧的大趨勢來臨,未來台灣IC設計公司要能真正吃到這兩大塊市場商機,甚至運用這波大趨勢突圍,得真的要看看生態系統與投資力道,是否都已經準備好了。

蔡明介獨孤求勝 挑戰最關鍵一役

蔡明介獨孤求勝 挑戰最關鍵一役

蔡明介,聯發科董事長,全球第4大IC設計公司的掌舵者,用「獨孤求勝」形容他現在的心境和個性,似乎恰如其分。 這幾年,蔡明介出門的次數少了,他曾參加工研院的RCA計畫,今年科技部大力慶祝IC發明60年,當年參加RCA計畫的老戰友紛紛現身,獨缺蔡明介一人。 「蔡董不應酬,敬酒這些場合都不參加。」聯發科員工觀察,他與人總是保持一定的距離。少數曾與蔡明介吃飯應酬的大老闆,對蔡明介的印象也是,「他話不多,人滿嚴肅的。」 他對部屬要求極嚴,以前,他會走到部屬旁邊,端詳對方的工作內容之後,突然提問「為什麼這樣設計?」接著一口氣連問3個問題,若是得不到要點,蔡明介就會拂袖而去,留下錯愕的部屬。 父親出手 被逼出來的創業之路 中國媒體如此形容蔡明介,「他比任正非(華為創辦人兼總裁)還要狼性!」但本刊觀察,蔡明介極端理性,非常講究原則和紀律,就因為如此,他才能從屏東南州鄉七塊村的鄉下,一路成長,成為全球IC設計業的教父級人物。 蔡明介不是一開始就想創業,更精確地說,他恐怕是被「逼」上創業這條路。 媒體曾採訪蔡明介的二哥蔡明顯,他透露,當年,是蔡明介的父親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新聞,政府要派人到美國學習半導體技術,一通電話硬是把在美國準備攻讀博士學位的蔡明介找回台灣。 當時,蔡明介博士學位的學費都繳了,但蔡明介的父親勸他,不能錯過這樣的機會;蔡明介飛到紐約和計畫主持人面試。那一年,是1976年。 1983年,蔡明介才被聯電董事長曹興誠挖角到聯電,從一個人開始,建立聯電IC設計能力,一路做到聯電第二事業群總經理的位置,這一做,又是10幾年時間;沒想到,聯電為了轉型晶圓專工,決定分割多媒體小組。於是在1997年,聯發科才正式成立。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右2)當年在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左2)力邀下,負責建立聯電IC設計能力,後獨立為聯發科。(圖/資料室) 聯發科成立時,沒人看好,蔡明介回憶,「當初有些同仁是哭著過來的」。業界傳言,當時蔡明介對老同事卓志哲、謝清江私底下說,「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績,讓他們(指聯電)看看。」 然而,聯發科一成立就遇上國際訴訟,美國矽谷的橡樺等公司,控告聯發科侵害專利;但聯發科基礎設計與對手不同,也得到美國專利,蔡明介派工程師到法庭作證,結果順利過關,聯發科從此站穩腳跟。此後,蔡明介總把「勇氣與深思」掛在嘴上,認為小公司只要全力以赴,一樣能打敗巨人。現在,聯發科市值已是聯電兩倍。 蔡明介的管理方式,非常講究邏輯和紀律。他最喜歡的經典,包括彼德.杜拉克《有效的經營者》,這本書詳談如何管理一家創造知識的公司,打造出一群高效率的知識工作者,其中有許多重要的原則,例如「做對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對更重要!」企業該瞄準明天的機會,不是忙著解決昨天的問題!蔡明介也從這本書中體悟,要提高經營成效,「嚴格控制時間的紀律,才是關鍵。」 採訪愈多人,愈覺得那位不愛與人接觸的蔡明介,其實心裡住了一位創業家「蔡教授」。 聯發科剛上市的那一年,蔡明介上台,對著台下的法人,大談IC設計理論。他也會偶爾出題考身邊的主管,有一次,他與主管一起吃午餐,吃到一半,突然把裝小番茄的盒子遮起來,要對方估計盒子裡有多少小番茄,考考對方的邏輯。 重視經典 心理住了一個蔡教授 「他一直在變,」一位業界人士觀察,蔡明介在公司剛上市時,會穿得很有工程師味,談的主題也多半與工程有關;但這幾年,蔡明介不但眼鏡、服裝等細節更有品味,也隨時能接招,暢談各種題目。 但是,他嚴格,追求紀律的原則並沒有變。要他給舞台,你必須證明自己的戰功和價值,像聯發科現任總經理陳冠州,原本是負責家用產品部門的主管,這個部門負責的產品包括光碟機等成熟產品,聯發科在這個市場的市占率不錯,但要追求大成長也不容易。 於是他的團隊,就與聯發科內部其他團隊,同時提案,競爭誰能拿下替公司開拓平板電腦的任務。「他們後來說服高層的理由是,光儲存團隊有很強的軟體能力,最適合開發這個市場。」一位聯發科員工觀察,過了內部這一關,原本做光碟機的團隊,成功拿下亞馬遜的平板電腦訂單。 與亞馬遜打交道的過程又發現,亞馬遜要推出智慧音箱產品,團隊接著搶下訂單,如今,聯發科已是智能音箱晶片全球市占率最高的公司,在ASIC(特殊應用晶片)領域,也在高速成長。 蔡明介對有戰功、有實力的人絕不小氣。聯發科要發展智慧型手機時,蔡明介曾從對手博通挖角一名智慧型手機好手,開出1年100萬美元的高額薪水,博通想留人,對方拿聯發科開的條件告訴博通,「Can you offer this?」(你能給這個條件嗎?)博通知難而退。 但若犯了他的天條,蔡明介出手也毫不手軟。業界傳出,聯發科併購某公司時,對方在併購完成前將銷售團隊的職級和薪資一口氣往上加一大截,這等於是欺騙併購方,併購完成,蔡明介把該公司的銷售團隊全部開除。 個人聯發科持股 比太座還少 現在,蔡明介身價早已不凡,但他最喜歡的還是讀書,苦思下一個策略。最近朋友找他談生意,他要對方「找蔡力行」,對外的事情,他已經慢慢交出去了。 最近一次出席半導體協會大會,他提到這半年讀到的書,開心分享《21世紀的21堂課》與《AI新世界》,《AI新世界》這本書在討論人工智慧時代,谷歌、臉書、亞馬遜、微軟、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7個巨人,如何在人工智慧時代競爭,美中兩國累積的人工智慧運算能力,會不會變成下一個與電網一樣重要的基礎建設。閉門謝客,獨坐燈下,他還在細細推敲聯發科後手機時代的機會。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和夫人李翠馨參加郭台銘婚禮。(圖/攝影組) 對蔡明介來說,最重要,卻也最少談的,是他的家人。但根據聯發科年報,太座李翠馨其實才是聯發科最大股東,持有聯發科2.88%股權,比蔡明介的2.66%還多。 他的一雙兒女也動見觀瞻,目前蔡明介並未讓兒子蔡其軒、女兒蔡宜甄進入公司,但前兩年,他用自己的錢投資記憶體控制晶片公司─智微,還一度出任智微董事長;蔡明介雖然在2016年辭去智微董事長職務,但他的兒女目前仍是智微前10大股東。 現在,有能力競爭下一代手機晶片的大公司,一隻手就能數完。蔡明介拔劍四顧,接下來的戰爭,將是全球頂尖公司的大決戰。這一次他能不能再出新招,盡卸美中兩強高手盡出帶來的壓力?相信這將是他職業生涯中最精采的一役。

蔡明介500天突圍兵法

蔡明介500天突圍兵法

回顧2018年,台灣最重要IC設計公司─聯發科的挑戰,就像冷颼颼的北風,一陣接著一陣,從沒斷過。 聯發科最重要的營收來源,是銷售手機晶片,調研機構IDC 2018年12月分析,2018年全球手機市場出貨量達14億7000萬支,預計比2017年下滑3%,中國2017年還要嚴重。IDC也預期,中國手機市場2018年第4季將下滑3%,衰退持續到2019年第1季。 客戶數也變少了,過去聯發科的重要客戶,如魅族、金立,已被市場邊緣化,蘋果和三星自製晶片,聯發科在手機領域最重要的客戶,剩下「華為、小米、OPPO、Vivo」四家。 除了面臨市場需求下滑,聯發科最大的競爭對手─美商高通公司,2018年也卯足全力,爭奪晶片市場。廣發證券海外電子產業首席分析師蒲得宇觀察,「高通的晶片部門,主要靠高階的8系列獲利,在中國並不賺錢,做中國的生意,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壓制對手。」 聯發科驚喜不足 急尋新亮點 「聯發科現在最大的挑戰,就是沒有驚喜。」一位長期觀察聯發科的業界人士指出,手機成長停滯之後,所有人都在找下一個亮點,IC設計的生意高度依賴在地市場,但聯發科看到的機會,別人也看到了,「關鍵在於怎麼與在地對手競爭。」 尤其,美中貿易戰讓市場更加混亂,美國制裁中興通訊,又對華為出手,這兩家公司偏偏都是聯發科的客戶,夾在美中兩強當中,聯發科的風險可說是有增無減。 攤開聯發科過去10年的營業利益率數字,就知道事情有多嚴重,營業利益是營收減掉銷貨成本和營業費用的數字,是反映一家公司本業獲利能力的指標。2017年全年,聯發科營業利益率創下10年來的新低,恐怕也是上市以來的最低點,困境至今未能完全解除,聯發科的股價當然也硬不起來,2018年一度跌到202元,一舉跌破聯發科股價10年線。 2017年營業利益率 創10年來新低 事實上,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已經看到危機,自2017年開始,就已祕密布局改造聯發科。2017年,他換掉共同營運長朱尚祖,找來中華電信前董事長蔡力行,大幅調整聯發科體質,當時蔡力行表示,IC設計公司從設計到產品上市,約需1年半到2年時間,他當時表示,2018年下半年,將是聯發科可以初步見到改革成效的時候。 過去這500天,蔡明介如鴨子划水,低調地在聯發科內部推動改革。 2017年第2季,聯發科合併營業利益,比去年同期大減66%,合併營業利益率只剩4%。主要原因是,聯發科原本發表X系列晶片,進攻高階市場,卻未被市場認同,反而市占率大幅流失。 一位分析師觀察,「連線技術和繪圖晶片能力,過去是聯發科較弱的一環。」過去,當手機上玩華麗的電玩遊戲成為主流,或是客戶抱怨連線品質有問題時,聯發科的手機晶片銷售就會出現壓力。 以2015年聯發科發表的X20晶片為例,這顆晶片採用LTE CAT-6技術,同年高通推出的625晶片,已做到LTE CAT 7規格,手機上網時,資料上傳速度比聯發科快1倍,同1年,中國最大電信公司中國移動宣布2000元人民幣以上入庫手機,都要具備高速上網能力,讓聯發科在中國市場受到重挫。 聯發科2016年決定停止X系列晶片生產,調集所有資源,改為全力發展P系列晶片。在資源有限的考量下,聯發科也暫緩手機晶片採用7奈米技術的計畫,因為聯發科盤算,7奈米製程昂貴,貿然投入只是增加公司的成本負擔,讓划算的12奈米技術發揮更大價值,才是精打細算的作法。 改造1:主力產品汰弱留強 蔡明介的應變方法,是即使獲利有壓力,也要咬牙加大投資,因此,攤開2017年年報,當年聯發科本業只賺98億元,但投資在研發上的金額高達571億元!不過,對手高通砸更多,2017年,高通砸在研發上的資金高達55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700億元)。 聯發科快速修補連線能力的弱點,最新的P90晶片連網速度已大幅提升,下一代產品將進一步挑戰下載速度每秒1G的關卡,在繪圖能力上,也改和Imagination合作開發新的繪圖引擎,繪圖能力是過去的3倍,企圖強化手機晶片表現。 但是,整體手機市場持續不振,這麼做只能算滅火,怎麼創造新成長動能才是更重要的事;但挑戰在於,目前沒有足以取代手機的新產品,聯發科只能從幾個高成長的小事業中創造成長動能。 過去500天,聯發科高階主管每週檢討各事業部門的績效,把沒有貢獻或沒有前景的結束,像功能型手機雖然還有市場,卻停止投入資源,改研發低價智慧型手機;有成長性的新產品線,不斷加人、開專案,聯發科在ASIC(特殊應用晶片)市場頗有斬獲,就把原本部份做電視晶片的團隊轉移做ASIC業務。 投資銀行Maybank對聯發科的評論是,「2018年是聯發科歷史上,營收最分散的時刻。」手機景氣好時,手機晶片占聯發科營收比率長年高於50%,但2017年,手機晶片只占公司40%營收,2018年再下修到33%左右。2018年聯發科的營收有如「三足鼎立」,成熟型產品、成長型產品和手機晶片,各占公司三分之一營收,有助分散風險。 早在2016年時,蔡明介便喊出2000億元投資AI、5G等新事業,此時看到功效,聯發科在智慧音箱、ASIC等新市場大幅成長,亞馬遜、谷歌和阿里巴巴等都是聯發科在語音和人工智慧平台的大客戶。 高通全力搶進中國手機晶片市場,印度則是雙方決戰的下一個熱點。(圖/吳尚哲攝) 目前OPPO、小米等手機廠的產品動向,高度影響聯發科手機業務營收表現。(圖/吳尚哲攝) 改造2:開拓新商業模式 只不過,這種生意並不好做,聯發科曾在共享單車等物聯網生意上賺到錢,可是共享單車有如蛋塔風潮,無法長期維持成長;2018年,聯發科便改為推出人工智慧平台NeuroPilot,利用建立生態系的方式,預先把人工智慧的基礎工作做好,吸引新創公司加入聯發科平台。 同時,聯發科也開發ASIC的新商業模式。蔡明介在今年的半導體協會大會提到,「未來可能各行各業都會有自己的晶片」,聯發科正在建構相關的獲利模式。 聯發科副總經理游人傑曾公開表示,聯發科過去的生意,「是讓很多家公司共用同一顆晶片,」現在,當客戶追求差異化的時候,每一家公司都想有自己的晶片,聯發科就翻轉自己,提供幫每一家公司開發晶片的服務,把每一家公司自己獨特的演算法,結合聯發科的海量IP,提供全新的「IC代工服務」。如果AI滲透各行各業,自製晶片的需求可能會大幅提升。 改造3:組織薪酬調整 在聯發科取消X系列晶片生產計畫後,聯發科內部一度人心浮動,因為聯發科經過多次併購後,員工人數站上1萬7000人新高點,獲利能力卻一再探底,員工抱怨收入縮水,績效獎金變「激怒獎金」。2018年,在聯發科員工設立的討論群組APP「SOC」中就透露,今年不只比特大陸挖走了聯發科多位AI部門的員工,就連谷歌也多次透過Linkedin,企圖挖角好手。 聯發科應對方法是改變人力結構,財務長顧大為解釋,「Rick(指蔡力行)在法說會上也說,2018年我們的成就之一,是在總費用(聯發科的費用主要來自薪水)、總人數沒有增加的情況之下我們做了一個很大的重分配,把這些人才擺到更多不同的領域去。」 一位聯發科資深員工說:「2017年內部組織有一次大改動,分成AI、Modem(指手機)和Mature(成熟產品)3塊。」本刊採訪發現,過去1年半,聯發科員工傳出,2016年有數百名資深員工,轉到子公司上班。「像絡達就去了200人,擎發也有不少聯發科的人過去,」這位資深員工觀察,「讓你離開這條大船,自己再去拚一拚。」過去1年半,聯發科密集進行人力重組。 聯發科還對薪酬制度調整,2018年開始,聯發科把主管的職務加給併入本薪,在聯發科新舊員工之間引發激烈討論,年輕員工抱怨新制並不公平。對此顧大為表示,現在聯發科計算員工分紅總額的方式是,公司前1年獲利乘上20%,就是公司要分給員工的總數,他表示,調整獎酬制度,最主要是和國際接軌,讓制度愈來愈透明。 經歷過2017年的谷底後,從獲利率看,2018年的聯發科體質已有改善,「2018年我們做得不錯,」顧大為說;從結果看,雖然中國手機市場2018年出現衰退,但聯發科的營業利益率連續3季上升,第3季上升至9%。 外界質疑,這是對內省費用省出來的。但顧大為強調,這是產品競爭力提升的結果,「我們在華米OV 4大客戶的市占率,今年有顯著提升,」他還表示,2017年聯發科的員工人數仍有「微幅增加」。 或許是因為體質好轉了,蔡明介也似乎對蔡力行更加放手,一位蔡明介友人觀察,前一陣子找蔡明介談投資,蔡明介都要他去找蔡力行,「對外的事情,他不太管了。」另一位半導體業者觀察,過去台積電請客戶吃飯,蔡明介都是一個人參加,「今年卻帶了蔡力行一起去。」顯見對蔡力行的重視。 就連2018年在彭博社聯發科分析師績效排名中名列第1、原本看空聯發科的投資銀行Maybank,2018年11月也發布報告,聯發科「股價已接近底部。」將評等由「減碼」調整為「持有」,認為聯發科的產品組合及資金狀況,足以抵擋接下來的逆風。 現在,蔡明介一有機會,就大談AI,似乎看好後手機時代無所不在的AI需求,會是下一個晶片產品的大機會。加上5G串起的新基礎架構,全球科技產業會有一番新局面。聯發科短期靠業外收入支撐每股盈餘,長期則加大投資產品和布局,嘗試新商業模式,多線突圍。 蔡明介(前排左3)身邊的「4核心」,聯發科執行長蔡力行(前排左2)、聯發科董事梁公偉(前排右2)、聯發科總經理陳冠洲(前排右1)、聯發科副董事長謝清江(前排左1)。(圖/吳尚哲攝) 體質漸好轉 但前方挑戰仍多 只不過,展望2019年,恐怕還會是聯發科苦戰的1年,Maybank在報告中也直指,聯發科在5G發展前2年,仍扮演後進者的角色。 另一個問題是,聯發科成長型產品雖然有雙位數成長,但只占公司營收三分之一,「其他兩塊營收不是持平就是下滑,」報告中指出;就算聯發科的產品組合經過改造,已比過去更加平衡,在大陸手機市場和競爭對手勢均力敵,毛利率持穩,短期也看不到危機;但是2019年在全球經濟成長放緩的競爭壓力,勢必將比2018年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競爭對手高通的晶片部門,2018年前3季獲利率同樣走升,但第4季卻交出獲利率下滑4%的成績單,似乎也已經暗示,聯發科在看到曙光之前,需再經歷一次嚴冬的挑戰,蔡明介想要真正走出突圍之路,恐怕還得通過更多的考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