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全面搶救台灣資本市場

台灣資本市場出現了什麼問題?這兩年來,市場的關鍵字不是IPO,而是減資、分拆、私有化、海外上市。導致資本市場籌資能力低落、直接金融比率降低、產業發展面臨瓶頸。本刊整理多位資深專家意見,並以南韓成功經驗為鑑,提出資本市場轉型建議。在中港韓持續升級的圍攻下,台灣若不力圖轉型,很快就會面臨邊緣化危機。

投資人關係專家劉詩亮:籌資遇困境  企業先惦惦自己斤兩

投資人關係專家劉詩亮:籌資遇困境 企業先惦惦自己斤兩

TPK宸鴻策略長劉詩亮最近多了一個新身分—台灣投資人關係協會(TIRI)常務理事。「18年前我就想做這件事了。」長期擔任企業發言人的他帶著招牌淺笑說,成熟的資本市場都會很重視投資人關係,台灣資本市場發展56年,至今還沒有一個正式的IR(投資人關係)組織,因此他參與籌組協會,希望把多年的經驗傳承給年輕人,為台灣訓練更多專業IR人才,提升台灣資本市場的地位。  在外資界和科技圈,無人不知劉詩亮(Freddie),稱他是台灣頂尖的投資人關係管理師之一完全不為過。20多年前他離開花旗後,轉赴日月光,協助董事長張虔生處理多項海外募資、異地上市等重大資本操作項目,包括為日月光新加坡子公司福雷發行台灣存託憑證(TDR)、福雷掛牌那斯達克(NASDAQ)、日月光發行美國存託憑證(ADR),也參與收購環隆電氣轉赴上海A股以環旭電掛牌的前期作業。   IR不是化妝師  與投資人建立共識與信任   劉詩亮多次獲國外財經媒體頒發的投資人關係大獎和亞洲最佳財務長。2009年他離開日月光,轉戰以觸控顯示器起家但尚未上市的宸鴻時,引發外界高度期待,2010年宸鴻掛牌時,吸引近600名機構投資人參加法說會。  在霹靂財務長郭宗霖力邀下,劉詩亮與中華電信公共事務處協理暨代理發言人沈馥馥、台積電企業訊息處資深處長孫又文出面登高一呼,成立台灣投資人關係協會。10月23日舉辦的成立大會上,證交所總經理簡立忠、櫃買中心總經理李愛玲、紐約證交所(NYSE)亞太區總監Marc H. Iyeki都特地到場支持。  劉詩亮認為,IR性質跟業務很像,不同之處是業務賣產品,而IR賣公司的成長性故事,但IR不是化妝師,而是要讓公司的價值被真實反映,而且必須由內而外、由上到下目標一致,才能建立共識、建立信任。把估值和市值拉高後,企業就可降低權益成本(cost of equity),要合併收購、獎勵員工都會比較容易,同時也增加了競爭力。  劉詩亮觀察到台灣資本市場幾個結構性問題,包括上市櫃公司增加,但籌資總金額卻下滑;中小企業公司面臨接班斷層,但不管是要做轉型、海外上市,甚至下市,都需要新資金,卻不知如何與投資人溝通。   先想  好自身定位 再談後續發展策略 常有年輕人問他如何找到富達、摩根這種大法人,進而到海外上市,劉詩亮通常會勸告企業主,「先惦惦自己斤兩。」他說得直接,企業主必須很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為什麼要吸引外資?要吸引什麼樣的外資?海外上市的監管成本、專業機構及中介機構費用都比台灣高很多,以現在的市值做這樣的事情划得來嗎?  其實,宸鴻早就身歷其苦。2012年是宸鴻最輝煌時期,股價曾與大立光、宏達電並列台股「三千金」。然而隨著同業殺價競爭,以及蘋果的觸控製程轉換,2014年營運情況急轉直下;歷經3年調整,到去年營運才稍稍止穩,但轉型仍在進行中。  他坦言,以宸鴻來說,現在市值僅6億美元(約200億元台幣),大法人也沒有興趣,但小型避險基金、家族辦公室、私人銀行客戶卻很喜歡這種中小型標的,因此必須先想好自己的定位,再發展後續策略。  

南韓資本市場 帶領韓企走向全世界

南韓資本市場 帶領韓企走向全世界

產值全球排名第7、高達450億美元的「韓流」,不但成為全球流行文化新指標,更為韓國創造極高的附加價值及聘雇等經濟效益,羨煞台灣文創從業人員。成功的關鍵,就是由政府透過創投與私募基金等資本市場商業機制管理基金,推升整體產業價值。  韓國科技金融(Korea Technology Finance Corporation)副主任張溪水(Jang, Kye Soo)日前來台分享經驗指出,韓國內容產業公司資本額偏小,創意從發想到完工、進入市場發行,過程亦具高風險性,「惡劣的產業結構讓內容產業很難獲得金融體制的協助,因此政策金融的角色非常重要。」  據此,具有私募股權基金管理資格的韓國科技金融公司,每年都有機會從政府機關穩定獲得技術保證基金來投資內容產業。張溪水估計,累計至2018年韓國政府已放出超過3000億韓元(約87億台幣)的資金,而且還準備加碼,希望在2020年前,將文化內容產業的新增支援金額,擴大到5000億韓元。   南韓經驗》放寬業務+資金援助 力邀私募、創投基金投資中小企業   有影視的成功經驗在先,文在寅政府也亟思透過私募基金與創投,扭轉更形惡化的韓國就業與經濟環境,反轉財閥經濟。每年韓國政策性銀行韓國發展銀行(KDB)、國民年金公團(NPS)等10個政府機關,都會對國內129家具經營創投和私募基金資格的金融機構廣發邀請帖,邀請他們來投標代操基金。依據規模、投資目的等條件,經過兩輪篩選出合格的業者管理。只要績效夠好、人員資格符合,不管是本土還是外資,或是投資銀行、證券商、資產管理公司、創投,都有機會參與競標。  不過政府只當LP(有限合夥人),持股以40%為限,基金管理公司GP(普通合夥人)須自籌6成,不過金融機構都很願意跟投。  業內統計,過去5年,韓國政府每年對創投基金和私募基金平均各放出20億美元的資金,對沖基金與私募股權基金檔數與規模在2017年更大幅成長,對剛掛牌的中小型公司或是需要籌資的上市櫃公司是莫大助益。 反觀台灣,與韓國一樣,經濟、人口與產業都走到低成長,甚至負成長的窘境。台灣董事學會發現,台灣家族企業占7成,居兩岸三地之冠,其中超過5成正面臨接班斷層問題,產業急需轉型升級,需要政策與資金帶頭點火。 然而,市場人士卻普遍感受不到政府振興經濟的決心。以規模高達5580億元、職責為「加速產業創新加值、促進經濟轉型、國家發展需要」的國發基金,雖然匡列了產業創新轉型、加強投資中小企業、文創、策略性服務業、策略性製造業等多項額度,但這兩年執行率僅2成,透過信託投資國內外73家創投,非但獲利不退場,長年虧損也不停損。  台灣困境》國發基金執行率低  券商轉投資仍在起步階段   此外,金管會為了引導機構法人資金投入國內實體產業、協助產業籌募資金,2017年放寬投信轉投資創投及私募股權基金,2018年6月起再放寬券商承作私募基金業務;但截至12月底,只有國泰投信申請一檔以投資綠能、再生能源為主題的私募基金,規模100億元台幣,其他則只聞樓梯響,未見人下來。  業內人士觀察,發展遲滯的主因,在於台灣主管機關幾乎是以無限責任高度要求管理公司,讓業者望之卻步。興利與防弊究竟該孰為優先?韓國之鑑顯示,只要規則制定好,落實管理,惡劣環境也可開創新藍海。

2大解方診治3大病灶  避免台股邊緣化....全面搶救台灣資本市場

2大解方診治3大病灶 避免台股邊緣化....全面搶救台灣資本市場

10月底,一家台菜餐廳包廂裡,福邦證券董事長林火燈邀請幾位業界好友小聚,在座的有券商公會理事長賀鳴珩、期貨公會理事長糜以雍、永豐金證券最高顧問黃敏助,以及台經院院長林建甫,各個都是資本市場老先覺。然而,對著滿桌好菜,眾人卻是談到眉頭深鎖、五味雜陳。    憂慮1:籌資能力弱》新資金進不來,壞公司出不去   儘管當月台股結束長達1年5個月的萬點行情,不到1個月就重摔1651點到9400點,櫃買指數更摜破10年線,但鏖戰股海多年的他們反而淡然以對;真正令他們憂心的是,已發展56年的台灣證券期貨業與資本市場,下一步該如何轉型與升級。  引發他們擔憂的是,這兩年來,雖然GDP維持2%以上,但台灣資本市場的關鍵字已不是IPO(初次公開發行)和籌資,而是減資、分拆、私有化與海外上市,整體結構呈現衰退前兆。  此外,資本市場最重要的功能就是籌資,交易反而是其次。然而今年台股大盤日均量雖然衝到1330餘億元,但當沖交易量就占其中4成,籌資功能卻是萎縮,更與實體經濟脫鉤。根據立委郭正亮統計,台灣去年上市籌資總額僅148億元,反觀港股去年籌資總額近5千億元台幣。今年台股雖然新上市櫃家數較去年成長,但除了上海商銀之外,其他IPO案規模均未超過百億元。  再者,交易僅集中特定類股,台股周轉率偏高,但根據本刊統計,年交易量不到萬張的公司數比率逐年提高,今年已達14%。此外,因虧損而市值縮減劇烈的公司,如宏達電、華映、茂迪、中環、錸德等已連續虧損超過多年,僅仰賴補貼或銀行續貸維持經營,長期削弱資本市場的效率與公平性,若能有新資金進場活絡,不管是轉型或是併購下市,都會對台股現況將有明顯的改變。只是今年以來,外資持續抽離、沒有國際新資金進場,流動性恐陷入瓶頸。   台灣資本市場空有周轉率,私募基金進場刺激應是有效良方。(圖/攝影組) 憂慮2:與世界接軌不足》任務太狹隘,資本市場不是只有IPO   曾擔任證交所總經理的林火燈也拋出他的憂心:「全球資金流動愈來愈迅速,但台灣資本市場與世界接軌的程度還是不夠!」他過去常帶台灣公司到海外路演、推薦給國際法人、簽MOU(合作備忘錄),但這遠遠不夠,全世界的交易所已透過股票公發、彼此參股併購走向集團化。  以美國芝加哥交易所集團來說,併購了商品交易所、期貨交易所和紐約商品交易所而成,德意志交易所也透過合資與代理,與中國資本市場緊密連結。因此,他重提「資本市場整合」,希望重整4大證券周邊單位架構,主動參股其他交易所。  林火燈認為,擁有港交所、香港期貨交易所、倫敦金屬交易所的香港交易所集團已成為全球市值最大的交易所集團,台灣證券主管機關也應重視,否則中港資金池愈做愈大,台灣資本市場勢必被邊緣化。  林火燈。(圖/吳尚哲攝) 然而,政府對證券期貨業的期待,仍停留在衝IPO家數。今年6月金管會頒布「金融發展行動方案」,對資本市場的KPI就是「2年內股市新增百檔上市櫃。」  「資本市場絕對不只是IPO,定義定得太狹隘,任務就會顯得過於單一。」賀鳴珩直言,資本市場與實體經濟密不可分,更是景氣的先行訊號,10月的回檔表示台灣產業亟須面對轉型壓力,資本市場只是提前反映。   憂慮3:直接金融比率下降》私募基金望之卻步,誰來投資?   上任公會理事長後,賀鳴珩希望可以增加券商的競爭力,讓台灣躋身亞洲理財中心;不過,現在最頭痛的,是銀行、保險、證券3業的財富管理業務同質性太高,因為法規監管、投資人保護、過度競爭等種種考量,券商難以差異化服務與產品,他建議,整個業界都必須重新思考資本市場。  糜以雍則從結構點出問題:政府既然鼓吹投資台灣,為什麼還放手讓直接金融占比下滑?  所謂直接金融是指投資人直接投資股票或債券,直接參與經營成果的分配也承擔風險,而間接金融則是投資人透過銀行等中介機構融資。過去台灣成長型企業家數多,直接透過資本市場籌措了大量的資金,對經濟整體起飛起了莫大的助益。然而,根據央行統計,直接金融在2003年尚有26%,但隨後就開始穩定下滑,今年跌至19%;OECD國家約55比,美國直接金融比率近8成。 糜以雍觀察,間接金融因為有銀行中介控制風險,報酬不高但相對穩定,但在存放利差收斂的環境裡,銀行往往不敢冒險,只敢放款給有擔保品、國營企業或上市櫃公司,新創或中小企業往往不但募不到錢,也借不到錢。   解法1:鬆綁法條》沒限制都可做 給券商多一點彈性   畢馬威財務諮詢董事總經理張維夫指出,金融海嘯後國際私募基金一度對台灣緘默,但並不是機構法人對台灣沒有興趣,台灣有不少公司具良好的獲利能力與公司治理水準,相當值得投資,但政府的審議卻常充滿政治不確定性,讓私募基金望之卻步。  「不須一味阻擋想冒險的錢。」糜以雍期待政府能提出一套具體振興直接金融的政策,否則對刺激經濟或是轉型是很不利的。  糜以雍。(圖/黃郁修攝) 賀鳴珩指出,主管機關總認為證券投資風險高,嚴格限制證券業資金運用,每新增一項業務就得切割資本額,須於指撥營運資金金額中專款經營,槓桿倍數也受限。其實除了在經紀和自營建立明確的防火牆,避免利益衝突之外,應該給予券商多一點彈性。  其實,早在2007年,韓國就通過《投資服務暨資本市場法》,該法整合《證交法》、《期交法》、《資產管理法》、《不動產投資公司法》、《投資管理公司法》、《信託法》等6大資本市場法令,以負面表列的方式規範金融投資商品範圍,不過,同時也嚴格加強企業內部控制機制,並以功能別進行監理。換句話說,只要政府沒限制的都可以做,而監管的強弱度是依據業者的規模與能力,要求對等的責任,而非身分。  以三星集團旗下三星證券來說,除了經紀、自營、還可管理私募基金、代操政府退休基金等,市值超過4兆韓元(約1100億台幣)。然而,今年4月6日爆發胖手指事件,營業員原訂該日發放員工股利1股1000元現金,結果系統竟發出每股1000股的股票股利,以市價換算高達千億美元,多名員工趁機拋售股票,套現近2億美元。事後金融監督局(FSS)對三星證券祭出嚴懲,執行長下台、半年內不得開新經紀客戶,更抽走所有代管的政府資金,並發動全面金檢,要求所有金融機構以此為惕。  賀鳴珩。(圖/吳尚哲攝) 至於直接金融如何有效提升?賀鳴珩指出,私募基金其實是資本市場的火車頭行業,可連結資本市場和實體經濟,韓國近期就大量利用資本市場和金融業來參與實體經濟,同時嚴格規範公司資本、商譽與投資人保護,也可以讓資金應用更有效率。「政府只要成立母胎基金(種子基金)點火,透過熟悉產業與投資的業者來參與市場,出一塊錢,卻可藉民間力量變成兩、3塊錢,不但解決了到底要找誰來經營,也解決了要投資什麼的問題。」賀鳴珩指出。    解法2:活用私募基金角色》政府出1塊錢,讓民間變兩塊錢   私募基金業者蓬勃後,可以提供更多元的商品與服務。一位金融產業研究員觀察,在韓國由於投資並非銀行主要業務,因此券商從事私募基金更積極,並提供了多樣化的資產證券化商品回饋給私人銀行客戶和投資銀行,除了不動產資產證券化REITs,還有用商用不動產租金收益、百貨公司或購物台的應收帳款、肉品進口的短期貸款的證券化商品,年收益可到5%上下。而且是以韓元計價,所以韓國人民都以境內商品理財,不須擔心資本帳外流,也可和銀行、保險的財富管理商品有所區隔。  近兩年主管機關將重心放在回應國際反洗錢、法律遵循、投資人保護的趨勢,但台灣資本市場在效能和經營上仍有很大的改進空間,否則中港韓持續升級,台灣不轉型,很快就會被淘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