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給台商10兆資金 一條回家的路

在美中貿易戰及全球肥咖條款(CRS)雙重壓力下,打拚數10年的海外台商,如今站上資金大遷移的十字路口。這些囤在境外超過10兆元的資金,政府各部會卻對此憂心忡忡,擔心這些錢回台炒地皮,造成經濟不穩定,甚至涉及洗錢疑慮。 如果政府能設立一套機制,把資金引導至特定產業,將對受惠產業或金融業產生正面影響,甚至能為台灣長期投資不足與薪資凍漲的困境帶來解方。

台商告白:把錢交給本土金融業  我要考慮一下

台商告白:把錢交給本土金融業 我要考慮一下

如果真有10兆資金要回流,財管商機有多大呢?根據央行統計,截至今年7月底,台灣全體OBU(Offshore Banking Unit)帳戶的資產價值,高達2045億美元,除了貼現放款等企金業務相關的資金運用之外,另有26.7%、達546億美元(約1.68兆台幣)的資金是用以投資有價證券。不過現在仍多屬保守型的結構型債券商品,很多台商表示,他們需要更多元的商品與服務。  台商資金回流除了導向實體經濟投資,高端財管需求也悄悄升溫。(圖/攝影組) 「很多人想把錢搬出中國,至於要不要回台灣,又是另一回事,」43歲的台商小陳(化名)說得直接,除了稅率之外,他更在意的是台灣實體經濟和財務投資的環境與機會。  既有銀行財管服務  不足以滿足台商需求  小陳在深圳經營網通產品代工10多年,緯創、仲錡等台灣上市櫃公司都是他的客戶,最近都很關心台商資金回流、投資台灣的政策討論,也考慮要把資產重心移回台灣。不同於老一輩的台商,他很早就注意稅務規畫,所以從賺錢的第一天起,就把公司、房地產、必須周轉資金都掛在香港和其他境外公司。  資金操作,還是海外方便。「這是台灣人可悲的地方,」小陳坦言,台灣幾家規模名列前茅的金融業者他都往來過,但那些本土所謂的私人銀行服務,在他看來實在太簡單,大多都只能幫客戶配一些保險、共同基金、ETF、結構型商品等既有商品,也只告訴客戶短期內能賺多少,服務方式非常落後,「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聽信銀行,亂買一堆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這種連RM(企金業務)都不懂的商品。」  小陳說,頂級的財富管理應該是能通盤性地幫你規畫事業、資產增值和繼承,而且非常透明專業,絕對不是空喊勝率。以他為例,自己家族在某歐商銀行開戶,10億美元以上就可以成立家族辦公室,該外銀會詳細盤點他的家族所有資產,根據個人的健康狀況、有幾個孩子、每年各有多少不同幣別的收入、本身國籍和實際投資市場的租稅法規、做整體性的資產配置和規畫。公司經營上也能分析匯率、信用風險,量身定做避險商品,費率透明合理,絕對不是給一個公版產品,交易對手也都是世界級的投資銀行,絕對不會輸了就賴帳。 他觀察,台灣1年定存是1.3%,該外銀操盤部位可以幫他穩定賺到至少5%,今年幾次股市閃崩,也頂多跌3%,不會讓你虧錢,「你賺錢他才賺錢!」這才是有錢人需要的資產管理。  台灣只有二級市場技術  沒有初級市場能力  Jason曾位居台灣金融業副總,現在在香港創業,幫中國客戶操作併購重組基金。「我必須誠實說,台灣資產管理、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真的沒有辦法跟國際比,台灣只有二級市場技術,沒有初級市場的能力,」他坦言,應該要從客戶需求做規畫,再延伸到投資銀行和證券,而不是只從本位主義思考。  為爭食商機,本國銀行中OBU戶數最多、總數約14000戶的兆豐銀行悄悄動起來了。兆豐銀行副總經理陳昭蓉指出,的確發現很多台商客戶已在規畫資金回流,因此該行成立了專案小組,針對高資產客戶(淨資產1000萬元台幣以上)和美國以外大陸台商,提供投資與授信等全方位理財服務、全球法務稅務規畫、擴增旗艦分行,以及量身打造家族傳承與信託等4大解決方案。  一位OBU業界人士觀察,有此類需求的大多是最早期到海外發展的台商,他們長期藏富於外,近來面臨供應鏈重組以及傳承接班問題,很多人想獲利了結退休養老,首選當然是人與資金一起回台落葉歸根,但也要看政府願不願意給予稅率優惠,若政府擋著就算了,大不了就是回到原點,繼續放在海外。   私募代操需求大 券商投信積極備戰   動起來的不只銀行,資金代操需求度也愈來愈高。投信業者的全權委託業務,近5年就成長了6成,總規模來到1.75兆台幣,主要契約來源為壽險、政府所屬基金委外代操和本國法人。其中又以復華投信代操業務最熱,規模達到1837億元台幣,為業界第三,但契約數高達94張,是前兩名國泰投信和聯博投信1到2倍,顯然都是中小型的本國法人委託。  「從去年下半年起,復華就因為台商資金回流,接了不少全委案,主要是看好復華選股能力,」一位投信業務觀察,法規限制全委代操業務不得對外行銷,但復華董事長杜俊雄與上市櫃公司老闆關係很好、研究部也跑得很勤;有錢人特別看重關係,反而會主動介紹家族大戶到復華理財,而不會去其他家。  運籌全球的台商都說,他們需要更多元、更量身定做的服務和商品。(圖/攝影組) 他觀察,請投信代操的門檻為5億元台幣以上,會依據客戶需求投資台股、全球個股和債券,投資範圍愈廣、資金愈大、費用愈高,不過也會看跟客戶的關係而有些彈性,獲利達標還可收取一定的分潤。 券商公會代理理事長、元大證券董事長賀鳴珩近期也在積極遊說主管機關,希望放寬券商可做專業投資人業務,包括發私募基金、創投,「台商有心讓資金回流,沒道理證券業只能置身事外。」  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名譽總會長林見松就很感嘆,其實海外有很多台灣人才,就是在幫台商操作海外的錢,台灣本地真的是人財兩失,「所以我們也希望藉著這波台商資金回流潮,台灣業者能真正把財富管理、資產管理、私人銀行業務做起來。」

台灣CRS要發威  先等兩岸融冰

台灣CRS要發威 先等兩岸融冰

財政部長蘇建榮最近表示,財政部將積極和我國有簽租稅協定的國家,簽訂政府協議(CAA)與CRS協議,建立台灣跨國查稅網;然而,只要台商搬到和台灣沒有簽租稅協定的國家,財政部還是難以查稅,形成一個巨大的漏洞。 CRS是由經濟暨合作組織(OECD)推動的跨政府協議組織,目前約有102個國家或地區加入,CRS組織內各國,可彼此進行多邊多國的自動交換個人或企業在金融帳戶內的金流資訊;各國稅捐機關只要掌握住這些金流,就可作為查稅資料,因此台灣若能加入CRS組織,就可以自動和100多個國家進行多邊交換台商在當地的金流資訊,財政部就得以據此進行查稅,台商的資產將全部被看光光,這就是CRS的威力所在,因而也被稱為「全球肥咖條款」。  台灣未加入CRS  全球查稅有難度 但現實上,短期內台灣很難有機會加入CRS組織。漢邦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史芳銘指出,根據OECD發布的文件指出,任何非歐盟或非OECD的國家,想加入CRS組織,除須報到OECD理事會外,尚須已加入CRS的100多個國家全體一致同意才行,目前中國已加入CRS組織,如果中國不同意,台灣根本沒有機會加入。  所以財政部只好改採另一個途徑,即先和我國有簽租稅協定的國家著手洽簽CAA,再簽訂兩國雙邊的CRS協議。但是,和我國有租稅協定的國家只有32個,實在不夠多,台灣透過簽CRS協議建立的跨國查稅網威力有限,何況就算目前已和我國有簽租稅協定的國家,也未必能順利和我國簽CRS協議,新加坡就是一個例子。  財政部透露,從去年7月開始就與新加坡洽簽CAA,並對台、新雙方簽CRS協議寄予厚望,但仍有待努力。因為去年6月21日,新加坡財政部非常罕見發出新聞稿,指出新加坡希望確保主要金融中心皆有公平競爭的環境,如果外國「已與相關金融中心(包括香港與瑞士)簽署類似協議,則新加坡考慮與該外國簽署CRS金融帳戶資訊自動交換協議」,也就是說,台灣須先和瑞士及香港簽署CRS協議,新加坡才考慮會和台灣簽CRS協議。  由於瑞士和台灣有簽租稅協定,台灣還有望可努力與瑞士洽談CRS協議,但台灣想和香港簽CRS協議,沒有中國同意,也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對此,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名譽總會長林見松指出,就算台灣和已簽訂租稅協定的32個國家都簽了CRS協議,台商把境外資產搬到和台灣沒有簽租稅協定的國家去就好了,例如,把資產放到香港,台灣政府就拿不到資料了。但林見松指出,台灣畢竟是台商的家,台商在境外的資金還是想回到台灣去。   境外資產集中於美、中、港  《兩岸租稅協議》是突破口   財政部受限於簽租稅協定國家不多,但只要能掌握台商在香港及中國的資料,就可了解台商主要資產情形,並產生查稅嚇阻力,而且也有解決方式。  因為《兩岸租稅協議》在2015年就簽好了,但不巧碰到太陽花學運被卡住,當時朝野決定,未來兩岸之間的任何協議(含《兩岸服貿協議》及《兩岸租稅協議》)都先經過兩岸監督條例審查,雖然2016年台灣再度政黨輪替,《兩岸監督條例》仍被卡在立法院,尚未制定通過;未來若兩岸政治情勢改變,立法院順利制定《兩岸監督條例》使《兩岸租稅協議》能落實,財政部就有機會和中國及香港洽談簽訂雙邊的CRS協議,那對台商的查稅威力將大增。  

給台商10兆資金  一條回家的路

給台商10兆資金 一條回家的路

提高投資是解決台灣經濟困境的當務之急,人在日本東京出差的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名譽總會長林見松對此提出一個根本的藥方:讓台商在境外高達10兆元的資金回家! 台灣必須拚經濟,是朝野一致的共識。行政院院長賴清德在11月8日親自主持第25次加速投資專案會議,會中由國發會及財政部、經濟部、金管會及其他部會,討論國發會研擬的「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草案,行政院會後新聞稿更強調,這項會議在解決台商回台的土地、水電、人才、資金等問題,卻未提及台商回台投資涉及的稅務問題;然而,是否解除課稅疑慮,正是台商決定返台投資的重要考量,也是政府須先解決的問題。 行政院對於如何吸引台商回台投資,還在研議階段,但立法院卻有積極的動作,民進黨立委余宛如和劉世芳就提出《促進境外資金回國投資特別條例》,規定台商個人若在一定期間內將境外資金申報且匯回,以4%到12%的稅率課稅,但若只申報未匯回資金,或匯回資金但於3年內又匯出者,則以6%到12%的稅率課稅;至於台商企業將海外資金匯回,則以7%到9%的稅率課稅,且不論台商個人或企業匯回資金,3年內不可投資不動產。 稅務問題不解決 台商資金難回來 另外,這些境外資金回台若投資到特定產業(如政府推出的5+2產業、長照、新創等等),稅率還可減半,而且台商個人或企業的海外資產按前述稅率繳完稅後,就可免除各稅法的處罰(一般外界稱此條為租稅大赦最重要的條款);也就是說,台商在境外資金以往的稅務問題就此一筆勾銷,財政部往後不能再對台商境外資金補稅或加處罰款,以去除台商資金回台的疑慮。 台商在境外資金希望能匯回台灣投資,圖為今年蔡英文總統(左四)參加台商活動情形。(圖/攝影組) 余宛如指出,她最近到一個場合談到這件事,台下的企業家竟然開始鼓掌,有一家律師事務所更直接向她反映,光透過該律師事務所的台商客戶想匯回台灣的資金,就高達500億元,顯見台商境外資金非常有意願想回台,而且這個壓力已快炸鍋了。因此她提案讓台商繳納一定的稅率後,從此解決台商資金回台的課稅問題。 境外資金不論台商個人或台灣企業都有意願要回台。根據金管會統計,到今年第2季為止,上市櫃公司境外赴大陸投資匯回的金額高達4226億元台幣,已創下歷年新高;漢邦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史芳銘也指出,除了大陸台商外,台商個人在境外也有非常多資金,都想匯回台灣。 林見松指出,由於CRS(共同申報準則)實施以及美中貿易大戰,不只在中國台商,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台商也非常有意願回台投資,他估計整體台商在境外資金規模大約10兆元台幣,政府應該讓台商龐大的境外資金,有一條回台灣的路。 針對稅務爭議,外傳行政院跨部會的會議,有討論回流台商訂一個較低稅率,例如,第1年回台稅率為10%、第2年為12%,並有其他配套措施;但財政部部長蘇建榮對此表示,行政院跨部會有在談這件事,但稅率並未確定,而且對是否給台商租稅大赦,也會牽涉到租稅公平的問題,還要再考慮。似乎行政院與立委對此事仍處於拉鋸的狀態。 紅黑白道魚目混珠 財政部憂資金性質難判斷 史芳銘指出,台商在境外會囤積龐大的資金以及稅務問題,主要有3個歷史背景,首先在1990年前後,兩岸三地投資非常熱絡時,政府不准台商直接投資,只能透過第3地到中國投資,台商很多獲利就留在境外了;第二,在2010年以前,台灣對境外所得不課稅,而境外的金融商品多且報酬率比較高,不少高收入富人會把錢匯到境外投資;第三,當台商在境外有很多資產,很多人也會繼承到境外資產。 史芳銘指出,這些資金經過多年累積,有不少在稅務上有瑕疵,在全球實施CRS下,台商樂意繳交部分稅金,把境外資金的稅務瑕疵解決並匯回台灣。 但對台商資金回台的課稅問題,財政部仍有相當疑慮,認為這些境外資金的性質很難判斷。蘇建榮就指出,這些境外資金到底是紅(中資)黑(不法資金)白(合法資金)的,很難認定;而且這些境外資金若大舉回台,其中是否可能涉及洗錢防制以及對匯率衝擊,這不是財政部一個部會的事,必須跨部會詳細研議才行。 蘇建榮進一步指出,如果以租稅優惠用較低的稅率,讓台商境外資金回台,外界不一定能接受。財政部官員也指出,台商在境外的資金若匯回,並非全部要課稅,如果當初匯出本金,現在把本金匯回台灣,本金並不需要課稅,只有本金獲利的利得匯回台灣才須課稅。 但是林見松和史芳銘都認為,財政部這個說法非常不切實際,因為台商境外資金是長期累積而來且全部混在一起了,如何分得出哪些是本金哪些是利得?林見松指出,台商境外回台希望的課稅原則是簡單、透明。 台商質疑財部不切實際 盼課稅原則簡單透明 立委余宛如端出的方案,就被不少台商認為,符合簡單及透明的原則;但有人認為,此時台商境外資金用低稅率大赦,並不適當。余宛如指出,這種說法是一種誤解,她提出的法案是不用區分本金和利得,把台商境外資金本金和利得加在一起,最低用4%的稅率課稅,這樣算下來,財政部並不吃虧。 因為按稅法規定,台商海外所得須課20%稅率,假設台商匯出100萬元,且有2成的獲利即20萬元,20萬元去課20%的稅率,就是要課4萬元,稅率就只有4%,所以採她提案的課稅方式,財政部並不會有太大的稅收損失,這不是租稅大赦。 史芳銘說,台商境外資金很多是停泊在台資銀行的國際分行(OBU)中,但是台商在OBU的資金只能用帳戶相互匯款,不能提領現金出來,當台商多半住在台灣而境外資金放在OBU帳戶,這筆境外資金使用上會變成非常不方便。 例如,台商個人若想在台灣買房子,但資金在境外且在OBU帳上,那就可能須成立一家境外公司,以境外公司名義買房,用OBU帳戶支付買房價款,然後再由境外公司把房子租給自己,程序非常繁瑣,如果繳一點稅能夠自由使用海外資金,台商就可以自己的名義買房了。 至於台商境外資金的性質問題,林見松認為財政部和央行不必太過緊張,目前國際洗錢防制的查核非常嚴格,台商的資金要匯回台灣,也須經過國內外金融機構層層把關,若有疑慮就會被凍結;而且,台商在境外做生意對匯率都很敏感,會持有多幣別的資產,不會一次把所有的境外資產都換成新台幣,「你自己的個人投資理財也不會這樣做」,央行不必太過擔憂。 台商強項在生產製造 台灣可轉型為精緻加工中心 對此,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會長李天柒指出,台商資金回國的辦法講了很久,卻遲遲無法通過,擔心這筆資金會拿去炒房、炒地、炒股。政府不要讓錢流入這些市場,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規範,你愈怕這些資金進來,反而愈不能控制它,所以政府應該要把力氣花在鼓勵台商投資5+2和新創產業,並幫忙篩選。 李天柒表示,台商賺的錢雖然放在OBU,但也都是辛苦錢,不是資恐販毒的生意。他坦言,自己當到亞洲會長,很多會員向他反映有資金回台的意願,他們表示,台商在越南、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投資,官員都很歡迎,給台商租稅優惠,買土地打折,賺的錢在投資當地也都繳過稅了,這些錢要回台灣投資,政府還要再課20%稅款,似乎沒有道理。 李天柒進一步說,台商強項就是生產製造,做腳踏車、雨傘、家具,都是台灣引領全世界潮流,如果要回來投資台灣,模式就是在海外基地,將產品完成8成,剩下的載運回台灣,把台灣當作精緻加工中心,生產高端成品。過去是因為台灣年輕人對技術學習意願不高,只能移到中國、柬埔寨、越南生產;但如果回台做高端精緻加工,就可以再次提高產品價格,也不需要擔心汙染環境的問題。 台商境外資金若回流投資,可減緩台灣勞工低薪與失業的問題。(圖/攝影組) 1000億元稅收入袋》解決失業率、薪資凍漲困境 最近幾年政府吸引外資的成效非常不好,而且每年都有大筆資金外流,余宛如指出,明明有一大筆台灣人在境外的資金,為何不爭取這些資金回來台灣,投入到政府希望發展的產業呢? 根據統計,台灣吸引僑外資回台投資的成績不佳,最近1年,台灣核准的僑外資投資大都低於100億美元,只有2016年超過100億美元,而且過去10年中,外資投資台灣竟有5年負成長,狀況甚為不妙,可見外資不太看好台灣的投資環境;「如今將近10兆元的台商境外資金有意願要回台投資,這對台灣產業發展有很大的幫助,政府應該想出方法,讓台商有一條可以回家的路並投資台灣。」林見松指出。 史芳銘強調,現在政府若願意用較低的稅率,讓台商境外資金回台,並順勢要求台商往後須申報海外資產變動狀況,則後續台商境外資金在海外的獲利,財政部就可以按照最低稅負制以20%的稅率課稅,往後若這些海外資產發生繼承或贈與時,財政部也可掌握並多課海外資產的遺贈稅。 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名譽總會長林見松指出,台商境外資金回台的課稅機制必須簡單、透明。(圖/翻攝自清華大學網站) 而且,估計台商海外資金回台後,財政部每年可多出1000億元稅收,推估的方式是,如果台灣在境外資金約10兆元的部位都可向財政部申報並繳稅,就算這些資金在海外、暫未滙回,則第2年後,假設台商海外資金報酬率是5%,則每年獲利就有5000億元,必須按最低稅率課20%稅率,增加的稅收就是1000億元稅收。 投資台灣可解決台灣失業率高以及薪資凍漲的困境,外國人既然不願意大力投資台灣,必須想其他的辦法,現在台商境外龐大資金就是一股投資台灣的力量。林見松說,現在如果再不讓台商境外資金回台,一旦被迫在CRS壓力下,成為其他國家的稅務居民,去繳其他國家的稅,「這筆錢就真的再也不會回台灣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