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台灣科技業紅色風暴來襲

今年8月,本刊深入福建現場,直擊聯電與晉華合作開發DRAM技術,即將在晉華試產。我們看見,中美科技大戰將至,山雨欲來,風滿樓。3個月後,美國司法部重拳出擊,對福建晉華實施禁運,記者會新聞稿直白說,中國就是美國創新的最大威脅,美國打聯電和晉華,目標瞄準中國! 本刊採訪還原聯電案幕後,華盛頓、台北到福建,蝴蝶效應已然形成紅色風暴。這是一場200億美元換到的教訓,看清不能踩的底限,才不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台灣科技業紅色風暴來襲

台灣科技業紅色風暴來襲

抓間諜,已經成為今年美中科技戰中的最新戲碼;而台灣科技業一向與美國技術合作密切,部分公司高度借重中國生產資源,在美中大戰的夾擊下,一不小心恐身陷間諜戰的風暴核心。   聯電案演變為國家級對抗 美國大動作,全球都高度關注    11月1日,美國政府以妨害營業祕密和經濟間諜罪起訴聯電。過去一年,美國美光公司和台灣聯電、福建晉華,早已針對竊取商業機密問題,在美中台打起跨國訴訟,值得注意的是,這是第一次,美國政府正式出手,將公司和公司間的攻防,一口氣升高到國家層級。 美國司法部不但表示,美光的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技術涉及美國國安,還對福建晉華祭出制裁;據指出,制裁當天,在晉華工作的美商技術人員「馬上全跑光了」,晉華已被視為「第2個中興通訊」。  當初,美國政府是以中興通訊違反聯合國對伊朗禁運為由,對中興禁運;這次,美國法院還沒對聯電和晉華宣判,就宣布對晉華禁運,同時禁止聯電和晉華DRAM產品出口美國,美國司法部還在聯電案新聞稿中指出,會盡全力防止中國竊密,表明這已不是兩家公司訴訟,而是美中科技戰的一部分。  無獨有偶,就在聯電被美國政府控告前3天,10月29日,美國基因泰克Genentech公司也在北加州法院控告台灣喜康生技公司竊取Tecentriq、Pulmozyme、Rituxan、Herceptin4項抗癌藥關鍵技術。 光今年就有三個台灣人,因美國營業祕密法在美國被告,分別是前聯電資深副總陳正坤 (左)、喜康創辦人暨營運長林穗虹(右)及UCLA兼任教授石宇琦。(左圖/潘重安攝;右圖/翻攝自喜康官網) 基因泰克對喜康提出的訴狀中指控,喜康的創辦人,Racho Jordanov和Rose Lin(林穗虹),曾在基因泰克工作多年,「Racho Jordanov還把喜康許多員工都曾在基因泰克工作,當作他公司的策略競爭優勢」,訴狀中更指控,林穗虹等人曾利用基因泰克前首席科學家Xanthe Lam竊取營業祕密。 Xanthe Lam在基因泰克工作31年,能取得這家公司最關鍵的機密,但在公司被瑞士羅氏藥廠購併後,「她覺得公司變了」,因此從2013年到2017年,陸續把基因泰克的配方交給喜康,換取喜康股份。喜康也透過旗下子公司,在湖北武漢設廠。  今年初,還有另一位台灣人石宇琦,因為涉嫌竊取美國微波通訊的化合物半導體技術,在美國被起訴,他是台大電機系畢業,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後,曾在美國海軍研究院、美國大型軍火商工作多年,化合物半導體技術是5G、雷達等高階通訊的重要基礎,但2010年開始,他開始和大陸國營企業密切交流。   UCLA兼任教授石宇琦。(圖/翻攝自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 台灣生技公司也中槍 喜康被美國控告竊取營業祕密  美國政府追蹤石宇琦多年,直到他把一批關鍵晶圓片,以「玻璃樣品」名義用FedEx(聯邦快遞)從美國寄到香港,負責收貨的人頭接到微信通知,會有人從北京把這批晶片帶走,整個過程中,從微信通信紀錄,FedEx報關紀錄,電子郵件往來,到資金紀錄,全被FBI(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掌握。  這三件案子共同關鍵字是,「前員工」、「高科技」和「中國」;如果一般台灣公司聘用有可能接觸到美國尖端科技的前美商員工,公司又和中國有技術合作,被美國政府盯上的風險就會大幅增加。  美中之間的科技交流,開始受到全面地嚴厲檢視,從公司到個人,都可能受到影響,台灣科技業更將首當其衝。  台灣人被起訴,只是美中高科技爭奪大戰故事中的一小部分,美國政府今年全力在做的事,就是要把中國可能用來竊取商業機密的漏洞,全都堵起來。  美國頻爆中國間諜大案 美中對抗新常態,台灣應有警覺  「對美國來說,如果美國在科技上的領導地位消失,不只經濟受影響,美國在國防、教育的領導地位,都會全面受到威脅。」一位外商高階主管說出事情的嚴重性。  美國休士頓法律學院教授安德魯.金撰寫的白皮書《起訴中國間諜:經濟間諜法的實證分析》中指出,1996年到2008年,被依《經濟間諜法》(EEA)起訴的所有人當中,中國人只占17%,但從2009年到2015年,比率已上升到52%。  過去這一年來,美國頻頻傳出中國間諜大案,就在起訴聯電前1天,10月30日,美國起訴10名中共情報人員和駭客,其中包括兩名江蘇國安廳人員,指控他們竊取渦輪發動機的商業機密,江蘇國安廳副廳長徐延軍更被引誘到比利時後逮捕,引渡至美國受審。9月25日,美國政府在芝加哥逮捕中國公民季超群,指控他非法為外國政府蒐集頂尖科技人才的個資,準備吸收成為線民,其中也包括在美國的台籍科學家。  另一個在美國極為著名的案件,則是中國華銳風電竊取美國超導公司技術的案子,美國超導原先期望靠和中國合作翻身,卻因為營業祕密被偷,市值一度蒸發7成,經過多年積極轉型之後,美國超導營收只剩下過去3分之1,但已完全擺脫中國市場,今年7月,華銳風電在美國被判刑確定,罰款150萬美元。 未來美中之間,在高科技合作愈來愈少,對抗愈來愈多,是台灣高科技產業必須面對的新常態,不能不提高警覺。 以穩懋為例,穩懋是全球第一大化合物半導體晶圓代工廠,雷達、衛星和手機通訊,都會用到化合物半導體技術。2002年,美國國防工業大廠雷神公司,就曾入股穩懋。  然而,中國在商用化合物半導體技術上,遲遲無法突破,少了這項技術,就不可能自製出關鍵通訊設備,中興事件就是鐵證。因此從2015年開始,中國在國家資本支持下,成立成都嘉石科技,這家公司的總經理高能武,曾任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29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員,這個研究所是中國「軍工企業的國家隊」,負責研究雷達方陣、衛星技術,甚至太空通訊用的電子系統。  本刊調查,嘉石科技先聘用台灣聯穎光電前研發經理楊光宇,再把他派回台灣,竊取台灣量產砷化鎵的關鍵技術。根據台灣檢方的起訴書,他和另一名同夥龍嘉弘以新北市林口星巴克為接頭地點,多次約見有意離職的穩懋工程師,這裡離穩懋總部不到10分鐘車程,就在這裡,價值75億元的砷化鎵關鍵技術,流向中國成都。   妨害營業祕密案激增 多數都與科技業及中國有關    這不是個案。在2017年之前,台灣半導體產業1年只有1件涉及營業祕密案件,但光是2017年,就激增為6件,增加5倍,而且多數與中國公司相關,根據台灣官方數據,技術竊盜案從2013年的8件,在2017年增加了1倍之多,達到21件;今年累計至11月,達18件。 本刊整理2018年正在審理與已起訴、和中國半導體企業相關的新案件,目前就已多達5件,和台積電有關的案件就有2件,南亞科也是重要目標。 以南亞科為例,南亞科是取得美光技術授權,生產DRAM記憶體,但今年初,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透露,南亞科和華亞科兩家公司,兩年來就被挖角500名員工,南亞科被挖走48人,華亞科則被挖走400多人。  這只是剛開始,下一波,美國政府已盯上遊走於美中之間,研究高科技的學者,部分和大陸合作密切的台籍學者,已經被美國FBI盯上,連赴美研究高科技的留學生,簽證都因此受到影響…。 根據美國媒體報導,中國過去實施「千人計畫」,有計畫吸引海外高科技人才回國,這個名單已經成為FBI尋找華裔間諜的重要指標,「要一個一個查」,已有名列計畫的華裔科學家被以間諜罪名拘捕,今年以來,已有包括美國通用電氣公司主任工程師鄭小清等人被捕。   台積電極為小心保護營業祕密, 卻也是中國公司最想竊取營業祕密的對象。(圖/潘重安攝) 台美科技合作關係仍穩固 遊走美中之間,風險多於機會  目前中國千人計畫名單中,也有33名台灣學者,美台政府對這群人「高度關切」。  連留學生赴美求學都會受到影響,《世界日報》報導,今年6月11日,美國國務院開始限制在美國深造高科技的中國留學生簽證,效期從5年1簽變成1年1簽。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國際中心指出,這項政策會波及目前在美國大學就讀的35萬中國學生,甚至有中國學生離開美國後,簽證被取消。  別以為這項政策不會影響到台灣學生,一位業者轉述清大前校長的觀察,許多到大陸念書的台灣人,想到美國名校繼續深造,未來這條路的風險將大增。 科技部部長陳良基觀察,迄至目前為止,聯電與中國福建晉華遭控竊取美光商業機密案,「不會影響國際對台灣的信賴。」  不過,聯電在台有上萬名員工和58萬股東,和晉華合作案當初也得到工業局核准,政府仍應關注此案,別讓負面影響擴大。而且,聯電和晉華合作,連產品都還沒看到,美國司法部就提出最高200億美元罰金,這幾乎是聯電市值的4倍,如果裁罰真的這麼重,等於是要讓聯電消失,這樣是否過當,也值得討論。  寰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暨執行長李立普觀察,對台灣公司來說,未來要挖角美商人才,在法律上一定要更小心,否則就有可能被扣上間諜帽子。過去違反台灣《營業祕密法》之定罪率非常低,且僅對個人有自由刑之處罰,對公司罰責相對輕微,但美國違反《營業祕密法》,可以課以1000萬美元或被竊取營業祕密價值3倍的罰金!  美光今年在台投資封測廠正式落成,新廠落成典禮氣氛熱烈。(圖/陳俊松攝) 美中之間,界線會愈來愈清晰,聯電案後,美國已明確畫下對中國科技業的「紅色底線」。未來,對台灣高科技人才和公司來說,遊走在美國和中國之間,恐怕將是風險大於機會!

還原聯電案關鍵21天內幕

還原聯電案關鍵21天內幕

美國時間10月19日,1通電話從美國北加州法院打到聯電律師的辦公室。 這通電話是由審理美光控告聯電案的法官辦公室打的,美國司法人員通知聯電,美國檢方傳來訊息,要通知聯電「有一個刑事案件要併進來」,和原有美光告聯電的民事案件併案審查。從這一刻開始,聯電捲入了美中科技戰,美方反擊中方的風暴中。 聯電法務系統立刻對內提出警告,因為刑事案件代表案情升高,內部研判,美國將用經濟間諜罪起訴聯電。 美國政府出手,讓聯電大吃一驚,因為原本美光控告聯電,仍然屬於公司對公司的一般訴訟。本刊採訪知情人士,他表示,去年美光一邊對聯電提告,一邊還曾派人和聯電接觸,詢問聯電是否持有晉華股份,當時聯電內部研判,美光是想藉對晉華提告,讓晉華答應未來生產的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都向美光交權利金。 聯電因此採用商業上常用訴訟策略應對,在美國法院提出管轄權爭議,向美國法院提出異議,認為美國法院無權過問此事。 聯電早被示警 高層接連遭傳訊,未料美國出重手 直至19日,聯電才發現美國政府要直接用經濟間諜罪起訴聯電,用國家高度處理,從此讓聯電陷入一系列的驚濤駭浪。 被通知(10月19日)後的第1個星期,整個案子陷入諜對諜的氛圍,美國檢方不願透露哪些個人被列入被告,案件相關卷證也先不拆封。知情人士透露,美國檢方表示,要等所有被告都到案,才要開啟卷宗,同時不斷從各種細節檢驗聯電的證詞是否前後一致。 1個星期後,美國檢方終於揭露最終決定起訴的個人名單,卻也同時告訴他們一個更壞的消息,美國政府將會對此案展開制裁。 「制裁有兩種,一種是美國財政部,凍結帳戶內的資金;一種是美國商務部,讓供應商都不能跟你做生意。」美國檢方也沒告訴聯電,會制裁哪一家公司、用哪一種方式制裁,一點一滴的揭露資訊,讓聯電內部的情緒緊繃到最高點。 11月1日,美國司法部正式宣布以營業祕密罪及經濟間諜罪起訴聯電、晉華和3名台籍前美光員工陳正坤、何建廷和王永銘,如果罪名成立,兩家公司最高可能各要繳最高二百億美元罰金,美國司法部長在新聞稿中表示,「該適可而止了。」他說,美國司法部將會積極追查這些非法行為。 11月1日美國司法部長塞辛斯(右二)親自召開記者會說明聯電和晉華案。(圖/達志) 司法部新聞稿還直接點名中國,FBI(美國聯邦調查局)官員Christopher Wray說,「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對我們的創新,我們的經濟安全有更大、更嚴重的威脅」,說明美國政府這次發動訴訟,就是要全力阻止來自中國的竊密行為。 今年中,本刊曾赴福建晉華,第一手了解這家神祕公司的進展,在中國國家資本的挹助下,晉華在2年內從香蕉園環繞的農田裡,蓋出一個巨大的晶圓廠;本刊造訪時,門口停著台灣專門搬運半導體設備的啟德公司的運輸車,本刊採訪得知,晉華正在裝機,即將在年底試產DRAM。 沒想到在試產前最關鍵的時刻,美國政府出手對晉華祭出禁運,宣布那天,美商半導體設備公司在福建晉華裝機的技術人員「馬上全跑光了」。 一通神祕電話 涉及AIT、經濟部與聯電 知情人士透露,11月7日下午3點半,一通電話從工業局打到聯電高階主管的手機,這通電話的內容是,美國在台協會向台灣政府施壓,讓經濟部長親自向工業局「關切」此案,工業局高層親自打電話給聯電,提出4點,第一,要求聯電停止和晉華的合作案;第二,詢問聯電有沒有參與晉華的供應鏈,第三,詢問矽品在晉江投資狀況;第四,詢問聯電有沒有投資晉華。 據了解,聯電除同意第一項要求,其他都用沒有和不知情回應。不過,面對以上的傳言,經濟部長沈榮津已公開否認曾關切此案。 但就在這一天下午,聯電財務長劉啟東開始打電話給記者,主動公布將暫停和晉華的合作;同一時間,聯電通知晉華,由於台灣政府要求,和晉華的DRAM技術合作案必須終止,福建方面僅表示同意。 美國檢方還在起訴書中對聯電和晉華提出兩項要求,第一,不准晉華和聯電生產的DRAM賣到美國;第二,聯電不能移轉可能來自美光的DRAM技術。 這兩項要求也讓聯電不可能再跟晉華合作,一位律師觀察,美國法院罕見地使用這項撒手鐧,這麼做,就是要「切斷相關產品在美國的生存之路」。不過,聯電澄清,這個命令只針對DRAM,聯電產品輸美不受影響。 這3個星期當中,關鍵人物陳正坤的狀況也有微妙變化。 美國檢方把聯電和晉華共同申請的6個專利,認為這是聯電引誘前美國員工洩露營業祕密的關鍵證據,原因是,美國檢方認為,聯電沒有生產先進DRAM的技術,而且,這6個專利是前美光員工掛名,共同申請的新記憶體專利,美國檢方質疑,當時聯電生產記憶體的機台還沒有到位,「怎麼可能設計出專利?」也公開表示,這些資訊不可能靠逆向工程等方式取得,推斷聯電是靠竊取機密取得。 關鍵人物陳正坤 職稱變為聯電「前」副總經理 知情人士稱,聯電仍掌握相關會議紀錄,足以證明這些專利內容是聯電討論出來的。不過,陳正坤在媒體上的職稱,卻悄悄從聯電副總經理,變成了聯電「前」副總經理,本刊致電陳正坤,他僅簡單回應:「美中貿易衝突下,台灣和大陸合作非常複雜!」他也證實,10月19日,他從大陸回台時,一下飛機,就已收到法務部官員轉交的美國聯邦法院傳票。 聯電和美光之間的競爭壓力,還可能再升高,知情人士透露,美光還將在台中地方法院,以刑事罪名再控告聯電和陳正坤;不過,本刊致電台中地方法院,目前並未發現美光立新案控告聯電。 本刊採訪科技部部長陳良基,政府對聯電案的看法,他表示,這件事應交由司法處理,「如果聯電被證明有竊取營業祕密,就應該被處罰,如果沒有,就要還聯電清白。」 事關50多萬股東 聯電強調會用工程知識證明清白 事關在台1萬多名員工和50多萬股東權益,聯電的訴訟案會如何發展?目前攻防重點在於,是否有直接證據證明聯電故意竊取美光機密? 在美國司法部的新聞稿上,FBI官員指出,中國政府奪取美國科技技術的方法,是透過投資外國公司,併購公司,網路入侵等方式,讓美商的現職員工和前員工提供內部機密資訊,這些方法將成為中美科技戰中,美國不會退讓的底線。台商必需關注相關議題。 這起案件對聯電的影響有如第二起和艦案,現在美中關係極為緊張,面對美國壓力,中國未必會堅持DRAM自製。聯電只有在美國和台灣的法庭上,證明自己的清白,才能讓聯電走出風暴陰影。

踩在科技紅線誰是下個聯電?

踩在科技紅線誰是下個聯電?

「你怎麼看晉華和聯電的案子?」過去10天,美國政府控告聯電和晉華的訴訟案,是兩岸高科技產業最熱門的話題。 這會對兩岸高科技產業未來發展造成什麼影響?本刊採訪多位專家發現,台灣高科技公司應該注意未來有3件事,發展將和過去完全不同。 首先,台灣科技公司和中國合作的風險迅速上升。「現在大家都不敢說話,持觀望的態度。」矽品董事長林文伯觀察,未來政府對兩岸之間的投資審查,將會更加嚴格,未來台灣半導體業在大陸發展會出現不對稱的狀況,台積電持續在中國擴產,但封測產業恐怕無法繼續在中國加大投資。 與中國合作宛如走鋼索 別踩到美中之間的科技紅線 一位業界人士觀察,美國和中國的科技戰進入白熱化,美國希望台灣在科技業上,不要資助大陸發展。「美國一定會用力制裁中國國營事業。」 第二,別碰美中之間的科技紅線。近期,美國國安局官員透露,在美國大力抓捕中國科技間諜之後,中國已打破先前習近平和歐巴馬達成的網路攻擊休兵協議,來自中國的網路攻擊快速增加,換一條路偷美國技術。一位產業人士分析,對美國來說,「網路攻擊、IP智財權保護和保護美國企業不被強制移轉技術,這3樣美國一定會打到底。」 但美中之間要爭奪的技術,遠不止這3個領域,攤開近年在美國被捕的中國高科技人才清單,範圍從威斯康辛州發展的渦輪技術,紐約的軟體程式碼,賓州的抗癌新藥,堪薩斯州的基因改造作物技術,到加州的半導體技術,名單相當長。觸碰這些中國急著想從美國拿到的關鍵技術,就可能觸及美中科技戰的紅線。 第三,未來台灣挖角美國公司人才,也要更加小心。寰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暨執行長李立普觀察,台灣《營業祕密法》在2013年修法增訂刑責後,僅個人有自由刑,且被檢察官起訴案件少之又少,公司罰則相對輕微;但聯電和晉華被美國政府控告後,證明公司聘用從美商跳槽來的人才,也必須小心被原雇主拿美國《營業祕密法》,甚至《商業間諜法》控告的風險。「未來台灣高科技公司到美國挖角的情況,恐怕也會變少。」李立普觀察。 挖角美國公司人才也有風險 《營業祕密法》刑度遠高於台灣 在這樣的邏輯下,聯電恐怕未必是最後一個受影響的台灣電子公司。目前,包括日月光、矽品、聯發科、鴻海、台積電等大型公司都在中國有千絲萬縷的合作關係,對中國市場也很倚重。 根據矽品2018年第一季財報揭露,亞洲營收占比高達51%,其中又以中國占的比重最高。日月光截至目前投資中國市場的總金額已達7.3億美元,在中國市場布局既深且廣;攤開日月光2017年的年報,亞洲及其他地區營收占比達11%以上,這是超過320億元的生意,其中來自中國的營收貢獻占絕大多數。而高度倚賴中國市場,聯發科也是榜上有名,在中國大陸占營收比重仍高達5成以上。 若是以聯電為鑑,幾名員工手上持有的機密文件,就足以讓公司付出比公司市值高出四倍的天價賠償金,未來台灣公司在中國推動合作案時,須把法律和政治風險考慮進去。 台經院副研究員暨產業顧問劉佩真也分析,如果美國擴大制裁範圍影響到半導體終端應用市場,或是進一步增加非關稅障礙,將衝擊全球供應鏈及兩國經濟成長動能,也會衝擊台灣的經濟和半導體產業。此外,自由貿易為台灣半導體業可維持高效能運作的必要條件,如果糾紛未解,將為台灣半導體業投下變數。 若趨勢如此,未來台商該如何面對美國《營業祕密法》和《商業間諜法》帶來的法律風險? 李立普強調,企業要先確保在什麼情況下挖角,不會踩到美國《營業祕密法》的紅線。「這是可以事先預防的!」他建議,先評估是不是必須挖角美國公司來的人才,如果真的需要這個人,也可以透過管理手段,轉換不同的職務,降低法律風險。 張虔生創辦的日月光在中國市場佈局同樣既深且廣,也會是中美貿易戰後續發展的觀察指標公司。(圖/吳尚哲攝) 台灣科技業危機與轉機 陳良基:可藉此分散市場 科技部部長陳良基則認為,「這是危機,也會是轉機。」過去台商有高達4成的市場在中國,剛好可以藉由這次事件,重新審視如何分散市場,不再過度依賴中國市場。 台商正面臨一個重大轉變。11月7日,美國前財政部長鮑爾森在新加坡彭博新經濟論壇上表示,如果不解決美中間的分歧,世界恐將出現「經濟鐵幕」,如果美國和中國試圖排斥對方,全球創新生態系統可能崩潰。可想而知,高科技產業將受到嚴重挑戰。 美中大戰至今沒有全面和解的跡象,台商能做的,就是睜大眼睛,別不小心成為被兩隻大象打架時,不小心被踩死的小蝦米。

避開「聯電型風險」投資人要換腦袋

避開「聯電型風險」投資人要換腦袋

繼今年4月美國商務部宣布制裁中興通訊後,11月2日美國司法部發出聲明要控告聯電,如果罪名成立,最高罰款逾200億美元(台幣6000億元),對於市值約1300億元的聯電,是不可承受天價罰金,這有如台股投資人的當頭棒喝,「聯電型風險」就像病毒一樣撲向台股! 從中興案的發展來看,聯電最終的罰金雖不至於以最高價成交,但是訴訟案的不確定性,就像一把懸在頭上的大刀,是否落下?何時落下?代價如何?都是未知數。 聯電案並非單純的竊取商業機密,不但被美中經濟冷戰夾殺,更被貼上美國「國家安全」的標籤,不管聯電的策略多麼靈活,也只能是被套上緊箍咒的孫悟空,如來佛(美國)一念咒語,孫悟空十八般武藝都派不上用場,沒有抵抗的能力。 歷史經驗》美國打科技戰 日本失落20年 投資人必須有一個重要的體認:聯電案絕不是唯一,美中經濟冷戰將是長期抗戰,身處科技業供應鏈中的台商,尤其技術含量高者,半導體業就是最典型的代表,面臨「聯電型風險」的機率上升中。 美國以貿易談判為由,壓制對手國科技進步,早有豐富經驗。40年前,日本的半導體及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行業由盛走衰,美國貿易制裁及匯率談判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和今天美中貿易戰有相似之處。在研判聯電命運之前,先看看日本半導體業與美國的交手歷史吧。 日本在二戰後極力振興經濟,收音機、計算機、電視等消費電子產品席捲全球,由此明白半導體的重要,重要技術卻掌握在美國人手裡。70年代日本政府決定補貼企業,傾國家力量扶植產業,選定富士通、日立、三菱、東芝、NEC等公司,集結各家研發人員,進行基礎及共同的研究,大量取得半導體及DRAM專利,從1970到1985年的15年間,日本半導體產業的產值增加5倍,出口增加11倍,1985年,日本更是首次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晶片生產國。 日本志得意滿,引來美國警覺,企業遊說讓政府認知到再不行動,半導體產業將被日本消滅,1985年,美國動用《301條款》,對日本半導體業提出傾銷調查,以此壓迫日本在1986年和美國簽署了《半導體協議》,重點有二:一是日本企業必須停止在美國及其他市場的傾銷;二是美國企業將獲得20%的日本市場占有率。 即使如此,依然未能有效壓制,1986年日本半導體產品的全球市占率達到45%,DRAM的全球市占率更高達80%,美方眼見半導體協議未達預期效果,1987年3月,美國政府使出絕招,以日本未能遵守協議為由,對日本晶片課徵100%關稅。  聯發科倚賴中國市場甚深。(圖/吳尚哲攝) 美國除了針對日本各產業祭出關稅懲罰,還把戰場延伸到金融市場。因為從70年到80年代,日本對美國有巨大的貿易順差,不只半導體,汽車業及鋼鐵業都成了美方箭靶,除了產品傾銷,美國還指責日本壓低日圓匯率,造成雙方不公平貿易。 在1985年,由美國主導,美、日、德、法、英在紐約簽署了《廣場協議》,5國政府聯合干預外匯市場,引導美元對主要貨幣有序貶值,以解決美國的巨額貿易赤字,至此,日圓展開長期升值之路,從1985年236日圓兌一美元,到1987年升值到120日圓,1993年升破110日圓。此時,美國已取代日本再度成為世界最大的晶片出口國。拉長時間來看,日本在90年代承受貿易制裁、貨幣升值,加上股市、房市泡沫破滅,大量財富蒸發,企業及人民進入漫長減債期,至此陷入失落的20年。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川普政府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在1985年簽署《廣場協議》時,他年僅30多歲,就擔任雷根政府的副貿易代表,彭博社曾揭露他的談判手法,在美日談判時,萊特希澤會故意將美方的談判提案折成紙飛機扔向對方,擾亂日方情緒等。 如今,美國將關稅制裁的大刀指向中國,訴求「公平競爭」也得到各方認同,而中國半導體業才剛起步,技術掌握度遠不如日本在80年代的實力,國家主席習近平表態要「自力更生」,在目前全球成熟國家聯手抵制的環境下,短期之內難以達成,影響所及,台灣高科技企業的「親中風險」也加速上升。 聯電很早就注意到中國商機,2005年和艦案訴訟案就因在法令開放前搶先投資中國而起,糾纏多年終於解決。聯電從2017年起,加快投資中國,光是2017年就投資中國台幣131億元,今年前3季再投資171億元,都拿下同期間全體上市櫃公司投資中國金額冠軍,到目前為止,總計匯往中國401億元,光是去年初到今年第3季,投資中國金額占總投資的75%,可見聯電是2017年起積極投資中國。 聯電案啟示》夾在美中之間   台廠要押對邊 而中國傾國家之力在全球大肆收購半導體技術,大約從2014年起,由紫光集團主導,從世界級的英特爾到美光,再到台灣的力成、矽品、南茂,有「半導體土豪」稱號的總裁趙偉國無役不與。隨著各方警覺到「中國威脅論」,以美國為首發起抵制,透過CFIUS(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審查,擋下多起收購及入股案,中國收購國際半導體技術的路線被堵住,開始另一波鼓勵科技業上市的政策,鴻海旗下的工業富聯就是樣板受惠者,同樣擅長財務策略的聯電自然看在眼裡。 聯電的12吋廠是廈門的聯芯,總共從台灣匯出台幣294億元,聯電持股64.95%,截至第3季帳面值241億元。除了聯芯,聯電在中國還有8吋晶圓代工廠的和艦,聯電持股98.14%,至第3季末的帳面投資額達台幣219億元;而今年6月聯電決定將和艦、聯芯,以及IC設計公司聯暻整合,在A股掛牌,到8月股東會通過,股價也一直維持在18元的高價區。 聯電和美光的纏訟自2017年8月起,美光在台灣和美國告聯電;聯電在中國反告美光,2018年7月福州法院判聯電勝訴。可見在美中半導體戰中,聯電是偏向中國,中國也會在國土內捍衛聯電,這是站在中國隊的好處,台灣政府沒有籌碼,本來就使不上力,台商一直都清楚這點。 從現實面來講,美國挺美光、中國挺聯電,美中都擁有龐大的內需市場做後盾,最極端的情況,就是聯電產品都賣中國、不去美國勢力範圍,美國就課不到200億美元的天價罰金。然而,目前聯電的營業額中有43%銷北美,47%銷亞太,歐、日約10%,來自北美很多、來自中國比率不大,中國對聯電的「保護傘」很薄弱,一旦美國要罰聯電,最起碼聯電43%的營收都暴露在高風險下,中國能幫的很少。 更何況,聯電夾在美中之間,並非根正苗紅的中國企業(中興通訊、華為才是),只能算是一家「外資企業」,中國的福州法院可以挺聯電,卻是「令不出中國」;美國則是出動司法部來告聯電,孰輕孰重?這就是聯電最大風險所在。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在中國有龐大投資,最近又加碼美國, 外界都非常關注他如何平均兩方勢力。(圖/達志) 選股風向》親中科技股今年大跌 鴻海具指標 台商從90年以來投資中國,享盡好處,如今隨著美中貿易戰,所謂「福兮禍所伏」,出來江湖混,總有還債的一天。統計台股科技業今年以增加投資中國金額,至第2季止,聯電第1名,達161億元,其次是鴻海53億元,台積電23億元,聯發科16億元,都是科技業的各方龍頭。 今年的投資金額只代表短期,各家企業的產品及客戶又不相同,從歷年來累積匯至中國金額可以看出,鴻海2032億元最多,其次是台積電494億元,聯電346億元,廣達209億元。而真正能代表上市櫃對中國依賴程度的,可以從中國淨資產占股東權益比率、EPS(每股稅後純益)有多少來自中國廠衡量。 從中國投資淨資產占股東權益比率來看,以鴻海最高達92%,其次是和碩旗下的機殼廠鎧勝,達89%。如果看行業別,鴻海、廣達同為系統廠,鴻海在中國投資占股東權益比率高達92%、廣達則為26%;晶圓代工的聯電、台積電,這個比率分別為21%、5%,台積電是在2015年底以獨資方式,申請投資30億美元赴南京蓋12吋廠,趕在今年10月31日開幕量產,主力生產基地在台灣,從投資占比可以看出兩家晶圓廠中國風險的態度。 今年美中貿易戰開打,川普政府從貿易逆差出發,一路加碼,包括不公平競爭、補貼、竊密,並使用關稅制裁手段,所有美中貿易的供應鏈都被捲入,相關股票也跟著反映風險,以還原權息值的股價表現來看,附表所列今年投資中國金額高者,除了台積電,金額雖大但占股東權益比率不高,其餘所有股票的跌幅都很驚人。 鴻海今年以來至11月9日,下跌32.53%,套牢一堆散戶,可說過去6年來買進長抱者全賠;鎧勝下跌50.75%,創2013年上市以來新低,所有在市場買進的投資人全賠;LED的晶電跌幅44.34%,股價見2字頭,在上市17年以來的低檔;國巨旗下的奇力新、偏光片大廠誠美材的跌幅也達3成以上。 再從中國廠獲利認列占盈餘比重的角度來看,中國獲利或虧損比重高者如鴻海、鎧勝、誠美材、奇力新、聯電、晶電等,未來受到美中貿易影響也大,這些「親中科技股」的風險及動態,也值得投資人留意。 本刊一再強調,美中貿易戰絕對不止於貿易層面,還涉及地緣政治、國際勢力對決,最後歸結在資本主義與計畫經濟之爭,體制競爭的層次高於一切,貿易只是其中不流血的手段之一。 這是一場長期抗戰,也是投資人面臨的全新風險,一言以蔽之,「聯電型風險」絕非單一事件,也會發生在「親中科技股」上。鴻海雖然美中都押,都增加投資,但是在期中選舉後,就面臨威州投資的變數,且鴻海的基業還是以中國為主,將是最重要的指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