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2500億商機帶動陸海空產業升級》國防工業隱形贏家

國防自主商機不是口號,而是真的來了! 總統蔡英文上任後,堅定國防自主,著重航太、造艦、資安三大產業,從國防需求開始帶動民間產業升級,估計2016年到2020年間,相關的商機可達2500億元,增加8000個工作機會。 根據最新編列的國防預算中, 有21.3%用於國防自主的計畫,創史上新高。未來,國防目標不再只是外購,更希冀從外購綁定後續的維修、輔導技術等合作,創造新商機,而在這背後,有許多默默賺的產業贏家值得關注。

造艦》蘇澳漁港邊的神祕軍艦王國

造艦》蘇澳漁港邊的神祕軍艦王國

波光粼粼的蘇澳外海上,灰色漸層塗裝的沱江艦,用時速81公里(44浬),把海路當成高速公路在飆,一個S形高速轉彎、緊急煞車、倒退,艦身與灰濛濛的天空融為一體,彷彿瞬間隱身術,要不是過彎倒退激起的朵朵浪花,讓人幾乎看不到它的存在。 匿蹤,是現代軍艦的關鍵。長60.4公尺、寬14公尺的沱江艦,由於塗裝和船身不規則的特殊設計,可使雷達波彈散或減弱,在敵軍的雷達偵測中,只會顯示一小點,讓對方誤以為是艘不具威脅性的漁船。然而,500噸的艦上配置8枚雄二、8枚雄三、6枚MK-46反潛魚雷、艦首的七六快炮、艦尾的MK-15方陣快炮,不僅能趁機出擊,還能阻擋來襲飛彈。2014年交艦時,時任國防部長的嚴明稱:「沱江艦是亞洲最快及火力最強的艦艇,更有航母殺手的稱號。」  沱江艦從簽約到製造完成僅花30個月,引來不少國際讚歎的目光。軍事專家說:「這樣從無到有的能力,美國可能都要花上逾5年才能做到,而且費用可能是3倍以上。」  2014年,國艦國造的沱江艦第一次試車就成功,在鎂光燈下閃個不停,幕後推手竟是本土的台灣企業。從事造船業40年的龍德造船董事長黃守真相當低調,儘管沱江艦是他打造,他總躲在沱江艦背後,要大家將功勞聚焦在中科院,始終拒絕受訪,更添神祕色彩。  造船實蹟輝煌 船王低調不居功   《財訊》獨家深入位於南方澳的龍德造船廠,一個靠捕魚維生的慢步調小鎮,腹地不大,岸邊隨浪起伏的眾多小漁船,對比高大聳立的船廠,格外顯眼。走進廠區,地面潔淨,工具排放整齊,不若印象中的黑手行業,迎面而來不少年輕面孔,沒人有空抬頭看我這位不速之客;即使同事間的溝通移動,各個都是快步走;往樓上設計單位前進,簡單的工業風裝潢,四周擺滿各國龍德曾經建造過的船隻模型,光是該部門乍看便有20餘位員工,模樣多是20幾歲,再度顛覆我對「老」船廠的想像。  首次接受媒體訪問的黃守真,一點一滴勾勒出他創業維艱的輪廓,與他一輩子的夢想。「我可以不要入鏡嗎?宜蘭人是害羞出了名,我很放不開!」還沒開訪就先打槍記者。  不過,低調的黃守真,藏不住龍德輝煌的造船實績。創立近40年的龍德造船,從蘇澳起家,主要強項是用鋁合金、鋼等複合材料,製造各國機關的中高速艇,如巡邏艇、消防船、領港船、研究船、攔截艇等,外銷10多國,包括日本、新加坡、香港、澳門、科威特、斯里蘭卡、塞浦路斯、肯亞等國,造過的船艇超過500艘。  龍德也寫下國內第1家自製生產中高速艇、第1家用鋁合金製造高速船,第1家製造時速達40浬(約74公里)的巡邏艇。目前有5座廠區,遍布在蘇澳龍德工業區與南方澳漁港,新加坡有一辦事處,員工共300多人,1年營業額約9億至12億元。  黃守真是土生土長的宜蘭囝仔,父親在蘇澳當公務員,家中經濟小康。畢業自文化大學化工系的黃守真,對工業材料的應用十分敏感,1970年代,石化製品的出現讓生活產生革命性的變化,他覺得是未來明星產業,找幾位好友一同成立恆聚工業,以開發玻璃纖維強化塑膠(FRP)為主要業務,銷售洗衣機底座、浴缸、溜滑梯等兒童器材。 只是,全台競爭激烈,恆聚的生產規模一直無法擴大,良率也起不來,營運狀況不太穩定,讓黃守真苦思轉型。有一天,「一位南方澳漁民問我,FRP可不可以來做漁船?給我靈感,我研究後發現,當時漁業興盛的南方澳就有10多家船廠,都是木造,不夠耐用,維修成本高,加上木材愈來愈少,一定會被淘汰,日本用FRP造漁船已有成功例子,台灣還沒跟上,很有前景。」於是,黃守真將恆聚更名為龍德造船,重新出發。  用FRP材料造船 訂單應接不暇  第1個客戶還是好說歹說才答應給龍德造船,黃守真說:「我們只懂材料不懂造船技術,去跟人學,依樣畫葫蘆,中間很多疑問,施工方法不對,設計錯誤重頭來,花1年多才終於造出來。」結果,龍德成為南方澳第1家用玻璃纖維取代木材生產漁船,訂單應接不暇。  當地各船廠見龍德生意大好,紛紛投入、削價競爭,原本只有龍德一家FRP造船廠,一下子另冒出5家。「我太執著在技術,加上我不太會做生意⋯,我不喝酒不應酬,沒辦法跟漁民稱兄道弟搏感情,搶單都搶不贏。」黃守真說。  另一方面,當在地船廠開始拚量,為縮減時間,不畫設計圖,全憑印象造船時,「我仍堅持FRP含浸、脫泡、硬化階段,才會堅固;並要求每艘船都要繪圖,按圖施工,訂出下一艘定要造得比前艘好目標,我花好多時間做實驗,如制擺龍骨、平衡式手動舵、簡易式水密窗等,所以速度拚不過。」  曾有3年之久,黃守真接不到新船訂單,只能依靠少量維修業務,慘澹經營。但龍德執著的精進技術,卻漸漸有了口碑。一位在地漁民回憶說:「兩艘船出去,龍德的船一定跑得比較快、比較穩;風浪大時,龍德的船上可以煮飯吃飯,別家船就暈得一塌糊塗,什麼事都不能做。」  黃守真不想落入低價搶單的惡性循環,腦海不斷想著轉型,造漁船的5年後,試著去接公務船的訂單。「公務船的設備較多,製造比漁船複雜,跟公家機關做生意,行政流程多,付款又慢,沒人想做,但別人不做就是我的機會。」龍德第1艘造的公務船,是水產試驗所的研究船。1985年,由於海洋資源快速枯竭,政府宣布漁船限建,船廠哀鴻遍野倒一片,龍德卻轉型得早,反而避開產業黑暗期,也一腳跨入公務船市場。  打入公務船體系 避開產業黑暗期   1986年,開始出現大批越南難民船偷渡台灣,警備總部想造漁船型的巡邏艇,偽裝成漁船驅趕,「過去台灣公部門機關,都是跟國外買船,不然就委由國營造船廠,這次,由於設定的船速要求15節,當時大家普遍的技術是8至9節,沒人有把握,我評估後去參加競標,得標後,同行沒人相信我造得出來。」  過去黃守真堅持的船舶設計、實驗、研發等自主技術,讓船穩、船快的特性,於此時派上用場。結果,龍德製造的兩艘漁船巡邏艇「華國號」、「華夏號」,試車最高飆到19節,這也是台灣第1次由民營廠自己建造的中高速船舶,連當時從日本返台的台大造船所教授陳重盛都稱讚說相當不容易。知名度大開後,龍德也幫保七總隊、淡水水警隊、台灣軍事情報局造過公務船。  由於FRP的特性限制,無法用於生產大噸位的船體,於是龍德著手金屬材質船的研發與設計。黃守真說,鐵殼造船太重,對中高速艇不利,1995年決定發展鋁合金造船。  不同材質的技術,哪有那麼容易,等於重新學起。「鋁合金船最困難是銲接,材質容易變形,都是細工,當中程序不能變,要注意銲接品質,比方說,鋁合金船成形後不能事後整形,因為不能碰火,所以要一次到位,施工的精度就是學問。」  龍德累積的技術很快傳遍鄰近國家,許多接受國際標的國家,會主動找上龍德。1999年,龍德幫科威特造兩艘消防船,特性是高張力鋼構船體與鋁合金上構,船速高達30節,還通過英國勞氏驗船協會的認證,自此打開鋁合金高速艇的外銷市場;近幾年,國外不少公務船也極力邀請龍德去投標,至今龍德8成業務來自海外,逾90%比率放在鋁合金船,也因產能有限,聚焦在中高速艇。  扁平化管理   沒有主管職稱   沱江艦是亞洲最快、火力最強的艦艇,有航母殺手之稱。 由於國內製造鋁合金高速艇的船廠相對少,讓累積超過10年相關技術的黃守真一看到海軍開出沱江艦規格後,欣喜去投標。黃守真回憶,「當初海軍評估國內船廠時,龍德並未在列,諸多長官甚至沒聽說過龍德,我不意外,因為龍德大多外銷,不需在國內宣傳,可我已經有替國外建造超過60艘高性能艇的實績單,我有信心。」果然,龍德最後以黑馬之姿得標。  黃守真說:「我們從切版、組裝,一路到整個船體建造,海軍都相當滿意,跟我說過去他們發包其他廠做的鋁合金船,精度不好控制,變形巨大,所以很驚訝龍德的技術,專業度和速度都比他們預想的要好;4年前試車一次就成功,當時許多美國眾議院的議員聞名親自造訪,更是訝異台灣有這樣的能力,當中的電路、網路、輪機、武器系統更是受到肯定。」談起沱江艦,黃守真滿臉笑容說得淘淘不絕,不過他話鋒一轉,很快收斂謙虛性格,「這會不會愈講愈誇大!我很怕講過頭了!」  為了打造沱江艦,黃守真不惜花4億元興建五廠;沱江艦完成後,龍德的知名度大開,五廠的產能沒有停過,「前陣子有人拜託我幫忙造兩艘船,我不敢接,因為產線根本不夠了。」黃守真說。  與龍德配合逾十年、在台販售船用推進系統四十年的公司表示,黃守真在競標前都會審慎評估,不低價搶單,不賺錢的不做,所以客戶多是願意掏錢買良品的國際客人。黃守真認為要為公司獲取合理利潤,才能繼續投入研發,長久經營;反映在購買材料上,「他寧可選好的、選貴的,有時價差可能上千萬元,只因便宜的性能達不到他的要求」。  造船業的黃金10年正啟動, 圖為龍德打造的離岸風電運維船。 一位熟知國內國防產業的官員說:「位在蘇澳的龍德廠,不像高雄的造船聚落有先天優勢,第1,蘇澳常下雨,不利造船;第2,南部有完整造船供應鏈,包括切割金屬板、木工、裝潢等都可以外包,龍德什麼都沒有,凡事靠自己,更顯難得。」  值得一提的,還有龍德的管理方式,公司每個部門沒有主管職稱,更沒有廠長、副廠長、課長、主任等職位。「因為人有位置後會忘記你真正的價值,扁平化的組織比較有效率,最近我看到一本書叫《沒有主管的管理》跟我的理念很像。」黃守真分享他的管理心法。  黃守真對員工很放權,在龍德工作24年的噴漆部門員工林國彬說:「老闆會說什麼時候要造好船,但不會管你中間期程的安排,你要什麼資源儘管跟公司提,包括向前輩討教、出差參訪學技術等,無形中培養員工獨立思考,加快進步速度。」   國艦國造、離岸風電業績爆發   今年,龍德為了國艦國造、離岸風力發電等計畫,新招聘100多名在地員工,清一色都是不到30歲的生力軍。龍德訂單已經看到後年,占地6公頃的六廠也準備興建,好迎接未來造船業的黃金10年。  從事造船40年的黃守真說:「我一輩子的夢想,就是有一天可以造海軍的船,如同幫美國造艦的百年船廠,代表管理、品質、技術都是一流的,等於高水準的肯定,沱江艦讓我圓夢,也讓海軍相信台灣造船業做得到!」沱江艦讓黃守真愈說愈快、愈說愈興奮,再不是他口中害羞的宜蘭囝仔,而是站在南方澳港邊,英姿煥發的造船職人。

航太》亞洲航空  通吃軍用直升機維修市場

航太》亞洲航空 通吃軍用直升機維修市場

在夜色的掩護下,一群技工俐落地替一架停在台南機棚內的客機「換裝」,拆掉客艙坐椅,外觀塗上偽裝,緊急為深夜的一項祕密任務作準備。原來,這是一架肩負載送情報人員及重要物資前往東南亞,以支應越戰,完成任務後再改回一般塗裝的飛機。 這支祕密作戰機隊,正是飛虎英雄陳納德將軍所創立,隸屬於亞洲航空,最輝煌時,機坪上停滿了美方軍機;韓、越戰期間光維修F-4戰機就超過3萬餘架次。正是有這段深厚的淵源,亞洲航空如今仍是台灣國防自主的堅實後盾。  航空淵源深 定位專業維修公司  隱身在台南機場路上的亞洲航空,成立於1955年,是台灣最早的航空公司,也是太平洋地區第1家獲得美國聯邦航空署(FAA)認證的飛機維修公司,目前為國內第3大飛機專業維修廠。「與前兩大的長榮、華航不同,亞航沒有自有機隊的固定維修單,做生意凡事靠自己。」亞航董事長盧天麟說,定位在專業的MRO(Maintenance維護、Repair修理、Overhaul翻修)公司。  亞航以軍用飛機起家,軍用及民用飛機業務占比為7:3。軍方只要是螺旋槳的飛機,如總統與行政院長使用的福克50型,以及各式直升機皆由亞航維修,甚至包辦已故泰王蒲美蓬生前使用的3架直升機。輝煌的歷史,卻也有著不堪的歲月。事實上,亞航才從官股民股大亂鬥中走出。原本亞航的最大股東是台翔航太,持股82%,而台翔的最大單一股東是國發基金,持有29%;2012年,銓鼎投資以每股約12元,約3億多元收購台翔股份,躍升台翔最大股東。自此,亞航就在董事長官民股拉鋸下,經營非常不順,人事、採購問題重重,業績大幅下滑。 2016年11月,盧天麟進入亞航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對內安定人心,對外積極擴展業務,隨即亞航成功進入資本市場,有了改變。   推動改革 甩開政治酬庸包袱  盧天麟畢業於海洋大學工學碩士,專長為飛機氣體動力學,當兵時選擇進入中科院當國防訓儲官,從助理研究員做到資深工程師,及漢翔工會理事長,後來曾任不分區立委、勞委會主委,又回到漢翔,一待就是35年。  亞航在馬政府時代,8年換了10個董事長,「我來時,員工向心力很差,都說我是門外漢,是政治酬庸,我說要做人事改革,沒人理我,同事都說:『先敷衍,反正董事長做不到3個月就會走』。」盧天麟回憶。  盧天麟一來,先辦70周年慶,向董事會力爭多1個月年終,共3個月年終獎金,以凝聚公司向心力,接著把銓鼎投資的股份全數買回,穩定經營權,同時發下豪語要跟國際大廠聯盟。「大家又笑我,說找國際大廠亞航已經說了15年,根本沒實現過,怎麼可能?」  2017年3月,盧天麟主動去美國找航空航太製造廠商Lockheed Martin說:「你們在台灣的4款飛機─C-130運輸機、P-3C反潛機、UH-60M黑鷹直升機、F-16,只有F-16你們自己修,另三架都是亞航MRO,而台灣未來C-130運輸機有升級計畫,陸軍又擬買60架UH-60M等,如果維修又是亞航標下,跟我聯盟效益最大。」成功說服。  一位不具名業內人士說,去年10月,亞航取得「國防部空軍第二後勤指揮部(簡稱二指部)軍工廠委託民間經營案」,是盧天麟站穩亞航的關鍵一役。這個為期5年,總金額133億元的合約,過去12年都由漢翔取得。 盧天麟分析,過去亞航和漢翔共同承接二指部案子,漢翔是主合約商,亞航負責飛機維修,但由於要上繳給漢翔的權利金過高,亞航根本不賺錢,他試圖跟漢翔談調降權利金失敗。熟知案子的人說:「漢翔淨值高出亞航10倍,加上漢翔已與空軍合作逾10年,認為空軍不可能讓亞航得標,所以姿態很高。」  決定跟漢翔競爭後,盧天麟找到銀行做履保,正好P-3C反潛機要成軍,亞航又是P-3C在台獨家授權的公司,另方面,二指部一直希望在國防產業外,能擴充民航生意,漢翔過去沒做到民航承諾,每年被罰150萬元,讓國防部不斷被監察院糾舉。  盧天麟說:「亞航有維修民航機的底子,做到一架波音737假設1000萬元,能分50萬元給國防部,我答應今年民航可做到6000萬元,後年8000萬元,第5年1億2000萬元。」最終亞航得標。 近期亞航還拿下空軍松指案2018年至2022年的11億元、TFE731-2-2L型發動機零附件開放式供售案,明年陸續交貨。直升機部分,除阿帕契機種,國軍直升機都在亞航維修,合計至2024年總計有83億元。  亞航零件供應商、美國API台灣業務代表賴國鴻觀察,盧天麟任何可能的生意都會去試,最近又與國際知名吊掛公司Breeze-Eastern,談下直升機的吊掛維修與代理工作,取得亞洲獨家維修中心,也嘗試去談F-16輔助動力裝置等附件的維修權,希望原廠能陸續放權,將維修能量留在台灣、留在亞航。 3月中研院與德國布萊梅大學合作,以高空研究飛機搭載精密機器,探測分析台灣鄰近海域空氣汙染物。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崇光表示,因有科研飛機進駐,曾探詢華航、長榮未果,亞航積極爭取,「不僅提供完整配套含吃住,還主動分享報關技巧,任務結束後,德國人說這是採集空汙這麼多國家中,最棒的一次服務,讓中研院很有面子。」   亞航營收目標 為軍民用機占 比各半,朝亞洲一流MRO公司邁進。(圖/攝影組) 爭取廉航商機 挑戰亞太第一  近來廉航興起,帶動單走道窄體客機需求,且廉航多以低成本方式營運,將大部分維修工作外包給專業維修廠商,亞航憑藉技術、價格和周轉時間的優勢,看準商機極力爭取,目前民機事業部以波音B737及空客A320系列為主要服務對象,包括日JTA、樂桃,韓國t'way、Eastar Jet等,「你知道嗎?韓國全數廉航都在台灣修。」盧天麟驕傲地說。 法人預估,亞航公司今年軍民機維修數量,將挑戰80架量以上,預估營收達近30億元,可望創下新高,2019年則可逾35億元,有望連續兩年繳出亮麗成績單。盧天麟許下心願,有天亞航軍用機與民用機的比例能達5:5,成為亞太首屈一指的MRO公司。  

資安》奧義智慧  靠駭客級技術打進世界杯

資安》奧義智慧 靠駭客級技術打進世界杯

一家創立剛滿1年的資安新創公司「奧義智慧」,員工平均年齡不到30歲,去年底推出第1套自動化資安應變平台(AI-bot Response Platform),半年內營收就達3000萬元,讓國防部、外交部、警政署、富邦、聯發科都埋單,甚至與新加坡淡馬錫控股、星和電信所合資成立的東南亞第1大資安公司安信(Ensign InfoSecurity)合作,外銷到新加坡等東南亞市場。有趣的是,這是一段駭客與警察創業的故事。  奧義的3位創辦人都是國際知名駭客,分別是邱銘彰(Birdman,鳥人)、吳明蔚(Benson)和叢培侃(PK),演講足跡遍布美國Blackhat(全球最盛大的資安與駭客技術盛會,黑帽大會)、DEFCON(世界駭客大賽)等,星通資訊董事長葉茂林說:「在駭客圈提起這3人,很少人不知道。」   3位創辦人都是國際知名駭客   3個特別的人組成了奧義,都用獨特的方式與資安領域結緣。2001年,台灣有則轟動的新聞:「警方破獲國人首支自製木馬程式,製造者是大學生。」主角正是邱銘彰。他自製的木馬程式被有心人拿去做壞事,因無犯案動機,約談後就被飭回,一時被封為「資安圈最強的程式天才」。  邱銘彰畢業後創立艾克索夫,核心技術是專門在網站上找是否被掛木馬程式,2008年艾克索夫被美商新創阿碼科技併購,認識在阿碼待兩年的吳明蔚,兩人在2011年離開阿碼,共同創辦艾斯酷博。 早年就讀交大資科所的吳明蔚,因為沉迷線上遊戲沒時間寫論文,「乾脆寫程式讓電腦幫我玩,用外掛去阻擋封包,讓武器從1秒鐘揮1下變成揮1000下,不然就瞬間移動,修改封包改坐標,一下升到最高級,就不想玩了。」後來吳明蔚北上到台大電機攻讀博士,研究系統容錯與惡意程式模型,也開始跟邱銘彰在網上交流。  創業維艱,艾斯酷博落腳台北市北平東路10幾坪老公寓內,沒有會議室,廁所是倉庫,夏天冷氣壞掉,房東拒修,就穿汗衫度過烈夏。邱銘彰回憶:「曾經付完員工薪水戶頭只剩1000元、連生日蛋糕都買不起。」2013年,艾斯酷博受邀參加全球駭客圈的年度盛事黑帽大會,分享中國網軍的組織研究,現場討論熱絡。邱銘彰說:「回國後,不斷有國外大廠寄信、打電話來談併購,價格隨我們喊,來台時,訝異公司在間破舊小公寓裡,我還自嘲:艾斯酷博是車庫創業。」  聯網時代,資安即國安,各國無不繃緊神經。(圖/達志) 隔年,艾斯酷博被以色列商美國上市公司威瑞特(Verint)併購,並且在台灣成立一間子公司,除接收艾斯酷博的8人團隊,擴編時延攬進叢培侃。警大畢業的叢培侃,在刑事局從事電腦鑑識,常跟國內外駭客打交道,在警界待6年、中研院待1年,後來加入威瑞特。 在威瑞特期間,3人被賦予的任務包括產品研發、威脅研究、市場推廣、產品銷售等,宛如體制內創業。2017年,併購合約3年條款屆滿,3人陸續離開。吳明蔚說:「3年多,學到許多猶太人做生意的方法,他們善於精算,能將1塊錢產品,透過包裝、通路,發揮到最大效益,甚至變成100塊都有可能。」   挑最難的下手 成功說服國防部  奧義主要產品是AIR系列,並異業結盟資安健診、資安監控、資安保險與資安鑑識4大領域的服務商。核心技術是業界首創的五合一AI偵測引擎,一口氣鎖定EDR(端點偵測)、UEBA(使用者及實體設備行為分析)、DLP(資料外洩防護)、LM(內網可疑行為),以及供應鏈攻擊等駭客必用的5大攻擊面向,關鍵技術是用機器人來抓壞人。  為了馬上建立品牌知名度和技術口碑,吳明蔚說:「第1個就選最難的客戶,我找上國防部提供奧義試煉場域,由於成效不錯,國家也用行動支持在地產業。」於是國防部成為奧義的第1個客戶,也是這波國防自主,總統蔡英文喊話「資安即國安」的受惠公司之一。  一位政府相關人士指出,台灣政府每月都必須防範中國數萬次的網路攻擊,最近不只加劇,且有愈來愈難防範的趨勢,好比中國的駭客會使用部落格或Google隱藏身分,再透過第3個國家進行襲擊,「凶手根本抓不到」。吳明蔚說:「駭客只要有一個突破口就能駕馭所有的IT管控,在e化與聯網的時代中,資安防護的重要性媲美商業間諜與情治人員。」   用機器人抓壞人 有打到痛點   看準缺口,奧義可以做到全自動化監控,在客戶端部署好機器人,監視進出,找到可疑小偷,機器人自己分析,選擇用什麼武器去逼供,災情還沒產生,就抓出來。不同於一般的資安設備著重在抓惡意程式,吳明蔚強調,實務上案情比惡意程式更加重要,「好比病毒間彼此如何分工與掩護,下什麼指令要把資料撈走,奧義能在前面幾個可疑行為出現時,就截斷駭客的連續技」。這也是奧義的強項。 綜觀全球資安產業版圖,約有800~1000家活躍廠商分散在15~20個不同領域。以色列近10年才全力發展資安產業,如今每年可以產生80~100資安新創,繼美國矽谷之後,全球有近1/5創投熱錢會投資到以色列的資安產業。「這個領域持續有許多新挑戰和商機出現,包括人工智慧、關鍵基礎、物聯網、車載安全等。台灣有技術、有人才、有頻繁被網攻的試煉場域,應借鏡以色列,積極國際化、創新化與規模化。」吳明蔚說。  勤業眾信風險諮詢服務執行副總經理萬幼筠說,奧義「打到痛點」,用機器人來解決業界資安人才不足的窘況,「3位鬼才,從idea到製成產品僅4個月,目前是全球首創,領先全世界6個月到1年,是台灣少數未來大有機會推上國際的公司。」  資本額7500萬元的奧義智慧,目前估值逾10億元,創立1年便外銷到新加坡、日本等地,「今年的台灣營收上看1億元,明年要增資進軍美國,5年內拚上市,至於上市地點,還在評估。」這間駭客跟警察共組的公司,未來發展想必會高潮迭起。

自己的國防自己賺  3大產業最有料

自己的國防自己賺 3大產業最有料

中國軍機繞台、東海軍演、官媒叫囂,民進黨政府執政後,中國對台政策姿態拉高;加上美中關係惡化,使得台海軍事形勢益加複雜。美國國防部8月16日公布《2018年中國軍力報告》,更直指中國不排除武力犯台。面對中國強大的軍事威脅,以及國際情勢的多變,台灣國防更應該自助人助,不能全然依賴對外採購。  8月6日,總統蔡英文在海軍司令部進行「新海軍啟航」的揭牌儀式中,宣示「國防自主」的意義,不只是武器裝備自研自製,更表達不畏艱難的決心與信心,例如潛艦國造,現正一一突破研發和製造的瓶頸。此外,2019年國防預算達3460億元,比起前一年增加了183億元;其中在951億元的軍事投資項中,有736億元投入國防自主,增加了250億元。也就是說,有21.3%的國防預算,用於國防自主的計畫,說明了政府加速國防自主的決心。   3大亮點產業   鎖定航太、造艦、資安   其實,台灣民間企業也有許多可能的國防能量,蔡英文上任後積極推動國防自主,希冀國防科技研發成果能結合民間的產業能量,提升台灣軍事設備的自製能力,並擴大市場規模。國防政策白皮書顯示,台灣國防自主重點放在航太、造艦、資安三大產業,估計從2016年到2020年間,3大產業等相關的商機可達2500億元,增加8000個工作機會。  「由於台灣的外交困境,國防自主是必走的路。」一位熟知政府核心政策與理念的專家表示,惟總是遇上重重阻礙而裹足不前。  首先,美對台軍售項目與金額常被誇大解讀為雙邊關係的唯一指標;因此,「可外購時,就外購,無視國內技術提升。」以潛艦來說,當年在美國小布希政府同意協助台灣獲得潛艦後,整個中科院自主研發專案斷然被國防部中止,即使中科院連魚雷都已經研發出來,卻也被迫放棄,「工程師們憔悴茫然地離開,在左營軍港附近的潛艦專案研發營區荒廢不堪」,10多年過去,仍沒半艘新潛艦服役。  至於航太領域方面,自製經國號戰機後,就沒有新案來維持或提升航太研發能量,航空工程師也是紛紛離去,有些跑去南韓,過去曾經被認為是台灣航太科技學弟的「南韓」,現在卻已追上了台灣。  其次是缺乏跨部會的整合。舉例來說,國防部只關心武器裝備的需求獲得滿足,對產業發展並不在意;經濟部運用外購後所衍生的工業合作額度,常沒用在符合國防實需的後續研發上;科技部願意投資可轉為民用的軍事科技,但管不到讓研發成果成為具市場力的產品,各自為政的結果就是不同個案亂槍打鳥,國防自主缺乏前瞻的規畫。  總統蔡英文堅定以國防需求帶動民間產業升級的政策。(圖/翻攝自總統府) 這在資安產業上尤其明顯,儘管台灣培育出世界一流的資安防護經驗與本事,技術讓科技大國驚豔,但國防部與政府都缺乏前瞻性的規畫,許多新興資安產業,不是被外資吸併,就是過不了產業發展的死亡之谷而消失。  再來是國內的產業環境,由於優先考量是外購,加上國內自製需求少,業者寧可被動去爭取低階的產製或組裝,而不願意主動投資於研發升級。甚至由於業者不願放棄中國市場,於是,前者讓低階產製組裝的軍方標案,總是引來競爭廠商間滿天飛的黑函與關說;而後者讓外商怯於與國內廠商真正合作,深怕科技機密流到中國。  沒有決心、沒有方向,國防自主淪為政治口號,台灣的競爭力隨著時間一點一滴喪失。直到2012年,當時在野的民進黨便設定國防自主為未來國防施政的重點之一,時任民進黨政策委員會執行長吳釗燮與智庫國防小組召集人陳文政,經高達300次的參訪與討論,漸漸籌畫出藍圖。而且早在執政前,吳陳兩人就開始以積極行動來落實國防自主。為推動產業未來朝向國際化發展,兩人也號召了許多國內3個核心產業廠商參加已逐漸凋零的美台國防工業會議。  美台國防工業會議是美台商會每年一度的重要會議,在2002年設置,目的是促進軍購所衍生的工業合作機會;但因國防自主始終沒有落實,到了2012年,只剩下漢翔等一兩家國內廠商參與,常去的反而是一堆國內外的代理商或仲介商。  到了2014年之後,在吳、陳兩人的號召下,國內廠商與會人數激增,會議焦點逐漸從以往只在拜託美方供售轉化成雙邊產業合作,特別當國內資安產業在2015年首次與會,讓美商群起包圍徵詢,更是讓國內航太、造艦業業者震驚,徹底翻轉了會議的氣氛。   台灣具資安優勢   應大力投入   以2016年的「美台國防工業會議」為例,當時,美國才剛發生聯邦人事管理局資料外洩案,超過2100多萬筆的聯邦雇員、現任與前任官兵的個資被竊取,是美國政府歷史上最大的資安危機之一,遭竊的資料極其機密,包括社會安全碼、忠誠度考核等身家個資。  身為研討會講者之一的趨勢科技總經理洪偉淦,跟在場的美國國防產業業者、美方官員與學者說:「入侵聯邦人事管理局的惡意程式,兩年前就曾用來攻擊台灣高科技產業,被趨勢抓到,早已製作成病毒碼防衛,但不巧的是,美國用的防毒系統不是趨勢的產品⋯,而威脅的情資也沒能有效分享,以至於美方未能及時察覺。」台下美國聽眾立刻躁動,將洪偉淦團團圍住,激動追問細節,因為會議中有不少人正是資料被「偷」走的人。  這時許多美國人才知道,原來全球資安領頭廠商之一的趨勢科技是台灣起家的資安公司。洪偉淦表示,台灣是受駭客攻擊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而這些國家級駭客多半來自對岸中國,他們將台灣當作試煉場,成功後再進軍美國、日本、東南亞等國家。洪偉淦說:「台灣常有一手情資、樣本,是適合發展國防資安防禦的國家,只是美國人、甚至是全世界都不知道。」  資安新創公司奧義智慧的創辦人吳明蔚也說:「台灣不可能拚得過傳統的軍備競賽,因為大國只要願意花錢、用人就贏定,甚至軍備投資是你10倍,怎樣也打不贏,但台灣可以投資在不對稱的東西上,縱使你有10倍的人,但我寫的程式就是比你厲害。」  蔡英文就職後,把國防自主的許諾加速付諸行動,從3項指標看到蔡的決心。第1項指標是空軍高級教練機。亞洲航空董事長盧天麟表示,本來軍方已準備要向義大利採購,由漢翔擔任部分組裝,但這個幾乎木已成舟的外購案,在蔡英文上任後立即予以否決,將外購規畫轉為由漢翔自研自製,這個翻盤救了即將凋零殆盡的國內航太研發能量。  空軍高教機案翻盤自製 航太業進補     第2項指標是潛艦的自研自製案。目前潛艦由台船領頭,研發低調穩定地進行。今年4月已進入關鍵的細部設計階段,美方同意潛艦技術移轉的行銷許可,更讓潛艦研發風險大為降低。 第3項指標是強化中科院的角色。在決定外購或內購時,中科院成為國防自主的把關者。透過中科院與軍方間的連結,軍方不僅可了解現時所需,而且也能掌握未來前瞻的戰力發展。此外,中科院與產業的連結,除可擴大研製能量外,更可引領民間產業升級。特別的是,明年中科院的預算更是創新高,未來將扮演台灣發展國防產業領頭羊的角色。  近期,政府透過國安、國防與財經團隊的對外溝通說明,許多外商了解到台灣在政策上的轉變與國防自主的新商機。台船董事長鄭文隆證實,美國國防企業AMS Group曾在5月拜訪台船,鄭文隆說:「AMS是一家系統整合與後勤服務的專業公司,若要製造軍艦,就需整合許多操控和作戰系統,未來不排除用技轉方式與台船合作,台船得到技術,互惠雙贏。」  國防產業可牽動周邊支援產業的共同發展,像是造艦產業與鋼鐵業、航太產業與精密機械業,好比今年4月由漢翔主導組成的「台灣航太A-Team 4.0聯盟」,就是整合國內生產製造、機械設備、原物料及物流運輸等產業,採同業分工、異業結盟方式,強化供應鏈體系。在未來,資安產業的擴散效應也將更為多元。  行動資安公司捷而思董事長吳建東建議,以色列資安年產值超過25億美元,每年創造超過百家的新創企業,台灣也應該學習以色列的作法,培養更多的資安自主廠商;不僅可以分散長期仰賴特定幾家資安公司所可能造成的風險,同時也能培養出更多優秀的資安廠商以振興國防產業。   航太、造艦、資安是國防自主三大重點產業。(圖/翻攝自總統府) 台船爭取外商技轉機會創造雙贏   過去,封閉的國防產業環境內,政府的軍購案容易受到仲介或關說所影響,但這個惡習現在幾乎已被完全翻盤。《振興國防產業條例》是民進黨在野期間即已草擬的法案,是將《國防法》裡國防自主予以體制化。一方面,拉高外購門檻,營造國內業者轉向投資國防產業的動機;另一方面,促進跨界、跨國合作,鼓勵業者與學界、外商在研發上的合作,以鼓勵產業升級的路線,開拓國內業者走向國際市場的道路。  雖然該條例仍未完成立法,但許多作為皆已啟動。例如,透過南向政策,許多國防產業正與東南亞國家展開低敏感度的軍民通用科技合作。這次,國防自主真的啟航了,外銷鋁合金高速艇聞名的龍德造船、接下潛艦任務的台船、國內軍用直升機維修大廠亞洲航空、研製空軍高教機的漢翔、資安新創公司奧義智慧等,都將乘著這艘國防自主船,航向遠方,駛向國際。

國防商機政策點火  4檔領頭羊最夯

國防商機政策點火 4檔領頭羊最夯

蔡英文總統上任後特別強調「國機國造」與「國艦國造」兩大政策,經過兩年的規畫與布局,將在未來任期內逐步落實,這也將帶動數千億元商機,國防自主的受惠股也會漸漸感受政府政策作多的氣氛。  「國機國造」政策受惠的領頭羊,當然是曾經製造IDF戰機的漢翔。不過,近兩年該公司股價不漲反跌,曾獲得《華爾街日報》最佳分析師獎的宏遠投顧資深分析師林奕頎表示,現在漢翔相關利空衝擊結束,長期營運轉機開始浮現。  漢翔為國際航太產業第一階廠商(Tier 1),包括美國波音、法國空巴,以及全球前5大航太發動機製造商都是客戶。但過去兩年,漢翔因為美元貶值,F16升級計畫交機延遲,以及發動機上游鍛造零件缺貨,導致相關商機延遲;明年在上述基本面利空結束後,長期營運出現轉機。  漢翔、拓凱 揮別利空長線現轉機   其中,F-16升級的「鳳展」計畫的交機遞延,從過去一年交機4架,近期將跳升至24年架,這將逐漸填補漢翔之前的營運缺口;此外,民航發動機上游零件缺料的狀況也獲得解決,將讓公司未來出貨攀升。而「國機國造」新式高教機總預算達686億元,也將於2026年前全數交機;交機後,後續的長期維修商機將超過千億元,將有利於強化漢翔的長期展望。法人預估,漢翔股價經過兩年修正3成後,近期股價已經落底,未來有機會逐漸回升。  除了漢翔掌握航太與國防商機外,下游的拓凱、豐達科等航太零組件廠商,公司都有擴廠計畫,商機潛力也值得注意。投資家研究總監孫慶龍指出,拓凱是以生產碳纖維網球拍起家,隨著1995年董事會決議併購美國西雅圖CSC航太生產公司之後,便開始切入到航太領域,初期是以美國軍方為最大客戶,其代表產品就是美國陸軍與海軍都有配置的黑鷹直升機、美國總統座機S-92等,都有拓凱的產品。 為了提高航太產品訂單爭取的能量,主要擴大與航太客戶Honda Jet在商務飛機的合作;由於日本Honda Jet歷經長達20年的研發,終於在2016年通過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的認證,並在相繼取得歐洲航空安全局、加拿大運輸局等國的認證之後,開始正式進入到全球銷售的商業階段。而Honda Jet每架售價約500萬美元,相較於一般私人商務機價格至少1600萬美元起跳,物美價廉競爭力強,目前全球已經累積銷售達84架,還持續快速成長中,這也將帶動拓凱航太相關商機的成長。  豐達科、台船 站上長期成長軌道   此外,也是航太零組件重要的指標公司豐達科,8月營收為2.02億元,創歷史新高,營收年增25%以上。從豐達科的資本支出與產能規畫中,孫慶龍強調,豐達科正站在長線成長的軌跡上,2016年該公司資本支出高達14.36億元,占股本比率達273%的規模,以今年營收開始創新高的現象來看,豐達科2019年營運也將會逐漸起飛。  在國防商機中,「國艦國造」的主要受惠公司就是台船。由於台船是台灣造船業的龍頭,過去國際造船商機衰退,讓台船營運虧損,在公司進行減資再私募增資下,財務轉趨健全。資深分析師周代運指出,台船可受惠離岸風電海事工程站相關的特殊工作船商機,包括勘查船、挖泥船、駁船、拋石船、拖船、交通船、安錨船的製造,未來還有國艦國造的相關商機,明年轉虧為盈的態勢明顯;因此股價將反映國艦國造相關商機的利多加持下,未來營運攀升,股價也可望穩健向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