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跨界藥局決戰高齡市場

台灣藥局家數已經和便利商店不相上下, 國內超市龍頭全聯仍大動作宣布加入健保藥局市場; 關鍵在於台灣正走向高齡化社會, 政府若能善用藥師的影響力、擴大藥局功能, 不僅能減少醫療資源浪費,更能直接造福民眾。

跨界藥局決戰高齡市場

跨界藥局決戰高齡市場

國內超市龍頭全聯董事長林敏雄日前霸氣宣布,將與大統生技合資成立藥安康公司,進軍健保藥局事業,在過去相對經營保守的連鎖藥局市場中,投下一枚震撼彈。  5月才併購躍獅藥局的盛弘醫藥董事長楊弘仁直言,超市龍頭的加入可以加速藥局產業進入併購、整合階段,讓台灣的藥局邁向大型化、連鎖化,「我估計5年內就會看到這個浪潮。」一場整併潮似乎正在蠢蠢欲動。  全聯已經在新北市開設了第一家健保藥局,銷售成藥、保健品和處方箋藥;其他零售業如家樂福和躍獅、大樹、信東等公司合設藥局,全家便利商店也與大樹藥局合作。但由於全聯據點數高達九百多家,分店遍布全台和離島,加上過去全聯透過併購快速擴張、橫掃市場的戰績亮眼,迫使藥局同業高度警覺。  林敏雄強調,「這是超市服務的自然延伸,我在美加地區逛超市,看到藥局在超市內形成店中店的概念。」但背後更大的關鍵在於,今年3月底,台灣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率超過14%,正式進入高齡社會,對於藥局的需求將愈來愈大。  根據衛福部健保署統計,台灣65歲以上的銀髮族,3分之2患有一種以上的慢性病,兩種或以上的則超過3分之1,用藥安全需要由專業人士把關、衛教需求急迫,高齡照護更是當務之急,而藥局正是第一線與消費者接觸的平台系統。  高齡社會來臨 藥局是健康把關平台   健保署長李伯璋認為藥師可以協助醫師, 提供病患衛教資訊。(圖/吳尚哲攝) 健保署長李伯璋在接受本刊專訪時指出,在高齡化的社會下,慢性病的病人需要衛教,但醫師的時間有限,醫院內的藥局也很忙碌,這時藥師就可以提供協助;他認為,未來藥局應對服用藥物的病患給予指導,對於尚未得病的民眾則宣導知識,針對潛在慢性病人給予鼓勵計畫,避免得病,但如果是到吃藥地步,就希望藥局藥師給予民眾指導,這是魚幫水水幫魚。  李伯璋強調,醫院有藥局藥師,但是薪水不便宜,現在需求大,也不容易找到藥師,這是現實問題。診所內如果設置藥局(調劑室),也會遇到同樣的難題,但如果和社區藥局合作,就不必自聘藥師,也不用備那麼多藥。 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古博仁也說,藥局家數和便利商店不相上下,政府應該善加利用這項優勢,就近發揮功能,例如送藥到府、提供藥物諮詢等。例如,有些病患食欲不振,可能只是藥物問題,並非病情起了變化;經過藥師判別後,改藥即可,不必再度就醫,這樣就能減少醫療資源的浪費。  人口結構變化的需求帶動市場商機,不僅是台灣,美、日等先進國家的藥局也正不斷擴大規模。美國百年企業奇異公司6月底被踢出道瓊工業指數成分股,取而代之的是美國最大連鎖藥局沃博聯(Walgreens Boots Alliance),讓人對藥妝勢力的崛起不能輕忽。   美、日經驗可供借鏡 藥妝店數增加但走向大型寡占  去年12月,沃博聯斥資約4億美元,收購中國最大零售醫藥業者─國大藥房4成股權,希望藉此在亞洲藥局市場占有一席之地。2017年底,全美最大連鎖藥局CVS Health以690億美元收購美國第3大醫療保險業者安泰(Aetna)公司。顯示,無論是虛擬電商或實體連鎖通路,銷售醫藥品的利益龐大,正引發業界整併的頻頻動作。  再以高齡化最明顯的日本為例,日本在高齡少子化的趨勢下,首相安倍晉三振興日本的主題之一是「延長國民的健康壽命」,希望身體輕度不適的人能自我療癒,使得促進健康、預防疾病與支援生活的市場和產業看好,藥妝店愈來愈受到重視。 日本藥妝店的店數逐年成長,2016年度將近1萬9千家,但企業數卻逐年減少,不到450家,寡占化的現象明顯,2015年日本連鎖率為55%,去年成長至63%。 日本連鎖藥妝店協會指出,2017年度所有藥妝店的營業額達到6.85兆日圓,比前一年度增加5.5%,年增率高於便利商店的1.8%。而藥妝店傳統的獲利策略則是,靠低利的日常用品或食品吸引顧客上門,再銷售毛利高的醫藥品和化妝品。分析師指出,醫藥品的毛利約3到4成,食品約1到2成;但近年來消費趨向低迷,於是業者加入藥品調劑服務來集客。  長期研究健康產業的資策會數位轉型研究所資深分析師黃毓瑩表示,藥妝店或是調劑藥局相互交叉併購,反映消費者對於一站式消費滿足的需求;最常採取的方法就是擴大規模、提高自己議價的優勢,也因此日本大型藥妝店的併購攻勢不斷。例如Welcia併購CFS公司後,2016年度營業額躍升為日本第一。 目前日本10大藥妝店占了6成市場,Welcia控股公司會長水野秀晴認為,以後寡占化的速度會加快,要保持領先,就必須把重點放在調劑藥局上,藉此獲取當地居民的信賴。目前,該公司藥妝店附設調劑藥局的比率已高達7成。 水野秀晴直言,藥妝店的競爭對手不是同業,而是便利商店。Welcia24小時營業的店家,在2017年11月底達到121家,未來計畫每年增加一百家。此外,一些店面還開放一小塊區域,讓高齡者免費在這裡休息;東京都內一些店面,店內有提款機,還有熱騰騰的便當、剛煮好的咖啡,保特瓶裝飲料售價不到一百日圓,這樣的光景已經讓人不知道應該說它是藥妝店,還是便利商店、量販店或超市了;換句話說,零售業不同業態的藩籬正逐漸打破。  從美、日經驗看台灣,似乎也有類似的軌跡。李伯璋以全聯為例,認為消費者去買菜就能順便領處方箋的藥,一次做2件事,很方便,「這是社區型藥局的概念,很值得支持。」但他也不諱言,市場機制可能會出現整併潮。   醫藥通路啟動規模戰 小型藥局更要懂得搏感情  楊弘仁直言,首當其衝的將是小型、單點藥局,好比2大便利超商競爭的結果,雖然會分出第1名與第2名;但是2大系統都活得很好,反而是傳統柑仔店受到的衝擊最大。古博仁也認為,競爭未必不好,因為競爭過程中,各家藥局一定會展現自己最大的優點,受惠最多的一定是民眾。 儘管大型業者來勢洶洶,小型業者或單獨經營的社區藥局,也並非毫無勝算,重點在於是否努力善用自己的優勢,推出特色,並且做出差異化。從顧客的需求思考才是王道,只有4家連鎖店的松藥局,「藥餐包」即是一例。 服用過多種藥物的人都知道,從醫院看完病領藥回來,每一包藥袋上雖然清楚寫著服用法和副作用等資訊,但吃藥是一大工程,因為飯前飯後、1天2次3次,都讓病人,尤其是獨居老人常望藥興嘆。宏陽健康事業公司總經理黃松共解釋,松藥局會提供藥物分裝的服務,病患1餐吃1包就對了,藉此避免吃錯藥;藥包上還有QR Code,可以看到內容物的成分。 日本也有許多貼心的服務,例如茨城縣常總市一家藥局,推出免下車領藥的服務,顧客開車到藥局建築物前方遞上處方箋,再把車開到建築物後方領藥即可,顧客不必下車。會採取這種作法的原因是,藥局發現一些精神科的患者很難安靜地等待,家屬也會在意旁人的眼光,在車上等待就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  黃毓瑩指出,3年前日本開始推動健康藥局和家庭藥局,透過民眾購買非處方藥品、預防接種疫苗、健康檢查所花費的費用,作為下一年度個人所得稅的扣除額,積極推動在地養老概念,也能減少政府醫療費用支出。此舉可以讓藥局地位大幅提升,對於老年化社會的台灣,值得借鏡參考。

林敏雄跨足藥局生意的三重算計

林敏雄跨足藥局生意的三重算計

國內超市龍頭廠全聯挾著全台930家通路優勢,搶進1年1700億元處方箋藥局生意,引起業者高度關注。全聯董事長林敏雄在接受本刊專訪時指出,零售通路向來是講求CP值,當CP值愈高,其競爭力愈好,藥局雖可能是門虧本生意,卻能提高全聯CP值,創造出更大價值。 外界解讀,全聯進軍藥局是一個敲門磚,最終目標還是瞄準高齡化下的健康管理事業。 今年5月,全聯在輔仁大學大動作宣布投入藥局市場,成立「藥安康」藥局,由全聯副總盧志山兼任藥安康董事長,今年底設定目標開辦50家藥局;輔大概念店揭幕後,隨即位於桃園的全聯店面也悄悄重新裝潢。 林敏雄強調,這是超市服務的自然延伸,自己在美加地區逛超市,都有看到藥局在裡頭形成店中店概念,所以當初盧志山提案要做藥局時,「我就覺得這個idea(概念)很好,當場就答應。」言下之意,全聯會跨入這個行業,是順應世界趨勢潮流。 戰略一》主打調劑藥品 從偏鄉出發,收編地方藥局 不過,在順應大潮流之餘,全聯也有其獨特的發展策略。林敏雄指出,都會區不見得非常需要藥安康,全聯的布點優先區域會以偏鄉為主,第一階段首選花蓮、台東與桃園。除了桃園已經開業,9月初將會開設第1家花蓮門市,並導入遠距醫療實驗示範性計畫,透過藥安康與合作醫療機構連線,醫師遠距看診完後立刻開藥,藥安康藥師經由系統拿到處方箋配藥。 零售業選點原則向來是往人口稠密區插旗,全聯反其道而行,自有其經驗基礎。林敏雄解釋,全聯在離島地區(澎湖與金門)共計4間店,合計1年營收超過10億元,光是金門2家店就貢獻4億元,穩坐全聯店王寶座。全聯在偏鄉的優勢地位,加上地方醫療資源多半不如大城市,一旦藥安康進駐後,可以預期對全聯零售的加乘效應更大。 藥局業者觀察,全聯據點逾900家,比起大型量販店的家樂福、大潤發與Costco,或是超市形態的頂好、Jason等密度比其他同業來得高,等於是深入偏鄉;而都會區藥局早已遍地開花戰況激烈,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全聯不急於在都會區開藥局。 林敏雄特別提到,社區藥局是民眾健康照護不可或缺的一環,雖然全聯開辦藥局,「但是我們沒有想要去傷害誰。」未來藥安康將開放結盟,希望讓各地社區藥局加入全聯,藉此採購成本下降,提升藥局的獲利能力,「大家共同把餅做大,形成正向循環,也可以協助政府落實醫藥分業的政策目的。」 戰略二》搶占嬰幼兒奶粉市場 瞄準65億元大商機 有業者分析,全聯跨足藥局其實是一箭雙鵰,跨足藥局在長線來看,可以深化在地優勢,發展藥品市場,短線更是要瞄準嬰幼兒奶粉市場。 根據模範市調公司(Kantar Worldpanel)調查,2016年台灣整體嬰幼兒奶粉市場約達65億元;其中,藥局與嬰幼兒專賣店掌握全台8成銷售通路。 林敏雄說,原本嬰兒奶粉在全聯銷售第一,不過這幾年藥局開始賣起奶粉後,「全聯被吃掉7、8成,」有些藥局甚至賠本在賣也沒關係,目的就是要促使媽媽們養成到藥局買奶粉的習慣,創造集客率。 盧志山補充,「過去我跟董事長(林敏雄)在聊,連鎖藥局藥師都很忙,他們忙著賣奶粉、尿布,但這不是藥師專業,是零售的專業,全聯有零售通路,我們的藥師就不需要去賣這些,時間有了,就可以回到藥品本身。」 不過,1家不願具名的大型連鎖藥局業者指出,民眾會到藥局購買奶粉,是因為並非每位嬰兒對於奶粉適應很好,有時候媽媽遇到小孩喝奶粉拉肚子,找不到人諮詢,這時候藥師會給予建議,也是藥局賣奶粉的優勢之一。 戰略三》進攻營養處方市場 生鮮部門食材做後盾 從長遠的發展來看,在高齡化的趨勢下,全聯跨足藥局,林敏雄未來將進軍「營養處方」市場。後續藥安康考慮搭配全聯生鮮部門食材,針對慢性病患推出機能性、功能性便當,為「營養處方」的概念,從藥品諮詢到營養管理串成一條龍服務。 不過,目前全聯對於社區民眾健康狀況一無所悉,也不知潛在客群,因此林敏雄已指示訂購血壓計,近期要撒向全台門市,他笑著說,「我在外面如果有看到血壓計,都會自己去量,手一伸進去就可以,很簡單的。」 讓民眾來買菜順便測量血壓,隨著量測民眾數增多,下一步就是建構健康量測平台,血壓、血糖等全部建檔,藉由收集個人健康資訊,長期累積下來成為龐大資料庫,就是每家門市當地民眾健康履歷,更深入了解消費需求。 不過,營養處方的概念,大樹連鎖藥局與全家便利商店雙方合作時,就曾經研議過類似想法,但是馬上面臨執行困難;例如,應該針對哪種慢性病族群、準備多少量等,由於大樹與全家無法掌握充分相關資訊而作罷,未來的競爭關鍵還在於大數據的收集與分析能力。 藥安康的服務延伸出去會是最終目標,希望可以與社區、機構簽約,由藥安康定期提供健康管理與諮詢服務。業務範圍的擴充,代表著藥安康的角色,不僅是藥品諮詢與銷售,而是要進一步延伸到社區照護。 林敏雄一再強調,實體店要與電商區分,最重要的就是服務的溫度,因此,常被問及對於藥安康的財務期望時,「這是服務的延伸,就先不要去想到這個(獲利)了。」 藥安康是全聯進軍健康管理的前哨站,櫃檯前方站者為藥安康董事長盧志山。(圖/吳尚哲攝)

敏盛醫院打造最具議價能力的連鎖藥局

敏盛醫院打造最具議價能力的連鎖藥局

今年5月,敏盛綜合醫院轉投資成立的盛弘醫藥,以小吃大併購躍獅藥局,一舉讓盛弘擠進前3大連鎖藥局,僅次於長青、大樹。盛弘醫藥董事長楊弘仁表示,未來將透過聯合採購平台機制降低購藥成本,同時強化藥師專業角色,後續將發展自有品牌保健品,更規畫把醫藥事業群分拆為獨立子公司。 楊弘仁認為,目前國內藥局就是數量多、高度分散的產業結構,「宛如30年前的柑仔店」;以美國市場來說,平均每1萬人有2.3家藥局服務,反觀,台灣則是每1萬人有4家藥局,造成國內藥局業者很難產生經濟規模。 盛康品牌退位 下一步擬分拆上市櫃 藥局家數太多的負面結果,就是利潤被擠壓,因此這幾年,小型藥局走向策略聯盟或是聯合採購。盛弘醫藥事業群執行長陳美孜說,之前曾有藥師公會來接洽,希望透過盛弘可以取得相對低的藥品採購價,而這個藥師公會背後是來自兩千家藥局的需求。 陳美孜分析,藥廠多半比較重視醫師,因為醫師掌握處方箋,可以自主決定要開什麼藥品,所以藥廠針對醫院或是診所會給予優惠藥價;反之,藥局採購藥品,有時候藥廠連5%都不願意折讓,議價非常強勢。  所以早在6年前,亞洲第一大醫藥物流集團Zuelling裕利買下躍獅藥局後,盛弘開始對併購保持高度興趣,並隨時關注躍獅發展;當裕利打算獲利了結時,盛弘第一時間就提出接手意願。 擴張版圖後,目前盛弘總藥局數已突破百家,旗下自有藥局品牌盛康將會消滅,改以躍獅品牌為主。楊弘仁透露,盛弘醫藥事業群不排除在1、2年內切割出去,全力發展藥局事業。 強化醫療諮詢角色 塑造專業好鄰居形象 楊弘仁認為,目前國內醫藥分業無法落實,原因之一是醫師地位在藥師之上,換言之,首先要想辦法提升藥師地位,而連鎖化、品牌化與系統化,強化藥師在市場力量,才有可能落實醫藥分業政策。 對於自家藥局定位,楊弘仁分析,雖然大家都是連鎖藥局,然而在定位上略有不同;如大樹藥局接近藥妝店概念,新加入的全聯則是從超市角度出發,而盛弘則會依託在醫院體系下發展。 也就是說,盛弘背後代表著敏盛醫院,擁有藥品議價能量,藥價成本相對個體藥局低,有其優勢地位。同時,盛弘收取醫院處方箋多年,手上早已累積龐大數據,可以進一步分析慢性病族群,從中發展自有品牌保健品,從源頭的醫院體系,到下游的藥局生意,盛弘串聯起醫藥供應鏈。 陳美孜說,盛弘藥局主打彌補醫療機構在諮詢能量的不足,畢竟藥局營業時間相當長,民眾遇到疑難雜症可以直接到藥局詢問,不用掛號等醫師,「就好比便利超商一樣的方便」,塑造專業好鄰居形象是盛弘持續發展的路線。 今年內政部宣告,台灣老年人口達到14.5%,每7人中就有1位老人,台灣從「高齡化社會」正式邁入「高齡社會」;國發會估計,2026年台灣老年人口會突破2成,進入「超高齡社會」。 面對國內人口結構老化,陳美孜強調,老年化社會最怕就是長者進入長期照護階段,目前台灣共計15000家長照機構,總床數11萬張,占床率已達75%,再20年就會面臨床數不夠的窘境,因此未來藥局的角色,除了社區照護之外,也必須做到預防醫學,由藥局藥師來宣導,會是最好的效果。

地區藥局搏感情走出自己的特色

地區藥局搏感情走出自己的特色

屋內傳出卡拉OK的聲音震天價響,以為裡面是一群年輕人像開趴一樣唱得嗨翻天。不過推開進門,看到的是20、30位銀髮長輩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身體跟著旋律擺動,雖然少了激情,臉上卻充滿了喜悅。這裡是台中市石岡區萬安活動中心的教室,也是衛福部長照的巷弄照護站。原隆安藥局負責人、同時擔任台中市石岡區萬安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的翁青聖笑說:「這就是我們的好樂迪!」 1位99歲的老阿媽在一旁外籍看護的陪同下,坐在輪椅上和大家同樂。她原本身體硬朗,摔跤之後行動不便,整天以淚洗面,快要得憂鬱症了。翁青聖拉著她走出家裡,否則衰老的情形會愈來愈嚴重。 青年人口嚴重外移 社區藥局成獨門生意 萬安社區發展協會所在的石岡街,1年的車流量,相當於台北市1個路口10分鐘的車流量。放眼望去,對街上最大的招牌,就是原隆安藥局,這也是石岡唯一的藥局,門口放著2台診所前常看到的投幣式電動遊樂設施,翁青聖開玩笑說:「這是我們的麗寶樂園。」不過來玩的人不多,因為小孩很少。之前藥局2樓放滿了奶粉尿布,現在則改放輪椅、枴杖等輔具。 石岡因為是石岡水壩供水區,限制土地使用方式,產業發展受到影響,而且921大地震時受災慘重,工作難尋,以至於人口不斷外移;2008年起,人口即呈現負成長,2017年負成長7%,剩15000人左右。而且本區65歲以上人口占比已將近17%。 營業全年無休 和病患搏感情 馬來語也要會 全台藥局有增無減,但在石岡這樣偏遠的地方,社區藥局只有1家。有人認為它是獨門生意,地位無可取代,但翁青聖說,這裡沒有流動客,很多固定客都是看著他長大的長輩,一定要做好服務,才不辜負他們的期待。 為了因應早起長者的需求,藥局早上7點就開門,晚上10點打烊,而且全年無休,過年期間只提早結束營業。有一次1位顧客要讓自己的孩子在家裡往生,半夜打電話問他能不能提供氧氣筒,他二話不說馬上開門供應,第2天清晨還到東勢添購氧氣,就是希望這個孩子能走得舒服一些。 在原隆安藥局,進來的客人除了長者之外,還有一些外籍人士,包括外籍配偶和看護,藥師也要學會和他們溝通。例如翁青聖會說「1天3次」、「吃飯」等簡單的馬來語,再加上肢體動作或其他語言,以拉近距離、建立信任感,更重要的是提升用藥安全。他曾遇過1位外籍配偶因為先生沒說清楚,而把陰道塞劑吃下肚,這些都要靠藥師細心溝通,並經常宣導衛教知識,才能改善。 尤其在偏鄉,藥師更要積極參與社區活動、深入群眾,才能成功為健康把關。例如一些長輩除了吃西藥,也會吃中藥或廣播電台賣的藥,甚至自製草藥,藥師無法從電腦上的雲端藥歷看到民眾服用的哪些藥,必須搏感情,才能知道病患吃了什麼,是否會影響藥效。此外,有些人患有紅斑性狼瘡等疾病,透過吃藥來抑制免疫力過度旺盛,卻不知苜宿芽會增強免疫力,而為了保健而大吃苜宿芽,結果抵銷了藥效。這些生活上的用藥需知,都有勞社區藥局的藥師協助解惑。 早年台灣一些家庭會有「寄藥包」,裡面有一些緩和發燒、流鼻水、胃痛等症狀的居家常備用藥,使用後才付錢。石岡只有1家診所和衛生所門診,原隆安藥局扮演了類似的角色,也就是小病小痛可以先向藥師諮詢,藉以節省醫療資源,並緩和醫療不足的窘況。 原隆安藥局全年無休服務當地居民,圖為負責人翁青聖。(圖/吳尚哲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