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聯電400天奇襲密謀

《財訊》雙週刊採訪團隊深入福建晉華基地,採訪聯電資深副總陳正坤,聯電開發的DRAM技術準備在晉華試產,這宗兩岸最敏感的技術合作案,細節首次浮上台面。 不僅攸關台灣是否具備研發生產DRAM的技術,更是聯電能否擴大在利基型記憶體市場的關鍵戰役。

聯電400天奇襲密謀

聯電400天奇襲密謀

聯電是全球第3大晶圓代工廠,過去1年,做晶圓代工的聯電,卻跨界和專做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的美國美光公司打起全球訴訟。去年,美光在台灣和美國控告聯電侵害美光營業祕密,在台灣已遭起訴;今年初,聯電在中國福州,控告美光侵害聯電專利,7月時,中國福州中級法院發出訴中禁令,禁止美光部分產品在中國販售。你來我往,互不相讓。 真正的導火線,是2016年聯電和中國記憶體新廠─福建省晉華集成電路公司的一紙文件,指出聯電和晉華協議,是由晉華提供3億美元,替聯電採購研發設備,再按DRAM技術的開發進度支付聯電4億美元,但聯電必須開發出32奈米的DRAM相關製程技術。 福建省晉華集成電路是目前中國三個發展DRAM技術的團隊之一,整個投資案規模超過台幣1500億元。 左右全球DRAM產業的大案 聯電有機會藉此擴大影響力 事實上,2016年4月,經濟部投審會就通過了聯電和晉華的合作案,由聯電在南科研發,再移轉到晉華生產;聯電如果成功,中國將擁有自製DRAM的能力,全球DRAM產業的格局將因此改變,聯電也能藉此擴大在利基型記憶體市場的影響力,此役可謂非常關鍵。 但是現在,與美光的訴訟讓這起合作案變得極為敏感。中國急於取得DRAM的製造能力,合肥睿力、清華紫光和福建晉華三股勢力,都爭相開發DRAM技術。我們好奇,聯電在這場大戰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8月1日,本刊採訪團隊赴福建晉江,直擊正在大興土木的晉華公司,一探聯電機密DRAM生產計畫的虛實。 車子進入晉江,迎面而來的是大批香蕉園,傳統產業才是這裡的主流,轉入一條小路後,右邊赫然出現1棟巨大的晶圓廠;本刊造訪時,晉華的主建築物剛剛完成,警衛室的鐵門都還沒裝上,就連一旁的旗杆都是前幾天裝的。 從外部觀察,晉華已經進入裝機階段,因為,門口不時可看到台灣啟德的搬運車,這家公司正是專為台灣晶圓廠搬運設備的搬運商;這代表,這座廠不是空殼子,已經在為生產做準備。 另一跡象是,矽品在晉華對面,也圈下1塊44000坪的土地,趕工興建封測廠,很明顯的,矽品要趕在晉華一開始生產記憶體時,就拿下相關的記憶體封測商機。 矽品在福建晉華總部對面正拿下4萬坪土地,趕工興建封測廠,急著布局晉華未來的記憶體封測商機。 問題是,聯電真能設計出DRAM技術嗎?本刊記者多次要透過聯電約訪關鍵人物,聯電資深副總經理陳正坤,但被拒絕,他也是現在福建晉華的總經理。 這天中午,我們在晉華門口「堵」到了陳正坤。 陳正坤是台灣瑞晶前總經理,他經營台灣瑞晶時,這家公司是台灣最賺錢的DRAM廠,當時,每天下午5點,他就帶著年輕的工程師在廠區裡跑步,這是他激勵團隊的方式。 本刊在晉華採訪到聯電資深副總陳正坤,他目前也兼任晉華總經理。 關鍵人物陳正坤現身》晉華準備試產,趕工布建產能 「陳總,來這裡還跑嗎?」本刊記者問陳正坤,跟著他走進晉華的大樓門廳,「快要開始了」陳正坤笑,我們走進晉華的大門,門廳裡晉華的標誌才剛剛貼上,陳正坤說「這裡的規模應該有瑞晶的3到5倍」。規畫是,要讓產能先到位,只要試產沒問題,隨時就能進入量產!但,聯電做DRAM良率如何?陳正坤低調回應,「我們已經有良率」,意思是,已經能成功製造產品,只待進一步修正,提高良率。聯電DRAM量產,在技術上已有重大突破。 陳正坤透露,聯電研發DRAM的研發生產線早已在台灣南科運轉,聯電調集200-300名研發工程師進行實驗,「我們做研發,兢兢業業,不敢鬆懈!」他自信地說。 外傳聯電擁有晉華股份,問到這裡,陳正坤急忙否認,「這裡都是福建的」,陳正坤雖然掛晉華總經理,但他其實是從聯電借調到晉華,提供晶圓廠設計服務,讓聯電設計出的DRAM技術,能搭配適當的生產設備生產。而且,蓋廠要負擔沉重的成本,根據《紐約時報》報導,這座廠要價57億美元。只設計,不投資,對聯電目前的財務狀況來說,負擔才不會太沉重。 福建有可能成為中國第1個量產DRAM的地方,問題是,台灣過去也從沒在DRAM上取得自主開發的技術,怎麼突然在1年半時間,研發出自主的量產技術? 本刊採訪多位半導體產業人士,得到的結論是,記憶體設計和製造其實不像外界想得那麼困難,「但繞過3家大廠的專利保護網才困難。」過去,DRAM生產比的是速度,誰能用半導體微縮技術,開發出新一代的記憶體,就能在同樣一片晶圓上,生產出更多、成本更低的記憶體,而且更省電,因此,在製程競賽中落後的廠商,就會因為缺乏成本競爭力被迫退出賽局。但近幾年,由於半導體微縮製程已近物理極限,記憶體線路微縮的速度也在放緩,這一點對新加入競爭的廠商有利。 試圖繞過3家大廠專利保護網》晉華給聯電極大優惠,雙方各擁技術權 根據本刊調查,目前聯電高層認為,DRAM技術裡,device(器件)的設計,相當於邏輯製程的65奈米,「這對我們很簡單」,真正難的是module(模組)的設計,「大約是14奈米製程,比較難,關卡在module技術。」 聯電已建立起DRAM研發能力,並規畫出不只一個世代的產品,雖然第一代從較成熟的35奈米開始,但未來有能力自己研發出使用1X製程的產品。「DRAM微縮的速度在放慢,」一位業界人士觀察,聯電如果能從25奈米切入,就能做出各式各樣的嵌入式產品,擁有巨大的商業價值,「但聯電對做一般DRAM沒有興趣,是為了發展代工用的嵌入式記憶體技術才加入合作案。」 關鍵在於,聯電現在改變策略,要專注發展與台積電不一樣的製程和服務,嵌入式系統用的記憶體技術對聯電未來發展十分重要,這項技術可以用在資料中心、高速運算、物聯網等領域,台積電也積極投入研發。 投入DRAM的另一個關鍵是,晉華給了聯電極為優惠的條件。 福建晉華拿出3億美元資金,替聯電買專用設備,放在南科聯電12A廠做研發,如果做出這項技術,晉華還會再按進度,拿出4億美元給聯電,最重要的是,聯電將和晉華共同擁有這項技術的所有權。為了把技術留在台灣,聯電因此把研發基地設在南科。這項技術合作案也通過投審會審查。 晉華和聯電合作,其中最重要的限制條件則是,「不能授權中國其他省分使用這項技術;但中國之外,聯電能自由使用這項技術」。聯電等於不用付錢,就有機會取得記憶體技術。 這項計畫早已布局多年,在馬政府時代,曾有兩岸共同研發DRAM技術的構想,中國方面也一直積極在全世界找合作對象。當初福建省有意與爾必達前執行長阪本幸雄合作,聯電原本只是想在阪本幸雄的旁邊蓋廠,共同採購設備,降低成本。 阪本幸雄最後「劈腿」,改與合肥合作,「新娘」跑了,福建官方就找上「媒人」,與聯電商議,「不如由聯電來做」,整個計畫前後布局至少4、5年。聯電是意外參與這個計畫。 過去幾年,大部分人只注意到晶圓代工之王─台積電的動向,卻沒注意,聯電開始把過去累積的半導體技術實力,拿到新的市場上「變現」。聯電如果成功,中國和台灣將有自製DRAM的能力,惟聯電的新策略能否成功,除了攻克技術難關,能不能打贏法律戰,才是接下來最重要的關鍵。 聯電把DRAM技術設計中心放在南科12A廠,圖為設計中心所在大樓。(圖/資料室)

聯電定位大翻轉  不追第一追獲利

聯電定位大翻轉  不追第一追獲利

「不再投資12奈米以下的先進製程!」這是去年7月,聯電採用共同總經理制後,新接任的王石和簡山傑隨即做了這個極為大膽的決定,宣告聯電開始進行一連串的改革,要扭轉過去18年聯電的競爭劣勢。 這個宣布在全球半導體產業引起軒然大波,外資分析師看法兩極,摩根士丹利分析師詹家鴻在七月分報告中認為,聯電是「把錢花在正確的地方」,上調聯電的投資評等;UBS(瑞銀集團)也給予買進評等;花旗證券則持續質疑聯電在28奈米的競爭力,給予賣出評等。許多分析師的疑問是,「不投資先進製程,聯電還會成長嗎?」當中芯、格羅方卓、英特爾都不敢對投資先進製程說不,聯電竟然開了第一槍。 聯電董事長洪嘉聰的這項決定,卻是企業經營策略裡,一個很有意思的案例。《財訊》透過正式發言管道,取得共同總經理王石的看法,他上任這400天內,聯電幾乎是「換了一個腦袋」,追求成長的策略已和過去不同;聯電放棄一塊眾人都看到,實際上未必吃得到的市場,承認自己的弱點,卻可能打開全新的機會。 (圖左,簡山傑/ 攝影組;圖右,王石/取自官網) 王石曾是美商Trident(泰鼎微電子)的副總經理,在他任內,這家做繪圖晶片的公司在他重新定位後,從一度奄奄一息,最後市值增加20億美元。他2008年加入美國聯電後發現,聯電之所以持續在市場上輸給台積電,不在於企圖心,而是策略需要調整。 「18年都是不斷追趕的策略。」王石分析,2000年時,聯電選擇和IBM合作研發銅製程,台積電選擇自行研發,從此讓聯電在先進製程上處於落後狀況。 聯電換了一個腦袋 王石公開400天密謀計畫 「聯電的客戶群縮小,但先進製程每個世代,產能的投資成本愈來愈高。」他分析。如果把聯電和台積電比喻成戰艦。在先進製程的戰爭中,聯電這條戰艦愈來愈小,台積電愈來愈大。過去18年,每當台積電這條大船換上口徑更大的大炮,聯電也努力要做同樣的事,期待靠技術領先,擴大規模;但18年過去了,這件事卻一直沒有發生。 追趕策略讓聯電長期處於劣勢。「一旦客戶群變小,技術和資源就變少,你持續投入,但是推出的時間會比人家晚。」經常出現的狀況是,聯電趕上台積電最新製程時,這項新製程也過了價格最高的黃金時期,開始降價;同樣投入先進製程,聯電就要花更多時間,才能把投資在研發和建置產能的錢收回來。 就以28奈米為例,這是當前晶圓代工產業最賺錢的服務,聯電是少數緊追在台積電之後開發出28奈米製程的公司;但只要聯電一追上,台積電的28奈米就改版,「每次改版,客戶就會改用新製程,」聯電只好再投資一次,台積電光是用這個方式,就已經「累死對手」。 「我們到了不能不改變的時候。」王石直言,一個最明顯的指標是,由於過去的過度投資,聯電必須要維持產能利用率高達9成以上,才能夠賺錢,「我們的EPS(每股稅後純益)是用力擰毛巾擠出來的,」他認為,「以前我們是用犧牲獲利,來換取營收成長。」 「但不繼續追趕先進製程,是不是對的決定?」為了回答這個問題,王石在公司內部已經追蹤了好幾年;他發現,破解台積電「累死對手」策略的關鍵,是用理性和紀律,扎實地建立聯電在市場上的影響力和財務紀律。 他把聯電的目標,從追求成為市場老大,變成追求投資報酬率(ROI),「ROI是我們決策的重要指標。」上任後,他第一步先從改善財務體質,改善自由現金流開始,不再跟進投資7奈米等技術後,過去幾季,聯電累積現金的速度變快了,甚至有錢可以買庫藏股。 接著,他嚴格要求每項投資,都要符合投資報酬率的要求,不符合就砍掉。「投資技術研發相對便宜,我們在12、14奈米的研發還會繼續。」他分析,貴的是建置產能,12、14奈米的產能建置相對就少,「要不要擴建,我會依ROI狀況嚴格控制。」 追求投資報酬率 不一定要是市場老大 如果現金流改善,聯電會再投入7奈米技術嗎?王石堅定地表示,「不做!」因為他算過,聯電的規模,做七奈米沒有效益,中芯、格羅方德,背後有中國政府和阿布達比的資金支持,聯電沒有富爸爸,繼續追先進製程並不理性。 但是,不參與先進製程競爭,未來聯電該如何成長?王石的選擇,是回過頭來,把資源投在聯電擅長的市場上,把規模比他更小的公司擠出去! 王石分析,現在全球晶圓代工的市場規模約為600到700億美元,最先進的製程佔去其中100多億美元市場,像FINFET的市場年成長率達29%。但較為成熟的製程,市場規模也有500億美元,這500億美元市場,每年仍在緩慢成長,「未來也會到600億美元。」 他發現,在這個市場裡,聯電的優勢就很明顯了,「聯電的研發資金,比其他所有經營成熟製程的公司加起來還多!」像世界先進等公司不靠先進製程,還是照樣賺錢,聯電擁有的12奈米技術,勝過許多競爭者,這都是聯電的優勢。 但過去聯電都忽略了這個大市場,「聯電在這裡(指12奈米以上的製程市場),全球市占率也只有9.1%。」聯電現有的營收規模約為50億美元,如果市占率能從9%成長為15%,聯電的營收就會變成82億美元,等於還有6成的成長空間。 同一時間,中芯等對手還忙著爭奪先進製程,會排擠他們對成熟製程的投資,聯電便有機會成為這個池子裡的大魚。 瞄準先進製程 爭取具戰略價值客戶為目標 「聯電要在成熟製程做出影響力。」這是洪嘉聰的盤算,例如,聯電宣布併購日本三重縣富士通的12吋廠,併購之後,全世界90、65和40奈米的產能,聯電擁有22%。買下這個廠後,聯電在12奈米以上製程的全球市占率就會突破10%。 換句話說,未來全世界電子公司需要這些半導體技術,就必須把聯電當成重要的合作夥伴,聯電因此可以擁有更穩定的客戶關係,改善投資回報率。 當別人只看到傳統製程微縮的商機時,王石卻認為,下一步,還可以在現有的邏輯製程上,加上耐高電壓的製程、加上嵌入式記憶體的技術,就像堆積木一樣,每增加一項新技術,產品的價值就會提高。近期八吋晶圓廠的產能供不應求,就是因為有很多成熟製程的新應用出現。 「這個領域不缺成長題材。」王石說明,「嵌入式記憶體,RF-SOI等技術,聯電都有機會。」 王石在內部開會時,反覆在內部盤點「決勝點在哪裡,如何贏(Where to play , How to win)。」這一次,聯電不是只要技術領先,而是每花1塊錢,都要把每一步想清楚,這筆投資能爭到什麼樣的市場,拿下哪些有戰略價值的客戶。 未來投資人要如何看待聯電?王石分析,過去幾季,聯電手上現金累積的速度變快,對抗景氣逆風的能力變強,「有現金在手上,能做的事很多」,像聯電已經開始買庫藏股註銷,獲利配發的比率也在提高。 「中長期要看EPS的改善。」王石說,聯電從明年下半年起,折舊的成本會開始下降,聯電手上的資金會更加充沛,王石和簡山傑上任後的改革,有機會讓聯電走出失落的18年,重啟成長。

啟動A股上市  中國聯家軍的完美精算

啟動A股上市  中國聯家軍的完美精算

7月底,《財訊》採訪團隊走進聯電位於蘇州和艦的廠區,採訪和艦副董事長尤朝生,他是聯電在中國市場最重要的操盤手。「你是什麼時候到和艦的呢?」也許是和艦案留下的影響,停了2秒尤朝生才說,「我是2003年來的。」他把十五年的青春,都留在這裡。 今年,聯電宣布將把大陸重要子公司,包括蘇州和艦、廈門聯芯及做IC設計服務的山東聯暻,申請在中國上市。但這一天,足足比尤朝生預期還晚了14年。 「和艦是2001年11月動土,2003年5月試產,2003年只做了2200萬美元營收,但是2004年就把前3年的投資全賺回來了!」尤朝生說,2004年時,和艦就曾想要到新加坡去掛牌。 這一步,晚了14年! 2004年,和艦就想赴新加坡掛牌 但是,2005年接著發生了和艦案,聯電被指偷跑赴中國投資,2008年金融海嘯又帶來市場壓力,再加上投資者資金出場的需求,讓和艦經營團隊必須同時處理來自公司客戶、主要投資者和台灣主管機關的巨大壓力。 「我們原本有4個基石投資者,包括日本軟銀旗下的SAIF、AIG、日本大和證券投資部,以及怡和創投。」尤朝生說,這些投資者在2002年投資和艦,2005年遇上和艦案,7年後有意出場,卻遇上金融海嘯;於是由聯電出資,分批買回股東手上的股票,同時和台灣主管機關研議,如何以合法的程序將和艦以併購方式併入聯電。2009年,台灣相關法規終於出台,和艦最終以合法程序重回聯電,至今年6月,聯電持有和艦96%股份。 目前聯電在大陸最重要的2個廠,除了蘇州和艦,還有位於廈門的聯芯,和艦是舊有的8吋廠,聯芯則是前年才投產的12吋廠,尤朝生則是這2家晶圓廠的主管。 尤朝生表示,和艦是8吋廠,原本外界對8吋廠的前景有疑慮,但2013年開始,新應用的出現,讓和艦營收獲利逐步走高。和艦去年創下成立以來獲利新高,獲利7億台幣。 目前和艦擁有8吋所有製程,但產能供不應求。(圖/潘重安攝) 和艦練好功夫,但缺規模 透過上市提升產能及競爭力 他分析,和艦現在的問題是產能不足,「這2年都是滿載,連新客戶要來試產,都沒有辦法。」和艦原本規畫的產能是6萬片,現在卻裝了65000片的產能,生意太好,和艦還去買12吋廠用的曝光機,改造後生產8吋晶圓。 「8吋晶圓廠能做的製程,我都有。」尤朝生透露,和艦的功夫練好了,但缺規模,上市的目的之一,是讓和艦從65000片擴張到77000片,擴張業務規模。 反觀聯芯,根據聯電年報,廈門聯芯去年虧損59億台幣。尤朝生說,不是因為沒有生意,而是因為還沒到經濟規模。「目前聯芯產能利用率有8成」,但是廈門廠投了30億美元,以6年折舊計算,一年折舊成本就要5億美元,如果規模太小,就算滿載也無法負擔高額折舊,產能擴大後,就有機會攤平。 聯芯第一階段規畫2500的生產規模,目前只有16000、17000片,等於工廠裡,水電成本都投下去了,卻只有6成的產出,「一定要盡快達到25000的規模」,採訪團隊站在廈門聯芯廠外觀察,現場仍不斷在招工。 尤朝生分析,12吋廠和8吋廠不一樣,12吋廠的生產成本更貴,「一定要攻大客戶。」目前聯芯以生產手機用處理器晶片為主,尤朝生表示,目前也在考慮讓聯芯採用22奈米技術生產,才更有競爭力,「但就算要用,也要通過投審會的審查。」 不過,聯電過去擅長財務操作,公司拆拆併併,聯電是否又打算再做一次財務工程,再大玩合資遊戲? 尤朝生表示,這幾年,聯電已經少用合資方式經營公司,「以前聯電有幾個合資,後來不是全資控制,要不然就是拆夥。」他分析,像新加坡原本是合資,後來也改成獨資,「地方政府或財務投資者,資金不可能長期在你這裡,新加坡政府想把錢活化,扶植生技,錢還是要出來的。」他認為,靠合資取得客戶跟產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跟AMD、英飛凌的合資也是,「彼此的看法不太一樣,一定是股權大的人說話,如果他想要的東西我給不了,最後只會分。」聯芯目前是和當地政府合資,「這是因為台灣法規要求要合資。」目前聯電占大股,擁有五成股權。 和艦副董事長尤朝生也是廈門聯芯主管,採訪中,他解釋廈門高科技鏈的發展現況。(圖/潘重安攝) 不再玩財務操作遊戲? 聯電在中國的新機會,也是風險 近年來,聯電一直是申請赴中國投資金額最高的公司,現在又急需資金擴張,因此決1股上市。尤朝生坦言,「明年聯電還會對和艦注資2億美元充實資本,之後就應不需母公司金援,廈門聯芯的資本支出,今年則是38億人民幣。」現在聯電母公司對現金如何運用精打細算,如果在大陸上市,可以就近籌資,提高手上資金的運用效率。 和艦18年的中國發展經驗,就像一條船,始終在兩岸之間擺盪,苦等上岸的一天。 在中國,他們做得再好,很難擁有內資待遇,和艦和中芯的待遇,不會一樣。在台灣,任何往中國市場投資的資金和技術,也都要受到嚴格審查。兩岸主管機關的態度,是聯電在中國發展的機會,也是風險。

聯電站穩年線  多頭續航力總體檢

聯電站穩年線  多頭續航力總體檢

相對於過去十年的安靜,聯電近來相當熱鬧,與美光的專利訴訟案在美中開打;還有經營策略調整,決定不再追趕台積電,將資本支出用於成熟製程的改善;6月份調漲代工價格;宣布和艦赴中國A股上市;以台幣約160億元收購日本三重富士通半導體(MIFS)。上述每個動作都左右股價,投資人該如何評估呢? 先談專利訴訟,聯電與美光在美、中互控侵權,雖然聯電在中國請求假處分成功,部分美光產品在中國禁售,但是也被美光在台灣和美國控告「竊取商業機密」,這種侵權案會拖很久,不易估計財務上的影響,只能當做一個不確定因素。 聯電與中國關係拉近 調整資本支出 主攻12奈米以上製程 不過,在美中貿易戰的背景下,聯電與美光訴訟,加上和艦要到A股掛牌,聯電又與福建晉華合作記憶體,可以看出聯電傾向與中國較為緊密合作。簡單說,中國市場需求對聯電有利;美國對專利的管制愈嚴格,聯電相關的法律風險在歐美相對大一些。 其次,聯電調整資本支出的配置,更集中在12奈米以上製程的改善,這是基於晶圓代工業的生態。以拓墣產業研究院統計,2018年上半年營收,台積電為163億美元,行業市占率達56%,占全球先進製程產值近7成;格羅方德和聯電上半年營收都約26億美元,市占率各約9%。可見行業龍頭與第二、第三的差距相當大,若聯電一味追求先進製程,確實事倍功半。 而台積電今年第2季已下修資本支出,估計今年為100到105億美元;聯電今年的資本支出為11億美元,其中12吋廠占67%、8吋廠占33%。台積電在先進製程領先,資本支出總數又是聯電的9倍,從雙方的配置可以看出,聯電選擇將資本支出花在8吋廠成熟製程的改良,的確相對有利,但這屬於投資效率改善,對於公司競爭力提升,並不能帶來爆發性的成長。 大單提前卡位 主力中長期持有 逢回可接 不過,資本支出重新配置,再加上聯電6月宣布8吋晶圓代工價漲價約15%,以及收購日本MIFS廠有助於提升2019年產能,這些都對獲利有幫助;但是在先進製程因需求疲軟,不利整個行業的需求,全球又籠罩在美中貿易戰的陰影下,硬體、尤其是科技產品的不確定性有增無減。 種種因素對聯電的影響只能說一好一壞,法人對於漲價效應並未寄予厚望,資本支出調整收購及日本MIFS廠都要到明年才發酵,目前各外資對聯電今明2年估計EPS(每股稅後純益)的平均值為0.91元、0.93元;台積電為13.69元、15.51元。 至於和艦赴A股掛牌,以鴻海集團旗下的工業富聯(FII)在A股掛牌,8月3日收盤15.81元人民幣,創上市以來新低,距高點26.36元下跌40%,且鴻海並未從上市案得到現金,也不能賣股票,股價相當弱勢。而中國科技股全部都籠罩在美中科技戰陰影,就連騰訊與美國關係小,股價都較高點大跌26%。和艦案對聯電只能說可自行籌資、減少資金調度上的壓力,仍無法貢獻太多獲利。 整體來看,聯電近期的大動作,可說是較積極地改善營運,提高公司因應大環境風險的能力,獲利能力在1年內還沒有大進步的潛力。不過,從聯電10年股價走勢來看,一直都在10元到19元間浮沉,2017年6月底卻是挾著大量突破12元並站上年線,至今沒有跌破年線,籌碼明顯歸向主力,而且是中長線持有。聯電8月3日收盤價17.7元,今年最高點18.65元、最低14元,年線15.6元,投資人可靜待接近年線,是較佳的波段操作介入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