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好股製造機

未來,全球的變數包括通貨膨脹、勞工意識、地緣政治、美中較勁等,然而,這都是自動化產業的助力。壓抑物價、爭取製造業回流、提高產品附加價值,都需要機器人,蘋果、亞馬遜、谷歌等龍頭,無不利用自動化、智慧化提高效率。不管環境怎麼變,「智造力」都是競爭力的軍火庫,台灣機械業產值破兆元,只是趨勢的開端,這將是一個聰明賺、自動賺、賺很久的產業。

掌握智慧製造大趨勢  迎接兆元機械長多行情》好股製造機

掌握智慧製造大趨勢 迎接兆元機械長多行情》好股製造機

我最近要買一隻機器手臂,6軸、15公斤,同樣是KUKA品牌,10年前要花台幣200多萬元,現在20萬元就買到,」台大副教務長、土木系教授康仕仲最近被加拿大亞伯達大學延攬,擔任建築、機器人跨領域研究中心主持人,引發各界熱議「台灣頂尖人才外流」,他為了新職位採購機器手臂時,才發現10年來價格跌了9成,更確定機器人時代來臨。 康仕仲的專長是工程視覺化(將工程設計做成3D視覺模型)以及自動化機器人技術,去加拿大要發展用機器人來「生產房子」。原來當地天氣冷,一年有半年不能在戶外蓋房子,如果可以在工廠內做好牆壁、窗戶、屋頂、結構等,去現場再像堆積木般組裝起來,一來省人工,二來提高蓋房效率,24小時關燈也可以生產,用機器手臂取代建築工人,理論和實務連結,又滿足創業的成就感,吸引他舉家遠赴加拿大圓夢。 機械手臂大降價的背後 台灣業者突破日德壟斷市場局面 在工廠內製造木屋,很瘦的女孩子也能操作機器,做結構組裝,「從台灣可以訂購加拿大的房子,裝在貨櫃運過來」,康仕仲除了懂技術,也了解經濟因素才是驅動進步的力量。 勞工愈來愈貴,一定會走向工程工業化、建築工業化,需要精準度、可以標準化的東西,都會在工廠生產。「如果人工對人工,台灣比德國便宜;如果台灣人工和德國機器人比,我就不確定誰貴了。」事實上,現在已經可以將廚房設備的尺寸量好,傳到德國自動化生產後運過來,總價格不會比台灣師傅訂做更貴。 機械手臂降價的背後,是台灣及其他業者加入供應,逐漸打破過去由日本、德國壟斷的局面,以量制價,去年,台灣機械業總產值已經突破兆元台幣,達1.1兆元,成為繼半導體、面板之後,第3個兆元行業。 除了供給,另一隻推手是需求,勞工成本上漲,中國不再是獨強的世界工廠,部分企業開始不再只看到低的勞工成本,而是考慮管理、稅賦、運輸、庫存、甚至於罷工後的總成本,將工廠遷回先進國家,並搭配自動化、彈性製造,提高產品附加價值。 事實上,2009年4月,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就開始推動重返製造業,川普加大力道,除了減稅利誘,還祭出貿易制裁威脅。金融風暴後美國領先復甦,最近公布五月的失業率為3.8%,創下18年來新低,然而,勞工的單位時薪卻持續創新高。 去年,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發布「工作的消失與崛起」報告,預估至2030年,全球約有4億個工作會被自動化取代,包括機器操作、設備安裝及維修、餐飲準備等工作,受到自動化威脅程度最高。 機器人全面入侵各行業已成趨勢,也成為各國國力較勁的標準之一。哈佛大學教授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Rogoff)提出有趣的問題:未來100年間,接手生產工作的將是中國勞工還是機器人?如果機器人和人工智慧是未來的主要生產力量,這將損害中國的製造優勢,而且照顧太多人口反而是中國的負擔。 全球瘋搶機器人 亞洲市場成長最快,韓國密度最高 國際機器人聯盟(IFR)剛剛發布機器人密度值(製造業每一萬名勞工平均使用幾部機器人_統計,2016年全球平均是使用74部機器人,2015年則是66部,年成長12%,各地正加速自動化。這個機器人密度值在歐洲是99部、美洲84部、亞洲63部。然而,亞洲近年快速成長、急起直追,從2010到2016年間,亞洲的自動化設備年均增幅是9%,美洲7%,歐洲僅5%。 再看各國差別,韓國從2010年起製造業機器人的密度居全球之冠,達631部,是世界平均值的8倍,主要應用在電子業以及汽車業。新加坡以488部排名第2,約9成的機器人安裝在電子業。台灣以177部排名第10,與電子業代工訂單有關,工業機器人的需求高。而中國推動「中國製造2025」,規畫於2020年要躋身全球前10名的高自動化國家,IFR預估,中國對機器手臂的需求殷切,2019年還要買下全球4成的手臂。 去年,來自中國的需求在市場上大掃貨,全球工業機器人龍頭、日本的安川電機(Yaskawa)2017年度(2017年4月到2018年2月,因會計年度調整,僅11個月)業績大好,營收、純益皆創歷史新高,受惠於利潤率大升,純益成長的幅度遠高於營收成長的幅度。不只大廠如此,日本機器人工業會(JARA)的統計顯示,缺工帶來工廠自動化需求,日本產業的出貨額創歷史新高。 台灣自動化的龍頭上銀也不例外,2017年營收年成長31%、稅後淨利狂飆134%,董事長卓永財指出,幾個主要國家產業結構改變,推動新的大量需求,從半導體、面板到汽車廠,整體產業結構優化,要求更高的設備精密度,不但讓上銀供不應求,也藉機與以往接觸不到的國際大廠如英特爾、蘋果、豐田,建立直接管道。 機械業躋身第3個兆元產業 日廠安川、台廠上銀同感市場爆發 這一波自動化設備的掃貨狂潮,還讓台灣機械業多年美夢成真,2017年產值終於突破兆元台幣,達到1.1兆元,成為繼半導體、面板業之後,第3個兆元產業。分析各子產業的成長,半導體及面板設備成長最快,年成長率達62%;其次是滾珠螺桿及齒輪類,及特殊功能機械皆為32%。台灣的機械產業,從零組件的滑軌、螺桿、驅動器,到工具機、控制器、軟體平台等,一應俱全。就連機器人手臂轉動最關鍵的減速器,目前幾乎全由日商把持,台商仍不放棄,持續研發中。 長期參與產學合作的中正大學前瞻製造系統頂尖研究中心、機械系教授姚宏宗指出,早期工具機的主軸及控制器是日本、德國廠商的天下,現在台達電、寶元(屬研華旗下)、新代已經可以生產控制器;上銀也生產主軸;程泰、東台、友嘉、百德可以做出五軸工具機,營收規模多接近百億元。當台灣廠商往層次更高的零組件發展,做出性價比好的產品,逼得日本和德國必須降價,或者提升精度,台灣的兆元產業從此而來。 台灣的機會: 性價比、以柔克剛 更重要的是,可再次透過軟體來提升硬體效能,也就是「以柔克剛」的方式,例如德國機器,可能使用很好的材料、精準的量測等,台灣企業可以利用感測器把線上量測到的誤差,回饋到控制器,並使用數學模型,來調整機器提升精度。這種「軟硬結合」的方式,成本相對低、性價比卻相對高,例如德國製機器約3到6000萬元,台商則以感測、大數據機聯網加強功能,性能沒差太多,卻只要一半價格。 姚宏宗與運動鞋業代工大廠長期合作,擁有豐富的製程自動化實務經驗,近年又開發亞洲第一套的數位假牙系統,利用雷射掃描機得到口腔、牙齒資訊,透過軟體計算假牙模型尺寸,再以5軸加工機雕刻,這套數位假牙系統,希望可取代假牙技師的工作,也解決人工貴的問題。10年前,美國有3成的假牙送到亞洲來製作,現在已漸漸移回去了。所有的製造業流程都有類似之處,關鍵字就是雲端運算、在地製造。 機械公會祕書長王正青則補充,工廠走向自動化,透過感測器收集大數據,放到雲端分析,除了生產履歷清楚,還可以在設備故障前預警,提高生產效率,對於推廣自動產線的業者,最重要是要找很多跨領域人才,包括系統整合、軟體等,累積愈多的自動化經驗,可以提供客戶更好的服務。落實到現實面,雖然大家對於工業4.0朗朗上口;但是,台灣最多是中小製造業,4.0太貴了,他們「只要3.1就好」,台商可以從市場需求大的中低階需求先做,畢竟,再好的產品如果賣不掉都是空的。 機器人的目的是取代人類工作,像人類一樣看要靠視覺;聽或聞要靠感測器;和人類一起安全合作,要用到協作機器人,才不會在動作過程中讓勞工受傷;最後把收集到的訊息傳到雲端平台監控,判斷是否動作,這種思考能力必須靠軟體和AI(人工智慧),這些就是機器人技術的進步趨勢。 近年很紅的「機器視覺」,也是從工廠應用開始,全球領導企業康耐視(Cognex)36年前創業,就是利用演算法,讓讀碼機去讀晶片上的字,目前仍占3成營收,追蹤各類零組件的品質,包括台積電、晶電廠內都有很多應用。近2年康耐視有3成、甚至更高的營收比率來自蘋果,因為手機愈來愈精密,從CPU、電池、臉部辨識都要產品履歷,才能追蹤各家供應商,例如電池爆炸馬上要知道哪一家廠商出錯,即時處理。 自動化趨勢: 有眼、有腦、有觸覺、互連 康耐視台灣區總經理方瑞應表示,總公司每年有15%營收花在研發,產品雖然是工業相機、讀碼器等,但真正的核心能力是演算法、是軟體,機器視覺會朝更精密(晶片愈做愈小)、更立體(3D視覺),除了提供產品履歷,在瑕疵檢測上也很有用。康耐視在台灣主要和各產業的設備製造商合作,例如半導體、印刷電路板、面板、LED、鏡頭及相機組裝、太陽能等。 未來,雖然不可知,影響全球的變數包括通貨膨脹、勞工意識高漲、地緣政治、美中較勁等,然而不管哪一項利空因素,都是自動化產業的助力。例如物價、勞工成本高,需要便宜的機器人;每一個國家都要爭取製造業回流,不但創造高端就業,還可在地生產;當紅國際巨頭如蘋果、亞馬遜、谷歌,無不利用自動化、智慧化提高管理效率。不管環境怎麼變,「智造」能力都是關鍵競爭力的軍火庫,台灣機械業產值破兆元,只是趨勢的開端,這將是一個聰明賺、自動賺、賺很久的產業。

上銀》讓蘋果埋單  在日商面前扳回一城

上銀》讓蘋果埋單  在日商面前扳回一城

「靠著英特爾跟蘋果的推動,這兩年,我們徹底打進很難改變的日本半導體設備商。」說話的人,是生產線性滑軌、滾珠螺桿的全球第2大廠商,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江湖地位僅次於日本THK。 成立於1989年的上銀科技,擁有自行研發出滾珠螺桿、線性滑軌、單軸機器人、肘節式機器人、晶圓機器人、醫療機器人的能力,廣泛應用於半導體、光電、3C、汽車、自動化、生技醫療、精密工具機等產業設備,打破精密機械長期被日、德壟斷的局面。 海外子公司遍布 去年營收創新高 在夾縫中成長的上銀,為與世界大廠競爭,1993年便收購德國Holzer公司,成立德國子公司,開啟跨國企業的第一步,如今海外子、孫公司遍布德國、美國、日本、瑞士、捷克、以色列、新加坡、韓國、義大利、中國蘇州,去年營收211.66億元,創下史上新高。 身高超過180公分、一副精神抖擻、講話鏗鏘有力的卓永財,才剛從俄國工具機展返台,顧不得時差所造成的不舒服,一講到這項好不容易的「改變」,難掩激動說:「我一輩子都被日本人看不起,現在,總算有扳回一城的機會。」 原來,前陣子英特爾高層找上卓永財,不為別的,就為兩支滾珠螺桿,因為這2支要用在新廠的自動化設備,出不了貨,二、三千億元的擴廠計畫就會至少延遲6個月,上銀的救火,讓英特爾得以避免掉重大營業損失;上銀總經理蔡惠卿轉述英特爾的說法:「沒想到有一天,居然要耕耘供應商的供應商!」唯有如此,才能確保關鍵零組件的供應無虞。 不只英特爾,連蘋果的設備也缺滾珠螺桿,直接進駐設備商盯進度,一邊了解缺料原因,一邊力邀上銀來紓解燃眉之急;去年,上銀拿下原本由日商IKO與NSK供應的部分料件,第一次打入日本的半導體設備供應鏈。 《日本經濟新聞》預測,上銀明年在日本市場的營業額將超過NSK、IKO等日本對手,有機會成為第2大傳統控制系統供應商。法人預估,今年是上銀投資日本的第15年,日本子公司很有可能正式轉虧為盈。 工具機暨零組件同業公會理事長嚴瑞雄表示,在全世界缺工、工資高漲背景下,美國總統川普規畫美國優先、要求產業回美製造;同時,中國自動化需求攀升,2025年進入製造強國、2050年要成為創新強國的目標下,讓協作型機器人(collaborative robot)等新型機器人迅速普及,加上物聯網(IoT)、人工智慧(AI)技術的智慧工廠需求增高,是這2年產業成長的主因。 耕耘15年 打入日本半導體供應鏈 所以,日本市調機構富士經濟(Fuji Keizai)最新的報告指出,預估2025年全球製造業機器人市場規模將擴增到3兆3140億元日圓,比2017年增長206%。 「過去是很正常的景氣循環,這一次不是!」卓永財直言,這次推手是幾個主要國家,也是產業結構上改變、新的大量需求所引出來的生意,具體舉例,中國大陸為掌握全球的面板市場,大量擴充,面板廠尤其需要上銀產品;中國半導體也要蓋許多12吋晶圓廠;英特爾答應川普要在鳳凰城蓋大廠,但同時,也同步在擴充越南廠;台積電和韓國三星都在擴充,生產設備內要用到的關鍵零組件如螺桿和滑軌等,自然供不應求。 而產業結構改變指的是,為了讓優化製程,未來設備的精密度和可靠度要更高,跟過去已然不同,因為技術層次上的需求全部都改變了,由於缺料,「現在是品質夠穩定,能否交出料的問題,沒有人去談價格、殺價格,貨到最重要!」 顏瑞雄觀察,上銀的競爭力來自聚焦核心產品,廣泛地嘗試、找到應用端的客戶,也能垂直和水平整合,好比10年前,原本多數產品應用在工具機上,但上銀卻不滿足於此,用基礎的技術力,積極經營別人想不到的產業與客戶,也試驗內部生產線的改善,找出最佳方案,像是機械手臂的應用就是一例,「成功不是偶然,是花上好幾10年的布局,也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專注投入研發 專利逾1500件 卓永財直言,上銀花大半時間鑽研基礎研究,結合全球各國不同專長的研發實力,不斷嘗試,「你現在看到的產品,都至少歷經5年、10年、20年的失敗,手上的技術甚至有的已經研究超過20年,仍未順利將成本降低;但也有產品,已經準備主導2025年的市場,我常說,上銀是十年鑄一劍,一點都不誇張。」 目前上銀在台灣台中、日本東京、德國歐芬堡、俄國莫斯科、以色列、英國考文垂設置研發中心,研發獲得的專利逾1500件,尤其推崇產學合作。 卓永財回憶,1998年發生亞洲金融危機,三星遇上財務危機,隔年,將莫斯科大學中內設的實驗室切割給上銀,上銀接手至今,常常一項新設計,從俄國的莫斯科實驗室到聖彼得堡,再由以色列參與,最後回到台灣的研發中心。 出貨給上銀主軸的健椿工業業務部經理黃政偉表示,上銀的技術力不輸日本,關鍵點在投入研發的費用極高,長年不手軟的投入在業界是出了名的。 攤開上銀歷年財報,上銀的研發經費都在6%左右,高於業界多數平均值。卓永財表示,公司多數關鍵設備不假他人之手,才讓擴充能力優於其他同業,隨著營收成長,上銀要往尖端技術靠攏,必須投入更多的研發費用,內部已設下研發占營收10%的目標。 車用市場大有斬獲 特斯拉也會是客戶 不只全球缺料帶來的商機,上銀靠著多年研發累積的技術力也有斬獲,今年4月,上銀在上海的「2018中國數控機床展覽會」上,宣布將攜手日本三菱電機,預備以三菱電機的高階CNC控制器,搭配大銀微系統的直驅馬達,以及上銀科技的C與AC軸,以「工廠自動化整合方案」共同推廣中國市場。知情人士指出,三菱電機是日本最大的電機集團,亦是全球最主要的電機及高階CNC控制器製造廠,不選自己國家的其他大廠合作,就是看好上銀在高扭力工具機裡的關鍵技術。 此外,上銀在汽車設備上也大有斬獲,去年打入豐田、日產、本田及鈴木四家汽車廠設備供應鏈;同步開發電動汽車轉向器關鍵零組件所需的特殊齒條滾珠螺桿,預計8月就能試量產。卓永財透露,「這項產品,未來只要是油電混合車或電動車一定會用到,預計真正大量應用會落在2025年,連特斯拉都要用!」 最後,卓永財語重心長建議政府,應重視實作與基礎科學,拉高產學合作的機會,上銀長期鼓勵的機械碩士論文獎就是以此為概念,因此觀念上應追求務實,德國在3百年前,在英國人眼中,也只是個便宜代工製造地,如今卻整個翻身,技術,是該花時間累積的,只要一代好過一代,台灣就有機會。 拿實務上工業4.0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長期目標,但非一蹴可幾,好比可先讓部分工業2.0的廠商先邁向2.5或3.0階段,再談4.0,自己不足的,就來引進別國的想法、作法,才能循序漸進的扎實進步,「我跟我的今天、我的昨天來競爭,一步步邁進,一步步累積,猶如上銀。」    

直得》台德連線研發  8月推祕密武器

直得》台德連線研發  8月推祕密武器

去年3月起,中國掀起一陣工廠自動化熱潮,專長於微型線性滑軌的直得,業績也呈現蛙跳式成長,2017年3月營收站上億元大關後至今,單月營收的年成長率至少從34%起跳,2017年營收年成長51%,2018年至5月累積營收年成長達77%;股價也從去年3月約35元起漲,今年最高價達211元,1年多上漲5倍,走勢十分剽悍。 「這一波表面上是日本大廠帶動,業界龍頭THK(產品為線性運動元件)以前在中國的單子都是幾百台,現在一次是上萬台,大家都交不了貨,中國的需求很大,」直得總經理許明哲分析,中國需求以大型滑軌為主,由工業設備帶動,加工機採用的線性滑軌,日本三大供應商有THK、NSK、IKO,全部都大缺貨,等不及的客戶到處找新進供應商,讓直得打進許多新客戶,包括工具機、半導體廠等,大型產品占直得的業績比重提升。2017年線性滑軌占營收96%,其中微型占62%、大型占34%。 成長動能足 股價1年漲5倍 所有的機器動作、自動化生產線,例如機器手臂或夾具的移動,都需要線性滑軌,執行不同程度的精密動作,普遍用於各行業的生產線。因為大型滑軌的產能滿載,直得已經在台南樹谷園區擴廠,包括2個計畫,較大的擴廠要生產大型滑軌,預計明年春天完工,產能將可較目前倍增。 另一個較小的新廠,則是公司的「祕密武器」,由於許明哲是留學德國的機械碩士,曾在當地工作及創業。直得在德國也設有研發中心,掌握工業4.0相關應用,這項「祕密武器」是由德國設計、台灣量產,今年秋天完工,產品特色與客製化、智慧製造設備相關。 直得在布局上,是往先進國家如美國、德國發展,並與日本合作,公司在中國沒有工廠,由代理商負責銷售,將工廠管理完全集中在台灣。「直得長期耕耘台灣,所有的生產一定在台灣,而且都在南科生產,」董事長陳麗芬愈講愈大聲、加強語氣地宣示。 陳麗芬的耳環掛著公司招牌、最小尺寸的微型線性滑軌,項鍊墜子是尺寸大一點的線軌,就連衣服上也繡著直得的縮寫CPC,她長年如此裝扮,形成鮮明的企業形象,看到她就想到直得,是公司最佳代言人。陳麗芬還身兼南科園區副理事長、台南女中校友會理事長,人稱「陽光阿姨」的她,總是充滿正向活力,渾身散發出愛台灣、努力經營直得的氣質。 許明哲、陳麗芬是留德期間相識結婚,回台創辦直得,大女兒許澄璞今年自瑞士蘇黎世理工大學畢業,這是愛因斯坦的母校,許澄璞在瑞士也是主修機械,目前擔任直得董事長特助,談到這位「愛因斯坦的學妹」回來幫忙,陳麗芬有著滿滿的成就感。 製造留台灣 德國也設研發中心 在產品的布局上,創業以來,許明哲秉持德國人務實的精神,一步一腳印。直得從微型滑軌起家,如今已與THK、IKO並列全球前3大廠。10多年前量產全球第1個3毫米(0.3公分)滑軌,主要客戶是瑞典公司,應用在掃描口腔、牙齒,3D攝影逐漸成熟後,市場開始要求精密度更高的產品,現在直得準備開發二毫米滑軌。陳麗芬也提到,台大醫院也想利用台灣的精密技術來發展醫材,陸續有醫生來談產學合作的計畫,例如開發腫瘤科臨床使用的產品等。 直得在微型滑軌掌握利基,又靠著這一波缺貨潮接觸到更多大型滑軌的商機,營收結構更為扎實。許明哲的長期規畫是向上游垂直整合,並發展自己的平台。在垂直整合方面,直得做出滑軌驅動器(driver),同業僅上銀和台達電可生產,但直得並未跨入變頻器、伺服馬達等關鍵零件,許明哲評估,這些領域已經很多人進入、競爭激烈,與供應商配合即可。 除了垂直整合,許明哲真正的大戰略是發展自己的平台,也就是軟、硬體整合的系統。他表示,樹谷新廠希望將自己發展的平台架設在機台產線,目標是全自動生產滑軌,機台上面線性馬達、線性滑軌、電控系統都會是直得產品,機台控制也使用自己的平台,提高產線的彈性和擴充性,這條自動化產線,除了自用,還可以供客戶參考。 然而,架設自己的平台,牽涉到軟體開發。簡單講,就像智慧型手機的作業系統,有谷歌也有蘋果,驅動自動化機器的軟體,各家不同。但是日本、德國機器各有自己平台,外人打不進去,現在已有開放的軟體EtherCat(乙太網路控制自動化技術),這是一個開放架構,好比谷歌的Andriod,大家可以在上面發展自己的技術,讓小廠有機會滲入以往封閉的系統,發展屬於自己的特色。 企業大戰略 架設軟硬整合平台 從自動化到智慧化製造是一條漫漫長路,許明哲將智慧化系統比喻為「空殼子」,還是要客戶融入自己的製程,現在像西門子雖然可以幫客人把AI加入產品系統,但是價格也高,想要自動化的公司如何利用殼子,把自己的know─how加入,變成智慧化工廠更重要。 面對市場變大、應用也擴大,陳麗芬認為,「10年前很少人用微型滑軌,現在使用量多,市場變大;但其他東西需求更大。整條自動化產線,其實只有一部分零件降價,未來發展要看整個產業有多少人願意全力的投入」。 整體觀察,直得在微型滑軌站穩腳步,在這一波景氣報到前,已朝垂直整合布局,擴廠也採規模及新產品並進,目前股本仍小,發展空間寬廣。    

百德》黑手起家  晉身工具機勞斯萊斯

百德》黑手起家  晉身工具機勞斯萊斯

走進台中大甲幼獅工業區,1家並不起眼、卻素有台灣精密機械產業「勞斯萊斯」之稱的百德機械,就隱身於此。即將掛牌上櫃的百德,去年雖有匯兌損失干擾,仍繳出EPS(每股稅後純益)3.8元的亮眼成績,更決議配發5.5元現金股利,稱冠國內工具機業。 公司成立近30年,黑手出身的百德董事長謝瑞木,談到「勞斯萊斯」這個稱號的由來,殷實笑著說:「我們一開始就專攻台灣最難切入的歐洲市場,品質好、價格也貴,所以才有這樣的稱號。」百德透過客戶打入雙B、保時捷,與飛機引擎製造商勞斯萊斯、GE(奇異)等主要零件的加工機台,憑藉著耕耘歐洲中高階市場的經驗,產品銷售橫跨39國。 9成產品外銷 不輸德日大廠 百德目前仍有9成以上外銷,主要在歐洲市場,產品的品質與精度,已經與德、日大廠並駕齊驅。精度就代表技術,高階市場的精度要求誤差必須小於0.002毫米,1根頭髮的直徑也不過0.07毫米,要能跨足高階市場與德日大廠相抗衡。簡言之,就是產品的誤差,必須控制在比頭髮還要細的程度,而機台精度若不夠高,自然無法生產出高精度的產品,百德可說是台灣精度等級最高的領頭羊。 謝瑞木解釋,例如手錶製造的愈精細,時間差就愈小,有賴機器要達到那個精度,才能做出那麼精細的產品。又像紅外線導引,紅外線出去只要一點點偏差,在高空卻會造成好幾公里的差距,正所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而機器精度高,價格自然也是翻倍。 尤其2001年百德推出5軸加工中心機,不但是全台灣第一家,至今仍在同業中保持領先地位。回憶當年投入研發,謝瑞木說要達到精度真的很難,也繳了很多學費,他解釋,有些複雜的產品加工,需要5軸同動,上下、左右、前後、搖擺與旋轉,5個動作必須同時進行,多應用於航太、醫療零件,或是特殊模具,是單價與毛利都高的產品。 賺錢投入研發 自有品牌開花結果 走進工廠,工人們正彎著腰,一點一點的在金屬面上進行「鏟花」。你可以想像,我們裝上假牙時,醫師都會在我們嘴裡塞進一張紅色的咬合紙,磨一磨之後哪裡出現紅色,醫師就再把假牙形狀修至完全咬合良好。鏟花技術是用人工來做微量的鏟削,以矯正機械加工所留下的誤差,透過鏟花可以達到很好的精度,甚至可以視為是一種藝術。謝瑞木說,精度只能靠機器完成一定程度,剩下就必須靠人工,若是沒有經歷這道鏟花的過程,主軸頭在高速旋轉時,承受的力量不均,壽命就會減少。沒想到硬邦邦的機器,也有這細微柔軟的一面。 也因此,謝瑞木強調,這個行業「人」最重要,不是花錢弄生產線就可以做出來。當年金融風暴衝擊,2009年百德業績只剩下前1年的15%,面臨虧損慘況,卻是台灣同業中唯一一家沒有裁員的。「2009年大家沒什麼工作做,我們就幫員工做教育訓練,事後發現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因為景氣隔年就反彈,很多裁員的公司因而面臨員工短缺的困境;而且經過這一難關後,員工的向心力大幅提升。 百德自有品牌「Quaser」占營收8成以上,公司有2成員工是研發人員,謝瑞木瞇著眼回憶,一開始就下定決心只打歐洲市場,因為歐洲的標準定位最高,也以此與台灣同業區隔。「一開始打自己品牌真的很辛苦,1個月可能只有出2台機器。公司前15年賺的錢統統都再投入研發,股東沒有分過紅,沒有1毛錢放到口袋裡。」 謝瑞木看好自動化需求上升,因為每個國家都有缺工問題;而汽車革命,也帶來不一樣的商機。百德產能滿載,也將擴產以因應全球自動化的浪潮,這輛台灣精密機械產業的「勞斯萊斯」,還要持續向前奔馳。   

達明》自主研發讓機器人變工頭

達明》自主研發讓機器人變工頭

眼前這隻精巧的機械手臂,在狹小的空間靈活地翻轉,不一會兒時間,咖啡香便溢滿室內,機器人幫你泡咖啡,這還是頭一回新奇的體驗;不僅如此,機械手臂還可以夾著蘋果手機取出SIM卡的針,輕鬆地從iPhone取出及裝回SIM卡。 台灣首家自主開發協作型機器人手臂 隸屬於廣明旗下,百分之百持股、成立於2012年的達明機器人,是台灣第1家具有自主技術開發協作型機器人手臂的公司。成立短短6年,達明已經繳出亮眼成績,目前不僅推出自有品牌機器手臂,也提供集團超過1千個機器人從事組裝及檢驗等工作,晉身為全球前3大協作型機器人廠商。 達明日前更獲得日系自動化大廠歐姆龍的青睞,雙方將採co-branding(聯名雙品牌)方式合作,也就是機身上同時秀出達明(TM)及歐姆龍(OMRON)雙品牌,於今年底透過歐姆龍全球通路銷售。 歐姆龍在亞洲工業自動化的地位,相當於西門子之於歐洲,過去在自動化領域大多以併購或購買關鍵零件等方式,這回與其他公司雙掛名,算是日本企業的一大突破。事實上,歐姆龍看好工業自動化商機,2015年投資約2億美元併購美國傳統機器人公司Adept;這一次又親自找上達明機器人,顯然認為未來的趨勢就是「人機合一」。 達明執行長陳尚昊回憶:「6、7年前看到機會開始投入研發,3年前要跟客人推廣還很辛苦;現在大陸工資高漲,客戶紛紛自動找上門,你們有沒有solution(解決方案)給我?」 他進一步分析,目前以台商在中國的工廠來看,生產線導入手臂之後,只需要原本的3成人力,大概1年多時間就可以回本。而產業類別也影響導入的意願,傳統產業例如車廠很容易導入,因為生產線構造可能數10年不變;但電子產業就不一樣了,產品生命週期很短,換線就是1個大問題。目前電子與車用客戶約各占2至3成。 達明在全球有40幾家代理商,自開賣到現在1年半時間,已經出貨近2千隻機械手臂,市場以中國為主,歐洲市場也漸漸打開。陳尚昊解釋,歐洲的工資更高,自動化在歐洲已經不是新的東西了。他也很看好達明與歐姆龍的合作,第一步以聯名雙品牌推出,對歐姆龍來說是增加協作機器人以補足產品線;對達明來說,則是多了1個有力平台,歐姆龍的銷售人員就多達3千人以上。下一步,就是一起開發合作新產品。 達明的機器人皆為自主開發,2百多位員工中有一半是研發人員,3大關鍵就是協作、使用者介面,以及視覺整合。陳尚昊強調,「重點在於軟體,不然也是Me Too。」他解釋,協作型機器人必須要很即時反應,用手動拉引的方式,直接拉動來教導機器動作。 機器人串起生產線 宛如工頭 另一點就是使用者介面簡單,陳尚昊說,以前大家不敢用機器人,就是因為很難,尤其中小企業怎麼可能另外請一個高級工程師來管理這隻機械手臂?所以必須做到不必再學寫程式,拿到產線就要能夠上手。 陳尚昊形容,以前是關在籠子裡(傳統機械手臂需要安全圍籬),現在放出來(協作型手臂一碰到人會立即停止動作),更容易滲透到產線;人機介面好用的話,不需要會寫程式的高級工程師,就能快速換線。 目前一台達明機器人定價約在2.8萬美元,「一台協作型機器人或許不便宜,但我提供的total solution是便宜的。」陳尚昊進一步解釋,以前機器人是operator(作業員),但現在一條生產線上有很多機器人,已經是一種工頭的概念,必須要把很多台機器串聯起來,用機器人來管理機器人。   

台灣製造力大進擊  選對好股賺不停

台灣製造力大進擊  選對好股賺不停

首先,這一波的需求如上銀董事長卓永財所說,來自幾個國家、幾個主要產業優化,所引出的大量需求,全球的半導體、面板、汽車、智慧手機業等,都是產值大的龍頭產業。包括英特爾、台積電、蘋果、三星等,這些企業本來就賺錢,擴產時會選擇高階、智慧型設備,的確有結構帶動的因素。 其次,最急最猛的需求是來自於中國,為了推動「中國製造2025」,政府補貼製造業者採用自動化產線,這部分內含為了拿補貼而設產線的假性需求,不過中國2015、2016年的需求低迷,基期低,2017年的採購量相對很補。 營收續創新高 龍頭接單趨緩 對於台灣的機械業者,來自國際優質企業的需求比較穩,畢竟是來自於企業本身的理性決策,打好客戶關係有利長期經營;來自中國的需求則比較好賺,因為是來自計畫經濟的補助,企業的資本支出計畫不需要太仔細評估,買就對了,但這種需求的持續性難以預測。 從去年以來,這波的缺貨已經1年多,市場上的線性傳動元件如滑軌和螺桿還是供不應求,從日本以THK為首的大廠,到台灣龍頭上銀等,從接單到交貨約需6個月。包括上銀、直得、亞德客等,5月營收均同步創下歷史新高,其中上銀5月營收達26.2億元,年成長55.04%;亞德客16.05億元,年成長40.39%;直得2.02億元,年增60.92%。其中上銀為了控制重複下單,還預收3成的訂金。 不過,最近全球最大的線性傳動零件供應商THK公告,今年第1季全球訂單趨緩,來自中國的訂單更年減4%,是近2年來首度衰退;日本工具機業者的海外訂單成長率連續5個月下滑,對中國的出口則自2016年12月以來,首次連續兩個月衰退。 法人指出,日本工具機的海外訂單,以及THK的接單預測,為台灣自動化產業景氣的領先指標,大約是領先1季到2季。而THK的股價在今年2月高點是4830日圓,6月8日則是3835日圓,較高點下跌20.6%,並跌破年線、季線的支撐。 上銀6月8日股價較4月18日高點530元下跌21.3%;直得較今年高點下跌17.5%。整個族群的股價反映短期接單趨緩,而且,台股的上銀、亞德客、直得在營收續創新高之下,股價依然出現修正,代表市場對於資本支出的持續性,已經有心理上的警惕。 指標看日本接單 股價呈現短期調整 就中短線的股價而言,技術線形和日本業者的接單成長率變化都是領先指標,股價經過1年來的急漲,在此處休息幾個月是很合理,畢竟這一波也是日本先缺貨,再蔓延到台灣。但好處是,因為缺貨,台商得到一個突破的機會,像上銀就直接與英特爾、日本汽車業者建立關係,確實是客戶結構上的突破。 從長線的角度,自動化是國際趨勢,除了缺工的推動,各國為了搶攻智慧製造,爭相扶植製造業,而且是以自動化、人工智慧、物聯網為背景下的智慧製造,先進國家的人工雖貴,但是產品附加價值高,機器與人工協力工作的總成本不一定高,使得淨利潤不會較差,先進國家、新興國家同步競爭製造效率,現在只是建置初期,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整個產業還有長時間的好景。 而且,所有金融市場的利空,例如通貨膨脹、勞工抗爭、調高薪資等,都指向自動化產業;而且在美中之間的國力競爭,製造業的實力也是指標,工業4.0的分散式生產有利智慧製造,因此產業是長多,但是業者的氣要夠長,不管是研發或擴廠都一樣。 標的選擇上,身為台灣第3個兆元產業,機械業和前面的半導體、面板業不太一樣,沒有非常明確如台積電、友達等龍頭,機械業的產值相當分散,資本支出也不像2兆雙星這麼大,面對領先者日本,台灣有較好的性價比,傳動產品上銀是首選,產品已分散到半導體、面板、汽車等,新產品的規畫已可與日本一線廠競爭。 其次是直得,利基是微型滑軌,較多應用在醫療器材,雖然這次微型沒有明顯成長,卻能掌握大型產品的訂單,產能調配得宜,且營業額成長率還高過上銀,是相當重視長期規畫及研發能力的公司。至於入場的選擇,目前兩家公司都處於營收創新高、股價修正,而股價一向領先基本面,可耐心觀察利空出來、股價不跌,是較好的進場點。 除了傳動元件,台商在印刷電路板、半導體、面板等產業的檢測設備,也有尖兵,例如AOI(自動光學檢測)設備的牧德,擁有機械視覺的利基,代替眼睛做檢測,近2季毛利率達65%以上,營益率約45%。做自動化及量測設備的致茂,半導體、電動車、OLED、3D感測、自動駕駛等領域都有涉獵,題材不缺,獲利還算平穩,逢低也可留意。半導體設備供應商京鼎,今年以來營收持續維持在高檔,雖說重要客戶應用材料第2季(至4月29日)營收及獲利同創新高,但第3季預估成長率也不如分析師預期,短期修正,但多年來仍累積良好的競爭實力。 傳動元件、設備、機器人需求動能旺 最後是高階5軸工具機的百德,近期將由興櫃轉上櫃,號稱是工具機業的勞斯萊斯,獲利算是平穩,可作為觀察目標;還有廣達旗下的廣明,從光碟機起家做到儲存裝置SSD,轉投資的達明機器人,擁有協作機器人及機器視覺的技術,又與日商歐姆龍(Omron)簽定戰略協議,可經由歐姆龍綿密的通路推廣產品,雖然營業額還沒有上來,但已啟動擴廠計畫,股價淨值比僅1.07倍,投資人可留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