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揭開被動元件漲價的祕密

日本廠商在全球MLCC被動元件市占率最高, 但這次被動元件上揚,帶頭喊漲、獲利最大的卻是台廠國巨! 陳泰銘以精準的眼光,拉動一波由供給方主導的漲價潮, 市場小三的逆襲,迫使龍頭廠村田都不得不跳出來回應, 再掀被動元件漲價狂潮,並引發資本市場高度關注。

這是一場恐懼引發的搶料風潮

這是一場恐懼引發的搶料風潮

一顆小如沙粒、毫不起眼的積層陶瓷電容(MLCC),在台灣電子廠眼中,原本是不起眼的配角,1捲1500顆,只賣2塊美元,還每年降價,要多少有多少...。 去年,被動元件價格大漲,卻變成台灣電子廠採購經理的惡夢,本刊專訪1位台灣電子廠採購經理Tom(化名),親身說明被動元件缺貨亂象的前因後果,以下是他的第一手告白: 這是一波恐懼驅動的搶料風潮,今年,鋁質電解電容、固態電容、低壓MOSFET都缺,但沒有一樣像MLCC這麼瘋狂。 去年初,沒人那麼關心國巨,因為在被動元件的市占率是第3名,大家關心的是全世界市占率最大的日本村田製作所,與第2名的三星電機吵架,他們都互相指控對方供貨不穩定。 去年第4季,是村田先通知客戶,他們要減產舊型0402 MLCC,我們想,反正還有三星電機,應該沒有關係。 村田和三星是我們的主要供應商,偶爾也會與國巨做生意;但沒想到,三星竟同時也要減產舊型MLCC,他們都希望我們改用他們生產的新型MLCC。 要買舊型,也可以,但請多等幾個月。我跑去拜訪村田,他們也是要你回來檢查自己的設計合理性,能不能少用幾顆舊的MLCC。講白了,就是產能有限,你得省著點用。 在MLCC的世界裡,手機才是大哥,我們去村田要貨?拜託,村田總部7間會議室都坐滿蘋果的人,我們可能連廁所都排不到! 我們也找國巨,以前買被動元件,每年都降價1%到2%;但去年第2季,國巨旗下的國益開始漲價,第3季、第4季一路上去,今年第1季更嚴重,有些品牌大廠今年第1季,庫存只夠下個星期用。 漲到最後,我再問國巨何時有貨?對方的答案是,「我們也不知道要漲多少才會有貨。」意思很明顯,要我們找經銷商競標買被動元件,對方還跟我說,「價錢不夠高的,我根本key(鍵入)不進系統,系統會直接reject(拒絕),根本就拿不到貨。」比起來,還不如去向日本廠商、向華新科拿貨,還有點協調空間。 現在真是賣方市場,一位以前很辛苦的被動元件廠業務員,現在卻很臭屁地對我說:「我就是不想與××代工廠做生意,他以前曾經對我拍過桌子吔!」那時我心裡想,還好我以前做人還不錯。 聽說有些代工廠,今年初採購要不到料源,結果被換掉,老闆只好自己去日本要貨;這些廠的確以前砍價比較凶,但是被動元件廠也太狠了,也不想想以前低潮的時候,是誰在跟他做生意。 不過,大陸廠商壓力更大,他們更早就漲了,我的大陸合作廠商,與日本人關係不好,雖然他們現在還是拿得到貨,但他們向水貨商買MLCC,價錢是去年的數10倍! 說實話,大家都在囤貨,我打電話問村田,iPhone X少賣了2000多萬支,但是村田的人說:蘋果訂單並沒有減少啊!因為蘋果其實也在囤貨。電子五哥都下單囤貨,他們想的是,「我現在買愈多,你(競爭對手)就買不到。」 現在也不是每樣被動元件都缺。但供給吃緊是真的,大家都很恐慌,不知道下個月有沒有料,以前誰管MLCC怎麼買,但上個禮拜,我們董事長還要我向他報告狀況。 會缺到什麼時候?我也沒辦法預料,上半年是淡季,大家是用技術性把訂單往後延,多撐一下,現在其他廠商也開始修改設計,用日韓廠商的新產品;但修改設計曠日廢時,也不是每一顆都能換掉,最快至少要1季以後才能完成,還不知道良率怎麼樣?看看下半年狀況再說吧!  

獨家解析》國巨陳泰銘下一步盤算

獨家解析》國巨陳泰銘下一步盤算

一樣東西,如果價格漲5%,這叫小漲;漲了50%,叫大漲;那麼,漲了3000%,該怎麼形容?這是高達30倍的漲幅!  什麼東西漲了這麼多?隨手拿起任何一款主機板,正是板子上密密麻麻的小點,就是被動元件;就像廚師煮飯少不了鹽,電子廠想生產電子產品,也少不了被動元件。 如今在台灣和中國,想買到最缺的幾種被動元件,如果沒有長期合作的廠商,到現貨市場拿貨,很有可能要用比去年初高30倍的價格,才能從經銷商手上拿到貨。 即使是有長期合作關係的大型上市櫃公司,今年拿到的價格,也比過去漲了3倍,「庫存能見度只有3週」,這還只是淡季的狀況;隨著台北國際電腦展就要開展,台廠即將進入出貨高峰,所有人都緊盯,過去1年,脫序瘋漲的被動元件價格,究竟要往哪裡去? 被動元件飆出30倍漲幅 國巨成最大受益者,股價挺進千元 今年第一季從國巨的財報,已經反映出這一波漲價的威力。國巨的毛利為56.6億元,是去年同期的3.48倍;營業淨利增加更多,營業淨利為46.6億,是去年同期的4.9倍。 5月9日,Bloomberg(彭博)報導,在被動元件全球市場排名3、市占13%的台廠國巨,股價去年以來大漲908%,並形容這家公司「是從去年初以來,MSCI(明晟)在全球股市觀察到,漲幅最大的公司之一。」國巨董事長陳泰銘,絕對是這一波被動元件大漲的最大受益者, 第一步: 搶先發現被低估的市場商機 國巨股價站上1000元之後,陳泰銘的下一步早已成為市場焦點,但要了解他的下一個動作,就要先看懂這場被動元件漲價的「超完美風暴」3部曲。陳泰銘是如何拉動這波由供給方主導的漲價潮,最後甚至連龍頭廠日廠村田也不得不跳出來,被迫跟進合演了這齣「市場小三逆襲」的投資市場大戲。 前年底,被動元件市場悄悄出現結構性改變,先是日本TDK、太陽誘電悄悄轉向高毛利的車用被動元件,去年初,全球最大的被動元件廠日本村田製作所,和第2大的三星電機,也坐不住了,想加大車用被動元件的產能,舊有被動元件的供應狀況開始不穩。 這是第一次,老大們都想減少成熟型被動元件的供貨,陳泰銘發現,台灣廠商的機會來了! 去年,陳泰銘跟朋友解釋,「這一次的被動元件,跟以前大不相同。」他說。被動元件出現過去30年沒遇過的結構改變;但在台灣,被動元件跌了10年,沒人敢漲價,慘跌的經驗,讓國巨的競爭對手甚至封存生產線。沒人敢相信,市場真的變了。 陳泰銘認為,1987年和2000年,各出現過一波缺貨潮,「那是因為殺手級應用刺激的需求」。但這一次不一樣,智慧型手機、車用、AI、AR和5G的每項應用,因為功能變得愈來愈複雜,需要的被動元件大增;他曾拿手機做例子,一支iPhone 7要用掉420顆被動元件,到iPhone X卻要用掉600顆到620顆,大增近50%。 剛開始沒人相信,以為被動元件漲價,幾季之後就會因為廠商擴產結束,2000年時,禾伸堂漲到999元,後來因為供過於求,股價慘跌的記憶還在。卻沒想到去年底,情況愈演愈烈,就連微軟和蘋果,去年下半年都派人到亞洲,大買消費性電子用的被動元件。 日前摩根士丹利的報告也分析,「這是玩家行為改變,所導致的缺口,很遺憾的,這缺口不會很快消失。」換言之,這是一場由供給方主導的市場結構改變。 第二步: 市場小三主動出擊 打破機制狂漲價 陳泰銘看準了市場老大和老二都忙著轉型,去年4月,陳泰銘率先開了第一槍,宣布漲價!調一次不夠,2017年,他連調了4次,今年更加大漲價力度,「要競價才有現貨!」代工廠抱怨。 國巨的主要市場─中國,被動元件價格漲翻天,去年底大陸媒體報導,「0201、0402、0603等主流型號全面漲價5%至30%,更為誇張的是,許多高階電容價格暴漲30倍仍舊拿不到貨」一顆原本年初賣0.2元人民幣的電容,年底要1.85元人民幣才能買到,以前秤斤賣的被動元件,去年竟變成漲9倍的熱門投資標的。 陳泰銘在去年6月股東會時也提到,高雄廠已經3班制運轉,但國巨內部的庫存水位,從平常75天到90天左右,降到45天左右;他當時就已經預告,「如果降到30天以下,不排除以價制量。」當時,所有人也沒意識到,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但就從股東會後,陳泰銘的以價制量,竟一步步變成產業現實。 去年11月15日,國巨旗下的通路國益興業科技發出通知,從12月1日起,國巨供給占15%的被動元件(NPO MLCC),價格將調漲2到3成,還特別加註「甚至更高」,同時交期從1到3個月延長到6個月。就算有錢,想要貨,對不起,也得等半年! 今年初,國巨取消了「VMI HUB 」供貨機制,等於取消過去「保證供貨無虞」的政策;影響所及,下游廠商如果急著要現貨,只能向捧著現金向經銷商競標,才因此傳出,價格狂飆30倍的情況。 根據國巨今年法說會資料,第一季國巨63%的產品,是透過經銷商賣出,能直接向國巨買產品的EMS廠和直供客戶,只占國巨營業額的37%。 對此,華新科總經理顧立荊在法說會上就直言,「華新科在直客與代理商的出貨比重沒有改變,因為我們重視長遠的客戶關係,不像有些人,把未來的訂單挪來現在使用了。」 第三步: 利用飢餓行銷 讓對手認錯跟漲 陳泰銘一出手,逼得廠商也超額下單,「今年第一季,我們的料件備貨水位,只剩下一個星期」一家大型電子公司經理說,電子廠生產流程是以星期為單位計算;今年初,卻出現只剩一個星期水位的狀況,就連大型代工廠,也出現下100份訂單,只拿得到8成貨品的狀況,「今年初真的是緊」他說。 被動元件的訂單湧向村田和三星,一位電子廠協理說,村田的產能不足,「每個客戶又都急得要命,根本不知道要先做誰的」,缺貨壓力讓所有人超額下單,訂單如雪崩般出現,即使是日本村田都壓力大增。「我們全力開工因應客戶需求!」村田在回覆本刊時指出。 忍了一年,過去都沒有漲價的村田,和第2大廠三星電機,終於也分別在去年底和今年初,跟進國巨的策略,漲價。 他們對本刊的答案是:因為對手漲價,導致訂單都集中到村田,即使加班趕工也無法應付「為了抑制這種現象,我們才對包括台灣在內的大中華地區漲價。」 華新科去年底也開始漲價,「不是今年價格貴,而是之前價格太低,」顧立荊說。 不過,如果說漲價就能大賺,那麼,就難以解釋的是,同樣早早漲價的風華高科,效益為何遠不如國巨,其他對手受益狀況也有限。 主要是因為,國巨在低潮時不斷併購,改善資本結構和產品組合,也才因此在大潮來時,表現亮眼。 陳泰銘併購不手軟,等待時機大賺一筆 例如,國巨從2013年連續4次減資,股本從200多億元減為35億元,把用不到的資金都還給股東;今年第一季,當淨利大增4倍時,對每股獲利提升的效益,就顯得十分可觀,如果國巨的股本仍維持200多億元,恐怕去年股價就難出現9倍的驚人漲幅。 陳泰銘在市場低潮時,仍持續購併,擴大規模優勢。2014年,國巨旗下的旺詮,取得新加坡上市電阻廠ASJ100%股權;2016年,國巨旗下智寶取得鋁質電容廠凱美過半董監席次,正式入主,2017年1月,國巨旗下奇力新,也取得電阻廠旺詮和原料廠飛磁百分之百股權,還取得中國電感廠向華電子近5成股權。過去一個月,國巨還接連宣布購併保護元件廠君耀,以及零組件廠美國普思電子。 工研院零組件研究部研究員林松耀也觀察,國巨近年的購併,多半跟車用電子,以及模組有關,例如君耀,不是最大的保護元件廠,車用訂單的純度卻很高。 併購普思電子,有助國巨進一步取得天線技術,國巨就有機會進一步從日商口中最肥美的車用被動元件市場,咬下一塊肥肉,也可能把旗下零組件,做成價值更高的模組,跟老大村田一樣做模組生意。 陳泰銘的下一步 發動規模戰,拉開與對手距離 今年初,陳泰銘在法說會上,又發出驚人之語「這一波缺貨潮將延燒到2019年,」公司安全庫存水位下滑超過一年,他要啟動大規模的資本支出,過去6季的資本支出,已經超過公司過去5年的投資水位。這一次,所有人都不敢錯過他說的話;就連村田在接受本刊採訪時,也表示「估計要到2019年度,才能供需平衡。」 但外界更關注,自6月開始,陳泰銘將另外再掀起一波漲價潮。因為在MLCC的世界裡,陳泰銘是第3名,但是在電阻的世界排名,他卻是第1名。這次採訪中,多位電子廠採購都告訴我們,國巨的下一個動作,是讓電阻漲價。國巨旗下電阻廠旺詮已經發出漲價通知,6月1日,要調漲電阻價格。 電阻為什麼漲?業界人士觀察,電阻產業同樣經歷殘酷的低價競爭,大陸人嫌這個產業獲利低,因此競爭者少,「現在你要擴產,未必買得到機器」。 從上銀的動態,就看得出被動元件缺料的走勢,最近,日本被動元件大廠高層頻頻造訪上銀,因為要生產MLCC和電阻等被動元件的機台,都需要高精密度的滾珠螺桿,連被動元件廠都要出面尋找機械零組件,機台缺貨的問題,恐怕一時難解。 今年,國巨旗下的奇力新,也將展開大投資,再次擴大規模優勢 根據法人整理的內容,國巨旗下的奇力新持續提高被整併公司的效益,日前在法說會上公布一系列的擴張計畫。旺詮在馬來西亞和東莞的晶片電阻廠,月產能將從2017年250億顆,提升為月產能350億顆,預計今年第2季完成。生產被動元件原料的飛磁,月產量將從1000噸增為1800噸,今年第3季完成。法說會中也證實,國巨在北美設計的電源模組和手機關鍵零組件Saw filter等新設計,已經有了成果,在模組領域又跨出一步。 這場被動元件缺貨大潮,陳泰銘人在哪裡?我們致電陳泰銘,他只表示,「忙著在歐洲和日本出差,股東會見!」 可以想見,他將利用原有的領先地位和市值,再發動一輪併購戰和規模戰,未來國巨也會有更大的規模優勢,用成本和新事業,拉開跟對手的距離。 目前,國內大型電子廠零件庫存天數約在3週左右,不像年初那麼緊缺,但因為出貨旺季即將到來,今年第3季電子業的好壞,會是缺料到底趨緊,還是減緩的重要指標。

陳泰銘大賺稀有財的3個本事

陳泰銘大賺稀有財的3個本事

1顆售價不到新台幣0.1元的被動元件,跟1幅售價8000萬美元的名畫,對國巨董事長陳泰銘來說,都是他創造超額報酬的絕佳標的。 陳泰銘的投資精采之處,就在於他擅長把別人看不懂、看不上的機會,透過長時間的整併、培養,變成關鍵時刻影響全局的決定性勢力,大賺一票。 當年他的同學紛紛進入惠普、IBM等知名國際企業工作,陳泰銘卻投入沒人看好的被動元件產業,開著二手喜美跑業務。30多年後,他旗下的國巨在電阻領域出貨量已站上世界第1。 看得出陳泰銘很享受這種從「被忽視」、「改造」到「大贏」的三部曲,從他的經營細節裡,透露出他極度理性,追求投資績效的一面。  本事一:  尋找別人看不懂、看不上的機會 例如,過去2年台灣豪宅市場低迷,許多人都想出脫豪宅,陳泰銘卻反手陸續買進6戶「文華苑」,其中4戶更是1年內買進。豪宅行情下滑,他愈買愈便宜;他的前屋主─龍巖集團總裁李世聰賠掉1800萬元賣出,1戶總價5.2億元,換算每坪單價為176萬元,成為該社區罕見的一字頭房價。 買進之後,陳泰銘改造每個細節,不僅砸下1千萬元買樹,移植到文華苑的公共空間;甚至還嫌行道樹太醜,跟豪宅不搭,打算把行道樹換掉。 陳泰銘會大買文華苑,是因為該社區只有28戶;相較於帝寶等百戶以上規模的豪宅,文華苑是頂級豪宅市場裡的小而美的精品。知情人士指出,關鍵就在於「稀有性」,若能加以好好包裝,帶動價格翻揚,陳泰銘自然就能從中大賺一筆。 「押注稀有品,包裝後再高價出售」的操作手法,陳泰銘不只用在買豪宅,收藏高價藝術品也是如此。 外界只看到陳泰銘以不到380元拍進常玉畫作,再用3300萬元賣出;卻沒有看到,陳泰銘在買進常玉的畫作之後,是如何用心地凸顯畫作的價值感。一位陳泰銘的友人說,佳士得專門為常玉這幅畫,推出整本專刊介紹,完整展現常玉的作品,更推高了常玉作品的收藏價值,最後再以高價賣出。 畫家法蘭西斯培根最精采的《三聯作》,陳泰銘2003年在紐約蘇富比以380萬美元「高價」拍進,刷新培根的作品當時的拍賣紀錄。然而,2014年倫敦蘇富比夜拍時,他卻以8085萬美元賣出,大賺7000多萬美元,震撼市場。「陳泰銘擅於包裝珍稀產品,他是有策略的。」一位與陳泰銘熟稔的業界人士指出。 陳泰銘另一個投資的標的是紅酒,前一波,1982年分的拉菲(Lafite)紅酒價格節節上昇,在深圳一度賣到近10萬元人民幣1瓶,價格不理性瘋漲時,陳泰銘便出手大賣收藏多年的拉菲紅酒,獲利數倍,再大量買進便宜的勃艮第紅酒,買進被市場低估的好東西。  本事二:  嚴守自我高效率原則,不怕得罪人 陳泰銘極度「追求完美交易」,醉心靠經營與謀略制勝,並不走以和為貴的傳統路線。因此,這次國巨調漲被動元件價格,引發下游廠商的不滿,甚至揚言聯手抵擋,但陳泰銘顯然並不為所動,甚至連得罪朋友也不以為意。 這次缺料風波,仲琦科技董事長鄭炎為就曾跟朋友抱怨,他跟陳泰銘是多年朋友,這次被動元件大漲,他竟然也沒辦法從國巨手上多拿到一些被動元件,「竟還一口氣漲了我好幾倍」。 1位台灣電子業高階主管說,這波漲價,他們原本想直接透過關係找董事長陳泰銘談價,但沒想到國巨的業務代表竟警告他們:如果你們直接找陳泰銘談,那只會讓他更相信市場上真的缺很大,「找我漲3成,找陳泰銘可能就會漲1倍了」。 2011年,國巨的下市風波也曾經惹毛股東。當時景氣即將轉好,國巨卻有意買光持股下市,等於讓高價買股的小股東無法解套。雖然從國巨的角度看,私募下市是合法的完美交易,但最後證期局反對,陳泰銘雖難如願,卻已讓小股東普遍觀感不佳。  本事三:  廣納各方好手,創造激勵環境 不過,儘管陳泰銘聰明絕頂,但他做關鍵決策時,也一定會廣納各方好手的意見。像投資豪宅,為了買到最好的價錢,他隨時有3組以上的中間人,告訴他誰有意出售,想賣多少錢。藝術品也是一樣,國巨基金會執行長黃嘉若曾任台灣佳士得總經理,對藝術市場走向,藏品的真實價值,自有獨到見解,讓陳泰銘的收藏由本土走向國際,屢屢創出新高。 當年,在創業初期,人才曾是陳泰銘最煩惱之一。他曾透露,剛創業時,公司設在新店,登了7天的報紙,收到5封應徵信,來了3個人面試,沒人才可挑,就全部錄取;報到2個,結果1個做了2年,1個做了半年。 陳泰銘發現,人才不是去有名氣的大公司,就是去地段好的公司。於是,他索性把公司搬到當時最熱鬧的忠孝東路和延吉街口,再登2天報紙廣告,就來了98封履歷表。「這才叫找人才!」陳泰銘說,有人才上門,才能再進一步讓人才認識公司,了解你的想法和策略。 陳泰銘帶人也像投資,他認為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潛能,他的方法就是建立起一個以結果為導向的文化,讓部屬向前衝。陳泰銘不會告訴部屬怎麼做,「那是他跟他主管的事」;但要給他互動和刺激,設定階段發展目標,讓1個人可以發揮2、3個人的效果。 因此,要了解陳泰銘的布局,就要了解他旗下的大將。國巨的核心幹部多半有深厚的財務背景,有利於公司快速併購。像2014年時,陳泰銘把執行長大位交給張綺雯,她曾擔任寶僑大中華區財務副總以及研華科技的財務長。2007到2008年是國巨股價的谷底,但陳泰銘延攬張綺雯出任國巨財務長後,對內發動一系列營運和組織架構變革,對外積極布局併購,這段時間反而成為國巨壯大實力的契機。 如今,被動元件大漲讓陳泰銘再度成為鎂光燈焦點。或許,多數人不見得能認同他的商業手法,但卻無法忽略他用構築完美交易的商業天分,一次又一次地改寫市場的遊戲規則。  

台廠股價漲翻天  為何日廠超淡定?

台廠股價漲翻天  為何日廠超淡定?

在這一波被動元件漲價潮中,日本主要的積層陶瓷電容(MLCC)大廠、包括村田製作所、京瓷、TDK和太陽誘電公司,業績並未大幅成長、股價也未飆高,和台廠形成強烈對比。 日本電子元件廠著眼於甚至長達10年的長線布局,對於當下緊迫的供需狀況,日本村田製作所獨家接受本刊專訪時強調,會努力增產並提高生產效率來因應,同時不會放慢投資未來的腳步。 村田指出,隨手機性能升級、汽車電動化、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等電子控制的需求提高,電子控制單元(ECU)和感測器需求也增加,加上通訊功能的強化,使MLCC的需求量大增。未來幾年預料市場會維持榮景,供需會繼續緊迫,因此村田今後會繼續致力於增產投資和提高生產效率。 為因應擴大的需求,村田2018年度設備投資額預定達到3千4百億日圓,比上一年度還增加334億日圓,創歷史新高,其中重點將放在需求旺盛的電容和電池事業,金額約2200億日圓,目標是2018年度MLCC產能提高10%左右。但村田同時也會請客戶理解MLCC的小型化,改用生產效率高、也容易增產的小尺寸產品,希望透過雙方的努力,2019年度結束前,供需能夠平衡。 這4家企業中,TDK早在1935年就成立,村田(1944年)和太陽誘電(1950年)也是老企業,最年輕的京瓷(1959年)也有近60年歷史。經歷多次產業興衰,它們發現,長遠來看,甘冒風險也要大舉投資才能維持不墜。 分析師指出,村田向來標榜「藍圖經營」,從全球客戶得到的產品循環訊息為基礎,以10年為單位,來擬訂開發計畫。村田創業以來的核心產品就是陶瓷電容,給人的印象向來是「靠通訊相關電子元件獲利」;該公司1年生產MLCC 1兆顆以上,全球市占率約4成,1支手機約用300到900顆,因此股價也總是隨智慧型手機銷量影響。 如今智慧型手機普及已告一段落,為了避免「成也手機、敗也手機」,之前就規畫要進入投資新世代產品的階段。會長兼社長村田恒夫先前就對媒體說,未來看好能源、車載和保健這三大領域,而鋰電池是能源的核心。因此村田接下來的重點是開發鋰電池和5G用的產品,嘗試多角化經營,為下一個成長期預作準備。 村田/強化研發布局10年計畫 TDK/對增產被動元件態度審慎 該公司2017年9月已買下索尼的電池部門,預定2020年度手機用鋰電池等電池的營業額要增加3成到2000億日圓,將來也計畫供應給電動車;目前村田手機和平板用電池市占率為15%,未來希望提高到20至30%。 村田2017年度(2017年4月到2018年3月)營業額比上一年度成長約2成,淨利連續2年減少,比前1年減少6.4%;不過生產陸續上軌道後,2018年度淨利可望增加23.2%為1千8百億日圓。 TDK也是公認勇於做決策的企業。根據公布的中期經營計畫,2020年度營業額預定比2017年度增加3成,強調將來的主力事業汽車和物聯網用的「感測器」部門,營業額年平均成長率目標是35%;包含電動車等電源業務的「能源應用產品」部門則以8%為目標。 分析師指出,TDK 3年內計畫設備投資額為5000億日圓,要變身為電源和感測器廠商的訊息明確。儘管有人質疑TDK對被動元件的投資不足,將來可能無法因應車載的需求,而錯失賺錢良機。不過TDK並不以規模為優先考量,因此對增產被動元件的態度審慎;而且TDK過去的發展重點從卡帶、到磁頭、再到鋰電池等,曾有徹底顛覆獲利來源的成功經驗,未來發展仍讓人拭目以待。 京瓷2018年淨利比前1年減少21%,主因是太陽能相關事業獲利性低,但電子元件等銷售表現仍佳。過去5年該公司的投資規模約在5百到8百億日圓,2018年度的設備投資額將比上一年度增加2成,超過1千億日圓,金額和2000年度IT泡沫時期創下的最高紀錄相當,主要投資對象是智慧型手機和汽車使用的半導體元件等。京瓷預料2019年度5G需求就會開始上升,因此要及早做好增產的準備。 京瓷/為5G需求及早做好準備 太陽誘電/3年內要擴大設備投資 市值規模最小的太陽誘電,制定到2021年3月底為止的中期經營計畫,預定3年內設備投資額要從1000億日圓擴大到1500億日圓,營業額則要達到3000億日圓。太陽誘電看好的領域,也不外乎是汽車、產業設備、能源等。 電子元件廠都布局車用市場,不過汽車自駕預料要到2025年後才會正式普及,經營者必須有抗戰10年的準備。 日本電子零組件廠商自製率高,甚至從上游的材料開發也不假手他人,可以將客戶共通的需求開發成基礎零組件,再製成模組以提高附加價值,並提供客戶解決方案,也不會被捲入低價競爭。預料在這些因素下,日商將繼續維持領先優勢。  

被動元件大熱潮  瞄準下個搶手貨

被動元件大熱潮  瞄準下個搶手貨

站在投資角度,除了MLCC,下一個漲價題材會在哪?誰是下一個MLCC,是MLCC上游材料商,或是電阻商?還是相關的設備廠商? MLCC缺貨,當然也帶動上游材料喊漲。根據業者表示,從MLCC的成本結構來看,陶瓷粉末占比最高,而且品質還直接影響產品性能。不過,這一部分7成掌握在日本、堺化學、京瓷以及美國的Ferro手上。 華新科集團旗下被動元件上游和利基型元件廠商信昌電,就是這一波陶瓷粉末漲價受益者,光是首季稅後淨利1.49億元,年增1.29倍,EPS(每股稅後純益)為0.87元,優於去年全年的0.35元。 信昌電/上游材料受益股,訂單湧入 光頡/今年3度調漲電阻價格 「市場缺料令客戶訂單湧入,推升整體營收持續看漲。」信昌電出面說明,首季營收獲利大爆發,就是來自於介電粉末反映成本上升,而且這股趨勢尚未結束。 其餘被動元件的上游材料,還有鋁質電解電容的供應鏈。自從去年底中國限汙令以來,許多被動元件上游廠為了要因應環保議題,影響鋁質電解電容上游鋁箔廠供應緊缺,在訂單吃緊下,日系大廠已經在去年第3季率先調漲價格,台廠、陸廠也很快地跟進,目前,電蝕箔部分已經跟著喊漲了。 至於電阻部分,則是趁著上游材料價格上漲、匯率波動以及人工成本上揚等壓力,國巨集團已經率先開槍起漲了,其他業者也開始跟風。業界指出,由於電阻的大玩家更少,連韓國三星都沒有布局相關領域,到底未來會不會缺貨雖然並不知情,但確定的是價格完全掌握在供應端手上。 另一家由中國第一大晶片電阻廠風華高持股4成的台廠光頡,今年以來已經第3次調漲電阻價格。光頡強調,「由於厚膜電阻材料成本,包括包材、漿料、電鍍材料、陶瓷基板等大幅上漲。」一切都是因應上游材料漲價的調整。 九豪/併購題材火熱,漲停有玄機 鈺邦/具產業戰略發展利基 其次,「被併購題材」也炒得火熱,5月22日,國巨砸下220億元收購一家車用美國小廠普斯電子,當下第一時間內所有法人開始解讀,從併購的角度來看,下一個被動元件的戰場,會在物聯網、車用、高速運算趨勢,未來絕對會擴大MLCC的產品戰線。 此外,5月28日盤中,市場點名即將於6月進行董監改選的電阻上游材料廠商—九豪,有可能會被國巨併購,瞬間九豪直接亮燈漲停板。事出必有因,從4月的大股東名冊中,居然發現由陳泰銘親自擔任董事長的國新投資,已經持有九豪6%股權,整個國巨的投資公司持有10%,引來市場側目;九豪則對外聲明,國巨是短期投資,併購純屬市場臆測。 換個角度,九豪為國內唯一晶片電阻陶瓷基板廠,同時也是全球0402基板的主力供應商,全球市占率高達7成,同時也是國巨0402基板第一大供應商。在電阻上游材料中具有一定關鍵角色,這當然成為國巨關注的焦點。 市場傳說,出給比特大陸的固態電容廠商鈺邦,是另一個被國巨點名焦點。由於固態電容主要應用於電競、挖礦所需,這些年隨著電競產業的持續增溫,讓鈺邦在戰略上具有一定實力,更關鍵的是,鈺邦為佳邦的子公司,而當初國巨子公司凱美併購佳邦,有人傳言有可能就是為了電競布局。 若從國巨集團這幾年併購的奇力新、旺詮、美磊、智寶、凱美、君耀、佳邦等被動元件周邊廠商,這一次都隨著國巨一同雞犬升天,股價大翻身。回過頭來看九豪,目前股價仍在25元附近,位置點實在太迷人了。 這股熱度不只是九豪而已,整個被動元件供應鏈都被市場上掃描一遍了,像是電阻廠商立隆的子公司立端,為鋁質電解電容的上游鋁箔廠商,也因為報價喊漲下,受到市場點名,立隆、立敦雙雙改寫新高。 被動元件的漲勢全面擴散到被動元件上下游周邊,像是電感廠今展科,就由谷底翻身;電感上游材料的越峰,也隨著這一波熱潮,股價一路衝高;保護元件廠商興勤則是在消費電子應用面擴大,股價往百元大關邁進。 只不過,現在市場被動元件一頭熱的情況下,投資人別衝過頭,一切還是需要注意到本業是否獲利為主,安全至上。  

缺貨叢林大廝殺  你是獵人還是獵物?

缺貨叢林大廝殺  你是獵人還是獵物?

今年以來,被動元件漲價在股市炒翻天,龍頭國巨至5月25日上漲1.74倍、華新科上漲2.23倍、禾伸堂漲94%,是表現最亮眼的族群。原因是產品漲價,漲幅從5成到好幾倍,在成本不增加的情況下,所有的漲價都化身為公司的利潤,透過本益比乘數,反映在股價的飆漲。不管是想進場或出場,投資人可以先釐清5個關鍵問題。 為何漲價? 問題出在供給面 首先,這次的缺貨是長期結構性失調?還是短期供不應求?的確,相關企業認為來自長期、廣泛的需求,包括智慧手機、汽車電子、電競顯卡、挖礦、5G建置等,拉動MLCC(積層陶瓷電容)需求,扭轉了長期供需結構。然而,這些因素都很長期,如果需求真的同時百花齊放,那要如何解釋蘋果概念股上半年不如預期;車用鋰電池的康普、美琪瑪拉回整理;眾多5G概念股因中美貿易爭議而熄火。 短期問題出在供給面,台商最擅長的中低階產品,1000顆MLCC在漲價前賣台幣30元,雖然是各種電子產品都要用,但是不管是智慧手機、汽車等,占整體製造成本只有0.1%,就是因為不受重視,長期供過於求,已經多年沒有新增產能,加上龍頭日商村田要把產能移往高階車用,形成中低階產品的供給缺口。 另一方面,國巨集團帶頭,多年來發動多起併購,重建產業秩序,讓供給面由多家競爭走向寡頭壟斷,不再殺價,產品報價從不跌到漲價,水貨商甚至以競價方式賣貨,發揮飢餓行銷的手法,客戶多花點小錢還是可以出貨,餵飽長年被殺價到見骨的廠商,同業們都樂得順勢漲價。當然,也成功了。 被動元件雖然單價低,卻是必需品,雖然各大採購對漲價恨得牙癢癢,誓言以牙還牙,但是,缺貨能否紓解要看供給結構。從產能來分析,MLCC第一大供應商村田市占率約40%、其次是韓國SEMCO約20%、國巨居第三是13%、日本太陽誘電10%、TDK為5%。但是日商生產高階產品、單價高,產值的市占率還要高於產量市占率。 會漲多久? 可能停在現價至年底 現實面來看,日商掌握技術及產量的產業,產能規畫以長期眼光出發,擴產相對謹慎,重視由研發而來的長期利潤,像村田將產能移向高階,就不可能走回頭路,不會因為低階產品漲價幾成到1倍,而放棄高利潤的車用產品。至於中國的風華高科,產能小、品質還不穩定,為了低成本的被動元件,導致產品短路,製造商一點都不划算。 整體而言,日商身為領導者,追求高單價及長遠發展;後面的追兵是中國的風華高科,技術不強、產能不大,沒有攪亂戰局的實力,除非短期內出現技術、產量大突破。至於台商本身之間的競爭,如前所述,多年的整併後,MLCC就是國巨、華新科及禾伸堂的天下,經過多年苦熬,懂得在價格、產量、利潤間尋求平衡。 這次最缺的MLCC中低階產品,國巨已經漲好幾次,華新科才剛漲,很可能衝高拉回後停留在相對高價到年底,也就是說,如果客戶接受目前的價格,沒有缺貨的問題。此外,受到MLCC帶動,晶片電阻也開始漲價。 拉高本益比? 缺貨不是趨勢性題材 MLCC因長期壓縮改善產業秩序,也因為不起眼,連紅色供應鏈都忽略了,如華新科總經理顧立荊所言,「即使漲價2倍,也不是今天貴,而是過去太低價」。不過,缺貨沒有不散的筵席。就長期投資的角度,1家有競爭力的公司,不會來自於等10年來一波的漲價,漲價後,即使以法人給予的13到15倍本益比,也不代表相關股票變成價值型投資。 國巨從2016年至今、近6季資本支出120億元,5月又以7.4億美元併購普司,進軍車用電子;華新科今年擴產15%至20%,資本支出較去年高。這些都是為競爭力而努力;另一方面,日商往高規格走,如果成本划算,也會引導原本使用台商規格(例如0402)的客戶,改變設計採用更少顆的日商產品(例如0201)就可以滿足需求,這就是長期競爭消長的變數,當然影響供需關係,目前還看不清楚。 籌碼集中化? 核心玩家帶動基金火上加油   台灣的被動元件廠商,能否善用漲價利益,打造未來競爭力,才是觀察長期競爭力的著眼點,投資首重「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台商是否具有長期且全球化的競爭力,還是問號。 被動元件產業的漲價,成為股市追逐的題材,更重要的,決定籌碼面有幾股勢力。一是蹲苦窯多年的核心公司派及外圍代理商,最清楚產業及價格變化;其次是主動型基金,嗅覺最靈敏的操盤人跟著產品漲價買進,大賺一波;接著是當今全球規模達4兆美元的被動式基金,在國巨、華新科大漲後,指數型基金依照市值的選股法就會納入,國巨在今年4月剛納入台灣五十成分股、華新科在5月納入MSCI(明晟)全球標準指數,將吸引被動式投資買進,主動基金要做績效、被動基金要追指數,形成恐怖平衡,成為推動股價的力量,可說是火上加油。 還有各類一般投資人,看報紙、看線形、聽法說、聽朋友說、或是已套牢多年的人,不管是投資現股、融資、當沖、權證,都一起參與了被動元件的盛筵。當然,一旦行情退燒,也是從「核心玩家」開始退場,因為基本面和籌碼都掌握在他們手上。 投資心理? 能駕馭貪婪及恐懼才是贏家 最重要的,投資人要自問:我能夠從本波缺貨行情獲利嗎?如同上述,搶進MLCC股票的人絕非省油的燈,各有本事及特殊的消息管道;被動基金除外,但是錢多、沒有情緒。 有一個簡單的檢驗方法,本波經濟復甦以來,多次傳出缺貨,從DRAM、矽晶棒、5G挖礦商機、電動車電池、3D感測等,行情總是來得又快又猛,像矽晶棒至今仍未退潮,其餘的退潮形態各不相同;但是,你能夠從各類缺貨行情賺到錢嗎?或者,你擁有某一產業獨特的資訊優勢,能夠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也能賺得滿盆滿缽。 例如挖礦顯卡的撼訊,業績火紅, 4月3日股價最高來到420元,年初以來大漲4.7倍,接著公布3月營收創新高、第一季EPS(每股稅後盈餘)達10.3元。但股價卻開始大跌,隨著4月營收大縮水、單月每股虧損0.05元,股價從420元大跌至5月25日的143.5元,跌掉65%。試想,誰從撼訊全身而退?又具備什麼條件? 當然,每一種漲價、缺貨產業的條件各不相同,但是在投資上有幾個通則。第一,缺貨總有紓解的一天。第二,核心人士會先退場。第三,技術面一定領先基本面。對於具有消息判斷力,又能駕馭投資貪婪及恐懼者,將是贏家,但是1成贏家賺走9成利潤的鐵則還是不會改變。除非,台灣的MLCC產業蛻變為具有長期競爭力的企業。 最後,投資標的可聚焦在3檔,國巨、華新科、奇力新,前2檔都有指數撐腰,也才剛漲價,暴衝的獲利還要持續幾個月,至少會到下半年,視蘋果新的手機銷售情況而定,股價大約還有2到3成空間,但震盪幅度大。奇力新則因屬國巨集團,旗下有美磊、旺詮等,第3季還要減資3成,產業面、籌碼面的故事才要開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