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執政兩周年專訪》經濟穩定成長趨勢成形

2年前,蔡英文以壓倒性的勝利,成為亞洲第1位非政治世家出身的女總統。2年來,她的民調支持度一路走低,成為藍綠陣營交相攻訐的對象。選前選後巨大的現實落差,這幾乎就是政治人物無可逃脫的宿命。 然而,我們也必須承認,蔡英文是一位非典型的政治人物。她不是一位媚俗的政客,人們也許可以懷疑她的能力,但卻很難質疑她的誠意。 在「520」就職2周年前夕,蔡英文接受《財訊》雙週刊的訪問,強調過去2年她都在做「打樁基礎」的工作,自己最滿意的,就是「確立台灣經濟,將走向穩定成長的趨勢」。 蔡英文用了一個未來式─「將走向穩定成長的趨勢」。的確,對一個國家的發展而言,2年並不算長,成績不可能一蹴可幾;但所有的政策都是一步一腳印的,未來其實就蘊藏在過去裡。這次,蔡英文很坦率地,接受了我們檢視她2年來走過的足跡。

蔡英文:經濟數據幫我頂住四方炮火

蔡英文:經濟數據幫我頂住四方炮火

2年前,蔡英文以壓倒性的勝利,成為亞洲第1位非政治世家出身的女總統。2年來,她的民調支持度一路走低,成為藍綠陣營交相攻訐的對象。選前選後巨大的現實落差,這幾乎就是政治人物無可逃脫的宿命。 然而,我們也必須承認,蔡英文是一位非典型的政治人物。她不是一位媚俗的政客,人們也許可以懷疑她的能力,但卻很難質疑她的誠意。 在「520」就職2周年前夕,蔡英文接受《財訊》雙週刊的訪問,強調過去2年她都在做「打樁基礎」的工作,自己最滿意的,就是「確立台灣經濟,將走向穩定成長的趨勢」。 蔡英文用了一個未來式─「將走向穩定成長的趨勢」。的確,對一個國家的發展而言,2年並不算長,成績不可能一蹴可幾;但所有的政策都是一步一腳印的,未來其實就蘊藏在過去裡。這次,蔡英文很坦率地,接受了我們檢視她2年來走過的足跡。 以下是蔡英文總統專訪內容摘要。 評2年成績》 把基礎做好,讓台灣經濟穩定成長 問:政府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與5加2創新產業計畫,許多的經濟指標都已經轉好,如何看待過去這2年對未來的影響? 答:不能把未來講的太rosy(太美好),但持平來論,2015年經濟成長只有0.8%,2016年我接下政府的時候,最大的挑戰是能不能保一,結果那年是1.5%,2017年超過預期,有2.86%的經濟成長。今年的經濟成長率,央行說是2.58%,主計總處估2.47%,外國有機構估到2.9%;一般預期,明年經濟成長大概也是這個規模。所以可以有個結論:穩定成長的趨勢已經形成了。 2018年有個重要轉折點,政府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和5加2產業計畫,內需產業已經變成台灣經濟發展第2個引擎(註:過去主要引擎只有出口)。過去很長時間,我們希望內需扮演重要角色,但一直撐不起來,今年內需開始可以了,無論是前瞻計畫或5加2,內需對經濟的貢獻會愈來愈明顯。 今年國際市場幫了我們,國內消費也增加一些,很多機構都預測今年經濟成長中,內需已經開始在拉升,它會占GDP比率更大,消費也在成長,好幾個outlet投資案正在準備中,而且規模都不小,這表示消費力有起來了;今年概估,第一季民間消費成長3.02%,消費成長原因就是股市好、加薪、減稅,消費確實在往上走。 這2年來我做的事情,就是把基礎打樁做好。過去,如果國際環境不好,台灣市場也不好;國際環境好,台灣也會順著往上走。從今年開始,如果國際環境持續穩定,台灣經濟成長力道會更強,如果國際情勢有波動或不穩定,台灣的波動不會太大,因為很多「操之在我們」的因素都發展出來了,可以發揮功能。 執政2年來,我覺得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讓內需、可操之在我等因素,成為支撐台灣經濟穩定成長的強大後盾。 問:總統好像愈來愈有信心,而且經濟數據表現成績也很好? 答::如果不是數據看起來不錯,我們一定是四方攻擊的目標,數據至少頂住四方的炮火。 看投資環境》 5加2計畫會帶動更多投資案進來 問:但截至去年為止,國內投資率仍持續下滑,民間感受似與政府不同,該如何解讀? 答:5加2產業帶進來的投資案很多,例如風電經估算將帶來1.2兆元的投資,光電有1.3兆元的投資,其他如國艦國造、生醫,也是很大的投資來源。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要花很多錢,也會帶動民間投資,顯現出來的是未來投資的方向,這個數字應該相當龐大,但不一定會反應在短期計算GDP的投資案。 有些人拿2016、2017年的投資數額來虧這個政府,說投資案好少喔,但這2年是一個轉折點,從2015年的投資額要拉上來,確實需要一點時間;主計總處預估今年投資會占GDP的21%,已經回到正常水準,而且後期會更多。 政府有一個投資庫存概念,依經濟部統計,民間企業在台灣5億元以上的投資案件,2017年有4百多件,投資金額約1.8兆元,今年前3個月已有近8千億元投資案,這些案子是已經在進行、但還沒有進入GDP計算裡,它的前置作業完成後資金就會進來,才會進入GDP計算,未來投資率會更高。 問:面對金融帳持續外流,超額儲蓄也仍不斷創新高,政府會如何看待並解決? 答:央行前總裁彭淮南說,資本外流顯現的就是經常帳有大額順差,表示經濟表現不錯嘛,但我們要持續努力的是國民財富,如何把它留在國內做投資。所以要思考幾個面向,一、財富管理能量要不要起來,二、如何把錢導入產業投資機會,三、金融市場裡,很多金融商品設計,可以把錢從持有財富者手上導入建設性需求。 另外,薪資所得者都是靠薪資在過日子,或是靠銀行存款的利息,每個人都要加強理財能量管理,不管是個人理財管道或可利用商品,過去守薪水守利息過日子,但很多資本市場的投資機會,小額投資人也可以參與,我們在稅改上已想到這點,所以透過減稅的方式,給小額投資人一個友善的投資機會。 看資金流動》 風電付學費,讓全新產業在台生根 問:企業與人民有這麼大筆的資金流出或閒置,是否表示對投資沒信心?政府該如何鼓勵這些資金投資在台灣? 答:很多人說要把資金導入基礎建設,我們也討論了很久,例如風電和光電要投入這麼多資金,難道不能用自己的資金嗎?問題是資金如何導入這些建設裡,這是台灣金融業前所未有的挑戰,就是所謂「專案融資」的能力。 現在國內銀行都要有抵押品才借款,但專案融資講的是,未來的生產在建設過程中如何投入資本,投資人必須是成熟的;再者,金融業必須有能力處理風險評估、風險分散和風險管理。 例如風電就是一個專案,風電案幾乎都是國際性專案融資的團隊在處理,國內銀行沒有這個能力,有能力的都是風電發展好的,如英國和歐盟幾個國家來和我們合作;我們要利用這個機會學習專業融資的操作,我有特別拜託行政院、金管會和公股銀行,專案融資一定要做,否則資金就沒辦法導入有未來性的產業。 資本市場常常有這種「高風險但有未來性」產業,股價常都受消息面影響,這個不好嘛!要有專業機構去做風險評估和評價,讓投資人有個參考,台灣缺的就是這些;下一個世代的融資,就是對風險掌控、風險分擔和風險管理的能力,如果可以做,產業和金融市場都可以做起來。 問:但也有人質疑,風電都是國外的技術與團隊,錢都被外國人賺走了? 答:風電投資是創造國內產業生根的機會,增加本土的能量跟人才,也提供就業機會,現在我們是付學費沒有錯,但如果不做,台灣每年能源進口金額大約2兆元,錢一樣是外國賺走。 或許很多人覺得風電這個階段的利益,外國人賺得比較多,但你要想這後面所帶來的是什麼?帶來的是一個全新產業在台灣生根的機會,例如海事工程的團隊有機會可以發展,專案融資團隊也可以開始出現。此外,我們還可學習風機製造的量能,進一步學習到系統性的整合。 台灣廠商的關鍵零組件都做的很好,但不會做系統性的整合,我們下一個世代的產業要有未來性,就是要有系統性整合的能力,這就是一種投資,不是只看現在。 問:最近全球資本市場波動劇烈,不少上市公司分拆或下市,政府如何讓讓資本市場更活絡更健全? 答:資本市場本來就來來去去,但有1個很重要的原則,資本市場應該跟它的經濟活動,在地緣上是最緊密的;這個國家在發展什麼產業,最佳的資本市場就在這個國家裡,為什麼要讓本土產業活絡,因為產業在這裡,最好的資本市場就在這裡。 有人說生技業要到香港這件事情,我是覺得不太容易,因為真正了解生技的還在這裡(指台灣),只要記住這個原則就可以了解,為什麼有人上市有人下市,來來去去;這是在調結構,所以,可以擔心,但不用太憂心。 評美中貿易戰》 台灣轉骨成功,具全球布局能力 問:美中經濟戰持續角力,台灣會扮演什麼角色?政府政策會如何調整因應?  答:台灣可以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先保自己啦!我們在這個貿易戰中,要去尋找下一個階段的布局,我們已經開始製造智慧化的過程,這會吸引製造業回到台灣來,尤其是高階製造;因為智慧製造講究是系統設計,機器設備精密打造,尤其是系統設計、系統管理能量,將來我們都會很強,在這種情形下,我覺得比較高階的生產統統會回到台灣來。 另外,我們也開始多元布局,所以為什麼要有新南向政策,就是把生產基地多元化。在貿易法則中,最重要的是rules of origin,就是看產品組成中,與發生衝突的國家,它的成品在你的最後產品中的含量是多少;台灣廠商都有能力做多元布局,今天的貿易戰是美國和中國有磨擦,明天可能是別的國家,台灣廠商在多元布局下,可以用不同組成去進入一個市場。 問:現在市場觀察,美中貿易戰是兩強的戰爭,台商在這場爭端中會不會受傷? 答:我覺得台商都很聰明,該布局的都已經布局了,可以關心但不必太憂心。因為第一、台商在很多供應鏈還是占有關鍵性的地位,第二、我們的企業布局其實是滿靈活的,我常在講,台灣經濟這30年來累積最大的資產是哪些?就是那幾家知名的電子製造企業的老闆,不是他們有形的資產,而是他們全球布局的能力。 問:政府這兩年來致力於調整台灣產業結構,繼5加2創新產業之後,接下來的計畫是什麼? 答:5加2創新產業確實是經濟和產業結構轉型最重要的計畫,如果成功的話,我們這幾年來一直想轉型、但轉不過去的情況,總算是過去了,就是台灣話說的「轉骨」成功。 目前產業轉型都是用現有的政策做支持,例如物聯網,我們把法律修好讓法律更友善,我們組了大聯盟,讓業者可以聚集一起和政府互動,也有一些是政府以財政或其他政策面去補強,讓產業轉型能夠很快往前走,但走到一個程度會發現一個問題,就是基本面問題。 很多人問我,5加2產業參訪之旅後,接下來我要走什麼?我說,我要走基礎建設,因為基礎建設如果沒做好,現在用政策、政府協助累積出來的動能,可能撐不下去。5加2創新產業之後,我們走向基本面的檢查,包括強化軟硬體、強化內容應用能量,更必須從基本面去看問題。 (圖/取自總統府網站) 談下一階段》 重新檢視國家經濟戰略與資源分配 問:基本面的問題包括哪些面向,政府會怎麼做? 答:我常常在問,5加2產業如果要繼續往前走的話,需要做什麼?第一是人才,這不只有職業訓練、短期人才轉軌或人才培育;我們的教育面,老實講整個體制有點僵化,從經濟學來講,有個名詞叫time lag(時間落差),市場需求和人才培育的過程有落差,未來如何培育每個世代的台灣人,讓他們可以支撐每個世代產業的永續發展,教育制度必須重新檢討。 第二,從台灣人口結構的問題,去思考經濟產業發展的方向。我們是要改變人口結構,或是讓現在人口結構的趨勢可以和未來經濟發展相配合?現在的政府必須要有未來觀,否則現在所面臨的很多挑戰,是坐在那裡等著情況惡化。 第三,台灣最大優勢,是產業聚落非常多,高鐵已將產業聚落連結起來,應把這些產業聚落,再透過交通、科技與其他方式做一個大連結,把台灣變成一個大型的聚落;這對台灣將來以研發、高科技為導向的產業發展的策略來講,是非常重要的基礎建設,也必須從現在就著手規畫。 第四,檢討資本市場,資本市場若不能活絡,就創造不出我們需要的金融商品或金融人才。經濟發展不外是產業跟金融面的相輔相成,如果金融面不能提供產業和基礎建設必要的支持,兩者速度都會降下來。我們拚命做5加2創新產業,已大致把軌道鋪好,現在把車子放在軌道上推,但接下來資本面不處理的話,5加2產業源源不斷的資金需求要從哪裡來? 還有更大的問題,這也是社會面的問題,我們社會累積了這麼多超額儲蓄,放在銀行裡生不到1趴的利息,財富管理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資本市場要重新檢查一遍,這個工程很耗大,但因為把5加2計畫列為最優先,資本市場的討論密度不夠高,現在還在討論當中。 最後,就是持續解決「5缺」的問題,更深一層來看,五缺基本上是生產要素型的東西,例如電廠不可能一直蓋下去一直蓋下去,我們要先體認天然資源可以支應到何種程度,必須形成戰略,規畫下一個世代的水電等供需情況。 現在行政院提出的5缺計畫,是以國家可掌握的資源,透過最有效的配置,緩解5缺情況;但是五缺後面代表的是什麼?就是國家有限資源如何做最有效的利用與分配,這是最根本性的問題,國家的資源與產業經濟策略如何重新檢視一遍,將是下一階段要做的事。

蔡英文:降稅不是刺激投資唯一誘因

蔡英文:降稅不是刺激投資唯一誘因

美國大降稅吸引企業投資,估將使美國財政赤字增加1.5兆美元,而日前台灣進行稅改後,總減稅規模才198億元新台幣,引發外界質疑政府鼓勵企業的投資力道不足;總統蔡英文在接受《財訊》專訪時,針對這個議題,有別於之前回答問題的沉穩態度,刻意拉高分貝說明,顯然非常在意外界的看法。 「要減稅企業才會投資,這種說法非常傳統(classic),」蔡英文強調,減稅不是企業投資的充分必要條件,稅負高低只是觀察投資流向的一個因素,投資流向要流到哪裡去,是有很多的考量;她話鋒一轉,「如果降稅就可以帶來投資,那上一個政府執政8年,把營所稅率從25%降到17%,有沒有增加很多投資?答案是,沒有!」 蔡英文強調,台灣的問題真的不在減稅上,而是產業發展的種種條件是否已經到位,「現在把營所稅率由17%調高到20%,我看最近一直要進來台灣投資的人,沒有人在抱怨這件事情啊。為什麼?你條件發生了,大家都來了,稅只是中間的一個考慮,不是關鍵性的考慮。」 蔡英文進一步強調,台灣的產業結構與美國不同,美國大公司是全球運行的,在哪裡登記就在那裡繳稅,「美國政府希望美國企業自海外搬回美國,所以必須減稅,跟我們進行的稅改是不一樣的目的,兩者不應拿來類比。」台灣的營所稅率雖由17%調高到20%,但也有配套將企業未分配盈餘稅率由10%降到5%;蔡英文指出,這對想保留盈餘進行投資的企業反而更重要,因為企業想累積資本的稅負下降了。 不過,財政部過去將營所稅率由25%降為17%時,連帶取消掉所有租稅減免,而今年實施的股利稅改,又將營所稅率由17%調高為20%,由於企業各種租稅減免取消後,財政部營所稅收已衝破5千億元,成為第一大稅收,現在又調高營所稅率;日前工總理事長王文淵當面向行政院長賴清德抱怨,財政部調高營所稅率有違全球減稅的趨勢,並要求恢復過去《促產條例》的租稅減免,減輕企業負擔,並提高企業的競爭力。 但蔡英文認為,租稅並非吸引企業投資的唯一條件,「過去那種批發式的租稅減免,以後不會再有了」。這是蔡英文首次對於租稅減免政策做出最明確的宣示,意味著從過去《獎投條例》以及《促產條例》以來雨露均霑的租稅減免時代,已不可能再恢復了。 蔡英文進一步指出,營所稅率由17%加到20%後,政府對於產業的獎勵,將改採現金補貼或由國發會投資協助的方式,對於政策鼓勵的關鍵性產業,會由行政院、財政部及經濟部做後續討論,考慮給予「一點點空間的租稅減免」,獎勵的方式會和以前不同。 目前政府傾向於用現金補貼和由國發會參與投資的方式加以獎勵,而不是用租稅減免的方式。蔡英文認為,用現金補貼產業的方式比較透明,而且政府可以管控,如果用租稅減免的方法,那減稅年復一年,政府到底讓出多少賦稅利益根本很難計算,久而久之就變成天女散花式地給產業租稅優惠,這種浮濫式的租稅優惠,本來就應收回。 「我覺得可以雙管齊下,一方面需要鼓勵的產業,可以用現金補助,或者用國發會的投資來補助他;另外,我們營所稅調高後,可以有一點點空間,提供未來關鍵產業在賦稅上的優惠,表示我們國家對於這些產業的激勵。」蔡英文說。 至於要怎麼做,那還是要由行政院拍板,但可以確定的是,「過去那種批發式的租稅優惠,不會再有了啦!」

小英開門迎戰下半場

小英開門迎戰下半場

5月13日週日上午10點,高牆門禁森嚴的總統官邸裡,幕僚和祕書們進進出出忙碌著。蔡英文剛結束上1個工作,利用本刊專訪前的空檔吃早餐,她走出廚房時,沒預期會和我們打照面,嘴裡還咬著饅頭的她,沒和我們打招呼,只交代一句:「我是出來倒咖啡的,」又閃進廚房。 我突然想起2年半前,此刻的女主人在全台大街小巷穿梭拜票的情形。那時,她也有滿檔的行程,但精神比較放鬆,笑容比較燦爛。 回到2015年,總統大選鏖戰最激烈時刻。那時的她,走到哪裡,鎂光燈就閃到哪裡,群眾的歡呼聲也就跟到哪裡。台灣各行各業自動自發為她組織後援會,連農漁會、水利會這些多數由藍營盤踞的地方勢力,也不必拔不必綁,樁腳一個個自動靠攏過來。 身分不同了! 她急速向前走,笑容愈來愈少 她感受得到那種受歡迎的喜悅,卻又不知如何表達;於是,在全台跑行程的日子裡,在造勢場合後台看到認識的人,不論是黨工、民代或是媒體記者,她都會親切走過去,以一種雀躍又帶點訝異的表情問候:「你怎麼會在這裡?」被問到的人難免有點錯愕,不知如何回答,但內心都嘀咕著:「這是我的工作,我本來就應該在這裡啊。」蔡英文也不等對方回答,又匆忙地走開。 時任蔡英文全國競選總幹事的蘇嘉全,在造勢場合被蔡英文問候了幾次「你怎麼會在這裡?」之後,以為是幕僚沒有跟蔡英文報告活動流程。為此,在一次重要活動前,蘇嘉全還特地請黨務主管交代蔡英文的隨行祕書,一定要告訴蔡英文,他也會到場。沒想到蔡英文一下車,迎面看到蘇嘉全,劈頭又是一句「你怎麼會在這裡?」讓蘇嘉全當場尷尬不已。 不像國內許多政治人物,逢人右掌握手,左掌拍肩,熱絡寒暄;她其實不是那麼習於社交的人,但待人又是友善親切,於是見到認識的人,就只能以一句「你怎麼會在這裡?」表達親切的招呼,意思等同於「很高興見到你」。 擔任總統之後,身邊有重重的特勤與隨扈包圍,蔡英文再也沒有機會趨前向認識的人問候一句「你怎麼會在這裡?」她愈來愈行色匆匆,笑容也愈來愈少,讓人感覺愈來愈嚴肅。一位工商界大老回憶說,選前他和蔡英文餐敘過好幾次,她每次都是專心聆聽建言;然而,在一次工商組織活動中,蔡英文以總統身分應邀致詞,他在一旁等候迎接,蔡英文竟面無表情地從他面前走過去。「我以為和總統是朋友,原來不是!」這位工商大老氣得私下跟朋友抱怨。 工商大老如此,很多支持者也有相同的感覺:蔡英文選上總統後變了。民進黨同志也注意到,蔡英文似乎很不快樂,而且似乎脾氣愈來愈差。後來,她連出席公開場合的次數都變少。選前人人親切喊著的「小英」,變成媒體奚落的「神隱少女」。 2015年競選總統期間,蔡英文所到之處萬人空巷。(圖/潘重安攝) 誤會變多了! 選前選後反差愈來愈大 眾人不理解的是,她的身分真的不同了。基本上,她已失去人身自由,身邊隨時被隨扈包圍著。那位工商大老感覺被蔡英文冷落時,正是國民年金改革抗議者動作最激烈的時候,蔡英文走到哪裡都被抗議。特別是,她到國防大學參加「三軍六校聯合畢業典禮」時,抗議者甚至衝破警方的封鎖線,直接攔阻總統車隊。 後來蔡英文能取消的活動都取消了,沒取消的活動,周圍要部署近千名警力,她本人則像刈包一樣被特勤人員緊緊包夾。那個工商組織活動的場合,蔡英文可能根本沒有看到那位工商大老,或是被隨扈催著急速往前走。 台灣社會形勢嚴峻,蔡英文又加諸自己更多禁錮和負荷。她覺得肩負選民的期待,急著執行所有承諾過的事,所以一開始就開了很多戰場,搞得烽火連天。她又是個謹慎自持的人,不想給任何人添麻煩。 特勤說維安不易,叫她不要在外面過夜,她就聽特勤的安排。世大運期間,幕僚建議她去看羽球球后戴資穎打球,為她打氣,因為戴資穎為了留在台灣打世大運,放棄世錦賽,但特勤說年改抗議太激烈,維安不易,她就不去。幕僚建議她去看棒球,支持國球運動,也是為了維安考量,她還是不去。到後來,她就只能待在總統府和官邸。 隨時繃緊自己,她也把周圍的人繃得很緊。有一次週末在官邸開會,她請時任總統府祕書長吳釗燮打電話給某部長,她要詢問事情,那位部長當下沒接電話,過了好一段時間才回電,對這位她頗熟識的部長,蔡英文半開玩笑半警告說:「部長讓人找不到,是國安問題。」 許多人對蔡英文的誤會就那樣形成,因為選前太受歡迎,還有她許諾給人民太大的希望,選後蔡英文的言行舉止、施政表現,都帶來更大的反差感。加上台灣量多而質異的不同媒體,把蔡英文當成目標每天罵,頻繁出現的民調則一再顯示她的支持度低迷不振。蔡英文變成全國民眾茶餘飯後最方便的討論話題,藍營支持者挾帶著怨恨宣洩快感,綠營支持者帶著失落感,也跟著罵得更大聲。 該做的都做了! 以堅忍和毅力持續落實政見 對於外界的批評,蔡英文自己多次公開表示:「我知道我沒有抱怨的空間。」她忍受下來,不辯駁,不反擊,每天工作12小時,找人開會、討論政策、讀資料,在府內接見1個又1個來訪的國內外團體。假日還是找人開會、討論政策、讀資料、在官邸會見1個又1個來訪的賓客,全年無休。 對於蔡英文當總統是否很不快樂,1位跟隨她10餘年的黨務主管說,台灣社會對政治人物太嚴苛,但蔡英文是個好學生,不會翹課,不會抱怨,該做的就做。 一位民進黨地方黨部主委為她抱不平:「當然不快樂啦!台灣總統是全世界最爛的工作,她心情怎麼會好?每天都被罵,請個廚師要被罵,去探望哥哥嫂嫂也被罵,自己1個人住在官邸裡,回家只有貓和狗。」 過去總統府都有編列預算聘請廚師,負責總統伙食及外賓餐宴。前總統馬英九取消聘用「御廚」後,蔡英文每月自費6萬元請廚師,被部分媒體批評她是「嬌嬌女、大小姐」。過去一直同住的哥哥嫂嫂,因為不是直系親屬,蔡英文怕被批評,不敢邀他們同住官邸。連剛上任時,她返回敦化南路住所和兄嫂吃飯,都被媒體揭露特勤人員抱怨加重維安負擔,後來她也很少返回舊居和兄嫂相聚了。 「當總統有哪一件事是簡單的?但她想做的事都有做啊!」1位跟隨她多年的立委強調,蔡英文的毅力和決心,不是外面看到的那樣,為了改革,她做了很多研究,把每1個相關團體找來耐心地溝通,《勞基法》修正、年金改革、稅改、綠能、追討黨產、促進轉型正義、攸關台灣產業轉型的5加2計畫,也都朝既定方向推動。 終於,成果逐漸浮現,「宅女小英」最近也開始活躍。她近日密集進行5加2創新產業訪視行程,態度從容自信,笑容變多了;前2年她幾乎不回答媒體詢問,現在她常停下腳步接受「堵麥」,回答記者問題。 一位總統府核心幕僚透露,前2年蔡英文都悶著頭在做事,為改革鋪路,歷經的是痛苦的階段,現在事情已經打底好了,她就有信心出來了。這位總統府核心幕僚解釋說,蔡英文陣營在選前的論述太成功,允諾人民要做那麼多改革,讓大家滿懷期待;但那時沒有說明,改革不是一蹴可幾,要花很多工夫,也會面臨很多衝突和陣痛。 「她就是一個很誠實的人,還沒做好的事,未成形的政策,她說不出口。」幕僚表示,這是她的壞處,但也是這樣誠實踏實的性格,讓2008年摔得那麼慘的民進黨,能很快就還魂了。 (圖/潘重安攝) 快走過忍痛期了! 重拾笑容打造不一樣的下半場 一位長年觀察她的民進黨人士指出,蔡英文的本質是抵抗政治的,但她被拉入政治,後來變成政治的頭,這在台灣政壇從未見過;她的人生一路被呵護,先不說在家是受寵的老么,2008年接任民進黨主席後,黨內對她也是感激涕零,呵護有加,很多幕僚和立委自動幫她處理很多事。 他說,或許是這樣順遂的路,前2年蔡英文給人的感覺是,她沒有做好準備要當總統,當了之後也不太喜歡這個位子;但等她想通了,她就會面對事實,而且還有異於常人的意志力。 在民進黨任職多年的幕僚說,最近一次中常會前,蔡英文在主席台上對著台下的高志鵬說:「你今天怎麼穿西裝,穿得這麼正式?」讓高志鵬不知如何回答,因為他每次開中常會都穿西裝。這是蔡英文再度展示她的「英」式親切問候法。 過去,蔡英文在很多場合說過,「從小到大,從來沒有想過要做總統。」在無數個夜晚,1個人站在寂靜的總統官邸時,不知蔡英文會不會叩問自己:「你怎麼會在這裡?」但她已沒有質疑和選擇的餘地,只能繼續努力不懈,非成功不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