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透視4645位獨董背後的人脈與金脈

《財訊》雙週刊全面檢視國內1918家上市櫃與興櫃掛牌公司中, 分析、對比4645位獨董的身分資歷。 不禁令人質疑:關係用在對的位置,就能與財富畫上等號?

透視4645位獨董背後的人脈與金脈

透視4645位獨董背後的人脈與金脈

「815」全台大停電,除了凸顯國內電力配置問題,也意外的牽扯出獨立董事(簡稱獨董)綿密的政商關係與問題。 「巨路公司的獨董,其中之一就是中油退休高層!」甫請辭中油董事長的陳金德說。面對全台大停電,陳金德直指問題出在中油外包商巨路公司人員操作不當所致。「日後只要是中油退休員工到民間企業工作,中油也不會和該家企業合作。」陳金德暗指,巨路的獨董是讓該公司得以承包到中油訂單的關鍵人物。 巨路獨董林立人,2006年退休前在中油擔任興建工程處處長,因其建廠經驗豐富,為借重其專長,退休後轉任中油總經理室顧問。 一場大停電  巨路獨董與中油關係曝光 「大潭電廠的採購案就是他處理的,他跑到日本、荷蘭、新加坡,這些報告在政府公開資訊上面統統都有,他在2013年當巨路的獨董,這是什麼樣的關係?什麼樣的文化?」立委黃國昌質疑:「台電、中油及巨路關係密切,近年來光是大潭電廠,台電或中油發包,由巨路得標就高達1億7600餘萬元。」 巧合的是,林立人退休後的當年度,巨路的eps(每股稅後純益)從不到3元,躍升至接近5元,兩間者有何關係,值得玩味。 而巨路另一位獨董游明昌也非泛泛之輩,他是駐日代表謝長廷的大舅子,經營以銷售監聽設備為主的怡德視訊公司。該公司曾在2001年到2008年,8年內搶下包括國安局、軍情局及刑事局「三大情治單位」,共32筆監聽採購案,總金額1.96億元。 除了巨路事件外,從樂陞的掏空案、兆豐的海外洗錢案,到永豐金的超貸案,翻開資料,這些公司的獨董不乏經驗豐富且學有專長之人。譬如樂陞案爆發時的獨董是經建會前主委尹啟銘、台北市前副市長李永萍及前立委陳文茜;兆豐海外洗錢案時的獨董是知名學者馬凱;永豐金超貸案時的獨董是證交所前董事長薛琦,被外界認為最懂得資本市場運作的他,這次卻因永豐金前董事長何壽川被具體求刑12年,其出任獨董的功能性也受到質疑。 「獨董最大的功能就是要為股東,特別是小股東的利益把關。」中鋼前董事長、目前擔任多家公司獨董的王鍾渝說。只是從層出不窮的事件來看,獨董不僅沒幫公司與小股東的利益把關,有時反而成了經營者的幫凶。 11年前,政府為健全公司治理制度,提升企業的公司治理水準與國際接軌,推動公開發行公司設立獨董制度,還規定今年起上市櫃公司要全面設置獨董。根據今年剛結束的股東會董監事改選後的資料來看,股票上市、上櫃與興櫃掛牌公司,設有獨董的比率高達98.6%,對政府來說這是一份漂亮的成績單。只是亮麗成績的背後,到底隱藏多少不為人知的祕密? 為了一次看透獨董與企業間的關係,《財訊》雙週刊全面檢視國內上市、上櫃與興櫃掛牌共1918家公司中,設有獨董職位的1892家公司,共4645位獨董。若以獨董年薪平均200萬元計算,總計每年獲取的薪水直逼10億元,是一筆龐大的數字。但,這些獨董都善盡職責了嗎? 怪象一: 獨董搭起政商連結的新橋梁 「主管機關引進國外獨董制度立意良善,但最近看到開始出現『變形』。」一位熟悉資本市場運作的人士說。在這份名單中赫然發現,不少曾經擔任過市長、部長、法官、審判長名列其中,甚至有不少曾經在國稅局等政府單位任職過的稅務官員。 這些人來當獨董,是經驗的傳承、企業人脈的延伸,或是利益分配?不免給外界瓜田李下的聯想。而從獨董們過去的經歷與企業關係,一共歸納出三大現象。 「獨董是法令要求要設立的,而且公司還要支付酬勞,經營團隊一定會思考是不是對公司有幫助?因此就很容易去找跟稅務、跟法律相關的人來擔任,可以幫忙處理公司的事,對人際關係也有幫助。」一位企業人士說。「沒事啊,好朋友找我我就去啊!」目前擔任東元、安心與立凱─KY三家公司獨董的台北市前副市長林建元客氣地說。 投資大師巴菲特的名言,「只有退潮的時候,你才知道誰在裸泳。」當政府官員、民代離開工作崗位後到哪些企業擔任董監事或是獨董,就是關係「真相大白」時。中鋼與台電前董事長林文淵就是例子。 林文淵在擔任中鋼董事長任內,曾讓掏空中鋼轉投資桂裕企業的謝裕民「方便」,也因此謝裕民才有機會翻身,還成為國內的鋼鐵大亨。謝裕民為了感謝他,邀請他擔任春雨董事,外界才驚覺他們之間關係匪淺。 現在挑選獨董人選還成了政治「押寶」,押對了,不僅有助於企業經營的方便性,還有可能因此搭建了直達天聽的直通車。和碩、華亞科、F–鎧勝、金寶、日月光與友達,就是很會押寶的公司。 林全出任行政院長前,曾擔任和碩、華亞科與F–鎧勝的獨董。和碩與鎧勝的大股東是童子賢,林全曾在公開場合誇讚他是成功的企業家。付了多年的獨董費換來這句話,對童子賢來說,值得了。 怪象二: 獨董涉利益,如何做好守門人 金寶、日月光與友達則邀請總統蔡英文的麻吉、現任總統府國策顧問的何美玥當獨董。「邀請何美玥擔任獨董,等於是開了一條直通總統的通道。」一位企業人士說。近期何美玥積極帶企業到美國拚經濟,是目前呼聲最高的副閣揆人選之一。 日月光於一三年排放廢水汙染後勁溪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被高雄市政府環保局開罰1億餘元。2015年日月光找來何美玥當獨董,2017年後勁溪汙染事件大逆轉,日月光被判無罪。高雄市還要返還該公司已經繳交的罰款。兩者間有何關係,外界難免對此有所聯想。 獨董,既然冠上「獨立」這兩字,應該立場超然且公正客觀,但實際情況卻有出入。現任立委許智傑另一個身分是京城銀行的獨董,台北市議員林瑞圖另一個身分是麗正的獨董,亞昕獨董胡治明則是新北市議員林國春的辦公室主任,恰巧亞昕推案主力也在新北市。民代身分兼任獨董,「門神」意味濃厚,雖不違法卻有道德上的疑慮。 股市觀測站是投資人了解公司資料、經營現況的重要平台,加上又有主管機關從旁監督,大多數投資人相信資料的真確性,但仍有不少企業趁機鑽漏洞,技術性的揭露不實資訊,混淆投資人視聽。去年,法務部長邱太三上任時,赫然發現他竟名列在高峰工業獨董名單中。原來,高峰工業未更正資訊,讓邱太三平白當了高峰一陣子的「門神」。更扯的是,主管機關竟然沒有罰則可以要求企業必須提供正確資訊;證交所副總簡立忠說:「只能靠道德勸說讓企業修改。」 怪象三: 企業刊載資訊不實,主管機關沒在管 近期最荒唐例子是,興櫃公司巧新在2015年6月公布的董監事改選名單中,獨董有吳春森與吳澄淵兩位,吳澄淵主要經歷是國稅局台中縣稅捐處稅務員,現職為有巢式房屋店長,這份資歷在年報中揭露,卻未在股市觀測站中的「重大訊息」與「獨立董事現職、經歷及兼任情形彙總表」中揭露。 其次,更令人不解的是,該公司在「獨立董(監)事設置情形」表中,置放的獨董為吳智良與侯東旭兩位,是獨董鬧雙包?或是另有隱情?面對此景,主管機關櫃買中心絲毫沒有察覺,不禁要問,櫃買中心是這樣管理公司的嗎?如何幫投資人把關? 過去,外界對獨董大多聚焦在「肥貓」、「高薪」等議題上,巨路事件讓外界更進一步關切獨董職能適切性。政大法律系教授劉連煜表示,相較於薪酬,如何確保獨董的獨立性,並讓獨董可以發揮監督的功能,其實更值得外界關注。 其實不乏獨董勇於向當初提名他們的大股東說「不」的案例。金管會前副主委呂東英接受大同董事長林蔚山邀請擔任獨董期間,就曾經基於捍衛公司利益提案罷免林蔚山;金融研訓院副院長盧陽正在擔任台蠟獨董時,也曾經為增資案投下反對票。 獨董立場愈中立,就愈能幫股東利益把關。因此建議主管機關必須要正視兩大問題。首先,獨董薪資應適度的揭露,降低獨董「肥貓化」疑慮。其次,主管機關應該建立良好的稽查制度,對於不誠實揭露資訊的公司,給予適度的「處分」,透過行政手段來保護投資人,才能回到設置獨董為投資人把關的初衷。

退休司法官很好用  獨董新寵兒

退休司法官很好用 獨董新寵兒

有一個數字你一定要注意,59位。這是截至7月底,共有59位前司法官擔任國內股票掛牌公司獨董。這兩年,退休檢察官、法官、調查局官員等司法人員擔任獨董人數是過去總和的一倍。 受到上市櫃公司要全面設置獨董,退休司法官竟成了獨董人選的新寵兒。「唉,現在遇到的法律問題很多,反正公司都要聘請法律顧問,不如找曾經當過法官的人來當獨董,對公司更有幫助。」一位上市公司董事長直言。 最大咖:盧仁發、陳聰明、曾勇夫… 所以,退休司法官員的知名度成了各企業的新明牌。譬如聯邦銀行的獨董找來曾任檢察總長的盧仁發,信大找了前檢察總長陳聰明、佳得則是聘請曾經偵辦過太電掏空案的北檢前檢察官朱應翔。 當然,也有的企業不小心「踩地雷」,邀請有爭議的退休法官來當獨董,成了企業的負數。鉅邁曾邀請的獨董蔡宏修,就是頗具爭議性人物。蔡宏修原本是士林分院庭長,後來因涉及司法黃牛案,遭公懲會撤職,並停止任用1年。所以今年董監事改選,蔡宏修就沒出現在獨董的名單上。 獨董,成了退休檢調的新出路,身分也從過去捍衛社會正義,轉換成協助企業解決法律問題的專業顧問,角色有180度的大轉變。 對此,民間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表示,卸任司法官擔任公司獨立董事,當然會有社會觀感上的問題,但有些人是從法官或檢察官卸任後轉任律師已久,再去兼任上市櫃公司獨董,外界也很難挑戰其正當性;但若是退下司法官後,就馬上、很快去當獨董的人,就愈容易有爭議。 最爭議:蘇義洲、楊貴雄、謝憲杰 此外,部分法官在其任內曾有被監察院彈劾過,這樣的人選適合當獨董嗎? 公司位在台南的智基科技,找來曾是台南地方法院法官與審判長的蘇義洲擔任獨董,蘇之前在台南地方法院當法官,2008年他和另一位法官徐文瑞在審理「芭樂票教父」張三格詐欺案,兩人辦此案1年多後才發現對此案66名被告無管轄權,因此在○九年被監察院以怠忽職守彈劾。沒多久蘇義洲就離開司法界,並在一一年出現在智基的獨董名單中。 同樣的,也被監察院彈劾過的還有信大獨董陳聰明,曾經擔任檢察總長的他,因為在前總統陳水扁相關案件調查中廢弛職務、違失情節嚴重,也因此陳聰明主動請辭。無官一身輕的他,一五年擔任信大獨董,由此也可看出他和信大董事長楊智雄的好交情。 司法界名人曾勇夫,因為涉及接受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和立委柯建銘關說案,黯然離開法務部長職位,去年開始擔任愛之味、春源鋼鐵兩家公司獨董,以及裕國冷凍監察人,轉換跑道到商界,開創事業第二春。 而目前擔任龍邦與松崗兩家公司獨董的楊貴雄,一五年因在高院法官任內涉及收賄案,被以恐嚇取財未遂判1年4個月徒刑,一度改判為6個月得易科罰金,後來因為相關事證須進一步釐清,他才得以從司法案中全身而退。 值得關注的,楊貴雄的官司案直到一五年12月還在進行中,但他卻在當年的9月就擔任松崗的獨董,松崗力挺他的程度由此可窺一二。 除了被彈劾的,有的法官獨董還未卸下法官職位時,就急著為自己的生涯鋪路。 常在媒體上曝光的聯光通信與中電的獨董謝憲杰,還沒離開法官職位前,就著手開設杰論顧問公司。他擔任所長的杰論律師事務所網站中揭露,謝憲杰一二年9月到一六年7月,先後擔任桃園地方法院刑庭及民庭法官,他開設的杰論顧問公司,在一六年的7月4日核准設立。申請設立公司至少要1、2個月,兩個職位有部分時間是重疊的。 謝憲杰轉換跑道後,不到5個月後就擔任智基科技獨董,只能說謝憲杰的人脈很廣,他離開法官的職位後,發展更好。 類似謝憲杰這樣從司法界退下來後很快去當獨董的人,難免容易有爭議。過去,外界大多數認為法官是道德標準較高的一群人,如今,曾經在任職期間有道德瑕疵的人擔任獨董,是件好事? 最超然:法官應是法律人最後一站 「法官去當獨董固然可以當作專業的延伸,但任內是否有經手過擔任獨董公司的司法案件,這些都值得繼續追查下去。」一位關注司法專業倫理的人士指出,檢調任內經手的司法案件百百種,退休後轉任是否會衍生出利益糾葛問題,成了另一層新的思考。 獨董是企業經營者人脈的延伸,退休檢調到企業當獨董,人脈關係也因此曝光。過去檢調任內是否曾經幫企業開方便之門,也成了要重新被檢視的課題。 高榮志強調,法官應該是法律人的最後一站,但因台灣司法結構的問題,造成許多法官或檢察官無法久任至退休;如果法律人都把法官當成最後一站,就不會衍生卸任司法官去擔任公司獨董的怪異現象。

高官變獨董  真獨立還是爭私利?

高官變獨董 真獨立還是爭私利?

請辭中油董事長的陳金德的一席話,清楚點到政府官員退休後到企業擔任獨董可能產生的問題。進一步思考,不免令人好奇,國內股票掛牌公司還暗藏多少的「巨路們」? 根據股市觀測站的資料,歸納整理出來有4個值得注意的關鍵數字。 石化、金屬大利益 14位不迴避 14位。過去在直接或間接在國營事業的退休人員到企業擔任獨董的有14位,大多數是在石化與金屬兩大產業中。這類型的產業大多是半壟斷,以石化產業而言,上游只有中油與台塑石化兩家公司,經由中油培養出來,退休後到下游公司任職的不在少數。 但能夠到企業擔任獨董的大多都是中油的中高層主管。如,中油前董事長潘文炎現在擔任下游公司聯成與中石化獨董;中油前副總曹明更到競爭對手台塑石化當總經理,還兼任東鹼公司獨董。 在金屬產業也看到不少類似的例子。由政府支持的金屬工業研究發展中心的長官們,也是行業中獨董的熱門人選。目前擔任副執行長的魏嘉民同時擔任永冠-KY的獨董,研發總監黃金川擔任世德的獨董,技術總監呂英誠還一口氣擔任由田與穎漢科技兩家公司獨董。這些公司全部都與金屬相關,或許可以說他們扮演協助企業升級角色,但兼職當獨董,一旦面臨利益衝突問題,思慮難免不夠周全。 醫療生技7位 角色轉換引遐想 7位。根據資料顯示,包括詹啟賢、廖繼洲、黃文鴻、李志恒、謝伯舟、賴美淑與李金龍,這7位過去在行政院衛生署等相關單位的高官,退休後到生技相關企業當獨董,職位的移動貫穿產業上下游。 這7位,過去不是擔任署長、副署長,就是局長或主委,在位時都具有引領政策方向,或是對單一公司案件可以拍板定案的人。黃文鴻,退休前擔任衛生署藥政處處長,還曾當過藥物食品檢驗局局長,熟悉國內藥品的檢驗流程;退休後,他到以研發新藥為主的太景當獨董,過去政策的守門人,如今變成協助企業敲開政策大門的人。角色的轉換,能否拿捏得宜? 有趣的是,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詹啟賢到鴻海擔任獨董,一個不懂電子業的人去當獨董,能為鴻海帶來什麼助益?光從這點不難看出鴻海集團的企圖心,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近期大力往醫療產業發展,不僅在大陸開醫院,還投資台大醫學院興建質子治療中心,邀請詹啟賢擔任獨董,是為集團未來布局儲備人才。 3位都計委員都走進營建業 3位。張章得、于俊明和楊龍士這3位,過去在台北市政府或是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中擔任委員的人,退休後到營建公司擔任獨董。往好的方面來看,這些獨董熟悉都市計畫規畫,有助於企業拿捏「眉角」取得土地,發展業務。只是這些獨董與企業有頗高的地緣關係,退休後跑道轉換,難免有瓜田李下之嫌。 值得一提,于俊明離開公職後,目前擔任中華民國不動產開發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祕書長,以及台北市建築開發商業同業公會總幹事,持續活躍在營建業。加上他一口氣擔任宏盛、昇陽與三圓建設3家公司獨董,讓人羨慕他從公務員到企業界,退休後的生活更精采。 42位。包括薛琦、張秀蓮、丁克華等42位,過去在金融主管機關如金管會、證交所、櫃買中心、期交所等單位任職的高官,退休後到企業擔任獨董。過去,這些人是股票掛牌公司的守門人,緊緊盯著這些公司以防他們走旁門左道損及公司與股東權益,如今成了公司邀請進來的賢士,是否還能堅守防線? 這群人中過去不乏位居高位。如陳冲擔任過行政院長、金管會主委,如今到台聚當獨董;張秀蓮、陳樹是財政部前常務次長,他們分別擔任3家公司的獨董;薛琦是證交所前董事長,目前擔任亞泥、永豐金與國光生技獨董;而證交所前總經理朱富春到大眾證券、雙鍵化工當獨董;櫃買中心前董事長李庸三、丁克華也都在企業當獨董;期交所前董事長施敏雄則跑去當聯嘉光電獨董。 金融業務42位 裁判球員任意門 只要在金融主管機關任職過的高官,退休後就成了獨董的熱門人選,「難怪有人搶破頭也要去當官員,退休下來就有位子坐,還是不錯的位子。」一位關注獨董問題的專家說。 同時還觀察到,還有曾經擔任股票上市櫃審議委員會委員到企業擔任獨董。審議委員具掌握企業股票能否掛牌的生殺大權,即使他們是在股票已經上市或上櫃公司擔任獨董,難免有機會遇到子公司申請股票掛牌,有了審查「專業」從旁指導,申請進度就有比較順利。 「延續專業到企業當獨董不是壞事,但分寸要拿捏得好,才不會瓜田李下引人非議。」一位獨董說。「就是要找長官們當獨董,才能幫我們不會弄錯方向。」某位企業經營者說。「以前請他們當顧問,現在只是轉當獨董,都一樣啦。」一位股票掛牌公司的老闆說。 獨董是雙面刃,企業聘請到對的人,可以為營運加分、增添戰力。若退休官員到不對的企業當獨董,或許會因為督導不周、公司營運不善而惹得一身腥。對雙方來說如何選擇,需要有高度的智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