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盤點台企赴陸掛牌的成績單

FII光速獲准在A股上市,為兩岸資本市場投下震撼彈, 不少台商企業躍躍欲試,但前提還是企業的競爭力, 不是每個人都嘗得到陸股高本益比的甜頭。

盤點台企赴陸掛牌的成績單

盤點台企赴陸掛牌的成績單

鴻海旗下子公司FII(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在一位難求的上海A股市場,以短短36天超神速記錄獲得批准上市,為台灣資本市場投下震撼彈。在一片驚呼聲中,人們不免擔心,會不會掀起一波台商赴陸股掛牌上市潮? 目前已經送件或即將送件到中國股市掛牌,還有臻鼎子公司鵬鼎、南僑子公司上海南僑、榮成子公司榮成環科等企業,另外還有不少電子股也在規畫將中國子公司赴A股掛牌。這些企業看中的,當然是中國資本市場匯集人氣與資金的實力。 資金選擇游向有利地方 2016年,聯發科技旗下匯頂科技與亞翔旗下亞翔集成在上海A股掛牌,股價都展開一段狂飆行情。匯頂科技掛牌後,短短一個月內最高飆升至178元人民幣,大漲537%,本益比最高達113倍;目前股價回到90元人民幣附近,市值仍有410億元人民幣,享有40倍本益比。反觀聯發科身為世界級的IC設計公司,即使在台股強勢站穩萬點以上,本益比也僅拉高到20倍左右。 亞翔集成同樣在上海A股表現亮眼。當時長期穩定獲利的亞翔,每股淨值高達34元左右,市場卻不捧場,本益比長期不到10倍,股價在20元附近徘徊,公司市值連50億元都不容易跨過。但分拆切割出去的亞翔集成到了上交所掛牌之後,3個月內股價就飆漲493%,目前本益比仍超過43倍,市值高達56.3億元人民幣。亞翔集成同時也帶動母公司亞翔股價超越淨值的合理水準。現在,亞翔集成市值仍有台灣亞翔的3倍以上。 富拉凱資本公司董事長劉芳榮指出,亞翔集成在上交所掛牌成功,創下兩岸同步掛牌的首例。這件案例成功後,激勵了許多上市櫃公司老闆的興趣,很多人都在詢問兩地同時掛牌的可能性。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中國業務發展主持會計師林鈞堯也認為,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兩岸資本市場給予的評價差別這麼大的時候,又有亞翔集成的成功案例,多數台商自然會選擇游向有利的地方。 若攤開台商到中國掛牌成績單,從2005年首家台商國祥製冷到大陸掛牌,13年來已有近30家台商在A股上市。相較於去年來國際股市多頭奔騰,指數紛紛創下新高或是接近新高,雖然中國股市表現相對很弱勢,這些在大陸掛牌的台商企業股價與本益比都下滑不少;但若扣除4家已被借殼的企業,以最新股價計算,這些企業的平均本益比還高達54倍! 平均本益比達54倍 例如,製鞋企業哈森股份,2016年以13.18元人民幣掛牌後,1個月內股價一度漲到49.73元人民幣。由於哈森股份的獲利連年大幅衰退,現在股價只剩下11.74元人民幣,但本益比仍高達91.54倍。 當初在台灣下市的鼎新電腦,2014年以鼎捷軟件在深圳A股創業板掛牌,2015年創下高點138.5元人民幣,當時市值一度衝上250億元人民幣、超過千億元台幣。此後由於業績每況愈下,目前股價剩下15.94元人民幣,但本益比仍高達69倍。目前42億元人民幣的市值,仍遠超過當年下市的61億元台幣。 當然,並不是所有在中國掛牌的台商,都享有令人羨慕的高本益比。2016年底在上交所掛牌的元祖,股價一度創下35.76元人民幣新高,本益比拉高至30倍;目前股價19.19元人民幣,雖然比掛牌價高出3成,但本益比下滑到17.5倍。 若以兩岸三地連鎖食品股比較,多品牌經營的連鎖餐飲王品,股價近幾年大幅下跌,但本益比仍有20倍;以海外事業為主的F─美食(85度C),股價在4百元左右,本益比也有28倍;對照之下,台灣投資人對「吃」的評價,其實並不輸給中國市場。 據彭博統計,2017年底台股本益比為16.5倍,上海證交所為17.62倍,以科技股及中小企業為主的深圳證交所則高達41.8倍。中國市場研究機構萬得資訊統計,過去3年陸股科技股中,「技術硬體與設備」與「半導體與半導體生產設備」類股平均本益比達57與66倍,「軟體與服務」類股更高達91倍,可以看出類股評價大不相同。 當然,這些台商想到中國股市掛牌,也不只是著眼於對岸市場的高本益比。例如,元祖在中國已深耕20年,有高達6百家分店,考量到品牌宣傳效應,在當地掛牌,不僅可使品牌更接地氣、吸引當地人才,在面對供應商時也更有底氣,擁有較多的談判空間。 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總裁郭政弘指出,去年至今台股創下史上最長萬點行情,但上市櫃IPO(首度公開發行)家數卻是近年最低,造成「台股熱、IPO卻有點冷」,鄰近資本市場一連串的新政策,都可能對台灣資本市場造成影響。 台股熱、IPO卻很冷 雖然中國市場具有籌資規模大、高本益比優勢,券商也提醒,企業不能光是看見高本益比就貿然前往掛牌,應視自身的產業特性、公司規模,來選擇合適的市場IPO。 例如,台商多屬中小型企業,以上海證交所來說,資本額小於新台幣1百億元規模的公司不到1%,大概只有被邊緣化的份;而不少數年前就已規畫到中國掛牌的企業,目前還在苦苦排隊的,大有人在。此外,企業必須熟悉中國證券法規;以科技股為主的深圳證交所中小板及創業板,股價波動非常大;中國有外匯管制,上市募得資金的用途也有限制。 一位長期觀察中國資本市場的券商高層表示,陸股本益比高於台股是事實,但相對的台資企業去中國掛牌競爭也很激烈。如今中國一線大廠都在收購全世界的知名公司,去中國掛牌等於是打世界杯比賽。想去的公司很多,有的是為了接地氣,有的是為了去找一個機會先卡位先贏,不一定是為了本益比。但要跳到這麼大的市場,前提只有一個,公司有沒有競爭力?以免後來才發現陸股的高本益比是看得到,吃不到。

台資企業到A股上市要闖5關

台資企業到A股上市要闖5關

4月9日有兩個場景,巧妙呼應。早上,立委曾銘宗在審查議案時,告訴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台灣企業已出現向券商詢問如何到大陸上市的趨勢;但顧立雄表示,還沒聽到類似的消息。下午,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中國國際金融公司(中金公司),以及中國的金杜律師事務所,聯合舉辦台資到A股上市研討會,多家台資企業最熱中的議題則是:如何保有台灣上市公司地位,同時又在中國上市?顯見台商對到中國上市非常有興趣。 台商興趣高,但到中國上市最痛苦的是審查時間不確定,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所幸,情況正在改變,依中國證監會的資料顯示,2016年中國企業申請上市的審查時間平均要799天(2年3個月),今年申請上市平均審查時間為495天(1年5個月),中國提高上市審查速度後,可能形成台商到上海和深圳搶上市的風潮。 金杜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牟蓬律師指出,從他和台資企業接觸的過程中發現,台資企業普遍的疑問是,在台灣本身已是上市櫃公司,但在大陸的業務及規模愈做愈大,因此想把在大陸的子公司資產及業務,分拆出去在大陸上市,但又不想在台灣下市,這分別要通過兩岸主管機關審核,才能進到後續把大陸子公司資產及業務重組,並申請上市的程序。 台灣過2關、中國過3關 台資企業想到中國上市,在兩岸共有5個關卡要過,台灣這邊有2關要過,分別是證交所與經濟部投審會,而中國則有3個關卡即:準備階段、證監會審查階段、以及發行上市階段。 依台灣證交所規定,台資企業分拆大陸子公司到中國上市有2個限制:一、分拆的大陸子公司業務規模不得超過母公司的50%;二、必須經母公司的董事會和股東會通過。台灣投審會的部分,則是台資企業在分拆的過程中,有可能讓大陸企業投資,但當台資企業經營的行業為不准陸資投資的負面清單項目,這樣審查也不容易過關。 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大陸業務發展中心主持會計師陳宗哲指出,當台資企業規模不小,且在兩岸分別經營不同業務,那就直接把中國的資產切割出去在大陸上市,台灣不會受到影響。但如果台資企業只有一盤生意,兩岸都做同樣業務,那分拆大陸子公司在中國上市,就會被卡到同業競爭的問題。而若想把台灣上市公司業務併到大陸子公司,若本身所經營的業務是陸資不能投資的負面清單項目(如無塵室或積體電路),那也可能被投審會卡住,此時台資企業老闆可能要做抉擇或做其他的規畫安排。 中國上市3罩門及解套之道 對此,中金公司投資銀行部董事總經理孫雷指出,台資企業有必要評估本身業務以及性質決定到什麼板塊上市,目前台資企業在大陸上市主要有3個板塊:A股有上海主板、深圳中小板、另外還有深圳創業板;這裡要特別注意,中國過去因為上市審查程序慢,因此也有人採借殼上市的做法,例如,台資早期上市的國祥和成霖,據他所知,股權都已重組有借殼狀況,但深圳創業板是不可以借殼的,台資企業到中國上市若想以後轉手給他人,到深圳創業板就不合適,因為深圳創業板的「殼」是沒有價值的。 另外,台資企業到中國申請上市,普遍會面臨到3個罩門:同業競爭、關聯交易、資金運用。孫雷指出,中國股市規定,A股上市發行人與控股的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不可以從事相同及相似的行業,這就是大陸上市的同業競爭禁止條款,但很多台商在兩岸的公司經營多是相同業務,當台資要分拆大陸子公司在中國上市時就會卡到這個問題。 解決的方式有3種,第一,將台灣上市公司納入大陸公司旗下,由大陸公司變主體,但此時若台灣公司經營項目是台灣規範的陸資禁止投資項目,那就行不通。第二,台資企業主要控制人將在台灣與大陸經營相同事業的上市公司股權賣掉。第三個是利用協議安排,即規定台灣與大陸子公司各只能做哪些業務,亞翔就是採取這個模式,但這是因亞翔的業務是建造,產品沒有流動性才能做到這點。 中國股市以往令台資企業卻步最主要原因,就是審查程序不透明且沒有章法,隨時可喊停;但在中國逐步將審查時間常態化,這個閘門一開,台商登陸上市的意願肯定會提高,台灣恐怕很難阻止,台股能做的就是努力提高台股的動能,增加本身的姿色及吸引力。

商湯科技─中國天網系統的驅動者

商湯科技─中國天網系統的驅動者

當全球科技重鎮的台灣還在設法培育第一家「獨角獸」企業時,在製造業和科技業實力相對較弱的香港,卻孵出了4隻「獨角獸」,分別是專攻網路金融的WeLab、旅遊手機出租的Tink Labs、物流匹配平台的GOGOVAN,以及人工智慧(AI)的商湯科技;其中,又以商湯科技最炙手可熱,成為投資界各方人馬追逐的標的。 商湯科技是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教授湯曉鷗帶領其研究團隊,在2014年於香港中大的聯合實驗室所創辦,其後公司遷址香港科學園。初創團隊包括副總裁徐冰、執行長徐立、香港公司總經理尚海龍等人,都是湯曉鷗在香港中大的師兄弟或得意門生。 大學實驗室養出獨角獸 商湯科技成立僅4年,就從一個大學實驗室團隊翻身為估值45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最大制勝武器就是領先同業的人臉辨識技術。商湯的技術已具備在畫質不佳的閉路電視中,從遠距離辨識大量人臉的能力。中國當前推動在全國架設2000萬台監視器的「天網」監控工程,每秒可辨識幾萬張人臉,據稱,中國公安部門已藉此抓獲數百名通緝犯,關鍵技術便來自商湯科技。 香港為何突然冒出商湯科技這樣的AI高科技企業,並成為多家獨角獸的發源地呢?一切要從教育說起。 早期香港專上(高等)教育資源貧缺,主要大學僅香港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但2000年,香港政府提出將香港打造為教育樞紐,支持自資大學院校的發展,並從2003年起以政府資金資助8所公立大學。 8大名校從全球知名學府延攬優秀師資,吸引不少各國優秀學生來就讀。經過10多年發展,香港專上教育終於開花結果。今年2月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THE)公布的亞洲大學排行榜,香港有5所大學擠進前20名,其中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分居第3、5、7名。 這些名校的學術成就和校友的表現出色。全球最大的消費性無人機製造商大疆創新創辦人汪滔,便是香港科技大學畢業的碩士。王滔曾表示,他在校已萌生創業計畫。而今年連升4級、首度擠進前10名的香港中文大學,則是商湯科技的誕生地。 商湯科技的靈魂人物湯曉鷗,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攻讀博士時,開始接觸人臉辨識的算法。湯曉鷗畢業後,先後任職香港中文大學和微軟亞洲研究院,專攻計算機視覺等領域。 2014年3月,湯曉鷗團隊公布重大研究成果,其GaussianFace人臉辨識算法的準確率達98.52%,是全球首次超過人眼識別能力(97.53%)。當年6月,發表DeepID算法,將人臉辨識準確率提升至99.55%,不僅將中國推向全球領先地位,更宣告人臉辨識技術的應用時代全面來臨。 此外,商湯科技業務還包括利用神經網絡來提升圖像和影片解析度的技術,也被視為AI重要的一環。同時,商湯積極投入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如駕駛員監控系統、車道偏離預警、遙感影像智慧解譯解決方案,全力搶攻自動駕駛商機。 人臉辨識技術領先同業 如今,商湯科技員工逾9百人,其中1百多人具有博士學位,被稱為是博士密度最高的AI公司。創辦人之一的徐立自豪地表示,懂得AI深度學習的人都有博士學位,全中國才只有1、2百人,而商湯就包攬了120人。 商湯科技已與4百多家企業合作,包括高通、輝達、本田、華為、小米、OPPO、vivo、中國移動、銀聯等,涵蓋安防、金融、智慧手機、行動網路、汽車、智慧零售、機器人等產業。 如此實力雄厚的新創公司,自然引來投資者的關愛。2017年7月,商湯科技獲得4.1億美元的B輪融資,創下全球人工智慧領域最高融資紀錄,估值約20億美元,將商湯科技推向獨角獸之列。 今年4月9日,商湯又完成6億美元的C輪融資,估值不到1年翻倍至45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值錢的AI獨角獸。此輪投資方陣容堅強,包括阿里巴巴、新加坡政府主權基金淡馬錫和蘇寧。 阿里巴巴集團副主席蔡崇信說,商湯科技積極拓展人工智慧領域,尤其在深度學習和視覺計算方面,其科研能力讓人印象深刻。可以預見,隨著人工智慧時代的來臨,已經卡好戰鬥位置的商湯科技,將是值得高度期待的新星。

中美貿易戰  打亂習近平一盤棋

中美貿易戰  打亂習近平一盤棋

「我想強調的是,我剛才宣布的這些對外開放重大舉措,我們將盡快使之落地,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10日在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式的發言後,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一口氣宣布,今年6月前,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壽險公司外資持股比率的上限放寬到51%,而且3年後不再設限;取消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率20%的限制,允許外國銀行在大陸境內同時設立分行和子行,還要大幅降低汽車進口關稅。 保險證券與汽車板塊,堪稱是中國經濟最硬的一塊,就此向外資開啟大門,習近平經濟學遭遇到美國總統川普的生意經,終究先退一步。「這當然可以解釋為中國在美國壓力下的大讓步。」4月14日應邀來台演講的中國國務院參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如此形容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提出的開放政策。 2016年,習近平頭號經濟智囊、現任副總理劉鶴化身「權威人士」,透過《人民日報》推翻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經濟學,否定國務院以發債或槓桿手法來推進經濟,強調應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去槓桿化。「權威人士」發聲,雖造成當時A股自高位暴跌,但外界紛紛對敢啃硬骨頭的政策給予鼓掌。 中國不能輸 只好先退讓 1年半後的中共十九大政治工作報告,習近平卻打臉自己的親信,在他替中國經濟所描繪的未來5年藍圖中,弱化先前提出的「去槓桿」作為調控主要目標,也幾乎找不到中國政府將大力解決沉重的債務負擔和國有企業臃腫問題的跡象。 5年前,在中共18屆三中全會上,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到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並允許非國有資本參股國有資本投資項目,十九大報告中,已經找不到「市場」一詞的蹤影。 中國國家行政學院一名教授透露,習近平才剛把國家主席任期制取消,沒有生亂的空間。川普做不好,可以兩手一攤,但習近平不行;因為中共一黨專政的正當性就建立在經濟的高速增長上,北京只有先退讓。「不是中國不敢打,而是輸不起。」這位教授分析。 習近平大舉對外資開放,讓李克強經濟學再度班師回朝,雖然作為總理的經濟決策權已被劉鶴架空,但承襲自前總理溫家寶的經濟學理念,諸如重視市場力量、引進外資倒逼改革,從下而上試行創新等理念,在中美貿易戰中再度敗部復活。 習近平4月13日在海南島出席建設經濟特區30周年活動時又宣布,將支持海南島全島建設為自由貿易實驗區,推動「中國特色」的自由貿易港建設。上海市台辦官員聽聞此消息感慨萬千,他說當年高調宣揚的上海自貿區,在2013年9月卻是低調掛牌,公布的「負面清單」更因開放有限遭到批評。李克強寄以希望的金融投資領域持續封閉,他只得以缺席掛牌儀式表達不滿。 李克強經濟學 敗部復活 拜中美貿易戰之賜,現在習近平把手伸進經濟,但卻是李克強要的方向。全國台企聯一名副會長抱怨,真的看不懂習近平的論述,黨要管一切,還要創建世界級國有企業來壟斷市場。現在3年內又要把當年和台灣談的「服貿」與「貨貿」對全球開放,問題是習近平搞終身制後,官員保守到不行,個個不做不錯只忙著表忠,海南是要怎麼帶頭衝?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一名教授認為,不用太高抬習近平經濟學,其實他的理念很簡單,就是2大主軸:一是經濟必須為政治服務,政治目標就是中共須長期一黨專政,在此主旋律下,配樂可隨時調整。二是美國將成為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關鍵因素。 當去年美國廣吸全球資金,中國立即緊縮對外投資,該名教授說:「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本身就是美國通,劉鶴拿的是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管理碩士,專業是國際金融和貿易,而雙率大管家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是美國博士;想去大陸尋商機的台商,不但要跟著黨走,還要隨時留意美國怎麼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