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台商前進印尼 傳統產業變新貴

小英政府啟動新南向政策,實施一年多下來, 印尼吸引台商投資金額倍增,還不包括透過第三地去的台商, 印尼到底有什麼魅力?成為台商眼中的投資綠洲。

台商前進印尼 傳統產業變新貴

台商前進印尼 傳統產業變新貴

印尼台灣工商聯誼會總會長賴維信15年前在台灣經商失敗,四十而立的他背著1.5億元負債,在朋友建議下,遠赴印尼成立萊信企業,專門生產汽車修配產品;由於沒有在地人脈,曾有2年時間都在空轉,最後他放手一搏,讓業務員先拿貨、賣出產品後再收款,終於成功將產品拓展出去。 「沒有夕陽產業,只有不對的市場。」賴維信在東協找到事業第二春,如今萊信所生產的汽車修配如雨刷、方向盤修理包等,在印尼市占超過50%,每年營收都成長20%。 賴維信在短短幾年內,不僅還清債務,還將複製印尼經驗,回到台灣製造機台模具,再到印尼生產,並到馬來西亞購置發貨倉庫,未來打算朝泰國、越南、菲律賓發展,挾著東協進出口貨物可享關稅優惠,賴維信的大東協計畫儼然成形。 賴維信藉由南進再次創業成功的故事,正是許多台商南進的夢想。根據統計,近4年來台商到印尼的投資件數和金額都穩定成長,2017年更是大爆發,相較前1年投資件數成長逾百件,投資金額從1500億元,暴增至近4000億元。 經濟成長快速攀升 機車市場龐大 台日攜手搶攻 外貿協會董事長黃志芳分析,新南向政策推動以來,2016年在台灣舉辦的印尼商機說明會就超過百場;今年3月底在雅加達舉辦的台灣形象展有280個攤位,展出4500個品項,家數比2016年成長6成。黃志芳此行也與印尼商工總會簽下合作備忘錄,與在地9萬名貿易會員搭上線,未來媒合台商與在地供應鏈接軌。 觀察台商在印尼的布局,主要是利用印尼豐富的天然資源,如石油、農林漁牧業,以及2.6億人口優勢,打造養殖漁業、養雞業、家具製造,以及紡織、電機類事業,都成長快速;唯獨科技產業在印尼比較吃虧,因為在地科技人才短缺,發展上較有難度。 隨著近年來印尼經濟成長,台商最為看好的,還有印尼的人口紅利。 飛機一抵達首都雅加達,氣溫超過攝氏30度,溼熱的天氣與台灣相近,路上有大量的汽、機車,機車上載著一家大小;在印尼,1年可以銷售600萬至800萬輛摩托車,相較台灣,1年能賣到100萬輛就已是顛峰了。 2014年到印尼投資的台商企業─印尼金鍛工業,當初就是看好印尼有99%機車,都是日系車廠如豐田(TOYOTA)、三葉(YAMAHA)等銷售,找來日本六和機械入股3成,就這樣日皮台骨的印尼金鍛工業,在當地設廠生產汽機車零配件,直接賣給日本車廠,成功切入供應鏈。 金鍛工業總經理施鴻鈞認為,印尼基本工資不斷調漲,也帶動人民消費力提升,預估未來印尼機車年度銷售量可達1000萬輛,零配件的好光景還很長。目前金鍛工業在大陸有兩座廠,獲利率都在10%左右;但是印尼不缺工,內銷占85%,經營起來比大陸廠順手。 2.6億人口紅利 台式珍奶暴紅 茶飲店前仆後繼 另一個看好印尼人口紅利的產業,則因印尼人口味嗜甜,讓台灣手搖茶業看見商機龐大。走進雅加達的購物中心,裡面竟有台式珍珠奶茶手搖茶店,仔細一看,1杯要價60元台幣,這對基本工資只有6、7000元台幣的雅加達居民而言,喝珍奶是一種高級享受。 在台中起家、有200個據點的大苑子,在雅加達也開了4家門市,短期目標要開到10家。印尼子公司負責人潘志倉說,負責開店之前,自己已在雅加達生活7年,當地民眾習慣吃飯配茶飲,尤其熱愛含糖飲料,所以台商經營的手搖茶飲很受歡迎,目前大苑子賣最好的是芒果冰沙。 潘志倉回憶,2013、2014年時,日出茶太、快可立在印尼掀起珍珠奶茶旋風,現在當地人開始接受其他手搖飲,因印尼人口多,市場還很大,根本還沒有飽和。 電商服務新藍海 華文律師、檢修人才缺很大 外貿協會主管分析,台商在印尼產生世代落差,大多以60歲和40歲世代為主,當中消失的10年,是台商蜂擁往大陸發展的時期,近期政府再度推動新南向政策,才讓台商更了解東協,包括在電子零售業和服務業等市場的機會。 大通電子(PX)印尼總監劉謙興表示,2014年公司派他一個人到印尼拓展市場,銷售數位天線、藍牙音樂播放器等,不像中國大陸OPPO一派就是上百人,但大通透過樂天、electronic city和日商BEST等通路鋪貨,目前有1500個實體通路及100個網路電商,在印尼每年業績都是倍數成長。 劉謙興表示,台商因為較少接觸印尼,所以想法很負面,實際上負面因素大約只有想像中的3成,只要來闖一闖,就會發現機會還真不小。 外貿協會常駐印尼的主管也分析,印尼很缺懂華文的會計、律師,台商常常找不到華人服務。另外,像是紡織、家具等廠房用具,也非常缺乏定期檢修人員,新形態服務就是定期配合廠商檢視,若有需要維修更換的零件,就能順便銷售,這類人員也是缺很大。 30年來,外資來印尼投資賺很多錢,但民間收益卻很低,現在印尼政府認為,必須留住半成品製造業,才能帶給當地更多機會,例如相較於進口整台電腦,去印尼生產機械零組件,營業稅相對較低,這也是台商必須注意的趨勢。 事實上,台商在印尼發展就得接地氣。由於回教徒早上4點要晨禮,大家都3點就起床準備,禮拜完之後,才吃早餐、上班,晚上也是8、9點就寢。 到印尼發展已有14年的得滿國際董事長王安左,早期他的家族是在台灣做日本西裝、洋裝,在李登輝總統時代,搭上首波新南向政策,到印尼扎根,目前在萬隆有2家工廠,大廠每天1000名員工上班;他與員工一樣早上7點上班,中午照例會與員工一起用手拿食物吃飯,下午3點下班,完全融入當地回教員工的生活。 王安左一家5口都會說流利的印尼話,平常也不會在員工面前吃豬肉,只有在家才會吃妻子煮的家鄉味滷肉飯,豬肉還得特地到華人市場搶貨。 然而,到印尼發展也有風險,「我們出門都由專屬司機接送,不然自己出門就是一台行動ATM,很容易被搶劫。」一名在地台商表示,印尼華人不到10%,卻掌握印尼90%經濟活動,在印尼貧富差距落差大,華人要特別低調;過去發生排華,如今氣氛削弱,但中國拿下雅加達到萬隆間的100多公里高鐵工程後,把大陸工人帶進印尼,而不是給當地人工作機會,又造成印尼人不滿。 商機很大風險也不小 尊重回教禮儀 潛藏排華氛圍 其實印尼員工很單純,但只要5個人就可以組織工會,工會不滿隨時都可以罷工,同時工會上頭還有總會指揮,動輒可以指揮整個區域罷工;因此雇主為顧慮生產線順暢,最好與工會保持良好關係。 投資事業的風險與機會總是並存,台商赴海外發展若能找到利基,或許也能像賴維信一樣,即使有些在台灣被稱為「夕陽產業」,仍有機會在東協找到發展的第二春。

台商轉型種麝香貓咖啡一杯賣到上千元

台商轉型種麝香貓咖啡一杯賣到上千元

位於印尼萬隆、距離首都雅加達大約4小時車程,是平均海拔700公尺的山城,一路開往更高海拔的萬隆山上,一望無際的8000甲的第8號茶園映入眼簾,主要種植阿薩姆紅茶;再往深處前進,便進入印尼海拔最高的咖啡園「金色百林莊園」,這裡正是台商、金色百林莊園董事長柯百庠一手打造的麝香貓咖啡園。 柯百庠賣的麝香貓咖啡,印尼當地華文稱貓屎咖啡,不僅被印尼政府指定為國宴飲品,獲得國際30多種獎項,金色百林莊園更獲選為亞洲生產力組織、15個國家代表的參訪地點;但鮮少人知道,這是由台灣人培育成功的麝香貓咖啡莊園。 紡織業二代無心插柳 種出印尼政府指定國宴飲品 麝香貓咖啡有多高貴?柯家的咖啡豆經由代理商,到台北的咖啡館裡,一杯250毫升就要價800元,最貴的還是賣到中國,零售價一杯要價256元人民幣,等於1000多元新台幣。 其實,柯百庠踏入咖啡產業,是無心插柳。起初他的父親柯昭治在30年前,只是一名紡織廠經理,隨著台灣紡織業大量外移,當時總統李登輝推動南向政策,柯昭治就被挖角到印尼擔任紡織廠廠長。 「我在台灣被人請了10多年,到印尼又在工廠上班10年,等有了人脈才出來創業。」今年65歲的興南印染董事長柯昭治回憶,自己個性算保守,有十足把握才出來創業,正好搭上台灣紡織業到印尼深耕的契機,切入台商供應鏈,供貨鞋面布料給愛迪達(adidas)和耐吉(NIKE),自產的回教頭巾更深受當地婦女喜愛。 在柯家事業深耕的萬隆,是台商紡織業聚集的山城,3月的溫度約20度左右,比雅加達氣候涼爽,當地員工每月基本工資僅約5、6000元新台幣。當地水源豐富,有利紡織業大量用水,目前估計萬隆有上百家做紗布、染整、成衣和製鞋廠的台商,最知名的就是寶成鞋業。 柯昭治因看準時機在萬隆打下基礎,而二代柯百庠與哥哥柯百觀雖然在高雄長大、當完兵後也到印尼接手父親的事業,原本經營得很平穩,一直到2008年發生金融海嘯,很多印尼台商倒閉,加上紡織業壓貨、買機器的資本支出高,通常要數月或數年才能回收資本,遇到金融海嘯更要面臨呆帳風險,讓柯百庠體會到紡織業的波動性太高。 當時柯百庠想跨足穩定現金流的產業,正巧遇到當地村長為了改善骷髏族農民的生計,遊說他買下地上權土地,改種咖啡樹;由於柯百庠的老婆林嘉琪本來就是咖啡迷,於是在2011年買下第8號茶園內側的高麗菜菜園。 原本當地農民種高麗菜,長期爬山種菜、扛菜,膝蓋磨破、彎腰關節變形,走起路來像骷髏,被稱為骷髏族;後來隨著農地改種咖啡樹,工作環境大為改善,也得到穩定的收入。 但柯百庠種植咖啡樹並非一帆風順,買下土地須忍受3至6個月的空窗期,培育咖啡樹,完全無法有收入,發展到2014年才有咖啡莊園,耗時3年多的摸索期,直到4年後才有現在的經濟規模。 擴張版圖蓋溫泉度假村 瞄準2.6億觀光人口商機 咖啡園每年5到9月是採收期,起初柯百庠也不知道採收咖啡豆時,要像追櫻花一樣,先移動式採收一遍,再重頭回來追原先的一批咖啡樹採收,以配合果實的生長,採收到最大量的咖啡豆,「因為這裡的海拔高,所以咖啡豆的品質較好。」柯百庠說。 而園區內產值最高的麝香貓咖啡,1年只有生產3噸,就能賣出5、6000萬元台幣,產值驚人,其餘土地則年生產30至40噸的阿拉比卡咖啡豆。為何不全部生產麝香貓咖啡豆?柯百庠說放養的麝香貓有地域性,方圓50公尺內會被一隻貓占領,如果飼養過多,貓會覺得過於擁擠、打架。 走進復育中心內,每隻貓有專屬的「套房」,約種植4顆咖啡樹的範圍內,還有空中閣樓的小木屋。樹下常可以看到麝香貓的糞便,糞便形狀就是一整坨的咖啡豆,沒有明顯臭味,反而經由麝香貓體內的發酵,散發出一股麝香。 糞便經過人工清洗挑出咖啡豆後,再由中淺度烘焙後才能沖泡,「平均1天可以產出100克的糞便,等於可以沖泡8小杯咖啡。」柯百痒計算著,但如果貓咪心情不好,吃比較少咖啡果實,那也沒轍,無法強迫。 一開始柯百庠咖啡園只有3公頃,且嘗試種植最高單價的麝香貓咖啡,咖啡園也逐漸擴張至360公頃;下一步要再買下80甲的土地,成立麝香貓溫泉度假村,瞄準國內2.6億的觀光人口。 柯百庠說,度假村要投資數億元台幣,但印尼有2.6億人口紅利,且沒什麼大型度假村,也能吸引國際觀光客,未來營收將比自家的紡織產業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