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白領礦工獨家告白

原本從事金融業的Jaw,當初和朋友合資100萬元,從比特小幣礦工成為大型礦池經營者,從新莊豪宅到宜蘭員山都有他的礦場,他同時還從事加密貨幣買賣,一天交易額最高達3500萬元,身價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白領礦工獨家告白 那一天,我買賣3500顆比特幣

白領礦工獨家告白 那一天,我買賣3500顆比特幣

3月中旬,《財訊》記者走進位於新北市新莊的一處住家電梯大樓內,一開門進屋,就聽見機器低鳴運作的聲音,只見屋內一大片落地窗的陽光撒進屋內,明明是豪宅規格的房子, 屋內卻不是氣派的居家裝潢,只有電腦與桌椅擺設;周邊的鄰居們壓根也沒想到,在這1坪賣價逾60萬元、約35坪大的小豪宅內,是國內開發大型礦場顧問團隊負責人Jaw(化名)的辦公室兼挖礦據點。 不只是礦工 還是礦場負責人 Jaw有著多重身分,是以太幣礦工,也身兼開發與管理虛擬貨幣礦場顧問團隊的負責人,「當初會挑選新莊住宅作為辦公室與挖礦據點,就是看上新莊地區交通便利;最重要的是,空屋率高,所以租金比較便宜。」他坦率地說出挑選地點的考量。 原本應該是客房的空間,放置了4台、內建8張顯示卡的礦機,正不間斷地挖著以太幣,「未來這間房間會再陸續增加8台顯卡礦機,目標是要讓12台顯卡礦機同步運作。」Jaw向我們描繪出未來規畫,原本該是臥房的空間,地板上堆積著10幾台顯卡與機器,這些都是等待被組裝成顯卡礦機。 厚重的大門「砰」地一聲關起來後,Jaw笑著說,以前在另一租屋處用螞蟻礦機挖比特幣,1台礦機將近70至80分貝,後來被鄰居嫌太吵;現在他使用顯卡礦機後,顯卡風扇運作的聲音較小,「而且豪宅的門很厚重,隔音又好,門關起來後,外面根本聽不到礦機運作的聲音。」 當初會跨入虛擬貨幣領域,是Jaw職涯上的大轉折。4年前,他還是一名理財專員,「周圍朋友已在接觸比特幣,感覺大家都嗅得到可期的商機,」當時他正積極尋找不同的投資標的,於是與朋友跨足比特幣投資試試水溫。 初期,Jaw與朋友合資100萬元,採購12台專門挖比特幣與萊特幣的ASIC(特殊應用積體電路)礦機,並針對加密貨幣進行價差買賣,即所謂的搬磚套利;Jaw回想當時,曾有單日大單買賣量高達3500枚比特幣的交易紀錄,以當時比特幣折合新台幣價值計算,該筆交易價值3500萬元,「透過挖礦與價差交易的複製,前後共花了9個月時間,就把投入成本賺回。」 百萬元試水溫 9個月就回本 首度跨足比特幣投資,就讓Jaw獲利高達約50%,Jaw雖不肯透露現在的獲利情況,但「我經常在不同的虛擬貨幣之間交易,一個下午就高達100筆。」估算每天進出高達上千萬元,身價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尤其,挖擴的所有人都曉得,現在礦卡早已經是一卡難求,Jaw與團隊夥伴們增加了組裝礦機的熱門業務卻不擔心,「我都想盡辦法直接向顯示卡廠商大量批貨,不可能再到光華商場挨家挨戶地詢問有沒有高階板卡。」Jaw描述他為了組一個礦場,儼然已是顯示卡廠商眼中的另一通路商,營運規模顯然已非小小礦工而已。 原本挖比特幣的Jaw,到了2017年第2季起,逐漸將重心轉移至投資報酬率比較好的以太幣。 「我們自己的顯卡礦機規格是組裝8張顯卡,加上其他硬體設備,當時每1台挖礦組裝成本為13.8萬元。」Jaw談到,以算力約240 MHash/s的顯卡礦機來說,單台挖礦機1個月就可以產出約0.6枚以太幣;以平均賣出市場價1枚約15000元估算,等於1個月產值可達9000元,扣掉每個月每台大約4000元的電費,推估2年就可以回本。 Jaw強調,礦工都會估算依照所挖到的加密貨幣現值與機器管理的成本,藉以確認最後所能獲取的利潤,外界都說比特大陸的螞蟻礦機很厲害,但他卻選用顯示卡礦機,理由有二: 第一,螞蟻礦機的效率高,但管理成本高,原因是機器運作聲音吵雜,需要挑選在隔音好或偏僻處託管;相比之下,顯卡礦機聲音較小,只須確保用電安全與隔音,機器擺放空間較容易取得,整體維護成本較低。 第二,比特大陸的螞蟻系列礦機是屬於ASIC化的專業礦機,它的任務就是專挖比特幣,但是,顯示卡礦機除了可以挖以太幣、零幣系列(Z-cash)等一線加密貨幣之外,也可以用來挖二線的虛擬貨幣,「用顯卡礦機挖到加密貨幣,後再依時價立基點去兌換比特幣,比較划算。」Jaw認為。 鄉間挖礦正夯 鐵皮屋很搶手 1年前,Jaw觀察到台灣有很多閒置的廠房,發現有許多投資人想建置虛擬貨幣礦場,於是發想可以建立一批顧問團隊,解決客戶設立與管理礦場的大小事, 所以成立一批開發虛擬貨幣礦場的6人顧問團隊,為客戶開發與管理礦場。 最近Jaw的顧問團隊手上的客戶之一就是宜蘭人,想在宜蘭開設礦場,於是找上Jaw的團隊協助。 「我的客戶在宜蘭員山建置礦場,裡面擺放的礦機也是顯卡礦機為主,偶爾擺放三兩台螞蟻礦機,擺放總數量約有50台。」Jaw指出,幫客戶設計礦場就像在興建一座工廠一般,必須考慮建廠人員對電腦設備的組裝經驗、電腦設備的調測、場地的通風、場地的配線安全,甚至建廠人員過往是否有豐富的經驗等,「最關鍵的環節就是電。」 員山礦場隱身於農地旁的半鐵皮工廠內,一來人煙稀少;二來可以適用農漁業用電,電費也比一般住家便宜。 Jaw解釋,無論是螞蟻礦機或顯卡礦機,都是使用220伏特的電壓,一般廠房就算有220伏特的插座,也要看廠房的總體可使用電量多寡,與電線是否達到標準,才能標準地符合用電安全。 若是台電的饋線沒有拉到廠房,還要另外拉線,最後才能確定廠房可以容納多少台礦機,「建置礦場最重要的就是安全性,這都與電的問題息息相關,所以挖礦產業現在讓水電師傅很忙!」Jaw形容,現在連工業區的鐵皮屋都很搶手,因為裡面用電設施基本上都準備好了。 克服了配電問題後,再來就是「如何才能賺錢?」前提之一,就是礦場需要具備經濟規模。 通常礦場會聘請一位IT(資訊科技)工程師,負責24小時監控礦機的運作,以及故障時進行維修。Jaw解釋,若每個月扣除攤提的硬體費用、電費與雜支,以及每台礦機每月產值約達1000元,一座礦場至少要安裝50台礦機,才夠養一位月薪約3萬至4萬元的工程師。 趕搭虛擬貨幣熱潮 模式很多元 在一般情況下,礦機不容易損壞,IT工程師配合輔助管理的軟體介面,可以一口氣管理2座以上的礦場,可能總量高達300台至500台挖礦機,「所以礦場與礦場間不能相距太遠等,工程師才可以馬上支援。」 以這員山礦場規模有50台的礦機,先不考慮算力難度與價格的變化,若平均賣出以太幣價台幣15000元估計,每台礦機產值每月約可達11000元;若以礦場主當初投資1000萬元,如今每月50台礦機的總產值可達約台幣50萬元,預期約18個月可將機器成本收回。 近來,有客戶提出希望可以向Jaw的團隊租賃機器,以購買算力的模式分散機器管理成本,「考量國外此類模式的利潤,皆有高達50%以上。」Jaw直言。其實在各大加密貨幣交易所網站上,已經充斥這類的廣告,在國外已行之有年,在台灣也有類似的商業模式。 所謂的「販售算力」,也就是礦機共享。它的概念是,一個提供機器租賃的平台,機器雖不能切割,但透過算力切割的方式,投資者不用自己投資硬體設備,也能參與挖礦商機。 對於建置者來說,販售算力可以立即拿回硬體成本,甚至可以直接獲利。Jaw快速回本的作法是,簽約同時透過律師的見證,確認礦機真實存在後,再將管理礦機的所有費用,以折現的價格出售給需要的客戶,「儘管此類方式售價偏高,但對初期欲嘗試挖礦的客戶仍然有利,因為他們完全不用承擔高價的硬體成本,以及管理礦機的成本風險。」 說穿了,台灣的電費相對便宜,廠辦的租金也較具彈性,對於身處於電費高與廠辦租金高的國外投資者來說,購買或承租在台灣的礦機算力,的確是比較划算的作法。 對於虛擬貨幣的前景,Jaw不諱言,現階段加密貨幣市場還未臻成熟,幣價容易受到各國政府政策產生劇烈波動,但確實有人已經靠著虛擬貨幣致富。 他也提醒,挖礦的利潤多寡取決於幣價的高低與硬體成本,所以唯有考慮對自身現況最有利的投資方式,才能真正在這波虛擬貨幣熱潮中,賺得財富。

顯卡 風扇 設備精選教戰!

顯卡 風扇 設備精選教戰!

「行家都是買礦卡,所以現在大缺貨!」虛擬貨幣挖礦達人Jaw透露,一台礦機市場喊價已達15萬元,改用礦卡可降至13萬元左右,CP(性價比)值很好。 Jaw分析,顯卡礦機可區分為內建顯示卡與礦卡兩種機型,其中礦卡的原型就是針對挖礦設計,不僅硬體配件比遊戲顯卡好,而且礦卡價格比遊戲顯卡便宜30至40%。不過,礦卡保固期只有3個月,遊戲卡則長達兩年。 如今,在光華商場無論買華碩、技嘉、微星或nVIDIA推出的P104高階規格礦卡,零售價未稅是22000元至23000元,還大缺貨,每人只能限買1張。隨著礦卡供貨吃緊,礦工只得轉向採購可替代的遊戲顯卡,因此目前連遊戲顯卡也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現在1060 6G規格的遊戲顯卡要價13500元,還沒有貨。」Jaw苦笑說。 此外,顯卡散熱的風扇,主要區分為液壓軸承(Sleeve)與滾珠軸承(Ball Bearing)兩類,前者在長時間下會乾掉,但後者用的是固體油,使用壽命較長,溫度也不會過高,效能較好。 Jaw建議礦工可挑選華碩、技嘉、微星採用滾珠軸承生產的高階顯卡。其中,微星在滾珠軸承規格風扇設計也加入一點巧思,透過設計不同扇葉的角度,增加大一點的風流與風壓,可以很迅速把鰭片及銅管上的熱能散發掉。

暴賺100倍 礦市奇機

暴賺100倍 礦市奇機

虛擬貨幣挖礦熱潮延燒,傳聞市面的礦卡(挖礦專屬的顯示卡)早已大缺貨。記者特地跑去電腦零組件大本營的台北市光華商場一窺究竟,沿街詢問,一整條八德路竟沒有1家店有賣礦卡。 「請問有挖礦的顯示卡嗎?」一位年輕帥哥店員一臉問號回應:「挖礦?你新來的喔,真的懂嗎?」寒暄之後,帥哥店員才說道:「很久以前,礦卡就沒貨了,要買遊戲顯卡還有機會,但要排隊,而且1人限購1張,還要搭配一台主機。」 其實,加密貨幣熱潮剛剛興起之際,並沒有挖礦專屬的礦卡,因此很多人就一口氣買好幾張顯示卡組裝挖礦機,頓時讓高階顯示卡出現缺貨潮。微星多媒體業務處經理謝俊宏回憶說,氣氛實在太熱了,公司還祭出每一人限購買一張顯示卡的政策,「竟有民眾為了搶貨,出現全家老小都帶到店裡,只是為了收購顯示卡。」 沒想到,等到微星正式推出礦卡規格,小礦工們還是買不到,「東西一出來,馬上就被專業挖礦的業者全部包走了。」謝俊宏描述著市場熱度,至今都沒有降溫跡象。 白領淘金新運動  資本市場熱錢追逐 挖礦會這麼熱不是沒理由,單純從比特幣這兩年的走勢來看,2017年從100美元,最高一度衝上2萬美元,漲幅高達200倍!而現在更為熱門的以太幣,自2015年發明以來,從不到10美元,最高衝上1400美元左右,漲幅也超過百倍。這麼驚人的漲幅,看在小礦工眼中,無不熱血沸騰,人人躍躍欲試。 「花10萬元組1台礦機,若挖到1個比特幣,增值100倍,花再多電費都值得。」現在只要瀏覽一下PTT、Dcard等年輕人的社群網站,到處都在討論如何挖礦最划算。 資本市場上的資金總是最敏感的,對應著虛擬貨幣爆炸式升空,「挖礦概念股」成為各大分析師推薦的核心持股。撼訊2016年股價連5元都不到,近期在挖礦熱潮帶動下,衝上400元大關。難怪投顧老師一再強調:「不會挖礦沒關係,記得買挖礦概念股,一樣可以財富大翻身。」 這一波挖礦熱潮,從小礦工玩家,到資本市場投資圈都在追捧,就連供應鏈的老闆們都跳出來喊讚。主機板大廠技嘉董事長葉培城在今年的尾牙上表示,「挖礦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讓技嘉的營收快速地暴增起來。」 挖礦熱潮帶動的商機,產業供應鏈大大小小雨露均霑。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法說會上坦言,虛擬貨幣下單量快速躥起,將帶起高速運算業績比重來到25%,而這股強勁的力道,主要就是來自中國比特大陸公司的訂單。 軍備競賽開打  ASIC搶當主流 比特大陸主導的ASIC晶片,大量應用於比特幣的礦機上,使得挖礦產業的發展,連結了台積電的成長。事實上,早在2012年,科技研發人士就已經發現,透過ASIC晶片挖礦,遠比GPU為主的顯示卡挖礦,速度要快上百倍。唯一的問題就是ASIC晶片製造太昂貴了,而且需要非常高規格的製程,因此在成本的考量下,一直是以顯卡挖礦機為市場主流。 2003年,比特大陸以ASIC晶片為主的螞蟻礦機問世,徹底打破了挖礦既有的遊戲規則,宣告了礦機ASIC時代的到來。很快地,其他競爭對手也都加入ASIC晶片礦機陣營,以IC設計為主的中國第2大礦機廠商嘉楠耘智,推出ASIC為主的阿瓦隆(Avalon)礦機,更拉開一場半導體先進製程的軍備競賽序幕。 美國財經媒體《彭博》指出,「目前用在礦機的ASIC晶片生產製程,已經從28奈米、16奈米,提升到12奈米,甚至最新規格的ASIC正準備採用10奈米製程。」當礦機採用這麼高規格、最先進的製程下,全球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絕對會是最大贏家。 「礦機對台積電的營收,絕對不亞於蘋果推出的新 iPhone。」美國《霸榮》(Barron)週刊分析,「一台螞蟻礦機S9,搭載了189顆的ASIC晶片,而這些都出自台積電16奈米FinFET製程。」其實,不只是比特大陸,全球至少9成以上的比特幣礦機的ASIC晶片,都必須委由台積電生產。 外資機構摩根士丹利今年2月發表的報告指出,2017年台積電的整體營收,約有10%來自比特大陸;而今年比特大陸即將推出以太幣挖礦機,在新一波軍備競賽下,在台積電的下單量會出現翻倍成長,占比衝上20%。 相關業者也紛紛傳言,「比特大陸為了拚ASIC晶片,已經包下台積電南京廠,未來甚至要用到七奈米製程。」姑且不論真假,可以確定的是在比特大陸的催動下,ASIC晶片一下躍升半導體產業的新主流。 當2018年全球智慧型手機成長停滯,在市場一片看衰蘋果 iPhone X出貨預測,及全球智慧手機需求力道減弱的同時,礦機產業的大爆發,卻意外了帶給台積電、半導體產業驚喜,這正是為何各大科技產業都不得不提及「挖礦產業」的原因。 台積電再添成長動能  AMD、nVIDIA受惠以太幣大成長 然而,就在比特大陸不斷攻城略地,讓ASIC成了比特幣挖礦主流的同時,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AMD、nVIDIA等繪圖晶片GPU大廠,則是靠著以太幣為主的挖礦需求,一樣賣到市場大缺貨。市場調查研究機構Jon Peddie Research今年3月的報告中說,GPU晶片在以太幣礦機圈的暢銷熱度,絕不亞於比特大陸之於比特幣礦機。 該份報告顯示,「2017年雖然GPU銷售的動能依舊來自於遊戲,但來自於虛擬貨幣礦工需求則不能輕忽。」報告同時揭露,2017年來自於礦工購買顯卡多達300萬張,金額達7.76億美元;其中,最早嗅到礦卡商機的AMD,來自於虛擬貨幣的需求動能十分強勁。 然而,過去比特幣、以太幣2大挖礦陣容互不往來,但隨著比特大陸即將推出ASIC晶片為主的以太幣礦機,也宣告GPU與ASIC兩大陣營正式開戰。 《霸隆》週刊說,在此之前,以太幣沒有專屬的ASIC晶片,礦工只能使用GPU挖礦,但現在情勢變了,以太幣專屬的ASIC晶片將開賣,這部分至少衝擊nVIDIA營收的10%。 另一份來自 Susquehanna Financial的最新報告指出,比特大陸研發以太幣專用挖礦晶片,效能遠超GPU,並且在今年第二季就可以開始出貨,預料將會讓許多挖掘以太幣的礦工轉向,放棄原本使用的GPU。特別是當初投入礦機較大的AMD,至少衝擊20%的營收。 始終對於虛擬貨幣沒太多著墨的nVIDIA執行長黃仁勳,這一回倒是正面看待礦機產業所帶動的需求,強調「虛擬貨幣不會消失」。近期興起的挖礦熱潮,甚至排擠到遊戲玩家,導致顯卡一卡難求,黃仁勳認為,接下來必須增加GPU的產量,解決礦工和遊戲玩家長久以來對缺貨的抱怨。 台廠供應鏈大利多  產能滿載訂單接不完 從礦機的角度,所有人都覺得GPU晶片廠商不妙了,不過,近日nVIDIA股價並未受到礦機衝擊的影響,反而是因為美國自駕車路測撞死人的事件,讓股價重挫7.8%。 目前看來nVIDIA對台積電下單量不僅沒有減少,還會全面放量。事實上,蘋果、高通、博通、nVIDIA到比特大陸各家晶片廠商,為了避免發生下半年要不到產能的窘境,也早已提早下台積電投片,讓台積電產能出現難得排隊潮。 顯示卡和ASIC晶片兩大陣營正面交鋒後,無論未來何者勝出,台灣都是獲利者。一位台灣顯示卡業者樂觀指出,國際大廠之間的角力,不管是最後由誰出線,「礦機產業卻是從無到有,對下游供應鏈的台廠而言,絕對是一大利多。」 法人表示,比特大陸瞬間爆炸性的訂單讓台積電產能全線滿載,特別是16奈米等先進製程部分,比特大陸積極搶產能,就是希望ASIC能趕在第2季前出貨。試想,單是1家台積電吃飽,就足以讓台灣半導體相關的供應鏈樂翻天了,其他相關業者也都將進一步受惠於挖礦產業。 台灣散熱模組廠動力指出,「挖礦崛起,帶動最高階設備規格需求,再次讓PC產業活絡起來了。」之前,在PC產業大環境一路衰退下,PC零組件廠商沉寂一段時日。 但這一次,連散熱模組都忙不過來,生產線24小時不斷加班。因為挖礦機要全天候不間斷運作,高算數、高壓、高頻的負荷極大,對散熱效果要求將深深影響挖礦成本,連散熱風扇都供不應求。 幣值波動劇烈  投資人也得步步為營 不過,在一片榮景下,人們依然隱約感受到遠方天空上厚重的烏雲。今年以來,比特幣價格大幅回落到8000美元的所謂挖礦成本區,以太幣價格落在450美元附近,都讓外界開始擔憂礦機產業供應鏈的未來。 「為何比特幣價格一路崩,但挖礦概念股卻一直漲。」3月23日永豐投顧出了一份報告試圖作出解答─表面上,加密貨幣的走勢與挖礦產業需求有緊密的關聯度,但以中國為主的比特幣及以太幣等加密貨幣,不僅沒有停止挖礦,反而還進行新一輪軍備較力,砸下巨資,全面升級挖礦機設備廠商,以迎戰ASIC晶片的以太幣礦機到來。 無論如何,對下游供應鏈廠商而言,甜密的果實已在嘴裡,新一輪的換機潮才剛剛開始,各家訂單早已排到第4季,簡直笑不攏嘴。但對於投資者而言,面對市場的兩極看法,恐怕還得步步為營才是。

比特大陸藏心機 新機上市有玄機

比特大陸藏心機 新機上市有玄機

比特大陸,這家公司是科技圈近半年來最火紅的焦點。 3月21日,在美國舊金山的一場AI(人工智慧)活動上,比特大陸創辦人吳忌寒受邀參與一場演講。雖然,當下被人說衣衫不整,穿著運動服和鬆垮T恤。但他的出現,仍是把同台的嘉賓給比下去了。 在這難得碰面的機會上,大批的財經記者也早已守候著,多數科技迷也掏出手機側身拍照起來了,甚至是拿出與吳忌寒合影的畫面作為炫耀。 靠挖礦潮 和國際大廠平起平坐 毋庸置疑的,這1年由比特幣飆漲所帶動的虛擬貨幣世界中,吳忌寒與他的比特大陸,是最具主宰力的玩家。 若將畫面轉移到中國深圳,被譽為「中國電子第一街」的華強北,四處都貼著「礦機」2個大字的廣告標語所吸引。 「買礦機到賽格。」這是1位玩家說出的口頭禪,走進到華強北的地標賽格廣場,那裡就是礦機產業鏈條的源頭。 在這棟大樓裡基本上已經被礦機商給占據了,每天都可以見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各國玩家在拿貨。當中,最當紅最難買到的機種,絕對就是比特大陸的螞蟻礦機。 在半年時間裡,螞蟻礦機原本可以由5萬元左右,被炒到超過15萬元的價格,而且依舊是排隊等候。供需嚴重失衡的市場裡,就連被淘汰下來的二手礦機,也有人要搶。一台被淘汰螞蟻礦機S9,居然還可以飆上10萬元,顯見比特大陸在礦機商的心目中,簡直是神級地位。 當然,在這股挖礦的熱烈追捧下,比特大陸一躍成為科技業中最耀眼的明星。根據投資銀行伯恩斯坦(Bernstein)保守估計,若以75%的毛利率,與65%營益率推算,比特大陸在2017年的獲利可能達30億至40億美元之間。 相較起,去年獲利達30億美元的Nvidia(輝達),比特大陸居然只花了4年時間就辦到了,這簡直就是神話,也顯現當今全球不可忽視的礦機產業。 到底比特大陸在這股虛擬貨幣淘金樂中分量有多重要,《霸榮》週刊指出,在礦機的市場,螞蟻礦機就占了8成比重,可以說是具有絕對壟斷的地位。 讓人不能忽視的是,比特大陸不只賣礦機而已,自己也參與挖礦。根據3月份最新數據顯示,比特幣自己擁有的蟻池、btc.com礦池,和間接投資的礦池viaBTC,所挖出的比重,就高達42.25%。換句話說,每10個比特幣,有4個就和比特大陸有關,幾乎一手掌握住比特幣生殺大權。 獨占8成礦機市場 也投入挖礦 「比特幣的漲跌,根本就是比特大陸在掌控的。」一位業者說出礦機產業間公認的祕密。這絕非無憑無據,若將這些年來比特幣的走勢,和比特大陸推出新機、新產品的時間點做比較,就發現驚人的巧合點。 2014年原本已經死氣沉沉的比特幣,居然自11月起,在沒有太多理由的情況下出現一波強彈,從原本的100美元左右,第一次突破到1000美元大關,漲了10倍之多。隨即,2015年元月,比特大陸就大張旗鼓的推出螞蟻礦機S5。 在那沒有專屬為挖礦推出機種的年代,比特幣的行情高漲,市場需求立刻衝高,比特大陸順勢拿下所有挖礦的需求,奠定比特大陸霸主地位。 之後,同樣的戲碼就開始不斷上演,比特幣的價格愈高,愈是能刺激礦機買氣,比特大陸就會「巧合地」推出新機。2017年,比特大陸宣布在6月推出新機,果真,自2017年開始比特幣一路瘋狂飆漲,讓市場為比特幣瘋狂,而比特大陸更是這波幣值上漲的最大獲益者,一路躋身為科技新霸主。 2018年起,當比特幣開始一路崩盤,各國政府下達禁止令時,比特大陸卻絲毫不受影響,仍是風生水起。關鍵在於,自2017年8月,比特幣硬分叉之後,誕生「比特幣現金」,能加快交易速度、降低處理成本,這不僅是拉長了比特幣的戰線,甚至,比特幣現金的方便性,讓挖礦市場更為火紅。 幕後操縱價格?刺激礦機買氣 什麼是比特幣現金?由於比特幣使用的人數增加,傳輸量暴增,一個區塊能容納的交易量又有限,造成挖礦的成本大舉飆升;傳統比特幣的區塊已經無法負載全部的交易,這時候,透過分叉出來的比特幣現金,就是將原本過小的區塊變大(擴容),自然傳輸速度就變快,藉以增加挖到的機會與數量,除了比特幣現金,還有比特幣黃金、比特幣鑽石,都各自有不同的交易價值。 然而,當初一直強力主張要讓區塊擴容的,就是全世界最大礦機廠商─比特大陸所提出。由於比特大陸手上握有相當數量的礦池,對市場具舉足輕重的影響性,因此在吳忌寒登高一呼下,在比特幣的區塊鏈上,便硬生生誕生出比特幣現金。再一次,創造出更龐大的虛擬貨幣需求,以及更為驚人的虛擬貨幣交易量,也讓更多人輕易地參與挖礦這個行列,離不開比特大陸的掌握。 32歲吳忌寒 晉身超級富豪 只靠一個加密貨幣的淘金熱,打造出礦機產業的新需求。比特大陸的爆炸性成長,就和比特幣百萬倍的暴漲一般,正在改寫歷史,而背後的推手正是1986年次的吳忌寒。 有趣的是,比特大陸並不是吳忌寒的第1選項,確切的說,是誤打誤撞接觸比特幣。開始之初,吳忌寒與兩位同好劉志鵬(長鋏)、端宏斌(老端)共同創立中國最大比特幣討論區—巴比特論壇(8btc.com),後來他意識到礦機商機更大,而影響挖礦性能的關鍵是晶片。 原本他獲得一批杭州資金,訂購中國一家主要礦機廠商的預購晶片,但對方卻遲遲未出貨,為了對投資人負責,他乾脆找來北京清華大學、技術工程出身的詹克團,正式成立比特大陸。 如今,隨著比特幣的飆漲,比特幣論壇及多家媒體指稱,吳忌寒共擁有10億枚比特幣,若此項傳聞為真,在比特幣2017年底每枚突破兩萬美元大關時,吳的身價一度達到20兆美元之譜。這可是比起目前排名世界首富,身價上看1000億美元的亞馬遜創辦人兼執行長貝佐斯,還高出一大截。 雖然是一則傳聞,但這天文數字的財富就夠讓挖礦淘金潮瘋一陣子。就如比特大陸產品戰略總監湯煒偉所說,科技領域中一個瞬間點就改朝換代了,就像是智慧型手機就徹底取代了PC時代。若用晶片角度,就像是CPU無聲無息的走到GPU的時代。當所有人都還沒看到區塊鏈的時候,比特大陸開出最高效能規格的ASIC晶片應用在挖礦機身上,才會讓比特幣的需求被引爆出來。 或許,有一天如外資金融機構所預測一般,比特幣終究是泡沫一場。但由比特大陸所主導的ASIC晶片,卻在區塊鏈,甚至是未來的AI領域,才剛剛開始備戰。

世芯捲土重來再賺一波挖礦財

世芯捲土重來再賺一波挖礦財

曾經是全球比特幣礦機最大的ASIC(特殊應用積體電路)供應商世芯電子,2017年初才全面淡出比特幣礦機ASIC市場;到了年底,卻在市場需求的強大推動下,世芯又重新回到比特幣戰場。 2013年,比特幣值一度從406.38元,飆漲至34140元。世芯電子也在2014年開始跨入比特幣市場。 「曾經,我們是比特幣全球最大的軍火商!」世芯電子總經理暨執行長沈翔霖接受本刊專訪時指出,因為世芯電子過去曾採用28奈米開發出全球第一顆最先進製程的比特幣礦機ASIC,而且非常Powerful(強大),據說礦工挖7天就回本了。 受惠於比特幣市場火熱,也助長世芯電子營收與獲利的一臂之力,2014年營收從25.8億元成長至46.9億元,稅後淨利也從1.13億元倍增至2.11億元,每股稅後純益(EPS)也從2.1元攀升至3.77元,2014年10月上市時,隔月股價更從95.9元上漲至118.5元,堪稱名利雙收。 產品太強大 讓礦工7天回本 然而,不久後,卻不敵大環境的衝擊。2015年,正值比特幣價跌破挖礦成本價的低迷時期,當時幣價最低曾跌至6490元,導致不少礦機廠倒閉,也連帶衝擊世芯電子。更壞的消息是,2016年5月因為轉投資的公司、同時也是最大的客戶─瑞典比特幣挖礦公司KnCMiner宣告破產,世芯電子慘遭牽累導致嚴重虧損,股價一度從40.3元,重挫至24元;營收也從2015年的37.9億元,縮減至36.9億元,稅後淨利更從1.29億元轉為虧損2.11億元,營收與獲利皆受到重擊。 於是,世芯電子經董事會決議,將不再接比特幣的訂單,在2017年全面淡出比特幣礦機ASIC市場。 沒想到,還短短不到1年,就在同年第4季,比特幣價格一路狂飆,11月甚至突破1萬美元大關,市場再度熱起來,很多礦機的客戶又回頭找世芯電子設計ASIC;尤其,去年底比特幣價格飆漲直逼2萬美元後,「去年真的是對比特幣礦機客戶的盛情難卻,訂單多到超乎預期。」沈翔霖形容。 不過,過去在比特幣礦機ASIC市場慘跌一跤之後,要重返比特幣礦機ASIC市場,世芯電子高層內心也經過一番掙扎。 沈翔霖坦言,公司內部衡量市場後,去年第4季一開始,對比特幣礦機的態度偏向保守。「來找我們生產都要先pre pay(預付),這是董事會訂定的規則,找我們設計生產也要把比特幣ASIC開發的費用與wafer(晶圓)的錢給我們,以降低接單風險。」 沈翔霖甚至私下說了一段有趣的故事,「台積電原本是不接比特幣訂單的,當時是我們花了不少唇舌,才說服台積電把最新的製程用在比特幣礦機ASIC上面。後來台積電跨入之後,反而覺得很讚。」 靠技術取勝 礦機客戶回頭 世芯2017年第4季開始重返比特幣礦機ASIC市場,股價也被再次激勵,從年初的30.6元一路飆升至第4季最高達113元,漲幅逾270%,2018年股價更再飆高至136.5元,漲幅已超過347%,比同業的創意電子去年至今的漲幅達344%還高。 論營業額,世芯電子只有創意電子約3分之1;論後台,創意電子有富爸爸台積電撐腰,世芯電子則完全靠自己單打獨鬥,為何仍能贏得廣大礦機客戶的青睞? 「比特幣礦機,比的是誰的運算能力大,誰就可以先挖到比特幣。」沈翔霖進一步舉例,你拿28奈米製程投產的ASIC設計挖礦機,跟拿16奈米製程的相比之下,就會比較吃力,因為算力(運算能力)會隨著製程增強,所以比特幣礦機的業者會一直去投資更先進的奈米製程來量產ASIC。 而現今,在ASIC設計業界中,能做到這種先進製程,且有規模的設計服務供應商,除了創意電子之外,就只有世芯電子。 搭上AI(人工智慧)、虛擬貨幣挖礦熱潮,創意電子營收從2016年的92.9億元,大幅增長至2017年達122億元,稅後淨利也從5.51億元,躍升至8.55億元,營收與獲利的雙成長,有相當一部分就是來自於虛擬貨幣。創意電子的股價,甚至也從2017年初的81元,節節飆升至2018年最高已達360元,漲幅驚人。 但世芯電子也絕非省油的燈,在比特幣礦機ASIC設計的堅強實力,是長久以來深獲客戶群信賴的關鍵,尤其進階到7奈米製程後,光罩的價格也調漲至千萬美元(折合新台幣約3億元),若無法快速又一次流片成功,將會使客戶面臨龐大的成本損失。 世芯電子成立至今,已累積達近400顆的Track Record(成功紀錄),每年Tape out(送交製造)將近20至25顆,半數以上皆屬16奈米以下設計。「我真的不覺得有任何一家公司在最先進製程上的Tape out(投片主產)的次數比我們多,還有成功率比我們高。」沈翔霖胸有成竹地說。 未看淡比特幣   軍備戰不鬆懈 台新投顧報告就指出,2018年第1季,世芯電子營運受到比特幣客戶對於7奈米開案熱絡,預期將有4至5位客戶進入定案加速期,且陸續進入Tape out,至第4季會導入量產,單季出貨金額至少1000萬美元。 世芯電子未來的營運重心仍會放在HPC(高速運算)與人工智慧,但是沈翔霖也不諱言,他們沒有看淡比特幣,而是樂觀其成。 畢竟,只要比特幣價格持續看漲,比特幣礦機ASIC市場將會是一場永無止境的軍備競賽,因為他們往往都是採用最先進奈米製程,正好是世芯電子的核心業務與強項。

撼訊飆給你看 用股價見證礦市狂潮

撼訊飆給你看 用股價見證礦市狂潮

3月23日,在美國開啟貿易戰的衝擊下,身為今年台股第一飆股的撼訊,卻絲毫不受這一切利空消息,當日再度以漲停板388.5元作收,持續改寫歷史新高,統計今年以來的漲幅達432%。 撼訊能夠飆得如此無懼,絕非無所本。1月時,當記者第一次查問獲利狀況時,撼訊發言人謝宗益口吻略帶驕傲的說,自結2017年第四季單季EPS(每股稅後盈餘)為3.7元左右。 這句話還猶言在耳,結果,撼訊2018年元月EPS就繳出4.15元,前2月EPS累計已達6.48元;這數字一出,市場果然真的瘋狂了,管他比特幣崩跌,或者貿易戰開打,撼訊先飆再說。 挖礦熱 挖出撼訊火紅產品 對於這一波顯示卡火熱的情況,撼訊總經理陳劍威親自跳出來說,「由於顯示卡已經缺了9個月的時間,這讓價格始終維持在高檔。」 即使,目前AMD與Nvidia(輝達)兩家繪圖晶片廠商都說會釋出更多,但如今AI、電競、電動車、手機到挖礦等產業,都在搶繪圖晶片,所以這缺貨的狀況,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消化,實在很難評估。 換個角度說,「不是顯示卡有多缺的問題,根本是從上游的繪圖晶片,就已經被各產業所搶光了。」陳劍威強調,現在是誰出的價錢高,誰就能搶得到貨,這才是這一波缺貨潮的關鍵。 曾經沒落 靠一片顯示卡大翻身 不過,別以為撼訊搭上挖擴潮,股價一路飆漲,獲利成績如此風光,就羨慕不已;在資本市場打滾過一段期間的投資人就了解到,撼訊曾經歷過多次的顯示卡市場的興衰,一度經營不下去。 1997年,撼訊創業當年,陳劍威只花了1年時間,就讓撼訊營業額從1億元成長到10億元,爆發性十足的業績,讓市場上很難不注意到撼訊。 但任誰都沒想到,2001年的一項重大決定,讓撼訊營運從天堂掉到地獄,股價跌至8元。「只為了拚一個夢,為了要自創品牌。」那時候陳劍威居然棄第一大繪圖晶片業者nVIDIA的合作關係,即便這一家的產品占了撼訊比重高達80%的出貨量,陳劍威仍毅然決定與ATI(治天科技)合作。 那時候,ATI已經被各大晶片打壓到沒有生存空間,只好變法圖強,開始對外授權繪圖晶片,當然所有人都不看好ATI未來的發展性;但看在陳劍威眼中,卻認為這是難得機會,是自創品牌的大好時機。 這舉動當然讓市場大感意外,調整過程也讓撼訊經歷到公司第一次的寒冬;所幸在PC組裝的年代,各種零組件小廠隨時都有可能抓到一個機會就可以翻身。原本業績已經打到谷底的撼訊,就是靠著俗擱大碗策略,居然讓自有品牌「PowerColor」繪圖卡,在歐洲市場打開市場,賣了240萬片,一瞬間衝上了台灣組裝市場第一大廠,這也讓鴻海注意到撼訊。 這才促成鴻海入股的機會,在2003年,透過私募方式引進鴻海,持有撼訊3成持股。對於一家年營收不到10億元的小公司,有了鴻海的加持,大幅提高了市場能見度。 當下法人報告認為,撼訊有機會藉此可以拿下全球PC大廠的訂單,帶動股價從8元重返50元之上;但很快地,隨著整個PC產業的衰退,顯示卡產業又進入史上最長寒冬,甚至是乏人問津。 當時攤開所有顯示卡廠商的股價,幾乎都掉入個位數字了,即便撼訊曾經是台灣第3大顯示卡的廠商,若不是礦機崛起救了一把,也可能就此消失。 如今撼訊再度受到市場關愛,陳劍威走過20個年頭,早已見證過大起大落的滋味,也不再貿然擴大產能;他認為,上台靠機會,下台靠智慧,趁勢抓到機會才是重要。

加密貨幣超夯 卡位供應鏈賺到飽

加密貨幣超夯 卡位供應鏈賺到飽

2018年初,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退休前最後一次出席法人說明會時透露,虛擬貨幣相關特殊應用晶片以及高速運算的繪圖晶片等需求,將是台積電今年成長最強的領域,至此揭開台股挖礦商機崛起的序幕。 因為年初台積電就接獲中國一筆高達10萬片的高速運算(HPC)晶片急單,市場猜測來自比特大陸(Bitmain)公司,這家快速崛起的公司,已經是貢獻台積電逾600億元營收的大客戶。 無獨有偶,技嘉董事長葉培城也證實,今年挖礦訂單太旺,顯卡持續漲價,連久未出現的客戶都來搶單,希望技嘉可以多給一點貨,因為市場顯示卡短缺現象嚴重,大家都動用關係搶貨,為的是供應各地挖礦的商機需求。 挖礦晶圓代工 台積電獨占鰲頭 曾經是全球半導體明星分析師的陸行之在演講中表示,中國目前約有1380家IC設計公司,其中最熱門的公司當然是比特大陸,在該公司全力搶占挖礦商機下,也推動台灣半導體產業年初淡季不淡的狀況,因為現階段中國晶圓代工技術仍然落後,台積電仍是最大受惠者。 陸行之指出,虛擬貨幣應用端會持續進步,但現在價格起伏太大,難以預測走勢,而且現在哪一種貨幣會成為最後主流也還不確定,所以不建議去投資單一幣別,但是台積電在ASIC挖礦晶片的市占率還高達90%,短期之內還會主宰市場;不過他也提醒,三星的企圖心也大,大家都會搶食挖礦商機。 全球虛擬貨幣挖礦設備2大企業,包括:比特大陸、嘉楠耘智等,他們不但銷售特殊設計的挖礦機,也經營礦池,主要的任務是將運算的工作分配給購買礦機的消費者,並邀請他們加入礦池組織,成為礦工,再根據礦工的貢獻來分配所得,而礦場不只透過收取相應的管理費用來獲取利潤,也可透過出租礦機等方式獲取利潤,如此業者運用製造、分銷、出租的各種商業模式,把挖礦商機極大化與最佳化,讓商機發展無限。 根據業者分析,挖礦商機龍頭業者比特大陸2017年挖礦機生產約200萬台,2018年預估生產1500萬台,其中1200萬台為比特幣機,300萬台為以太幣機,但2019年將生產2000萬台挖礦機,其中比特幣機與以太幣機各半,顯示商機成長仍然強勁。 高階顯示卡 大廠勝算多 由於挖礦商機成長力道強,也帶動相關產業的零組件商機,其中第一波受惠者除了台積電外,所有挖礦機都需要的高階顯示卡,因此生產銷售顯示卡的撼訊、微星、技嘉、麗台、映泰、曜越、青雲等,都能吃到相關商機;其中撼訊、微星、技嘉規模較大,未來根據礦機的設計變化,更能掌握相關商機,因此法人看好前景。 挖礦商機第一波以顯示卡為主,但挖礦機必須增加運算效率,因此會更新與增加許多零組件,也是未來的商機所在。創富創投董事長張智超表示,當挖礦廠商將顯示卡運算設計發揮到極致時,業者需要增加挖礦的效率,只能自己設計特殊的晶片,運用專屬晶片強化挖礦效力。永豐投研部指出,礦機的核心晶片中,以專為比特幣挖礦演算法設計的ASIC晶片,未來最具競爭優勢,因為比特幣受限發放的比特幣挖出21萬個區塊後,獎勵就會減半,意思是未來挖掘將更為困難,因此想要繼續挖礦獲利,業者只能設計更有效率以及更省電的設備,來因應挖礦需求。 就挖礦的效率來說,ASIC大於顯示卡,也高於中央處理器,因此未來可以期待以ASIC晶片將是高階挖礦機的重要關鍵零組件,因此法人認為,台積電旗下子公司創意、日本軟體銀行轉投資的世芯,以及與三星合作開發挖礦商機的智原,都是提供特殊晶片IP的公司,也是法人關注的挖礦商機的受惠股。 ASIC晶片 靠高效率勝出 近期中國打壓比特幣礦池,在監管日益嚴格的環境下,挖礦難度增加,迫使相關礦場轉移,已遷移至加拿大或冰島等地區,這些礦場遷移當地,雖然看準當地溫度低,有利散熱,可節省電費,讓利益提升;但業者預估,比特幣挖礦成本已經從每個比特幣6000美元提升到7000美元,與現在比特幣市值7至8000美元,利差已經縮小,因此挖礦業者除了持續增加設備效率外,同時也把目光轉向以太幣,利用新的礦機設計,以賺取以太幣挖礦商機。 目前挖以太幣的晶片是用28奈米製造的晶片,未來業者除了持續提升晶片效率外,挖礦業者將以太幣挖礦機開始加大DRAM裝置,這設計可讓以太幣的挖礦效率大增,未來每台以太幣挖礦機會搭配216顆DDR3 8GBDRAM,未來也有可能改成更高階的SRAM,因此星旺投資總經理鐘景星也看好未來DRAM在以太幣挖礦機上的應用會增加,造就台灣相關業者的商機。 其中台灣最具指標的DRAM廠南亞科,當然是最大受益者,不過法人同時也關注另2家規模較小的利基型DRAM製造廠,晶豪科與愛普將來也會受惠這個趨勢。 群益投顧分析,晶豪科去年面臨矽晶圓供貨短缺,讓公司出貨一度受阻,直到11月之後,公司拿到足夠的產能,單月營收達10.43億元,月成長26%,之後業績就穩定成長,去年晶豪科稅後淨利達8.65億元,較前年成長44.6%,每股EPS(每股稅後純益)3.11元。今年在比特大陸推出新款乙太幣挖礦機,將採用576顆1GBGDDR3,是屬於利基型 DRAM,多數訂單由晶豪科取得。富邦投顧產業分析師黃瑞君預估,晶豪科今年將擴大利基型DRAM 及NOR Flash市占率,因此提升可以獲利,預估EPS將提高到3.79元。 由於以太挖礦機開始大量採用利基型DRAM,預期未來將反應相關記憶體價格上漲,但由於代工廠產能緊俏,拿得到產能的公司,將是業績成長的關鍵,因此與上游晶圓代工廠力晶關係不錯的愛普,未來也有機會搶食挖礦利基型DRAM商機。 DRAM、電容元件 商機大 不管比特幣或以太幣挖礦商機發展如何,相關設備都需要被動元件的零組件,當挖礦機出貨熱絡,也帶動電容元件的商機。亞東證券前基金經理人張捷分析,鈺邦為台灣最大專業固態電容製造商,專精於固態電容,估計捲繞型固態電容產能全球市占率約25%,是全球最大廠,堆疊型固態電容產能市占率約10%,居全球第2大;因受惠高速運算需求強勁,法人估鈺邦今年營運將大幅躍升,主要是接獲大陸虛擬貨幣挖礦機大廠的訂單,2017年中國挖礦客戶貢獻營收達5億元。元富投顧評估,鈺邦目前僅能滿足該客戶需求約3成,故今年樂觀預估貢獻營收將有機會上看10億元。法人預估鈺邦今年年營收挑戰27.36億元,年成長4成,EPS 5元以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