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生技股這樣挑才會賺

生技股涵蓋的範圍廣,有藥品、醫材還有再生醫學,在眾多的股票中要如何挑選才能找到「鑽石」?

做對功課 挑到好股機率高藥學博士廖昌亮私授研究生技股心法

做對功課 挑到好股機率高藥學博士廖昌亮私授研究生技股心法

近幾年來,愈來愈多投資人開始研究生技相關次產業,但無論法人或個人,對這方面的專業知識普遍不足,因此,各家法人機構的生技研究員,成為爭相諮詢的對象。 其中,任職台灣工銀證券投顧投資研究部協理的廖昌亮,在多位法人和投資老手口中稱為「廖博」,只要提到他,大家無不讚聲連連。為什麼?他除了是中國醫藥大學藥學博士、擔任過藥物學講師,且在藥界擁有完整的資歷外,即使跨入資本市場,他也能把製藥界複雜的流程與艱澀的專業用語,透過淺顯易懂的比喻表達,使他獲得一致好評。 那麼,廖昌亮如何研究與評估生技股呢?他建議,投資人可用「五三二法則」作為研究面向的配比,因為這些因素都將影響股價的漲跌。所謂「五三二」,就是公司基本面占5成、籌碼面與技術面占3成、題材面與消息面占2成。 他認為,掌握公司基本面絕對是最重要的功課,因為股價終將反映其基本面,若在其他產業,基本面的比重應該更高。此外,新藥在台灣屬於新興產業,股價容易因其他非基本面因素而大幅波動,因此籌碼面、技術面,甚至重大訊息的發布,也要適時考量。 心法1 新藥高風險、高報酬  採基本面和財務面雙評估 依經濟部工業局的分類,生物技術產業包括1.製藥產業;2.醫療器材產業;3.應用生技產業。以進入門檻而言,在製藥產業中的新藥,除了專業門檻高外,其研發風險高,當然也潛藏高獲利的機會,因此最吸引投資人的目光,甚至可說是生技股波段行情的發動機。所以,廖昌亮也花最多時間與心力投注在新藥公司的評估。歸納他對新藥股的評估重點有2個層面: 1.基本面: 以新藥公司的基本面來說,可觀察研發中新藥的種類與作用機轉、臨床試驗的設計與進度、是否已取得相關特殊資格、是否有合作夥伴與授權合約、研發中產品與現有產品的取代性、未來產品主要的銷售市場、核心技術與專利布局、公司是否已有其他產品上市、公司治理與誠信、大股東與經營團隊等面向。 2.財務面: 觀察公司帳上現金及未來可能的收入,推估是否可支付未來幾年的新藥研發費用。 除了新藥外,製藥產業還包括生物相似藥(Biosimilar)、學名藥(Generics)及原料藥(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s,簡稱API)等次產業。廖昌亮表示,因為生物相似藥亦需要做人體臨床試驗,故投入研發的時程也較長,所需經費也較學名藥高,未來成功上市後的產值也不小,所以亦可使用評估新藥的方式來進行,整體來說,比較接近改良型新藥的模式。另外,學名藥與原料藥雖然沒有新藥耀眼,但評價方式比新藥單純許多,可用大眾所熟知的本益比法,故適合一般投資人研究與布局。 心法2 原料藥從季營收  觀察成長軌跡 所謂原料藥,一般指的是藥品中具有療效的主成分,或稱有效成分,主要可經由化學合成、天然物萃取或發酵所取得的物質。所以,不管是新藥或學名藥,都含有所謂的原料藥。 在一般投資人的角度來看,相對於新藥或學名藥而言,原料藥公司的價值或許偏低,但它卻是製藥產業的基礎,「基礎不好,未來的發展勢必也有所限制」。 至於評估原料藥公司的重點,可以觀察營收、毛利率與稅後EPS。不過,廖昌亮提醒,因為某些藥品有季節性或迫切性,所以若僅看原料藥廠的「月營收」數字,常有暴起暴落的現象,故建議以「季營收」的角度來觀察或許比較恰當,配合其年增率或季增率來檢視成長軌跡與幅度,這樣應該會看得更清楚。 除了觀察營收,他也會注意哪些原料藥廠擁有穩定且多元的產品線,是否積極開拓國際市場,進而評估這家公司的成長性。此外,「若某家公司在商業模式或研發方面勇於突破與創新,我也會特別關注,並給予較高的本益比評價」,例如神隆、台耀、展旺根據自身產品特性,採取自行研發與學名藥客戶合作,積極跨入學名藥製造的領域,將原料藥與學名藥做垂直整合,甚至或有轉投資其他新藥公司,這就值得進一步追蹤。 心法3 區分學名藥類型  老藥新用成發展重點 學名藥係指與已核准的原廠藥具有同成分、同劑型、同劑量、同療效之製劑,也就是當原廠藥的專利到期後,其他符合藥品優良製造規範的藥廠,可依原廠藥申請專利時所公開的資訊,來生產製造相同的藥品,其通常為小分子的化學藥品。此外,許多國際學名藥大廠,除了專注開發各類學名藥外,同時亦積極投入「老藥新用(改良型新藥)」的領域,在美國申請藥證時,其主要是根據美國HatchWaxman Act 505(b)(2)提出新藥上市申請。 然而,廖昌亮認為,台灣的學名藥廠競爭激烈,目前通過台灣PIC/GMP的公司約有百餘家,且受到健保每年調價藥價的衝擊,其營運壓力可想而知。所以大型且積極的公司努力將學名藥打入國際市場,或接受國際大廠委託代工製造藥品,但關於其轉型與升級之路,或許可思考投入老藥新用的領域。因為他們已具有許多化學藥品的研發技術、製程與設備,只要將藥品改良的方向定義清楚,加上台灣的醫療水準高,具有許多國際級的臨床試驗中心,結合兩者既有的能量,未來提交藥品查驗登記所需的資料後,就有機會取得改良型新藥的藥證。 關於美國的第四類(PIV)學名藥,當原廠藥的專利尚未到期前,其他學名藥廠可藉由訴訟挑戰原廠專利,最主要的是主成分的專利,當證明其專利無效後,該學名藥即可提早上市。當第一家取得PIV學名藥資格者,其可享有180天的市場獨賣期,之後其他的PIV學名藥才可陸續上市銷售。目前已宣布投入開發此類學名藥的公司,例如安成藥、法德藥、美時、生達與南光等。 廖昌亮認為,原料藥廠與學名藥廠的差異有以下4項(詳見表2)。由於以上的差異,若一家學名藥廠與原料藥廠的獲利與毛利都相同,市場通常會給學名藥廠較高的本益比。另外,若具有特殊利基或創新突破者,市場也會給予較高評價。例如東洋憑藉微脂體的量產技訂單,在法人心目中,就會比其他學名藥廠擁有更高的本益比。 心法4 醫材可望打「國際盃」 關注創新型產品 除了製藥產業外,醫材產業也愈來愈受到大眾關注,尤其是穩健保守型的投資人,因為他們也想參與生技醫療產業起飛的關鍵時刻,但又不想承受新藥研發的高風險,此時醫材公司就是不錯的投資選擇。 廖昌亮認為,台灣的環境非常適合發展醫材產業,因為醫材偏重製造,這本來就是台灣的強項,而且比起製藥產業,醫材更容易外銷,可創造就業機會與外匯收入,且其他產業升級轉型亦可切入醫材領域,因此值得大力推展。 關於評價方面他認為,醫材業的評估模式與一般製造業應較為相近,也是觀察營收與獲利等數字。對於勇於創新、開拓新藍海與積極打入國際市場的公司,同樣會給予較多關注。例如鐿鈦跨入手術刀;邦特切入洗腎領域;聯合骨科與中國的新華醫療攜手打入中國市場;益安專注於創新醫材的研發與授權,這些都是法人會感興趣的標的。 雖然頂著藥學博士的光環,但廖昌亮在2年多前,毅然放棄在製藥界的資歷,勇於跳脫舒適圈,跨入資本市場,重新歸零與學習相關技能,憑藉他的專業與耐心,漸漸受到投資人歡迎,邀約演講絡繹不絕。「其實我做得很有限,而投資人努力的程度與高度的熱情,令我非常驚訝與感動」。未來他希望將過去在藥界有限的學經歷,結合投資理財的專業知識,幫助更多人正確評估生技股的投資價值,進而避開風險,獲得合理的利潤,期待未來台灣的投資人可以更加理性地看待生技醫療產業。   《財訊》趨勢贏家特刊 定價150 特價99 〈詳見目錄.立即買〉

生技股回歸基本面 緊盯研發成果挑好股

生技股回歸基本面 緊盯研發成果挑好股

就在川普確認當選美國下屆總統的11月9日,NBI生技指數大漲近9%,大藥廠輝瑞大漲一成,默克漲5%、AbbVie漲7%,而NBI指數成分股除了全球基因測序設備大廠Illumina下跌2.31%之外,其餘都大漲。尤其真正大漲超過20%的股票,都是先前因為押寶希拉蕊勝選而被放空的股票。 聚焦基本面 比稅率更關鍵 海外現金、研發創新與競爭狀況 根據外資報告,未來投資人應該聚焦在海外現金匯回美國、研發創新以及競爭狀況。首先,如果川普透過稅制的改革,比方說降低公司稅的15%以及提供資金一次匯回的優惠稅率10%,對於諸如Amgen和Gilead等生技大廠來說,至少有將近6百億美元的海外現金可以匯回美國。根據投資銀行的估算,母公司在美國的藥廠,海外現金至少有980億美元。 之前因為高藥價爭議,大廠對於研發新藥的意願並不積極,如果現在對新藥的高藥價不再打壓,投資人對Amgen臨床中的心臟疾病藥物、Vertex多囊性纖維化藥物以及Biogen的阿茲海默症藥物就會重新燃起興趣。未來可以看到生技產業併購的風潮再起,因為大公司會利用手上現金再度啟動研發產品的併購,許多具有研發利基產品的小型生技公司,評價將會因此提升。這應該是美國生技股大漲的關鍵。 公司稅調降則攸關類似治療多發性硬化症龍頭廠商Biogen的公司,該公司聯邦稅高達35%,扣除其他優惠,2015年有效稅率高達24.4%,相較其他NBI指數成分股Amgen的17%、Celgene的15%、Gilead的17%、Regeneron的18%以及Vertex的0%都高。如果川普真的可以調降公司稅,Biogen公司的EPS(稅後每股純益)至少增加10%。 不過也有分析師認為,川普未來政策恐導致美國對外洽談的貿易協議TPP(跨太平洋夥伴協議)就此「完蛋」,此舉將衝擊大廠如輝瑞和Gilead的海外市場,另一方面,強勢美元也會影響這些全球布局的公司獲利,都比降低稅率更關鍵。 高藥價仍是話題 看川普廢除ACA後的政策走向 全球政府因為人口、老化、癌症以及慢性疾病的增加,本來不斷飆高的醫療支出對財政就是很大的負擔,加以美國媒體炮轟國際大藥廠在不同的國家有著不同的藥價政策,所以不斷高漲的藥價終究還是全民所關心的,靠選票支撐的議員也必須採取行動,司法部也會實際介入調查。 對川普來說,他要花大錢擴大公共基礎建設,又要調降公司稅,這樣的財政負擔會愈來愈重,所以未來還是會有人幫他盯著藥價,以提醒川普美國醫療支出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重,預估到2016年會達19.6%,已經是全球最高的。 回顧大選前,繼全球學名藥大廠Mylan EpiPen被希拉蕊點名後,美國司法部門正式介入調查包括Mylan與TEVA在內12家可能串聯哄抬藥價的公司,根據彭博的報導,司法部可能在年底正式起訴,消息傳來生技股再度大跌,市場一片哀號。 如果投資人認為政府不會再要求降低藥價,恐怕太天真。無論是希拉蕊或是川普,誰當選都一樣,因為兩位總統候選人都認為美國的藥價太高。 希拉蕊提議要降低美國人醫療自費金額,同時要縮短新藥的專利保護,鼓勵學名藥提早進入市場。川普雖然沒有在公開場合一路打壓高藥價,不過他認為聯邦政府應該跟藥廠談判合理藥價,這樣每年可以省下3千億美元的經費,同時建議美國人可以到別的國家買處方藥,也曾說他會廢除2010年歐巴馬所簽署的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ACA(Affordable Care Act;也是大家熟知的Obamacare),ACA涵蓋的人數1千2百萬人,該案的實施,對生技公司營收的增加來說也是關鍵,所以過去NBI指數能夠大漲也是受惠這項法案的通過與實施。 分析師認為,廢除ACA將使受保人數減少,以及處方藥也會減少,但是川普又說他會有替代方案。這就讓市場費疑猜了,投資人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不確定因素,以提供Obamacare醫療服務公司Molina Healthcare就應聲大跌。 等待主力資金回頭 選股看相關公司研發成果 其實兩個政黨都很關心高藥價的問題,未來都會在立法上對藥價施壓;不過,未來都還要國會大多數的同意,這都需要時間。市場分析師認為,川普進入白宮後的幾週或幾個月應該都不會有行動,對生技股的反彈會有幫助,更何況這些股票,一年來都大跌超過25%。 就長線來說,全球糖尿病藥大廠 Novo Nordisk高層表示,川普的政策對生技製藥大廠的未來,還是有很大的不確定因素! 美國生技股一夜的激情已經逐漸平息了,台灣生技股雖然跟著反彈,但反彈的氣勢不像從前,因為主力資金明顯有撤退的跡象。展望2017年,忘掉「浩鼎事件」,審視台灣158家生技上市櫃、興櫃公司,到了下半年,也許我們會看到遍地開小花,投資人想要獲利,就要緊追相關公司研發中的產品。 (本文作者任職於財信數位公司)

投資生技 先看公司老不老實

投資生技 先看公司老不老實

對於投資,擁有產官學研四棲經驗的FDA前官員陳桂恆有他的一套哲學。他認為,一家公司為什麼成功,真正的原因只有三個:人才、資金、技術;三個元素加上一個策略,然後執行。應用在觀察生技公司值不值得投資,也是如此。 不過,可能有人要說,這三個要素牽涉層面很廣,一般人如何做第一步的篩選?陳桂恆提供了幾個簡單的撇步,首先,公司是不是「言行一致」?做生技業就要把眼光放到國際市場,台灣很多生技公司確實也這麼做,也總愛喊說某某藥全球有幾千億元市場,只要拿到二成就有幾百億元,但是手上的專利卻只有台灣?這就是典型的言行不一致,生技公司要成功,所做的一切必須與目標有關聯,最怕不合邏輯。 其次,可以利用「legitimate」這個字眼,也就是所謂第三方公正、合理的認證。這倒不是指非得拿到什麼認證。打個比方,一家公司主事者曾在IT 業工作,代表在生技產業的經驗也可行嗎?或者說,假如跟一個經過各界公認合法的公司簽約,對比某家名不見經傳的個人公司,就是完全不同的情況。當然這些不保證成功,但是投資人必須學會利用這些線索協助判斷。 第三點,投資就是要投資成長性公司,尤其是生技公司,必須要賺外國人的錢,也就是以世界為市場,眼界也決定了一切。...本文節錄自《FDA前官員為台灣生技業把脈》 【加入會員看更多,全文限VIP會員瀏覽】

學名藥30年好日子已成過去式!

學名藥30年好日子已成過去式!

美國專利制度對於藥物創新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讓新藥公司藉由市場的排他性以訂定高藥價,來獲取高回收以彌補研發投入的龐大成本;只是,相對的消費者往往要付出高昂費用。 學名藥(小分子)是指原廠藥的專利過期後,其他藥廠可以用同樣成分與製程進行生產,其用途、劑型、安全性、效力、給藥途徑、藥效特性等,都能與原廠藥完全相同或具有生物等效性。 榮景》政府支持+專利到期 帶動學名藥30年成長 學名藥的開發相較新藥研發費用少,且相關的試驗風險亦較低。依照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規定,學名藥廠可引用美國FDA先前核准上市的原廠藥所揭露的安全性與療效等資訊,不須再一一進行各種複雜且花費高的臨床實驗,加速學名藥上市的時程。 學名藥產業的長線發展,需要國家政策支持,以及法規單位加速審核的配合。英國Visiongain研究所的調查報告指出,已有部分政府硬性規定,凡是民眾普遍使用的藥品,一旦有了學名藥上市後,就不能再使用專利品牌原廠藥,日本政府也積極提高學名藥使用。 美國政府為了讓人民選擇等效又便宜的學名藥,1984年通過《藥物競價及專利權恢復法案》;這項俗稱的Hatch-Waxman法案,也使得美國於1999至2008年間節省高達7341億美元的醫藥成本,並帶動美國學名藥產業的發展。 另一個讓學名藥加速成長的原因,是原廠面臨專利到期,就是我們常稱的「專利懸崖」(Patent Cliff)。根據EvaluatePharma預估,一一至一六年全球最暢銷藥物因專利到期所流失的銷售達2550億美元,其中不乏年銷百億美元的巨磅藥,如輝瑞降膽固醇Lipitor、必治妥施貴寶抗凝血Plavix、禮來治療精神疾病的Zyprexa,以及日本武田治療糖尿病的Actos。 一旦專利到期,學名藥廠就會以一到三折的價格湧入市場;專利到期後6個月內,八成以上的原廠處方藥會被學名藥取代。不過,原廠也不是省油的燈,為了不讓營收巨幅流失,品牌大廠透過不同策略,希望把勢力延伸進學名藥市場。 取損人不利己降價的撒手鐗,以及品牌原廠自己授權學名藥(AG)的販售。 當然這些漸漸被養大的學名藥廠有營收、有現金,為了力抗原廠的入侵學名藥市場,就不斷透過併購,將學名藥的上中下游包括原料藥廠、製造、行銷與配送,進行垂直整合和擴展營運版圖,甚至享有某些藥物的獨占市場,不斷提高藥價,享有高達三○%的營業利益率。 衝擊》藥品採購聯盟成形 砍殺學名藥廠藥價毫不手軟 根據美國學名藥學會的估計,學名藥30年來為美國節省數兆美元的醫療支出,而且美國小分子學名藥市占率已達86%。政府大力支持以及原廠專利到期,使學名藥廠在過去30年享有平穩成長,平均年增率為9.6%,而近年增長更達10到15%。 原本是學名藥發展天堂的美國,現在看起來也遇到了發展瓶頸,因為不但政府打壓藥價,藥品大批發商和零售商也結盟要求藥廠調降藥價。美國最大的藥品零售商包括沃爾瑪(Wal-Mart)和Walgreens正形成更大的聯盟,希望可以強迫學名藥廠再降價;加上FDA新頭頭Scott Gottlieb也公開表示,讓學名藥市場競爭加速是他首要任務,使學名藥廠的利潤再度受擠壓。 其實,零售商聯盟自一三年就在進行。一三年Walgreens和全球最大學名藥採購批發商AmerisourceBergen結盟;今年北美最大藥品管理採購Express Scripts和美國藥品零售商CVS Health和Cardinal Health,以及Wal-Mart和藥品批發商McKesson都分別進行合作。在這樣的聯盟下,對學名藥採購議價能力愈來愈強。 這些超級買家首先砍價的對象是葛蘭素的氣喘吸入型藥物,以及賽諾菲和Novo Nordisk的胰島素,接著就是下手砍殺學名藥廠藥價。8月初,美國最大的醫療服務公司Cardinal Health和AmerisourceBergen,以及全球最大學名藥廠TEVA都示警,學名藥價將再調降7至9%,導致當天學名藥相關公司股價大跌,包括TEVA跌24%、Mylan跌6%、AmerisourceBergen批發商跌10%、Perrigo藥廠和Endo藥廠分別下跌5%和6%,而Cardinal Health也下跌10%。 利空》市場供過於求 劣質印度學名藥品大舉入侵 全球最大學名藥廠TEVA最近法說會也說明,美國超過八成的藥品採購集中在前四大採購單位(GPO),TEVA受Wal-Mart和McKesson聯盟的影響很大,價格將往下調,當然聯盟的貨架庫存減少,也導致TEVA出貨量減少;第二季降價幅度約6%,可以預見下半年的價格調整將更嚴苛。美國學名藥廠Mylan法說會中也強調,未來調降藥價壓力仍在。 這還不是最糟的,美國學名藥廠最大利空就是印度的學名藥雖有品質問題,但仍大舉入侵美國市場。市場分析師認為,現在學名藥廠面臨供過於求,且藥廠聯盟對藥價的態度又很強勢,所以學名藥降價趨勢不變,營收和獲利持續受壓縮。 學名藥過去受惠政府法案以及原廠專利到期的利多加持,30年來享盡好處,但不斷靠併購來成長有其極限,尤其遇到整個醫藥環境大改變,現在可說是最艱困的時候;而正當紅的生物相似藥是否有機會帶動學名藥廠下一個成長? 美國政府一○年簽署通過《生物製劑價格競爭與創新法案》(BPCIA),提供生物相似藥簡易上市的審核流程,因為生物相似藥相較原廠生物製劑的開發時程較短、投資金額較少、成功機率較高,也吸引不少學名藥廠進入搶食市場。 市調研究報告指出,二○年生物相似藥市場將達250至350億美元,其中美國會是最大的單一市場,預估一六至二○年,生物相似藥將為美國和歐洲5國節省500億到1100億美元的市場。 誰都想搶生物相似藥的市場,不過學名藥進入生物相似藥可以再造過去學名藥的榮景?恐怕這次遇到的競爭者都是一級強手。 原廠如生技大哥Amgen為了捍衛市場,也加入生物相似藥的戰場;另一個後起之秀三星集團更搶市攪局,Samsung Biologics打出38萬公升代工產能,加上Samsung Bioepis連拿歐、美五張生物相似藥的藥證。三星拿的都是價值6、70億美元起跳的市場,最近又與美國生技大廠Biogen取得市場規模160億美元的Humira生物相似藥。 因為原廠強勢捍衛市場,所以學名藥大廠TEVA和Mylan進入生物相似藥市場的態度是積極帶保守,採取合縱連橫試水溫。TEVA與南韓的Celltrion獨家合作除了羅氏Herceptin生物相似藥CT-P6,還有治療非何杰金氏淋巴瘤Rituxin生物相似藥CT-P10。7月31日,TEVA與合作夥伴Celltrion宣布向FDA遞送羅氏治療乳癌Herceptin的生物相似藥CT-P6申請,藥物有效性與安全性的臨床數據可是來自全球22個國家、共500位病患,來勢洶洶。 Mylan和印度的Biocon合作開發6項生物相似藥,其中治療乳癌生物相似藥MYL-1401O已在14個新興市場銷售,並已送件歐洲與美國FDA,是否能成功打進美國市場,12月3日揭曉。 考驗》搶入生物相似藥 一線大廠加入戰況愈形激烈 其實,TEVA或是Mylan等一級大學名藥廠,要取得FDA核准生物相似藥已是氣喘吁吁,上市後還要面臨行銷問題。學名藥藥廠因法案的關係,可讓藥師決定是否幫病患替換原廠藥,所以學名藥廠不必建立人數眾多的行銷團隊,只要與批發通路保持良好關係,後面推銷至醫院藥局或大型醫院集團,學名藥藥廠都不須擔憂。不過,不像小分子學名藥可以自由替換,生物相似藥的銷售困難度就高多了。 歐盟的法規相對寬鬆,所以競爭更激烈;美國的法規較嚴,加以FDA的態度不清,到4月底只有5個生物相似藥通過核准。 學名藥的發展是否如台灣生技天王趙宇天所說的已是過去式?還需要觀察,因為學名藥在美國市占率仍有86%,也許經過下半年來嚴苛的價格調整後,一八年學名藥公司的基本面有機會反彈。 至於,受惠於另一個「專利懸崖」的生物相似藥,會不會是學名藥廠下一個成長的動力,恐怕就要承受考驗了! (作者任職於財信數位)

生技股只要會賺 股價就能回春

生技股只要會賺 股價就能回春

再大的想像題材,到了財報出爐時,總要接受檢驗。自去年大幅回檔的生技族群,很顯然仍拿不出令人滿意的成績單。 上市生技指數自去年6月高點89回檔以來,呈現一路破底走勢,至今已見到70.25,跌幅達21.06%,不難發現生技產業有多慘烈,尤其在台股正處於第4次上攻萬點的多頭行情之際, 生技股表現更顯弱勢。 一位法人提醒,若按照空頭定義,生技指數跌幅超過兩成,其實就已經步入空頭了。 新藥過關不等於獲利暴增 而原本被新藥族群寄予厚望的浩鼎,自3月23日掛牌見到最高點378元後,再也沒觸碰到這一價位了。有些分析師對浩鼎充滿信心,在臉書寫著,「只要給浩鼎10年時間,股價自然會給一個公道。」 對此,法人苦笑地說,資本市場永遠顯現它的效率,若生技產業的夢想總要等10年後才能兌現,現在為何不買像台積電等這類績優股,長抱10年呢? 截至目前一直處在燒錢階段的新藥產業,總把希望放在未來新藥過關後,認為從此就有收不完的權利金;但真的是這樣嗎?情況恐怕非多數投資人所期待的。 還記得去年好不容易拿到腎病新藥拿百磷(Nephoxil)藥證的寶齡,原本是新藥股王,當時,市場一片看好寶齡將率先拿到藥證,一舉將股價推上歷史高點472元;但真正拿到藥證後,寶齡卻一路破底跌至165元附近,讓人不禁要問,為何拿到藥證後,股價卻跌得這麼慘? 一位長期關心生技業的法人分析,多數投資人對新藥過關的預期心理放大到極致,當現實與期待出現嚴重落差,就成為殺盤關鍵。 回過頭來看寶齡,按照腎臟病市場及權利金入帳情況,多數生技法人推估,寶齡未來幾年可以躺著做,今年EPS(每股稅後純益)應有3元,未來上看5元以上。 站在資本市場的角度,寶齡曾是一家股價400元的公司,市場對藥證過關充滿期待,結果只有每年穩賺3元的實力,換算本益比高達100倍,投資人怎麼可能接受? 從股息發放的角度觀察,開始賺錢的寶齡卻只發放0.15元的現金股息,手上現金是否充足備受質疑,也不難解釋為何寶齡會跌跌不休了。 財報數據總是呈現最真實的一面,儘管寶齡大幅修正至160元,以市場估算EPS3元計算,本益比依舊高達50餘倍。當然,其他如浩鼎、智擎、台微體、安成藥等股價百元等級的新藥公司,若無法拿出實質成績單,當新藥產業和其他更高報酬產業相比,資金自然就轉向了。 從這角度不難解釋,為何台股市場總是傳某林姓大戶不斷大賣生技持股,轉入到近期熱鬧滾滾的中國股市,並造成生技族群大跌的原因了。 業績好看就帶動股價走升 相較於新藥族群把獲利預期建築在夢想上,整體生技族群從這一次財報公布中,不乏讓人眼睛一亮的個股。 一直都是原料藥族群獲利前段班的旭富,去年稅後盈餘2.64億元,年增率高達65.58%,去年EPS3.83元,遠超乎市場預期。結果第1季財報出爐,EPS大賺1.33元,立刻帶動股價大漲。 旭富表示,業績大躍進,主要受惠風溼性關節炎原料藥轉單效應超過預期,由於目前訂單能見度只維持兩個多月,風溼性關節炎原料藥預料在第2季出貨量持續上揚,其他癲癇、抗憂鬱、帕金森氏症等產品也持穩出貨,營運表現將維持高峰。 法人看好旭富今年成長動能,認為原本主打低價的中國及印度原料藥廠,遭FDA(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警告,有些藥廠甚至被勒令關閉,這對旭富來說是一大利多,按照今年首季關節藥出貨量達12公噸,較去年同期3公噸大增3倍的情況看來,初估旭富今年營收上看17億元,EPS有挑戰5元新高的實力,股價可望挑戰歷史高點89.5元的價位。 其他像高價位的邦特、鈺緯的醫材類股,毛利率高達3成以上,法人預估鈺緯今年有機會挑戰8元,吸引買盤湧進。同為醫療設備廠的F─合富首季繳出每股獲利1.66元的高水準成績,立刻帶動股價走升。 所以,本土資金並未有從生技產業大叛逃,關鍵還是財報,只要繳出亮麗的財報,依舊會獲得市場認可。

謝金河:生技新藥股不能炒,一炒就有事!

謝金河:生技新藥股不能炒,一炒就有事!

櫃買中心邀請61家在興櫃掛牌的生技新藥公司舉行座談,產官學各方都出席,包括經濟部次長龔明鑫,金管會副主委鄭貞茂及櫃買中心董事長陳永誠,展現政府對產業重視的誠意。 這些年,很多生技產業人士都説政府給的助力太少,其實生技新藥條例讓眾多沒有營業額的新藥開發公司可以在資本市場籌資,股票上市,上櫃,上興櫃,這已是全世界扶持産業最大的助力。這些年政府給的租稅獎勵最多的也是生技產業。 今年上櫃的新股,生技產業占32%,實際登錄興櫃的生技公司也占35%,生技新藥公司成了資本市場最熱門的族群。但是,新藥公司容易在市場籌資,但一般小股民卻成刀口上的魚肉,很多小股民投資生技新藥股都落得血本無歸的下場,這其中最慘烈的,一個是浩鼎從755元慘跌至158.5元,另一個是基亞從486元跌到41.05元,這兩檔新藥股炒作過頭,除了帶給追買高價的小股民血本無歸的命運,也給整個產業帶來十分沈重的傷害。 新藥研發的路途是漫長的,投資者一定要很有耐心,因此,投資新藥股的小股民必須有長期投資的心態,但是,過去幾年,有些不肖業者夥同市場作手炒高股價,造成股民沈重傷害,如今大家一朝被蛇咬,沒有人敢再投生技股,這是對整個產業的傷害。 另一個有關單位要思考的是新藥股的估值不能太高,像浩鼎上興櫃前最後一次溢價增資是15元,這是大股東的成本,但上興櫃是158元,到了上市變成310元,浩鼎短期間基本面變化不大,但是,到了資本市場價格跳升10倍以上,小股東立於不勝之地。基亞內部人增資是15,22,最後掛牌是23元,但隨後的溢價增資是150元,上市櫃後估值太高,給了業者大股東印股票換鈔票的天大好機會。如果,印股票利益遠大於專注新藥研發的本業,市場投資人一定變成待宰羔羊。政府只是把無辜小股民趕到市場給人宰而已。如果,估值不要太高,大家一起打拼,業者可以從市場籌資,小股民也可分享成果,這才是兩利。 而新藥研發既然是一條漫長道路,股價千萬不可炒,因為股價炒再高,也沒有營業額,沒有Eps,最後怎麼炒上去,也會自由落體般跌下來。 這個產業有美好遠景,但路遙知馬力,最後只有腳踏實地的人才會成為贏家!

價值型生技股  趁落底安心押寶

價值型生技股  趁落底安心押寶

2017年加權指數強勢站上萬點,不少個股還上演大漲驚奇秀,相較於不少產業大鳴大放,反觀生技類股卻是獨自憔悴,上市生技醫療指數全年下跌8.9%,櫃買生技醫療指數跌幅也達9.5%,遠不及大盤的15%漲幅。更別說去年美國那斯達克生技指數(NBI)上漲21%,漲幅雖然不如那斯達克指數的28%、道瓊工業指數的25%,但仍高於標普五百指數不到2成的漲幅。 亞獅康、台微體 赴美籌資  不過,展望今年,生技產業露出曙光,不少好消息讓市場眼睛為之一亮。先有日商JSR以高達105%溢價收購精準醫療指標公司中美冠科,帶動中美冠科股價自去年12月低點32.75元上漲超過一倍來到72元;行政院前院長林全在辭官後,轉赴學名藥大廠東洋擔任董座,更被生技業者視為1劑強心針。 近來最受市場矚目的,就是新藥藥廠亞獅康─KY與台微體同時申請美國存託憑證(ADR)籌資,要在台、美資本市場雙掛牌,預計年中即可完成,成為生技業者赴美掛ADR首例。事實上,自基亞、浩鼎事件以來,台灣資本市場生技業氛圍可說是冷到極點,不少公司掛牌後,股價表現不理想,但生技業研發所需籌資金額大,在市況低迷下籌資不易,於是轉向其他市場找機會。 喜康生技在去年底宣布將撤銷興櫃,成為首家從海外來台掛牌並下市的先例,將轉往其他市場上市籌資,第1首選應是美國那斯達克,一度引爆市場對下市潮的隱憂。 而由於香港祭出對創新生技股掛牌的牛肉政策,永信控股旗下永信藥品至大陸新三版掛牌,現在又有亞獅康、台微體要去美國發行ADR,也讓台灣生技業未來的發展備受關注。 就有長期關注生技產業的法人直言,台灣生技業者在美國發行ADR其實是一個不錯的觀察指標,畢竟台灣投資人對新藥產業並不熟悉,尤其新藥產業短期沒有營收、沒有獲利的特性,很多投資人習慣以投資電子股的思維來看生技股;但國外投資人則多用較長遠的角度來評估生技股,若台灣新藥公司到國外能順利募得資金,也表示台灣生技業仍具有一定實力。 現階段新藥產業正在觀察幾個重要事件發展,進度最快的就屬中裕的愛滋病新藥TMB-355,能否順利在今年4月3日取得美國FDA的藥證?是市場觀察重點。不過以目前中裕股價在2百元左右,市值已超過5百億元大關,對於尚未進場的投資人,吸引力可能不大。 此外,藥華藥治療真性紅血球增生症(PV)新藥P1101,已經授權的歐洲市場,經夥伴AOP向歐盟申請藥證,目前處於歐洲藥物管理局查廠補件的階段,市場正在關注下半年能否取得歐洲藥證?至於美國市場臨床3期試驗進度,也是投資人可以持續追蹤的。 若從新藥進程、並考慮股價及市值的角度來看,目前股價在80元附近的泰福─KY是可以長期關注的標的。泰福是由美國前3大學名藥廠─華生藥廠(現已改名Actavis)創辦人趙宇天領軍,專注生物相似藥的研發,目前泰福旗下3項發展的藥品中,以治療白血球增生劑相似藥TX01的進度最快,已在去年8月完成3期臨床,預計在今年年中向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申請藥證,申請過程若順利,明年有機會取得藥證。 打入美國市場 寶齡大豐收 生技業從本夢比走向基本面,有營收、有獲利的新藥公司將更受到青睞。當年寶齡富錦腎病新藥拿百磷(Nephoxil)拿到藥證,股價卻不漲反跌,經歷一段休養生息後,也逐漸走出新格局。 去年拿百磷成功打入美國聯邦政府的Medicare Part D及私營醫療保險公司,帶動第4季處方簽達3萬9千4百份,較前一年的8千7百份大增,美國授權夥伴Keryx去年業績大爆發、達6千萬美元,較前一年大增近9成,寶齡銷售權利金分潤自然也水漲船高。日本市場部分,授權夥伴Torii去年營收62.45億日圓,較前一年成長約10.9%,寶齡的分潤同樣增加。 法人更看好的是,寶齡與中國前3大洗腎器材供應商─山東威高藥業合資,布局中國市場。山東威高已於日前正式取得中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CFDA)的藥物臨床試驗批件,以進口藥方式進行臨床試驗,預計臨床試驗時間僅需3個月,法人預估最快今年底就有機會取得進口藥證。 法人分析,寶齡近4年每年都繳出EPS超過1元以上的佳績,去年前3季EPS1.12元;目前拿百磷在美、日銷售,寶齡可穩定分潤,而中國市場由於寶齡與威高是合資,未來分潤將是各半,不像美、日市場是百分比個位數的分潤,以目前寶齡股價已回到當初起漲前價位50元附近,長線看來仍有潛力。 保健食品股在去年有亮麗表現,其中以大江近1年股價上漲超過1倍最為剽悍。大江去年營收、獲利呈現大躍進,年營收成長3成,EPS來到8.23元,預期在中國市場持續成長,以及魚油等新產品加入,業績將更上一層樓。 葡萄王拚成長 拉直銷助陣 相較於股價在330元附近的大江,股價在210元左右的葡萄王則顯得具有吸引力。葡萄王去年EPS10.03元,法人認為葡萄王最大亮點在於中國事業,上海葡萄王擺脫虧損窘況並急起直追;以往葡萄王傾向自己銷售,但現在改變模式,找到中國強勢直銷品牌助陣,業績可望持續成長。 法人認為,以大江與葡萄王EPS差距不大的狀況下,葡萄王股價應有比價效應,近來也獲外資及投信法人買盤青睞。 德信投信台灣主流中小基金經理人楊人穆表示,生技股不少個股股價跌得很深,產業沉寂兩三年後,回頭看其實都有一些進度在,可以重新檢視投資價值與機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