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股權爭奪新賽局

投資人注意!《公司法》修正已被列為立法院新會期的優先法案,未來《公司法》修正通過後,上市櫃公司的經營權大戰將近入一個全新的時代。

特蒐4檔董監改選行情股

特蒐4檔董監改選行情股

去年農曆年後,老牌電子公司大同上演一場驚人動魄的董監改選大戰,讓原本個位數的股價,飆升至20.65元,漲幅達276%。 發動攻勢的市場派,背後瞄準的目標是,大同在台北市精華地段擁有45萬坪的土地,每一塊都深具開發價值。若以大同長期股價不到票面價格、總市值連120億元都不到的帳面表現來說,根本與土地價值不成正比,自然成為市場派覬覦的對象。 大同經營權之爭去年以公司派大獲全勝告終,但隨著林蔚山今年2月1日因案宣布辭去大同董事長一職,這場爭奪戰的二部曲儼然開打。在市場買盤不斷進駐下,股價也靜悄悄地創下新高,來到28.25元;看來今年捲土重來的市場派,顯然更加有備而來。 大同炒得火熱 爭奪戰二部曲才剛上演 每年4到6月,是台灣上市櫃公司密集召開股東會的時間。在董監改選前,大股東會適度回補股票,以利掌握經營權。因此,通常在3月就可以特別觀察市場變化,分析是否有可能出現董監大戰的飆漲行情。 台新投顧副總黃文清表示,投資人面對每年動輒4百家以上的董監改選公司,必須從籌碼面來解密。例如,董監持股過低,不足10%、股價相當便宜,卻握有豐厚土地資產的公司,就可能成為市場派鎖定的對象。由於入主資金成本低,成功後又有機會得到公司背後龐大的資產,股價也可趁勢拉抬,何樂而不為? 所以,市場派覬覦公司價值,只要經過籌碼精算過後,就會在市場無聲無息地買進。相對應地,公司派擔心自己手上持股比率過低,為了保護經營權,不會隨意拋售手中持有的股票。這時候,該公司在市場上的籌碼被大量鎖定,賣壓相對低;雙方人馬為了搶籌碼,買盤力道會不斷增強,進而推升股價,拉出一波「董監改選行情」。 黃文清指出,炒得火熱的大同,就是符合董監持股過低、股價長期低於每股淨值、背後又具有龐大土地資產,才會讓股價出現驚人的飆漲走勢。 日盛投顧總經理李秀利分析,今年董監持股比率低於10%,共有90家;而董監持股比率不足3%,則有43家。本刊針對2018年具備董監改選條件中,公司董監持股低於10%、股價相對偏低、土地資產豐厚3條件,篩選出中石化、華票、大同、台新金共四檔有改選題材,最有機會觸發董監改選行情的個股。 台新金、華票遭狙擊 寶佳集團背後蠢蠢欲動 其中,又以台新金與寶佳集團之間的戰爭,最具市場代表性。寶佳對台新金的持股,已從去年第1季的1.79%,提高到7%左右。農曆封關前夕,台新金股價已來到14.45元的新高位置;近日,則是受到美股股災的影響,壓回至季線之下。不過從寶佳少主林家宏直接點名「挑戰台新金2席董事試試看」的雄心,這一場董監改選行情的後續備受市場關注。 此外,被寶佳集團點名的華票也同樣如此。目前寶佳持股華票已超過17%,若參與明年改選,預計可拿到2至3席董事。目前華票最大股東是王道銀行,持有華票達28.37%,董事長駱錦明先前曾表達過,王道銀行與華票合併的心意。 同一時間,寶佳高層也向王道銀行喊話,希望王道銀行早日合併華票;若王道銀行遲未提出,寶佳會在股東常會行使股東提案權,主張王道銀行合併華票。關於這一點,寶佳強調一切都是為投資人著想,合併後才會產生更大經營綜效。 因此,台新金吳家、華票、王道銀行,這一回再加入寶佳集團的收購戲碼,相信今年董監改選的題材肯定不會寂寞。 統一投顧董事長黎方國指出,董監事改選離不開借殼題材,或是體質不俗背後具有龐大土地資產價值的公司,從這些角度看,今年重頭戲除了台新金與華票外,中石化也會有行情。 早在2011年,由沈慶京主導的中石化,就曾與市場派盧燕賢、力麗集團,引發經營權大戰。當時,股價不到10元的中石化,在改選行情激戰下,來到48.5元的新天價。之所以志在必得,背後還是因為中石化帳上具有龐大的土地資產,才會激起雙方的籌碼大戰。 借殼題材、體質不俗 中石化3年必演的籌碼大戰 今年中石化董監事改選再度受到注目,公開資訊觀測站的資料顯示,中石化大股東目前持股僅有2.76%,而質押設定超過72%。根據《公司法》規定,董事質押比率超過半數部分,不得計入股東表決權,這也讓市場派有機會切入爭奪董監席次。 另外,證交所統計,中石化從去年7月起開始加碼逾10萬張,目前外資持股高達25%,外界傳聞港資有意入主,真相如何,仍待觀察,但中石化改選大戰已經嗅到不尋常。 不過,投資人必須注意的是,當各大報章媒體披露董監改選新聞時,其實爭奪戰已經大勢底定,股價也多已經反映完畢,投資人可千萬別看完新聞後,才開始熱中董監改選題材,往往容易成為最後出貨的對象。

權責不相稱  獨董淪為股權爭奪工具

權責不相稱  獨董淪為股權爭奪工具

「如果你是總統,你會不會找一位不聽話的行政院長?」當被詢及獨董的獨立性問題時,一位金融高層打了一個有趣的比喻,一句話就道出目前獨董制度的困境。 這幾年,台灣上市櫃公司正從董監事二元制過渡到獨董一元制,按金管會的規定,凡是資本額20億元以上的公司,自去年就要設立由3位獨董組成的審計委員會,而今年起新申請上市的公司也要設立審計委員會。由於公司有審計委員會後就不必再設監察人,在上市櫃公司中,未來獨董將逐步全面取代監察人,無持股但權力卻可和董事長抗衡的獨董角色,也引起各方的重視。 恆生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長巫鑫會計師指出,當公司設立審計委員會後,就可準用《公司法》監察人制度,而監察人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可以召開股東會。上市櫃公司審計委員會內的每位獨董,都可以單獨召開股東會。 由於獨董的特殊地位,在上市櫃公司爆發經營權爭奪戰時,市場派就算一時攻不倒公司派,也一定會力爭一席獨董,因為未來這席獨董可隨時召開股東會,對公司派經營階層形成極大的壓力。 去年發生經營權大戰的榮剛,今年1月,代表台灣鋼鐵公司的獨董簡金成,與代表公司派的獨董陳發熹都宣布在同一天召開股東臨時會,鬧出雙包股東會,後來公司派4名董事閃辭,才讓一場原本即將開打的委託書大戰提前告終。 更嚴重的是,如果市場派能在審計委員會中取得多數獨董,那公司派即使仍握有經營權,也會非常傷腦筋。因為,按照《證交法》14條之5的規定,上市櫃公司的重大議案(如合併或重大資金貸與)須先經審計委員會審議,若合併案在審計委員會未獲2分之1獨董同意,那全案須送交公司董事會,並由全體董事3分之2同意,才能推翻審計委員會先前不同意的決議。2014年,財政部與台新金爭奪彰銀經營權之前的協商,就是獨董在經營權爭奪中,具有關鍵性角色的重要案例。 2014年彰銀改選,共要選出6位一般董事和3位獨董,但是財政部憂心台新金取得彰銀經營權後,會推動台新金合併彰銀。因此,在改選前協商時,彰銀9席董事中,財政部想要2位一般董事與2位獨董,共4席董事,另5席董事給台新金。據透露,當時財政部在協商時的想法是,若台新金有5席董事取得彰銀經營權,但未來要談合併時,由3位獨董組成的審計委員會中,財政部占2席,一定會反對此案,此案過不了審計委員會2分之1通過的門檻,送到董事會中,就須由全體9席董事的3分之2同意,就是要有6席董事同意,而財政部有2位一般董事和2位獨董,就占了4席,整個合併案在董事會中也過不了3分之2共6席的門檻。後來雙方協商破裂,財政部在彰銀2014年董事改選中,取得4席一般董事和2席獨董大獲全勝,台新金只取得2席一般董事和1席獨董,隨後台新金不服,去法院告財政部,台新金二審在高院獲得勝訴,不過財政部也提起上訴,案件還在最高法院審理中。 沒持股、權力大 獨董成經營權爭奪兵家重地 從上面的案例中,可以了解獨董的權力非常大。因此,公司大老闆在選任獨董時,不可能故意去找一位反對自己的獨董,而獨董沒有大股東支持也當選不了,這也是為什麼外界批評獨董已無獨立性的原因之一。 然而,獨董雖然權力大,社會對獨董的期望和要求也非常高,責任也很重。例如,去年永豐金控發生「三寶案」,外界也紛紛質疑永豐金控獨董未盡到責任,永豐金控還特地為該公司獨董發聲明,表示永豐金的獨董已盡到責任,希望外界不要誤解。 其實,獨董除責任大之外,待遇並沒有外面想像的高。根據金管會統計,現有上市櫃公司的3600多位獨董中,年薪超過千萬元者只有12人,占比只有0.3%,而9成以上的獨董年薪都在200萬元以下。 此外,獨董的法律風險也極高。按《公司法》第23條規定,要求公司負責人「應忠實執行業務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屬「抽象輕過失」,很容易就違法,甚至觸犯到《證交法》和《刑法》,被檢察官起訴後,投資人保護中心也會代公司或股東發動訴訟。又《公司法》193條指出,若董事會讓公司遭受損害時,參與決議的董事須對公司賠償。雖然「有提出異議的董事則可舉證免責」,但聲明異議的定義很抽象,沒有實際執掌業務的董事—特別是獨立董事,對公司營運並不熟稔,很可能在不知不覺之下就被牽連。 過去有董事認為,自己非實際負責業務者,不應該陪董事長扛罪責,但一位執業律師直言,「這樣的抗辯是站不住腳的」,現在最高法院的見解是,董事之間本來就要互相監督決策,特別是若涉及觸犯編列虛偽財報者,更不能因為會計師和獨董都通過財報了,或是說自己看不懂,就宣稱無罪。就算是藉故不出席會議,或請人代為簽到都很難免責,因為這樣就表示你怠忽職守,還是得面對訴訟。投保中心的求償行動也很積極,根據投保中心統計,到2018年1月,投保中心提起代表訴訟求償的案件共32件,總求償金額225億元,而透過和解的部份,已替投資人拿回46億元款項。 待遇低、法律責任重 獨董出現跳船潮 獨董責任大又可能面臨求償,現在也出現跳船潮。根據金管會統計,從2014年到2017年6月,已有272位上市櫃公司獨董請辭,不想再做了。博鑫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錦旋語帶玄機地透露,現在想當獨董,除了要有自知之明外,還要擇良木而棲才行,即使公司違法的事情都是經營層做的,但實務上,獨董只要知情就有可能被牽連到。 政大法律系教授方嘉麟則指出,現行的獨董制度一開始就走歪了,獨董只是代罪羔羊。她指出,在歐美的制度中,公司的董事會是監督機構,而公司的執行長(CEO)才是執行業務者,而獨董制度是來負責監督的;但台灣的《公司法》第202條把董事會列為執行業務機構,社會要求獨董須監督公司,而獨董又在董事會中,等於要獨董自己監督自己,這就矛盾!因此,根本的解決方式就是修改《公司法》第202條,把公司董事會由執行業務機構變成監督機構,獨董只負責監督工作,這樣獨董才能發揮作用。 方嘉麟指出,獨董若沒有經常接觸業務,對公司的狀況不可能太熟,就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併購日本的夏普公司來看,這個案件依規定要審計委員會審議,但鴻海是否應併購夏普,審計委員會的獨董會比郭台銘懂嗎? 獨董是代罪羔羊? 董事會應改為監督機構 她表示,獨董只須對一種狀況負責—監督不周,而這就必須配合這次《公司法》修法,增列公司治理人員的輔助,由公司治理人員負責當董事會的後勤人員,把公司的各項資訊提供給審計委員會的獨董,獨董再從這些資料中,去看公司的運作是否有出狀況,對公司進行監督,這才是獨董應該要做的事。 據了解,獨董未來的法律責任真的更重了。金管會已修改《公開發行公司董事會議事辦法》,規定設有獨董的公司,未來每次公司董事會至少須有一位獨董參加,而對於內部控制、資金貸與他人或為他人背書保證等重大財務業務行為,在董事會討論時,全體獨董都要出席參與董事會,未出席者須委託代理出席;因此,未來公司出狀況,獨董將很難規避責任,想當上市櫃公司獨董,還真是要有自知之明才行,別再把獨董當成肥缺。  

陳錦旋:廢除委託書是當務之急

陳錦旋:廢除委託書是當務之急

「法律只能鎖君子不能鎖小人,心不正,法條就會被濫用。」10年來經手逾12場股權爭奪戰役的博鑫國際法律事務所當家主持人陳錦旋直言,這次修法並沒有結構性地填補了台灣《公司法》的漏洞,反而開放更多人(持有過半股權者)具有股東會召集權、能拿到股東名簿,未來上市櫃公司董事改選和委託書大戰,恐將更形激烈。 外貌與作風超違和 喜愛玩偶 出手卻刀刀見骨 來到隱身於台北師大商圈一棟普通商業大樓的博鑫國際法律事務所,室內是汗牛充棟的法律藏書,室外卻擺放了數10隻可愛的絨毛玩偶迎賓,給人1種奇妙的違和感,一如陳錦旋給予外界的印象。 敦實的外貌、溫和的言語,很難令人想像,眼前這位薄施脂粉、身穿黑色套裝的中年女性,過去10年在台灣資本市場的重大股權爭奪戰中,幾乎無役不與─大毅力抗國巨陳泰銘的併購、中石化董事會威京和力麗力鵬之爭、大同歷屆董監改選的操盤、黑松張家堂兄弟大戰微風廖家、東南水泥家族內訌、國票金介入高興昌董事會、台灣農林鬥市場派等。 近10年來,光是媒體已報導過陳錦旋經手的12場股權爭奪戰役,所爭奪的企業市值就超過1654億台幣;面對市場派大軍壓境,陳錦旋是十拿九穩的常勝軍。這其實無關於她的個性,而是深植於她豐厚的法律素養與實務;擁有政大法學博士學位的陳錦旋,曾任證期局股務科科長、集保中心法務室主任和稽核室經理,對股務和法務瞭若指掌,並享有「集保教母」美譽。 「這案子要不要接,我只考量2點:一、是否為多數股權;二、它取得股權是否正當。」陳錦旋說:「多數說話就夠正當,否則只要掌握股務,就能掌控人替你做壞事。」這也是她大多是接受公司派的委任的原因。 過去主要協助公司派抗拒市場派的進逼,陳錦旋直言,台灣現行《公司法》提供公司派防禦敵意併購的武器太少,導致很多公司派的律師沒有能力幫他的當事人從制度去規畫好防禦工事,公司經營權大戰才會打不完。 耗時2年半,終於在今年2月中通過最新財務架構的兩大封測廠日月光與矽品合併案,整個過程就是企業併購的典型案例,「律師和會計師平時就要提醒當事人,要隨時注意股權結構和額定資本額,」陳錦旋指出,作為1個企業併購律師,要對市場動態保持警覺。 政大法律系教授劉連煜也坦言,這次修法的主要目標是給予公司更多經營彈性、強化公司治理,至於預防敵意併購的確著墨不多,就只能公司自己先做防禦自保。 陳錦旋再舉開發金董事長辜仲併購金鼎證為例,2006年的改選上,公司派透過委託書取得五席董事,維持了經營權,但開發金也拿下4董1監,往後的3年兩派陣營都在彼此猜忌,在董事會上需要3分之2通過的重大決議幾乎都無法通過,公司業務停滯不前,最後還是由政府讓群益證券出面收購開發金持有的金鼎股票,才結束了這場紛爭。 回憶起這段戰役,陳錦旋直說,光是徵求委託書至少有2次以上的工夫,這些都是成本,而且過程中只要有一丁點可能違法,就會被對方抓住小辮子告上法院或對媒體放話,而這些都是成敗的關鍵。她也指出,很多改選亂象都是因為委託書的存在,「廢除委託書才是當務之急」。 但陳錦旋也理解委託書不可能說廢就廢,主因在於股東有債權人化的現象,只在意股利股息和紀念品好不好,而不是在股東會表達意見,這也是為什麼委託書總是很容易徵集。 防君子不防小人 股權爭奪 未來恐更形激烈 今年上市櫃公司全面實施電子投票也許有助改善亂象,但作為推動台灣證券市場無實體交割和電子投票的主要推動者,陳錦旋認為,「如果小股東對資安意識不高,可能連自然人憑證都願意賣,又或是讓人代操電子投票,甚至發展成電子委託書,反而會造成更多社會問題,」因此她建議電子投票不需要用到自然人憑證這麼嚴格的安全層級。 法務股務繁瑣,卻至關企業生死、涉及千百億的公司市值,這次修法後讓市場派更有機會挑戰董事會,恐怕造成日後經營權戰打不完,修法者不可不慎。

公司法新法罰則太輕,難杜亂象

公司法新法罰則太輕,難杜亂象

《公司法》增列許多對市場派有利的規定,但違反者的處罰實在太低,有可能使許多規定成為具文。例如,未來公司派若不將股東名冊交給市場派,或仍然故意以各種理由剔除市場派提出的董事候選人名單,只加處24萬到240萬元罰款;但240萬元和牽涉的上百億元甚至上千億元資產相比,實在太小兒科了,經濟部為何不大幅提高罰款? 李鎂指出,《公司法》的罰款依慣例不能超過《證券交易法》,而《證交法》對於各項違反規定最高的處罰就是240萬元,至於未來若有公司派故意違反規定,也可向法院提起訴訟,還是有解決的方式。 但有人擔心如果進入訴訟程序,若拖得太久尚未判決,股東會早已選完了,未必能有效救濟;對此政大法律系教授劉連煜表示,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盡快建立1個有效率的商業法院,這個建議他已在蔡英文總統主持司改會議時提出。 劉連煜說,《公司法》不管處罰多重,這類糾紛最後都須到法院解決,如果法院對於各種商業糾紛能快速定紛止爭,那商業秩序就能有效維持;但現況因為法官經常輪調,辦了幾年商業案件後,又換去辦其他案件,難以累積經驗,導致很多案件的審判拖得太久。例如,現在還有內線交易案件,拖了10年還沒有判決確定的,另有一些期貨交易的案件,部分法官對期貨交易的特性也並不了解,這種狀況必須改善。 商業法院架構須讓法官成為專任,不須四處輪調,才能累積辦案的經驗,加快判決的速度。劉連煜舉例,美國德拉瓦州的商業法院對於一般的商業糾紛,平均80個工作天就可以結案,若是非常複雜的案件,頂多3百多天就結案確定了。未來台灣就是要向美國學習,建立1個判決迅速、專業、可預測性以及一致性的商業法院。 一旦商業法院能夠有效、快速、正確判決,解決各種商業糾紛,才能補足《公司法》處罰過低的問題。 政大法律系教授方嘉麟進一步建議,經濟部應有懲罰機制,若公司故意違法不給人家股東名冊或剔除董事資格者,相關董監事在未來5年內,都不可以擔任其他公司的董監事,用這種限制,恐才能對故意違法者產生嚇阻力。  

股權爭奪新賽局

股權爭奪新賽局

今年上市櫃公司的經營權之爭將很不一樣!《公司法》修正已被列為立法院新會期的優先法案,未來無論是市場派或者公司派,都得貨真價實地拿股權比大小,也直接衝擊今年上市櫃公司高達456家的董監改選,尤其是幾家正陷入經營權之爭的公司如大同、泰山等,外界都很好奇,公司經營權是否會因為遊戲規則改變,而有了新的主導者。 台灣上市櫃公司不時爆發經營權爭奪大戰,攻防雙方爛招盡出,為資本市場帶來極惡劣的形象。經濟部商業司長李鎂強調,過去《公司法》條文被過度擴張解釋、濫用,導致非常多糾紛,而這次修法就是要把規則講清楚。 《公司法》是商業及資本市場運作的根本大法,經歷一年多的醞釀,蔡英文總統邀請民間學者,對修法的方向提出研究建議。《公司法》修法的內容非常多,主要包括增加揭露受益人、強化公司治理,以及讓公司經營權爭奪更合理化等,行政院已將《公司法》修法草案送交立法院審議,並已列為優先法案。 過去《公司法》多偏向保護公司現行的經營權,但修正後公司派與市場派攻防武器趨於對等。這些與經營權改選有關的股務規定非常細瑣,但「魔鬼藏在細節裡」,股務的規定雖然細瑣,卻是歷次上市櫃公司股權攻防的勝敗關鍵。而這次《公司法》有關股務有三項重要修改,一旦通過後,今年上市櫃公司的經營權之爭將出現完全不同的樣貌。 變革1 取消董事會資格審查權 第一、董事會不再對董事候選人資格有審查權。《公司法》原規定:「採董事提名制者,股東應提出姓名、學歷、經歷及其他相關證明文件...,且董事會應對被提名人資格予以審查...。」這個條文問題出在「相關證明文件」,以及董事會對被提名人的審查權,當公司爆發經營權爭奪時,公司派就可以要求市場派提出董事候選人的「相關文件」,並加以審查;最後以文件不符規定的理由,剔除掉市場派董事候選人資格。 2012年中石化改選時,市場派推出前金管會代理主委呂東英為獨董候選人,但中石化董事會以呂東英準備資料不全為由,被剔除候選人資格,當過金管會代主委的呂東英竟然連選獨董的資格都沒有,引起市場關注。去年,大同遭市場派突擊,但大同董事會也以未檢附相關股權證明文件為由,將市場派所提10位董事候選人,全數剔除資格。 李鎂透露,甚至有公司的董事會要求候選人交出幼稚園畢業證書,也有公司要求須拿出小學到博士的學歷證明,候選人光找出這些畢業證明,股東會恐怕都開完了,「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人這樣子在用《公司法》。」這次《公司法》修正就把董事會對提名董事資格的審查權刪掉,未來這一招公司派防堵市場派的法寶將失靈。 變革2 股東名冊不再是公司派專利 二、股東名冊市場派也可取得,公司不得拒發。另一個公司派即將喪失的武器是股東名冊的控制權,在上市櫃公司經營權爭奪戰中,股東名冊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文件,因為市場派如果沒有明確的股東名冊,而把股東會開會通知寄錯了或未寄到,很容易被公司派以股東會開會的程序不合法,提出假處分要求法院判決股東會無效;而且,如果沒有股東名冊,也無法有效對有實力的大股東徵求委託書。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2006與2009年開發金要吃下金鼎證的經營權之爭。開發金當初原已持有金鼎證48%的股權,但在與金鼎證公司派爭奪經營權時仍然吃了敗仗,未取得股東名冊就是關鍵之一,最後雙方並演變成另一場法律攻防戰,開發金在金鼎證這一役受傷不小。 恆生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長巫鑫會計師指出,2013年黑松公司監察人開股東會時,黑松公司派以監察人雖依法可查核股東名冊,但並非「可持有或保有」股東個人資料,也是加以阻擋。 不過,2009年炎洲以3%持股的少數持股,要求召開亞化股東會,以及宏易公司監察人要求召開股東會時,負責兩案的鉅業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梁懷信便向經濟部申請解釋,後來經濟部發文同意監察人及少數股東,若開股東會時,公司派應提供股東名冊,才順利取得股東名冊。 李鎂表示,儘管過去經濟部已經有解釋,當少數股東或監察人開股東會時,公司派都要給股東名冊,但就是有人不給,這次《公司法》修法就把這項規定,明文定在法律中。政大法律系教授方嘉麟和劉連煜都表示,這項修法是正確的方向。方嘉麟說,股東名冊不應被視為公司派的禁臠;劉連煜也指出,只要有權召開股東會,就要讓人家拿得到股東名冊,否則等於沒有召集權。 實務上,有些公司發生經營權爭奪時,市場派要拿股東名冊,公司派會說名冊放在股務單位(通常為證券商),而證券商又說他們是和公司簽約,沒有經過允許不得將名冊交出來。這次《公司法》修正,就特別加上股務單位若遇有前述狀況時,必須提供名冊,否則公司或證券商將被加處罰款。 三、擁有過半股權的股東,可以直接召開股東會。《公司法》修正最令市場感到害怕的,就是這次新增「擁有過半股權者,可以直接舉行股東會,不必經主管機關核准」。官員及不少學者都持贊成態度,李鎂指出,當有股東持有一家公司過半股權,則對這家公司的業務及經營已有關鍵性影響,法律不宜再限制他們召開股東會。 不過,參與多場公司經營權爭奪戰的博鑫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陳錦旋指出,這項規定一旦實施,預計未來公司開股東會前後,就會有很多法律官司。她認為,這個規定最大的問題是「誰來認定這個(或這群)股東擁有過半股權」。目前各公司召開股東會必須有停止過戶期間,才能認定哪些人的持股是有效的,但若有股東宣稱自己的股權已經過半數,將出現難以認定的問題。 變革3 過半股權可自行召開股東會 部分律師業者也指出,按照實務的經驗,在上市櫃公司中資本額都相當大,很少有單一股東可以持股過半,所以「持股過半的股東」應是一個集合體,就是集合多數人的股東來達到過半的門檻。那假設一家公司有一位股東持股10%,並登報紙邀約其他股東來支援,若這位股東湊齊其他1000個小股東,使合計的股權過半後,再開股東會想把公司目前經營階層換掉,這時公司派就可能向法院提起假處分,要求先確認這1000位股東持有股權的正確性,並要求法院把1000個小股東都傳到法庭作證,那未來法院就熱鬧了。 陳錦旋更提出警告,竹科的高科技公司是台灣產業的主力,但外資持有高科技公司股權過半的情形相當多,未來這些高科技公司的外資若聯合起來,召開股東會要換掉公司經營層或要求多配發股利,恐怕會引起相當多紛爭。 衝擊1 高科技業外資持股過半拉警報 本刊調查發現,台灣上市櫃公司中,董監持股在10%以下,且外資持股超過5成的公司,就有20檔,其中不乏目前國內主要產業主力的公司台積電、聯發科、華碩等重要公司,其中致伸的外資持股更高達8成。 巫鑫指出,目前依規定獨董和監察人都可以單獨召開股東會,但通常外資在本國上市櫃公司即使持股很高,多半只會當董事而不會去當監察人或獨董,因為獨董和監察人有許多申報事項,外資對台灣的法令不熟,不會想去當獨董或監察人。也就是說,以前外資沒有召開股東會的工具,若未來《公司法》通過過半股權的股東可召開股東會,那外資就有單獨開股東會的工具了。 巫鑫強調,這個工具最危險的地方在於,現在各國的保護主義濃厚,尤其是美國不斷加強對外招商的力度,未來若有外資股東舉行股東會,並提案要求竹科的高科技業從台灣下市改到美國上市,那政府要怎麼辦?部分律師業者指出,經濟部開放這條規定,有必要對相關的執行規則做更詳盡的規定,以免未來資本市場產生太大的波動。  衝擊2 「一低一高」公司易成攻擊標的 諷刺的是,當《公司法》修改使公司派與市場派的武器較為對等後,市場上惡意併購的風氣可能會比過去盛行。對此,多位律師及會計師均指出,具有一低(董事持股低)與一高(具有高土地資產及高現金)特色的公司,若再配合低股價,就有可能會被市場派相中,成為被突襲的標的。 本刊以「董事持股在10%左右,帳上有100億元現金」的標準,篩選出7家公司;其中,大同就相當符合這個特性。大同公司帳上的現金有300億元,土地資產有200億元,而董監事持股到去年底只有7.6%,難怪市場派對大同的經營權非常有興趣。專家指出,這類公司對於市場派的攻擊,最要緊的就是增加自己持股的實力,以應付外來的挑戰。 《公司法》另一項對企業經營權有關的修正是,往後過半董事集會即可要求開董事會,以及少數股東提案權公司須列入提案,另增加公司經營彈性,未來公司一年可分配兩次股利。 依目前的規定,只有公司的董事長有權召開董事會,但實務上卻會遇到董事長不召開董事會的現象,去年台紙公司經營階層彼此產生糾紛,台紙董事長簡鴻文遲遲不開董事會,雙方互相在媒體叫陣的事件就讓大眾印象深刻。這次《公司法》修改就增加了只要過半數董事同意,就可以要求董事長召開董事會,15天內董事長不召開,就可以由過半董事進行召集董事會。 過半董事即可召開董事會 增加彈性 一年可配2次股利 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何嘉容會計師指出,依法公司要解任董事長必須採重度決議(即3分之2出席2分之1通過)。據了解,當公司董事長雖未獲多數支持,但只要掌握超過3分之1以上席次,過半數董事即使可以開董事會,但也選不出新的董事長,會讓公司處在僵局。對此,劉連煜指出,公司董事會其實有很多事要做,例如,須承認公司財報,若董事長遲遲不開董事會對公司運作影響非常大,他贊成《公司法》增列這項規定。 此外,為了增加公司的經營彈性,未來公司可以分期中及期末兩次分配股利,屬於期末分配者如為非公發公司須經股東會同意,但期中分派只須董事會同意即可。不過,李鎂表示,公司若是分配股票股利(即採盈餘或資本公積轉增資)涉及公司股本變動,只能經過股東會決議。《公司法》這次修法的變化幅度可說是空前的,資本市場的遊戲規則將完全改變,所有企業老闆要捍衛經營權,都須深入了解《公司法》的規定,因為一個新的商業時代已經來臨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