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強總裁。弱台灣

彭淮南規劃明年二月退休,問題是他會被留任嗎?完全解析央行年繳國庫1800億的操作手法與全民付出的代價

強總裁 弱台灣彭淮南完全制霸7300天的功與過

強總裁 弱台灣彭淮南完全制霸7300天的功與過

當了20年中央銀行總裁的彭淮南即將退休,彭淮南強勢而穩健的作風,帶領台灣安然度過多次金融風暴,但也有不少批評者認為,央行的決策已經為台灣帶來不少後遺症,不論市場如何評價,少了彭淮南的央行,或許台灣的考驗才要真正開始! 10月25日,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最後一次到立法院備詢,國民黨立委羅明才把握機會與彭淮南合照,立委盧秀燕也在質詢時向彭淮南獻花;藍委如此熱情的禮遇央行總裁,讓人一度誤認現在還是國民黨執政時期。然而,即使面對各界殷殷期盼留任的巨大聲浪,彭淮南仍然語氣堅定地表示:「我的任期到明年2月25日,任滿就退休。」 強勢總裁25年! 「明年2月25日,任滿就退休」 在歷屆政府官員民意調查中,彭淮南始終是聲望最高的官員之一,這20年來,不論政黨如何輪替,經歷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4位總統,與15位行政院長,藍綠高層都願意留任彭淮南續任央行總裁,可見彭淮南的專業與行事風格,早已獲得政壇普遍信任。一位央行理事就形容,央行理監事會是一個最沒有「顏色」的地方,只討論政策方向,沒有藍綠政黨傾向與影響。 回顧彭淮南主導台灣的匯率與貨幣政策超過20年,當他真正卸任的那一天,也代表台灣一個時代的結束。 根據《中央銀行法》第一章、第二條,中央銀行的主要職責有4項:促進金融穩定、健全銀行業務、維護對內及對外幣值穩定、在前述範圍內協助經濟發展。不少人對彭淮南的利率及匯率決策都有批評,但台北大學亞洲研究中心榮譽顧問李勝彥指出,從過去20年來台灣的利率、匯率、物價等指標來看,彭淮南已經做到這4項職責。 然而,彭淮南能順利「達標」的背後,來自於他對政策的強勢主導性。以匯市來說,彭淮南雖一再宣稱,新台幣匯率是由市場決定的,只有在市場有不正常狀況時,央行才會進場維持穩定;但外界都心知肚明,央行為了促進經濟發展,常態性的進場干預買進外匯,使新台幣匯率長期趨於貶值。 壓低匯率有考量! 開放商品有戒心,向NDF說不 就算遇上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認為台幣貶不夠,以及前立委沈富雄認為應升值,這些來自不同方向的重炮抨擊,彭淮南仍勇於站上第一線,親自撰寫新聞稿直接迎戰這2位政經界大老,被同為央行常務理事的胡勝正大讚,「是我看過肩膀最粗的官員。」 今年美國財政部在4月發布的匯率報告中,將台灣列為匯率操縱國的觀察名單讓央行感受到壓力。美國財政部估計,台灣央行持續買進巨額外匯,上半年達30億美元,已比去年同期減少,央行也開始收斂,並持續減少自市場中買進外匯的力道,美國財政部10月才把台灣自匯率操縱國的觀察名單中剔除;市場更解讀,彭淮南正在放手。 嚴格來說,新台幣貶值對經濟發展有利或不利,其實非常難拿捏,也正因如此,外界也得以從中更看得清楚,彭淮南在面對政策選擇時的強勢主導性。金控業者更指出,儘管市場上對彭淮南常有令市場自由化倒退、阻升不阻貶等負評,但不可諱言地,央行在扮演「守門員」角色一職十分稱職與出色! 在彭淮南任內的另一個強勢作為,則是對於金融商品的限制。最近民進黨立委余宛如質詢彭淮南時,指出央行從1997年以來,不准本國銀行承作NDF(無本金交割遠匯交易)避險,但央行自己卻有龐大外匯部位,每年獲利超過2千億元,央行才是市場大鱷,要求央行開放NDF交易。 「在我任內,我絕不開放!」彭淮南強硬表示,NDF是高槓桿操作,也是外資攻擊新台幣最好的武器,面對立委質詢絲毫不退讓。 超高盈餘繳國庫! 年繳1千8百億元衍生經濟後遺症 彭淮南的強勢作為,已經從央行的業務延伸到金管會領域;毋怪日前民進黨立委郭正亮在質詢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時,也忍不住略帶調侃地說,金融商品的准駁權應該是在金管會,但現在好像要先和央行商量,「彭淮南現在有14 A的國際光環護身,金管會處於弱勢,但希望明年彭淮南下台後,顧立雄能夠硬起來,把金融業務開放的准駁權拿回來。」 綜觀這位強勢總裁20年在央行任內,除了有效讓物價、匯率、利率與金融穩定外,最重要的一件事,堪稱是最能展現彭淮南政策強勢主導性、對國家稅收最有貢獻、以及對整體經濟最具爭議的一件事,那就是「央行每年上繳國庫1千8百億元」。 累計彭淮南上任20年來,央行共繳了約3兆元給國庫,這讓彭淮南受到相當大的推崇。 從統計資料顯示,彭淮南於1998年接任央行總裁時,外匯存底為903億美元,當年央行繳庫的盈餘為521億元新台幣,但隨後外匯存底與央行繳庫盈餘不斷擴大;到○九年時,外匯存底高達3482億美元,繳庫盈餘也來到2380億元新台幣的最高峰,隨後從一○年起央行繳庫盈餘維持在每年1千8百億元;外匯存底到今年11月底時,也突破4千五百億美元的水準,可見外匯存底增加與央行繳庫盈餘有很大的相關性。 從操作面來看,央行龐大外匯存底,主要是購買國外高殖利率金融商品如美國公債,但央行買進外匯後,會等額釋出新台幣資金到市場,此時央行必須發行NCD(可轉讓存單)將資金從銀行體系收回(此即央行沖銷操作),並支付利息給銀行,但央行若未完全將釋出的新台幣資金收回,將使市場資金浮濫,同時也會壓低利率。 換言之,央行一方面拿外匯到境外購買高利率商品衝高利息收入,同時國內維持低利率,藉以降低央行給付銀行的沖銷利息支出,一來一往間,央行每年的超高繳庫盈餘就此達成。 東吳大學講座教授許嘉棟曾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擔任央行副總裁、財政部長等職務,對央行的實務相當了解,多年來他對央行政策有許多評論。許嘉棟認為,匯率與利率決策產生扭曲,與每年要上繳1千8百億元給國庫很有關係。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林向愷也指出,這些年在國內經濟發展上,央行政策幾乎沒有辦法用上,央行最大的貢獻變成只是每年向國庫繳納1千8百億元,這是不對的。 弱台灣已然成形! 購買力減弱、房價高漲、產業轉型慢 彙整近10年來央行的高額繳庫績效,已經造成幾個後遺症: 第一、央行為了增加獲利,使外匯存底規模擴大,而增加買匯需求,產生新台幣匯率貶值趨勢。如果觀察新台幣匯率走勢,可以發現前幾年央行最拿手的作法,就是在匯市快結束時拉尾盤,改變新台幣匯率可能升值的走勢,一直到近來美國財政部把台灣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中,央行在市場買匯才有所收斂。 台灣享有大量經常帳順差,理論上新台幣實具有升值的基本面,若因央行干預使得匯率沒有反映基本面而貶值,一方面容易引起他國的抗議,還因此而放出較多的貨幣供應,不僅形成資金浮濫、影響市場秩序等問題,同時也造成以外幣計價的國人資產縮水、對外購買力也下滑等負面效應。 第二、央行公開市場沖銷不完全,會使市場資金氾濫,使利率長期處在低檔;雖然物價持平,但也有不少人認為,低利率是造成國內房價高漲的元凶。 國內金控也私下指出,央行自市場干預買匯釋放出新台幣,進而迫使央行必須大量發行存單(NCD)以吸收市場過剩之流動性(即公開市場沖銷);但公開市場沖銷並未完全收回資金,使市場資金氾濫,造成利率長期處在低檔。 永豐金資深副總張晉源也表示,央行每年繳庫1千8百億元,部分收入來源是把外匯市場當理財工具,運用外匯購買相對高利率的外幣金融資產;但買進外匯時又釋出過多新台幣資金,壓低國內利率,利用國內外利差提高央行的利息收入。但國內存款人因利率低,能領到的利息收入就減少了,這對存款戶並不公平,也衍生出房價過度上漲、負債偏高等其他問題。 第三、新台幣匯率趨貶沒有適當升值,延緩了國內產業升級的速度。許嘉棟指出,新台幣匯率趨貶的趨勢,雖然可增加出口商的競爭力,但匯率未反映市場,出口商出口的獲利被保障,長期會使出口業仍習慣於用低成本的方式生產,難以淘汰不具競爭力的產業,喪失轉型升級的機會。 一七年台灣經濟成長率為2.15%、新加坡為2.7%、南韓為2.9%、香港為3.3%。台灣的經濟表現在亞洲4小龍中已經吊車尾,也局部說明了過度依賴貨幣變相補貼,讓台灣經濟反而轉趨弱勢。 第四、央行為達到每年上繳國庫1千8百億元,也使得央行對於與匯率有關的金融商品開放,具有強烈的戒心。據指出,由於央行面臨高額繳庫盈餘壓力,而累積龐大外匯存底以增加孳息,因此對與匯率敏感相關的金融商品開放相當保守,多半持保留的態度,也影響到金融業的開放發展。 立委陳賴素美就曾質詢彭淮南:「央行每年繳庫1千8百億元,是先天造成的還是人為操作形成的?」彭淮南回應,央行保管並運用外匯存底,會取得孳息,當外匯存底規模擴大,孳息就會增加,這不是人為操作形成的;但彭淮南也強調,政府的財政不應過度仰賴央行繳庫盈餘,因為央行的獲利非常不穩定。 外匯存底風險增! 今年估未實現損失恐達6千億元 不只對整體經濟發展恐造成後遺症,隨著央行外匯存底不斷擴大,更已形成另一個重大風險!當新台幣匯率受市場因素影響而大幅升值時,央行帳上立刻會出現巨額的外匯兌換未實現損失。 今年以來由於美國財政部緊盯著央行,央行在市場買匯的動作較以往收斂,新台幣匯率今年幾乎都處於升值的趨勢。今年1月3日新台幣匯率為1美元兌32.24元新台幣,到12月1日新台幣匯率收盤價為1美元兌30.02元新台幣,共升值了2.22元。 再以央行外匯存底到11月底已衝破4千5百億美元來估算,今年央行帳上外匯兌換損失,估計有可能突破6千億元新台幣(註:央行外匯存底是逐月累積,不能直接以升值幅度乘上11月的外匯存底數額,計算未實現損失金額,須逐步計算)。 所幸過去10年央行每年獲利都超過2千億元新台幣,央行在平時已提列足夠準備,可以彌平這項未實現損失,但如果新台幣再升值下去,後果相當嚴重,「下一任總裁該怎麼辦?」業界人士質疑。 李勝彥說,他也常在想央行繳庫盈餘的壓力要如何解決,關鍵在於《中央銀行法》把央行定位為國營事業,依法須編列繳庫預算,所以繳庫盈餘才不得不做;李勝彥認為,如果能修改《中央銀行法》,把央行定位為特定公法人而不是國營事業,讓央行擺脫編列龐大繳庫壓力,或許外界的批評就不會那麼多了。 雖然學界及企業界對彭淮南批評不少,但彭淮南的作法仍受到許多人肯定。央行監事梁啟源即指出,外匯存底增加主因為台灣有出超,並非央行透過匯率政策讓出超更多,而且利率與匯率要看是否適合當時的經濟狀況,這些年來,歷經不少金融風暴,彭淮南做得非常好,是台灣一股穩定的力量。 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也認為,批評彭淮南要看當時的處境,彭淮南任職期間在九八年有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網路泡沫破滅、○八年的金融海嘯、一二年的歐債危機,平均每3年就有1次風暴,但這期間台灣的匯率政策,沒有使台灣經濟受到太大傷害。 孫明德指出,和其他大型國家相比,別的國家經濟體像是大郵輪,而台灣則由眾多小漁船(即中小企業)組成,當國際金融海嘯來臨時,央行的匯率政策就類似在外海先建一道防波堤,雖不能完全阻隔海嘯,但至少讓海浪波動幅度小一點,使眾多中小企業能安然度過那段時期。 金融史一頁傳奇! 挺過3次風暴,彭淮南受肯定 有人批評央行的匯率政策太過僵化,但「僵化」的另一個形容詞是「穩定」,再說環顧台灣周邊以出口為導向的鄰國,哪一個鄰國的匯率是不「僵化」的?至於利率高低,孫明德認為,這和國際趨勢有關,他認為,彭淮南在政策拿捏上做得很好。 當了20年的總裁,有人說好,當然也有人批評,但平心而論,彭淮南對於台灣的發展仍是功大於過;立委曾銘宗問彭淮南如何用一句話,來評斷這20年來的工作績效,彭淮南沉思了一下,說出4個字:「不辱使命」!彭淮南在央行總裁任內,成為國庫最重要的支柱,雖然批評也不少,但放眼台灣金融史,他將永遠是最讓人記憶稱道的一頁傳奇。

胡勝正:小英應請彭淮南再做2年

胡勝正:小英應請彭淮南再做2年

我沒有看過肩膀這麼粗的官員!」央行常務理事胡勝正日前接受本刊專訪,談到彭淮南力戰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匯率言論時,下了這個結論;胡勝正強調,很多人討厭彭淮南,但廣大的中小企業卻很喜歡彭淮南,只是他們是沉默的一群,「多數人有專業,卻沒有肩膀。」 胡勝正憂心地說,未來2年,中國、美國、日本的央行總裁都有任期屆滿必須換人的情形,國際熱錢資金恐會到處亂竄,明年台灣的匯率市場,肯定會面臨非常大的衝擊,「不論你怎麼看彭淮南,他對於穩定匯市很有貢獻,台灣需要一位非常有經驗、能抵抗外界壓力的人在央行坐鎮,把匯率市場穩住,而這個人就是彭淮南!」胡勝正說,台灣的央行總裁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換將,蔡英文總統應拜託彭淮南再做2年,先把匯市穩定下來,再來討論未來的貨幣政策該如何改革。 有哪個官員敢嗆張忠謀? 沒有肩膀不能勝任總裁 胡勝正是國內經濟學界的大老,在陳水扁執政時期,當過經建會主委、金管會主委,目前除了擔任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也是央行常務理事,可說是與彭淮南最接近的核心人士之一,對於央行政策有許多第一手的觀察,以下為專訪內容: 問:彭淮南出任央行總裁20年來,市場上的評價兩極,你如何看待? 答:彭淮南當央行總裁20年來,因為堅持穩定的匯率與利率決策,自然會得罪許多人,我也知道不少人討厭彭淮南。 台灣1年出口總額約有3千2百億美元,只要新台幣匯率貶1塊,出口商就會多出2千2百億元新台幣的收入,但匯率大貶對進口產業不利,對整體經濟發展也未必有好處。 不只如此,金融業內也有人討厭彭淮南,因為金融業普遍希望市場行情能有波動,金融業才比較有機會從中獲利;但央行的匯率政策是維持穩定,不希望匯率市場大起大落,這樣金融業要獲利就比較難。 但是不要忘了,在穩定匯率下,也有很多人喜歡彭淮南,只是他們沒有說出口而已,這些喜歡彭淮南的人,就是廣大的中小企業,只是他們是沉默的一群! 問:外界常批央行的匯率政策「阻升不阻貶」,刻意讓新台幣匯率處在貶值弱勢,你也認同嗎? 答:對這點,我先不說我的看法,但彭淮南卻能以行動成功說服美國,讓美國把台灣從匯率觀察名單中除名,這就是對這種指控最好的說明。 當央行總裁不論做什麼決策,都必須面臨企業界及國內外的壓力,必須要有足夠的專業與擔當才能抗拒外來的壓力。還記得在2012年時,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公開批評彭淮南,說他不願擴大新台幣匯率貶值幅度,傷害台灣產業的競爭力。 (編按:當時彭淮南說:「Morris(張忠謀的英文名字)對台灣的貢獻很大,是我很尊敬的企業家,但他批評央行的匯率政策,我不得不回應。」彭淮南為此親自撰寫新聞稿,回應張忠謀的批評。) 張忠謀講一句話,現在的政府官員都乖乖的,只有彭淮南敢為了捍衛央行決策和張忠謀對嗆,這個肩膀真是不得了,我沒有看過肩膀這麼粗的官員! 問:但有人認為,央行這20年來讓利率維持在低水準,已經扭曲貨幣政策? 答:低利率情況是全球性的問題,事實上,我在總裁身邊,常聽到他提到,不能讓低利率造成老人家生活痛苦,因為老人都是靠利息生活,他(彭淮南)其實是非常關心的。 台灣的利率偏低,主因是台灣的儲蓄金額過高,而儲蓄過高又與人口太快老化有關;再加上以往政府經濟決策走偏了,沒有把過多的資金導引到投資上,連政府自己對基礎投資的成長率都是負的,不能把這些決策的後果全部算在央行頭上,這不公平,也不夠厚道。 問:你如何看待下一任央行總裁的挑戰? 答:未來兩年,中國、美國、日本的央行總裁都有任期屆滿必須換人,市場恐出現波動,還有英國脫歐、QE(貨幣量化寬鬆)退場等議題,就連日前中國人民銀行(即中國的央行)行長周小川也點出,未來要防範明斯基時刻(指資產因投機價格上漲,出現泡沫而崩跌的時刻);因為這些因素,明年國際熱錢可能會到處亂竄,經濟雖然看起來穩定,但匯率市場卻可能出現大波動,對於台灣的匯率市場,肯定也會受到非常大的衝擊。 明年台灣首要的經濟政策,是處理前瞻基礎建設的進度、擴大投資讓產業升級,若此時央行總裁換人導致匯率及利率政策動盪,3者要同時處理,恐怕力有未逮。放眼現在台面上的人,都沒有彭淮南穩定匯市的經驗,也可能頂不住工商大老的壓力,這些都只有彭淮南能做得到。 國際熱錢亂竄恐將衝擊台灣 央行要靠有經驗舵手 問:所以你認為彭總裁應該要續任嗎? 答:不論外界怎麼看待彭淮南,他對於穩定匯率是很有貢獻的,這個時候必須有一位非常有經驗和有一套做法的人在央行坐鎮,把匯率市場穩住,而這個人就是彭淮南,台灣的央行總裁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換將。 最高當局(蔡英文總統)應該拜託彭淮南,看雙方能不能達成某種默契,讓彭淮南至少再做2年,這樣對台灣的經濟發展比較好。 身為央行常務理事,本來不應對央行的事情講太多,但未來台灣這條小船要面對很大的狂風巨浪,這需要一位有經驗的舵手來掌舵,若此時換掉舵手,如何讓台灣這條小船安然度過風浪?希望彭淮南先把台灣的匯市穩下來後,再來講貨幣改革這件事。

不只14A,你不知道的「那個人」...為什麼「離開彭淮南,才會懷念彭淮南」?

不只14A,你不知道的「那個人」...為什麼「離開彭淮南,才會懷念彭淮南」?

擁有14A國際評價光環的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明年就要退休,許多人都佩服彭淮南的工作效率,甚至發出「離開彭淮南,才會開始懷念彭淮南」的感慨。 (圖/陳俊松攝) 你知道,我們不能談任何有關新台幣的評論,只要一講,隔天清晨『那個人』的電話就來了。」永豐金控首席經濟學家黃蔭基眨眨眼,身旁的眾人也都流露出耐人尋味的會心一笑,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所說的「那個人」是誰。 悠遊卡公司董事事長林向愷也坦言,以往他只要批評央行的政策,也會接到「那個人」的電話,「還會找資料和你打筆仗。」 「那個人」心裡有一套數字,堅信台幣匯率就算只和市場相差0.001%,也會衝擊整個台灣;「那個人」不管做了什麼決定,永遠有另一半的人不滿意;但即使如此,20年來「那個人」的權威性始終難以撼動。那個人,就是央行總裁彭淮南。 曾有立委詢問彭淮南,為何央行對於批評者總是以大篇幅的新聞稿重炮還擊?央行的政策應該是可以溝通的才對。但彭淮南仍堅持,外匯市場非常敏感,當市場有不實的謠言出現時,央行一定要加以澄清,否則會影響到市場。 也正因為央行工作如此艱鉅、影響巨大,彭淮南對工作的投入,也是異於常人。 工作狂! 運動、閱讀、工作就是生活全部 1位接近彭淮南人士的觀察,彭淮南1年365天,工作時間是364.5天,幾乎天天到央行上班,除夕才回家,就算休假也會一早就到辦公室看書、看資料,幾乎不與人交際應酬,曾自述自己的主要娛樂就是運動、閱讀、工作。 實在很難想像,居然會有人喜歡自己的工作到1整年都在上班也不厭倦的地步,這與彭淮南對自我的期許有很大的關係。彭淮南曾坦言,自從1998年接任央行總裁職務開始,他就認定此生能把央行工作做好,就是對國家最大的貢獻。 即使這20年來,三不五時就會傳出彭淮南被徵詢,極有可能入閣擔任行政院長,甚至是不分藍綠總統參選人,都曾積極邀彭淮南出馬搭檔角逐大位,但他也都不為所動,因為他已把央行工作當成一種信念。 多年前曾與彭淮南共事的台北大學亞洲研究中心榮譽顧問李勝彥,談到彭淮南熱中於工作、且個性非常急的人格特色時,提起了一段有趣的往事。 九八年彭淮南剛接任央行總裁,李勝彥是央行的業務局局長,當時央行有2棟主要大樓,李勝彥和彭淮南辦公室分別位於不同的大樓,李勝彥每次都得走到另一棟和彭淮南開會。有一次開完會,李勝彥才剛下樓、在走回辦公室途中,就接到彭淮南打來的電話問:「老李啊,我剛才交代你的事辦好了沒啊?」李勝彥只能苦笑回答:「報告總裁,我都還沒回到辦公室哩!」可見彭淮南對於所交代的事,有緊迫釘人即時完成的壓力。 專業強! 但對於自身專業又太過自信 就算到了離退休只有4個月的時間,彭淮南還是沒有鬆懈,堅持工作到最後一刻,絲毫沒有停下來。據了解,前不久常有人問彭淮南:「退休後想做什麼?」彭淮南的回答是,他現在離退休的時間還有4個月,4個月是很長的時間,他還在想在這個最後的任職期間內,還有哪些事沒有做,要趕快把還沒有做的事做好,現在哪還有空去想退休的事呢? 彭淮南曾描述自己的人格特質是:「求知欲極強,且行事穩健,凡事寧願充分準備,從容以對。」而這樣的人格特質,加上對業務要求程度高,造就了彭淮南對央行從上到下的工作內容非常熟悉,專業程度已達無人能駁的地步。 連批評央行政策甚力的東吳大學教授許嘉棟,也非常讚許彭淮南工作的認真與專業,只是他也觀察到,彭淮南對自己的專業太有自信,有時不太能容忍不同意見。 央行理事李成家就表示,在央行開會實在非常有效率,不論多複雜的議題,央行理監事會通常會在2個小時內就結束。他觀察後發現,央行會議之所以能如此有效率,主因是在彭淮南的要求下,央行的幕僚作業非常充分,什麼議題經過報告後,與會者都非常清楚議題的關鍵處,討論起來很快就會有結論,就算有爭議,彭淮南也能很明快地下判斷。李成家由此體悟到,企業界在開會也應用相當的原則,要大家都想好再來開會,不是都到會場再開始想,那樣會就開不完了。 有效率! 1小時可以開4個會議 對於彭淮南開會的效率,李勝彥的印象也非常深刻。李勝彥說,彭淮南因為對央行的業務非常熟,準備也非常充分,因此,有時彭淮南1小時可以開4個會,開會後交代完畢,相關業務主管就可立即執行;而且,彭淮南在開會時不會講太多話,也不太喜歡同仁在沒有準備的狀況下,講太多毫無章法的評論,各種事務他都會交代得清楚明白,底下只要照做就好。李勝彥說,後來他調去台灣銀行當總經理,有時候4個小時才開1個會,他才開始懷念彭淮南的效率。 彭淮南做事講效率性子又急,那對部屬會不會嚴厲呢?李勝彥笑著回答,彭淮南對部屬的業務要求雖然嚴格,但屬於那種「刀子口豆腐心」的典型,對於部屬和後輩相當照顧的。 眾所周知,彭淮南每天清晨都會在台北大安森林公園健走,有一次他被一位婦人叫住,她告訴彭淮南,他的兒子是跑央行的財經記者,每天忙於工作不結婚,害她都沒有孫子抱。隨後彭淮南就找機會把那位記者找來,不但轉達了母親的憂慮,還好好地曉以大義一番。 在公務的應對進退上,彭淮南非常謹守分寸。李成家指出,就他在商界數10年的觀察,彭淮南有禮貌但不應酬,令人感覺彭淮南對人很親切,但似乎又有點距離。他說,像彭淮南這樣的官員,實在很少見,也非常難得。 和彭淮南相識將近50年的央行監事梁啟源認為,彭淮南是一位非常重情重義、又能堅持理念的人,投入工作的程度非常令人敬佩。梁啟源說,他主要研究能源價格方面的議題,而彭淮南對此議題也很關心,因此彭淮南以往也會找梁啟源互相研究,2人相識是由此而來。梁啟源指出,他是央行前總裁梁國樹的學生,他從旁觀察彭淮南對梁國樹非常尊敬,而且對央行退休的官員也非常照顧,能幫忙一定幫忙,是重情重義的人。 據透露,彭淮南在央行經研處工作時,就經常會上書給政府當局,說明經濟狀況,令高層印象深刻。尤其令梁啟源佩服的是,彭淮南對國家大事敢於堅持理念和最高當局力爭,舉例來說,當年要採行油電雙漲政策時,原本的方案是一次漲足,但彭淮南認為一次漲足對物價影響太大,民眾也承受不住,這種作法並非為官之道,但彭淮南為了堅持對的政策,並因此向當時最高當局力陳其中的利害,並修改相關政策,這種作法令人相當佩服。 有壓力! 接任者都要承受彭淮南效應 也因此,梁啟源,也擔心起下一任總裁,能不能做得和彭淮南一樣投入、一樣專業? 雖然彭淮南的任期到明年2月25日就結束,但也有央行常務理事認為,應該讓彭淮南再做2年;而本刊對16家金控所做的調查也顯示,金控業者希望下一任央行總裁能廣納雅言,因此,如果彭淮南最後經慰留再做2年,若能多參考各界的意見,對未來國內的經濟發展,也許會有更好的幫助。 但無論只剩4個月還是再做2年,台灣社會終究要歡送這位14A總裁退休。然而,未來即使彭淮南離任了,民眾應該仍有機會看到彭淮南在大安森林公園健走,而「新台幣先生」彭淮南這個名字,也將一直在台灣被討論著。

揭開央行理監事會神祕面紗彭大總裁主導 所有議案都「一致通過」

揭開央行理監事會神祕面紗彭大總裁主導 所有議案都「一致通過」

央行的理監事會,大概是我參加過最不Social(社交)的會議,開會時很正式、很專業,開完後就結束;不會像一般企業開董事會時,用餐時間到了,通常就一起吃個飯。我出席央行的會這麼多年,記憶中好像只有去年底時,大家吃過一次飯而已。」 說話的是美吾華懷特生技集團董事長李成家,他以企業界代表的身分,獲聘為央行的理事,對於央行理監事會運作有著很深刻的感受。「內部情況我不能說,我只能講,彭總裁是一位專業度很高的人,我們待在企業界都知道,董監事之間不免有一些應酬、送往迎來等,但彭總裁就是用專業來說服大家,其他都沒有了,非常單純。」 長期都是一個樣! 理監事會沒有反對聲音? 每回央行召開理監事會後都會對外宣稱,所有議案都是由理監事成員一致通過,尤其,在彭淮南強勢主導的作風之下,沒有理監事會對外透露一絲口風;這不免令人好奇,難道理監事會裡頭,都沒有反對的聲音嗎?到底央行理監事會是如何運作的? 根據《中央銀行法》的組織規定,央行設立理事會,成員約11至15人,是由行政院提報,再由總統同意後指派,其中5至7人為常務理事,組織常務理事會。包括央行總裁在內,財政部長及經濟部長都是央行的當然理事,同時並列常務理事;另外,理事之中,應選擇具有實際經營農業、工商業及銀行業者至少各1人。 攤開目前央行理事成員名單,除了當然理事之外,具有實際經營農業、工商業及銀行業者,應是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李成家,以及原合庫金董事長廖燦昌(廖燦昌日前遭財政部解職,理事資格已自動解職),其他成員則為學者與前政府官員。 監事會可設置5至7人,也是由行政院提報,再由總統同意後指派,其中行政院主計長為當然監事,目前監事成員也多是學者背景。 1位不願具名的理監事成員指出,開會過程中,通常都是由彭淮南主持,針對議題請各負責官員報告,幾乎所有議案在經過討論後,都是一致決議通過;「彭總裁會準備很多的資料,如果遇到有人提問,基本上他就可以直接回答,準備得很充分,也都可以說服大家,你如果沒有足夠的專業,老實說就只能聽他講而已。」 另一位央行理事形容,「最近是有一點不一樣了!以前開會的時候,都是總裁說了就算,大家也都沒有什麼意見;但現在到了討論事項,總裁會一一點名,要求大家一定要表達意見,而且要列入會議紀錄。」 自從立委黃國昌抨擊央行的運作不夠透明公開後,央行也會在事後公布簡版的會議紀錄,盡可能地符合外界期望,「當然,在我的印象中,最後幾乎還是以總裁的想法為主,照案通過。」該名理事笑著說。 事實上,光是從1個小小新聞稿的內容該如何修正,就可以一窺彭淮南在會議中對應理監事提問時,對於自己的想法據理力爭,連小細節都不肯放過的高度堅持與強勢。 最近有點不一樣! 彭淮南要求表達意見列入紀錄 據指出,有理事建議新聞稿的文字中,寫有「央行預測經濟成長率為2.2%,軍公教調薪帶動企業加薪,將挹注民間消費,明年經濟成長率可望調升...」等文字,應從把央行對於經濟成長率的預估,從文中移至文末。 彭淮南回應,這是因為央行預測的數字,未包含軍公教調薪部分,若是加計調薪幅度,經濟成長率可能再高一點。 該名理事繼續追問,既然政府已有調薪政策,央行做經濟預測時,就應該納入政策的影響,一併進行預測才對;對此彭淮南則回應,因為主計總處還未公布相關數字,央行須要予以尊重,因此並不會預測調薪後的經濟成長率。 最後,彭淮南說服該理事,保留新聞稿內的完整用字,還把「本日本行理事決議」修改為「本日本行理事會一致決議」。 有趣的是,彭淮南在會議上,以強勢的風格主導全局,靠的全部是專業,而不是和理監事成員博感情,因此在私底下,彭淮南極少與理監事成員往來,甚至可以說是「零互動」。 「彭總裁很有禮貌,也很客氣,看到你來就是握手寒暄一下,但一切互動都只有在會議裡面,走出會議室之後,除非他有什麼特別想要溝通的事,否則絕對不會主動找你。」1位央行理事形容,彭淮南是1位非常愛惜羽毛、維護名譽的人,但同時也總予人很大的距離感。 曾有人建議,現行央行的理監事成員,多數成員都以「兼任」方式出任,面對央行業務需要的高專業度,是否應該比照美國的央行理監事會,採專任制。 曾任央行副總裁的東吳講座教授許嘉棟便指出,目前美國採專任制,而且每1位理事的任期都不同;換言之,在同一屆總統任內,無法提名所有的理事成員,一來是能發揮牽制的效果,也比較具備獨立性。 反觀台灣央行的理事任期為5年、監事任期3年,除了當然理監事外,都是同時生效。過去彭淮南可以靠著他的高名望與專業度,強勢領導央行運作,惟制度的存在,本來就是為了長遠的健全發展奠基,現行理監事的任期制度與條件規範,是否需要調整,未來仍然有討論的空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