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郭台銘說不出口的真相

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公司(FII)即將風光上市,這家公司是鴻海最重要的金雞母,但一般人可能不知公司上市後3年內,鴻海集團必須承擔穩定FII股價的責任。

郭台銘  說不出口的真相

郭台銘 說不出口的真相

3月16日,早上9點,數10位鴻海小股東出現在鴻海子公司─富士康工業互聯網(FII)上市前說明會的現場。有滿頭白髮的資深股東,攙著老伴的手,來現場碰運氣,看能不能有機會買到新公司的股票。 鴻海分拆FII在中國A股掛牌的案子,是台灣股市當下最熱門的話題,連各家金控董事長都在討論,FII在中國上市,會不會直接衝擊台灣的資本市場? 這次中國證監會大開「方便門」,神速通過上市案。就連在中國,投資社群也都在熱議,FII為何可以倉卒上市?FII成立於2015年3月6日,嚴格來說並不符合A股上市規定,中國證監會《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管理辦法》中規定,「持續經營時間當在3年以上才能上市,但經國務院批准的除外」,可見FII上市案對北京當局而言,不只是一間台灣公司在A股上市,而是事關國家戰略全局。 真相1 FII吃肥單 擁鴻海最具價值的iPhone業務 然而,在喧喧嚷嚷的話題下,《財訊》詳細剖析FII上市前的招股書後發現,鴻海集團也是「展現高度誠意」,破例讓交易內容與對象全都露;這也讓外界得以窺見,這樁外表看似風光上市案的背後,其實隱含了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對全球事業版圖的重新布局,以及未來對股東權益的潛在影響。 根據中國證監會公布的資料,FII主要的業務有3大塊:第1塊是包括手機零組件在內的網路通信設備;第2塊是雲端服務設備;第3塊是精密工具和機器人。 其中,通信事業部門去年前3大訂單都來自蘋果,光這3筆訂單就高達74億美元(約新台幣2145億元);更特別的是,通信事業部門和供應商簽下的前3大採購訂單,也都是來自蘋果(Apple operation)。FII在去年12月底向蘋果買了23億美元的手機前蓋板觸控屏幕,由於FII採用Buy and Sell(代採購)的商業模式,這些作法可能都是蘋果出於管理供應鏈所做的安排。 招股書的內容也透露,FII的客戶結構,華為是FII在微型基地台的大客戶,戴爾則是FII伺服器的大客戶,NETGEAR是FII在網路設備領域的大客戶,甚至發現,緯創和台達電也把雲端相關訂單交給這家公司。 這些資料證明,這次FII上市案中,最有賣點的是,最具競爭力的蘋果零組件供應鏈和通信業務,已從母公司切出來上市;重組過程裡,和工業物聯網無關的子公司和業務則被剔除,像嘉善國碁電子商務公司、杭州鴻富創新、Foxconn Europe Digital Solutions則不納入收購範圍,仍留在鴻海集團裡。 尤其,過去鴻海在台灣年報中罕見揭露各事業單位的營收和獲利比率,更不可能揭露客戶真實名稱和訂單狀況;但這一次,根據招股書的資料,FII的通信設備事業,遠高於代工產業「茅山道士」(毛利3到4%)的一般水準;2017年通訊網路替FII帶進台幣9800億元的營收,占公司營收6成,毛利率高達13.65%。 相較之下,雲端和機器人事業雖然沒這麼好賺,但去年雲端事業也替鴻海帶進約5500億台幣的營收,毛利率約4.65%;而精密工具和機器人事業部門去年營收44億台幣,毛利率則高達49%。無論如何,網路通信設備、雲端服務設備、精密工具和機器人,都是未來產業發展的大趨勢。 既然FII擁有鴻海集團中最有價值的iPhone零組件業務,切割出去上市後,對在台灣上市的鴻海,自然連帶出現「體質」轉變。 真相2 郭董旗艦互換 切割最賺錢事業,FII成旗艦 招股書中披露,2016年,FII的營收為2727億人民幣,約新台幣1.2544兆元,占鴻海當年度合併營收28.7%。然而,營收雖只占總營收約4分之1,但這家子公司當年度對全公司的淨利貢獻度卻高達43%,達143.9億人民幣,約新台幣661.9億元,這家子公司可說是鴻海的聚寶盆。 此外,FII去年還交出了高成長的成績單。去年鴻海前3季營收只微幅上升,同期淨利較去年減少100多億元,而FII卻交出年營收較前年成長30%,淨利成長10%的成績單,成績遠超過母公司;顯示,鴻海的「精華部位」已大多切給了FII。 事實上,在2016年的鴻海年報中,FII的前身「福匠科技」不僅沒有營收,也未列資產,怎麼突然能變成A股的上市公司?這是因為FII其實是一家控股公司,過去一年,FII進行了大幅度的增資,增資後再透過股權交換、現金併購,把多達60家公司納入旗下,透過認列子公司營收和獲利的方法,讓FII「橫空出世」。 招股書裡也揭露FII重組的過程,鴻海等於是在工業物聯網的大架構下,組成一支夢幻隊伍。鴻海打破地域界限,把分布全世界的子公司組織在一起,除了中國頂尖的手機零組件生產廠、機器人和雲端設備廠,還加入歐洲捷克、美國矽谷、新加坡等地的服務及銷售團隊,以及台灣鴻海集團中,擅長做高階網通設備的鴻佰科技,將其納入新加坡鴻運科旗下。因此,FII八成營收來自中國之外,有能力把高端網通產品賣到全世界。 真相3 鴻海要負責穩定股價 3年不能賣股,小股東難獲益 根據JP Morgan估計,FII在中國上市後,以12個月25倍到35倍本益比計算,市值可達640億到900億美元,換算成台幣,市值將從1.9兆元起跳,還可能上看2.7兆元。由於鴻海目前市值約為1.66兆台幣,一位熟悉中國資本市場運作的證券業者觀察,未來FII在A股上市後,取代鴻海成為集團內的新旗艦,「完全有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書的重大事項提示註明,鴻海精密承諾「自發行人(指FII)A股股票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之日起36個月內(以下簡稱鎖定期),本公司不轉讓或者委託他人管理本公司在發行人上市之前直接或間接持有的發行人股份」。 簡單來說,除了掛牌初期按規定釋出的股份外,在FII上市3年內不能賣股票。即使閉鎖期滿,2年內最多也只能賣出3成手上持有的FII股票。雖然鴻海目前能控制FII 9成以上股權,但3年內,不管FII股價再高,台灣小股東都難以獲得售股利益。 真相4 關係人交易降低 FII和鴻海角色重新分配 招股書還揭露,鴻海還同意在3年內,必要時出錢穩定FII的股價,「富士康股份上市後3年,如果富士康股票收盤價格連續20個交易日低於經審計的每股淨資產(編按:2017年底為1.59元人民幣),且同時滿足監管機構對於增持或回購富士康股份之股份等行為的規定,則富士康股份應按本承諾函啟動穩定股價措施,並履行相應的信息披露義務。」,要求FII、鴻海和控股股東,甚至董事和高階主管都要買回股票。一位台商觀察,在A股上市時,要求公司負責穩定股價案例「非常非常少」。 招股書中也揭露,FII和鴻海集團其他公司關聯交易的狀況。FII把產品賣給關係人的交易,占主要業務的比率,2015年時高達28.75%,成本方面,FII向其他關係人買產品的比率,2015年時占總成本10.81%。 但是,去年FII和鴻海集團其他公司做生意的金額及比率都顯著下降,採購方面,FII跟關係人交易的比率下降3.5個百分點,減少100多億台幣;銷售方面,FII和關係人交易下降了16%,減少1200億新台幣。 報告中也指出,這些關係人交易大部分是和重組業務無關的部分,在重組完成後將不再納入合併報表。可見未來FII的關係人交易,交易金額還可能會再減少。 FII上市後,如果FII的關係人交易減少,FII的營收和獲利是否還會再進一步增加?FII如果減少向鴻海集團的採購和銷售,未來對鴻海財報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都是值得研究的課題。 外界可能會發現,FII比想像中更賺錢。由於鴻海仍將持有FII 85%的股份,目前FII大部分獲利仍將回到鴻海股東的手上。 根據招股書揭露的內容,FII已經同意,把這次上市募集的資金,撥出超過1000億台幣的資金,投資工業物聯網、5G等關鍵項目。 過去鴻海集團在投資上極少承諾何時會實現,但在招股書裡,FII卻列出非常清楚的項目和計畫,為期3年,每一年要投入多少資金,在哪個廠區投資,甚至買什麼設備,都寫得一清二楚,甚至還規定,從股市募資的資金要放在董事會指定的帳戶「專款專用」。顯然,這次上市案,中國政府希望FII用募集資金帶動中國另一波工業升級。 根據規畫,FII未來三年要在山西擴建手機零組件的無人工廠;在深圳、南寧和天津,構建工業物聯網的平台,改造FII旗下工廠,先換掉老舊機器,拉高FII生產線的自動化程度;還會在深圳富華科成立一個200人的5G團隊,開發適用5G的工業物聯網解決方案。 真相5 募集資金專款專用 千億投資中國工業,更獲北京信任 今年,中國A股即將被納入MSCI,中國需要在納入MSCI前,讓A股擁有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大型高科技權值股。 對鴻海來說,也會是另一次華麗轉身的開始。郭台銘就對外界一直把鴻海當成代工廠,感到不耐,事實上,沒有鴻海,也就不會有iPhone,只是鴻海過去太過神祕,以致外界一直無法精確的衡量鴻海的能力。 但FII上市後,鴻海可能換到中國政府的信任,在美國布下面板事業後,鴻海即將對中國再展開一系列的大投資,從AI到能源,都是鴻海集團的目標。 只不過,FII在中國風光上市背後,是否會讓台灣鴻海面臨新的風險和挑戰,從近來郭台銘大動作積極要幫小股東開戶爭取購買FII股票、甚至還為此大發雷霆時,不知是否心裡也清楚,FII才會是鴻海的明日帝國?  

外資超淡定 賣超40萬張鴻海的算計

外資超淡定 賣超40萬張鴻海的算計

3月8日晚間,中國證監會宣布,鴻海集團在中國大陸的子公司富士康工業互聯網(FII)通過上市審議,引起各方高度關注。然而,這個被外界當作利多解讀的消息,卻沒有吸引外資買盤,反而自3月7日起,連續3日賣超鴻海股票,總計賣超2萬多張。去年7月至12月,外資賣超75萬張;今年初至今,持續賣超高達超過48萬張鴻海股票,外資也未調升鴻海目標價,像摩根大通(J. P. Morgan)就給出中立的評等,目標價仍只維持在85元。 摩根大通於3月9日出具的報告,標題直接寫出「A sluggish year in iPhone EMS, other catalysts still distant」(iPhone專業電子代工服務低迷的1年,其他催化劑仍然遙遠),明確點出母公司鴻海當前看不到營收新動能的困境。 跟iPhone高度連動 外資停看聽 摩根大通認為,從過去的紀錄看,鴻海過去幾年有夏普等子公司股價翻倍成長,但是這些公司股價成長,卻沒有帶動鴻海跟著上漲,鴻海營收是與iPhone供應週期高度連動。所以,如果蘋果持續下修2018年上半年的iPhone X訂單,必然會拖累鴻海今年的收益和股價。 摩根大通預估,2018年第1季與第2季的iPhone X專業電子代工數量,將分別從原先估算的2千萬支、1千8百萬支,大幅調降至1千5百萬支、1千萬支。 更壞的消息是,蘋果持續執行分散供應鏈的計畫,將為鴻海帶來進一步的衝擊。由於今年蘋果預備於下半年推出的3款新機:搭載6.05吋液晶螢幕、5.8五吋OLED(有機發光二極體)螢幕及6.46吋OLED螢幕的iPhone機型,設計變化有限,因此iPhone需求今年也難大成長。 鴻海仍是5.8五吋OLED螢幕機種的獨家專業電子代工廠,同時將會取得絕大多數的6.46吋OLED螢幕機型代工訂單,但和碩將會是搭載6.05吋液晶螢幕機種的主要專業電子代工廠,其次是緯創。如此一來,勢必分食鴻海2018、2019年的利潤,連帶也會影響股價的表現。 分拆事業表現 不能一概而論 摩根大通甚至預測,今年iPhone新機的專業電子代工數量將從原先預期的2億3千9百萬支,驟降至2億2千5百萬支;其中,緯創將有機會拿下最多的iPhone新機代工訂單,其次是和碩,最後才是鴻海。 另一方面,儘管FII相關業務,包括通訊網路、雲計算、精密刀具、機器人及工業互聯網等,都是目前鴻海最賺錢,同時也是最具前景的事業,鴻海潛在收益可期;然而,FII掛牌後,鴻海的持股比率將從現在的95%減至85%。 摩根大通預期,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將在IPO(首次公開募股)中,發行占發行後總股本達10%的新股,預期A股掛牌上市的募資規模上看新台幣千億元以上;因此,以前鴻海股東可以百分之百享受到iPhone供應鏈帶進的獲利,未來可能只能認列85%的獲利。鴻海獲利是否會因FII上市案被稀釋,是影響鴻海小股東的重要指標。 過去數年,鴻海持續分拆賺錢的事業體及讓更多子公司在台灣與中國大陸相繼上市,也有成功案例,如樺漢,不但創造高額成長,股價也節節高升,但並不是每一家鴻海小金雞都能有這樣的表現。市場人士也認為,鴻海對FII持股比率高,FII獲利也會回流到母公司鴻海手上,只看到FII分走獲利,可能也忽略了FII如果成長,對母公司提高獲利的機會。 不過,對精打細算的外資來說,鴻海的工業物聯網大夢,何時能取代蘋果供應鏈的大商機,才是決定鴻海評等和目標價的關鍵,短期來看,在外資眼中,蘋果訂單仍是決定鴻海股價最關鍵的因素。  

中美都拉攏  鴻海有短利更有遠憂

中美都拉攏  鴻海有短利更有遠憂

隨著美國總統川普親簽《台灣旅行法》,加上主張對中國課高關稅的新任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掌權,美國已經擺開陣勢,要與中國展開貿易談判。中國的主權基金也出清黑石集團股票、減持美債,宣示立場。 中國千方算計 圈住鴻海大肥羊 美中角力的形勢日益嚴峻,但真槍實彈的戰爭畢竟過時,經濟戰才是主流;美中的大戰場其實在於經濟霸權,而貿易是至關重要的一環 ,美國怎能忍受20年內GDP(國內生產毛額)被中國超越?從2014年中國進行「去IOE」(將IBM、Oracle、EMC3家美商自國企及政府採購除名)起,美國也開始防堵中國企業收購技術,最重要是半導體。最近,川普以國安理由阻止博通併購高通,正因華為採購博通晶片;此外,過去更有多起科技業併購案遭CFIUS(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否決。 當美國全面防堵中國取得先進技術,中國退而求其次,成立國家半導體基金,轉向全世界,包括來台收購周邊領域,如半導體封測等。然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推動「中國製造2025」,還需要很多配套,既然國外收購先進技術受阻,至少要留住以中國為市場,或製造基地的企業,不能任由其「騰籠換鳥」跑到國外,這部分台商首當其衝。 中國留住台商技術的方式,包括買下公司股權及中國子公司上市,前者輿論壓力大,還受到台灣政府的管制,後者相對容易、不刺眼,台企也拿到利益;例如聯發科的匯頂,以及現在的FII(富士康工業互聯網),雖然享受A股30到50倍的本益比,但從此受中國管理,等於是間接的賣掉公司。 從鴻海投資日本夏普,後又傳出將赴美國設廠,中國當然有警覺,據傳由高層施壓,換來SDP(夏普旗下堺顯示器)在廣州投資10.5代面板,之後郭台銘才赴美與川普見面,投資威斯康辛州1百億美元,而FII從股權重組到核准上市,都是火速進行,可見中國政府的決心和執行力。再從FII招股書嚴格規範關係人交易及保障股東權益看來,中國證監會從未如此用心保護投資人,不排除FII是「被上市」,中國是鐵了心要圈住這隻大肥羊。 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6年以進出口總額統計的5百大企業,鴻海旗下的鴻富錦鄭州及深圳富士康分居第2、3名,年出口額為270億、170億美元。而此次分拆上市的FII,更是製造科技產品的本營,符合中國需要的高端製造部門,才能放入FII上市,這一點由近3年FII的淨利率皆高於鴻海可得到驗證。FII客戶包括蘋果、亞馬遜、戴爾、思科、華為、惠普、ARRIS等。 身處美中貿易戰的夾縫,鴻海集團到底是左右逢源還是雙重威脅,目前很難講。砸大錢在美國和中國投資很容易,但後續供應鏈的配合,以及政府的各項管制,都要在投資完成後開始運作才看得出來。FII上市享有高本益比,但是證監會將嚴格管制關係人交易,閉鎖期後賣股有嚴格規範,股價跌破淨值還要鴻海買回等等,鴻海的FII將是看起來值錢、但很難變現的資產,萬一景氣不好,母公司還要負責買回,變成一個包袱。 台商應對之道 增加歐美比重 至於實質的貿易衝擊,目前不清楚美國是否對資訊產品加課關稅,因為美國沒有相關供應鏈,加稅等於對消費者加稅,不一定有利,但蘋果的確是美中貿易談判重要的指標,須再觀察。另一方面,FII享受中國出口退稅,2017年得到人民幣23億元退稅額,占利潤總額的11%,一旦中國退稅政策調整,且無法轉嫁給客戶,就只能由FII自行吸收,獲利不好、股價下跌,最後都是由台灣股東埋單。 面對美中爭霸,美國有技術、中國有市場,台灣兩邊都得罪不起,長期來看,可能須面對「選邊站」的決定。所幸,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理事長黃日燦指出,部分先知先覺的台商近年持續調整中國布局結構,朝歐美生產銷售比重上升,是良性的發展方向。

跟著FII走  抓住受惠股狠賺一波

跟著FII走  抓住受惠股狠賺一波

2005年年初,鴻海旗下手機製造廠富士康在香港上市,引起不小的轟動。當年富士康股價從3.86港元掛牌,連續上漲超過一年,最高來到25.8港元,市值成長超過5倍;而鴻海母公司股價也母以子貴,從140元左右上漲超過200元,之後鴻海又搭上2006到2007年中國收成股風潮,在2007年7月之前,股價大漲突破300元。 但自此之後,鴻海股價風光不再,近年想要站上120元都很難;更不用說,後來富士康(後改名富智康)的股價也連番腰斬,現在甚至已經跌破2元港幣。 重演當年飆漲盛況? FII掛牌 蜜月行情難追 近期鴻海子公司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公司(FII)赴上海A股掛牌,也是近10年鴻海的大事,尤其是中國主管機關僅花費36天就火速通過,估計4月初,FII正式在上海A股掛牌,將引起風潮。根據市場推估,FII預計以13.84元人民幣發行,預估本益比約17.18倍,募集資金約272億人民幣。 投資家研究總監孫慶龍分析,近半年鴻海股價相對疲弱,幕後可能與FII赴上海上市有關。他分析,若以鴻海所持有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將釋股15%的比率計算,估計募資至少約上千億元台幣;而巧合的事,過去半年外資賣超鴻海的股票總數約115萬張,市值也約千億元。這似乎暗示,有力外資透過換股操作,維持鴻海集團持股總量不變,但投資FII可享有陸股高本益比的套利空間,幾乎不謀而合。 但孫慶龍仍樂觀預測,近期鴻海股價有機會反彈,這波外資的賣盤力道已經接近尾聲;只不過,即便是近來FII傳出快速通關上市的利多,但至今鴻海股價仍不為所動,從外資動向來看,或許投資鴻海,還不如直接投資FII。 然而,儘管大家看好FII上市的蜜月行情,紛紛想赴A股開戶,賺取投資FII的價差,但擁有中國與台灣證券雙分析師執照的周運代表示,FII的蜜月行情,可能只有有力的外資機構能賺到,因為一般投資人想要投資,得到上海A股開戶,而且過去一個月A股交易額必須超過1萬元人民幣才有資格抽籤,成交量愈大的中籤機會愈高,估計一般中籤機率可能在0.5%左右;也就是說,一般投資人儘管幸運中籤,額度可能只有一張,若真FII上市市值一舉突破6000億元人民幣,估計可賺2萬元人民幣左右,很難有大部位的獲利。 反觀,如果鴻海母以子貴,雖然上漲幅度將不如FII,但是想買多少就可買多少,獲利的金額可能比去上海搶FII要多;重要的前提是,對於鴻海這麼大的股票,若是沒有外資的加持,股價上揚的力道有限,小股東轉向投資鴻海究竟能不能獲利,接下來的外資動態恐怕還是關鍵。 鴻海潛在處分利益可觀 EPS10元起跳 有利股價衝高 孫慶龍分析,鴻海今年第一季雖然業績成長力道不強,但鴻海去年12月決議出售手上的夏普113萬股特別股,鴻海持有的每股成本僅為880日圓,處分利益在扣除成本後,仍可獲利約656億元台幣,預計第一季可貢獻鴻海EPS(每股稅後純益)達3.78元。在鴻海轉投資夏普挹注獲利之後,雖是一次性的處分利益,估計2018年鴻海EPS可從10元起跳。 孫慶龍也強調,這次富士康工業互聯網釋股15%股份掛牌的收益,預估鴻海也可獲得1500億元以上的釋股利益;但最後不管結果有多少,今年鴻海獲利將寫下近10年新高的紀錄,鴻海股價也可能因此利多轉強。 此外,鴻海歷年小金雞上市,子公司都有時間長短不等的蜜月行情,鴻海母公司也會受惠,因此這次FII上海A股上市,將帶動鴻海股價朝正向發展。 統一投顧研究部指出,中國上海、深圳市場近5年本益比分別為15.7與38.3倍,相較台灣15.5倍,本益比較高。此外,上海A股IPO(首次公開募股)家數也逐年遞增,2011年僅39家,去年增加到436家,成長倍增,A股募資額也持續攀高,去年達到352億美元。未來在中國政府持續加快產業創新的政策下,台灣子公司赴中國IPO將持續增加,FII指標性的掛牌將引起市場的認同。 台商A股掛牌成指標 南僑跟進 預期年底完成審查程序 台灣企業子公司赴陸掛牌上市,可望享有高本益比,有募資成本低廉優勢,以及後續可望推動母公司股價表現等優點,對企業主有絕對吸引力。例如,亞翔旗下子公司亞翔集成在2016年底赴陸A股掛牌時,當時台灣亞翔股價即出現大漲,顯示子公司赴陸掛牌,有助推升母公司股價表現。 熟悉兩岸證券市場的專家透露,根據消息,未來上海A股將開放10家台灣指標性產業龍頭公司掛牌,FII是科技產業的指標,未來食品股可能是南僑,估計今年底到明年中,這些準備A股掛牌指標企業將陸續浮上台面。 南僑企業會長陳飛龍強調,南僑轉投資的中國事業為了在中國A股掛牌的事,已經忙了1年多了,目前在A股掛牌仍很困難,審查程序非常複雜,不只相關單位會面試負責人,各事業單位也要經過審查,甚至查訪供應商與客戶,可說非常嚴格。陳飛龍強調,估計再過幾個月時間就可把事前審查完成,希望今年底可以把審查程序走完,進而送件。 積極推廣子公司在上海A股掛牌的陳飛龍指出,企業要打國際的商戰,子公司在各地掛牌上市募資,可說是趨勢,尤其是南僑近年積極開發油酯與冷凍麵團的技術,可以將台灣的食品烘焙技術以及所製造的商品,從亞洲擴散到歐美市場,要擴大市場,都需要資金與人才。 陳飛龍分析,中國積極推廣一帶一路政策,這會帶動周邊國家的商業活動與建設機會,當人流與金流進入這些周邊國家,相關食品的需求將提升,這也充滿商機。例如,南僑近年開發的冷凍麵團,已經可以利用保冷片的方式,將冷凍麵團保存在零下23度的低溫,可在食品安全無虞的狀態下輸往全球;南僑營運長戴淑文也透露,南僑天津廠也可透過中歐火車,將冷凍麵團等商品運往歐洲,而未來有台灣DNA的烘焙產品,經過創意商品的開發,也能打入白人的市場,擴大商機。 子公司上市加持 臻鼎、榮成都有利多題材 值得留意 除了南僑上海子公司將申請上海A股上市外,目前台灣企業中,包括全球第一大PCB(印刷電路板)龍頭廠臻鼎旗下的大陸子公司鵬鼎控股,目前已啟動深圳中小板掛牌計畫。此外,榮成旗下的榮成環科等,也都有計畫推動大陸子公司掛牌上市的計畫,未來成功掛牌,都可以挹注母公司。 法人指出,儘管子公司赴中國上市,將面臨母公司股東權益遭稀釋的缺點,但對企業而言,往本益比較高的市場掛牌,能更輕易地取得資金,在資金調度也更方便,未來在台商產能建置、研發資金支出以及接近終端市場等投資,各方面都有實質的幫助。長遠來看,未來只要企業募得資金,仍能持續投資台灣,其實對壯大台灣企業,並非壞事。對台灣投資人而言,掌握相關資訊,搶賺子公司上市的蜜月行情,也是好事一樁。

中國資本磁吸擴大 台股加速邊緣化

中國資本磁吸擴大 台股加速邊緣化

鴻海中國子公司富士康工業互聯網(FII)赴上海A股上市,已在台股掀起巨浪。鴻海在台灣是具指標意義的重量級公司,金融業者指出,FII西進後,恐對台灣造成資本市場萎縮,中國財報較台灣詳細、更容易吸引投資人,以及金融業務可能急劇縮減的3大後遺症,但政府似乎仍未感覺得到問題嚴重性。 3月19日立法院要求金管會針對「如何防止中國大陸股市磁吸效應」做專案報告,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指出,FII在2015年成立時,資本額並不大,但透過併購及股權交換在短期間內迅速壯大,加上中國針對特定產業以及市值大的獨角獸(估值達10億美元的新創企業),實施即報即審的新規定,FII是第一家適用這項規定的企業,「外界都太放大去看FII的後續效應,目前只有鴻海有能力有此待遇,」還沒有看到台股公司有被磁吸前往中國的趨勢,他認為,FII是在中國註冊的公司,依照目前規定也沒有辦法來台灣上市,台股只能把本身的條件做好,提升台股競爭力。 衝擊1   資本市場萎縮邊緣化, 台股IPO案源愈來愈少 不過,顧立雄此番淡定的說法,不少立委並不贊同。立委曾銘宗就指出,FII的資本額為177億元人民幣,營業額高達3545億元人民幣,曾銘宗問顧立雄,「FII一旦到A股上市,鴻海半壁江山都撤離台股了...這樣你還認為中國股市不會發生磁吸效應?」立委郭正亮也指出,鴻海要將iPhone的代工業務切到FII,他問顧立雄:「這樣還沒有衝擊嗎?金管會對此有審查權嗎?」郭正亮並指出,FII到A股上市後,鴻海持股還有85%,但FII未來發展重心在大陸,未來若在大陸進行增資或找策略投資人,鴻海對FII的股權可能會進一步被稀釋,甚至是逆轉,出現中國股東的股權大過鴻海本來的股權,郭正亮提醒顧立雄對此須多加思考。 曾銘宗也指出,金管會太看輕FII上A股的後續影響,估計上市櫃公司中約有1178家在中國有投資,投資的金額高達2.2兆元;目前除了FII外,包括榮成、南僑都有意將中國子公司在當地上市的計畫,這些台商中國子公司未來若都在中國上市,對台股非常不利。 一位熟悉中國的投資銀行業者更私下指出:「中國只要針對好公司大開方便門,公司都會想過去上市,這也是對投資人負責,畢竟那裡不僅本益比高,還有市場,隨著上市主體在中國擴大規模,市值很容易就會超越台灣,間接達到『空台』的效果。」 一家金控公司高層在一場聚會中更直言,以前台股多會去找台商在大陸子公司回台上市,未來若FII的效應擴大,這些台商在大陸子公司直接在當地上市,在台股IPO的案源就會愈來愈少,直接衝擊業務量。 事實上,台股近幾年申請首次上市櫃公司(IPO)的家數與籌資規模已經大幅縮減,而且有被邊緣化的趨勢。根據統計,2017年,台股IPO家數只有42家,募集資金只有148億元新台幣,創下新低;而同期間上海與深圳的新IPO公司都超過200家,且上海IPO公司籌資金額是台股的43倍,而深圳IPO公司籌資金額則是台股的30倍。2017年在台股IPO籌資金額最大的公司是泰福,籌資的規模也不過16億元新台幣,台股現在新IPO公司的規模已有愈來愈小的趨勢。 衝擊2   財報詳細度大陸勝台灣, 投資人恐選邊站 過去台股一向標榜遊戲規則透明公開,但FII這次到A股上市,有一個特殊的地方,在於FII上A股的招股書中,揭露的事項比台灣鴻海財務年報還要多。例如,在鴻海2016年財報中,揭露進(銷)貨總額10%以上客戶資料,是以代號表示(例如L廠商及戊客戶、丙客戶),但FII則是按照各業務板塊(類似業務單位)揭露前3大供應商及客戶名單,而且均有供應商詳細名稱、採購產品項目,與採購金額等項目,揭露得非常詳細,例如,在電信設備板塊就列出供應商是INTEL SEMICONDUCTOR(US) LLC ,資訊非常充分。 對此,會計師業者解釋,鴻海在台灣的財報已經相當透明,且按會計原則揭露,但對客戶名採用代號表示,實務上是因很多企業和往來的客戶會設有保密協定,因而主管機關也允許上市櫃公司以代號揭露;但這次FII的揭露項目及細節則更為詳細,可能是當地主管機關的要求,但對於投資方來說,一旦未來在中國上市公司的揭露中可以看到更多的細節,則對投資人未來選擇投資標的也可能會有影響。 衝擊3 影響金融業業務, 兩種借款可能下降 FII到A股上市,金融業也擔心兩種借款需求可能下降,第一是供應鏈金融放款;第二是台商母公司在台的融資需求。 金融業高層指出,鴻海是台灣的指標公司,上下游有很多廠商,形成供應鏈,這些廠商與鴻海做生意收到應收帳款,一般會以應收款項向銀行融資,作為資金調度。當FII在上海A股上市,並在中國逐步建立上下游供應鏈體系,下游的廠商也可能跟著去中國,整個供應鏈金融的融資需求,也可能跟著轉移到中國,台灣金融業在這方面的業務就會縮減。 第二是,以往台商在大陸子公司向中國的銀行借款不容易,通常會回頭由台商在台母公司向銀行借款,再轉給中國子公司使用,未來若台商中國子公司在大陸上市,一方面可直接在中國資本市場籌資,同時在當地借款也比較容易,靠台商在台灣借款的需求就會下降。 一位金控老闆甚至私下苦笑地說,未來所有的好公司都會去中國上市,「只會留下金融業,因為金融業是特許行業,沒有政府允許,只能留在台灣。」 從政府的回應來看,似乎將FII到A股上市視為一個小插曲,但資本市場卻解讀,這可能是兩岸金融與資本市場發展消長的分水嶺。 平心而論,台股在申請上市櫃的規則明確,不僅公司的配息率很高,企業經營也很有活力,這些都是台股的優點;面對中國的磁吸效應,政府應該有更積極的作為,除了應避免過去因稅制更動造成的資金出走,對市場也應該更為開放多元,包括思考如何把全球更多的好公司爭取來台上市,觀念想通後,在面對中國崛起的必然過程中,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