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綠能困局

2025非核家園已是國家既定政策, 吸引國內外相關業者爭相投入綠能商機; 儘管政府對於再生能源比重達20%深具信心, 但無論是太陽能或風力發電, 都面臨融資、缺地、缺技術等大小難題; 眼看日子一天天逼近,政府每天都得和時間賽跑。

全台活力城市票選GO!政府推動綠能 2025非核家園夢

全台活力城市票選GO!政府推動綠能 2025非核家園夢

2月4日,行政院核定重啟核二廠二號機,引發環保團體的高度不滿。在非用電高峰的冬天重啟核電廠,更凸顯出國內非核之後以火力發電為主,引發嚴重空汙窘困處境,不僅造成政府邁向「非核家園」的目標遭到質疑,就連政府積極推動以綠能產業來取代核電,也備受質疑究竟能否如期達標? 支持你愛的城市,投票去~ 去年4月,苗栗竹南外海示範風場的兩架風機正式商轉,為台灣再生能源的發展樹立新的里程碑。但外界不知道的是,負責該案的海洋風電公司為執行這個案子的母公司──上緯卻足足花了5年時間、投入高達40億元才得以完工。然而,費時、不斷追加預算後完成已經算好運,同樣是風電離岸系統示範商的福海風電公司,原定2017年底在彰化芳苑外海也架設兩架風機,如今早已經跳票。 眼前供電就很緊繃 重啟核電 非核家園破功了嗎? 這是台灣發展綠能的真實情況。雖然,《電業法》九十五條第一項已明文規定:「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114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行政院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更直接把再生能源發電占總發電量20%入法,也就是再生能源裝置容量要達到27GW(10億瓦)的法定時程,要求在25年達標;「過去台電強調核能發電的安全,但現在談的是核能該如何除役?因為我們的策略已修正;對我們來說,綠能已經不是『要不要』,而是『怎麼做』的問題。」台電總經理鍾炳利說得自信,但社會各界卻始終有雜音。 華燈初上時刻,走進位於台北市福州路上的經濟部,各局處仍燈火通明,會議室裡座無虛席。「我剛才結束風電的會議,中鋼、台船他們都在啊!政策啊,如果不確定一個時程,就永遠沒有做到的一天。」經濟部政務次長龔明鑫握著拳頭說,「就要一直盯,我會直接考評到各公司、單位的副總。」龔明鑫開會到晚上7點多,才能抽出空來接受採訪,他說,「部長也在緊盯這件事,還要中鋼積極一點...。」 在經濟部的積極態度下,近來綠能、離岸風電等相關的「再生能源」論壇,場場座無虛席,不只是龔明鑫,包括經濟部能源局長林全能和副局長李君禮、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副執行長林子倫等人,都想方設法地推動政府的再生能源政策。 為了排除障礙,林子倫每天平均都有2到3場會議;龔明鑫辦公桌上的公文堆積如山,協調會議一個接一個,還不時要出席論壇,不放過任何一個宣導政府發展綠能的機會。 但現實卻是,政府推廣綠能的路上還布滿荊棘,眼前的供電就已經吃緊,停機約兩年的核二廠二號機,台電去年12月才完成大修,隨即向原能會提出重新啟動申請,在行政院諸多考量後終於放行,預計最快4月可啟動。 台電表示,這是因為今年冬天較冷,用電量大幅成長,所以才申請重啟。但最快4月才啟用,遠水根本救不了近火,顯然背後真正的原因還是在於大量的燃煤發電已經造成嚴重的空汙問題,政府不得不重啟核電來因應即將來臨的夏季用電高峰期。 從這個小小動作便不難嗅出政府在考量穩定供電的同時,面臨現階段綠電跟不上,火力發電弊端完全顯露無遺的非核窘境。 政府重押太陽能 屋頂型可望超標 地面型進度落後 以離岸風電為例,不只在台灣、在整個亞洲都是一項全新的挑戰,難度之高可想而知,但政府卻選了這一條看似最難的路。二五年再生能源占發電量比率要從目前的5%,一路提高到20%,姑且不論這個目標能否達成,未來風電屆時發電量要占再生能源的2成左右,對照目前全台只有兩架風機實績,而且所費不貲,毋怪外界會強烈質疑,政府到底做不做得到? 但龔明鑫說,「現在不是做得到做不到的問題,而是一定要做到的問題...。」他拿著經濟部規畫的時程表如數家珍的說著,包含太陽光電、風力發電、地熱能、生質能、水力和燃料電池的再生能源,裝置容量要由一六年的4708MW(百萬瓦),到二五年增加4.8倍,達到27423MW;發電量則由127億度提高3倍,達到515億度...;然而,政府把發展重點放在太陽能和風力發電上,實務上的難度卻很高。 在太陽能部分,政府設定二五年時,裝置容量達到20GW,其中地面型占17GW、屋頂型占3GW,發電量共250億度。截至一七年8月底為止,設置容量為1388.4MW,約可發電28億度,其中屋頂型約1318.7MW,可望在二○年提前達標,甚至超標;反觀地面型,因為日照和地形最適合的地點都已經設置完成,政府必須尋找潛力地點,至今僅完成69.7MW。 龔明鑫樂觀統計,地面型若要達標,估計需要土地面積2.55萬公頃,政府各部會配合國家政策,已盤點出自己管轄的土地,包括農委會的鹽業用地、地層下陷區等,甚至國防部閒置營區、財政部國產署國有土地,總共盤點出2.51萬公頃,幾乎達標。 但是面對來自中央的壓力,一些部門的心態卻是交差了事。例如地面型太陽能進展落後,於是農委會釋出廣大土地、能源局盤點有大筆土地的同意備案量(去年達到1GW以上),然而這些土地都只是各部會公文盤點出來的數據而已,在實務上卻有各種不一而足的難題;換句話說,雖然看起來數字漂亮,但不一定確實能執行。 例如,農委會釋出高鐵沿線和18區的地層下陷土地,面積總共2000多公頃,但根據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同業公會統計,到去年底為止,太陽光電設置在這些區域的執行率,只有3%左右。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同業公會理事長郭軒甫指出,許多農地是私有地,開發業者往往要和許多地主協調,整合不易、難以施作。有一位業者曾經看上一塊農地,深入了解後發現,因為一代傳一代,產權分屬數10人,而且家族成員之間感情不睦,雖然和每一個人都聯絡上了,最後還是因為談不攏,不得不放棄。 各部會邊做邊學 整合困難、饋線不均、無法可循… 再者,不少土地位處偏僻、且缺乏台電的饋線,業者若要自行投資蓋升壓站和台電對接,興建成本至少要1億元左右,裝置容量至少要達到25MW,換算成面積大約是25公頃的土地才符合經濟效益,否則不敷成本,偏偏整合又是艱難的任務。 台電坦言,大面積土地如果已經確定開發,並拿到設計許可,台電可以準備饋線;問題是很多盤點出來的土地,至今仍不確定是否開發,台電不可能事先預做。林子倫也指出,饋線的確有集中在熱鬧地區、「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現象,而這問題會延宕未來地面型太陽能的開發時程。 此外,因為太陽光電是新需求,並無法律可循,權責單位基於不同的考量時,也常形成推動時的阻礙。例如交大台南校區宿舍和附屬汽機車停車場要設太陽能光電,看來是可以增加校方收入,又能提高綠能發電量的簡單一件事,但卻因此事牽涉到教育部、台電、經濟部能源局、台南市政府等單位,經行政院出面協調後,能源局同意備案後才准予申設。若非有減碳辦公室居中協調,光是公文旅行就曠日費時,讓人望而生畏,難怪綠能推展不斷落後。 尤其,太陽光電找地還會造成環保和景觀問題。一七年3月,總統蔡英文特地到全台第一口光電埤塘視察,希望藉此鼓勵光電埤塘的設置。但是曾代表綠黨參選桃園市長(之後退選)的生態專家呂東杰指出,桃園上千口埤塘的蓄水量和石門水庫相當,足以列入世界遺產;埤塘不僅可讓當地氣溫降低2至3度,裡面有台灣原生種魚類、水生植物,候鳥來台灣過冬時,這裡也是重要棲地。還有外籍機長說,他最喜歡桃園機場,因為在晨昏降落,千口埤塘有如撒滿地的珍珠,一旦鋪上太陽能板,美景勢必改觀;也難怪桃園市長鄭文燦會在深入了解後,對這個方案轉為保留的態度。 幾經波折後,由行政院召開協調會,農委會並在1月發布6大管理原則,希望在不影響原埤塘既有功能、面積和水質的情況下,持續推動埤塘光電,桃園市才又重新發放使用許可。雖然已經用最速件處理,但一些簽約的廠商早因不耐久候而解約,如果要依時程推動此一方案,接下來必須加快腳步才能補上進度。 籌組離岸風電國家隊 缺乏融資經驗 國產能力待提升 台灣地狹人稠,陸域風電同樣遇到土地問題;相形之下,海域寬廣無窮無盡,台灣有中央山脈,福建有武夷山,使得台灣海峽形成風道,10個最佳風場中有9個在台灣,龔明鑫指出,台灣既然有好的風場、又有機械的基礎能量和海事工程能力,離岸風電產業化正是最佳的發展機會,未來運作成熟,還可以輸出,甚至打進國際風電供應鏈體系。 在風力發電方面,政府規畫風電裝置容量共4.2GW,其中陸域占1.2GW,離岸占3GW,發電量達到140億度。但假設一架離岸風機的裝置容量為5MW,需要600架風機,才能達到政府設定的目標,這對於才在起跑線上的台灣來說,挑戰性非常高。身為先驅者的上緯董事長蔡朝陽認為,關鍵是能否掌握核心技術。 為了達成離岸風電的目標,同時建立國內供應鏈,政府籌組了兩個國家隊,一隊是零組件國產化產業聯盟(Wind-Team),由中鋼領軍,成員包括大同、台達電、東元、華新麗華等零組件供應商,還邀請GE(奇異)、日立等四家國際風機廠商共同組成國際聯盟。另一隊是海事工程產業聯盟(Marine-Team),由台船廣邀台電、中華電信、金屬中心、中國驗船中心等相關的產、學、研單位籌組而成。 中鋼風電事業發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魏豊義指出,聯盟廠商的訪查和盤點作業已經完成,接下來要由金屬中心協助提升技術,以符合系統商的要求。風力機相關的零組件中,有供應陸域和離岸實績的廠商和項目,包括中鋼機械的塔架、恆耀的扣件、華城電機的變壓器、台達電的儲能系統和功率轉換系統、永冠能源的輪轂和機艙底座鑄件、東元電機的發電機、以及上緯、台塑台麗朗和紅葉的葉片和樹脂等。 台船則整合國內既有、購置或租用施工船舶組成船隊,副總經理林福堂指出,在基礎製造、海上施工、海上變電站方面,分別要和國外廠商合作,引進海工技術和管理經驗。 目標:全球風機系統供應鏈 重電非台灣專長 零組件技術門檻高 但工研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IEK)研究員康志堅觀察,台灣企業以輕薄短小的技術見長,而離岸風電產業其實屬於重電業,並非台灣擅長的領域,西門子、三菱重工等規模巨大的廠商才容易成為贏家。就像是汽車業,或許台灣有很多數一數二的零組件業者,但缺乏汽車製造商來整合這些技術。 達德能源董事長王雲怡也認為,台灣可以思考從不同的市場切入。例如荷蘭沒有風機廠商,但是它的船隊人員素質全歐洲最高、最有競爭力,因此把重點放在維運、安裝等海事工程上,從自己擅長的市場切入,也是一種選擇。 顯然,業界務實的見解,不啻潑了政府推動風電產業理想的冷水。 此外,台灣發展離岸發電的終極目標,是成為全球風機系統供應鏈的一環,但要打進供應鏈,要兼顧價格、交期、成本、品質穩定度等,還要經過第三方的專案驗證。以風力機系統的核心─風力機為例,全球前四大廠商合計占有率高達95%,這些廠商不一定願意輸出技術或授權生產;又如葉片、齒輪箱等零組件的技術門檻高,而且必須經過第三公正單位的測試驗證,國內廠商短時間內無法承製,導致商機「看得到卻吃不到」。 市場規模不足也可能造成產業升級的阻礙,例如葉片,每支葉片長達80米以上,不但有技術門檻,每家廠商的規格和模具不同,如果需求不夠多,業者因能力有限,恐怕投資意願低落,也會拖累政府發展進度。 對照政府對離岸風電採取「先示範、次潛力、後區塊」的三階段推動方式。示範業者為台電公司、永傳能源投資的福海風電、以及上緯投資的海洋風電,但目前只有海洋風電在一七年開始商轉的兩架風機,裝置容量為8MW,不但凸顯發展的困難度,同時也預示政府發展綠能的困局所在。 政府大動作喊進 企業躍躍欲試 金融業態度保守 發展離岸風電的第二個挑戰是專案融資。面對政府大動作喊進,金融業者都躍躍欲試,卻不敢第一個跨出腳步。 康志堅說,離岸風場在初期評估和之後的建設都需要投入大量資金,金額動輒上百億元,由於還款來源是售電收入,沒有擔保品;在歐洲,這樣的開發案通常由歐洲投資銀行、國營的開發銀行德國復興信貸銀行等政府出資的銀行,提供3、4成融資。但在慶富案後,公股行庫不敢貿然放款。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董事長朱竹元指出,台灣金融業向來被高度監理,態度保守,在經驗值是零、缺乏專才的情況下,自然不敢當領頭羊,風電業者想要拿到融資,更是難上加難。 外界看來困難重重,「但我們進度還超前咧。」龔明鑫樂觀地說,攤開一七到二五年的電力規畫表,表上明確記載著每一年燃煤、燃氣、燃油、核能和再生能源新增和除役的裝置和容量。他說,台中電廠燃氣機組有兩部機組會提前到二三和二四年完工。離岸風力20幾個風場的環評已經通過,遴選辦法1月公布,經過9個月的籌設期,就可以開始動作了。進度能提前,其實是所有單位都動起來的結果,龔明鑫也承認,「我們的確在和時間賽跑。」 鍾炳利指出,隨著政府的步調,現在台電的3個主軸是非核家園、穩定供電和改善空汙,台電已做好規畫。身兼台電常務董事的中央大學電機系講座教授林法正指出,為達到再生能源占比2成,台電將利用自動需量反應(電力短缺時立即卸掉用電大戶的負載),以及液態天然氣複循環機組來因應,既可穩定供電又不造成空汙,也可以減少購置昂貴的儲能設備。 但就算國營事業準備好了、政府各單位經過磨合終於拋開本位主義,也難保不會遇到民眾抗爭、地主大漲租金等各種變數。二五年要如實、如質地達標、並創經濟效益,政府還需要快馬加鞭,披荊斬棘。面向再生能源20%的目標,看來困難重重,套句業者的話,真的只能說:「天佑台灣了」!

三大障礙卡關 屋頂種電目標不樂觀

三大障礙卡關 屋頂種電目標不樂觀

位於彰化縣埤頭鄉一位50多歲的蛋雞舍主人看到附近的養雞戶,相繼出租給太陽能廠商,也興起搭建太陽能板的念頭。這間700多坪的木造雞舍,建造達50年之久,結構水泥柱已經龜裂、水泥剝離、屋頂嚴重生鏽,如果要在屋頂上架太陽光電設施,必須經過工程師和結構技術的計算和評估,才能決定如何補強屋頂和內部結構。 負責這個案場的永鑫能源公司董事長湯孟翰形容,包括前期的溝通和評估、加上申請程序和補強作業、到最後的施工,總共花了10多月,將原本可能抗不了颱風的老舊雞舍,石綿瓦屋頂換成鐵皮,結構也更堅固,還能得到出租屋頂的收入,金額約是電費收入的5到7%。 一個案子花10個月後能有結果,這還算是運氣好的,因為有時修繕老舊建物、或必須因應先天不良的土地等因素,會不敷成本,讓業者決定放棄。 障礙1釋出地點條件不優 地層下陷區、魚塭... 建置成本高 政府積極推動地面型太陽能發電,包括鹽業用地、嚴重地層下陷區、水域空間(水庫、滯洪池、埤塘、魚塭)、掩埋場等各種類型,各部會努力盤點出未妥善使用的區域;但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同業公會理事長郭軒甫認為,太陽能裝置至少要使用20年,在這些自然環境不佳的地點設置,會造成成本偏高。 例如在地層下陷區或沿海容易淹水的地區,必須利用歷史資料估算地樁要打到地下多深?柱子要在上面架多高?而且要使用防蝕、防鏽的特殊材質因應潮溼的環境,都會墊高價格。 障礙2申請流程冗長 主管機關審查耗時 影響發展進度 不僅如此,申請流程冗長,也會影響業者發展太陽能的進度。以地層下陷區為例,開發業者要向農業主管機關申請設置光電設施的許可,如果在500瓩(KW)以下,農委會要現場會勘,500瓩以上則涉及地方政府的水利、交通、航管等許多單位,通常至少要耗時6到10個月。湯孟翰建議,明確訂出審查所需時間,業者才容易擬訂未來的計畫。 還有一個變數,則來自當地居民。雲林綠能專區2017年10月曾遇到村民抗爭,他們對電箱和太陽能板有安全疑慮,而且覺得有壓迫感。也有業者無奈地說,雖然和地主簽了約,開始施工之後,卻遇到鄰居來抗議而不得不停工,他們的理由只是「看了不舒服」,讓業者求償無門。 此外,隨太陽能產業發展愈來愈成熟,安全的要求也逐漸升高。目前全台約有1000家大大小小的太陽能系統廠商,難免良莠不齊,例如在發電效率不好的位置也設置太陽能板,藉此抬高價格;或是因為偷工減料,讓太陽能面板易掉落,都讓民眾對設置太陽光電系統卻步。 健行科技大學綠色能源中心主任呂文隆指出,政府一六年推出太陽光電設置乙級技術士證照,可望對太陽光電案場的設置、維運和安全檢查、系統等方面把關;只是相對於全台10000多個案場,目前只發出300多張證照,仍緩不濟急。 障礙3當地居民抗爭 廠商良莠不齊、安全疑慮 民眾卻步 即使如此,在政府推動下,太陽能發電仍陸續走入民間。走進台中大肚區船頭街,可以看到典型台灣現代農村的景象:廣大的稻田間,零星有一些住家,留守家裡的是老阿嬤、小女孩和狗。乍看之下,這裡的生產力似乎只有農作物,不過只要太陽升起,民宅主人就有收入進帳,因為屋頂上架設了太陽能光電系統。 政府一二年就開始推動陽光屋頂百萬座計畫,陽光較少的北部地區、或整合不易的公寓大樓,通常與太陽能無緣;但中南部日照充足、透天厝多,民眾裝設意願較高。 鼎雄新能源公司總經理吳冬全指出,一般來說,設置面積大致要超過20到25坪,一小時可以發10度電,才有經濟效益。以船頭街一棟屋頂裝設太陽能板的案場為例,可設置面積約75坪,裝設容量約33瓩,而太陽能平均每天發電3.5小時,這一戶每天平均發電115度電,一年發電約4.2萬度。一七年躉購費率是5.2元,一年收入保守估計約22萬元。裝設成本約200萬元,因此估計9年內回收。 由於設置成本不低,多數屋主不會自建,而是把屋頂出租給業者,收取電費收入;至於金額,則由屋主和業者協調比率,假設為8%,屋主一年可拿到1.6萬元左右。金額看起來不多,不過這是一筆淨收入,因為系統所有的建置、維運等,都由系統業者負責。 面積超過20坪才划算 隔熱防水省電費 還多一筆賣電收入 讓屋主動心的是,有了太陽光電設施後,頂樓的溫度可以降低大約3度,可以節省冷氣的電費;另外屋頂地面不會直接受到日曬雨淋,防水效果較好。 未來太陽能發出的電可以全數賣給台電,也可以選擇用剩的電再賣給台電。但目前電費低廉,用1度電大約只要2.5元,比賣給台電少了將近3元,以至於成本回收時間會拉長到20年,因此現在少有人會自己發電自己用。不過躉購費率以簽約時的費率為準,維持20年不變,20年後業者會把設備送給屋主,屆時這些設備的發電效率仍有約8成;不少人預測未來電費會上漲,因此現在先建置未來可自發自用的電力設備。 未來若能進一步簡化申請流程、釋出更合適的地點、並解除民眾對太陽能發電安全方面的疑慮,將有助於政府提前達到25年太陽光電設置20GW(10億瓦)的目標。

上緯燒40億 譜寫一部風電辛酸史

上緯燒40億 譜寫一部風電辛酸史

走進上緯國際投資控股公司台北辦公室,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具風車,以及潔淨能源發電面板上不斷變動的數字:即時發電量7950KW(瓩),累積發電量22.500萬度(GWh),二氧化碳減排量約等於35座大安森林公園1年的吸收量。 面板上顯示的,是上緯在苗栗竹南外海兩座離岸風機即時的發電資訊。上緯旗下的海洋風電公司,2013年取得政府風電離岸系統示範獎勵的資格,在幾番波折延宕後,終於在一六年10月成功完成兩座示範風機吊裝,裝置容量為8MW(百萬瓦),一七年拿下台灣首張離岸風電執照。 為了找有認證的吊索 施工團隊等1個月 每天蒸發上千萬 一七年間,包括丹麥國有的丹能風力(現為沃旭能源)更和麥格理資本共同入股海洋風電。麥格理資本指出,從這兩座風機可看出上緯在風場的開發、製造和經營管理能力,也證實台灣本土企業發展離岸風力發電,已達國際標竿。 現在看來風光,但上緯一路走來卻非常辛苦。在建置風機的過程中,受限於天候狀況,離岸風場每年只有4到10月可以施工,過程中只要有任何一個小零件故障,就可能造成工程停擺數日、甚至數月;上緯曾經為了找一個有認證許可的吊索,工程船和整個施工團隊足足等了1個多月,期間每天的支出是1200萬元,上緯董事長蔡朝陽苦笑著說,「那時燒錢的速度不只是失血,簡直像是用水管在放血。」 當年上緯從生產高性能樹脂做起,因為看到風機葉片的商機,一腳踏入風電領域;但蔡朝陽卻沒想到,這條沒人走過的路,不論在法規、硬體等各方面都付之闕如,連社會輿論都不支持,這讓蔡朝陽吃足了苦頭,還繳出了天價的學費,原先估計建造成本是20多億元,最後竟然花了40億元的代價,整整多了一倍的費用。 光是顧問費估達3億 品質到位還不夠 國際認證才是關鍵 在堅持國產化的條件下,上緯確實付出較大的學習成本;例如,過去台灣從未發展過離岸風電,上緯請教國外有相關經驗的律師、會計師、第三方驗證、海事工程認證等專家,因為希望對方也要同時指導台灣其他廠商,因此收費比一般諮詢更貴,光是這些顧問費用估計就達3億元。但上緯帶著一起參與興建離岸風電,例如中興、光宇、世曦等工程顧問公司,以及台船、穩晉港灣、華城電機等,現在多變得灸手可熱,同時也為上緯未來的離岸風電業務,建立起無可取代的協力團隊。以光宇工程顧問公司為例,副總經理劉家昆指出,該公司○一年就開始從事陸域風場開發的環評工作,一一年更隨著上緯共同投入離岸風場開發的環評,也因此從歐洲學到專業知識和技術,而且可以利用這兩支風機實地演練,並應用在之後的環評計畫上。 而上緯經過這番試煉後,其主要產品─高性能樹脂,從○七年至今,已供應全球超過1萬座風機的葉片樹脂,成為供應鏈的一環;另一方面,又是有成功經驗的風力開發商,因此最懂得開發商和材料供應商兩方面不同的需求,能扮好居中溝通協調的角色,也為上緯帶來更多新商機。 儘管過去幾年因為大小挫折不斷過著「揪心」的日子,蔡朝陽一開始就笑著說:「今天不講辛酸,那是過去式了。」他真心希望上緯完成的台灣唯二的兩支離岸風機,在獲得國外廠商挹資的肯定後,可以為離岸風機的國產化奠定良好的基礎;他也對於明年再完成120MW信心滿滿,更希望和這些協力廠商分享一路走來的經驗,讓40億元的這堂課發揮最大價值。

丹麥大廠搶商機  融資、人才最傷神

丹麥大廠搶商機  融資、人才最傷神

2月2日,台北寒舍艾美酒店室宿廳人氣沸騰,因為丹麥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主辦的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專案融資研討會,吸引了來自35家金融業者和智庫的150人,比原先的預估多出1倍,顯示大家對這個議題的關心程度。 挾豐富經驗 進軍台灣試水溫 拚在地化 融資難度不小 曾參與德國、英國等地開發離岸風電的CIP台灣區執行長侯奕愷(Jesper Holst),已有近15年的經驗,參與的開發量多達3GW(10億瓦),他知道各國政府興建公共工程時最在意的一點,就是「在地化」,融資即是其中一環。但是,台灣不論官股或私人銀行,都不熟悉無擔保的專案融資;尤其,在國防部慶富案發生後,金融業對於重大投資的放款,心態上更是趨於保守,都可能造成未來融資上的困難。 CIP指出,發展離岸風電希望自有資金占3成、銀行融資7成,而且絕大部分來自計畫所在地。例如在英國用的是英國的銀行,在台灣也不例外。為了解決問題,CIP除了舉辦研討會邀請相關人士來了解國外經驗之外,去年9月還取得丹麥政府的國家出口信貸(EKF),等於丹麥政府掛保證,萬一計畫有問題,可以向丹麥政府索賠,使計畫所在地的風險降到最低。侯奕愷指出,這幾個月來已和超過20家銀行密切接觸,最後應該會從中選擇6到12家合作。 除了融資,人才也是一個問題。由於台灣目前缺乏離岸風電的專業人才,CIP即和位於彰化的建國科技大學合作,實施「離岸風電維護運轉學徒制」,培育藍領人才。 CIP台灣區總監許乃文解釋,這是一個36個月的規畫,前18個月在學校授課,讓大二和大三的學生學習流體力學等風電相關課程後,前10名的學生會送到丹麥實習,而且給全薪。18個月後,考到證照,就可在有經驗的維運人員監督和輔導下,上機操作。即使沒考上證照,由於已具備基本知識,也可以報考中鋼、台船等發展離岸風電的企業。 建國科技大學校長陳繁興指出,這個計畫預定107學年度開始,目前正在培訓種子教師、規畫學程細節等。此外,在CIP的建議下,實習對象還會優先考慮附近漁民的子女,讓他們留在家鄉工作,還能藉此鼓勵漁村轉型。 缺專業人才 前進校園海選 居民抗爭不斷 靠主動溝通化解 CIP還要培育白領人才,預定3月起在全台校園海選前10名的學生到辦公室實習兩年。侯奕愷說,根據丹麥經驗,風場兩年的施工時間內,在碼頭或施工處的人力需求會超過1000人;到維運階段,一個風場則需要約40位技術人員,而且為期20到25年。 最後,面對居民抗爭經常會拖累開發進度,侯奕愷在英國也遇到過同樣的狀況,他認為最好的解決方式是採取開放的態度,主動溝通,而不是和他們保持距離,甚至找有公信力的第三方調查對環境的影響。 目前CIP參與彰化二座風場,包括彰芳和西島,每座總投資額約600億到700億元;另外還要和中鋼及日本三菱DGA公司合作,共同成立中能風電公司開發風場。這些開發案已通過環保署初審,將參加4月的遴選。 侯奕愷指出,台灣明確訂出綠能長遠發展目標,2025年要非核、同年離岸風電裝置容量要達到3GW,在亞洲、甚至全世界都相當罕見;此外,台灣有絕佳的風場,離岸風電又適合地狹人稠的地方。由丹麥退休基金等機構投資人組成的CIP,在歐洲市場飽和的情況下,放眼海外,而台灣即成為首選。 因此,許多國際企業紛紛把總部設在中國或星馬之際,去年10月CIP則在台灣成立辦公室,把台灣當作進軍亞洲的基地,從台北飛往澳洲、首爾、東京,開發當地的離岸風電;將國外成功的開發經驗應用在台灣,並且從很早的階段就注重實質的本土化,CIP希望創造雙贏的模式,讓台灣經驗將來也能複製到亞洲其他國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