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潛伏竹科的紅色狼群

過去三年,中國在台灣大舉布建商業間諜網,完全針對半導體產業關鍵技術下手, 還重金引誘高階工程師帶槍投靠,從台積電到聯發科,都在威脅籠罩下。 本刊調查,四年前,中國商業間諜就在位於林口的星巴克, 只花了區區400萬元台幣,就偷走台灣砷化鎵大廠價值75億元的技術, 過程曲折離奇,還演變成一齣牽動台、美、中科技敏感神經的間諜大戰…。

1杯咖啡 偷走億元砷化鎵關鍵技術

1杯咖啡 偷走億元砷化鎵關鍵技術

農曆年前的2月3日,1則少有人關注的新聞刊登在報紙上,標題寫著:「涉嫌出口軍事晶片到中國,台裔教授被拒保釋」,但熟悉內情的科技界人士都知道,這是一起橫跨美、中 、台三地半導體產業間諜案的關鍵轉折。 1家星巴克成技術突破口 林口的咖啡廳變交易大本營 事件主角是位於成都的嘉石科技(後更名為海威華芯),過去8年,他們在美國矽谷和台灣桃園布下了綿密的產業間諜網,不但造成台灣砷化鎵產業投資價值達75億元以上的研發成果,被嘉石科技輕易取得,還有可能讓中國取得生產先進軍用雷達關鍵元件的技術能力,改寫中美2國之間的遊戲規則。更令人驚訝的是,中國突破美國設下的技術障礙,突破口之一,竟是位在新北市林口復興北路上的1家小小的星巴克咖啡門市。 故事從2011年開始談起。這1年,美國開始調查,中國中興通訊息把美國禁止出售的通信設備賣給伊朗電信,根據美國司法部調查,為了繞過美國禁運的禁令,中興還特別組成1支13個人的小組美化財報,所有和伊朗案有關的電子郵件,每天都會自動被系統刪除。 中興為何如此戒慎恐懼?因為,中興雖然能賣電信系統,但其中和通信相關的晶片,卻全都由美國公司提供,通信晶片用的多半是化合物半導體,例如,一種稱為砷化鎵的技術,少了這種半導體技術,即使像中興這樣的中國國家隊企業,都做不出電信設備。 一○年,一家叫嘉石科技(後改名為海威華芯)的公司在成都成立。嘉石原本只是1家5億元人民幣資本額的小公司,在砷化鎵技術也遲遲沒有突破,但這家公司和中國官方關係深厚,嘉石總經理高能武,是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簡稱中電科)第二十九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員,百度百科的資料寫明,中電科是直屬國務院的大型國企,「是軍工企業的國家隊」,從雷達方陣、衛星技術,甚至太空通訊用的電子系統都由二十九所負責開發。 台灣重量級專家在美被捕 石宇琦把MMIC技術賣給中國 本刊取得美國司法部引用FBI幹員的調查報告指出,從一一年開始,嘉石科技找到了1個來自台灣的重量級專家石宇琦(Yi-Chi Shih)出任總裁(President)。石宇琦的經歷顯赫,他和美國軍方關係密切,根據本刊取得的訴狀,石宇琦曾在一九八二到八四年間擔任美國海軍研究生院(Naval Postgraduate School)電機系副教授。接著,他到美國大型軍火公司,負責單片氮化鉀微波集成電路晶片(MMIC)設計與開發。石宇琦確實是這方面的技術高手,因為九七年,他成立了1家MMCOMM公司,開發先進的點對點通訊技術和雷達技術。○七年,他再把這家公司賣給美國大型軍火商。從美國訴狀的內容可以看出,石宇琦20多年的職業生涯,大部分在和美國軍火工業打交道。 沒想到,一八年1月19日,石宇琦卻在美國被捕,罪名是涉嫌向中國出口受管制的敏感技術與晶片及跨國洗錢,最高可判25年重罪,關鍵就在於他把他最擅長的MMIC晶片賣到中國。 一○年時,嘉石科技和成都雷電微力合作開發晶片,根據美國司法部訴狀指出,這2家公司和西安兵器工業集團第二○六研究所合作,開發雷達用的晶片架構,2家公司再成立1家叫成都嘉納海威公司,負責生產石宇琦最擅長的MMIC晶片。成都雷電微力的總經理則叫陳亞平(Chen Yaping 音譯)。 一○年,一筆1百萬美元的巨款從Chinatrust(中國信託)銀行匯進石宇琦任總經理的Pullman Lane公司,陳亞平的名字反覆在匯款名單中出現,特別的是,石宇琦一輩子在做晶片,他成立並且親自經營的公司,登記的營業項目卻是「影片拍攝」,計畫進軍娛樂業。從訴狀中石宇琦往來的信件內容可以看出,他正打算透過在新加坡和北京的創投公司,和嘉石合作,再做一筆大生意。從一○年之後,他在美國、加拿大、香港布建了複雜的金流和人脈網,反覆刺探美國最尖端的半導體技術。 台廠技術早就被中資鎖定 一家成都公司不擇手段竊取營業祕密 最關鍵的一天,是一三年12月26日;這一天,石宇琦透過他能控制的影子公司,從美國最尖端的晶片公司,買下了一批MMIC晶片;同一天,他花10幾萬美元製作完成的晶圓片,寄到加州的人頭手上,要買到這批晶片,必需不斷簽下保證不出口美國的同意書,但一收到晶片,他就透過電子郵件下令,用最快的速度,以FedEx(聯邦快遞)寄到香港另一個人頭手上,報關項目只簡單填上「玻璃樣品」並虛報商品價值只有1百美元,信件寄到當天,香港的人頭就收到通知,會有人從北京將這批晶片帶走。透過石宇琦建立的網絡,嘉石科技開始建立起氮化鎵等尖端化合物半導體的製造能力。 設計是一回事,要能量產尖端的化合物半導體,仍然十分挑戰。一五年,中國最大的飛機維修公司海特高新增資嘉石科技5億1千萬人民幣,準備量產化合物半導體晶圓,嘉石總經理高能武於是把目標指向台灣,希望補齊這塊技術缺憾的最後一片拼圖。 第一個關鍵人物,是台灣人楊光宇,他原本是台灣聯穎光電的研發經理,根據《自由時報》報導,楊光宇在一三年從聯穎離職後曾到嘉石工作。一五年,高能武改聘楊光宇為顧問,並把他派回台灣,檢方認為,任務就是在台灣竊取量產砷化鎵的關鍵技術。 做砷化鎵晶圓並不容易,砷化鎵最頂尖的製程,就是六吋的砷化鎵晶圓,當時中國沒有任何一間公司能生產,就連台灣大廠穩懋都是咬牙苦撐,投資多年之後,才在○七年發展出量產技術,讓公司轉虧為盈,並因而拿下全球頂尖半導體公司Avago(安華高,後併購博通)的生產代工訂單。 高能武並不放心讓楊光宇一個人回台灣,他另外找了另一個台灣人,薩摩亞公司華泓科技合夥人龍嘉弘負責管錢,楊光宇則負責找懂砷化鎵技術的工程師,再把對方變成商業間諜,一張滲透台灣科技業的網就此展開,2人都涉嫌觸犯營業祕密法。 高能武給楊光宇1個月8萬元人民幣(約合新台幣40萬元)的顧問費,加上初期10萬元人民幣(約合新台幣50萬元)的簽約金,讓楊光宇重回台灣,但楊光宇不能直接碰到錢,高能武把錢匯到華泓在香港的戶頭,再由龍嘉弘轉交,不管是給楊光宇的錢,還是分給其他求職工程師的錢,龍嘉弘都能分到5到20%不等的佣金。 在台灣偷技術,他們先從求職網站開始,尋找有意離職的工程師,因為人員異動的時候,最可能帶走關鍵技術。 1張對台科技滲透網 從人力網站開發對象到收買工程師 他們才在台灣展開工作1個月後,就有重大突破。龍嘉弘透過求職網站,找到穩懋內部的工程師白勝傑,龍嘉弘以獵人頭公司的名義和白勝傑聯絡,雙方約在林口復興北路的星巴克,展開第一次面談。穩懋董事長陳進財做夢也沒想到,這個離穩懋車程不到10分鐘的咖啡店,在一五年8月後的4個月內,竟然變成商業間諜交易穩懋核心技術的祕密交易地點。 一五年8月7日晚上7點,龍嘉弘確認白勝傑了解相關技術後,再約他在林口星巴克和楊光宇見面,2人合演一場戲給白勝傑看,楊光宇告訴白勝傑,有金主要在台灣投資一座半導體新廠,有意挖角他,再拿出一份建廠合約要白勝傑簽下,簽約之後,楊光宇馬上拿出台幣7萬元給白勝傑當作8月分的薪資。 當天,楊光宇就傳送了1份技術文件給白勝傑,這份文件像是1份填空題,全是嘉石科技在生產半導體時無法解決的關鍵;例如,薄膜製程的流程,每一道工法的參數,要白勝傑一一填上。白勝傑利用工作時記錄技術關鍵,在9月1日,把穩懋內部3種製程的參數細節,全數寄給回楊光宇。 9月2日,楊光宇再約白勝傑在星巴克見面,他當面把當月的7萬元薪資交給白勝傑,再要求他把4種更困難、更機密的薄膜製程參數偷給他。這一次,白勝傑已經不能只靠動筆抄抄,就把技術帶走,他得突破系統防線,違規列印3種關鍵製程的技術資料,再帶到星巴克交給楊光宇,他也涉嫌侵害穩懋營業祕密。 這時候,白勝傑已經知道楊光宇真正的目的不是在台灣建廠,而是為中國蒐集技術情報,他開始與楊光宇討論去中國面試,楊光宇更順水推舟,要求他從穩懋偷偷列印更多機密資料。9月26日,楊光宇更帶著白勝傑到成都和高能武面試,當面展示所有的技術細節。11月,高能武原本要發40萬元人民幣簽約金給白勝傑,讓他到成都上班,但就在發放前,檢調發動搜索,白勝傑在登機飛往成都前被捕。 楊光宇不只找現職的穩懋工程師,就連離職的工程師也能套出機密。他透過人脈,找到曾在穩懋工作的張健智,意外發現,張健智還保留在穩懋工作時的關鍵技術資訊,楊光宇再次拿出表格,要求張健智把嘉石需要的技術資訊一一提供,包括黃光製程中的光阻型號,使用機台型號,加工的溫度、時間長短,甚至是去除光阻的步驟,都一一透露給楊光宇。9月底,張健智也跟著楊光宇到成都面試,當面回答高能武的所有技術問題,他也因此涉嫌。 1個上市公司的大案 穩懋部分關鍵技術竟遭對岸突破 檢調偵查這起案子時候更發現,楊光宇當初離開聯穎光電研發經理位置時,更直接入侵公司系統,偷走大量資料。他會趁公司開會報告時,把報告用的電腦硬碟換成自己的私人硬碟,等不知情的相關主管存入檔案,報告完後,他再把私人硬碟換回原來公司用的硬碟,神不知鬼不覺地偷走原本他並不知情的技術。 楊光宇他自己月領40萬元台幣的顧問費,但一開始給台灣工程師的價碼,只有每個月6萬到8萬元台幣的行情,他和工程師談薪資時也很有技巧,他會先告訴對方,「第1年月薪7萬元,第2年10萬元,正式建廠之後,每個月月薪20萬元」,用不存在的高薪吸引對方上鉤。 從7月開始,楊光宇人坐在林口的星巴克,不斷約談工程師,一談成,就馬上發大筆現金,接著要對方掏出技術資料作為交換,在人來人往的林口星巴克,一件件半導體技術開始流向1千8百公里外的四川成都。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多年無法量產頂尖砷化鎵產品的嘉石科技,第2年卻有了大突破。 一六年1月,美國宣布對中國中興提出制裁,不再把關鍵晶片賣給中國,一度使中興通訊裁員3千人。沒想到一六年4月8日,嘉石科技改名後的「海威華芯」,就高調發布新聞稿,稱「突破國外封鎖!海威華芯宣布六吋砷化鎵晶片生產線已打通」。這則新聞稿中更指出,「海威華芯是海特高新和中電科二十九所共同投資組建」,並宣稱「海威華芯這條生產線代表中國具備了大規模生產商用砷化鎵晶片的能力,突破國外對中國高端射頻晶片的封鎖。」 在一五年穩懋的砷化鎵晶圓核心技術流向成都後,海威華芯一夕之間就具備了生產○.二五微米砷化鎵晶片的能力,不但因而具備和美國頂尖公司並駕齊驅的能力,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條生產線因此具備生產更高階氮化鎵晶片的能力,這款技術可用於飛彈、雷達等軍用設備上。 這宗商業間諜案裡,最大的輸家是參與其中的美、台工程師,其中許多人只領到台幣二、三十萬元的報酬,就當起大陸公司的商業間諜,最後恐遭逮捕入獄。他們完全不知道,美、台雙方早已加強抓產業間諜的執法能力,一旦案子爆發,洩露技術的工程師起碼要面臨10年徒刑。 一個高調的宣示 砷化鎵晶片生產線在中國打通 像是在美國的石宇琦,聯邦調查局從一一年開始就已經盯上他,一直等了7年才出手。在這個案子中,石宇琦所有的電子郵件、相關金流、甚至是微信上的對話,都被當成呈堂證供,他恐面臨25年的重刑。 穩懋案和石宇琦案只是近年高科技商業間諜案的冰山一角,當中國需要更為高階、重要的半導體技術時,會祭出更高的利益,更狠的手法,在全世界獵捕技術。從美國到台灣,中國狼群都是利用人性,祭出高位和高薪,把技術專家變成內鬼,這場無聲的戰爭裡,恐怕還會有更多位居關鍵技術的工程師們,在完全沒有防備的狀態下,成為群聚竹科園區外的紅色狼群,伺機獵捕的獵物...。

激增的科技間諜案  都和中資有關

激增的科技間諜案  都和中資有關

現在,台灣半導體的大本營─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內外,正上演1場抓間諜的攻防戰。 2017年以前,半導體產業1年只有1件涉及營業祕密被偷的重大案件。但光一七年,1年就暴增為6件。2月12日,南亞科再爆出2名離職員工涉嫌竊取DRAM製造技術的案子,遭檢方搜索。 半導體業成主戰場 營業祕密案件反映中方企圖心 這些案件裡,差點被偷的技術,都是撐起台灣半導體產業10兆市值的重要基石,從二八奈米晶圓代工製造技術、最尖端的手機晶片程式碼、化合物半導體的製程、記憶體製造技術,甚至包括半導體設備設計圖,涵蓋從最上游的設備、IC設計到半導體製造。在中國,這些技術可以變成網通大廠外銷電信設備的關鍵零組件,甚至是生產飛彈、雷達的尖端技術。 新竹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暨發言人林鳳師接受本刊採訪時說,「中國大陸想急起直追,透過挖角,涉及中國公司的案件確實是不少。」本刊也採訪相關檢調人員,他們說,以前多半與光電有關,但中國面板業崛起後,這幾年,半導體商業間諜案開始激增。 什麼是營業祕密?簡單的說,因為申請專利必須公開技術內容,營業祕密就是不適合申請專利,但對公司有重要價值的資訊,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可口可樂的配方,一旦洩露,就會毀掉可口可樂整家公司的商業價值。 台積電法務長方淑華認為,台灣產業界光談專利不夠,應該更重視如何保護營業祕密, 「我們的研發成果真正去申請專利的不到10%,超過90%的其實是用營業祕密保護。因為你去申請專利必須要disclose(公開)內容。」她說,「你就知道營業祕密保護有多重要!」 中國公司最常用的手法,是開出高薪、高位找內鬼,吸引台灣工程師偷出公司內部的關鍵資訊。 像紫光集團在2016年大舉挖角前華亞科工程師前,就是先挖走前華亞科退休副總施能煌;接著,紫光集團就鎖定華亞科課長以上主管挖角。 找內鬼、開高薪 掌握台灣公司人事與薪資資訊 調查中,我們發現,紫光集團在台灣不靠任何獵人頭公司,也沒有辦公室,但幾乎所有離職的華亞科主管,「都知道要打哪個電話」,紫光集團的代表告訴求職者,「華亞科的離職主管,都知道要挖誰,工程師們也知道想跳槽該向誰報名」。 他們用電子郵件和微信建立起一條祕密聯絡管道,有必要時,就在咖啡店面試,高階主管則直接到中國面試。 布局的第一步,是掌握人事資料,以紫光為例,本刊調查發現,他們對華亞科的薪資結構一清二楚,華亞科併入美光時,薪資結構由舊制調整為新制,消息剛公布,紫光就已經掌握薪資調整的狀況和幅度,紫光代表直接告訴求職者,「最近美光大動作的調薪應該是按照舊的去調,是15個月變成14個月」,甚至還提醒對方,「華亞科將來比較沒有機會有員工認股權」。 對公司內部狀況高度掌握,挖角過程中,也有可能有員工「帶槍投靠」,就任新職時,帶著前東家的營業祕密當「伴手禮」。去年9月,華亞科就爆發洩露營業祕密案件,5名經理因此被捕。 台積電內部也早已層層防範,不只反覆向員工宣達保密概念,談到洩露營業祕密時,還會告訴員工○四年竹科發生過的一個真實案例。1位竹科公司的設計工程師為了炫耀,把他負責測試的三星S4原型機拍照放上網,結果讓三星抽單,公司營收短少1億2千萬元,還賠上公司信用,公司因此向工程師求償4億元。這名工程師洩密後找不到工作,一度當果菜搬運工還債...。 科技廠員工帶槍投靠中資 營業祕密一舉讓對手掌握 但,這只是心理建設,台積電對營業祕密防範極為細密,清楚盤點公司裡的訊息重要性,像最關鍵的營業祕密,是由執行長親自決定誰能瀏覽相關資訊,沒列在名單裡的人,即使是使用者不小心把關鍵機密寄出,電子郵件都會自動被擋下。即使重要性一般的技術,也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1份文件被瀏覽,電腦和印表機會記得誰看了哪些資訊、印了哪些資訊,系統也都全留下記錄。 去年5月,台積電就發現有員工頻繁調閱關鍵技術資訊,檢調單位在員工家中也發現相關文件,在該名員工跳槽到其他公司前就將其送上法庭。 其實,「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中國大陸挖角台灣工程師的金額,絕對讓人心動不已,讓人難以抵擋誘惑。試想,如果有人用4億元台幣年薪挖你,你能抵抗誘惑嗎?像在1月初,比特幣狂飆之際,中國的比特大陸就在竹科外設立辦公室,工程師圈內瘋傳,比特大陸開出1億人民幣年薪,要在台灣找AI晶片開發的負責人......。 更誇張的是,現在開始出現中國公司挖台灣員工「帶槍投靠」帶走營業祕密後,還把台灣員工指派到中國公司在台分公司上班。像聯詠去年爆發洩密案,檢方發現,聯詠2名主管,涉嫌前年帶著公司機密跳槽到中資成立的竑遨科技擔任總經理和技術總監,他們的新辦公室就在新竹的台元科技園區,距離聯詠在竹科的辦公室開車只要幾分鐘時間。 去年聯詠員工分紅縮水,20幾名員工就在主管招手下,跳到竑遨科技工作,檢方懷疑員工帶走聯詠的營業祕密,對2人限制出境,並將4個人交保候傳。 這個故事裡,被犧牲的全是台灣工程師,像穩懋案中,嘉石科技給楊光宇每個月40萬元台幣的高薪,楊光宇再回台找人時,先為對方畫1個美麗的遠景,「第一年,月薪7萬元,第二年,月薪10萬元,第三年月薪20萬元」,要對方把重要技術文件交給他。 台灣工程師遭犧牲 為了數10萬斷送事業後半場 這些工程師不知道的是,《營業祕密法》已經在一三年修法,以前「偷營業祕密的罪,比偷1輛汽車還輕」,但修法之後,實際下手帶走機密的人要負最大責任,不只負責民事賠償,最重還有10年的刑責。在穩懋案裡,將技術文件交給楊光宇的工程師,只領了不到半年的薪水,約21萬元的收入,未來恐將面臨高達10年的刑期,也恐怕難在台灣科技圈找到工作。 台灣半導體產業在全球位居領先地位,但在中國全力搶攻半導體的政策下,來自對岸的商業間諜正在大舉入侵台灣,他們不管是高薪挖角、挖技術,甚至把台灣員工變成商業間諜等手法都愈來愈激烈。如果你是位居關鍵技術的工程師,你就要提高警戒,慎防天外飛來的橫財與豔福,因為「匪諜就在你身邊!」

神祕台元科技園區 中資潛伏大本營?

神祕台元科技園區 中資潛伏大本營?

中資企業在台最大的半導體聚落,就在離新竹科學園區20分鐘車程的竹北台元科技園區,要了解中資科技業在台灣的狀況,最快的方法就是來台元走一趟。 這裡有14家中國企業,其中12家為IC設計公司,且當中的6家是2016、17年才進駐。要進入竹科,必須通過管理局的核准,相較之下,台元成了海納百川,能讓各路人馬自由發揮的「竹科後花園」。 進駐企業未全面公開 超過百家公司沒有登錄台元官網 實地走訪台元科技園區可以發現,每棟大樓門口看不到所有公司的名字登錄,取而代之的是一部可查詢各棟廠商名單的電腦。到這裡你才會發現,台元官網上只列出了147家公司,「在某些進駐廠商的特殊要求下」,還有超過100家的公司沒有登錄在台元科技園區官方網站,只能從園區內每1棟1樓大廳的電腦上才能查詢得到。 更神祕的是,一些中資公司就算在電腦系統裡也查不到,只有走到辦公室門口,才可能看到有公司名字的招牌。像前身為南通富士通微電子的富通微電,也隱身在台元科技園區內,但在台灣並未有公司登記,且在園區內各棟大樓1樓的查詢系統上也未登記完整公司名稱,直至記者搭乘電梯前往所在樓層,抵達公司大門口才看到醒目的富通微電LOGO(商標)出現在眼前。 為什麼會這樣?台元科技園區管理中心的回應是,台元科技園區會在各公司進駐園區前調查,是否有公開的意願,因此官方網站上非全園區完整名單;而各棟大樓1樓的查詢系統僅為公司名稱及門牌,才有較完整的公司名單。而富通微電的狀況,則是該公司向第三方轉承租園區辦公室,所以園區無法找到富通微電這家客戶的資料與登記。 中資企業不得設研發中心 中國工程師所為何來? 根據經濟部的政策,中資企業雖然可以在台灣設公司,但卻不能在台灣設立研發中心。但是,只要問問在台元排班的計程車司機就知道,台元科技園區經常都有中國工程師加班至深夜10點,然後再搭計程車回飯店休息。計程車司機告訴本刊記者:「聽他們的口音就知道是大陸來的啊!比較常載到的大陸工程師都是入住(新竹)老爺酒店、喜來登、國賓等這種五星級的飯店。」 《財訊》雙週刊採訪團隊採訪相關檢調單位,他們無奈地表示,對於中國企業在台設立辦公室的位置與動態都有掌握,甚至也知道他們違法設置研發中心,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許多公司是打著「銷售中心」的旗號進入台灣,卻仍然大舉招聘工程師,而且就算是檢調人員直接進入辦公室,也很難認定內部的工程師是在從事「研發工作」。 早期,中國企業來台設立辦公室主要是為了挖角,所以要靠近競爭對手的辦公室,以就近搶挖人才。距離國內IC設計公司、晶圓代工廠及封測公司群聚的大本營─新竹科學園區,車程20分鐘內的台元科技園區自然成為首選。 儘管台元科技園區內的樓管戒備森嚴,嚴格把關每一位出入大樓的訪客名單,每個人持有的門禁卡也只能出入限制的樓層,隱密性極高,但是台元科技園區內的半導體廠商不少,隨便探聽也都能知道園區內哪一棟裡有哪些中資企業,又有哪些中國公司在這裡設研發中心,甚至在這裡設立據點挖角、偷技術,大家都心照不宣。 但是,在台灣的中資公司上班,並不輕鬆。1位半導體公司高層透露,中資企業在台灣設立的研發中心,高薪所招募來的工程師都簽訂為期至少2年的合約,在裡面工作,除了每1位工程師旁邊都會跟著1位小工程師,跟著學工程師的本事之外,每位工程師座位背後都有監視器在監控,甚至在廁所外面也會放置監視器,員工的一舉一動「全都錄」,如果說台灣為保護營業祕密用盡方法,大陸企業對營業祕密的保護,恐怕更為嚴格。 主管機關無計可施 計程車司機都知道的祕密,政府不知? 過去3年,台灣半導體產業共有8件侵犯營業祕密案,但光是台元科技園區內的中資企業,就爆出3起相關案件。一六年5月,才在台灣登記公司的中資企業竑遨科技,一七年10月就爆發高薪、高位挖角聯詠科技曾姓、彭姓2位離職主管,盜取積體電路設計機密,並延攬20多名員工跳槽竑遨科技,此案已進入司法程序,涉案工程師也被新竹地檢署限制出境。 現行法令並未禁止中資來台設立公司,卻並不允許中資在台設立研發中心。不過,台元的狀況卻顯示,法規和現實存在落差,中資在台灣違法開設研發中心的案例其實已經愈來愈多,大規模挖角背後,接著就是可能引發大量營業祕密的外洩。令人不解的是,中資在台開設研發中心,連計程車司機都知道,卻只有主管單位至今無計可施,眼睜睜地看著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核心競爭力,一點一滴的流失!

靠政府保護  不如學台積電自保絕招

靠政府保護 不如學台積電自保絕招

依照法務部的統計,《營業祕密法》加入刑責之後,自2013年至一七年5月,檢調單位累計偵辦57件營業祕密案件,僅有27件起訴,只有2件判決成立,定罪率不到8%。 這是所有企業都想發問的問題:「《營業祕密法》為何保護不了台灣半導體產業?」 定罪率僅8% 27件起訴 僅2件有罪 《財訊》雙週刊遍訪檢調單位、台灣營業祕密保護促進協會理事長暨台積電法務長方淑華,為台灣企業釐清《營業祕密法》,以及法官與檢察官判決的諸多疑慮。 一三年前,台灣的《營業祕密法》還沒有加入刑責,過去若有類似營業祕密的案件,是用背信罪或《著作權法》等法規去保護,但背信罪並非為了營業祕密量身打造,再加上台灣是大陸法系國家,如果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要件,只能眼睜睜看著偷走公司技術的員工,揚長離去而束手無策。 一三年時,台積電、聯發科、台灣康寧、友達在內的科技大廠,認為台灣《營業祕密法》有修訂的迫切性,而且當時經常被引用來處理營業祕密案件的刑事條款,刑度也不是很高,如洩漏商業祕密最多才1年,相比之下,背信罪最多5年;相較之下,偷車觸犯的竊盜罪也是判5年以下徒刑,偷50億的技術和偷100萬的車,冒的風險其實一樣,實在太不合理。因此,科技大廠大力鼓吹提倡修法,希望把《營業祕密法》的行為態樣規範得更清楚,並在各界高度共識下,以很短時間內就通過《營業祕密法》的修改。為了能持續向國內企業、檢調單位倡導營業祕密保護的重要性,這幾家科技大廠也因此成立「台灣營業祕密保護促進協會」。 台積電法務長點迷津 認識營業祕密構成3要件 方淑華指出,《營業祕密法》修改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把行為態樣寫得更為詳細,所以就不會出現明明有一些行為有問題,結果最後構成要件不符合的情況。 她舉例,早期營業祕密還沒有修法通過,科技大廠遇到員工離職後,把在公司偷走的祕密帶到新東家,結果這案子後來並沒有被起訴。主因是,法院認定員工沒有背信,因為他取得營業祕密時,就是在他還任職於公司期間,是基於工作需要才調閱機密文件,所以不符合背信罪的要件。 後來,台積電、聯發科、台灣康寧、友達提倡修法,加入逾越授權範圍的規定,員工如果取得超過授權範圍的資訊,造成公司的損失,就視為觸犯營業祕密,而且還加入刑責,最高可以處10年以下有期徒刑。公司會告訴每個員工哪些資訊是Need to know(需要知道);相對地,當有心員工刻意蒐集自己不該知道的資訊,越過這條界線,就可能觸法。「這一條是刻意加進去的,因為我們過去有同業發生過類似案件,現在把行為態樣定義得更清楚。將來法官在判案時,比較容易判斷。」方淑華說。 如今,《營業祕密法》修訂後,還有其他相關的配套法律也一併修改,整體的《營業祕密法》已經相當完整。但為什麼定罪率還是這麼低? 「營業祕密」要成案有3個條件,第一,必須要是其他人難以得知的祕密,如果業界已經有其他人知道,或是網路上就能查到的內容,就不算營業祕密;第二,公司能證明這個祕密對公司有經濟價值,例如,能創造多大的產值?第三,公司已經採取合理的保護措施。一位律師提醒,「對打上Confidential(機密)的文件,要特別小心」,如果文件上已經註明是機密,還大意處理,就有可能因此觸法。 企業未做合理保護 機密外洩後也難挽救 新竹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暨發言人林鳳師表示,營業祕密的要件算明確,但為什麼業界覺得定罪率那麼低?她認為,第一,很多公司對營業祕密沒做到合理保護,或根本沒界定清楚哪些是機密,等到機密外洩才說這是公司的重要資產,已經來不及了。第二,公司能不能證明這是營業祕密,如果具備相關專業之人都能從理論上或現有技術上能做得到,可能難以認定具有祕密性;另一個挑戰是,營業祕密經常涉及高深的專業知識,如果被告舉證這項技術其實已經在相關期刊公開發表過,告訴人如果無法舉證此具有相當獨特性,恐難以被認定具有祕密性。 人力也是挑戰,林鳳師坦言,以新竹地檢署為例,只有1位檢察官有工程相關背景,看得懂電路圖,辦1件營業祕密的案子,檢察官必須自己消化大量專業文件,1件案子的工作量抵得上平常5件以上的案子,人力就是一大挑戰。 方淑華則認為,打官司只是事後補救,預防營業祕密被侵害的根本,還是靠公司日常的管理和文化建立,「公司有沒有採取合理的保護措施?我的了解,常常很多公司會在這點上面輸掉(官司)。」她強調,在保護營業祕密上,80%還是要靠企業自己去保護營業祕密,不能只依賴檢調或法官幫忙討回公道。 台灣營業祕密保護促進協會成立任務,就是向國內中小企業宣導營業祕密重要性的概念,為了協助一般企業了解如何保護營業祕密,台積電還曾在演講中,公開介紹台積電怎麼保護自己的營業祕密,這一次,台積電也同意《財訊》雙週刊,首度在雜誌上公開台積電保護營業祕密的原則。 台積電的作法是,先清點公司機密,再加以分類保護,不同等級的祕密用不同方式去管理。原則上,Need to know是所有的機密的基本原則,比如說最高等級的營業祕密,連誰可以使用都會被登記下來,而且要經過執行長去批准,不在名單上的人,IT(資訊)系統會做一些管控,非名單上的人根本看不到。甚至,台積電還針對最高等級的營業祕密資料去做切割,每個人都只知道負責的一小塊資訊,因此很少人可以知道全部的東西。 不同機密分類保護 簽署合約並不定期抽檢員工 台積電針對保護營業祕密有一個PIP(機密資訊保護政策)制度,就是從各個層面去保護公司的機密資訊。平常也會不定期抽檢員工使用電腦在看什麼資訊,或寄送什麼樣的電子郵件,以及哪一位員工使用印表機,列印什麼資料,公司也都會知道。 此外,員工在職或離職時,也要執行必要的流程,以防堵和盡早發現公司機密資料外洩。台積電的作法是,會跟所有員工簽署永久有效的保密合約,也會針對特定層級或特殊任務的員工,要求簽署競業禁止合約,而且在員工離職前,法務部門的人員會跟員工面談,確定他們記得跟公司有簽訂保密與競業禁止合約。員工離職前,系統會掃描員工離職前半年的電子郵件。 「為什麼營業祕密是大的挑戰?因為人員在全球性的流動,人員流動就是一個很大的議題。」方淑華分析,另一個原因就是科技愈來愈發達,譬如說一兩年前,台積電發現市面上出現一個新專利—讓隱形眼鏡可以照相。所以,台積電企業保全處,經常去市面上看看有沒有什麼相關的新技術,後來發現包括有錄音功能的筆、可以拍照的眼鏡,而且幾千元就可以買到;「就像你在007電影上看到的那些特效,其實現實生活中真的可以買得到。」 事實上,這2年中國大陸檢調單位與企業對於營業祕密保護的重視度也大幅提升,也正在積極修改營業祕密的相關法律。近年來,騰訊、中興通訊、華為等中國大陸科技企業投入的研發金額也很驚人,並不低於台積電。一旦投入龐大的資金去研發,一定會有智財權產生,也會有營業祕密保護的必要。 方淑華指出,去年台灣營業祕密保護促進協會參加中國舉辦的學術交流論壇,有一場是產業去分享營業祕密合理保護的演講,在中國檢察官與法官圈引起廣大的回響。「他們以前對合理保密,法院在執法上有一些困難有一些迷思,因為不知道什麼叫做合理保密,因此即使台積電只是粗淺的分享,讓他們執法單位都覺得受益良多。」 自我保護更勝於法令保障 管好員工腦袋不怕中國間諜戰 她也認為,這2年台灣妨害營業祕密案件增多,另一個原因是廠商保護營業祕密的意識在上升,台灣企業的作法也在進步。 要保護營業祕密,靠公司自我保護比政府立法有用,事前預防永遠勝過亡羊補牢。中國商業間諜只是其中的1個挑戰,能管好員工腦袋裡的技術,才有可能走出勞力密集的宿命,走上靠知識賺錢的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