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改造交易所

海歸資金爆棚,但台灣兩大交易所的表現,卻似乎與榮景完全脫節。但更令人憂心的是,沒有新血挹注,未來10年台灣資本市場憑什麼成長?

掌握台灣資本市場的百年機遇  交易所再進擊!

掌握台灣資本市場的百年機遇 交易所再進擊!

今年台灣資本市場迎來最好的時代—美中貿易戰  , 帶動台商供應鏈重新配置,疫情更加速資金回流。根據官方統計,蔡英文政府祭出的境外資金匯回、台商回台投資、根留企業投資、中小企業加速投資「台資召回」4箭,截至今年8月中,投資規模已超過1兆2683億元台幣。(延伸閱讀:外匯存款激增!還有四大跡象看出台商真的回來了) 實體產業帶動股匯市場迎來前所未見的熱潮,在疫情控制得宜,熱錢湧入、蘋果供應鏈領漲的態勢下,台股在7月27日正式突破30年天險12682點,挑戰13000點。台幣兌美元也屢屢改寫近年新高。 市場外熱內冷 新創投資明顯縮手 海歸資金爆棚,但台灣兩大交易所的表現,卻似乎與榮景完全脫節。根據安永《2020年上半年首次公開募股報告》,全球企業受疫情衝擊,掛牌家數與金額大多較去年同期下滑,但中國A股市場卻不受影響,加上有中概股回流挹注,上半年有120家公司掛牌,共籌資人民幣1399億元,香港則約有59家公司上市,籌資870億港元;反觀台灣,上半年只有10家公司上市櫃掛牌,募資金額45.01億元台幣,籌資成效天差地遠;但更令人憂心的是,沒有新血挹注,未來10年台灣資本市場憑什麼成長?(延伸閱讀:全球投資新曙光|台股創新高之後疫情時代,跟著大師抓準最強亮點商機) 最需要資金挹注的新創業界,就明顯與資金熱潮脫鉤。在《境外資金匯回條例》中,企業直接投資新創或投資創投皆可享稅負優惠,但實際投資氣氛卻是比去年更冷。今年甫掛牌的指標企業瑞磁生技(ABC-KY)背後推手、國富綠景創投創始人林和源就坦言,「創投圈很小,就算有個10億元丟進來都會造成話題,但直到現在,我們完全沒有感覺到投資熱度!」 負責營運台灣新創募資資訊網站FINDIT的台經院研究六所副所長范秉航指出,在政府重新重視新創創投後,過去5年台灣新創獲投金額與件數每年的確略有成長,但扣除2017年的Gogoro獲投單筆3億美元之外,年均金額仍不到7億美元,平均下來每件獲投金額僅百萬美元之譜,這在國外新創圈只是種子輪的規模,要養到能上市,甚至成為獨角獸,還遙遙無期。今年不確定性高,投資人更是縮手早期新創,改投中晚期或上市櫃市場,只想穩健獲利。(延伸閱讀:藥證報喜又加入武漢肺炎「陪跑計畫」 藥華藥讓創投和外資都驚豔) 3症頭:沒願景、太老化、賺不到錢 3年前,《財訊》首次與全球品牌管理協會合作台灣資本市場專題,當時台股日成交量僅800多億元,病灶是結構老化、耽於高殖利率低成長、流動性不足;3年後,年輕小白勇於進場撐盤,台股日成交量動輒2000、3000億元台幣,但問題仍在: 1、交易所沒有市場藍圖想像,監理優先於服務,功能不彰。近3年不敵A股入摩、中港磁吸好公司掛牌的效應,台灣交易所著墨更多在為現有企業2次發行(SPO,包含現金增資發行新股、可轉債)和債券市場籌資,而不是扶植創新產業。 福邦證券董事長林火燈坦言,當局難免往往會陷入每日例行事務的框架中,不知資本市場所謂何事,建議應要像當初擬定公司治理藍圖一樣,整體性省思資本市場大戰略。例如上市櫃市場分野愈來愈模糊,如今掛牌案源不足,還會為了滿足績效指標(KPI)而相互搶案,不如重新整併業務,讓櫃買中心真正回歸櫃檯買賣交易,專注開發未上市股票業務、輔導新創公司和債券,那才是一塊該好好開發的處女地。 2、台股結構動能老化,潛力新創掛牌意願低。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指出,台股堪稱「1個人的武林」,除了台積電之外,9成是市值小於5億美元的中小型股;應痛定思考,一個2300萬人的市場,真的需要1700家上市櫃公司嗎?還是只是高度證券化的產物?而且深入來看,2005年以前成立的公司成交量和市值持續萎縮,已淪為殭屍股或達強制下市標準,若不積極處理,恐拖累整體台股成長和流動性,也很難引進新動能。 為開創新局,日前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宣布將在今年年底前推出新創板(名稱未定),預期吸引能符合未來台灣所需的新經濟企業掛牌。相較於興櫃市場、成效不如預期的創櫃板與多元上市櫃方案,黃天牧直言,「這個板不能只是一個名字,我希望給自己高一點的標準,更積極一點、多承擔一點風險,讓新的資金籌募平台能夠更符合期待。」 3、以台灣既有金融市場優勢,到底該以何為目標?在國發會最新公布的中長期國家發展計畫(2021~2024年)中,強調要發展台灣資本市場成為「亞洲企業資金調度及高資產財富管理中心」,但實務上亟需更多配套,包括用途與去處,才能真正承接住回流資金,而不只是看得到、賺不到的過路財。 犇遠集團執行董事李懷原便分享,泰鼎過去7年透過TDR(台灣存託憑證)市場籌資,拿到100多億元,把台灣不錯的製造業經驗成功複製到東南亞,公司規模也愈做愈大,這樣的模式卻少為人知,相當可惜。 ▲總統蔡英文定調未來4年台灣資本市場主軸將是成為「亞洲企業資金調度中心」及「亞洲高階資產管理中心」。(圖/彭世杰攝) 3解方:整合、數位升級、轉型再定位 如何解開台灣資本市場病灶?首先就是資本市場整合。全球品牌管理協會理事長陳春山認為,台灣當局應對標國際級交易所,重新設計框架與定位功能,提供6大核心戰略產業公司國際上市平台,並將財團法人櫃買中心公司化,轉型為亞洲中小型高科技公司上市交易所,整併4大周邊單位,應朝上市目標邁進,全民也能分享交易所的上市成果。 資本市場整合並非全新觀念,早在10幾年前那斯達克、倫敦交易所、港交所、新加坡交易所陸續整併並將自己的股票掛牌後,也有外商願意提供台灣交易所整併的財務顧問服務,卻被拒絕,「其實都是政治考量,整併後會少了很多位置,」市場人士透露。 然而,去年4大周邊單位獲利刷新紀錄,今年成交量創新高,若無意外將再賺得盆滿缽滿,主管機關會單純分配獲利給股東?還是善用這些取之於投資大眾的資源,投資於新時代所需的交易所?將會被仔細檢視。 其次,陳春山指出,若要服務亞洲中小型創新經濟及高科技創新企業服務的交易所,勢必也要積極自我升級,納入數位治理,並採用國際證券市場監管科技(Global Market Surveillance),主動考慮全球正夯的數位資產交易平台。 最後,陳春山提醒,台灣資本市場如果不從主管機關開始思索轉型,積極汲取國外經驗,在國際上的定位恐將停滯不前,甚至因而政策泡沫化,與百年機遇錯身。(延伸閱讀:陳春山:師法那斯達克規畫新創板 它的成功關鍵是...)

不只是交易所更是金融科技公司!那斯達克交易所打造創新多贏模式

不只是交易所更是金融科技公司!那斯達克交易所打造創新多贏模式

今年受疫情衝擊,全球資本市場都面臨籌資困難的挑戰,企業掛牌意願也低落,只有「那斯達克交易所」是少數掛牌數和募資金額都繳出亮眼成績的交易所。不僅因為全球新科技浪潮,那斯達克交易所發行的那斯達克指數率先創下歷史新高,其本身股價(代號:NDAQ)也在7月下旬寫下紀錄。 但這個全球規模第2大(僅次於紐約交易所)的交易所控股集團不以現況自滿,還要再繼續引領風騷—在金融數位資產業務上,已和全球知名區塊鏈聯盟R3一同建構數位資產市場平台;也與港交所密切合作,推出恆生科技指數,被資本市場期許要成為「東方那斯達克」。(延伸閱讀:中國發展數位人民幣、新加坡推Ubin計畫 各國競推數位資產,台灣呢?) 轉型上市公司 打國際牌賺錢 那斯達克創立於1971年,由美國證券交易商協會(NASD,現為金融業監管局FINRA)創立,最初只做報價不做交易,公法人色彩較濃,但透過技術和服務的創新,成為第1家提供電子交易服務的交易所並持續擴大市占,估值也不斷提高,2000年FINRA陸續釋出那斯達克股票,2002年那斯達克透過首次公開募資而轉型成一家上市公司。 如今那斯達克不僅經營交易所,還提供技術服務與顧問諮詢,參股他國交易所,完全顛覆台灣人對交易所的想像。 那斯達克雖然也曾為公法人,但在成為上市公司後,就必須與時俱進,業務才能持續成長。因此即使仍直接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監管,但卻不僅代管監督,還更多了商業化、跟進趨勢與彈性發展的空間,如此才能孵出多家巨型科技公司。 先從對外拓展來看,那斯達克交易所非常懂得「用國際化賺錢」。那斯達克和全球120個交易所合作,各種合作或深或淺都有,深則直接買下、參股;如營運北歐8大證交所與清算公司的OMX集團,就在2008年與那斯達克合併。 那斯達克交易所也分享管理營運、金融交易技術給全球許多交易所,例如:土耳其伊斯坦堡交易所,新加坡證交所,東京證交所和港交所集團等。 淺則銷售系統服務、品牌授權,像是台灣今年在期交所剛上市的美國那斯達克100期貨,就是授權指數給台灣,打響品牌知名度的一大方式。 那斯達克找尋有潛力掛牌公司,也不僅止於「本土」、「被動輔導」,而是「放眼國際」、「主動出擊」,透過和全球交易所的串接,說服好公司前進那斯達克。 那斯達克交易所大中華業務開發副總監David Chen(陳淑敏)舉例,以色列是著名的新創國度,那斯達克交易所便和以色列的特拉維夫證券交易所(TASE)簽約,建立可以快速至美國上市的直通管道,目前透過此管道直接到那斯達克掛牌的以色列公司就有約1100家。(延伸閱讀:林坤正:狠甩台灣金融股的螞蟻金服 這家金融科技公司為何那麼值錢?) 擅用大數據 以創新服務賺錢 再看內部業務動能,那斯達克已拓展至「用新模式賺錢」。從那斯達克2019年的財報中可見,其高達25.35億美元的營收,來源是由市場服務(36%)、訊息服務(30.7%)、公司服務(19.6%)、市場技術(13.3%)等4大業務組成。 「市場服務」偏向台灣人熟知的傳統交易、經紀服務等,此業務近3年皆維持約36%左右的占比。但包含數據產品和指數授權的「訊息服務」,近年營收占比不斷成長,2019年更一舉衝破3成。 陳淑敏表示,那斯達克交易所會賣數據給客戶,並進一步透過不同的演算法提供市場上獨有的看法或決策,市場人士就說:「那斯達克交易儼然成為了一家很難不向它們購買數據的金融數據公司。」 再來,幫助掛牌公司一條龍服務。在「公司服務」的業務中,除了為企業提供融資解決方案,也幫助企業在資本市場有完整的管理方案。 陳淑敏舉例,那斯達克交易所主動為企業提供IR、PR(投資人關係、媒體公關)等服務利害關係人的配套,甚至近年重視的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那斯達克交易所也有標準與數據讓公司對照辦理,「對掛牌公司,那斯達克交易所堪稱包生、包養、包長大。」 ▲期交所與那斯達克合作那斯達100指數期貨。(圖為期貨所董事長吳自心)(圖/攝影組) 投入科技創新 走向數位金融 最後就是去年營收一舉成長25%的「市場技術」,在那斯達克交易所的年報中指出,提供超過50個國家、100個市場營運商(含清算組織、銀行、經紀商等)處理各種資產的解決方案,且去年1月還併購一家專做交易解決方案的瑞典金融科技公司Cinnober,對此業務著力很深。 統包實體資本市場的生態系外,那斯達克交易所也樂於擁抱「新資產」。那斯達克是新創公司的孵育搖籃,反過來也利用新科技開啟更多合作或發展可能,他們和區塊鏈業者合作、也著手開發STO(證券代幣化)平台,是市場上非常早也是非常少數認同數位資產產業發展的交易所。 在一切以商業、創新、獲利為依歸下,有掛牌交易的那斯達克交易所的股價迭創歷史新高,今年7月23日盤中最高價一度來到153.515美元;投資人能根據自身對於交易所的認同和發展狀況,決定是否進場投資,成為監督交易所持續向前邁進的一大動能。(延伸閱讀:陳春山:師法那斯達克規畫新創板 它的成功關鍵是...)

香港、上海大力槓桿資金力量大  台灣新創板千呼萬喚,如何後來居上?

香港、上海大力槓桿資金力量大 台灣新創板千呼萬喚,如何後來居上?

生技公司到香港掛牌可能是個昂貴的錯誤!」2018年,香港交易所修改主板上市新規18A,允許尚未盈利的生技公司赴港主板掛牌,同時通過同股不同權方案,力推香港成為亞洲生物科技融資中心,當時業內人士還如此耳語。 當時的香港交易所掛牌企業仍以金融、房地產為主。過去雖有台灣的傳產與科技公司到香港掛牌,但成效不彰,因此業內人士對生技公司能在香港籌到多少資金都保持觀望態度。 而台股其實也已有上百家生技公司掛牌,但投資信心和股價長期低迷。因此就算有公司想轉赴香港掛牌,也被認為「不會影響什麼」。(延伸閱讀:全球投資新曙光|台股創新高之後疫情時代,跟著大師抓準最強亮點商機) 中港新板募資 動輒上兆元 然而,在短短不到兩年之間,依據上市新規至香港生物醫療板塊掛牌的公司已達16家,總計募得397億港元,截至今年上半年,18A公司總市值已達4566億港元,群聚效益還吸引更多中國醫療生技公司轉赴港股掛牌;反觀台灣,上市櫃加上興櫃共181家生技公司,今年6月總市值才突破1兆元台幣。 上海科創板的開板更是氣勢磅礡。2018年年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甫於首屆進口博覽會的開幕式演講中提出,隔年6月隨即開板,僅1年就有140家企業掛牌。 根據最新統計,科創板累計募資規模超過2179億元人民幣,總市值逾2.79兆元人民幣,集中高科技和戰略性新興產業,鴻海旗下的工業富聯(FII)就躋身首批掛牌企業,台灣離岸風電製造業者上緯新材料今年也通過審批,最快9月掛牌科創板。 比鄰台灣最近的兩大交易所都積極引導資金至新經濟、新科技、新產業,台灣呢? 先看既有市場的籌資效能。全世界絕大多數交易所均採多層次架構,台灣兩個主板市場證交所和櫃買市場亦如是,櫃買之下還有興櫃這樣的預備市場。證期局局長張振山指出,興櫃市場在2002年推出時是很領先的作法,累計至今有1679家公司登錄興櫃,其中有1014家公司已經轉至上市櫃掛牌,很多東南亞國家都慕名前來考察。(延伸閱讀:中國發展數位人民幣、新加坡推Ubin計畫 各國競推數位資產,台灣呢?) 台灣多元新規拚6年 僅募15億 但還有更多的潛力企業,在獲利能力上暫時無法符合現行規定,而需要主板以外的交易系統提供融資途徑和成長空間;就有交易所積極新設板塊,開放營運具一定規模、但獲利尚未穩定的中小型公司掛牌,被稱之為2板、創業板、中小企業板或新創板;美國那斯達克最初也是創業板市場,因後來孵育出微軟、英特爾等科技巨擘,而演化成為獨立交易所。 台灣櫃買也於2014年開設創櫃板,只要公司獲得政府單位或專業機構推薦,就可以掛牌,沒有資本額和營收要求,6年多來累計384家企業申請,目前有90家掛牌,但總計募資金額僅15.38億元台幣,企業的成長性也大不如預期。 為何成效如此不彰?市場批評,創櫃板股票無法交易,限制投資人須具備3000萬元財力證明,才能免除申購的上限。「一個沒有流動性的市場,對掛牌企業和投資人都不夠負責。」台經院研究6所副所長范秉航直言。(延伸閱讀:陳春山:師法那斯達克規畫新創板 它的成功關鍵是...) 反觀香港創業板、深圳中小板、上海科創板正槓桿資金力量,磁吸投資人及企業投入,讓中國成為全世界擁有最多獨角獸公司(市值10億美元以上)的市場;這使得台灣即使在2018年推出「多元上市櫃方案」,鼓勵大型無獲利企業掛牌,但至今只有1家新藥公司美時採此方案從上櫃轉上市。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在今年推出新板,引導資金投資台灣未來所需新產業。(圖/彭世杰攝) 新板規畫把餅做大 資源如何配置? 今年企業掛牌意願再受疫情重創,上半年僅10家掛牌,證交所與櫃買7月宣布鬆綁公開發行規定,並將在今年年底前成立新板。金管會主委黃天牧表示,希望藉此讓台灣成為企業上市優先考慮的市場。 新板會如何規畫?目前除了確定將仿效上海科創板限制專業投資人以上參與之外,都尚未有定論。張振山透露,證交所和櫃買中心正各自研擬,如何在台灣資本市場既有條件中,規畫出最具台灣特色的新板,「因此會是由兩個交易所一起支持新板,還是由哪一個負責,都還不確定,但核心都是要協助新創,把資本市場餅做大。」 證交所前總經理、福邦證券董事長林火燈認為,新板企業未獲利投資風險大,的確該對投資人做適格性要求,也可考慮允許同股不同權公司掛牌,並規範適當的轉板或退場機制,但若過於著墨投資人身分資格限制,恐怕很難成功活絡籌資。」 此外,企業掛牌成本很高,若新板規畫誘因不足,寧可不掛牌,券商和專業機構也很難有把握做推薦。 全球品牌管理協會理事長陳春山則建議,新板應對標那斯達克交易所,設計上要能廣納全球新創中小企業,特別是吸引新南向國家的團隊到台灣掛牌。 不過,長期觀察台灣新創團隊的范秉航則建議,主管機關應實際了解台灣投資人和新創公司的需求,再來擬定新板的定位和目標,才能避免板塊的疊床架屋。「如果新板只想面對本土投資人,一定做不大;若想要有指數型的成長,就要吸引國際資金,那也該徹底地檢討我們的投資審查法規,像是港資是否會被認定為陸資等實務上已發生的狀況。」 在競爭激烈的時代裡,要做的應是重新檢討資源配置,集中火力才有能力面對更嚴峻的市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