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新藥大解盲

生技股強攻之後,下一步會怎麼走?看懂兆元產業的虛與實,摸清新藥股的研發進度,找到下一個投資明燈。

一次看懂生技股虛實 股價是正常能量釋放還是暴漲?

一次看懂生技股虛實 股價是正常能量釋放還是暴漲?

從高點往下看,大家會覺得最近生技醫療指數拉回24%很恐怖,但是從3月底的低點往上看,它還是漲了1.1倍呀!」投資前輩一語中的,股市上上下下是常態,但是生技股依然熱門。 市場稱暴漲 學者不以為然 近幾個月來,受惠於全球大資金行情,台股出現強勁反彈,生技股更因為防疫之助獲得高評價,後來又有新藥股行情銜接;以最具代表性的上櫃生技醫療指數為例,3月19日低點以來,迄今最高反彈1.7倍,市值也重回兆元大關,前後只有4個月不到,全然報復性反彈之姿。 但是「報復性反彈」這幾個字眼,看在不同族群眼中,感受截然不同。一輩子主要工作都在做研發的台北醫學大學講座教授胡幼圃,在一場公開的論壇中直言:「現在的生技股票到底是回到正常,還是暴漲?我們明明是回到正常,整個社會卻覺得它是暴漲!」 的確,許多投資人還陷於2014年與2016年基亞、浩鼎的新藥解盲失敗,以致拖累整個生技股的慘痛經驗,總覺得這次生技股的暴漲,說穿了又是另一個大泡沫,尤其最近生技醫療指數快速回跌2成,正是因為新藥股合一的連續跌停,又把投資人的情緒帶回到2014年與2016年的惶恐。 但是胡幼圃從產業眼光,認為之前台灣的生技股被低估得一塌糊塗,才會讓市場感覺暴漲,「如果是跟著新藥開發一期、二期臨床進度上來,就不會覺得是暴漲。」(延伸閱讀:合一新藥解盲〉中天集團總裁路孔明:明年啟動授權銷售、拿兩岸最大市占龍頭) 兩波市值攻兆 結構大不同 上一次生技股市值站上兆元,是2016年初浩鼎解盲失敗之前的事,而今年7月9日高點則創下1.36兆元的新高,兩波攻兆元都是靠新藥股推升,然而,對比這兩個兆元階段台股上市櫃與興櫃公司新藥研發的進度,會發現結構上有很大不同。  本刊根據上市櫃與興櫃新藥公司的公開訊息,扣除掉一些臨床進行或公告不明確的案子,統計出2016年上半年,投資人能從交易所公告訊息掌握到的已上市新藥(無論賣到國際或台灣)有四個,懷特、寶齡、智擎與太景,但是到了4年後的今年7月,已新增中裕、順藥、藥華、國光生、懷特、友霖等等。 再看看正在申請藥證的件數,2016年當時屬真空狀態,今年則有太景注射劑型抗生素、逸達的前列腺癌藥、安特羅的腸病毒71型疫苗、藥華干擾素的美國藥證、以及泰福的生物相似藥等待藥證審核中。 往前延伸到臨床三期,2016年當時有12個案子進入臨床三期,目前則有16個;臨床二期更是從8個進展到現在超過20個。今年還包含了合一以抗過敏新藥簽下台灣史上最大對外授權案(總價值約160億元)。 從後期臨床進度以及藥證的申請,可以看到今年相較於2016年的顯著進展,基本面的結構還是有很大的差異,也相對扎實。 雖說在沒有拿到藥證之前,所有的臨床試驗與申請案都不一定會成功,而且其中有些臨床價值並不高,但是誠如台灣生物產業協會理事長李鍾熙所言:「新藥研發過程是有價值的。生技產業本來就只有少數公司能成功,一旦成功就會賺很多錢,但是從經濟面來看,失敗的公司還是會養很多就業機會,也會培養很多人才,加起來還是賺的。」 雖然不保證成功,但是新藥開發過程會累積相當多法規、臨床設計、實驗、國際合作、甚至授權談判、上市銷售等等的經驗與人才。新藥被喻為生技產業火車頭,最上層的能量一旦累積,才能縱向、橫向的延伸,促成台灣生技產業整個生態系的發展。 以截至7月17日數據來看,今年迄今183家生技股總市值(含上市櫃與興櫃)大概增加32%,但40餘家新藥公司合計市值卻大增86%,占了整體生技股比重近45%,是主要推動力量。 ▲7月22日台灣舉辦的亞洲生技大展,是疫情後全球第一個生技大展。(圖/陳俊松攝) 繼金融業、電子業之後,台灣股市又一新的兆元產業成形。這次的生技股重回兆元乃經過層層淬煉,就算之後回檔修正,但是產業實力逐步墊高已是不爭的事實。這意味著,從今而後,生技話題會時不時地圍繞在我們的生活中,忽視它,就等於與時勢脫節。 「生技產業可是蔡政府重要的政績呀!你想想,總統家族懂生技,前後兩任副總統、台北市長、呼聲很高的高雄市長候選人,全都與醫界和公衛有關,台灣什麼時候有這麼多政治高層懂生技產業呀?」一位產業界大老這麼說著,生技產業會漸漸壯大,是國際趨勢,也是政府可以著力的方向。 因為一場疫情,如今全世界都意識到生技產業的重要性,其中資本市場活絡對產業發展很重要,是資金不斷鏈的重要平台。尤其新藥公司,需要一筆一筆的階段性資金,幫助研發往前推進到下一個里程碑。 看看目前的國際資本市場,美國的那斯達克生技指數近日創下新高,從3月低點反彈超過五成,同期間,MSCI全球醫療保健指數也上漲41%。 新藥是生技產業火車頭 政策也加持 而中國A股統計到7月初,市值超過千億元人民幣的醫藥公司增至8檔,8家公司市值約7.5兆元台幣;港股作為中國吸納大型生技公司的籌資平台,2018年4月底開放沒有獲利的生技股上市以來,迄今也有18檔掛牌,約當1.7兆元台幣市值。 在這場賽道上,台灣要跟全球拚。有人認為,相較於歐美中港,台灣的資本市場養不起大型生技新藥公司,都被比下去了。衛生署前副署長張鴻仁則認為,「台灣的實力都在中小型公司,中小型公司的看法與大型國際企業不一樣,這是台灣的機會。」現階段台灣不易創造大型醫藥公司,那就利用一堆中小型公司堆積上去,根基不倒,慢慢就會穩。 這一波生技股的上漲,是由防疫股打前鋒,再由新藥股接棒衝刺,雖說近期因為合一漲多快速回檔,讓投資人又將生技股,尤其是新藥股視為一場泡沫,不過股市操作技巧是一回事,接下來的產業格局還是要從大環境來探討。(延伸閱讀:股價炒太猛一定有後座力 謝金河:投資要有天險可守) 美國指數創高 中港也很強 就大環境而言,2020年一整年,生技產業的話題都不會斷,對產業熱度的維持有一定幫助。回首上半年,從2月疫情開始,幾乎每個月都有生技產業題材。 首先是2月到6月,總統、行政院長等官員因應防疫,浩浩蕩蕩參訪生技公司,擺明支持的態度。3月開始則有口罩、檢測、疫苗等防疫股股價大翻身的驚奇。到了4月,合一簽下台灣新藥史上最大對外授權案,台灣的新藥股很需要成功案例,授權的突破不僅讓合一榮登生技股最大市值,也帶動整體新藥股。 5月,總統520就職典禮重申生技為六大核心產業之一。到了6月8日,台灣的生技期貨正式上路,衍生性商品的推出,代表這個產業規模夠大,主管機關希望進一步活絡市場。往下半年走去,先是7月初傳出原本明年落日的《生技新藥產業條例》,打算再延長10年,並擴大適用範圍至數位醫療、以及國家策略生技產品,政策面的支持,是產業發展一大利器。 生技月登場 今年題材不斷 緊接著,7月22日馬上就有亞洲生技大展上場,負責籌畫的李鍾熙坦言,籌備期間因為疫情不明,延後舉辦也曾是選項之一,但是「這場生技月,有利於延續台灣在國際生技業界的曝光度」,而咬著牙辦下去的結果,就是這場疫情後全球第一個且最盛大的生技大展,因為採線上與線下實體展覽雙線並行,反而吸引更多知名演講者,參展商比去年多,幫助台灣曝光。 爾後,本來去年討論很熱的《再生醫療製劑管理條例草案》,也在立法院黨團之間加緊協商中,就算今年趕不上過關,細胞療法、再生醫療的話題也會增加。至於年底,則有由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及一堆科技大老帶領的生策會,負責籌辦的台灣醫療科技展,預計也將上場,讓話題延續到智慧醫療。 順著今年題材的邏輯,由防疫股起始的行情,交給新藥股衝鋒後,有機會外溢到細胞療法、再生醫療、智慧醫療與醫材等等,但是這些次族群比較小,整個生技股空間究竟有多大,說到底,現階段還是要看新藥股的後續表現。 其實從今年生技股前20大市值排行榜中,就能看出新藥股的重要性。2016年初,浩鼎與中裕排行市值第一與第二大,接下來是隱形眼鏡的金可、精華,還有原料藥廠神隆。但是現在,前6名的面孔都換了,且除了排名第五的保健食品公司大江之外,合一、中天、晟德、藥華、國光生,都是與生技新藥題材有關。(延伸閱讀:浩鼎、基亞之後... 這一次生技狂潮是新泡沫還是真王牌?) 這份新榜單也透露出生技大咖的大搬風。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參與投資的浩鼎、中裕、泰福,曾經很風光,讓他成為生技股指標人物,現如今3家公司也都有進展,只是還沒能讓尹衍樑走路有風。倒是中天集團路孔明因為合一的大型授權案,現在成了2020年生技業領軍者;晟德集團林榮錦擅長養金雞,走出官司後集團市值也大爆發排第二。國光生技與安特羅、基亞與高端,也都靠疫苗翻身擠進前5大生技集團。 接下來生技股行情怎麼走?這些排名在前的新藥公司與集團股,會是觀察整體氛圍的重要指標。 大咖大搬風 合一晟德領軍 中華開發生醫創投董事長何俊輝表示,生技產業大概4、5年一次循環,現在剛好進入新的循環,台灣要善用此機會。但是大家都在問一個問題,熄火4年的新藥股重新抬頭,究竟是新泡沫,還是新篇章? 對此,曾在生技創投業界看過多達5000家新藥公司案子的生華科總經理宋台生說道:「那斯達克1000多家公司,每一年都有新創,也有非常多掛掉,每年都有很多比例泡沫與新創。市場瘋狂的時候,每個都跑去上市,後來發現不是那麼好,大家失去信心就泡沫掉。2000年,美國生技股也是瘋掉呀!」 「潮起潮落是正常的。我覺得要健全這個行業,要有很好的、可靠可信的分析師,讓股民可以有參考依據,真的好公司就會出現,而裸泳的公司,也能被拆穿。投資人也要用功,不能一句話太困難就不管了!」新藥本質是高風險行業,是比較科學的行業,需要時間累積投資技巧,過程中起起伏伏不足為奇,重要的是,台灣新藥產業的發展是不會停的。

一顆可能治療武漢肺炎、一顆被輝瑞相中 生華科靠二顆藥打進國際杯

一顆可能治療武漢肺炎、一顆被輝瑞相中 生華科靠二顆藥打進國際杯

新藥股大部分時間都是寂寞的,如果公司不主動說點什麼,單憑臨床研發進度,一年的新聞,手指頭都數得出來。沒有新聞性,就很難引發資本市場的熱情。 生華科就是這樣的公司,做的是新藥市場難度最高的「first in class市場首見」新藥,因為是首見,沒有前例可循,只能一步一腳印用科學驗證。「第一,你要驗證標靶對不對;第二,要研究,做臨床就會比較慢。催我也沒用,要做對的事情、還要做對,哪有什麼叫作投資人覺得我們進度太慢了?」生華科創辦人之一、同時也是總經理的宋台生博士很清楚投資人要什麼;但是對不起,沒有重大科學證據前什麼也不好說,結果就是生華科2017年掛牌後就進入新藥股最寂寞的那一群。 直到最近這一波台灣新藥股的爆發,生華科也跟著活過來。但是活過來的過程與同業迥異,所有的科學證據,沒有一個是生華科自己說的,都是從國外研究機構及大藥廠流傳回台灣。(延伸閱讀:拚抗疫,生華科/健亞既有藥物爭出線) 期刊指名 從國外紅回台灣 生華科一共也只有兩顆研發中的市場首見新藥,一個是蛋白激酶CK2抑制劑Silmitasertib,一個是Pidnarulex,屬於新一代DNA損傷反應修復機制的小分子標靶藥物。兩顆藥,今年不約而同在國際市場大放異采。 第一顆藥的國際知名度觸發點,是COVID-19(武漢肺炎)病毒。為了解決COVID-19肆虐,全世界知名研究機構積極利用大數據,從已上市、或已進入臨床試驗的藥物中篩選,希望能快點找到可能有效抑制病毒的藥物。 最早一個是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發表的報告,從332個藥物中篩選出69個可能有效的藥物,其中一個就是生華科的Silmitasertib,這篇報告出爐後,Silmitasertib這個艱澀的字眼,瞬間成了谷歌熱搜。「我們跟教授本來不認識,現在聯絡得很勤快」,宋博士這麼說著。 國際人脈又打開一步,但這只是開始。4月美國猶他州立大學又篩選1760個藥物,生華科這顆藥再度脫穎而出。 但是更大一條新聞還在後頭,6月權威期刊《Cell》刊出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團隊引領的80人跨國團隊報告,科學家認為有5個藥物優於目前當紅的瑞德西韋,生華科的Silmitasertib是其一。 據說,生華科美國分公司的電話最近被醫院打爆,很多國外藥廠或機構也對這家來自台灣名不見經傳的公司感到好奇。 不過,資本市場對於這類COVID-19治療藥物的新聞,許多人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總覺得這麼重要的藥物,輪得到台灣小公司? 「Silmitasertib是一種蛋白激酶CK2抑制劑,CK2可以說是COVID-19的阿基里斯腱(弱點之意),控制CK2就能控制病毒。這個機制跟傳統思維不同,傳統思維是控制病毒,但是生華科的新藥是調控被感染者細胞中的CK2活性,來間接控制病毒。」宋台生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說明。(延伸閱讀:浩鼎、基亞之後... 這一次生技狂潮是新泡沫還是真王牌?) 治療攝護腺癌 被大廠欽點 這種新機制有個好處,控制的是感染者的細胞,而非病毒,「我們看到的不是現在,而是未來,人類必須為其他浩劫做準備,病毒會變,但是如果從感染者的細胞機制去控制病毒,下次若再碰到不同病毒就有更好的處理方法。」 全世界這種機制的藥物,目前只有生華科已經進到人體臨床二期,甚至已經建立2000個化合物的數據庫,這顆藥能不能成為救星,還須驗證,但是有機會在全世界都願意給資源的情況下,讓自己旗下的藥物能進行更多試驗,獲得更多國際曝光度與經驗,才是一大利基。 Silmitasertib的新聞餘溫還沒散去,生華科另一顆藥Pidnarulex馬上又被國際大藥廠輝瑞看中,7月20日確定通過評選,獲得輝瑞和美國攝護腺癌基金會共同贊助臨床經費,將與輝瑞已上市的PARP抑制劑合併用藥治療攝護腺癌,預計今年第三季由生華科的合作夥伴PMCC執行第一期人體臨床。 國際大藥廠出資,生華科只須提供臨床試驗需要的用藥,就能多一種適應症的臨床驗證資訊,這等好事在台灣新藥公司中並不多見。但是生華科似乎在這方面特別有機運,Silmitasertib正進行的兒童腦瘤臨床一/二期試驗,也是由美國國衛院旗下癌症研究中心贊助經費300萬美元。 公司突然被大量關注,連投信法人的態度都改變,宋台生說起自己的心路歷程,「6年前沒人認為CK2可以做藥,很多人批評我們,市場上也沒人做,現在可能很多人想嘗試了,但我們已經走到這裡。做市場首見新藥太苦太難了!要找到對的生物標記很不容易,在台灣,希望大家珍惜我們。」(延伸閱讀:國鼎新藥傳捷報 通過美FDA核准新冠肺炎二期臨床試驗) 投身新藥研發 老總感慨深 宋台生曾經是台灣第一代生技創投專家,看過太多個案,他語重心長地說,「做臨床試驗與規畫,細節很重要,很多不是藥有問題,而是死在細節。做新藥一切都是科學,要對科學如何一步步做研究很清楚,然後往前走,而非為了滿足市場而做一堆臨床。過去為何有些公司會墜落?深層的意思就是沒有把科學做好。」 這段話,展現了宋台生經營公司的態度與謹慎個性。目前生華科的兩顆新藥,都主攻癌症這個大市場,走多適應症的應用,現在也進入二期臨床,相較於2012年成立之初,手上連藥在哪都不知道,已經有很大進展了。前路還長,法人看中生華科扎實的科學基礎獲得國際機構與藥廠背書,知名度躥升,認為未來或許有授權、國際大廠合作等好事發生,但宋台生只想說:「冥冥中,老天待我不薄。我專注把事情做好,我覺得做對的事情,時候到就對了,也不想給大家過多期望,70歲了,我還要臉,我盡我能力去做。」

藥證報喜又加入武漢肺炎「陪跑計畫」 藥華藥讓創投和外資都驚豔

藥證報喜又加入武漢肺炎「陪跑計畫」 藥華藥讓創投和外資都驚豔

「4年的沉澱,這一次生技產業市值突破1兆元後,應該不會跑了。」藥華執行長林國鐘說,這一次疫情讓全球再度重視生技產業,台灣防疫做得好,能見度高,資金陸陸續續都回來了。 4年前,浩鼎事件後,藥華是首家掛牌上櫃的新藥公司,但藥華並沒有享受到新股掛牌的甜蜜期,反而是見到最冷冽的生技寒冬,感受到當下資金退潮的速度;不僅是募資困難,許多原始股東也對新藥產業打上了問號,急著想抽資金落跑。 私募吸引外資機構、國家基金加碼 但最苦的日子都走過去了,「疫情過後,市場上資金都知道新藥產業重要性,錢潮都回來了,這對於產業絕對是有幫助的。」林國鐘強調。 的確如此,藥華這一回辦理私募案,以每股93.8元,募得15.68億元,快速又順利完成。林國鐘還暗示,其中超過5成是來自於外資,是一檔境外基金,擁有千億美元資金的投資機構。 林國鐘不諱言,外資機構是經過4個月的深度訪談後,尤其是針對美國營運的進度,和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藥證申請過程,例如今年3月13日的送件,5月12日FDA的BLA(上市審查登記)說明會議,這一切細節都要清楚了解後,才可能放心長投藥華,私募資金進場至少要鎖3年以上。 ▲(圖/攝影組) 其他國內的台杉水牛二號生技創投、兆豐銀行等專業投資機構資金都有參與,這也意味著藥華一切準備就緒,要再次出發。 早在2019年2月,P1101新藥就獲得歐洲藥物管理局(EMA)的許可,目前已經在歐洲11國上市,最高定價為每一療程12.4萬美元,療程時間約一年一次。從開賣銷售的狀況,似乎有著不錯滲透率。(延伸閱讀:從診斷、監測到用演算法找新藥…進擊的病毒,AI醫療發展新契機) 法人也評估,由於武漢肺炎的影響,歐洲各國醫療機構將血癌患者列為高度感染族群,這一部分也可能讓P1101新藥有機會進一步成長。從歐洲開賣的模式分析,接下來的美國市場、台灣與亞洲市場相繼取得藥證下,成長潛力備受期待。 其中,台灣部分已經在6月正式取得上市銷售許可證,讓台灣成為亞洲市場第一個開賣國家。為了擴大銷售,藥華還收購了台灣通路商─泛泰醫療公司。根據元富投顧報告指出,泛泰醫療深耕台灣血液病學行銷市場10餘年,年營收可達10餘億元。就今年前五月,泛泰醫療的累計營收已逾2億元,若藥華與泛泰完成整併,將立即能為母公司藥華帶來明顯的營收挹注。 瞄準每年上億美元藥品商機 藥華董事長詹青柳表示,P1101目前的藥證申請,和臨床進度都符合預期,南韓已在申請孤兒藥資格;美國核發藥證的目標日期將落在明年的3月13日;日本方面已進入二期臨床,預計收案29人,完成後就可以申請藥證。中國也在規畫臨床中,希望在2022年之前取得藥證。也因為一切都完成就緒,所以才需要募資,在各地準備大舉開賣。 最重要的就是,當P1101新藥研發成功取得藥證,藥華也在美國、中國、日本、南韓等地設立子公司,打算靠自組的團隊推進市場,這才是這一次私募看重的所在。 因為據法人評估,若以競爭廠商Jakafi的藥價估算,Jakafi開發的新藥針對適應症包括骨隨纖維化及真性紅血球增生症二線用藥,光美國市場年用藥人數約14000人,營收貢獻約22億美元,全球銷售額則可達30億美元,且市場持續成長中。若用Jakafi一年治療費用定價達16萬美元來看,P1101的定價策略有望勝過Jakafi公司,有助於搶下每年上億美元的商機。 法人認為,4年前浩鼎的新藥都還不知道三期臨床試驗能否過關,還在解盲階段,市場上資金就把市值拱上了千億元。對比之下,藥華都已經順利取得藥證,準備要在世界各地大展拳腳,市值才剛上10億美元,相對合理許多。(延伸閱讀:浩鼎、基亞之後... 這一次生技狂潮是新泡沫還是真王牌?) 除了P1101這一顆藥備受期待之外,在當前市場上熱度最高的COVID-19,藥華也被選入醫藥品查驗中心的指標性專案輔導計畫(簡稱陪跑計畫)。 林國鐘說明,5月15日,公司以P1101治療或預防武漢肺炎的臨床試驗方案,向美國FDA以冠狀病毒療法加速專案送出申請。這部分臨床實驗計畫,是針對武漢肺炎潛伏期和輕症階段,透過α型干擾素提高感染初期的抗病毒能力以及免疫反應,降低輕症患者演變為重症、或是高風險無症狀者被感染的風險。目前研發中的武漢肺炎治療計畫有兩項,其中之一是完全創新的疫苗設計,此疫苗選用武漢肺炎病毒「受體結合區域的蛋白」及「核殼蛋白」,再加上能與抗原呈現細胞結合的「綠膿桿菌外毒素」所組合而成的疫苗,期望兼具預防及治療效果。這一部分已經納入陪跑計畫,每兩週都要向醫藥品查驗中心報告進度。 陪跑計畫搶搭武漢肺炎用藥 至於第二項則是藥華獨創PEG長效型技術平台所研發的蛋白新藥,此蛋白新藥候選藥為第二型血管收縮素轉化酶,在國外廠商已有第二期臨床試驗數據,顯示其兼具安全性及臨床療效。但林國鐘表示,由於此類藥物在人體血液中停留的時間太短,效果有限。所以,藥華希望透過獨創PEG技術改良為長效型,將盡快向醫藥品查驗中心申請陪跑計畫。

杏國癌藥將解盲 股價大洗三溫暖

杏國癌藥將解盲 股價大洗三溫暖

這一波,杏輝集團所屬的上市櫃公司杏輝、杏國從飆漲數倍,到近期忽然間的大崩盤,如雲霄飛車般地起伏,嚇得小股民不知所措。這幾天,杏輝集團投資人關係處的電話更被打爆了,大家都關心到底杏輝集團出了什麼大事,難道會成為下一個浩鼎嗎?發言人樓怡美則是呼籲投資人冷靜,強調:「公司的基本面,新藥的進度,一切和過去一模一樣,股價暴漲暴跌只能尊重市場機制。」 讓人感到好奇的是,向來低調的杏輝集團,居然這一回成為市場上熱捧的對象,知名度瞬間暴紅,甚至被市場點名合一、中天、杏國及杏輝四家稱作「天國一輝」,成為股價飆最凶,也殺最凶的生技股。 研發苦熬多年 投入胰臟癌新藥 6月拜訪過杏國的法人呵呵笑著說,很多投資人可能不知背後原因,只是因為看到杏國股價好強才去追。其實,能夠讓杏國這一波成為焦點,主要是在5月底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線上年會上,杏國的胰臟癌新藥EndoTAG®-1全球三期臨床試驗收案順利,而胰臟癌的市場商機很大,才會備受市場關注,帶動股價一飛沖天。 當前杏國雖然是生技股的焦點,但別忘了新藥研發的過程是漫長艱苦的。杏輝集團董事長李志文回憶說,2014年杏國才上櫃,過程中並不順利,加上集團在中國設藥廠,但生技產業卻進入寒冬期,營運狀況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繳不出成績單,對老股東也有些不好意思。但2019年11月,是杏國的大轉機。因為杏國的胰臟癌新藥EndoTAG®-1第三期臨床試驗展開,這顆藥為抗胰臟癌新藥,全球三期臨床設計主要是針對使用FOLFIRINOX化療組套治療失敗後的二線用藥市場,而且是取得歐洲藥品管理局及美國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胰臟癌孤兒藥認證資格。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預估,胰臟癌患病人數達46萬人,且逐漸攀升中,杏國的EndoTAG®-1胰臟癌新藥,是目前主流用藥FOLFIRINOX外的唯一希望。所以,法人報告也對於杏國這一顆新藥後續爆發力充滿著想像。 市場預期樂觀 廠商搶授權 根據永豐投顧最新報告分析,這一次ASCO線上年會,杏國的EndoTAG®-1胰臟癌新藥已達到期中分析的條件,正在將委託研究機構負責整理的資料,再交由獨立資料監察委員會進行資料分析後提出報告建議。 市場對於EndoTAG®-1新藥有所期待,是因為這顆抗胰臟癌新藥的原理,是藉由帶正電之特性,快速累積於腫瘤新生血管內皮細胞部位,這一部分帶負電,透過細胞內噬作用,殺死腫瘤新生血管內皮細胞,進而達到阻斷腫瘤血管新生。另一部分是,胰臟癌仍是嚴重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市場,現有的胰臟癌藥物仍無法有效提升整體存活率,EndoTAG®-1人體二期臨床試驗結果顯著延長患者整體存活期22%,與無惡化存活40%,可提供病患更好的治療選擇。(延伸閱讀:從診斷、監測到用演算法找新藥…進擊的病毒,AI醫療發展新契機) 由於FOLFIRINOX這一顆藥,在全球已成為治療胰臟癌主流用藥,杏國想要突圍的方法,就是在臨床設計上,針對胰臟癌患者使用FOLFIRINOX化療但卻治療失敗,這時候就要啟動二線用藥。法人分析,目前全球胰臟癌病患人數最多地區為中國,杏國已獲准於中國大陸執行三期人體臨床試驗,預計今年開始收案。整體來說,杏國EndoTAG®-1的未來價值,從國外廠商積極爭取授權來看,的確充滿著希望。不過,所有的臨床試驗講求科學證據,數據說了才算,杏國這顆新藥將於第三季進行期中分析解盲,結果是否如人意,無人敢打包票,只能靜待結果。

合一股價像雲霄飛車 從天堂重摔的新藥股還能追嗎?

合一股價像雲霄飛車 從天堂重摔的新藥股還能追嗎?

7月21日,受到全市場關注的合一再度殺到跌停板194.5元,連續吞下第8根跌停板,市值也跌破千億元關卡。這一檔股票自3月19日反彈以來,100天內股價翻了20倍,被市場稱作妖股之王,一躍為生技股的領頭指標。 漲多就是利空 合一大崩盤 當初,生技股從第一波的恆大、瑞基、高端疫苗等防疫股,順利在合一持續飆漲的接棒下,帶起了生技族群一波又一波的比價行情,超過30家生技股站上百元,更一舉推升生技股市值突破兆元大關。 就在一片喊讚聲中,料想不到的是,沒有任何徵兆,也沒有解盲失利,就這樣無預警般的崩跌,讓一票投資朋友嚇得不知所措。一檔合一的崩盤,引爆了生技股暴跌的連鎖效應,7月17日上櫃生醫指數居然重挫7%,所有人都在問:「難道生技股行情結束了嗎?」 打開各大股市網站的留言板,討論度最高的就是合一,看壞的鄉民依照合一的跌停板速度,已經在行事曆上估算到,7月底剩下84.7元;力挺的鄉民則是推估接下來到月底上看618元。雙方爭論不休。 樂觀投資人的理由,直接嗆出中天集團背後金主實力雄厚。富邦集團掌門人蔡明忠、蔡明興兩兄弟都有持股,蔡明忠持股1.89%,蔡明興持股2萬8000餘張,持股比重8.1%,甚至連富邦人壽也是大股東,持股1萬5000餘張,持股比重為4.3%。其他如台灣大學持股比重3.5%,鑽石生技投資持股7.1%,如此豪華的陣容,怎麼可能會任由合一一路殺盤。 更何況,過去基亞、浩鼎的隕落,主要是因為市場過度期待,後來因解盲失利,才從雲端跌落下來。但是,合一不只4月分時,與全球前三大皮膚用藥大廠LEO Pharma簽署總共5.3億美元、台灣史上最高金額新藥授權合約;後來,另一顆糖尿病慢性傷口潰瘍新藥,解盲數據也相當正面。合一與過去基亞、浩鼎的情況完全不同,殺盤是毫無道理啊。 但看壞合一的投資人直接強調:「漲多就是最大的利空!」許多看不懂生技的法人也搖搖頭苦笑地說,真的不知道在漲什麼,合一已經漲到不知道如何評估,這一款新藥可以讓合一市值站上千億元嗎?如果這是合理的評估,其他新藥股題材又該如何評價呢?(延伸閱讀:浩鼎、基亞之後... 這一次生技狂潮是新泡沫還是真王牌?) 十年大多頭 分析師很樂觀  合一大崩盤後,整個生技股也跟著大地震。一名投資人氣呼呼地說,「合一漲太多的大修正,那是合一的事情啊,為什麼其他新藥股也跟著一直跌,很奇怪!」當生技產業因為合一的飆漲,走到兆元大關,這時候到底還適合投資嗎?還是高點已到? 摩爾投顧分析師蔡正華直截了當地說,「行情才剛剛開始。」這行情相當明確,一直圍繞著政策方向在走,別忘了「生技條例延10年。」看似短線利多出盡,但回到2007年推出生技條例時,是生技產業大多頭的起步,這一次是另一個啟動點。永誠投顧分析師李忠興說:「別再殺低,可能會後悔。」生技的大震盪,就技術面上只是短線過熱,需要調節。就以合一為例,崩盤是在20分分盤交易的時候,成交量非常的少,當時大戶就算想落跑都跑不了,不僅如此,法人甚至在殺盤過程中還有低買承接。很顯然的在高檔未爆量的情況下,看不出合一行情已經結束。 大展投顧總經理賴建承說,當前生技的崩盤,主要是恐慌情緒因素大過於基本面,合一連番跌停板讓所有人聯想到過去基亞、浩鼎的慘況,也連帶拖垮整個族群。其實,這一回新藥股部分,有很多家公司好消息傳來,像是生華科受到國際期刊《Cell》點名旗下的新藥對武漢肺炎有顯著效果;藥華的P1101新藥也繼續申請了美國等藥證。 而且,這些公司過去一段時間,股價又不像合一漲幅20倍這麼驚人,這一回連累股價被壓回,其實未嘗不是撿便宜的時機點。 遵循3項指標 操作沒煩惱 該怎麼布局生技股,何時是撤退的時候?賴建承回應著多數投資人最想要的答案。他說,投資人不要忘記這一波生技熱是從武漢肺炎帶動起來的,是全球性資金湧到生技產業的領域,期望能早一點發現到救世的新藥,或者疫苗。 所以,這一波美股NBI生技指數從2961大漲到4525點,一舉改寫歷史新高,絲毫沒有回檔的意思。回過來看,這一波生技股的修正,反而成為不錯的進場點。倒是,NBI生技指數若出現大幅回檔時,才是投資人真正該注意的離場訊號。分析師蔡正華則是建議股價高低位階的轉換,他認為生技股因為合一出現劇烈震盪,但依舊可看出一個端倪,就是從漲多的新藥股,轉入低基期漲幅落後的個股身上。例如,股價連40元都不到的懷特,由於這一波跟著合一展開比價行情,反而在生技指數回檔時,因為基期太低,出現大漲。(延伸閱讀:好消息!牛津大學新冠疫苗人體實驗 「可產生免疫反應」) 另一個觀察新藥股的重點是研發的進度,這一次合一會大漲的起因是糖尿病特定併發症的新藥有了不錯的成績,才讓市場買盤全面湧入。評價新藥的價值,無法像製藥業一樣可以用營收的成長性作為依據,所以藥的進度就顯得很重要。用這個模式觀察,生華科、杏國、逸達及藥華等,其實最近都傳來不錯的消息,可以持續追蹤進度。 「新藥產業的飆漲模式,的確考驗我的理智。」萬豐資本創投投資長蔡文璞笑說,在資金潮來時,有時候必須要順著浪潮一起衝,不然績效可能會與其他人天差地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