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國旅升級新亮點

疫情促使國旅爆發,也是觀光產業轉型升級的最佳良機。若能結合地方創生,可望在保有地方特色的情況下,創造經濟產值,才能實現觀光立國的願景。

結合「三生」打造地方DNA!風土經濟  國旅升級新亮點

結合「三生」打造地方DNA!風土經濟 國旅升級新亮點

繫上安全帶,聽到「飛機即將起飛」這段廣播,乘客興奮到快哭出來。儘管機艙空間遠不如國際線,但只要到機場、坐飛機,就覺得「我出國了!」 根據波仕特線上市調網的調查,37%的民眾原先有國外旅遊計畫,受疫情影響,如今只能在國內過乾癮。 以離島的澎湖為例,遊客人數雖然從今年2月開始減少,當時還有業者推出3天2夜3000元有找的行程,但4月開始人潮回流。根據澎湖機場的統計,馬公、七美、望安3座機場的總到站人數,6月比5月成長了74%,達11萬人左右,平均每天入境3824人。端午連假期間,加上乘船前往的旅客,第一天就湧進13000人。 廉航崛起 寧願花錢出國去 根據交通部觀光局的統計,國內旅遊在2012~2016年持續成長,但廉價航空崛起後轉趨減少,2018年的國內旅遊總人次比前1年減少6.7%為1.7億人,旅遊總費用則減少6.3%為3769億元,平均每人每次花2200元。另一方面,出國旅遊則逐年增加,2018年出國總人次年增6.3%為1664萬人,總費用增加7.9%為8077億元,平均每人每次花49000元。 日本星野集團在台灣打造了旗下頂級品牌的溫泉度假村「虹夕諾雅谷關」,社長星野佳路對《財訊》說:「我們在開發虹夕諾雅谷關的時候就發現,台灣人在休假或旅行的時候多半往國外跑。台灣有很棒的自然、文化、飲食、景觀等,都很有魅力,可是我覺得台灣這種觀光魅力沒受到充分重視,這也是我們當初決定開發的原因。」 疫情並未衝擊虹夕諾雅谷關的業績,1泊2食要價超過3萬元,仍一房難求。星野佳路認為原因之一,是這個設施開幕正好滿1周年,但也是因為疫情讓原本常出國旅遊的台灣人出不了國,正好重新發現台灣觀光的魅力。(延伸閱讀:國旅行為大調查:不到5%想跟團,這兩個地點最熱門) 交通部長林佳龍接受《財訊》雙週刊專訪時也指出:「國人對國內旅遊存在刻板印象,認為自己土生土長,對台灣很熟悉,每次出遊都自己規畫行程,不想跟團,可是總去那些熱門景點;而且大家重視CP值,因此會搭廉航出國。其實國內旅遊已經進入深度體驗階段,愈來愈精緻、多元,有深度特色的在地小旅行、解說導覽巡禮或祕境探索體驗等,這波疫情正是一個讓國人翻轉國旅觀念的契機。」 旗下同時有入出境觀光業務的金界旅運服務集團副董事長張詩怡透露,疫情之後,他們已經在國旅市場善用「說在地故事」的經驗。例如許多台灣人會去新竹湖口老街,但只是走馬看花,吃豆花、米粉等美食之後離開;如果聽了當地導遊講解老街紅磚建築的歷史、甚至紅磚的由來,會讓這趟旅行更有深度和溫度。(延伸閱讀:大學生辦活動、作實驗 新竹東門市場,百年菜市變文創景點) ▲九份老街有歷史有美食也有自然景觀,吸引了國內外許多觀光客。(圖/資料室) 深度探索 在地故事很加分 戴勝通和戴東華父子也開啟了旅遊業的新商業模式,挾著「跟著董事長遊台灣」粉絲團的高人氣,他們帶團遊台灣、遊世界,高檔精緻就是他們跟別人不一樣的路線。戴東華說,疫情改變一切,尤其是平價旅遊。各國即使重啟開放,也不希望人大量流動,會往少量高端的方向發展。以前有錢的人比較想出國,例如去歐洲、日本,但是現在沒辦法出國,刻苦的行程他們也不願意。「因此讓業者看到,對高級的需求是大的,好東西是有人要的,但是台灣的高端旅遊難處就在於太少。」 負責踩線的戴東華開發全世界景點,特別有所體會,台灣很多資源是世界各國沒有的,「景點條件很厲害,但是沒有高級化,反觀外國很多景點並不厲害,卻很懂得高級化。」例如他在台中清水長大,小時候朋友來就帶去高美溼地,還會覺得不好意思,沒什麼景點招呼;但國外有個攝影師來拍了高美溼地後,這個景點聲名大譟,搖身一變成為世界級的知名高級景點。 又例如他去日本九州時,搭高爾夫球車上山頂,從小木屋看下去是一片雲海,一問之下,一個人一晚要價16萬日圓,「但是在台灣這樣的景點起碼有好幾10個,我們做的可能就只是讓登山客走上去走下來。」台灣有豐富的資源,不論是潛水、百岳都相當吸引人,高級化是一個重要課題。(延伸閱讀:在地女兒不捨古厝凋零 金門閩南聚落,老宅回春成住宿熱點) 高端旅遊 台灣景點也不差 政府可以做的是美感整合,色彩管理、風格管理,因為如果地方上各有各的想法,湊在一起就顯得亂七八糟。戴東華舉例,摩洛哥是窮國,但是可以做出高級感,整個城市建築只有一個顏色,風味就出來了。摩洛哥有一個城市是紅色的,一個城市是藍色的,首都最大城市卡薩布蘭卡意思就是白色的房子,整個城市就都是白色的,政府規定所有風格都要一致。而台灣也有這樣的地方,例如馬祖芹壁也是一樣的景致,就很有風格。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2019年度的《旅遊及觀光競爭力報告》,台灣排名第37,比兩年前的上一次調查下滑了7名,而且不及亞洲許多國家。攤開各細項的得分,中華國際會議展覽協會祕書長林冠文說:「文化和商務旅遊是我們的弱點。」協會觀察到,觀光業還在開發中的國家,往往傾向放在交通部下面,因為先求能抵達目的地;反觀旅遊業先進的國家,觀光部門多半歸屬於文化部門管轄,因為文化相關內容和旅遊息息相關。不過林冠文也認為,台灣的燈會或一些活動近年來已經愈來愈有設計感,前景看好。 站在地方的立場,期待觀光促進當地經濟繁榮,又擔心生活品質下降。台灣觀光地方創生協會副理事長蔡文宜指出,在地方發展觀光,要有風土經濟的思維,也就是結合生活、生產和生態的體驗經濟,並深化在地連結,創造旅人的感動和回訪,增加關係人口,這就是近年來常聽到的「地方創生」的內涵。一個地方創造出地方特色後,就能提高觀光客的人均消費,以價制量,地方能減輕容量負擔,觀光客也可以從容欣賞地方特色。(延伸閱讀:返鄉媽媽揪夥伴讓紅烏龍更紅了!台東鹿野,農趣體驗玩活地方產業) 蘇澳朝陽社區 振興苦茶油 蔡文宜認為,造訪一個城市10次以上,它就像你另一個家,你會願意花時間,慢慢從它的巷弄中尋找文化特色,細細品味。以宜蘭蘇澳朝陽社區為例,這裡靠山面海,人口外移狀況嚴重,常住人口只有大約200人。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2015年發現這個社區有苦茶樹後,啟動苦茶油復興計畫,讓農民提高收入;他還推動地方創生,為增加關係人,把範圍擴大到南澳地區。找出地方特色後,和地方居民頻繁互動,產生地方認同感,進而優化產業,就容易吸引青年移居。 在高齡少子化的趨勢下,缺乏大企業投資的台東縣,近10年來則靠著大型活動打開知名度、建立品牌力,再創生地方。台東縣前縣長黃健庭2009年就任時,不論低收人口比例、家戶所得等數據,台東縣都是倒數第一。為擺脫貧窮,他把台東的自然環境變成亮點,例如鹿野高台原本就有飛行傘活動,當時台東縣觀光旅遊處長陳淑慧想到國外常舉辦熱氣球節,於是從買球開始,到訓練飛行員、和中央討論法規、爭取經費,熱氣球嘉年華規模逐年擴大,甚至紅到國外,今年已辦到第10屆。 成功催生台東鹿野的品牌後,黃健庭讓它的效益擴大到其他鄉鎮,推動各區共好,1年4季依各區特性辦不同的活動,使遊客結構多元化。到2018年為止,前8年累計熱氣球節帶來540萬人次,保守估計1個人到台東一趟花2000元,直接效益就達到100億元。從一個沒有生機的窮鄉僻壤,現在台東當地金融機構存款達到405億元(勞動人口10萬人),2019年失業率從10年前的5.8%降為3.6%。因為有觀光客食衣住行需求等商機,又有好山好水,吸引許多年輕人移居台東。(延伸閱讀:老風土,新商機 風土資源具備了哪些優勢?能帶動什麼樣的體驗經濟?) 熱氣球夯 台東失業率大降 政府也看到地方創生的必要性和未來性,觀光局配合地方創生計畫,除了補助地方政府改善遊憩設施品質、辦理地方特色觀光活動,還積極輔導小鎮提升品牌力。觀光局並提出「觀光圈」構想,由各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以旅遊帶的概念,整合在地組織和產業夥伴,確定主題品牌觀光產品後,分成軟硬體雙管齊下推動,擴大綜效。不論觀光或地方創生,都需要跨領域整合,蔡文宜建議比照科技會報的方式,傾聽不同部會、國外或民間的聲音。 營造有深度、多元化、展現在地特色的國旅市場,是台灣觀光產業必須正視的課題;並且結合地方創生的精神,讓在地居民和旅客都能滿足需求,也是值得大家努力的方向。在疫情結束後,才可望用嶄新的服務迎接外國觀光客,朝觀光立國的願景邁進。

國旅行為大調查:不到5%想跟團,這兩個地點最熱門

國旅行為大調查:不到5%想跟團,這兩個地點最熱門

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許多人的旅遊計畫,被迫在國內旅遊的情況下,國人究竟如何規畫行程呢?為了找答案,《財訊》雙週刊委託波仕特線上市調網進行「國民旅遊偏好大調查」,不但從中看出民眾在疫情下的旅遊選擇,相關業者也能從中得到一些啟發。 調查結果顯示,38%的民眾原本有國外旅遊計畫,受疫情影響,只有9%還打算出國;另有23%的人改變原訂出國計畫,改在國內旅遊;有意在國內旅遊的人占了64%。從波仕特的分析還可以看出,3.7%的人原本沒有旅遊計畫,疫情發生後才決定出遊。世新大學財務金融系副教授郭迺鋒指出,很多人即使沒有染疫,卻因為擔心疫情而憂鬱,這時候就需要旅遊來轉換心情。(延伸閱讀:結合生活、生產、生態,打造地方創生的關鍵DNA!風土經濟 國旅升級新亮點) 疫情攪局 留在國內趴趴走 調查結果發現,大家最鍾意旅遊的縣市前3名依序是花蓮縣、澎湖縣和台東縣;這3個地方交通不便但遠離塵囂,正好有類出國的感覺,成為不出國門的最佳替代去處。至於不甚感興趣的地方,則是連江縣、台北市和雲林縣。連江縣可能是未能立刻和馬祖連想在一起,這些地方都各有特色,或許還要再加把勁,才能獲得更多旅客青睞。 國人出遊的目的,超過6成民眾為的是欣賞自然景觀和享受美食,接下來就是了解文化歷史和建築美學,也有兩成受訪者喜歡冒險活動,或單純地只要放空。有趣的是,交叉分析性別和年齡後,不意外地,發現女性旅遊意在購物的比率為22%,比男性的12%多1倍左右;女性想享受美食的比率(67%)也高於男性(55%)。(延伸閱讀:大學生辦活動、作實驗 新竹東門市場,百年菜市變文創景點) 鼓勵安心旅遊 政府添柴火 50歲以上年長者想欣賞自然景觀的比率為69%,比20~29歲年輕人的54%出15個百分點;30~39歲青壯年對登山、潛水等冒險運動熱中(30%),只有12%的年長者偏好這類活動。 從居住地也可以看出興趣的差異。相較於其他地區,北部民眾在美食和奢華類消費占比較高,南部民眾則在購物一項顯得突出;東部和離島居民則踴躍參與冒險類以及文化活動。 旅遊、餐飲等相關商家都希望遊客多消費,不過調查指出,包含住宿、交通、飲食、票券等所有花費,在國內旅遊平均1天花3612元。受訪者中,52%的人1天平均花不到3000元,因為當中也包括住宿和交通費,實際用在餐飲、伴手禮等上面的金額恐怕很有限,要如何讓消費者願意掏腰包,將考驗店家的智慧。(延伸閱讀:返鄉媽媽揪夥伴讓紅烏龍更紅了!台東鹿野,農趣體驗玩活地方產業) 至於旅遊天數,平均是2.5天。正如交通部部長林佳龍的觀察,台灣人出遊習慣自助旅遊,僅5%的民眾會跟團,近7成都是自助,另有一些人採取半自助方式。若以年齡來區分,參加團體旅遊的青壯年只有2%,年長者則達到11%;而且20%的年長者喜歡半自助旅行模式,也就是交通、住宿和部分行程由業者安排,因此旅行社可考慮針對50歲以上人士設計行程。 交通部7月1日開始推出安心旅遊方案,從「食宿遊購行」5個面向來振興觀光產業,預估帶動638萬人出遊,創造235億元的觀光效益。問卷調查結果顯示,75%的民眾因此提高了在國內旅遊的意願。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還有12.6%的人不清楚補助內容,讓政府的美意打了點折扣。 國旅市場因為民眾出不了國而可望蓬勃發展,但從調查結果看來,消費者仍緊守荷包。如果旅行社不能切中不同遊客的實際需求,規畫有深度、有溫度的行程;商家不能提供有特色、精緻化的商品和服務,全球交通解封後,國旅恐難免又走回萎縮一途。(延伸閱讀:在地女兒不捨古厝凋零 金門閩南聚落,老宅回春成住宿熱點) ▲台東熱氣球嘉年華的造形球,已成為大家關心的焦點。(圖/台東縣政府提供)

大學生辦活動、作實驗  新竹東門市場,百年菜市變文創景點

大學生辦活動、作實驗 新竹東門市場,百年菜市變文創景點

下午時分,走進新竹東門市場,望過去是長長的走廊,兩旁一格格的店鋪鐵門全部拉下;再往2樓、3樓走,每越過一個轉角,似乎又是無止境的長廊,時光彷彿就此凝結。 到了傍晚時分,不一樣的景象出現了!一樓店面陸續開張,桌椅交錯在長廊上,老闆忙進忙出,人潮陸續湧入,用人聲鼎沸來形容也不誇張。週末更是溫馨的風景,各種手作活動,吸引眾多爸爸媽媽帶著小孩一起來市場同樂,許多年輕人更是從別的縣市慕名而來。 清華大學攜手新竹市政府打造東門市場青年基地,讓老市場搖身一變成了文青觀光景點。位於3樓的開門工作室,就是翻轉市場的背後推手。負責人陳泓維去年剛拿到清華博士學位,「這是一個實驗室,鼓勵年輕人在這裡嘗試錯誤。因為有機、有趣,每次來都會有新的事物,可以滿足從幼兒園到老人家的各個年齡層。」(延伸閱讀:結合生活、生產、生態,打造地方創生的關鍵DNA!風土經濟 國旅升級新亮點) 開門工作室 不怕嘗試錯誤 陳泓維娓娓道來新竹東門市場往日的繁華。1900年,10位地方仕紳集資蓋了這個市場,1911年被收回成為公有,當時還是巴洛克式豪華建築,舶來品、南北貨都透過東城門來往。後來日本人把舊城門拆掉,並在附近做了很多大型建設,例如神風特攻隊招待所就在附近,可以想見出入都是社會頂層階級。歷經瓦斯爆炸重建後,1977年市場成為現在看到的地下1層、地上3層的建築物,面積共達兩千多坪,至今仍是台灣單一主體最大的市場。 當年在東門市場不少都是有頭有臉的店家,還有全新竹第一座電扶梯,附近短短一條街有30家銀樓。那時1樓1個攤位的合法權利轉移金,可以換兩棟透天厝,風光程度不難想見。陳泓維還透露,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媽媽,現在都還固定在市場裡的某家店做頭髮。 後來新竹科學園區興起,加上台北高速發展,大約在2000年前後,由於新竹的百貨業快速成長,另一方面市場很難停車,來自外地的園區人,都喜歡去一站式的消費場所。東門市場逐漸沒落,陷入寂寥與荒涼。 「你可以想像,我們進來的時候,一樓廁所外面賣的不是衛生紙,而是針頭嗎?」由於店面一一結束營業,東門市場一度成了街友群集、乏人問津的社會治安死角。(延伸閱讀:國旅行為大調查:不到5%想跟團,這兩個地點最熱門) 柯P的媽媽 也在這裡洗頭 2015年下旬,清華大學與新竹市政府合作跨域治理計畫,找到了當時剛從清大機械所畢業、正要攻讀服務科學研究所的陳泓維,與其他有興趣的同學,成立開門工作室。他們想,如果將青年創業,作為活化市場的手段,或許是一條可行之路。 其實陳泓維從14歲開始,就踏入了這個領域。當年文建會推動社區規畫補助案,陳泓維的父親是國文老師、地方文職工作者,陳泓維自然一起參與。他的上一個案子,則是橫山鄉大山北月,與同學用服務科學的方法,把廢棄30年的山區小學變得美輪美奐。 東門市場共571個攤位,2015年時約有100多攤在營業,經過開門工作室幾年的努力,大概增加了80個攤位。而開門工作室平均大概有6~8位成員,都是自由工作者的形態,每個人都是兼職。陳泓維說,這裡就是一個讓大家可以做些事情的地方。(延伸閱讀:老風土,新商機 風土資源具備了哪些優勢?能帶動什麼樣的體驗經濟?) 一開始,反對改造市場的聲浪幾乎是一面倒。老闆說,你們學生都是來做作業 ,我們掏心掏肺地互動,結果學生交完作業就跑了,10幾年來都是這樣。陳泓維花了很多時間,讓他們看到學生們不會走。老闆們從一開始唱衰,後來才願意聊聊天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陳泓維告訴他們,開門工作室在這裡不賣東西,而是客廳、實驗室;10個有9個聽到,都搖頭說不可能。所以第一個工作,就是讓大家知道這是可能的,開門工作室在東門市場辦了一場又一場的活動,音樂會、講座等等,把原本根本不會踏進市場的人先吸引進來。 把在地人找回來之後,外地人也慕名而來,讓市場成了新竹市特殊的觀光景點。清大畢業生、工作室另一位成員陳淑梅,負責東門市場玩手作、開門LAB等活動。她說,去年初至今辦了60場活動,包括梭織、陶藝、香水、皮革、木工、插花等等,能想得到的活動都有,而不再只是吃吃喝喝、來買菜,吸引了很多年輕人與家庭來參加,還有不少從外縣市遠道而來,回響意外地熱烈。(延伸閱讀:返鄉媽媽揪夥伴讓紅烏龍更紅了!台東鹿野,農趣體驗玩活地方產業) ▲新竹東門市場搖身一變成為特殊觀光景點。(圖/開門工作室提供) 槓桿效益大 不用砍掉重練 那顆桔子的店長張曉菁說,她的夢想是開一間小小的烘焙店,原來以前對市場的印象總是黑黑又髒髒的,但現在她很喜歡待在市場,除了早上有傳統攤商賣著魚肉蔬果,到了傍晚更是熱鬧,每家店的裝潢都很有特色,吸引了很多原本不可能踏進市場的人。  另一家艾比兒甜點負責人郝彭宏則說,近年東門市場活絡起來,跟以往不一樣了,希望能藉由東門店讓名氣及業績有所成長。 陳泓維說,地方創生有幾種作法,一種是一筆大錢砍掉重練或是重新裝潢,4000萬到6000萬元跑不掉,但是幾年後案子做完了就沒下文了。另一種就是像東門市場,「我們一開始只有新竹市政府的資源200萬元,但是引了10家店進來,藉由槓桿效應,讓有資源的人帶資源進來,由下而上,帶動更多人、更多資源進駐,是地方創生的另外一個樣貌。」(延伸閱讀:在地女兒不捨古厝凋零 金門閩南聚落,老宅回春成住宿熱點)

在地女兒不捨古厝凋零  金門閩南聚落,老宅回春成住宿熱點

在地女兒不捨古厝凋零 金門閩南聚落,老宅回春成住宿熱點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趨緩,防疫新生活運動和安心旅遊上路,安靜了好一陣子的離島金門,又開始出現人潮。位在金門本島西南的珠山聚落,下午時分,也開始陸續見到遊人拉著行李到來。 如果幸運,可能遇到地方耆老,不然也會有民宿的主人,領著旅客們認識這個起源自元朝的聚落;欣賞這一個小小的盆地裡,交趾陶做工精美的薛式家廟,依「七星流穴、四水歸堂」的地理規畫,俯瞰被閩南建築包圍的珠山大潭,還有薛永南兄弟洋樓和機關樓在兩側守望。(延伸閱讀:結合生活、生產、生態,打造地方創生的關鍵DNA!風土經濟 國旅升級新亮點) 民初最富庶村落 古厝成群 珠山是薛氏單姓聚落,出過開閩第一進士薛令之,也有金門第一座現代化私立學校—珠山小學,更曾誕生金門唯一的地方期刊《顯影月刊》。清同治年間,建材考究的閩南建築開始在珠山接連建起,甚至還有話劇社、南管隊,以及兩座鴉片煙館,堪稱清末民初時金門最富庶的村落。接著一次大戰前後,在菲律賓一帶發展有成的薛家子弟返鄉「起大厝」,又在珠山添造幾座洋樓。因此珠山面積總計雖不到9公頃,卻有金門最完整、最集中的古厝群。 但這些古厝歷經戰火風霜後,每棟都達到百年高齡,卻面臨後人遠走,產權分散,無人修繕,漸漸傾圮、毀損。這狀況其實不只發生在珠山,也發生在金門許多其他角落。直到1996年營建署國家公園管理處進駐金門,和古厝屋主們協商取得使用權,再由政府出資、成立匠師班,才逐漸修復至原來的風貌。2006年起又開放讓民間業者經營民宿,活化使用古厝的同時,也紓解金門旅館房間數的不足。(延伸閱讀:國旅行為大調查:不到5%想跟團,這兩個地點最熱門) 張淑瑛是金門土生土長,雖然不是珠山人,小時候也是和家族一起住在閩式大宅院裡,心裡一直對古厝有種牽掛,「很捨不得看著島上的老房子荒廢,或是被拆了蓋成公寓大樓,一棟一棟愈來愈少。」得知國家公園的古厝民宿計畫後,她決定放棄原來的旅行社工作,提企畫書、參加甄選,也順利取得經營權,成了珠山「大夫第」民宿主人。 「大夫第」正如其名,原是某位官員的宅第,是少見的雙落加左右護龍建物。2011年珠山小學所在建築也修繕完成,是有前中後三落的大屋,張淑瑛又爭取到經營「校長的家」民宿。兩處民宿如今都經營得有聲有色,已經成為珠山古厝民宿的代表。 ▲珠山的閩式建築群位置集中且保留完整,為地方營造出有別於一般觀光景點的懷舊風情。 萬事起頭難 官民邊做邊學 但是,「最前面3年真是很痛苦,」張淑瑛說,古厝民宿是前所未見的新行業,業者和官方都是邊做邊學。為了對建物損害降到最低,一開始「房東」國家公園管理處規定屋裡一根釘子都不能釘;加上經營權的年限也只有兩年期滿得延長1年,都拉高了初期建物內部規畫難度。就這樣經過無數次折衝和溝通,相關的規則才一步步調整,如今的合約中,經營權已經放寬到5年期滿得延長4年。(延伸閱讀:大學生辦活動、作實驗 新竹東門市場,百年菜市變文創景點) 另外當時國人旅遊,住宿首選都是飯店和旅館,古厝民宿因此初期業績成長很有限。後來相關單位開始宣導觀光客來到金門不只是參訪戰蹟和古蹟,還可以實際在百年古厝住上一晚,隔天早上享用傳統金門早餐,增加了話題性。再透過有實際住宿經驗的旅客推廣,愈來愈多人知道這些外觀經典、設施卻十足現代化的古厝民宿不但好看也好住。又隨著小三通、大三通、陸客自由行等政策一一上路,網路遊記的傳播,體驗入住古厝,漸漸在兩岸觀光客間成了金門的一大觀光亮點。 但是珠山本身就不大,每棟古厝雖有不同風情,房間數卻很有限。張淑瑛於是和其他珠山的民宿業者都有默契,「我不會因為客人需要20間房,但校長的家只有6間,大夫第只有5間,就把生意推掉;只要加上附近的同業,就可以解決房間不足的問題。」因為相較於金門其他如水頭、瓊林等古厝民宿較多的聚落,珠山民宿的位置都很集中,同一個團體即使分住不同的民宿,距離也都只有幾步之遙。 靠著這樣的團體戰,珠山的古厝民宿群,雖然不接大團,卻接到不少企業旅遊的商機。而且同業間的軟硬體素質、住宿規範齊一,才不必擔心同團旅客的比較,也能盡量降低對珠山居民的干擾。(延伸閱讀:老風土,新商機 風土資源具備了哪些優勢?能帶動什麼樣的體驗經濟?) 根據交通部觀光局統計,金門縣在2019年的民宿業收入合計達2.68億元,相較於2007年僅約1174萬元,成長超過20倍,增幅是全台22個縣市之冠。當中增加的部分雖不全然是古厝民宿的貢獻,但古厝的魅力確實成為金門的招牌之一。 ▲先後擔任珠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的薛永妥(左)、薛明遠(右),和張淑瑛等民宿業者,都希望發展觀光能和維護居住環境並重。 權利金回饋社區 與鄰共好 金門縣政府觀光處長丁剛健說,金門觀光的3大主軸,包括軍事主題、閩南聚落、僑鄉文化,其中閩南聚落的古厝民宿,可以說是地方創生成效最顯著的,「不但保存了閩南建築,也有傳承的功能。」 珠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薛明遠也認為,如果沒有古厝民宿的政策,不難想像鄉親會由於自身需求,拆樓自行重建,或是把地賣給建商,珠山恐怕不可能維持現狀。更不用說由於民宿業者所繳交的權利金,部分用於回饋地方建設,珠山也成了金門第一個電線和汙水處理地下化的區域。 不可諱言,珠山目前常居的家戶大約是30戶,卻有18棟古厝民宿,旺季時難免影響到居民的生活品質。因此直到現在,業者、居民的雙贏仍是挑戰。張淑瑛很感謝居民對觀光客和業者們的友善,讓大家都更願意一起努力,一面維持珠山的風貌,一面讓更多人有機會走進珠山,認識這個充滿故事的聚落。(延伸閱讀:返鄉媽媽揪夥伴讓紅烏龍更紅了!台東鹿野,農趣體驗玩活地方產業)

返鄉媽媽揪夥伴讓紅烏龍更紅了!台東鹿野,農趣體驗玩活地方產業

返鄉媽媽揪夥伴讓紅烏龍更紅了!台東鹿野,農趣體驗玩活地方產業

利用參加製茶技術競賽的空檔,饗嚮台東負責人釧南雁,從鹿野的茶葉改良場趕回饗嚮台東遊客中心接受《財訊》雙週刊專訪。看到她的名字,腦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也太像武俠小說中的俠女了吧!」 現實生活中,她也和俠女一樣,先擬訂策略,再付諸實際行動,透過饗嚮台東串聯當地居民,提供農事學習和部落文化體驗,也銷售農特產品,甚至吸引外來住民,讓鹿野地區不只在熱氣球節熱鬧滾滾,1年4季都充滿生機。(延伸閱讀:結合生活、生產、生態,打造地方創生的關鍵DNA!風土經濟 國旅升級新亮點) 熱氣球之外 土地底蘊豐厚 釧南雁從小在台東市長大,星期六日和寒暑假會回鹿野外公家,和小舅舅及表兄弟一起在田裡玩。長大讀護校之後,在台東、台北共從事15年的護理工作,來自病患、家屬、醫師等不同地方的壓力,甚至讓她懷疑自己能力不足。因此她去讀了佛光大學心理研究所,「這段學習過程對我一生都很受用,因為我治癒了自己,而且知道應該專注在自己身上,不要去想別人在想什麼;最重要的是要對自己負責,所以我會堅定自己的想法,不會因為別人的意見而動搖。」 念完研究所,雖然回到醫院工作,但她想回家幫忙爸媽經營鹿野民宿的意願也愈來愈強烈。除了工作上的瓶頸,一方面是因為她想自己帶當時兩歲的小孩,也希望孩子和她一樣有快樂的童年。釧南雁的外公是永安國小創校校長,那個年代不少人只讀到小學,因此對老校長充滿尊敬和懷念,讓她更強化了對家鄉的使命感。但她並未貿然辭職,而是先充實相關技能,利用勞動部3年補助7萬元的在職訓練計畫,1年內就拿到中餐丙級、烘焙等4張證照。2015年,37歲的她辭去工作,回家協助經營民宿。 鹿野因為熱氣球的活動吸引了大批觀光客,但非節慶期間就週休五日。於是她開始思考:能不能提供常態性、能持續的活動?其實鹿野得天獨厚,有高山、丘陵、台地、平原,1年4季有米、茶、鳳梨、咖啡、洛神花、香蕉等不同的作物,加上附近的部落,體驗之旅的內容可以非常豐富。 要讓更多人知道鹿野有這樣的體驗行程,而且農事體驗完之後能夠消費,需要一個組織整合、有一個平台來串接。釧南雁很早就決定要用公司的方式來提供這些服務,因為商業上的交流才會更有效率和公信力,讓更多人樂於合作。如果地方只有情感上的聯結而沒有利益上的聯結,不容易促進地方經濟活絡。(延伸閱讀:國旅行為大調查:不到5%想跟團,這兩個地點最熱門) ▲(圖/彭世杰攝) 架構網路平台 鄰鄉也沾光 2017年,同樣是返鄉的4位青年成立了饗嚮整合行銷公司,推出「饗嚮台東」這個品牌。育成輔導創業者的邸台東創生基地專案事業部經理陳怡萍指出,當時提供諮詢的重點是,互相分工,例如家中經營民宿的釧南雁負責旅宿、春一枝商行負責人李承澤負責通路,放大彼此擅長的部分,建立起完整的架構。(延伸閱讀:大學生辦活動、作實驗 新竹東門市場,百年菜市變文創景點) 近3年來,服務不斷擴張,除了提供農事體驗,還成立實體店鋪,販售各商店的產品,體驗完的遊客還可以在此用餐或DIY;每個月並固定舉辦市集,讓消費者和生產者對話,連國外的遊客都慕名而來。網路平台的功能也愈來愈完整,除了供遊客使用的B2C模式外,也有B2B的系統,讓同業一起合作。源自鹿野,現在也延伸到關山、延平等鄰近鄉鎮,目的是讓全台東共好。 既然是公司,就要有獲利。釧南雁說:「地方創生如果沒有綁一個能自己賺錢的核心,就創不下去。」公司現有股東4人、正職員工2人,另外有固定的4位導覽人員,營收約6~7成來自農事體驗等行程,未來看好的是成長快速的電商服務,目前上架店家有75家、產品130項,體驗遊客呈倍數成長,從第1年的300人,去年達到1600人。(延伸閱讀:老風土,新商機 風土資源具備了哪些優勢?能帶動什麼樣的體驗經濟?) 儘管現在體驗行程看起來豐富,不過釧南雁仍有危機意識。因為擁有大規模農田的當地居民,迫於經濟壓力,不一定採用友善環境的農法,或基於利益考量不願讓遊客採摘;友善的農夫大約有70、80人,但其中不少人耕種小型農園,甚至是自給自足的家庭規模,導致理念契合又能持續提供體驗場域的夥伴難尋。 ▲透過親身體驗, 小朋友對農務的印象更深刻。(圖/饗嚮台東提供) 產銷一條龍 茶農打團體戰 釧南雁也從中看到了產業的問題,並設法打團體戰來解決。例如原本鹿野紅烏龍遠近馳名,茶樹栽種面積達到500公頃,但中部高山茶等其他地方的品牌崛起後,現在已經萎縮到大約160公頃。碩果僅存的幾家茶莊出外找商機,例如參加茶藝博覽會,但因為是單打獨鬥,很容易被淹沒在幾百家店裡。釧南雁的計畫是,聯合成立合作社,一起出去打響鹿野紅烏龍的名號,同時也以合作或競爭來改善品質。價格隨品質和知名度提升後,茶莊的收購量也會擴大,形成良性循環。 深入研究日本地方創生的島島創生社群共同創辦人謝子涵指出,饗嚮台東不只為地方打造農業樂園觀光體驗、經營網路與實體的銷售平台,更有新時代在地品牌結盟方法,串起每一位返鄉者、移居者、旅人以及在地民宿、農家,讓每一個人都能在台東停留的時間更長、帶回家的東西更多,感受台東黏人的土地。 小時候釧南雁就對媽媽說:「我不會離開台東,我一定會回來。」她不但回來了,而且還讓很多人跟著回來了。(延伸閱讀:在地女兒不捨古厝凋零 金門閩南聚落,老宅回春成住宿熱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