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全民保單危機

數家壽險公司淨值暴跌、落入留校察看區,甚至有被接管的可能。2020年無疑是壽險產業生死關鍵年,全民有6000萬張保單又該如何應對?

3大未爆彈衝擊全民6000萬張保單!壽險業生死關

3大未爆彈衝擊全民6000萬張保單!壽險業生死關

「每每看著金融統計指標、保險業產值、管理總資產一直增加,資金還不斷倒進去,真的不是正常現象。所以我們認為,是該進行調整了,」金管會保險局局長施瓊華語重心長地表示。 中華信評金融評等部副總經理張書評在5月時,更將國泰、富邦、三商美邦、遠雄、南山、新壽、中壽7家台灣主要壽險公司的展望,一口氣降至「負向」;張書評指出,衡量壽險體質不能只看營收獲利,而是要看淨值,近來只要國內外金融市場一有波動,保險業淨值就會受未實現虧損而大幅修正。(延伸閱讀:沖脫拋蓋送 5大行動搶救危急壽險) 金管會頻頻示警 壽險業走到生死存亡關鍵年 近20年來,壽險業是台灣金融業中唯一持續大幅成長的業態,資產規模以每年13.8%的複合成長率暴增,從2000年的2.5兆元,截至2019年已達29.4兆元台幣,占整體金融業比率35.5%,讓台灣成為保險滲透率全球第一、壽險密度全球第4的國家。迄至2019年,光保險業一個產業的產值就占國內生產總額(GDP)逾2%,去年因停賣部分躉繳型和終身型商品才使得保費收入略減,但總保費收入仍高達3.4670兆元,年複合成長率達8.3%。 然而,外表看來金流橫溢,裡子卻是千瘡百孔,3月全球金融市場崩跌正是試金石!「壽險業是慢性病,沒做健檢前都不擔心,一做發現滿是紅字,」政大風管系教授彭金隆分析。 自2018年年底起,保險局便展開雷厲風行的整頓:要求業者調整商品結構、增資以提高資本適足率,明確訂定接軌國際會計準則17號公報(IFRS17)時程,在2025年(今年再延至2026年)一定要讓台灣保險業負債按市價衡量。時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甚至呼籲,業者應厚實資本,保留銀彈充實資本。 本刊採訪多位專家都指證歷歷,今年將是壽險產業生死關鍵年,甚至可能再度出現壽險業者被接管。(延伸閱讀:觀察名單》宏泰靠賣祖產 硬撐淨值比和資本適足率) 生死關1:業務萎縮保費懸崖現形 商品結構扭曲 利差損擴大入不敷出 先從營運面來看,今年1~4月初年度保費收入較去年度衰退逾4成,總保費收入衰退12.4%,保費懸崖已陡然現形。接下來不僅要提高死亡保額,還要調降各幣別新契約保單的責任金準備利率與宣告利率,若業者因保費漲價、利率不夠有誘因而導致保費收入減少,無法維持成長,營運風險也勢必攀高。 不只是收入減少,早期壽險公司大量販售的高利保單,壽險業須支付給保戶的利息很高,但投資報酬率卻愈來愈少,利差損明顯擴大;保單賣愈多、反而虧愈大。 在景氣大好的2019年,6大壽險業者全年投報率也不超過4%,台銀、中華郵政等公股壽險更不到3%;但相較於壽險公司平均要支付給保戶早年保單高達9%的利息,可說是入不敷出。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教授陳錦稷分析,台灣長期處於低利率環境,加上公債等固定收益投資標的選擇有限,壽險業為了應付保單成本,必須在投資組合中,達到3%到4%以上的投資收益率,才能克服利差損,因而不得不到海外尋求更高收益的機會。 但他也提出警訊,若不扭轉商品結構,只是一味想提升投資報酬率,利差損的缺口只會愈來愈大。加上17號公報上路,負債面必須以市價衡量,未來保費收入採分期認列,但一有損失必須在當期完全反應,嚴重影響損益,且隨著保險負債放大,勢必嚴重壓縮股東權益,帶來潛在的巨額增資壓力。 國外信評機構曾估算,若以壽險業總資產29.4兆元估算,業界利差損可能高達數千億甚至到上兆元。 由於全球低利,大企業滿手現金,國際板債券爆贖回潮,再發的債券利率都愈來愈低,而台灣因為資金氾濫,台幣長天期計價商品稀缺,央行也不開放國內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商品(NDF)業務,少有證券化商品可供壽險業投資,在選擇有限下,業者只好連90天期的財政部國庫券都搶。 然而,為了追求更高投資報酬的海外投資標的,據統計,壽險海外投資金額已高達17兆5997億元台幣,占整體資金的66.56%;但是,匯損也因此成為壽險業揮之不去的夢魘。(延伸閱讀:投保教戰》3大新制7月上路 保費漲定了,怎麼買最划算?) 生死關2:海外投資比重過大 資金集中低評級債 瀕危券種成未爆彈 壽險業去年底因台幣兌美元升值,導致匯損創新高來到2912億元,今年第1季台幣兌美元貶值0.5%,但整體壽險業涵蓋兌換、避險損益及外匯價格準備金後的合計數仍有負528億元。 海外投資部位高居不下的另一個風險,則來自於近來不少體質較脆弱的新興市場、金融機構次順位債、能源公司債券都遭信評機構連續性降評;儘管4、5月全球股市反彈,但不確定性氣氛仍濃厚,壽險公司手上的較低評等債券恐成未爆彈。壽險公司的投資紀律顯得更為重要。 理論上,壽險投資應以大型高股息企業或高評等債券為主,如美國公債或蘋果、AT&T等龍頭企業公司債,但為了獲取較高收益,仍有業者重押單一股票標的,甚至較低評級債,例如新光金控。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新光金債信風險集中度最高,相較同業集中於新興市場主權債和能源債,是直接導致3月淨值比暴跌的主因。但部位過大,如今才要調整資產配置,也有再投資風險。 財報顯示,今年第1季整體壽險業稅後獲利雖達597.4億元,比去年同期成長近1倍,但整體淨值卻較上季的1兆9476億元,短少4680億元。為什麼獲利創高,淨值卻大幅蒸發?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其他綜合損益按公允價值FVOCI」和「攤銷後成本AC」等會計項下,金融資產價值因股災而大幅波動。 生死關3:淨值大幅短少 全球股債雙殺 體質惡化浮上台面 簡單來說,壽險業所操作的金融資產分成3大塊:「損益按公允價值FVPL」,主要為國內外股票;「FVOCI」,通常指收益型的股票或做短期價差的債券;以及「AC」,則是持有到期、不會隨意買賣的債券老本。(延伸閱讀:投資評價》整體產業湧暗潮 苦日子來了,壽險股還能買嗎?) 3月股災引起公司債及金融債信用風險貼水上升,造成FVOCI項下的債券資產評價下跌,連AC的未實現利益,也從去年底的8724億元降低了近3712億元。儘管4月風險貼水雖已回落,但若市場波動,評價勢必再受衝擊。 一旦淨值過低,就顯示該業者有清償能力不足的風險,必要時監理機關將可要求退場。過去金管會以資本適足率(RBC)為預警指標,每半年公布一次,去年為加強監管,又增列「資產淨值比」為監測指標。 截至去年底,台灣業者資本適足率都在200%以上,尚未有資本不足的情事,但是若資本適足率連續兩次在250%以下、淨值比低於3%,就落入增資警戒區,需要限期改善或增資。目前宏泰人壽資本適足率僅238.85%、淨值比0.53%情況最為危急;中華郵政、新光人壽和三商美邦也於本季淨值比低於3%。保險局指出,由於須連續2期(半年報、年報)淨值比率低3%才屬資本不足,因此最快在明年3月前完成財務體質的調整改善即可,對業者而言應仍有充足時間。 所幸4月市場快速回升,若經濟惡化下去,對壽險千瘡百孔的商品結構和已然脆弱的投資部位可能更形不堪,但國內業者仍須在6年內準時接軌17號公報,從資產、負債到整個系統都要更新,保險局監管力道必須相當確實。 「台灣金融業韌性還是很強的,」施瓊華期許,透過監管超前部署,不要再發生接管壽險的情事,否則付出的社會成本將難以估算。(延伸閱讀:觀察名單》Q1淨值蒸發480億元... 新壽投資頻踩雷,淨值愈攤愈平) ▲台灣保險滲透率全球第一, 但壽險業的資產負債表卻是千瘡百孔。(圖/彭世杰攝)

沖脫拋蓋送 5大行動搶救危急壽險

沖脫拋蓋送 5大行動搶救危急壽險

為力挽狂瀾,搶救壽險業可採取5項行動。(延伸閱讀:3大未爆彈衝擊全民6000萬張保單!壽險業生死關) 沖 沖掉增加負債壓力的商品。金管會保險局局長施瓊華認為,這次股災讓壽險業者深刻體認到,未來很難再從利差上賺到錢,而必須從精進核保篩選技術來賺取較高的死差益,或是從經營效率上賺取費差益。(延伸閱讀:觀察名單》宏泰靠賣祖產 硬撐淨值比和資本適足率) 脫 脫去利差損、提升整體獲利。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企管系教授陳錦稷分析,國壽、富邦等前段班壽險,利用業務動能稀釋高利率舊保單的保險合約負債壓力,隨著投資收益提升,已扭轉利差損。其他業者雖然也跟進,但一來投資效能較低,且未來隨宣告利率調降,商品結構將遭調整,業績動能隨之受限。(延伸閱讀:投資評價》整體產業湧暗潮 苦日子來了,壽險股還能買嗎?)   拋 拋去包袱,正視合併議題。台灣現有22家壽險,本土業者中除了前5大有能力研發之外,中小型壽險的投報率和業務發展都相當受限,特別是4家公股壽險—郵政簡易壽險、台銀人壽、第一金人壽與合庫人壽,在既有體制內均很難彰顯效益。(延伸閱讀:觀察名單》Q1淨值蒸發480億元... 新壽投資頻踩雷,淨值愈攤愈平) 蓋 以避險操作彌補匯損。若壽險業的海外投資有不得不為的現實壓力,為降低避險成本,陳錦稷建議應推動避險商品的進口替代。國內已經有業者具有避險工具的開發能力,能降低避險成本,又能讓國內有發展衍生性商品的龐大商機。(延伸閱讀:投保教戰》3大新制7月上路 保費漲定了,怎麼買最划算?) 送 大股東送金。壽險產值極大,大股東應體認自身社會責任,適時充實資本,去年保險局即要求業者現金增資普通股,2019年整體業者籌資706億元,今年仍有私募和增資需求,其中又以宏泰人壽增資壓力最大。

投資頻踩雷!新壽重押較低評級債  曝險逾3000億

投資頻踩雷!新壽重押較低評級債 曝險逾3000億

2016年的法說會上,新光金控甚為自豪地宣布,新壽稍早砸下500億元台幣大買的墨西哥公債,因為殖利率從5.3%降到4%,帶動債券價格大漲,帳上出現近50億元的未實現獲利,也已將帳上展望不佳的個股全數處分,有意與過去投資頻頻踩雷的窘境切割。 然而時至今日,新壽卻再次因為股債市場崩跌,導致金融資產出現未實現虧損超過300億元,淨值從去年第4季的1148億元,今年第1季銳減至668億元,縮水逾40%,也導致淨值比僅2.33%。由於淨值不足將影響公司經營和股票信用交易資格,也不符合資本適足標準,因而掉入金管會觀察名單。新壽究竟又踩了什麼地雷才吃大虧?引發市場議論。(延伸閱讀:3大未爆彈衝擊全民6000萬張保單!壽險業生死關) 金融資產評價暴跌 拖累資本適足 針對淨值遽減,新壽回覆為股票部位受衝擊。但其實其債券投資風險也不低。在新光金控今年第1季法定揭露事項中,比4年前持有更多的墨西哥公債,金額已高達900億元,相當於其淨值的6成,另外還持有墨西哥聯邦電力委員會債156億元,以及墨西哥電視集團特萊維薩(Grupo Televisa Sab)153億元,由於銀行與證券通常不會長期持有大量債券,可以推論是由壽險資金持有。股票方面,則重押了706億元於標普500 ETF,金額約其淨值的47.33%,另也買了176億元的SPDR道瓊工業平均指數ETF,金額約其淨值的11.81%。 儘管不少大型壽險公司也都有持有墨西哥公債和墨西哥聯邦電力委員會債券,不過國壽、富邦、中壽、台壽保對墨西哥債的交易金額都在200億到300億元之間,占其淨值的10%以下,不若新光金集中。4月1日標準普爾(S&P)和惠譽(Fitch)均將墨西哥債信評從BBB+調降至BBB,離非投資等級債僅一線之隔。(延伸閱讀:3大未爆彈衝擊全民6000萬張保單!壽險業生死關) 新興債、能源債 過度集中 除此之外,新壽也持有不少其他新興市場主權債,包括俄羅斯公債706億元、巴西公債257億元、南非公債223億元,也持有世界第2大油田服務商哈里伯頓(Halliburton)188億元的債券;從公開資料加總起來,新光金在新興市場債與能源債的曝險金額至少達3382億元,遠高於國泰金(含國壽) 的2301億元,富邦金的1485億元,和開發金的820億元。至截稿前,新光金對此數字未予回應。 值得注意的是,新壽在單一標的投資金額占淨值比率,動輒超過10%,墨西哥公債投入金額900億元,甚至占淨值比高達60.3%;這相較於同業在單一標上,占淨值都一般不超10%,讓新光金面臨更大的風險。 根據晨星投資研究分析統計,今年至5月以來,風險相對較高的新興市場債下跌了5.6%,美元計價的全球高收益債指數更下跌了10.9%,顯示絕大多數的機構投資人心態極端保守。但根據新光人壽第一季財報的金融資產信用品質分析表上,非投資等級(中度風險BBB-及高度風險BB以下)的債券規模仍高達1266億元,遠高於國壽363億元和中壽93億元。 即使4月股債行情回穩,金融資產大幅反彈,墨西哥10年期公債殖利率也一度從3月下旬的近9%降至6%左右,但近期又因中南美洲疫情快速惡化而攀升。市場評估,石油與商品為拉丁美洲主要創匯產業,但主要貿易夥伴美國經濟情勢不穩,5月22日阿根廷主權債第9次違約,厄瓜多債申請展延中,巴西政府也為了支應財政支出而拋售美債,在在使得現金短絀的新興市場主權債後市不容樂觀。(延伸閱讀:觀察名單》宏泰靠賣祖產 硬撐淨值比和資本適足率) 業界高層觀察,新光金重押較低評級新興主權債和能源債,應是為了提高收益,但金額過大且風險集中,一旦市場波瀾再起,較低評級的主權債和非投資等級債勢必首當其衝。 回顧過去10年,新壽引發爭議的投資決策並非罕見,過度集中、進退失據是最大癥結,過去遭批的著名標的有長抱不停損的巴西基金、標普500指數型基金ETF反向2倍,又或是在高價買進的宏達電、仁寶股票,在股價腰斬再腰斬時還不出場,連續投資決策失誤與諸多已實現和未實現虧損,一再啃食新光金資本和淨值,也讓新光金股價一蹶不振,長期低於票面價格。 每一次投資失利,新壽都被迫賣地以彌補虧損,包括2008年賣台北市信義聯勤、2009年把信義區A11與土地賣給富邦人壽,2010年賣內湖大樓和寶慶路土地等。據媒體報導,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當時曾明確指示新壽「不准再賣信義區不動產」,沒想到2015年為了彌補虧損,還是連賣了兩塊心頭肉—新光曼哈頓世貿大樓,以及有「商辦林志玲」之稱的新光三越A8館。 儘管4月金融市場的彈升,讓新壽金融資產未實現利益回到1200億元, 挹注淨值回升280億元至967億元,但仍比上季淨值短少181億元,也因此5月底,新光金在法說會上宣布將透過增資、強化資本、將投資性不動產改採公允價值(市價)計算3招來搶救淨值。(延伸閱讀:投資評價》整體產業湧暗潮 苦日子來了,壽險股還能買嗎?) ▲新壽曾為了彌補投資虧損而忍痛賣掉「商辦林志玲」信義區A8。 強化資本 3招忙補破網 新壽表示,母公司新光金已完成30億元現金增資,接下來也會發行特別股籌資,預計今年將對新壽注資100億元來強化資本結構。投資性不動產將改採公允價值認列,並回溯至今年1月1日,預估可從不動產未實現利益挹注淨值,約可為淨值增加469億元,其中最具價值的土地就是台北市信義區A9、新光站前摩天大樓與新北市新板傑仕堡。 在資本強化與不動產增值後,預計可將新壽淨值比拉至3%以上,不再因淨值過低而遭監理機關關切。但上述會計制度調整仍須經金管會核准,而且新壽體質的病灶不僅在於投資標的,集中度與波動度均較同業高的問題更為嚴峻。 近來市場暫穩,讓新壽暫時不須賣地求生,但資產重估也是新壽最後一著棋。其風險管理委員會與董事會,也該趁此時好好重新檢視整體布局,是否還能承受這些風險偏高的資產了。(延伸閱讀:投保教戰》3大新制7月上路 保費漲定了,怎麼買最划算?) 針對債券投資部位,新壽回覆說明: 上述資產大部分為美元計價的政府公債風險可控,且依會計分類,絕大多數歸類於攤銷後成本(AC),其市價波動不影響淨值;今年第一季新壽淨值波動係受股票部位未實現損失影響。 新光金控在第一季法說表示,隨著全球金融市場轉趨穩定,截至4月底,新壽持有股票及債券等金融資產未實現損益(包括AC債券)較3月底回升約1,200億元。

填不了虧損大洞...宏泰靠賣祖產  硬撐淨值比和資本適足率

填不了虧損大洞...宏泰靠賣祖產 硬撐淨值比和資本適足率

為了因應壽險大魔王17號公報(IFRS17),金管會保險局近年積極要求壽險業晴天儲糧。據統計,自2014年至今年,整體壽險業透過辦理現金增資及盈餘轉增資的金額已將近4000億元,其中,富邦人壽668億元最多,南山、國壽、台壽保、中壽,都投入數百億元充實資本。然而還是有壽險業股東始終就是不拿錢出來增資─頻頻被點名最有可能成為下一個被政府接管的宏泰人壽就是一例。 宏泰人壽大股東為台灣地王林堉璘3子、現任宏泰集團掌門人林鴻南,據《富比世》調查,其身價高達455億元台幣,因此與其說他拿不出錢,不如說,他是不想拿出錢來為宏泰人壽增資。(延伸閱讀:3大未爆彈衝擊全民6000萬張保單!壽險業生死關) 連虧7年 處分資產補大洞 目前宏泰人壽資本適足率(RBC)僅238.85%、資產淨值比0.53%,最糟的時候,在2013年,其資本適足率還曾掉到150%以下,與國寶、幸福、朝陽人壽同列瀕危壽險公司。 近7年來宏泰人壽持續虧損,但現金增資金額僅不到20億元,究竟是怎麼撐到現在?答案是靠著用土地作價、處分不動產,才勉強撐起淨值和資本適足率。(延伸閱讀:沖脫拋蓋送 5大行動搶救危急壽險) 從2012年起宏泰人壽就大舉獵地,因此很快就因資本適足率不足,被屢屢要求增資。拖了兩年,宏泰資本適足率仍低於150%;但是,林鴻南卻在此時用壽險資金轉投資達勝創投以及達勝肆投資公司,為日後併購有線電視與媒體內容鋪路。 2015年,宏泰人壽再因資本適足率未達法定標準200%,董事會又未能如期提出增資計畫,遭保險局依違反《保險法》相關規定及有礙健全經營之虞,予以糾正並要求限期增資。宏泰原本一度準備以減資85%、再以私募方式辦理資產作價增資100億元,卻激怒另外兩大股東—日本太陽生命保險和永達保經,主因在於由林鴻南主導的減資再增資案中,以資產作價的對象竟然為宏泰關係人,因此增資後將大幅稀釋其他股東的股權,引發永達保經不滿,雙方鬧得沸沸揚揚,最後遭保險局駁回,在年底改以減資彌補虧損,再次以處分土地作收。 一位財務主管分析,保險局要求現金增資,主要是因為可充裕公司現金,對收益也會有貢獻;用土地資產作價,需處分後才能算收益,雖有鑑價過程,但價格仍有可能遭灌水,更無助於瀕危壽險公司的現金流動。(延伸閱讀:投保教戰》3大新制7月上路 保費漲定了,怎麼買最划算?) 賣價卡關 包裹出售沒下文 最近3年宏泰人壽陸續處分新莊副都心、淡海新市鎮、高雄鼓山、台中西屯的土地,減資彌補虧損,但補不了大洞,去年宏泰人壽資本適足率跌破250%,但至今仍尚未看到最新增資計畫。(延伸閱讀:投資評價》整體產業湧暗潮 苦日子來了,壽險股還能買嗎?) 去年有媒體報導,林鴻南不堪監理要求增資,有意將小金雞群益證券和安泰銀行,包裹賠錢的宏泰人壽出售,從此退出金融業經營;但據說安泰大股東、私募基金隆力對售價要求很硬,精打細算的林鴻南當然也不會讓步,後來包裹出售案不了了之。 其實早在2008年,林堉璘與林鴻南父子就曾打算包裹宏泰人壽、安泰證金、群益證券標售,最後因為市場大好不斷調高售價而告吹。現在宏泰賣相不好,林鴻南也不會急售,況且宏泰帳上仍有高達356億元的投資不動產資產,但用資產作價、減資的宏泰人壽能撐到何時?本刊針對上述多個問題詢問宏泰人壽,但宏泰人壽都以事務繁忙為由,婉拒受訪。(延伸閱讀:觀察名單》Q1淨值蒸發480億元... 新壽投資頻踩雷,淨值愈攤愈平)

投資評價》整體產業湧暗潮  苦日子來了,壽險股還能買嗎?

投資評價》整體產業湧暗潮 苦日子來了,壽險股還能買嗎?

今年第1季由於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使得國際股市從3月初開始下殺,台股加權指數在3月19日盤中,也一度下跌至8523.63點,之後因國安基金進場護盤而止跌反彈。在全球股市重挫下,首當其衝的就是總資產規模將近30兆元、在國內及海外擁有龐大有價證券投資部位的國內壽險業。 根據金管會統計,我國壽險業至今年第1季末的股東權益為1.463兆元,較2019年末減少4643億元,減幅約24.1%。若對照台股加權指數從去年底的11997點下跌至今年3月底的9708點,跌幅約19.1%,可見股災對壽險業造成的損失很大。其中國泰、富邦、南山、新光、中國、台灣及三商人壽等總資產超過1兆元的壽險公司,股東權益就合計減少達4393億元。(延伸閱讀:觀察名單》Q1淨值蒸發480億元... 新壽投資頻踩雷,淨值愈攤愈平) 全球股災對壽險業造成重大損失 除了必須承受有價證券跌價損失風險外,在疫情蔓延期間,因各國政府陸續祭出寬鬆貨幣政策,也將讓壽險業未來的利差益愈縮愈小,甚至可能會產生利差損,使得投資人對壽險業的營運前景更加憂慮。到底國內的壽險業值不值得投資呢?(延伸閱讀:觀察名單》宏泰靠賣祖產 硬撐淨值比和資本適足率) 基本上,壽險業的經營利潤是來自利差益、死差益及費差益,而這些利益的加總最終將反映在公司的損益表及資產負債表上,也就是EPS(每股稅後純益)及歸屬母公司股東的業主權益。另外,有些壽險公司也會將公司的保單價值加以精算出其每股的隱含價值(EV,又稱內含價值),這也可以當作是壽險公司投資價值的一種參考。 若就總體環境而言,隨著一個國家經濟的逐年成長,國民所得會愈來愈高,而隨著國民財富累積,壽險公司的業務將跟著水漲船高,在全世界先進國家都是如此。尤其是台灣在2019年人均國民所得已達2.22萬美元,國民儲蓄率達34.37%(近10年平均為33.74%),更為壽險業提供了良好的營運環境。 爆發力不足但長期具成長態勢 根據瑞士再保集團發布的《Swiss Re. Sigma No. 3/2019》統計資料,台灣2018年的總保費收入在全球排名第10,保險密度(每人平均保費支出)在全球排名第6,保險滲透度(保費收入對國民生產毛額的比率)甚至在全球排名第1。另外,根據金管會統計,我國壽險業至今年3月末的總資產為29.03兆元,較2015年成長47.1%,股東權益為1.463兆元,較2015年成長54.8%。若以去年的營業收入及稅後純益分別為4.348兆元及1459.4億元來看,較2015年分別成長29.9%及23.2%。(延伸閱讀:3大未爆彈衝擊全民6000萬張保單!壽險業生死關) 因此,就國內壽險業的發展過程來看,其實是呈現穩定成長態勢,雖然現今仍存在著低利率的負面環境因素,以及未來因應IFRS(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的會計準則變動,國內壽險將面臨增資及調整商品結構的壓力,但在面對這些經營壓力下,國內業者也正在不斷強化其經營能力及資本結構。 例如,過去6年國內壽險業增資的金額超過3300億元,其中富邦人壽及南山人壽的資本額分別達1108億及1280億元,國泰人壽及新光人壽也分別達585億及605億元。另外,隨著國內金控公司的設立,壽險業透過金控公司旗下各子公司資源綜合運用及行銷,也強化了有價證券投資及保單行銷的效益。 因此,從長線投資角度來看,壽險業或許不具有一些高科技業的成長爆發力,但卻是能夠隨著國家經濟發展而穩定成長的產業。而且壽險業的資產、股東權益及專業人才經過長時間的累積後,新進者想要超越的難度會愈來愈高,因而將形成一種進入障礙。就以國泰人壽來說,其從1964年成立迄今,總資產已達7兆元,股東權益達4791億元(每股淨值80.91元),這都讓新進業者如第一金人壽及合作金庫人壽等,在短期間內難以超越。 如果就目前的金融類股來看,單純以壽險公司掛牌者僅中國人壽及三商人壽兩家,遠雄人壽是在興櫃掛牌,至於南山人壽股票目前僅在未上市盤交易。其餘包括國泰、富邦、新光及台灣人壽都已納入金控體系,因此,要投資這些壽險公司只能透過投資上市金控公司的方式進行。 若以過去純壽險或金控公司的經營績效及配息能力來看,國泰金及富邦金將是首選,因為無論就旗下的壽險、銀行、產險以及證券相關行業的布局來看,其規模及多元性都相對優於其他金控。(延伸閱讀:沖脫拋蓋送 5大行動搶救危急壽險) 其中國泰金因國泰人壽具有產業龍頭地位,國泰世華銀行又是企業金融及消費金融同步發展的商業銀行,在海外的布局也很積極。在這兩家子公司獲利的挹注下,讓國泰金每年得以穩定獲利及配息,公司董事會已決議去年的獲利配發每股2元現金股利,若以6月5日的收盤價41.6元計算,股息殖利率約4.81%,遠優於銀行的1年期定存利率。 國泰金及富邦金仍是投資首選 至於富邦金旗下的富邦人壽資產規模僅次於國泰人壽,在國內壽險業排名第2。另外,台北富邦銀行因早年合併了台北市銀行,擁有的資產規模及分行據點都相對優質,加上富邦產險、證券及投信的規模及經營績效都相對優於同業,長期發展潛力不容小覷。 又如擁有台灣人壽及中國信託商銀的中信金,由於中信商銀的消金規模在國內是數一數二,這對台壽保的長期業務發展將會產生正面效益,也是可以留意的標的。其他如尚未納入金控體系的中國人壽,由於最大股東開發金控擁有26.16%股權,未來將有機會納入開發金。而開發金除了原有的工業銀行外,近年在商業銀行領域的布局也加快,加上旗下凱基證券規模僅次於元大證券,對中國人壽的長期發展很有利,也是值得留意的標的。(延伸閱讀:投保教戰》3大新制7月上路 保費漲定了,怎麼買最划算?)

投保教戰》3大新制7月上路  保費漲定了,怎麼買最划算?

投保教戰》3大新制7月上路 保費漲定了,怎麼買最划算?

最近理專、業務員都忙起來了。為了防疫,今年以來原本沒什麼業績灌注,現在終於有機會催客戶:「6年期儲蓄險下半年將絕跡,保費還要調漲,6月30日前是最後加碼機會,否則以後都買不到了!」(延伸閱讀:3大未爆彈衝擊全民6000萬張保單!壽險業生死關) 史上最低!責任金準備率降至零 為什麼以後會買不到?主因在於為了讓保險回歸保障本質,保險局大力整頓壽險業商品結構,從今年7月1日起,3大新制將正式上路:調高死亡保障門檻、宣告利率平穩機制、新契約責任準備金利率調降。3箭齊發,保費必漲!而短年期商品的儲蓄保本效果大不如前,對利率敏感的民眾勢必得改變理財習慣。 錠嵂集團旗下聯众保經副總經理楊振州解釋,「責任準備金」指的是業者為了因應未來給付保費支出而提存的金額;責準金利率愈低,業者提存壓力愈高,成本反映到保費上,保費就愈貴。(延伸閱讀:觀察名單》宏泰靠賣祖產 硬撐淨值比和資本適足率) 楊振州指出,3月疫情重擊全球經濟,各國央行大幅降息,為貼近市場利率,同時考量公司清償能力及保戶權益,5月12日,金管會提前於7月調整責準率,台幣保單責準率調降1碼、美元降2碼、澳幣4碼,其他幣別依保單負債存續期間調降1~3碼不等。 如此一來,繳費3年以內、存續期6年以內的新台幣短年期儲蓄險—以郵局6年期定期壽險為代表—責準率破天荒降至零,使業者設計不出商品而再也買不到。 而「死亡保障門檻」指的是死亡保障占保單的價值,過去台灣民眾愛儲蓄,平均1年投入6000億元買儲蓄險,但身故保障普遍不足,因此金管會強制業者在同樣保費預算內提高死亡保障成分。而「宣告利率平穩機制」則是要讓利變型保單在低利環境下更貼近市場利率,以確保業者不能為了搶市占而強推虧錢的高利保單,這也將對終身型商品造成很大的衝擊。 也因此,去年陸續有業者調漲儲蓄險、終身險保費、停賣躉繳保單,限買實支實付(最多1正本、2副本理賠),就有民眾出於預期心理而搶購,在去年底創造了一波熱賣潮,6月底前又激發一波補買。但必須提醒保戶不要因為衝動而搶便宜,仍要以自身需求與保障是否足夠為依歸。(延伸閱讀:沖脫拋蓋送 5大行動搶救危急壽險) 3大變化!保險商品出現大調整 業界也分析,在7月1日之後,保險商品勢必有3大變化: 1、保費漲定了!由於金管會將死亡保障的最低門檻從100%調高到190%(依年齡不等),主流繳費6年、保障20年的台幣保單,責準率就被降至1.5%、美元保單降至1.75%;終身型衝擊更大,包括儲蓄險、醫療險、失能險,只要有身故給付、保價金的保單,必須將更多成本轉嫁到保戶身上。根據金管會預估,保費漲幅約為5%,不過南山人壽商品部資深協理游乃穎分析,同一張保單在7月1日後,依年齡不同保費漲幅可能高達1~2成。 2、商品將面臨青黃不接的陣痛期。由於金管會這次是在5月宣布調整責準率,即使商品架構不變,但改成分期繳、費率仍需要重新設計,到推出至少需要半年時間,加上舊保單停售和下架潮,下半年商品可能選擇變少。 3、新形態投資型商品將取代傳統儲蓄險。死亡保障門檻調高後,保價金要超過本金的時間就會拉長,扣掉內部費用後,期滿領回的金額還不如定存,此時就需要其他保單來彌補民眾的保本需求。 尤其在這波調整後,新台幣利變型保單利率僅剩1%左右、美元則2%,換算下來,某些保單的內部報酬率(IRR)比定存還低,業界不排除今年宣告利率還會再降。儲蓄險商品過去有宣告高利保障,只要6年期滿保價金就可以高過本金,如今卻得延長至8~10年,才可能打敗定存,儲蓄誘因大不如前,因此銷售優勢可能又回到能為客戶詳加解釋保單內容的壽險業務員身上。 富邦人壽財務精算處執行副總董采苓建議,投保附最低身故保證給付的類全委保單,此類為年金投資型保單,不受新制影響漲價,而且相較於傳統投資型保單,附保證投資型保單具有專家代操、穩定金流、身故保證等特色,且皆以美元計價,適合已有美元資產、想要有穩定現金流的民眾作為退休規畫。 楊振州觀察,當業者無法再用高利、還本金來給保戶折扣時,就要思考如何用更多樣化的方式來回饋,像是健康體態達標就提供保費折扣或保額增加等獎勵機制的外溢保單,或是連結護理、安養、長照、殯喪等實物給付保單,都會在未來愈來愈普及。明年實支實付或將因健保費調漲而連動,但變動不會太大。 終身利變壽險雖然儲蓄效果大不如前,但可享增值回饋分享金,富邦人壽董采苓因此建議,有資產傳承需求的中高資產族群,仍可考慮這類高倍數保障功能的保單。 以資產規畫見長的銀行理專就只能改推投資型保單,例如分紅保單雖然保費較高,但有保障、還本、分紅等好處。而躉繳型的附保證給付變額年金險,則可用來輔助客戶退休後每月生活費的規畫,仍能發揮資產保全與傳承的功能。 不過,投資型保單就需要保戶自負盈虧,適合對金融商品熟悉、匯率風險承受度較高的消費者,且由於保險有閉鎖期、提前解約將損失慘重。前兩年熱賣的類全委保單和目標到期債等商品大多是單筆投資,連結標的也為波動度偏大的股債商品,保戶要是看錯時機進場,損失很難攤平。(延伸閱讀:投資評價》整體產業湧暗潮 苦日子來了,壽險股還能買嗎?) 量身打造!人身保障與資產保全大不同 「美元10年儲蓄險還有一點保本功能,台幣真的不用考慮,不如做保守投資,1年1%多也贏。」公勝保經襄理陳敬仁提醒,投資型保單前期會被保險公司收取高比率的內部費用,因此不管是類全委保單、目標到期債等商品要做到預期報酬率,大多要放7、8年以上,期間保戶一定要忍住不解約,否則連本金都保不住。 「保險勢必回歸保障本質,」游乃穎指出,對民眾而言,保險的保本與傳承功能仍然比信託簡單直接,只是現在需要多付一點費用做身故保障,導致儲蓄條件沒有過去來得好,但仍不失保障和傳承功能,如果保戶已有很多保障,就可以轉成年金險,仍可享有稅賦遞延的好處。(延伸閱讀:觀察名單》Q1淨值蒸發480億元... 新壽投資頻踩雷,淨值愈攤愈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