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中國信賴危機

武漢肺炎疫情讓許多國家的「中國夢」徹底破滅。從政府到企業毫無誠信,後病毒時代,台灣的防疫能力,加上口罩、原料藥國家隊,營造出好形象,有利吸引更高端的科技、生技產業來台投資,未來幾年十分有利。

瑞幸咖啡財報灌水打假球  完全透視中資股ADR炒作模式

瑞幸咖啡財報灌水打假球 完全透視中資股ADR炒作模式

清明節過後,號稱星巴克咖啡在中國最強競爭對手的瑞幸咖啡(LK US),股價單日暴跌8成。管理層承認營運數字造假,已經暫停交易;這家公司,營收假的,庫存假的,甚至客人排隊取號的號碼都是跳號,故意讓人無法查核真正營收。這顆ADR(美國存託憑證)老鼠屎,讓人擔心是否還有其他老鼠屎,愛奇藝(IQ US)被質疑誇大的營收,也虛增了客戶流量,目前股價在低檔盤旋。跟誰學(GSX US)、萬國數據(GDS US)、世紀互聯(VNET US)、蛋殼公寓(DNK US)等也被質疑數字作假,股價也紛紛被砍10%~30%不等。 中國的創新企業如何養成?全球私募基金在中國投資後,經過投資銀行的引薦,帶來資金與技術,甚至幫忙找人管理,直到它的規模擴大;私募基金遲早要退出,在A股上市需要等待審批,曠日廢時,直接搬到美國上市,就變成一個讓全球創投資金退出的便道。但是,對中國來說,這些企業不在中國上市,帳本的真假本來就不歸中國管,對美國來說,ADR上市公司如果作假帳,只能事後去告,無法事前去中國盡職查核。這個漏洞一開始就存在。(延伸閱讀:從政府到企業毫無誠信 後病毒時代 「去中國化」全面擴散!) 美國模式 套上中國山寨版 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的ADR,是一個時代產物,這一類股票的輝煌時代已經過去,因為太多人想賺這種錢。對很多華爾街投資人來說,投資中國的創新企業就是一種業務模式(business model)套利,美國有什麼,拿錢到中國市場養一個(或者很多個)類似的企業,憑藉著中國市場的保護及成長,養大了再拿到美國市場上市,由於美國都有類似的企業,加上中國市場高速成長的動人故事,要說服投資人高檔追買也很容易。 愛奇藝的控股股東百度(BIDU US)就是一個經典的例子,它的前6大股東,先鋒集團(Vanguard)與黑石(Blackrock)這種指數基金股東不算,其他都是標榜價值投資的長期投資人,第1大股東Dodge&Cox持股3.66%,第4大股東Harding Loevner LP持股2.76%,第5大股東Artisan Partners LP持股2.57%,第6大股東Harris Associates LP持股2.42%。它們每個都是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夥人),是私募基金的架構。《華爾街日報》曾經訪問過這群金主的投資邏輯:谷歌現在有什麼發展,5年後的百度就是什麼發展!因為有發展模式可以照抄。(延伸閱讀:跌到脫褲停牌的信賴危機 「中國法治」折射出的台灣好名聲) 撈一票就閃人 老外插一腳 以中資美國上市ADR長線投資人的投資邏輯來理解,中國過去改革開放的發展動力就是:外國金主的套利加上中國企業家的抄襲,即所謂的中國模式。回到瑞幸咖啡,外國金主要套利的、中國企業家要抄的,這回是星巴克;瑞幸前10大股東翻出來一看,孤松資本、資本研究全球投資者、瑞信、瑞銀、美銀等知名機構的大名赫赫在列,都是一群有實力的外國金主。負責營運的老闆是福建企業家陸正耀,他的投資事業就是專業IPO(首次公開發行)套現,從神州租車(699 HK)、神州優車(838006 CH)再到導演瑞幸上市,券商形容他的行事風格是:「抓風口(機會)、剽悍融資、燒錢擴張,迅速謀求IPO」。以神州租車為例,2007年成立,美國赫茲租車持股20%,2014年以8.5港元在香港上市,目前股價剩2港元。赫茲租車很清楚他只是一個炒家,股票上市解禁後,就把持股清空,大賺一筆拿錢走人。 就營運模式的套利角度來看,神州租車抄赫茲租車,神州優車抄優步,瑞幸咖啡抄星巴克;以前可以現在不行的邏輯不難理解。當印出來的股票愈來愈多,還會被騙的散戶愈來愈少,如果不在財報上好好努力,要怎麼樣才能賣股票套現?想清楚這個道理,你就很容易避開下一個瑞幸。 中國電子信息聯合會4月第1週結束發表報告,1月至2月的電子產品景氣很不好,以產量看,電腦掉30.9%,手機掉33.8%,顯示器掉37.4%;以出口額看,電腦掉28%,手機掉12.4%,電子元件掉11.5%,各領域有一半左右的企業虧損。 ▲福建企業家陸正耀,他的投資事業就是專業IPO套現, 從神州租車到導演瑞幸咖啡上市,如出一轍。(圖/CFP) A股科技股 恐怕凶多吉少 整體看,全年出口下降至少15%,訂單較去年同期會掉30%以上。根據深圳電子企業的普查,90.25%的企業認為營運受到疫情影響,38.6%可勉強經營,14.83%已經倒閉或停業。 以目前深圳創業板、中小板還在半年線左右的價位,大部分企業今年業績都凶多吉少,在人民銀行狂放流動性的過程中,本益比是撐住了,4月以後公布2019年的年報與2020年第1季季報,營收普遍比分析師預估數再差20%,獲利可能從有變無! 在第2季營收獲利還可能繼續下調,費用與應收帳款則持續上升,股價還能撐多久?同時還要考慮到很多股票的增量投資資金來自從香港北上的外資,如果他們對待A股正如對待ADR一樣,更加注意財報的真假,會不會讓本益比有更進一步的調整?清明到端午之間,在A股上市的高新科技企業,多一些停看聽也許是必要的。

范疇:跌到脫褲停牌的信賴危機  「中國法治」折射出的台灣好名聲

范疇:跌到脫褲停牌的信賴危機 「中國法治」折射出的台灣好名聲

在翻譯習慣下,英文的「Credit」、「Trust」 經常被譯成同一個詞—「信用」。這是使用漢字者的大不幸。例如,那斯達克上市、來自中國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LK)被爆作假帳,經營層承認後,股票立馬跌到脫褲停牌。漢字媒體稱其陷入「信用危機」,其實並不精確。正如整個中國,瑞幸陷入的不只是「信用危機」(Credit Crisis),而是不折不扣的「信賴危機」(Trust Crisis)。 差別在哪裡?「信用」危機可以用信用手段解決(如增資、減資、借款、折價出售等等),但「信賴」危機一發生,不管在個人還是企業還是國家身上,事情就算完了,因為,「信賴」(Trust)是千金不換的。 此次爆發於武漢的病毒疫情,日後歷史學家將定位為二戰以來顛覆世界秩序的分水嶺,這點已無疑義。當下的全球金融災難,不過是分水嶺上的一個突出物,中國的瑞幸咖啡爆棚,更只是意外闖出叢林、被專業獵戶「渾水公司」(Muddy Water)一槍斃命的1隻野兔。(延伸閱讀:從政府到企業毫無誠信 後病毒時代 「去中國化」全面擴散!) 企業作假帳 政權充滿腐味 大局下,本文並不是談股市的文章,更不是在談個股,甚至不是在談當下的全球金融災難,而希望談的是「信賴」(Trust)這個文化元素在「後疫情世界」中的關鍵角色,以及中共這個政權為何將因為喪失信賴而式微甚至消失,還有台灣如何可以信賴元素佇立於世。 二戰以來的世界經濟秩序由美國主導,其中「無形之手」就是美元體系,加上作為凝固劑的英美法治及會計體系。有人說美元體系是霸權,這點我也不反對,因為它的確就是霸權—世界上唯一可以不斷印鈔票(增加信用)以稀釋其他國家貨幣價值的國家就是美國,聯準會(Fd)的老主席葛林斯潘就有一句名言:聯準會,沒有資本充足率的問題,它本身就是資本產生者。 但是,如果有人說英美法治及會計體系也是霸權,那我就不同意了。法治及會計,在各國規格或有不同,但是它們都有一個共同不可違背的基礎—信賴原則。「信賴」這件事,不是霸權,更不是打出來的,而是經由無數次的實踐,由人心中油然而生出來的。用大家熟悉的「北風和太陽」寓言為比喻,北風力量再大,但能讓人自動自願脫掉防護大衣的只有太陽。經濟活動中,能讓人自願和你交易的,只有在對法治和會計的信賴下才可持續。 而在中國,秉持的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法治和會計」。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那只是語言的裝飾,其真實的意思是:在我們這裡,沒有可信賴的法治和會計,只有可信賴的腐敗交換原則和可信賴的人際利害關係。 這就是一黨專政下的中國真貌!英美傳統人士因為從16世紀以來就逐步被法治和會計的信賴原則浸潤,因此花了很長很長時間才得以理解什麼叫作「社會主義式的信賴」,台灣人士則究竟有些文化上的底子,比較不容易被欺騙,但是也必須實話直說,天真上當的固然有,但也有許多被中國式的法治和會計欺騙的案例,也是在厚利之下自願上當的。(延伸閱讀:瑞幸咖啡財報灌水打假球 完全透視中資股ADR炒作模式) 中式法治會計 披羊皮的狼 瑞幸咖啡的案例,從頭到尾就是一場騙局。我以20年歷經中國崛起的經驗負責地說,今天在美國掛牌的156家、總市值1.2兆美元的中國企業當中,沒有9成也至少有7成,若依照英美的法治會計標準來說,都是騙局,程度大小不同罷了。 中資在美上市企業被揭穿老底,瑞幸不是第1家。但過去的案例,都被當成單純的資本詐騙或金融凸槌的個案處理。而今全球疫情和股災之下,不僅瑞幸,包括以後必然一連串爆雷的案件,勢必會被美國監管機構以「中國企業通案」的態度處理。 相信美國國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會幾近全票地通過相關法案,勒令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提供原始財務會計憑證,並且嚴控在中國執業的國際會計師事務所,祭出嚴懲法令。繼之,所有的美國盟國政府,也將如法炮製。換句話說,所有來自中國的外國證券市場上市公司,都將無所遁形,相信他們當下已如驚弓之鳥。 如果好奇,為何當初這156家企業能夠蒙混過關在美上市?答案其實不令人意外:這是一場巨大的「民不舉、官不糾」的共犯遊戲,乃華爾街巨頭公司與中共家族利益血肉交融的共犯結構,一場歷時10數年的互利陽謀。 最大宗的受損者是美歐日的傳統投資機構,如退休基金、保險基金、大學基金等等,而這些單位的資金來源又是數億個打工族及散戶投資人。華爾街巨頭公司的損失不會太大,因為他們早已將風險轉至下家,然而,他們從事共犯機制的對價—領頭投資到中國股市以及企業的真金白銀,在當前的中國經濟萎縮及熾熱的美中對峙下,血本無歸的可能性極大。 華爾街巨頭當下正面臨著煎熬,一方面要想方設法維持在美中資公司的門面,以防自身的「信賴度」受到重創,另方面又要為已經沒入中國的資金尋找退場方案。從白宮川普總統一路來想要消滅「地下政府」(deep state)的決心來看,只要選民的損失被控制在一定程度內,他是不會顧忌華爾街狼群的生計的。 台灣模範生 未來世界經濟的新機會 無論經濟還是金融,靠的都是「信用」,而交易的「信用」靠的是人心對制度的「信賴」。中國過去20年在國際間雖有微薄的信用,但那是靠著腐敗金錢買通、堆積而成的,而不是靠諸如法治和會計準則的制度。此次疫情,勢將打破過去20年的供應鏈1.0版,重整之後出現的供應鏈2.0版,肯定是一個基於「信賴」多過於單純「信用」的生態。 如同我過去所倡議的,台灣在未來世界經濟中的品牌利基叫作「3T」—— Taiwan、Trust、Technology。換成漢字,就是 「以科技為本且值得世界信賴的台灣」。台灣已經是個不錯的品牌,而中國呢?小自瑞幸,大至疫情,已經陷入品牌的信賴危機不能自拔。未來2、3年,若說世界各國打的是一場信賴感的戰爭也不為過。台灣的政府、企業、個人,只要能夠聚焦在「可持續信賴」這一件事上,就能走路有風,口袋有錢。 ▲為了建立台灣優良產品的形象,經濟部設置了 「台灣精品獎」,以「台灣精品」標誌推廣國內企業品牌。(圖/攝影組)

從政府到企業毫無誠信  後病毒時代 「去中國化」全面擴散!

從政府到企業毫無誠信 後病毒時代 「去中國化」全面擴散!

武漢肺炎在全球的感染速度,隨著各國加強防控,新增確診人數開始遞減,雖然直接有效的解藥和疫苗尚未問世,但恐慌的情緒已經趨緩,大數據分析已初步掌握病毒的傳染途徑及習性。積極投入抗疫的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認為,美國可望在5月底重啟經濟,還需要一段長的時間,才能重返疫情爆發前的水準。全球可謂進入「後病毒時代」。 「後病毒時代」最重要的政經趨勢焦點,就和病毒發源地一樣,都是中國。如果說2018年3月開始的美中貿易戰,是美國拉攏先進國家,組成「八國聯軍」,希望從經濟上圍堵中國,抑制中共的國際勢力。那麼,在後病毒時代,已不再是八國聯軍,恐怕將是80國聯軍,將或明或暗地以實際行動圍堵中國,這都是因為疫情期間各國親身體會了中國製造、中國搜刮、中國式發言的威力。 中國近年全面擴大影響力,國際組織最為明顯,當下最受爭議就是WHO(世界衛生組織),先是稱讚中國防疫措施,後又沒有及時警示全球,過度傾中釀成今天的大災難,而世衛祕書長從前任的香港籍陳馮富珍到現任的譚德塞,都是靠著中國向非洲國家拉票,祕書長投票是1國1票、票票等值,和國家人口、給世衛的捐款沒有關係。(延伸閱讀:跌到脫褲停牌的信賴危機 「中國法治」折射出的台灣好名聲) ▲台灣的口罩外交成功打響全球知名度,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立刻出言恫嚇,台海緊張情勢成為 台、美中角力的焦點。(圖/取自外交部推特) 中國蠻幹 美日不爽喊撤商 在疫情過程中,中國給的資料延遲、低報,已經引起全球撻伐。中國出售的KN95口罩、測試劑,在荷蘭、菲律賓、捷克、西班牙、英國都傳出品質不合格。澳洲媒體披露,今年1、2月,中資地產商綠地、碧桂園大量搜刮醫療物資運往中國,導致澳洲現在面臨短缺。 中國生產全球一半以上的口罩,在疫情期間不准出口,各大中資企業還在全球大肆採購,完全體現了中國製造以及中國購買力的威力。然而,和過去20年「中國是世界工廠」的亮麗故事不同,如今中國搶口罩是個可怕的故事,是失去寶貴生命的慘痛教訓,是過度依賴中國製造的後遺症。 近來,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就在福斯新聞表示,考慮將美國企業回流的支出費用化,以政府補助來支持美企的遷廠成本;日本也傳出從經濟刺激方案中撥出約22億美元,幫助製造業將生產基地遷出中國,雖然美、日政府的動作還需要追蹤,但可以判斷一定是急迫性的戰略物資優先適用,也就是醫療物資、藥品將以最快的速度「去中國化」,走向分散式生產之路。 隨著感染人數暴增,中國瞞報疫情的聲浪高漲,中國外交戰狼式的發言成為焦點,發言人趙立堅聲稱病毒來自美軍,引來美國總統川普正式反擊,事隔1個月,趙立堅又改口說是「個人義憤」,這種見風轉舵、毫無誠信的發言,再一次讓中國政府的誠信大打折。 誠信打折不只是中國製造、中國政府,還有中國上市公司,打著中國星巴克大旗的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最擅長編織資本市場愛聽的故事,「歐洲人每年喝750杯咖啡,美國人每年400杯,中國人每年只喝4杯」,這是多麼廣闊的市場。 資本市場的中國故事,從早期的標榜低成本的製造業,到特許行業的煤、稀土、林業,再到後來的網路業,近年的焦點則轉到網路及消費,電商、咖啡、租車、外送、教育、支付等,大家致力於「中國好故事」。 ▲台商掌握多項高階電子零組件(圖為軟性印刷 電路板),因應「去中國化」變局相對有利。(圖/潘重安攝) 好故事是謊言  官民都假仙 講述中國故事,還是由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帶頭,他在2012年首次提出「中國夢」的概念,在每一個外交場合,他的重點只有一個,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故事。於是,從官員、企業家到人民,個個都能講出好故事,只是目的不同,官方要推銷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企業要拿補助、找商機、賣股票,套現之後立馬往海外藏好藏滿。 也因此,中國企業的假帳事件從來沒有停過,瑞幸的假帳,陸正耀不可能不知道,事後還能在微信致歉,說「非常羞愧」,其實他的股票大部分已經質押,股票暴跌後,損失的是金融機構和高價買股票的投資人。在瑞幸之後,好未來、愛奇藝也陸續傳出作假帳。 從中國政府到企業,誠信方面陸續受到重創。印度、美國、英國都有民間組織要求中國應該付出數10兆美元的賠償;美國眾議員馬克.格林爆料,法國向中國訂講10億個口罩的代價,就是要採用華為5G設備;曾任川普策士的班農,更大力疾呼因中國隱匿疫情,導致百萬人染疫,應對其進行紐倫堡大審。 這些指控的實質效果須長期追蹤,但是在經濟及商業活動上,將會產生長遠的影響。中國從政府到企業,是採取集權領導,例如外界都相當質疑中國的《國家情報法》,可要求企業、個人配合提供情報,中國國家領導人都可以拿口罩向法國兜售華為的設備,那麼華為在通訊設備上也有可能替政府收集情報。(延伸閱讀:瑞幸咖啡財報灌水打假球 完全透視中資股ADR炒作模式) 去中大勢所趨 台灣新商機    就像最近全球有一半人口在家工作、教育,通訊軟體Zoom相當受歡迎,沒想到該公司除了有大量研發人員在中國,在Zoom上面的訊息,還會被傳回中國,也因此,包括美國NASA、SpaceX,谷歌都禁用,台灣政府、新加坡教育部都停用,Zoom總部不在中國在美國,執行長袁征已坦承資安有漏洞。 從華為到Zoom,已經嚴重影響到消費者的信任,最重視隱私的企業、個人,也是最願意投資、最願意付費的客戶,必將以安全為首要考量,5G即使延後,仍以安全為上,而且,美國政府仍有可能祭出禁售零組件給華為的管制,金融市場也可能全面清查中資股,甚至凍結中資、中國官員海外不明資產,這些都將斬斷中資的金流,其海外實力大打折扣。 當然,在未來幾年的去中國化浪潮中,中國企業在國外受挫,會逐漸退守國內,例如在中國積極建設的5G,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華為拿下基地站57.2%、中興拿下28.7%訂單,85%訂單都下給自家人,在其他政府主導的各項建設,也將優先照顧中企,但是從全球的角度,中企還是喪失了大片市場。 在全球去中國化的浪潮下,台灣具備很大潛力。首先,台商曾在中國有很大的生產基地,近年已慢慢移出,可以靈活調度產能。其次,高附加價值的半導體、伺服器等生產線,率先移回台灣,近期公布的3月營收,就可以看出當中國生產幾已停滯時,許多大型企業營收依然亮眼,包括台積電、大立光、穩懋等,以及伺服器晶片、PCB(印刷電路板)等。最後,台灣的防疫能力,加上口罩、原料藥國家隊,營造出好形象,有利吸引更高端的科技、生技產業來台投資,未來幾年十分有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