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亂世中國 誰能存活?

從1990年代的中國概念股,到2000年後的中國收成股,在台股投資人眼中,「中國投資」所代表的意義,不斷隨時代演變。2017年美中貿易戰爆發,如今再加上武漢疫情的震盪,中國市場又面臨了新轉折,本刊全面檢視台灣1700家上市櫃公司的中國競爭力,誰能抓住這世界第2大經濟體的「硬需求」,誰才能在中國市場繼續存活下去!

獨家快篩》台股1700家公司 誰能在亂世中國存活?

獨家快篩》台股1700家公司 誰能在亂世中國存活?

1月23日武漢封城,不少台商度過了有史以來最長的返台春節假期。一位以大陸台商為主要客戶,本身也是大陸台商的業者,在動身返工前與《財訊》採訪團隊分享他的應變策略,「我跟我的客戶還有朋友都說,至少要準備6個月的現金,能變現就要趕快變現,最好是把老婆的嫁妝黃金都拿出來賣一賣,因為誰知道這場仗要打多久,但是銀彈不夠的,一定被淘汰!」 ▲(圖/取自網路) 台商殘酷的生存戰 經濟變革期間將有大洗牌 在肺炎疫情依舊肆虐的陰影下,即使在2月10日後,股市公開觀測站中,上市櫃企業陸續公告了大陸子公司復工的訊息,但原料、資金斷鏈的訊息和人心恐慌都持續蔓延,難以預測市場完全復原的時間。這位台商的戰略,說明武漢肺炎已經為1場新的生存遊戲鳴槍,而且這不僅是美中貿易戰考驗出口型企業的延長賽,也是內需型企業適者生存、殘酷擂台的升級版。 台灣對中國的經濟依存度高,過去30年來,每1次中國經濟發生重大變革,也必然牽動台灣資本市場對上市櫃公司的全面重新評價。早在1990年代開放赴大陸投資後,台股開始出現「中國概念股」這樣的名詞,短短幾年內「中概股」便成為台股主流,幾乎在2000年以前,只要上市櫃公司已進行或未來規畫大陸投資,都可以憑中概題材讓股價上漲一大波。(延伸閱讀:順著「中國沒有的」方向走 8檔新興中國需求股最上相) 然而,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打開門戶加入世界競爭,原來主要以中國為生產基地、賺取出口外匯的台商,開始遵循新的遊戲規則,市場對大陸台商的投資評價也開始改變,從「本夢比」回歸「本益比」。投資是否獲利,獲利挹注的幅度有多大,都是檢視的標準。因此從2002年起,不少登陸發展較早的傳產龍頭股如中華車、裕隆、正新、巨大、寶成等,由於大陸投資開始回收,直接被視為「中國收成股」的代名詞。(延伸閱讀:嚴防供應鏈停擺衝擊 台灣金融業在中國挑戰才剛開始) 強弱兩極化發展 中國投資獲利金額與退出家數都升高 中收股的風光程度,與中國內需市場的成長速度幾乎成正比。由於中國在1990年到2010的20年之間,GDP(國內生產毛額)從1.08兆美元直線躍升至4.9兆美元,增幅達355%,對比同一時期台灣僅增加33.5%。此外,中國的人民薪資也以15%的平均年複合成長率攀升,消費能力和消費意願都直接反映在零售市場的表現上。 除了在食衣住行搶得市場的傳產股外,消費性電子產品逐漸普及,電子中國收成股的族群也於焉誕生。被動元件大廠國巨、機殼廠可成、PCB(印刷電路板)廠嘉聯益和台光電、TFT零組件的達方等等,都在這個階段由於中國獲利貢獻超過五成以上,成為台股明星。 然而,這些明星企業光環的背後,也開始有不少台商跟不上市場變化的腳步,黯然退場。2008年7月北京奧運登場,加上下半年歐美國家被金融海嘯重創,中國藉機大秀肌肉,顯示其國力已可傲視全球,並開始在經濟發展政策上改弦易轍。除了推出高規格的環保及勞工法規,更開始傾國家資源扶植中國企業。 中國投資不再是台商成長的大補丸。根據CRIF中華徵信所對台灣300大集團針對2009年至2018年間大陸投資情況的調查,雖然300大集團在大陸的分子企業總家數持續成長,認列稅後純益也穩定攀升,但每年度在這些分子企業中,虧損家數都占了至少1/3的比重,而且每年合計也都有百餘家的分子企業退出中國市場,2018年退出家數更創下新高,顯示在當地競爭態勢的激烈與現實。 ▲不少台商仍仰賴中國的優質勞力和市場,持續成長。圖為鼎炫控股旗下的台灣衡器生產線。(圖/吳尚哲攝) 明星族群換人做 從中概、中收到中國需求 中國證券市場開放後,飆漲的大陸股市,也排擠了中國收成股的表現空間。2004年深圳交易所推出中小企業板,為台商在大陸掛牌開了門,投資人大可直接投資在A股掛牌台灣大陸子公司,不必再拐個彎投資跨過海峽拚搏的台灣母公司,或是在第3地註冊的控股公司。甚至直接投資真正的龍頭陸企,還可以享有更高的流動性和國際投資人評價。 從台股基金持有部位的變化,也可以看出「中國收成股」的光環在近10年間明顯失色。安聯投信國內基金投資管理部主管蕭惠中就指出,曾經有一段時期台股很喜歡中概股,中國基金會取名「新台商」、「新經濟」、「大國崛起」、「華夏盛世」,都是藉著搭上中國成長列車而受到投資人青睞。 她個人所操盤的基金也曾經偏好所謂的「中國轉機股」,也就是較晚進入中國內需市場的傳產龍頭股。但此一族群畢竟基本面變化不大,加上近幾年中國消費力道逐漸轉弱和新台幣升值的趨勢,稀釋了這些傳統產業的收入,以至於資金效益較高的電子類股部位漸漸取代了傳產內需股。 崛起的陸企,在產業領域和資本市場都成了台商的最大對手。2018年美中貿易戰爆發,大陸台商隨供應鏈移出中國的趨勢更為明確,一時間市場上的焦點轉為關注「貿易戰轉單受惠股」。接下來,CRIF中華徵信所總編輯劉任認為,國際供應鏈在經歷武漢肺炎疫情造成的斷鏈衝擊後,不僅針對美國出口的企業會和中國生產加速脫鉤,連出口其他地區,甚至是間接出口、內需的廠商,都會考慮離開中國。 群益投信馬拉松基金經理人沈萬鈞也指出,就算不考慮肺炎疫情的催化,和中國投資相關的台股中,去年最夯的貿易轉單受惠股也只是短期題材。中國科技業在美中貿易協議後,今年就會出現大翻轉。他認為,如果具有成熟技術,其中又以原來技術水準就接近美國,可以取代中國大廠供應鏈中美商零組件業者的地位,還是有真正結構性的中國需求受惠股。 事實上,確實還有許多台商,不但沒有移出中國,也繼續以中國市場為主要訂單來源。那麼,在未來最有機會勝出的「中國需求股」究竟是何樣貌? 本刊全面檢視1700餘家上市櫃企業,篩選出2019年第3季認列大陸投資收益占獲利達30%以上,且近5年認列獲利持續成長的公司,則共有15家。從過去的歷史數字來看,這些是具有中國競爭力的績優股。(延伸閱讀:傳產業加速洗牌 四心法續命中國) 我們也在檢視歷年上市櫃企業財報過程中,發現有高達164家公司過去5年在中國的投資都繳出虧損成績單,顯示台股中有近1/10的企業,在中國整體經濟環境不斷變動的情況下,還沒有跟上市場節奏。但更引起我們注意的是,另有51家企業雖然在最新一季財報中,中國收益占整體獲利達3成以上,但所認列的大陸轉投資收益卻已經連續兩年衰退,隱約透露在貿易戰的餘波蕩漾下,未來在中國的發展前景有需要開始警戒。 當然,過去的成績單不代表未來的表現,尤其是經歷武漢肺炎後的中國市場態勢可能更為嚴峻,只有真正符合中國剛性需求的廠商,才能隨市場復甦。尤其投資專家指出,雖然中國目前在全力「維穩」的氛圍中,股市未見大幅落底,但是封城、停工的動作,勢必重傷多數企業的現金流。另一方面,工廠無法開工造成2月的物資短缺與物流中斷,也將加大通貨膨脹數字,到了3月如果 復工情況不如預期,各工廠所剩無幾的庫存消耗殆盡後,接下來還將面臨通膨數字失控。真正的淘汰賽,其實已經迫在眉睫,投資人自然應該對此有所預警。(延伸閱讀:蘋果供應鏈重新賽跑 前有復工壓力、後有中國追兵) 本刊彙整投資界的意見,歸納出下階段台商能夠在中國倖存的4大特徵:1、打入中國主要大廠供應鏈,成為中國指標企業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2、受惠政策趨勢,在中國每個「5年規劃」的階段中入列重點扶植對象;3、在中國內需市場已占有龍頭或領導地位;4、具有獨特領先技術、切入寡占甚至獨占的利基市場,具有採購與定價話語權。 鎖定下一波贏家 符合4大要件較具勝出優勢 不過,中國廠商強大的學習力,仍然是這些精選出列中國需求股的最大威脅。沈萬鈞就認為,未來10年內,目前我們所熟知的許多領先台廠被陸企追上,是一定可見的,要能在競爭激烈的大陸市場中找出台股常勝軍,確實不容易。這說明了「去中化」的概念為何在目前投資市場上聲量最大。 但蕭惠中指出,精算過成本、稅率、人工效率後,台商撤出中國、前進東南亞真的未必比較划算,中國市場還是有很多東南亞無法取代的優勢,「我不覺得要一味想著去中化,而是要好好槓桿這個變局」。 在變局中找到未來中國需求並且迎合,是大陸台商下一階段的生存之道;而正確認知「中需股」的基本面與前景,也就是台股投資人下一階段的重要課題。 ▲ 找出下階段能在中國市場勝出的台商,將是台股投資人的新課題。(圖/吳尚哲攝)

順著「中國沒有的」方向走 8檔新興中國需求股最上相

順著「中國沒有的」方向走 8檔新興中國需求股最上相

時代變了、環境換了,昔日「中概股」成了過氣明星,取而代之的是新興的「中國需求股」。然而,這個世界第2大經濟體的需求的確很大,可是競爭者也多,政策又扶植自家人,產業間常常沒有江湖道義可言,下一波穩妥的優質中國需求股又在何處?(延伸閱讀:獨家快篩》台股1700家公司 誰能在亂世中國存活?) 鎖定「中國沒有的」 技術含量高的產業最有機會 說穿了,尋找優質中國需求股的觀念很簡單,順著「中國沒有的」方向走就是了。有人會說,以前台商赴中國發展,也是從無到有,可是後來還是面對當地廠商殘酷的競爭,或剽竊商業機密、或模仿,再砸錢迅速壯大後一腳將台商踢到邊緣去,導致很多台商對中國市場又愛又怕。 所幸,現在美中貿易戰打得火熱,美國對於智財權盯得緊,中國為了與國際接軌,過去慣見的奧步手段不太敢使了,也讓那些技術含量高,而且中國目前做不到的產業有了新機會,台灣的IC設計業就是最好的範例。(延伸閱讀:嚴防供應鏈停擺衝擊 台灣金融業在中國挑戰才剛開始) 以聯發科、世芯-KY、矽力、晶心科4家台企來看,其中聯發科與晶心科中國收益比重都不顯著,世芯的數字也並不亮眼,可能過去也沒人會把他們看作中概股,可是如今聯發科的題材卻是緊扣著中國的5G手機晶片;晶心科搭的也是5G列車,股價破千的矽力也靠華為供應鏈推一把。 這些IC設計股都不是傳統的中概股,卻足堪為新興中國需求股。話說中國在華為被美國加重制裁後,更是鐵了心扶植自家半導體及其他電子產業,「去美化」成為中心思想,台灣的IC設計業兵多將廣,技術層次高,自然也會有廠商掌握到轉單機會。 聯發科的故事很明確,今年關鍵產品就是5G手機晶片,因為中國去美化效應,聯發科有更多機會可爭取中國客戶的訂單。 晶心科是IC設計上游矽智財(IP)廠商,主攻處理器IP,獲利來源主要是授權金與權利金,公司同樣受惠於中國去美化效應,帶動大陸客戶擴大採用晶心科的矽智財,主要也是應用在5G手機上。 IC設計悄悄賺中國財 中國去美化效應 聯發科最具代表 世芯專攻特殊應用積體電路(ASIC)與系統單晶片(SoC)的設計及製造服務,由於先進製程成本愈來愈高,中國小廠負擔不了,因此相關訂單大幅往台廠下,世芯去年自結每股稅後淨利7.21元,創下歷史新高。 矽力現在是千元俱樂部一員,公司主攻電源管理IC,並聚焦高功率產品,跟中國本土同業的中低階產品有市場區隔,中國現在不愛買美國產品,矽力轉單效應不會只是一時的事,業績方向持續看好。 IC 設計公司躍為新中國需求股,主要仰仗的是去美化效應,也因為台灣的產業鏈發展夠久夠完整,廠商的技術層次不斷往上攀升,因此能夠以高技術含量成為新中國需求股的首選。 不過,必須注意的是,這些找到新機會的優質IC 設計公司,他們的故事基本上廣為周知,今年第一季業績也可能會受到武漢肺炎的影響而下修,因此股價或許會呈現箱型格局,本益比也可能跟著大環境調整,今年的投資最好還是要有一籃子的組合,並做好資金配置為要。 IC 設計族群代表的是新興的中國需求概念股,但是回過頭來,還是有很多本來就被視為中概股的公司,可以跟著環境升級為中國需求概念股。換句話說,這類的公司若是能繼續搭上趨勢產業,或者是繼續以獨特技術站穩領導廠商地位,那麼,下一波的中國需求股,還是有他們的位置。其中,鮮活-KY、威剛、貿聯-KY、新普,可以做為指標。(延伸閱讀:傳產業加速洗牌 四心法續命中國) 貼近中國需求者出線 留意鮮活、威剛、貿聯、新普 鮮活是果汁飲品原料大廠,本來就是以中國市場為本,獲利也來自中國,十足的中概股。「原汁」相關技術是鮮活的核心,也有不少的專利布局,擅長與客戶共同研發並客製化服務,因此業績一直穩健發展,常常也被視為有股息保護的存股標的。因為具備獨特且具成本效益的配方技術,鮮活預料也能在未來繼續坐穩中國需求股角色。(延伸閱讀:蘋果供應鏈重新賽跑 前有復工壓力、後有中國追兵) 線束廠貿聯過去的利潤,絕大部分也是來自中國投資收益的貢獻。該公司的線束可以用在汽車、資訊、家電等市場,也打入特斯拉電源管理線束供應鏈,既然搭上時興的電動車趨勢產業,貿聯的中國需求股指標地位也將續存。 電池模組龍頭廠新普以及記憶體模組大廠威剛,最近5年大陸投資收益都呈現增長態勢,新普近年大陸的淨利貢獻占比更是達5成以上,也是明顯的中國收成股。接下來的題材,新普搶到了資料中心備援電池與2輪電動車趨勢,威剛則是因為5G 與資料中心的需求帶動,讓今年逐漸回溫的記憶體產業有更強的後盾。 從以上8檔中國需求指標股來看,未來值得投資的中國需求股,技術含量高是第一要件,再不然也要是中國該產業的龍頭,緊追著中國的政策趨勢更是加分。順著這些要件挑出的中國需求股,會有一定的保障,剩下的就是個人進出時機與資金配置的功力了;這一點,不管是誰,都要靠自身的努力。

嚴防供應鏈停擺衝擊 台灣金融業在中國挑戰才剛開始

嚴防供應鏈停擺衝擊 台灣金融業在中國挑戰才剛開始

武漢肺炎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全球對於中國景氣疑慮加深,美中貿易戰仍時不時投下震撼彈,加速中國經濟下行危機,一場中國廠商的大遷徙與外逃潮將在未來上演。連帶地,過去隨台商大舉西進的台資金融業,經營步調也將面臨調整。 最近金融業的主管機關金管會非常忙碌,疲於回答外界對金融業在中國狀況的疑慮,曝險多少?影響多少?客戶向銀行的借貸是否可以如期還款?是否將造成銀行業違約壓力? 雖然金管會表示,目前並未接獲金融機構有反映客戶將延遲還款的情形,但經《財訊》逐一詢問各金融業者,已有金控業者明確表示,有少數客戶欲申請寬限,且從金融業各種紓困方案的研擬中,多少仍能看得出業者必須提早應變的擔憂。(延伸閱讀:獨家快篩》台股1700家公司 誰能在亂世中國存活?) ▲台灣金融業多數插旗中國。(圖/取自富邦MA臉書) 台資銀行曝險成焦點 金管會緊盯 業者有應變準備 某公股金控董事長指出,今年的1月28日大年初4,武漢肺炎正式爆發,當時就召開緊急會議,擬定疫情應變計畫,對內是同仁的健康防疫、異地備援等措施,對外則對在中國的台商,以及落腳台灣、但銷貨或原料供應對象來自中國的公司,都要授信部門全面清查疫情的影響狀況。(延伸閱讀:順著「中國沒有的」方向走 8檔新興中國需求股最上相) 「我還特別對授信部門加了1句話,不能只聽客戶說。」公股金控董事長指示員工必須做足徵信,如果因為疫情影響公司營運還不巨大,就會充分支持,但如果體質不好面臨倒閉,就要謹慎處理;但至目前為止,並沒有因此要倒閉的公司。 法人也提醒,這波疫情恐怕會對銀行業短期內造成4大影響:一是在紓困上的調整利率、減免費用,多少會侵蝕營運;二是企業延期復工,對銀行借款需求會下滑;三是經濟有壓,如果導致利率下行,利差就會被壓縮;四是客戶還不出錢來的違約風險。 據股市公開觀測站2019年第3季最新數據,金融業者直接或間接投資中國的金額總計達2700餘億元,而國銀包括授信、投資、拆存業務後總計的曝險金額,去年年底則有1.6兆元,占國銀總淨值的46%;其中,光是授信就有1.2兆元。 另外,依據3角貿易模式,金融業在香港的曝險最終風險來源有一大部分來自中國,台灣的人民幣存款也有一部分存在中國銀行台北分行,最後打回中國使用。雖然這些金控、銀行的曝險部位並非一定會受到武漢肺炎波及,但也不得不讓外界正視,台灣金融業在中國的曝險非常巨大。 然而,曝險占淨值比46%這個數字,其實已是銀行業不斷降低部位後才有的結果。2018年年底,國銀在中國曝險金額還高達總淨值53%;2019年逐季下降,總計全年授信金額較2018年減少1124億元,整體減少1299億元,各銀行在中國的曝險金額和占淨值比率,也是減少家數明顯大於增加家數。 像是華南銀、上海銀、高雄銀、兆豐銀、台企銀、新光銀、元大銀、玉山銀、凱基銀、日盛銀、中信銀,曝險比率都下降10個百分點以上;板信銀、第一銀則是微幅增加2~3個百分點。 部分業者提早因應 設法降低曝險並調整業務方向 據金管會說法,是因美中貿易戰影響中國經濟發展,加上中國經濟結構正處於調整階段,金融業曝險降低,金管會也明確將中國曝險狀況,列為今年的金檢重點,顯示業者和官方有志一同往同一個方向走。(延伸閱讀:傳產業加速洗牌 四心法續命中國) 台灣中小企業銀行董事長黃博怡表示,武漢肺炎發生之前,就有美中貿易戰,美中貿易戰之前,中國又有經濟下行風險升高的現象,所以在貿易戰還沒開打前,就提醒同仁要高度重視中國經濟下行的風險。 雖然金融業大方向降低了曝險部位,但目前卻是進退維谷,各家金融業對於中國長遠的態度,仍各有盤算。 在中國以創投、私募基金為主的開發金控表示,疫情會造成金融市場短期約1季左右的影響,但不會影響開發金的長遠布局,也可藉此尋求布局新產業的發展機會。 銀行曝險占淨值比率居冠的北富銀則回應,扣除對富邦華一銀行的投資,曝險占淨值約為55~60%。另外,北富銀認為,長期而言,中國仍是全球重要的生產基地和營銷市場,今年更積極開放資本和金融市場,仍將持續關注亞洲和全球的整體經濟發展,全面進行風險評估及應變措施。 中國市場貢獻獲利約3成的中租表示,只要企業復工,收款就不會有太大問題,目前尚未聽說有客戶申請延後還款,密切觀察2月底狀況,不過客戶都以機械設備擔保,就算有衝擊,風險仍屬可控。(延伸閱讀:蘋果供應鏈重新賽跑 前有復工壓力、後有中國追兵) 後武漢肺炎時代 金融業在中國將有大調整 黃博怡認為,中國的崛起,沒有辦法逃避日本、台灣曾走過的路,就是從高度的經濟成長變成中度、低度成長;不同的是,日本、台灣都選擇藏富於民,中國卻是財富累積機會嚴重不均,經濟下行發生後,面對的問題就會更加困難。 1名金控董事長也表示,除了中國的經濟成長似乎來到瓶頸外,也發現近幾年中國央企有開始倒閉的跡象,所以除了銀行的曝險金額會繼續調降外,授信對象也選擇集中在台商,其他企業就會少許多,以做好風險控管。 如今,全球對於中國的不信任感加深,經濟引發的內部問題很有可能一觸即發,「後武漢肺炎時代」會讓中國的國際產業鏈大幅調整,有一些廠商往南向扎根,有一些高階生產則望向台灣,台灣有機會在這一波大調整中受惠。一場美中貿易戰、武漢肺炎點起金融業且戰且走的引信,才正要開始。

傳產業加速洗牌 四心法續命中國

傳產業加速洗牌 四心法續命中國

開春後的第1隻黑天鵝「武漢肺炎」讓經濟烏雲罩頂,使製造、銷售等在中國的台商首當其衝,前景不明。事實上,約從10年前開始,隨著中國製造成本不斷提高,薪資、環保、稅負等優勢改變,台商面臨陸企、國際企業的競爭,出現轉型壓力,或是撤出中國,加上近年美中貿易戰等因素,加速外移腳步,中國台商已有一定程度的洗牌。(延伸閱讀:獨家快篩》台股1700家公司 誰能在亂世中國存活?) 傳產業再出發機遇 持續升級才能迎接新挑戰 武漢肺炎將加劇傳產行業的洗牌,戴德梁行中國區商業地產董事總經理甄士奇認為,武漢肺炎會是商業零售業重整再出發的機遇點,猶如大浪淘沙,墊高行業門檻,好比食品安全、公共衛生、配套設施等,勢必迎來新的升級。 而這些新的標準,又恰好是許多在地台商的優勢,過去深耕大陸、至今仍有產業競爭力的台商,靠著技術領先、搶進利基市場等原因,成為各領域的要角。因此,專家認為,「現在在大陸不應做大,而是要做精」,歸納出未來能在中國市場拚搏勝出的台商條件:研發力、獨特性、在地化、打群架。 以統一企業來說,中國的部分由統一中控負責營運,其營收貢獻占44.5%。統一中控在中國22個省分中設了33個廠,統一企業集團發言人涂忠正表示,目前全數的廠幾乎都已復工。法人認為,統一中控因生產分散,非當地員工回廠不足的現象較低,加上疫情讓中國方便麵需求增加,廠區都加班生產,影響屬於中性。 幾年前在地同業常用價格戰競爭,統一也曾掉入價格泥淖,統一董事長羅智先日前分享在大陸經營的經驗和教訓,擬定未來的戰略是要做深、做強,千萬不要比速度、打價格戰,「光是上海、浙江,兩個地方人口加總起來7、8千萬,如果要做好,把他們吃什麼、喝什麼搞清楚,已經夠忙一輩子」。 羅智先說,中國的電商太發達,要花精神去思考你的店裡面有沒有什麼很獨特的商品。不過,羅智先坦言,這樣的能力又與統一先前的核心能力不同,因為在台灣有優勢,習慣坐在家裡等人家來報價,在中國變得要主動出擊。這也是統一買下南韓熊津食品的主因,同時看上熊津能激發出不一樣的食品「研發力」。(延伸閱讀:順著「中國沒有的」方向走 8檔新興中國需求股最上相) 獨特性才有利基 自動化也是不可逆的大趨勢 在中國深耕20多年、中國營收占集團72%的亞洲烘焙器具龍頭三能集團總經理蕭凱峰表示,無錫廠目前已經復工,500多位員工中,約有一半回到工作崗位,由於諸多高速公路閘道口封閉,進出貨受到阻礙,普遍來講因復工慢,加上有些製程外包,若供應商再繼續不復工,供應鏈有可能會中斷。幸好烘焙業屬於民生必需品,生產週期不會太長,疫情過後恢復速度應該很快。(延伸閱讀:嚴防供應鏈停擺衝擊 台灣金融業在中國挑戰才剛開始) 三能董事長張瑞榮早年看好大陸14億人口、經濟穩定成長等原因赴中國發展,卻也明白不斷高漲的生產成本,所以近年積極買進自動化設備、優化製程,張瑞榮說:「之前烤盤線需要6個人,放烤盤、檢查、移烤盤、組裝,現在只要1個人就搞定。」 除順應趨勢自動化外,蕭凱峰指出,三能產品齊全,有兩千多種品項,只要是設備原料以外的,模具、店前用品等,都能在三能1站式購足是競爭優勢,「開個麵包店,95%的器具三能都能供應」,而在地競爭對手多是僅能提供某部分器具。 打群架把餅做大也是立於不敗的方法之一,2000年張瑞榮找來新麥董事長謝順和、總經理呂國宏以私人名義入股,在江蘇成立三能無錫廠,廠區就設在新麥旁邊。新麥管理部副總謝銘璟表示,新麥是亞洲最大烘焙機廠商,同時代理三能器具,終端客戶又多有重疊,當新麥銷售大型烘焙機械時,也附帶提供小型烘焙模具的一站式購足服務,一起把生意做大。(延伸閱讀:蘋果供應鏈重新賽跑 前有復工壓力、後有中國追兵) 而全球最大自行車製造商巨大,1992年進軍大陸,目前中國的生產占比達70%。巨大此次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大陸廠延後開工,捷安特電動車廠首先於2月13日復工,捷安特中國廠、捷安特昆山廠及捷安特輕合金廠也已在2月15日復工,不過生產進度不到5成。 巨大早年觀察到在地經銷商的需求,因地制宜,提供優惠額度給經銷商,培養高忠誠度。巨大執行長劉湧昌表示:「經銷商早期賺的錢不用馬上還,我鼓勵他們去買店面、住家,不用因漲租被房東趕,生意也穩定,現在的經銷商因此超過1億元人民幣身價多得是。」因此,在禁奢、空汙,以及共享單車打擊下,這些經銷商仍對巨大不離不棄,武漢疫情後可望依然相挺。 ▲巨大接地氣給優惠額度,培養出高忠誠度經銷商。(圖/吳尚哲攝) 疫情過後期待振興方案 重大建設將帶動下一波成長 永大也是著名的中國內需股,大陸是永大的主要市場,約占去一半營收。2019年,許作名接下永大董事長一職,結束多年經營權紛爭。許作名說,目前上海、天津、成都3廠都已全部復工,3000名員工也陸續回到工作崗位。 許作名認為,這次疫情將使3線電梯廠因資金不足而遭淘汰。他坦承,過去幾年中國對房市的調控,的確造成所有電梯業苦哈哈,不過他有信心,在疫情過後,當局會為了振興經濟而啟動重大建設,以及用房地產手段推升經濟成長,對永大反而是利多。 ▲武漢疫情過後,中國為振興經濟推升房地產,永大可望受惠。(圖/取自官網)

蘋果供應鏈重新賽跑 前有復工壓力、後有中國追兵

蘋果供應鏈重新賽跑 前有復工壓力、後有中國追兵

從中國鄭州,到美國紐約,一邊是iPhone最重要的生產基地,一邊是重要的市場。今年,這條高科技貿易路線,再次受到無情的考驗。 2月10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自紐約發出1條新聞:「AirPods和iPhone將因為疫情,變得難以買到。」分析師Dan Ives指出,只要鴻海鄭州廠關閉一個星期,就代表「蘋果將少賣一百萬支iPhone」。更重要的是,鴻海鄭州廠是最高階iPhone的生產基地。 任何人只要連上美國蘋果公司的網站,就能輕易發現,上網買1支最新款iPhone 11 pro,必須等待4天以上,在台灣要等上4~8天。 鴻海動見觀瞻 用科技抗疫情降低衝擊 退潮之後,才知道誰在裸泳。面對海嘯,是對蘋果供應鏈廠商最真實的考驗。(延伸閱讀:嚴防供應鏈停擺衝擊 台灣金融業在中國挑戰才剛開始) 考驗1,如何安全復工。「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人的問題。」1位富士康前主管觀察,這一次疫情爆發的時間點,是在年假結束前夕,所有經理、線長、工程師、作業員,都回到老家,台幹回到台灣;當疫情爆發後,如果台幹回中國受到感染,「恐怕沒機會再回台灣」,如果當地醫療資源不足,影響員工回廠復工的意願,即使回到工廠,也需要14天以上隔離,才能上線工作。 鴻海這一次是用科技對抗疫情,最重要的目標就是避免廠區內群聚感染。像昆山廠區,全廠29000人,有超過百分之5員工來自湖北,除了在小年夜就緊急推出App掌握員工在春節的動向和健康狀況,再透過電話一一跟員工聯絡,承諾保留工作,工資照發,讓員工安心。 員工要來復工,從門口排隊開始,每個人排隊都要間隔1公尺,連吃飯排隊取餐都要間隔1公尺以上,餐廳變得像K書中心。2月15日,鴻海開始強力復工,富士康鄭州公布,推出防疫返崗激勵獎,在職員工符合資格者,每人獎勵3000元人民幣,接近新進員工月收入6590元人民幣的一半。(延伸閱讀:順著「中國沒有的」方向走 8檔新興中國需求股最上相) 考驗供應鏈應變力 資金與管理力不足者將被淘汰 考驗2,如何維持供應鏈穩定運作。現在,中國各省為求自保,隔絕跨省交通狀況極為常見,這幾天,昆山高速公路上就出現1個告示牌,要求湖北等7省人員「就地調頭」,不准進城。 2月8日,昆山市還發出命令,只要在當地沒有房產,「湖北、浙江、湖南、安徽、江西、廣東等7省人員全部遣返」,這7省幾乎都是疫情重災區。1位台商激動的說,昆山外來人口多於本地人,「外地人都遣返,怎麼復工?」 1位蘋果供應鏈廠商也觀察,「短期對供應鏈一定有影響」,因為現在要把產品送出去,需要的手續,檢疫遠比過去多很多。受疫情影響,中國跨省交通大亂,河南又是重災區,不管是員工要回廠生產蘋果產品,還是供應鏈廠商要把零件運進去,都是挑戰。 這一波,資金和管理能力不足的公司,會先被淘汰。 產業人士指出,公司沒有維持6個月營運現金的中小企業,不容易生存,因為在中國因防疫在家不上班,「照樣要給薪」。今年2月,《中歐商業評論》1篇針對中國995家中小企業調查顯示,85%中國中小企業資金無法支持超過3個月。 短期來看,中國的產業供應鏈仍有斷料、斷鏈風險,更令人擔心的是,市場需求可能受到重創。因此,1位中國手機品牌廠主管認為,斷鏈不是問題,因為「庫存至少可以支持到4月」,就以蘋果的狀況來看,蘋果在農曆新年關閉門市,對蘋果營收的衝擊比斷鏈嚴重。 這波衝擊過後,會再出現一波洗牌,「最無可取代的是組裝廠。」1位業者分析,其他零組件台灣廠商仍可取代,加上台灣組裝大廠去年都往其他國家布局,成為蘋果的備援方案,現在令人擔心的是,如果中小企業倒閉潮發生,會對整個供應鏈造成何種影響? 蘋果的動向也是重要指標,中國媒體指出,蘋果3月中會推出售價台幣1萬元出頭的超低價iPhone,只在中國銷售,由於平價iPhone有多家代工廠可以生產,也稍能抵銷衝擊。 具彈性移動力者可分散風險 布局新聚落廠商喜迎新訂單 最值得關注的是,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錤今年初曾透露,蘋果今年上半年雖然遇上疫情,但仍有包括iPad pro、Macbook pro、Macbook air、新型耳機等6款產品將發表,今年是蘋果推出硬體產品的重點年。 就算真有缺貨情況發生,蘋果擅長操作飢餓行銷,也不致造成太大影響。像負責組裝目前最熱門Airpod pro的大陸立訊,股價仍相當抗跌。(延伸閱讀:獨家快篩》台股1700家公司 誰能在亂世中國存活?) 這一波衝擊後,有跨國移動能力,或是技術足以拿下蘋果新產品訂單的台灣電子大廠,仍會是贏家。像英業達在馬來西亞檳城的新廠今年將投產,有機會拿到蘋果新型耳機的訂單。鴻海早已在越南和印度布局,在越南北寧,歌爾聲學和鴻海等蘋果供應鏈廠商,已形成另1個新蘋果供應鏈聚落。仁寶去年也在越南擴廠,迎接Apple Watch訂單。(延伸閱讀:傳產業加速洗牌 四心法續命中國) 廣達過去1年積極在台灣和泰國布局新廠,無論蘋果要繼續在中國生產新的蘋果筆電,還是部分移往海外,廣達也都有因應對策。這會是1場全球化的比賽,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公司也已急起直追,如立訊不但拿下最熱賣的AirPods Pro組裝,去年也到越南布局生產基地,多家中國手機組裝廠去年也分別到印尼、印度設立新廠。 如果不遷移供應鏈,繼續提高自動化則是必走之路,像蘋果供應鏈中的台達電,除了併購泰達電,增加海外基地,同時不斷提高中國自動化比重,股價表現也相對穩健。 外界預期,天氣轉熱後,疫情將趨於平靜,但這1次事件,將觸動蘋果分散供應鏈風險的新作法,同時再次壓低成本,這才是蘋果供應鏈真正的長期挑戰。 ▲在鴻海旗下富士康晉城科技工業園,員工要排隊入廠,間隔不能小於1公尺。(圖/取自網路) ▲在富士康員工餐廳裡,每名員工分批、分時、分隔用餐,就像在K書中心裡吃飯。(圖/取自網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