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三星 能否重返榮耀

2018年第4季開始,三星半導體事業部門營收與獲利雙雙重挫,直至2019年第3季獲利狀況都未見好轉;面板事業部門表現更加慘烈,營收與獲利均下滑,甚至2019年第1季還出現虧損情形,三星被迫全面改造。如今,美中和東北亞的情勢一再改變,半導體產業也開始出現變化,現在正是三星命運的轉捩點。

三星危機——記憶體價格崩盤、面板龍頭拱手讓人

三星危機——記憶體價格崩盤、面板龍頭拱手讓人

「好想贏台灣!」這恐怕是現在韓國棒球迷的心聲。2019年11月,韓國代表隊在日本千葉海洋球場,被台灣新秀投手張奕時完封,終場以7比零,台灣大勝韓國。 數10家韓國媒體以「千葉慘事」形容這場比賽,韓國隊在國際賽事創下的13連勝紀錄,也因此被畫上句點。 在半導體領域裡,同樣的狀況也正在上演。2019年底,台積電靠先進製程,營收及獲利再創成長高峰,但韓國最知名的國家隊三星電子,2019年卻一度跌落營收與獲利雙雙重挫的谷底⋯。 2018年第3季,是三星獲利的高峰,全公司淨利高達13.2兆韓元(約合新台幣3433億元),淨利率站上20%,沒想到,180天後,2019年第1季,三星電子的淨利率腰斬,只剩9.5%,到2019年第3季,才慢慢回升到10.1%。(延伸閱讀:5大警訊齊發 韓國面臨失速) 獲利大崩跌 啟動改造工程 現在,是決定三星電子是否能重啟成長,還是再次向下沉淪的關鍵時刻。年初受到重創之後,三星啟動了一系列的改造工程,挽救受創獲利能力,過去1年,三星的股價已經領先獲利,大漲將近5成。 但過去幾年,三星電子頭上亞洲市值最高公司的桂冠,已在2019年11月,被台積電拿下。 三星電子是亞洲的電子硬體巨人,這家公司的業務,可以分成半導體、面板、手機和家電4大領域,要分析三星的未來,必須了解這家公司在2019年如何改造旗下4大業務,從跌落凡間的恥辱中重新站起。 半導體部門是三星獲利縮水最主要的原因,因為三星是全世界記憶體龍頭,因此當全球記憶體價格崩盤時,三星首當其衝。 2018年第4季,全球記憶體價格在連兩年成長之後,進入修正循環,2019年第1季,記憶體價格跌掉2~3成,第2季再繼續向下探底。記憶體是三星電子獲利最重要的支柱,光是2018年第3季,半導體部門一季就賺進13.7兆韓元,是第2賺錢部門手機的6倍之多,當時,三星記憶體的毛利高達7成,但到2019年第3季,三星半導體獲利只剩下3兆韓元。 三星快速調整半導體策略,把部分記憶體產能用來生產影像感測器等新元件,跟SONY搶生意;2019年7月,更宣布要在2030年之前,每年約投入1149.28億美元,進行晶圓代工與非記憶體的研發與產能建置。2018年,三星晶圓代工事業體的全年營收,也不過約746億美元出頭。(延伸閱讀:不想受制於日本 文在寅搶救5G、半導體) 京東方篡位 面板龍頭換人 值得注意的是,三星獲利尚未恢復元氣,股價先行大漲,因為外界預期,記憶體價格要反彈了!市調機構TrendForce(集邦科技)在2019年12月最新調查,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現貨價格的翻揚,因此預估合約價可能比原先預估將在2020年第2季初止跌上漲,提前至2020年第1季。 但2019年時,三星辛苦的不只是記憶體,面板的表現更慘。2019年第1季,面板事業部的營業利率竟出現虧損,關鍵在於中國京東方等中國企業在國家支持下,LCD產能大量開出,讓京東方早已站上LCD面板產量龍頭。 面對中國紅色供應鏈,三星陸續關掉舊有的LCD生產線,甚至把設備賣給大陸競爭對手,把重心放在手機用AMOLED(有機發光2極體)面板和電視面板上;目前AMOLED帶進的獲利已占三星面板事業獲利9成,2019年更宣布要為次世代顯示技術MicroLED建立產線,就是技術怕被中國對手追上。 倒是,三星的手機部門在美中貿易戰下,表現仍屬持平,當美國頻頻出招制裁華為,三星短期反而坐收漁利,2019年第3季,三星手機部門獲利2兆9000億韓元,創下5季新高。 三星手機全球市占率目前仍勉力守住全球第一的寶座,但在中國市場吃盡苦頭。2018年第4季時,三星手機全球市占率一度和第2名華為只差2.6個百分點,但2019年第1季,差距又拉大到4.1個百分點。 由於美中貿易戰讓華為在中國市占率大增,三星在中國市占率一度不到1%,三星不但在2019年10月,關閉最後一家位於中國的手機廠,更在11月宣布,要將大量手機交給中國代工廠聞泰生產,用中國代工廠對抗中國手機品牌。 最後一個部門,則是家電部門。三星在挾自有品牌,在全球發動猛攻,在全球電視市場市占率較去年同期成長2位數。三星在這個領域,一面低價促銷舊有的LCD電視,一面往QLED、8K和75吋超大電視商機移動,靠技術升級避開紅潮威脅。 全球電視市占 兩位數成長 過去1年,三星快速調整供應鏈,避開全球景氣變動和中國紅色供應鏈的威脅,摩根大通、新韓銀行等外資也看好在記憶體產業復甦、OLED和5G智慧手機客戶群持續增長,以及5G電信設備銷售的推動之下,三星於2020年獲利將會成長,因此給出優於大盤或買進的評等。但長期來看,以下3個問題,仍會深深影響三星電子的前景。 挑戰1:地緣政治衝擊。2019年7月1日,日本政府經濟產業省宣布,將加強管制光阻劑與蝕刻氣體等3項關鍵電子材料出口南韓,由於日本企業在光阻劑等3種原料市場囊括全球7~9成市占率,這些原料,是韓國半導體及面板產業的基礎原料,由於半導體占韓國出口總額約1/5,政治變數將影響三星未來發展。 雖然2019年12月中日韓3方在成都會面,日本首相安倍和韓國總統文在寅正式面對面談判,但兩國過去1年醜話說盡,如何重建關係,仍有漫漫長路要走。 挑戰2:能否保住手機龍頭位置。攤開三星的財報,手機是第2大的營收來源,與最大的半導體部門分別囊括近一半的總營收。不過,全球前5大手機品牌,已有3家是中國品牌,由於三星手機也是自家記憶體和面板的重要出海口,三星能否繼續保住市占率龍頭寶座,十分關鍵。 工研院產科國際所分析師呂珮如也分析,三星近年來市占下滑主要受到中國品牌分食中低階市場,如印度市場在2017年仍以三星為品牌龍頭,然而,自2018年小米以高性價比產品組合與行銷策略,成功晉升為印度智慧手機的銷售第一。此外,包含歐洲、非洲等市場,中國品牌也積極布局,整體影響三星銷售量與全球市占率。 挑戰3:中國加速記憶體自主研發。目前,中國長江存儲已於2018年成功量產32層3D NAND Flash晶片,2019年8月還推出新一代3D NAND Flash技術架構,紫光集團也不斷招兵買馬,大力投資,帶來巨大挑戰。 能否重返榮耀 中國大變數 目前,根據市調機構TrendForce預估,2020年中國NAND Flash在全球市占率仍低於3%,DRAM等記憶體技術也待突圍,但中國傾全國之力投資,2~3年後,可望進入量產。由於中國花在進口晶片的錢比石油還多,中國也是最大的晶片進口國,中國若大力進行記憶體國產化,勢必對三星記憶體部門全球市占率造成威脅。 過去,三星代表的韓國模式,由國家支持的財閥形成「半國家隊」,投資需要巨額資本才能經營的行業,進一步站上全球龍頭位置。這個模式,在中國政府直接主導的「全國家隊」出現後,受到嚴厲的挑戰,三星面對中國紅色供應鏈,能否翻身成功?地緣政治恐怕扮演最關鍵的角色。

5大警訊齊發 韓國面臨失速

5大警訊齊發 韓國面臨失速

2019年第4季,台灣不只在棒球場上完封韓國,在出口表現上,也比韓國更加亮眼。 2019年11月,台灣出口較去年同期增加3.3%,財政部表示,第4季出口也有望出現正成長。但2019年第4季,英國《金融時報》形容,韓國卻正經歷「50年來最糟的成長狀況」。 外界原本預期,2019年韓國經濟成長率仍有2.6%,但韓國中央銀行11月底表示,2019年韓國經濟成長率將下修至2%,這是1954年以來,韓國經濟成長率罕見連續兩年都低於2.5%。 連續兩年遲滯 情況很罕見 根據韓國貿易協會(KITA)出口金額統計也顯示,2019年已連續3季出口大幅衰減,預估第4季仍將維持衰退態勢。韓國貿易協會原本預期2019年出口會增加3%,卻在6月已調降,較2018年減少6.4%。 過去韓國曾經歷過更大的危機,但多半在第2年就出現強勁反彈,連續兩年停滯的情況,可說是相當罕見的現象。 關鍵1:出口高度依賴中國。韓國經濟高度仰賴出口,根據《金融時報》報導,出口占韓國GDP(國內生產總值)45%,其中,中國占韓國25%(根據KITA資料,約逾30%),韓國經濟高度依賴中國。 從出口的商品劃分,根據韓國貿易協會統計數據,記憶體在內的半導體占出口的最大宗,約達20%;2019年上半年,韓國半導體和石油產品的出口金額下降,已占總出口金額下降的80%以上。 因此,韓國貿易協會歸咎於美中貿易戰緊張局勢升級,導致記憶體需求復甦延遲及中國經濟疲軟,造成韓國出口前景黯淡。(延伸閱讀:不想受制於日本 文在寅搶救5G、半導體) 文在寅一著錯棋 失業飆高 關鍵2:國內失業率攀高。韓國經濟的另一項指標,也亮起紅燈,根據韓國央行的統計,2019年上半年失業率都高達4%以上,2月時甚至飆高至4.7%。 台灣智庫國際事務部主任董思齊分析韓國失業率攀高的原因,在於韓國總統文在寅上任後,主打充分就業、提高工資、縮短工時等改善就業環境的政策,卻造成更大的困境。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過去韓國很多24小時的餐飲業,但是在政府推行提高工資、降低工時政策後,造成很多餐飲業者難以負擔調漲的人力成本,所以紛紛取消24小時營業的模式,且減少聘請的員工數,造成工作集中在少數人力。聘用人數減少,薪水也沒有增加,民眾的社會觀感上,只感受到生活更加困苦。 韓國大企業在國際市場失利後,也隨即衝擊到韓國的就業市場。董思齊指出,韓國大部分的就業人口仍集中在中小企業,所以中小企業生存不健全,就業市場就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根據統計,韓國前10大的財閥就占GDP高達80%,因此大財閥對經濟影響甚巨。而且,一直以來,韓國的中小企業是強烈依附大企業生存,如今,大企業在國際市場不利後,馬上就會反映在對中小企業的採購訂單量上,連帶導致就業市場失衡。 關鍵3:通縮壓力大。韓國經濟還有一個燙手山芋,就是—通膨壓力持續低迷。2019年底時,韓國央行行長李柱烈公開坦言,「確實存在通縮的擔憂,因為國內的消費價格上漲已大大放緩,而通貨膨脹預期也有所下降。」 通膨壓力仍低 可能再降息 根據韓國央行統計數據,自2013年以來,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一直低於2%,這年的消費者指數為1.3%,2012年還有2.2%。韓國央行公布最新通貨膨脹預測,將2019年通膨率由0.7%下修至0.4%,遠低於央行的目標值2%,引發外界對於韓國可能出現通貨緊縮的疑慮。 李柱烈不諱言,未來需求面的通膨壓力仍維持低迷,但供應面的通膨壓力將緩解。韓國央行於2019年11月29日公布的新聞稿中預期,2020年通膨率將高於2019年,將達約1%,2021年則攀升至1.3%。「向目標通膨率2%邁進的增長速度是漸進的。」 為減緩外界對通貨緊縮的擔憂,李柱烈也鬆口,由於經濟成長趨緩,以及需求面的通膨壓力仍維持在低水平,因此央行將持續維持貨幣寬鬆立場。外界也預測,這代表韓國央行有機會再度降息。 關鍵4:GDP增速創6年來新低。除了失業率與通膨壓力低之外,韓國GDP增速也創6年來新低點。韓國央行公布,2018年韓國GDP增速僅為2.7%,是6年來最低值。 而根據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計韓國於2019年、2020年的GDP增速為2%和2.2%,較4月預期分別下降0.6%。相較於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預計為3%,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回升3.4%,韓國表現低於全球平均值。 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副主任邱達生分析,造成韓國GDP增速創新低的主要肇因是,貿易戰衝擊韓國出口,而持續提升最低薪資又導致企業裁員或倒閉,衝擊消費內需。 服務業投資 外國公司縮手 關鍵5:FDI下滑。韓國深陷內憂與外患,也讓外資投資偏於保守。根據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的統計廳數據顯示,外國人直接投資(FDI)金額出現明顯變化,過去外國人對韓國已連續5年投資超過200億美元,不過2019年卻出現驟降態勢,從2018年的269億美元,驟減為203億美元。「感覺2020年對韓國市場的看好度沒有提升。」董思齊觀察。 此外,日韓貿易戰開打,更讓韓國政府也意識到關鍵材料、還有尋找新興市場的重要性,以及確保國內勞工人口充分就業,才能安定國內政治與經濟,「但重點是要產業轉型。」董思齊分析。(延伸閱讀:三星危機——記憶體價格崩盤、面板龍頭拱手讓人) ▲日韓貿易戰開打,韓國民眾集會抗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擴對韓的貿易限制。 雖然三星、樂金,甚至是中小企業紛紛訴求要轉型,然而無論大企業或中小企業轉型都需要時間發酵,因此經濟成長動能趨緩。韓國短期經濟表現,除了寄望記憶體價格止跌和石油出口狀況改善之外,就要看韓國企業轉型的速度了。

不想受制於日本 文在寅搶救5G、半導體

不想受制於日本 文在寅搶救5G、半導體

日本與韓國,究竟是世仇、還是最重要的貿易夥伴?時隔15個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韓國總統文在寅,2019年12月24日在中國四川展開會談,這場談判決定日本和韓國的經濟關係。 這場對談,安倍和文在寅談了45分鐘,比原定的30分鐘要長,會談後,根據路透報導,安倍晉三表示,「韓國應該承擔責任,拿出解決問題的措施。」還直言「我要求韓國啟動恢復關係的步驟,將日韓關係恢復到健康狀態。」 會談後,韓國青瓦台發言人高旼廷透露,文在寅在會談上向安倍呼籲,撤回日本對韓國的所有出口管制,讓韓國出口量恢復到2019年7月1日以前的水平,還說日本是「重要鄰國」。(延伸閱讀:5大警訊齊發 韓國面臨失速) 不想受制於日 砸重金布局 文在寅身段放軟是有原因的,韓國經濟正面臨挑戰,和日本關係緊張,日韓間貿易量下滑,都讓文在寅領導的政黨面對這一次大選壓力倍增。 更重要的是,韓國科技產業對日本的依賴程度超乎想像。根據韓國《ETNES》報導,韓國科學技術資訊通訊部(MSIT)向議會提交的報告顯示,韓國5G基礎設備的零組件中,高達60%~100%來自日本,僅3項韓國能自行生產,占比只有10%左右。 韓國雖然5G網路快速布建,有超過400萬個5G用戶,但命脈仍掌握在日本手中。 因此MSIT向韓國國民議會提交了總額達1120萬美元的預算,進行5G組件與材料的發展工作。該組織目前選擇了10個與5G供應鏈最關鍵的技術項目。(延伸閱讀:三星危機——記憶體價格崩盤、面板龍頭拱手讓人) 韓國總統文在寅在2019年4月宣布了價值1兆韓元的半導體技術發展計畫,希望能扭轉韓國在相關產業的落後,並拉抬低迷的經濟。為此,韓國政府會鼓勵大學設立半導體系所,培育工程師,同時也鼓勵產學合作,推動相關技術發展。 但不久後,韓國卻因為立場之爭,可能使得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布局成為空談。 去年,韓國最高法院命令日本公司對1910~1945年日本殖民時期被迫為他們工作的韓國人進行賠償,但日本政府認為,1965年的1項條約已經解決這個問題,兩國關係開始劍拔弩張。 7月時,日本對3項重要的半導體加工材料,氟聚醯亞胺(fluorine polyimide)、光阻劑(resist)及蝕刻氣體(eatching gas)實施更嚴格的管制。雖然日本政府表示,此事和政治無關,但日韓政府為此已進行多次協商會談。 做這些材料有多難?像製造先進半導體製程用的氟化氫,需要將雜質控制在兆分之一以下的水平,連生產相關設備也須採用特殊合金製造。日本企業在高純度氟化氫領域占有接近9成市場比重,韓國想要尋求第2來源,或者是走向自給自足,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雖然中國和台灣都有相關材料生產業者,但品質仍比不上日本。市場人士指出,因為材料很難透過逆向工程來複製品質相同的產品,這也讓日本穩居重要的供應地位。 韓國在半導體設備上也高度依賴日本,根據《朝鮮日報》的報導,韓國的半導體產業設備有3成來自日本,其中有韓國OLED產業所需要的極紫外光光刻設備,目前唯一來源是日本尼康和佳能;而製造智慧型手機金屬機身框架的機器人車床,大部分都是日本FANAC(發那科)的產品。 日本惹不起 和解救經濟 另外在包括精密零組件及化學產品的各種生產設備、氫能汽車中使用的氫氣罐碳纖維原料、電動汽車電池使用的高品質黏合劑、電池分離膜,主要都是由日本相關企業進口。這還只是整個韓國半導體、汽車到化學領域等1100多種需要從日本進口的戰略物資的一小部分而已。 韓國與日本會不會和解,牽動東亞的經濟,也會影響台灣,因為安倍晉三和文在寅在成都舉行峰會,重點之一就是討論中日韓自貿區和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的發展如今,日韓的長年宿怨,再次成為絆腳石。 韓國在經濟下行壓力下,究竟願意拿出多大的誠意與日本合作,不但影響韓國經濟前景,也將長期影響亞洲的經濟格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