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2020 南向 新贏家

美中貿易戰打打停停,但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製造輸美關稅仍持續,國際品牌大廠將製造基地移出中國的策略不變,中階製造往東南亞的南遷潮流正在啟動。目前在東南亞已擁有龐大產能的製造業者,將是通吃美中商機的準贏家。

通吃美中雙市場 2020南向新贏家

通吃美中雙市場 2020南向新贏家

美中貿易戰打打停停,國際品牌大廠將製造基地移出中國,中階製造往東南亞南遷。目前在東南亞已擁有龐大產能的台廠,誰最有機會成為通吃美中商機的南向新贏家? 《財訊》597期「南向新贏家」專題,分析在製造業遷移潮下的產業新局與投資機會。 製造供應鏈回台十分樂觀,台商製造業移出中國的趨勢不變,其中高階製造回台設廠生產,中階產品移往東南亞,仍是未來趨勢。美中貿易戰短期雖然和緩,但美國阻止中國崛起的策略要改變並不容易。過去十年,需要大量人力資源的鞋業寶成與豐泰,以及紡織業儒鴻,聚陽等龍頭廠商,早就把供應鏈移到東南亞,生產基地朝越南、印尼布局。和碩集團董事長童子賢也表示,製造業分散到東南亞國家已經是趨勢,未來將採「產能分散、短鏈供應、長鏈管理」,是台商未來得面對全球供應鏈變革的挑戰。 過去台商銷售到美國的產品,約有42%的比率在中國生產製造,在東南亞製造的比率不高,其中馬來西亞比率約3.3%,印尼、越南、泰國生產的比率都不到2%;但美中貿易戰後,未來中國製造輸美的比率必然大幅下降,東南亞製造的比重一定會大幅增加,因此擁有東南亞產能供應鏈的廠商,將受惠這波製造業南遷的潮流。 雖然經濟部指出,台商回台投資已突破7000億元,不過,新設的工廠,要正式完工出貨至少要耗時兩年。因此在這波製造業南遷的潮流下,目前在東南亞擁有龐大產能的製造業者,在新設產能尚未大量開出時,空窗期將首先受惠,將會是2020年掌握美中商機的新贏家。 自從美中貿易戰後,不少國際大客戶都積極到金寶的東南亞工廠考察,將生產基地移到東南亞是大家的共識,只是各家速度不同。 美中貿易戰後,重慶筆電出貨數量大幅降低。據悉,惠普、戴爾近期在中國江蘇、重慶等地委託生產的筆電部分產能,已遷移至東南亞等地,外移的比重約2至3成,轉移地點包括泰國、越南和菲律賓,台廠有機會搶先取得新商機,值得投資人留意。…(本文節自財訊597期,閱讀全文)

金寶啟動四大引擎 搶當南向代工王

金寶啟動四大引擎 搶當南向代工王

「世界電子製造的板塊正在移動,金寶在東南亞的布局,將是重要的觸媒,我們做得好,板塊就移動得更快。」12月20日,金寶在深坑總部舉辦法說會,吸引上百位機構投資人擠滿會場,新金寶集團執行長沈軾榮開心地面對投資人強調,未來電子製造業往東南亞的大趨勢不變,「我們將是東南亞之王。」 美中貿易戰後,台灣企業採取的應對策略,新金寶集團董事長許勝雄指出,基本上賣到美國的,如果美國客戶要求重新布局,就要配合做調整,持續往東南亞製造是趨勢;至於賣到中國以及其他地區,因為產業鏈的關係,也可能持續在中國製造。 「由於金寶本身在泰國與菲律賓以及美國、巴西都有工廠,當然在美中貿易戰以後,會對其於東南亞的布局,產生比較好的助力。」許勝雄強調。(延伸閱讀:通吃美中商機 2020南向新贏家)   ▲金寶集團董事長許勝雄強調,美中貿易紛擾讓電子製造往東南亞是助力。(圖/吳尚哲攝) 深耕東南亞10餘年 將成最大電子代工廠 沈軾榮進一步分析,泰國人工成本是中國的7成,菲律賓人工成本更只有中國一半,且中國工人流動率高過兩成,但東南亞只有2~3%,企業若需要大量製造的消費性電子生產線,勢必只能往東南亞移動;儘管美中貿易戰打打談談,但未來無論是否和談,產能轉移已是必定趨勢,只是快慢而已。 近期看見沈軾榮的人都發現,他總是神采奕奕,走路有風,表面上是練了氣功,減重讓肌肉更為結實,甚至連頭髮都由白轉黑;但實際上,因為公司未來業績欣欣向榮,人逢喜事精神愉悅,做什麼事都顯得衝勁十足。1個便當10幾分鐘吃光光,走路比一般人快半秒的沈軾榮,但對東南亞布局卻展現慢火細燉的功夫,等了10年,才豪氣地說:「現在金寶是泰國與菲律賓最大電子代工製造廠,國際品牌大廠想把製造地移往東南亞,目前只有我有足夠的產能。」 沈軾榮透露,已經有3家國際大客戶,將選擇金寶的東南亞廠作為未來生產重要基地,這些國際大客戶都將帶來百億台幣級的可觀訂單,預計2020年第1季底,就能開始陸續出貨,貢獻營收。 據悉,沈軾榮對公司內部主要幹部要求2020年的成長目標,他說:「如果沒有成長50%,我會很失望。」 然而,在沈軾榮號稱金寶將成「東南亞製造之王」的大氣魄下,他早就在金寶集團埋下4個重要成長引擎,2020年業績將進入高成長的階段,並非只是誑語。(延伸閱讀:喬山越南發功 力保全球健身器材王) 第1引擎 泰國搶先大擴產  站穩龍頭 目前泰國金寶既有的生產基地達50萬平方米,共有6座廠區,已經是泰國第1大電子代工廠。在美中貿易摩擦才剛發生時,金寶副總經理王爾樂強調,沈軾榮馬上又敲定在泰國與菲律賓買地擴產,2020年第1季會陸續完成;其中泰國占地12萬平方米的新產能,是新增的第7座工廠,正好可以搭上2020年國際大廠的轉單,日前沈軾榮又買了50萬平方米的土地,為2022年後的商機準備,預計可以再蓋5座工廠。 近兩年金寶在泰國產能將增加1倍,沈軾榮解釋,其他製造對手欲進入泰國代工市場,至少需要12~18個月的籌備才能正式量產,但大家都把過去中國的思維帶到東南亞,但其實這風險很大。沈軾榮強調,生產製造、機器、生產人員以及管理人才的聘雇缺一不可,誰能在短短1年,找到美、中、泰語流利,數百位的工廠管理人才,「因為金寶在泰國已經深耕30年,目前只有我們有這樣的能力,我們已經在泰國電子製造龍頭的關鍵位置,等了10幾年了。」 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市中心距離車程約1小時的八打雁省(Batanga),日本電動元件廠龍頭村田、PCB(印刷電路板)大廠Ibiden等電子廠都聚集在菲律賓的科技廊道上,金寶也在此打造當地最大的電子代工廠。 第2引擎 菲律賓優勢浮現 抓住家電客戶   由於菲律賓人口達1億人,平均年齡不到25歲,人口紅利豐沛,金寶消費性電子部副總經理羅國倫強調,菲律賓勞工服從性高,本身就是英語體系,其中許多人有到台灣與中國工作的經驗,因此中文溝通也行,對打造有效率的製造團隊很有幫助。而且海運也便利,因此吸引許多國際大廠到此找尋製造基地。 由於菲律賓擁有GSP(Generalized System of preferences,普遍化優惠關稅措施)的資格,製造輸出美國與歐盟幾乎免稅。有「家電界的蘋果」之稱的國際電器大廠,過去原來在馬拉西亞製造,在馬國被排除GSP優惠關稅的資格後,就把大量的製造訂單,移往菲律賓,金寶完整的製造供應鏈,自然成為最適當的合作夥伴。 這些世界最高級的吹風機、吸塵器,就在金寶廠內製造,但基於保密協定,金寶不願意透露客戶名稱。 也因為菲律賓在GSP優惠稅率名單內,出口歐盟和美國的產品可以有5~10%的稅率優惠,讓國際大廠持續在此下單的誘因大增。法人透露,2018年菲律賓金寶營收約4.15億美元,2019年挑戰7億美元,2020年估計再創新高,可達9億美元以上,估算2019年營收是2018年的1.7倍,2020年又可望是2019年的1.3倍,高成長的態勢,難怪沈軾榮擴產不手軟。 不只在東南亞,金寶在中國工廠也積極擴充。2020年的1月3日,金寶在中國湖南岳陽廠將正式開幕,面積達40萬平方米的新廠房,是沈軾榮在站穩東南亞地位後,第1個逆勢投資中國的代表作。 原因是2012年鴻海從金寶手中搶去美國惠普(HP)印表機大廠的幾百億訂單,原本在鴻海重慶廠生產;經過5年,地方政府稅務補助截止,沈軾榮趁勢逆襲,運用金寶本身在泰國年產1600萬台印表機的零組件採購優勢,向惠普爭取岳陽廠投資的生產計畫,結果獲得惠普首肯,數百億元的訂單回歸金寶。 金寶指出,岳陽廠2020年將生產1200萬台印表機,估計後年產能再增加5成,也就是說,全球第1大印表機品牌廠惠普,幾乎把超過9成的生產重任全部交給金寶。在合作案未成功之前,曾有董事質疑沈軾榮,國際大廠有可能獨家給你生產嗎?當時他只淡淡地回笑:「我就是有我的辦法」。如今全球第1大印表機生產工廠即將啟動,2020年金寶也將搶回印表機製造世界第1大廠的寶座。 ▲擁有東南亞產能的公司,將順勢承接國際代工新業務。(圖/陳俊松攝) 第3引擎 中國逆勢出擊 建世界最大印表機廠 原來,沈軾榮早已布局多年,2016年時,全球通訊晶片龍頭高通決定退出印表機晶片市場,當時沈軾榮花了1.6億元,買下整個高通印表機IC團隊,還持續擴充研發人員,每年再砸數億元研發經費不手軟。 蹲了4年馬步,2020年第1季第1顆印表機系統單晶片(SOC)將量產,屆時金寶將成為全球業界唯一從印表機控制晶片設計、零組件、機殼、組裝一條龍的製造龍頭。正巧,另一家印表機晶片製造商威爾(Marvell)被恩智浦收購,2019年宣布不再生產這類晶片,因此金寶的通寶所開發的省電印表機晶片,將成為獨家製造商,未來產品的毛利率,將挑戰50%以上。 有了這個獨家晶片,全球9000萬台印表機的市場規模,都可能成為囊中物。目前金寶只生產近3000萬台,未來搭配晶片與製造一體的優勢,印表機代工製造數量將持續增加,讓印表機這類成熟的產品,仍有大成長的動能。 在搭上東南亞製造崛起的順風車後,沈軾榮也決定將集團內有競爭力的小金雞,在未來3年陸續在台掛牌上市,可讓集團注入資金活水。其中,生產塑膠精密零件的泰金寶精密首先上陣,負責規畫的凱基證券副總經理胡惠萍評估,公司在2020年第3季就可能正式回台上市。(延伸閱讀:新纖接軌國際龍頭 東協布局更給力) 第4引擎 未來3年 金寶小金雞接力掛牌 法人指出,泰金寶精密2018年營收52億元,2019年營收可能挑戰70億元,2020年破百億元,未來金寶子公司掛牌,營收高成長的夢想,將吸引投資人青睞。 同樣營收高成長的金寶菲律賓,也將在2021年回台掛牌,估計市值將挑戰8億美元;而印表機獨門晶片的通寶,晶片2020年上市就可開始獲利,預計2022年在台掛牌上市。法人估計,3隻小金雞陸續上市,可讓金寶母公司,獲得超過百億元收益。 此外,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所推動的低軌道衛星Space X公司,據悉,與金寶也有合作計畫在推行,沈軾榮對此笑而不答,強調有成果再說。 籌謀10年,沈軾榮在新金寶集團內埋下的成長引擎,2020年起將陸續爆發,一舉擺脫過去金寶成長力道薄弱的刻版印象,未來也可望持續吸引投資人的目光。 金寶 成立:1973年 董事長:許勝雄 執行長:沈軾榮 產業地位:泰國、菲律賓與中國電子製造代工廠

喬山越南發功 力保全球健身器材王

喬山越南發功 力保全球健身器材王

法國巴黎街頭,帥氣的黑衣金髮型男騎著黑色哈雷機車穿梭在大街小巷,吸引不少人的目光,車尾同色系的大盒子更是令人好奇,這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膏藥呢?原來盒子裡裝的竟然是喬山旗下健身器材品牌的維修零件!品牌維修團隊能在國外也引起超高吸睛度,喬山業務副總經理羅雅芳笑著說:「我們子公司真的很有創意!」 2019年底,喬山已穩坐全球商用健身器材第2大品牌、全球家用健身器材第1大品牌寶座。包括美國最大連鎖健身房星球健身房(Planet Fitness),南美洲第1大健身俱樂部Smart Fit,英國連鎖健身房Pure Gym,東南亞地區最大連鎖健身房Celebrity Fitness,台灣World Gym等都是喬山的客戶。 面對美中貿易戰紛擾,喬山老神在在,身為唯一1家在越南設廠的健身器材廠,喬山越南廠2019年才開始蓋,現在已經進入小量產階段。董事長羅崑泉說,為什麼要有國際貿易?就是因為要國際分工,製造業本來就是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延伸閱讀:通吃美中商機 2020南向新贏家) ▲(圖/資料室) 淡定面對貿易戰 整體產能仍能擴張3成以上 喬山目前3個廠的產能分布,台灣占45%、上海50%、北美5%;越南投產後,預估未來可占公司整體產能10~20%;加上台灣產能也會擴張,2020年整體產能可增加30~40%。 羅雅芳說,2019年初看到許多中國輸美產品都被課稅,即使健身器材並未入列,喬山仍在淡季就提前出貨到北美;因此後來宣布9月1日起中國健身器材輸出到美國要課15%關稅,喬山不但沒受到影響,前3季毛利49.86%還較2018年同期上升。 目前越南有11甲土地,進行第1期工程,約有200名員工;越南薪資不到中國一半,而且1週上班6天,1年就多出近60個工作天。預期越南廠2020年1月進入大量產階段,不只是到美國免稅,去歐盟、東協都不用稅,這幾個地區都是家用健身器材的大市場。 健身器材市場分為家用與商用,目前全球商用第1大是美國Life Fitness營收約10億美元,第2名是台灣的喬山,第3名是義大利Techno Gym。喬山的商用占比持續成長,已占整體營收近8成。而家用健身器材廠大部分品牌都在中國生產,這次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不小。 全球布局完整 美中台及越南各有明確分工 所幸喬山在全球布局完整,也大幅提升製造彈性。配置上,越南廠未來會成為喬山的家用健身器材製造基地,至於台灣與中國的產能則支應商用市場。羅雅芳解釋,台灣供應鏈完整,適合提供高精緻度、高彈性製造;中國則是人力、土地資源充沛,電子零件供應鏈完整,適合低成本產品;至於北美則有戰略地位,例如政府標案等,可打美國政府市場。(延伸閱讀:金寶啟動四大引擎 搶當南向代工王) 羅崑泉說,其實一步一步走來,都是「時機」。早年喬山只有在台灣生產,後來發現中國很多人開始做,成本很低,於是也跟著去,賺了一波匯率的機會財,享受到較便宜的人力。後來發現家用市場太競爭、進入門檻低,反觀商用器材種類多、資本投資大,需要完整售後服務,因此轉型進入商用市場。 羅雅芳說,美國廠也是機運,當時一個一個產品開發很久,剛好有重量訓練工廠要賣,喬山就買下公司和工廠,產品線很快補齊。 至於為何喬山能領先同業進入越南?關鍵在於零組件全都自己設計,是能夠快速移轉產能的原因。喬山本來就是以製造起家,發展20年才覺得沒有品牌不行,因此跨入品牌。相較於國際大廠Life Fitness只有裝配沒有設計,喬山則是從馬達、發電機、控制儀表板、滾輪等,關鍵零組件全部自己做。大客戶來看,往往都很驚訝,「哇!你們什麼都自己做?」即使幾年前的機種,也隨時有零件可以供應。(延伸閱讀:新纖接軌國際龍頭 東協布局更給力) 快速轉移產能的能耐 關鍵零組件都自家設計,領先同業 能夠吸引國際大客戶的另1個原因,是相較於其他大廠多是到市場當地找代理商,喬山在全球主要國家有30家子公司,超過60國有經銷商,家用市場在美國及亞洲就有超過300家專賣店。而健身器材零件就高達15萬種,可以想見光是維修就是個大工程,要能贏得跨國健身房企業或是連鎖飯店的需求,可不是那麼容易。羅崑泉就舉例,有一天在台灣的機場看到他牌的按摩椅壞了,問對方怎麼沒修理?對方說,代理商叫修要兩個月時間,「但喬山的零件補充都要求48小時內完成。」 更重要的是,喬山日前宣布收購日本朝日集團旗下、日本最大的按摩椅廠商「富士醫療器」60%股權,總投資金額暫定為67億日圓,預計2020年2月完成交割。富士醫療器公司1年營業額約新台幣60億元,因此預估在2020年,喬山的整體營收規模有望突破300億元大關,超車美國的Life Fitness,躍升為世界第1大健身器材廠。 事實上,全世界第1張按摩椅就是富士醫療器發明的。當年發明人因為孝順,發明了可以手動讓兩個滾輪在椅背上不停來回的第1張按摩椅,還拿到日本世界遺產證書,復刻版就在喬山的辦公室裡。羅雅芳表示,富士醫療器按摩椅在日本銷售第1,缺點是沒有國際化的能力,若能搭配喬山的國際化與售後服務,可以把規模進一步提升,而且健身器材與按摩椅在家用市場是同一個通路,未來喬山的健身器材也可以進入對方的通路。 令人驚訝的是,全球健身器材市場規模為65億美元,按摩椅市場居然就高達46億美元,原本喬山自己就有按摩椅,約占營收3%,目前富士醫療器排名全球第7,加上喬山的規模後,排名可提升至全球第5。羅雅芳表示,現在歐美的按摩椅市場1年成長將近兩成,以喬山的國際化能力,可以將富士醫療器推向歐美家用及商用市場。 羅崑泉說,大家每年都在想,怎麼樣讓運動更有效?所以健身商品愈來愈多,也因此百家爭鳴。有些人以為像Peloton的智慧健身單車出來,競爭會很大;這是因為大家不了解,「以前1輛健身車1000美元,Peloton賣到2500美元,讓餅更大而不是更競爭,而且Peloton花了很多錢做廣告,又吸引更多人進來健身市場。」 台灣品牌全球發光 築有產業競爭護城河,持續看好 成立44年的集團,可說是正港的台灣之光,2020年喬山還有包括德國、摩洛哥前兩大區域客戶會進來。羅崑泉說,一切都是客戶的信任,不然台灣品牌要在全球站立真的不容易。像星球健身房就觀察了喬山5年時間,每年健身器材都要有新功能,喬山乾脆把工程師派到美國的星球總部參與開發。 喬山前11月營收218.3億元創下歷史新高,較2018年成長17.6%,永豐投顧報告指出,喬山主攻商用健身器材,產業進入障礙高擁有護城河,且健身產業趨勢穩定增長,平價健身房拓點潮流延續,產能提升可望挹注營運,因此看好喬山擴大產業布局與長期成長的態勢。群益投顧也認為,包括舊客戶汰舊換新的需求,以及新客戶、新市場,併購日本按摩椅品牌等,多元動能都將帶領喬山持續成長。 ▲喬山成立44年,董事長羅崑泉(圖左)已交棒給第2代。(圖/潘重安攝) 喬山 成立:1975年 董事長:羅崑泉 總經理:羅光廷 產業地位:全球商用健身器材第二大品牌

新纖接軌國際龍頭 東協布局更給力

新纖接軌國際龍頭 東協布局更給力

新光合成纖維為順應品牌全球布局,將主要業務的高階製造研發留在台灣,中階往東南亞移動,恰好迎合了這一波製造業南遷的潮流,是美中貿易戰爭下的新贏家。 新纖旗下主要事業包括化纖、塑膠與光電,台灣有桃園中壢、大溪、觀音廠,還有大陸杭州廠與泰國廠。1995年新纖赴泰國設廠,主要產品是寶特瓶的固聚酯粒,是新纖的海外第一步,隔年中國廠生產。儘管現在泰國廠賺錢,聚酯粒在泰國站穩第一地位,但其實起頭並非一帆風順,有一段艱苦的日子。(延伸閱讀:通吃美中商機 2020南向新贏家) 看好泰國4大原因 聚酯粒已占4成市場 新纖總經理羅時銓表示,當初會選擇泰國有4項原因,一是看好東南亞市場,以地理位置來講,泰國是東南亞中心,可藉由中心位置往外發展;二是泰國為佛教國家,人民和平,不若周邊其他國家會排華,政治相對安定;三是有皇室,當遇到難以排解的爭議,最終都能有國王出面調解,和平落幕。 對台商而言,第4點的減稅措施至關重要。羅時銓說,泰國國家投資促進委員會(BOI)為獎勵外國投資,提供5年免稅、3年減半,機器設備進口免稅;若是外銷,進口原料還能退稅,或是給抵稅券,可在8年優惠結束、開始繳稅時抵免稅額,也是鼓勵外銷。(延伸閱讀:金寶啟動四大引擎 搶當南向代工王) 新纖著眼固聚酯粒,在於當時泰國市場相對空白,但1995年去設廠,1997年就碰上亞洲金融風暴,「泰國又是最慘的其中一個。」泰銖從1美元兌25泰銖,貶值到55泰銖,「我們借美元去換成泰銖,換出來是25泰銖,可是還的時候要用55泰銖去買美元來還銀行,一下就虧掉一半,1997年非常慘痛,」後來新纖增資,「但不管有沒有賺,終究就是虧掉一半到1/3⋯」。 羅時銓回憶第2件痛苦的事,新纖剛去拓展,當地市場剛成長,內銷的量只有20~25%,代表有75~80%的量必須外銷,但外銷一下子要怎麼賣那麼多?這時新纖選擇和外銷量大的可口可樂合作,看重這家公司在世界各地做生意,1年可以做幾10萬噸。但要進入可口可樂供應鏈、拿認可書,必須先給1整年固定的優惠價格。 2003年一簽就簽了4、5萬噸,碰上塑化原料暴漲,1噸就虧100美元,1個貨櫃出去就是20噸,「每次看到1個貨櫃出去,等於賠掉2000美元,眼淚就掉下來,那1年就虧了快兩億泰銖。」羅時銓說,銀行每半年就來要危機報告,他才剛去接總經理,營收谷底的滋味讓他印象深刻。 當時台灣有寶特瓶的開喜烏龍茶,羅時銓想到可依照台灣經驗,發展用熱充填裝寶特瓶的技術,區隔東南亞僅有水、汽水的充填;同時,想仿效化纖產業,上中下游策略聯盟,他找上設備廠互相搭配,推廣時的話術是買吹瓶設備,須搭配新纖該規格的原料。 合作越南大廠 具互補性又具地利優勢 用新纖物料結合他牌射出機的方式終於奏效,再加上新纖率先在泰國當地發展出熱固聚酯粒,客戶為趕著上線用新纖原料,新纖又能賣出較高價格,拉升毛利,於是泰國廠在2005年總算轉虧為盈,如今聚酯粒在泰國市占約40%,站穩第1地位。 羅時銓直言,貿易戰對整體紡織業的影響沒有想像中大,原因在於2016年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發酵時,中國和台灣本來就不在優惠條件內,中國的紡織業台商就已陸續準備遷出,或是將產品改成內需市場。 以新纖來說,目前杭州廠多是就近供應當地市場,原來1個月的2、3千噸產品中,唯有1、2百噸是外銷美國,如今去美國的量無法由杭州出貨,轉單由台灣供應。 至於越南,是東南亞紡織業上下游最完整的國家,早就有許多台商遷移至此,合作無間。羅時銓指出,客戶早就叫新纖赴越南設廠,但原想在泰國已經經營近20年,後續應可在泰國擴廠。之前,新纖的高機能產品如特殊規格DTY(聚酯加工絲),由於有高附加價值,客戶都願意吸收部分關稅,但如今為因應快時尚、少樣多量的趨勢,交貨和開發時間都要縮短,客戶也希望當地供應。 為進入越南市場,新纖先找上合作夥伴VNPOLY,該公司主要供應越南國家紡織服裝集團,聚焦內需市場,是越南第1家國營的聚酯化纖公司,與新纖的紡織業務相仿。 而新纖用廠中包廠的概念,包下VNPOLY部分產能,羅時銓解釋,VNPOLY 2015年開設新產線,但產能未滿,因為仍以大量、低成本的思考,買的機器設備是直紡,等於原料直接到紡紗機,中間不能改。(延伸閱讀:喬山越南發功 力保全球健身器材王) 不排除再擴張 記取教訓,保持經營靈活性 他比喻:「直紡就像前面什麼米進去,出來就成什麼飯,中間不能改,但現在哪有不變的東西,有人要吃Q米、有人要吃壽司米,無法變換就賣不出去,產能就閒置。」而新纖的客戶都是國際大廠,雙方具互補性。同時新纖也有改機的能力,不擔心直紡的限制。 這次,新纖抄捷徑,搶下東協黃金10年的戰略步步為營,初期採分工合作的模式,不必自己設廠,省下時間和金錢,將投資風險降至最低。新纖集團董事長吳東昇也說,未來,如果市場穩定,不排除在現有VNPOLY閒置空地自行投資設廠,甚至擴張泰國廠,能縮能伸,彈性靈活。 新纖 成立:1967年 股本:161.8億元 董事長:吳東昇 總經理:羅時銓 主要業務:各種合成纖維及加工絲;合成薄膜、膠片及加工品的製造及銷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