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華新科焦佑衡 聯合艦隊來襲

由焦佑衡領軍的華科事業群,去年總營收衝上1100億元,成為華新麗華家族4兄弟中,成長最快的事業體。從被動元件到印刷電路板,焦佑衡更是陳泰銘在產業競爭上,最不可忽視的對手。面對接下來的5G浪潮,華科事業群的聯合艦隊正整軍待發,往後焦佑衡的每一步,在投資市場將會更加動見觀瞻。過去,焦佑衡的行事作風很低調;但未來,外界會有更多人關注他。

國巨陳泰銘最不忽視的對手 華新科焦佑衡聯合艦隊來襲

國巨陳泰銘最不忽視的對手 華新科焦佑衡聯合艦隊來襲

位於華新麗華大樓的華科事業群(PSA)總部內,24層的高樓把台北市信義計畫區盡收眼底,華科事業群董事長焦佑衡就坐在窗邊、氣定神閒地說:「這幾年企業做得稍微好一點,我們有多餘的力氣能夠回饋社會。」談到CSR(社會企業責任),他甚至表示,「其實每個人都希望能夠做一點對社會回饋的事情;但是在企業還沒有做到很好的時候,當然沒有資格來做,你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了,你憑什麼?」 憑什麼?截至2018年,焦佑衡領軍的華科事業群,旗下共計9家上市公司,總營收衝上1100億元。從規模來看,華科事業群的總營收,相較於由大哥焦佑鈞領軍的華邦電,規模足足多了1倍;相較於已經成立53年的華新麗華集團,成立17年的華科事業群營收,也有華新麗華集團近60%水準。 ▲華新科近年快速擴張,站穩產業領先地位。(圖/彭世杰攝) 焦家4兄弟壯大最快的事業體 陳泰銘最強力對手近年快速崛起 華科事業群在2002年正式組成,堪稱是焦家4兄弟中,壯大最快的事業體。 從市場競爭來看,華科事業群過去一直被拿來與國內被動元件龍頭國巨比較,去年發生的佳邦經營權爭奪戰,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2018年4月,國巨旗下凱美對佳邦發動惡意併購,「我們不要錢也不要利,最重要就是一個骨氣嘛!我們那時候下定一個決心,一定要讓陳泰銘碰到一個馬蜂窩,現在蜜蜂還沒出來,正在飛。我們加入華科集團,就是要讓華科集團撿到1支槍。」佳邦高層私下表示。今年6月,焦佑衡旗下的華新科宣布,參與佳邦私募,成為持有3成股權的大股東,凱美幾乎出脫佳邦股票,焦佑衡拿下佳邦主導權。 從被動元件市場一路到併購角力,焦佑衡更是陳泰銘在市場上最難以忽視的競爭對手。 一位專業操盤人還透露,去年國巨高層對被動元件產業前景太過樂觀,讓許多基金經理人在高檔大舉投資,結果損失慘重;現在基金經理人看被動元件產業,都會觀察焦佑衡的說法,如果華新科也看好未來發展,才真正表示產業確實有好轉。焦佑衡所帶領的華科事業群,儼然已是市場觀察產業發展,重要且真實的指標。(延伸閱讀:國巨陳泰銘vs.華新科焦佑衡 兩個男人戰爭宛如一部產業風雲史) 專注做小慢慢變大 焦佑衡已成業界的小巨人 過去焦佑衡很低調,但未來你不能不認識。他不僅是國內第2大被動元件廠華新科的董座,自去年以來,焦佑衡更接連取得佳邦、鈺邦、嘉聯益、Elna Printed Circuits等被動元件與印刷電路板廠的主導權。 然而,在焦佑衡眼中,這都只是剛剛起步的好光景而已,他看好明年華科事業群的印刷電路板與被動元件業務,會因為5G而有大成長。焦佑衡所率領的華新科就像是航空母艦,正將華科事業群打造成聯合大艦隊,未來他的動向,勢將成為投資市場的焦點。 不過,誰能料想得到,有今日榮景的華新科,過去27年曾歷經過兩次重大挫敗。「焦佑衡個子小小的,從最小的事業做起,沒想到現在做得這麼大。」一位熟稔他的企業界人士這樣形容眼中這位「小巨人」。 27年前,焦佑衡在台灣電子產業還沒沒無名,最讓外界熟悉的身分是台灣首家電線電纜公司太平洋電線電纜公司、華新麗華集團創辦人焦廷標(人稱焦師傅)的3子。 或許外界都認為,華新科是焦廷標傳承給焦佑衡的事業,但是焦佑衡接受《財訊》專訪時卻直言,「華新科不是父親傳承給他,而是他自己出來創業的。」 從兩次危機中重新出發 從競爭者找到新方向 時序回到1989年,華新麗華集團買下國內第1家發光2極體製造商—萬邦電子,原本是由長子焦佑鈞擔任董事長;爾後,據了解,焦佑衡認為被動元件有發展性,說服父親焦廷標與焦佑鈞把萬邦與華新麗華集團的電子事業部門合併,於1992年成立了華新科,投入被動元件量產,董座也由焦佑衡正式接任。 1998年,被動元件產業的景氣跌落谷底,華新科大虧逾3億元,年衰退率高達411%,當時資本額才2.6億元,虧損大於資本額下,讓華新科營運面臨巨大挑戰。這是焦佑衡接手後面臨的第一次重大挫折。 當時產業盛傳,焦佑衡曾經動了要賣掉華新科的念頭,一度找上陳泰銘,卻因為陳泰銘給了一個讓焦佑衡「難以接受的數字」而作罷;《財訊》向華新科求證,華新科回應「純屬傳言」。 但無論如何,焦佑衡確實也因為摔了這麼一大跤,隔年便展開破釜沉舟大計,實施廠辦合一政策,藉此提升經營效率與控制成本支出;漸漸地,讓華新科在1999年開始營運績效好轉,也順利撐過被動元件產業寒冬。 2000年,被動元件產業景氣大翻轉之際,華新科上櫃的股價也從1999年最低點的8.65元一路飆漲,至2000年4月曾高達328元,登上新股后的寶座,同年還獲得《亞洲週刊》評選為亞洲1680家股票中,過去1年投資報酬率最高的「亞洲最佳個股」。 只不過,這堪稱華新科的輝煌時期,竟也悄悄埋下第2次重大危機。 一位熟識焦佑衡的人士透露,焦佑衡年輕氣盛時,喜歡刺激性的活動如潛水、登百岳,焦佑衡足跡踏遍世界各地,如地球極北端的阿拉斯加深海域等,而這樣的個性也表現在他創業時期的經營風格,敢衝、有拚勁。 ▲焦廷標(左5)的4個 兒子,在產業各擁一片天。如今焦佑衡(右2)領軍的華科事業群,是成長最快的事業體。(圖/攝影組) 管理風格大突破 不追求做大,但要做好 2000年,焦佑衡為進一步提升獲利能力,與陳泰銘都同時相中飛利浦的全球被動元件部門。不過,同年5月,國巨宣布以180億元天價,併購飛利浦全球被動元件部門。不久後,卻爆發華新科大幅挖角,讓陳泰銘一怒之下,於2002年掀起訴訟,並創下國內第1樁最大金額的假扣押案,包括華新科及焦佑衡名下銀行存款與不動產統統都遭到假扣押。 2001年之前,華新科的稅後淨利最高也才10.9億元,假扣押金額就高達30億元。後來,在大哥焦佑鈞、2哥焦佑倫出面下,歷時8個月,該訴訟案才出現峰迴路轉的和解。 時隔17年,焦佑衡回想起這段往事,感觸很深地說:「我覺得很感激他(陳泰銘),他有一些經營的模式、思考的方式,其實讓我成熟很多。」他緩緩地表示,「我自己有疏忽的地方,但是這個疏忽的地方讓我成熟,我覺得這是1件很好的事情。」 在經過這起訴訟案後,焦佑衡漸漸地在經營風格上出現很大的轉變。一位熟識焦佑衡的產業界高層觀察,「訴訟案和解後,相較於陳泰銘,焦佑衡併購的公司都不再是產業界具備領導指標的投資標的,但是焦佑衡會很有耐心,願意花時間去磨,讓併購進來的公司慢慢長大。」 若仔細觀察華科事業群的組成公司,的確都不是產業界最頂尖的公司,但是焦佑衡就是有耐心讓公司慢慢熬到變成會賺錢的小金雞,如信昌電、精成科等就是鮮明的例子。 「我父親從小就告訴我們,生意不要做太大,把它做好就好。」這是焦廷標留給他的觀念。焦佑衡說,在市場上,焦家4兄弟經營的事業永遠都不是最大的,但是總能持續賺錢。 另一個焦廷標留給焦佑衡的經營理念,就是誠信。「這當中的講誠信,其實是非常困難的!」焦佑衡有感而發說,去年被動元件爆缺貨潮時,別人願意用更高的價格去買,為了股東權益,必須要放棄某種誠信,「但是我們承諾給人家的東西不要去改變它,寧願少賺點錢。可是股東可能會告你背信啊,因為你沒有百分之百維護他的權益;但是相對地,你又會希望客戶會因為尊重你的誠信,願意長期跟你做生意時,你得到長期的生意,所以很兩難。」 一位華新科客戶高層指出,焦佑衡沒有趁機拉抬價碼,所有客戶都按照合約走,盡力做到供貨無虞,因此「養」了一群華新科派的客戶,會優先採購華新科的被動元件,未來這些客戶也將會是華新科5G時代重要的夥伴。(延伸閱讀:5G大爆發 華新科三雄搶先受惠) 整合集團平台提升戰力 可成吃不了的他照樣拿下 除了兩大理念,焦佑衡的管理模式和其他的兄弟其實不太一樣;他傾向於充分授權,建立互惠互利的管理模式。焦佑衡不諱言,「我沒有真正針對公司的運作開會,管理方式與其他企業管理方式不太一樣。我只管理華科事業群的現金流,只看各家公司營運的大方向。」他比喻華科事業群就像是一個平台,所有事業群的公司可以在平台上分享自己的專業,讓其他事業群的公司可以利用這些資訊,提升個別公司的經營績效。每個月旗下12家公司的管理高層會群聚到總部開會1天,分享對市場的看法,「重點是市場情報的交換!」每季,華科事業群會召開市場行銷會議,各主管會把負責的業務團隊帶來,報告最近開發哪些客戶,互相交換客戶情報。 而這樣的整合平台,更讓焦佑衡可以拿到別人拿不下來的公司。今年3月,可成參與嘉聯益現增,持股達7.42%,成為嘉聯益最大法人股東。但短短4個月不到,可成又無預警公告3家子公司處分2.6萬張嘉聯益持股,引發業界譁然。 相較於可成的「閃退」,7月底,華科事業群旗下的瀚宇博德,透過認購私募股份與換股方式,總計取得嘉聯益24%股份,嘉聯益也取得瀚宇博德6.5%股權。  為何可成董事長洪水樹吃不下,焦佑衡卻可以?焦佑衡也首度針對嘉聯益案提出他的看法,「現在我在幫嘉聯益,依照過去經驗,我就知道要非常耐心。」他分析,「嘉聯益只是在管理上有疏失的地方,」但在軟板市場建立堅實的基礎,「未來20、30年要再進入軟板,我認為是不可能的,」更重要的是,嘉聯益有很好的客戶群,很多5G新應用都在它身上,「趁這時候救它一把,可能它就翻起來。」 ▲嘉聯益歷經一番震 盪後,成為華科事業群的一份子,未來表現備受關注。(圖/攝影組) 有機會也有挑戰 焦佑衡要靠兩支箭再拓新局 去年華科事業群總營收暴衝至1100億元,年成長率高達37%,靠的就是被動元件與印刷電路板兩大塊主力業務。「被動元件與印刷電路板都是電子產品不可或缺的關鍵元件,尤其是被動元件雖然看起來不起眼,毛利率卻都是動輒30%~40%,印刷電路板更是主要收益來源。」 2020年,又將到每10年1次景氣循環的被動元件產業爬坡期,特別是在5G應用的催化下,預期被動元件與印刷電路板可望有一波大成長,也讓焦佑衡對於未來成長深具信心。 不過,華科事業群的前方也並非毫無挑戰。今年2月,嘉聯益解雇高達逾400位員工,在產業界引起不小的震盪。未來是不是真如焦佑衡所言如虎添翼?外界都睜大眼睛高度關注。(延伸閱讀:華新科焦佑衡奉獻聽障公益 背後有洋蔥)

國巨陳泰銘vs.華新科焦佑衡 兩個男人戰爭宛如一部產業風雲史

國巨陳泰銘vs.華新科焦佑衡 兩個男人戰爭宛如一部產業風雲史

「5G相關訂單,會從2019年好到2020年!」華科事業群高階幹部肯定地說。2019年10月,被動元件供應鏈傳出,5G供應鏈正在增溫,中國移動估計,2020年,5G手機銷量將達1億5000萬支,還不包括5G基站等高階需求。 而這塊大餅,早已觸動被動元件天王國巨董事長陳泰銘和華新科董事長焦佑衡的競爭。 佳邦經營權爭奪戰,就是最明顯的例子。2018年4月,國巨孫公司凱美宣布,在市場上買下1萬多張佳邦股票,有意「強娶」佳邦,佳邦經營團隊急得跳腳。關鍵在於,佳邦有完整的保護元件和天線解決方案,誰拿下佳邦經營權,在5G競賽中,就多了一隻下蛋的金雞。 兩強交鋒高潮迭起 佳邦經營權之爭 焦佑衡後發先至 2個月後,焦佑衡旗下的華新科宣布,參與佳邦私募,成為持有3成股權的大股東,凱美出脫佳邦股票,焦佑衡拿下佳邦主導權。  回顧自1992年,焦佑衡接手華新科開始算,過去27年,他領導的華科事業群,是少數能在被動元件市場上,跟國巨一樣高速成長的電子零組件公司。 經營被動元件產業有多難?被動元件單價經常不到台幣1毛錢,比牙籤還要便宜,投資卻經常以億元為單位計算,還會受景氣劇烈波動影響。 1995年時,華新科只是一家年營收5億元的小公司,國巨同年營收22億元,華新科還不到國巨的1/4。 到了2018年,國巨營收站上771億元,相較於1995年成長了35倍,稅後淨利338億元,淨利率44%。至於華新科在2018年的營收也達到477億元台幣,較1995年成長95倍,稅後淨利達205億元,淨利率43%。從成長率和獲利表現來看,華新科在被動元件市場的表現,並不輸國巨。(延伸閱讀:國巨陳泰銘最不忽視的對手 華新科焦佑衡聯合艦隊來襲) 華新科展現後勁 積極橫向整合追上國巨 陳泰銘是台灣被動元件市場的天王人物,他創立的國巨不但是台灣第1家上市的被動元件公司,今年他砸下28億美元收購美商基美(Kemet)後,國巨營收將突破30億美元,進入全球領先群。 但是,焦佑衡也不容小覷,2018年,焦佑衡旗下的華科事業群營收已達1100億元,比國巨和凱美、奇力新、同欣電的總營收加起來還大。即使是面對超強對手陳泰銘,他仍能保持高速成長和不錯的獲利能力。 研究這兩個人的競爭,就能讀懂台灣被動元件產業的投資邏輯。焦佑衡是華邦集團焦師傅的3子,雖然有集團的幫助,但他投入被動元件產業的前10年,也摸索了10年。 國巨是台灣第一家上市的被動元件公司,1994年時,陳泰銘就發行GDR(存託憑證),到新加坡、德國併購公司,打入海外市場。1996年,華新科也到新加坡,成立百分之百持股的子公司,衝海外市場。國巨在美國矽谷成立研發中心,華新科則在日本投資研發中心。 在生產和行銷上也是。1997年,國巨在高雄擴廠投產;2002年,華新科也獲准在高雄加工出口區設立營運總部。2000年時,國巨和美國通用半導體簽約,擴張北美市場行銷通路;2003年,華新科也跟Vishay Electronic GmbH等外商簽約,建立在歐、美的行銷通路。 但是,成立前10年,華新科就遇到2次危機。1998年,華新科稅後淨損3億4000萬元,賠一個資本額;2001年,華新科又淨損1億6000萬元。因為被動元件和景氣循環高度連結,擴張過快,景氣一旦反轉,就有大賠的風險。 2002年是華新科發展的轉捩點。這一年,陳泰銘控告焦佑衡,還大手筆向法院聲請30億假扣押。當時媒體報導,國巨2000年以180億元併購飛利浦被動元件部門後,飛利浦建元廠68名員工被挖走31位,國巨認為產品蒙受侵權損失,國巨2001年因此兩次下修財測。 這起風暴在焦家極力斡旋之下,和解收場,焦佑衡有很長一段時間遠離鎂光燈,從這一年開始,他開始走與陳泰銘不一樣的路。 焦佑衡著眼於產業拼圖 陳泰銘押寶規模優勢 這一年,焦佑衡接下瀚宇博德副董事長的位置,開始經營PCB(印刷電路板)產業,圍繞著被動元件和PCB,變成電子材料和服務的整合者。 他經營公司的思維,有點像在拼圖,一般人只看到手上的那塊拼圖,但他看到的卻是這塊拼圖放在整張圖裡,能產生什麼新價值。2019年,他旗下的瀚宇博德取得嘉聯益24%股權,就是這樣的思維。去年,蘋果供應鏈大廠可成曾一度入股嘉聯益,最後卻退出,嘉聯益今年初錯失蘋果訂單,導致大幅裁員,焦佑衡卻選擇大力投資嘉聯益。他認為,「未來20、30年要再進入軟板,我認為是不可能的。」嘉聯益有很好的客戶群,仍看好嘉聯益。 另一家新併進來的佳邦,要開發新的天線,就用得到嘉聯益的軟板材料;焦佑衡分析,兩家新公司湊在一起,就會出現有意思的新局。 有趣的是,華科事業群旗下的公司,很多是從別的集團「頂讓」來的,例如,2005年,他從台泥手上,以換股方式取得信昌電主導權,掌握被動元件的上游材料,2006年,他從三菱綜合材料手上,接下釜屋電機,切入高階被動元件,2010年,再從技嘉和寶成集團手中接下台灣精星和精成科。 焦佑衡曾說,「其實好的公司不會來找我啦;但也不表示做這樣辛苦的公司,將來不會變成好公司。」他從來不是刻意去追求併購,但如果有公司遇上挑戰找上他,他就會評估雙方合作的綜效。 這兩年,華新科和國巨都積極投資車用、5G等應用,但切入的方式卻不一樣,2018年,華科事業群旗下的精成科技取得日本ELNA公司主導權,打入日本汽車用PCB市場。國巨則是選擇併購美商基美,直接拿下全球大型車廠的高階被動元件市場。(延伸閱讀:5G大爆發 華新科三雄搶先受惠) 併購手法大不同 陳泰銘要主導,焦佑衡重視互補 這幾年,國巨的併購案多次選擇買下百分之百股權,例如,美商基美在國巨併購後,就將成為國巨的全資子公司。相較之下,華新科在併購時,則多半只拿下2~3成股權,願意和其他人共享利潤。 在2018年的被動元件缺貨潮中,國巨的供貨方式,台灣的網通廠和系統廠付出不小代價;相較之下,華新科仍願意遵守承諾,盡力供貨。兩種不同風格,也各自成就一方之霸。 現在,市場仍然能從這兩家公司的策略決定中,看出產業風向。例如,2013年開始,國巨連續幾次減資,為後來的千元股價打基礎;華科事業群在經歷2012、2013年的虧損之後,2016年也開始減資。 兩強相爭,讓台灣被動元件產業更加精采 。兩家公司併購後布下的新局,會在未來,讓這兩家台灣公司逆勢成為區域型的大型公司,甚至出現全球被動元件產業的領導者。(延伸閱讀:華新科焦佑衡奉獻聽障公益 背後有洋蔥)

華新科焦佑衡奉獻聽障公益 背後有洋蔥

華新科焦佑衡奉獻聽障公益 背後有洋蔥

「我們選擇的是大家比較不太願意做的,算是CSR(企業社會責任)裡面的藍海。」華科事業董事長焦佑衡接受《財訊》專訪時指出。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主要服務對象為聽障族群,背後其實隱藏著一段舐犢情深的故事,「因為我自己有一個小孩子就是聽障。」 切身體驗聽障資源不足 關懷聽力最用力的公益團體 焦佑衡的長子Jeremy(傑瑞米)出生時就被診斷出有聽力障礙,但是當時台灣在聽障的特殊教育還不夠成熟,因此焦佑衡的太太陳昭如還特地陪同長子遠赴加拿大接受聽障的特殊教育。 身為聽障小孩的父母,焦佑衡與太太能夠深刻體會早年台灣聽障教育的缺乏與資源的欠缺,還有聽障小孩父母難以言喻的痛苦,因此2002年華科事業群整合旗下各公司慈輝社,成立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並由焦佑衡的太太陳昭如擔任基金會董事長。  至今,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在全台已累計辦理400多場服務活動,捐贈7000萬元以上助聽設備,照顧逾千名聽障兒童,關心超過萬名年長者的聽力健康。今年下半年,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還計畫要在全台社區服務據點啟動逾百場「聽見 讓愛聲華」年長者聽力篩檢與健康講座服務。(延伸閱讀:國巨陳泰銘最不忽視的對手 華新科焦佑衡聯合艦隊來襲) 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聽力中心主任黃詠耀帶著《財訊》採訪團隊參觀基金會位於新北市新店的總部,牆上掛滿著基金會公益活動的行程與照片,總能見到陳昭如在其中參與活動的身影。 在總部內設置媲美北美最高等級的聽力檢查室,一進門口就看見一張笑得好燦爛的可愛甘肅小孩照片,這是焦佑衡熱愛攝影的女兒焦子昀於2013年與家人跟著基金會遠赴甘肅投身公益時所拍攝,取名叫作「思路」。 ▲「聽見 讓愛聲華」的活動海報,左上角有喜愛攝影的Jeremy手握照相機的照片,這次他為了公益活動也大方亮相。(圖/彭世杰翻攝) 從孩童關心至老人 也重視聽障父母的心理輔導 早期,基金會主要服務宗旨是希望幫助聽障孩子融入主流,就是透過捐贈助聽器或人工電子耳與聽障兒童康復訓練,幫助小孩學習說話,而不是學習手語。「調查統計,千分之3~6的新生兒會是聽障。但是早期發現,可以融入主流更快。」焦佑衡指出,不然若不學習說話,或者講話大舌頭,容易被歧視,比較無法融入主流,甚至會影響未來學習發展。 焦佑衡也講了一段親身經歷,有一次他隨著基金會遠赴四川省廣元市,這是一個很窮困的地方,有一位父親是掃街工人,住在1間小小的房子裡,屋內只有1張床;這位父親告訴基金會的人:「我的兒子真的壞透了,每天玩、每天鬧,老師都放棄他。」後來,基金會把捐贈的助聽器給小孩配戴後,發現小孩這才聽得到聲音,原來這個年屆10幾歲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聽障兒。 基金會不光是照顧聽障兒童,也給予照顧聽障孩童父母在心理輔導上的援助。「有聽障孩子的父母親是很辛苦的,這1點也是我們要照顧的一群。」焦佑衡感觸很深地說,過去很多人都會以為生出這樣的孩子是母親的問題,但事實上並不是;基金會並不鼓勵父母去探究生出聽障兒的原因,因為只會看到一堆統計數據告訴你可能的原因,但到目前為止,醫學上是無法找出生出聽障兒的確切原因。 近年來隨著照顧孩童的公益愈來愈多人投入,基金會也逐漸轉變公益方向,從孩童轉向以年長者為重心。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執行長林龍森拿出全台最大規模高齡聽力篩檢報告指出,累計2016年至2019年7月,台灣高齡失能性聽損盛行率高於WHO(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33%,達40%。「重度聽損失智風險是常人5倍,輕度聽損跌倒風險是常人3倍。」 為了提高更多人對年長者聽障的照護意識,焦佑衡也在今年改變自己。焦佑衡表示,過去8年,華科事業群在做CSR非常低調,但是後來發現如果不走出來呼籲這件事情,回饋到社會大眾的聲音就會比較小。「我不可能幫助到每一個人,但是至少我可以貢獻一個概念,也就是一個意識。」(延伸閱讀:國巨陳泰銘vs.華新科焦佑衡 兩個男人戰爭宛如一部產業風雲史) 不再刻意低調 要讓外界一同關注聽障照護 「董事長很支持我們,在我們要做的事情當中,都會請各企業全力來支持。我覺得相較於其他基金會,這點很難得。」林龍森投身非營利組織領域超過25年,8年前加入基金會後,感受與過去很不相同。黃詠耀也指出,焦佑衡對值得做的事情,就算超出預算也在所不惜,如位於總部的高規格聽力檢查室,真正執行後發現超出預算很多,但陳昭如仍支持基金會去落實。 在基金會總部陳昭如的辦公室內,隨處可見焦佑衡全家福1家6口的合照,以及1張長子Jeremy小時候植入人工電子耳的側面獨照;這似乎也傳承焦家一貫的家族緊密度,焦佑衡自己也認同,「我們family(家族)很親,我們是very close family(關係很緊密的家族),像我們這樣的family不多了。」(延伸閱讀:5G大爆發 華新科三雄搶先受惠) ▲截至目前,基金會舉辦過逾400場的年長者服務活動。(圖/彭世杰攝)

5G大爆發 華新科三雄搶先受惠

5G大爆發 華新科三雄搶先受惠

12月初,台灣被動元件2哥華新科斥資11.4億元取得中壢工業用地約3800坪,主要為興建公司未來總部、物流、工廠所需。華新科大舉投資未來,引起市場的注意。日前董事長焦佑衡釋出5G帶動被動元件需求的正面看法,預期5G以及穿戴產品持續增長,將促進被動元件的使用量,也將帶動天線、射頻元件等需求大幅增加。 國巨董事長陳泰銘透露,被動元件產業已歷經3季供過於求,讓客戶以及通路商去化庫存;國巨的庫存從高峰160天逐季下滑,目前已降至70天以下,而國巨因應大中華區終端需求回溫,鼓勵員工明年元月農曆年假期加班,蘇州與東莞廠也大舉招募千名員工,展現產業復甦的訊息。(延伸閱讀:國巨陳泰銘最不忽視的對手 華新科焦佑衡聯合艦隊來襲) 華新科大舉投資未來 展現對產業前景的信心 一位專業操盤人透露,去年國巨高層對被動元件產業前景太過樂觀,吸引許多基金經理人高檔進場,結果損失慘重,現在基金經理人評估被動元件產業,都會觀察華新科董事長焦佑衡的說法,如果華新科也看好未來發展,才真正表示產業確實有好轉。 君安投顧副董事長賴建承指出,被動元件供應吃緊並非全面性,因為產能利用率都沒有到8成,只表示產業有好轉跡象,主要原因是第1季非蘋手機會發表新機,有些拉貨潮,而明年5G新手機,各家品牌廠商都有不能輸的壓力,初期對零組件相關的拉貨樂觀,而且被動元件現在法人持股水位低,在股價已經從高點修正7成之後,目前位階偏低下,出現一些回補力道。 短線看反彈 長線待產銷秩序調整 最壞情形已經過去,在缺貨的題材聯想下,短線會有反彈,長線還得觀察。不過外資摩根士丹利近期報告指出,MLCC(積層陶瓷電容)庫存調整預估將在2020年3月底前完成,4月起,5G智慧手機應用擴大,因此將被動元件龍頭村田提出加碼評等。 外資看好村田,也會帶動台灣的國巨與華新科的投資評等,兆豐投顧董事長李秀利分析,被動元件為5G手機設計低溫共燒陶瓷技術,可將多個被動元件整合成1個模組,在表面可以貼裝IC或主動元件,形成功能模組,可有效節省空間,並降低耗電。在台灣業者中,國巨、華新科、奇力新都有布局,未來新產品出貨,相關業績都會受惠。法人指出,儘管被動元件最壞情況已過,但華新科對新產品的布局仍落後國巨,所以未來股價反彈,只能與國巨出現亦步亦趨的態勢。 5G手機帶動被動元件的使用量成長,但基地台以及其他智慧型裝置,如物聯網、人工智慧、雲端、終端連網裝置等,將推升資料量大幅成長,進一步推動相關伺服器PCB的潛在需求。 兆豐投顧指出,5G商轉在即,帶動雲端相關設備需求量,其中雲端伺服器於2019~2027年出貨量年成長將達18%。由於全球伺服器在去年出現強勁成長後,近期也進行庫存消化,但預估2019下半年伺服器拉貨已經回溫,明年將重回成長趨勢。 因應伺服器、交換器等網通產品的高運算能力,PCB都朝向高頻、高速的發展,促使PCB材料升級、線路設計複雜化、層數提升;日盛投顧分析師蔡志昇強調,PCB層數由以往10層以下成長至20層以上,讓PCB使用量增加,也帶動台灣PCB產業明年業績持續看好。 華科事業群下的PCB廠瀚宇博,原本是筆記型電腦印刷電路板世界前3大廠,但NB成長力道趨緩後,瀚宇博近年持續進行產品線多角化的轉型,主力產品已逐步轉型由NB轉移至網通及伺服器等產品線,集團每月有高達1000萬平方呎的產能,目前產品已經提升到伺服器與5G相關的PCB產品,明年營收與獲利可能持續提升。(延伸閱讀:國巨陳泰銘vs.華新科焦佑衡 兩個男人戰爭宛如一部產業風雲史) 對PCB產業有研究的育強科技董事朱麗容分析,相較國巨花500億大錢併購,焦佑衡耗資逾24億元,透過瀚宇博併購嘉聯益的舉動,就是想在5G關鍵零組件中占有一席之地。其中,瀚宇博持續提升伺服器與網通PCB的生產,再結合嘉聯益進入5G相關應用,將PCB領域由硬板擴增至軟板,在未來5G市場的高速發展下,雙方合作將具備一定程度綜效,預期在明年新產品推出後,效益將浮現。 法人指出,瀚宇博前3季EPS(每股稅後純益)達4.48元,今年有機會挑戰6元(約1元是華新科股利),在本益比8~9倍的狀態下,未來股價有機會回溫。 瀚宇博 多角效益將顯現 嘉聯益 寄望明年新產品衝鋒 而瀚宇博併購嘉聯益,主要是看好未來5G手機高頻段需求以及多天線設計的新商機,李秀利指出,LCP(液晶高分子)軟板與MPI手機天線產值未來年成長可能達43%,軟板受惠廠商則為日本村田、台灣的臻鼎、台郡、嘉聯益等。  法人指出,由於5G手機天線設計,高頻階數愈高,頻道愈多,所需的天線數量也會隨之增加,估計5G手機天線數量大約是4G手機的1倍,而嘉聯益是台灣少數有能力大量生產LCP軟板的供應商。 據悉,蘋果預計明年第1季推出第2代平價手機,嘉聯益將會是LCP天線供應商;另外,華為5G手機LCP軟板的供應,嘉聯益也將扮演重要角色,由於高頻LCP價格是4G軟板天線的數倍,因此只要5G手機銷量爆發,生產LCP軟板的嘉聯益也有機會跟著水漲船高。(延伸閱讀:華新科焦佑衡奉獻聽障公益 背後有洋蔥) ▲嘉聯益擁有高階天線軟板產能,未來5G新產品推出後將因此受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