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日商哈台灣 台股新勢力崛起

去年三井及伊藤忠集團積極加碼台灣,創下近年來日商來台投資新高紀錄; 今年JR東日本集團也宣布擴大投資台灣,除咖啡館及旅行社外,也將跨足五星級飯店;日本加碼投資台灣邁入新紀元,產業範圍愈來愈多元,對台灣也愈來愈有影響力。

日商哈台灣!台股新勢力崛起

日商哈台灣!台股新勢力崛起

今年11月6日,在日本擁有49家飯店的JR東日本飯店集團與國泰人壽簽約,將租下台北市南京東路、原六福皇宮威斯汀飯店的舊址,引進旗下「Hotel Metropolitan」品牌,並斥資6億元打造一家新的五星級飯店——JR東日本大飯店台北,這也是該集團在海外投資的第一家飯店。 JR東日本集團去年以1.35億元設立台灣捷爾東事業開發公司,並且透過關係企業株式會社View Travel Service與日本航空旗下子公司Jalpak Co. Ltd.合資設立創造旅行社(View Travel Service持股66.7%);而且今年初也在微風南山設立一家鐵道主題複合式餐廳—Japan Rail Caf,除了提供餐飲美食,也提供赴日本旅遊資訊。(延伸閱讀:野村總研:日企找出路 台灣最麻吉) 伊藤忠集團/101最大法人股東 就在JR東日本集團正式進軍台灣的前不久,去年2月,日商伊藤忠集團也獲得投審會核准,以6.65億美元(折合台幣196億元)買下頂新集團持有台北101大樓的37.17%股權,並在去年9月董監改選後,取得13席董事中的5席,成為101大樓單一最大法人股東。(延伸閱讀:滿心穩賺代理商機 日企入股變盟友) 除JR東日本及伊藤忠集團大動作投資外,台灣三井不動產公司也早在2017年9月就與宏普建設合作,在台北市忠孝新生捷運站旁興建三井花園飯店,基地面積共450坪,將興建地上17樓、地下5樓的大樓;完工後將出租,由三井經營飯店及餐廳,租期20年,預計於2020年開幕營運,這也是三井花園飯店在海外的第一家飯店。 三井不動產近年積極在台灣市場布局,其中三井Outlet Park林口及台中港開發案先後在2016年及2018年開幕營運。另外,位在台北市南港區及台中市東區的三井LaLaport區域型購物中心將分別於2021年及2023年開幕營運。 還有,日本西武控股旗下的橫濱八景島首度跨國水族館開發案Xpark,也是選定台灣的桃園高鐵產業專區(占地面積6.62萬坪,2012年由國壽以42億元標下50年地上權 ),該專區除華泰名店城已全區開幕營運外,未來還有Xpark、新光影城、和逸飯店等設施,整體開發完成後,將成為一個複合式休閒娛樂商城;其中Xpark預計於明年夏天開幕營運。 投資環境好/去年注資15億美元 就在日商大舉進軍台灣下,去年日商來台投資金額達15.2億美元(共524件),創下歷史新高;今年前3季累計達11.2億美元,已超越2017年全年的金額6.4億美元,顯示日商加碼投資台灣成為趨勢潮流。而且從去年日商來台投資的產業別來看,批發零售業達132件,排名第1,住宿及餐飲業共38件,排名第2,至於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共30件,排名第3。顯示日商來台投資已從傳統製造業跨足到更多元領域。 針對日商此一投資趨勢,經濟部投資業務處經濟參事章遠智表示,主要是因台日關係長期穩定,彼此產業合作密切,尤其是在2011年3月日本東北發生大地震後,台灣對日本提供大量援助,讓日本人感念在心;加上雙方又簽署了「台日投資協議」(2011年9月簽署),經濟部每年也都會組團前往日本招商,使得日商來台投資意願大增。另外,台灣已經民主化,即使政黨輪替,法規、政策都不會出現重大改變,這對向來重視長期投資的日商而言,是相對有保障的投資環境。還有,台灣的治安及居住環境良好,又有優質的日僑學校,可以讓外派來台日商主管們比較無後顧之憂。 對於近年來日商餐飲服務業爭相來台的盛況,上櫃公司豆府總經理吳孟哲表示,由於台日的歷史淵源,加上近年來赴日本觀光旅遊風氣興盛,台灣人對日本品牌的熟悉度以及對日本飲食文化的接受度都很高;因此,在日本餐飲業大舉進軍台灣的近幾年,無論是拉麵的花月嵐、一蘭,烏龍麵的丸龜,炸豬排的勝博殿,丼飯的金子半之助,或是迴轉壽司的藏壽司、壽司郎及HAMA壽司等,都吸引很多消費者上門,在開店初期經常見到排隊人潮,單店所創下的業績更是驚人,因而會吸引更多日式餐飲品牌來台灣展店。(延伸閱讀:藏壽司獨創「鮮度君」 兩年營收翻10倍) 除了大家比較熟悉的生活產業之外,日商在製造業的投資也持續加碼。根據南科管理局統計,截至去年底止,南科進駐廠商共230家,其中外商總計37家,日商的家數就達21家,占比約57%,而且日商在科學園區的半導體、光電及精密機械產業的供應鏈,都扮演重要角色。 ▲安心是由東元集團與日商魔術食品合資,魔術食品共持股25%。(圖/攝影組) 未來大趨勢/聚焦發展5加2產業 其中在南科設廠多年的日立化成(Hitachi Chemical)集團於去年4月宣布,將投資72億日圓在子公司台灣日立化成電子材料公司(主要生產半導體元件用研磨材料)的廠區內,興建印刷電路板用的高性能積層材料新廠,產品主要應用於5G、先進駕駛輔助系統、人工智慧等用途的IC基板,該新廠在今年元月動土,預計於明年4月量產。 由於美中貿易戰已改變國際產業的分工生態,使得台灣的半導體產業更居關鍵地位,因此,今年經濟部除計畫吸引7千億元台商資金外,也祭出策略吸引日商半導體重要產業鏈來台投資,例如化學材料、設備大廠,希望藉此補足台灣半導體供應鏈的缺口。今年9月經濟部次長曾文生率團赴日本招商,就特別鎖定日本半導體設備大廠DISCO(半導體切割研磨裝置龍頭),半導體材料大廠Panasonic IS(封裝材料及銅箔積層載板)等上游關鍵材料及設備廠,希望爭取這些日商來台增設研發中心。 另外,經濟部已將僑外來台投資聚焦在5加2產業創新與重點發展產業,因此,未來邀請日商來台投資應該也會以這些產業為優先。其中5加2產業創新包括智慧機械—工具機、機器人及應用軟體;物聯網—物聯網感測器、雲端產業、行動寬頻服務、AI;綠色能源:離岸風力發電、電動車(電池);生技醫療—醫藥及醫療器材;國防產業—國防航空、國防船艦、資安;循環經濟—資源再生。至於重點發展產業—半導體設備、電子材料、物流服務、餐飲業、批發零售,也都會是未來日商投資的焦點。 對於日商在台灣的投資合作,近年來積極朝智慧機械發展的瀧澤科技總經理戴雲錦表示,日本在半導體設備及原材料,以及精密機械方面的技術領先台灣,而且日本製造業的工匠精神比起台灣強得多,對於品質的要求也很高,因此,透過日商投資或技術合作,可以加速台灣製造業升級。(延伸閱讀:瀧澤科用「台瀧文化」 躋身獲利前段班) ▲智慧機械是政府積極推動的5加2產業創新之一,預期未來將會吸引日商來台投資。(圖/彭世杰攝) 台灣受益多/金管會盼再提高占比 目前也擔任龍巖獨立董事的中華公司治理協會祕書長王淮則表示,日商對企業經營管理的要求向來很嚴謹,因此,上市櫃公司有日商參與投資及加入董事會,除可以強化公司治理外,也可以提供經營階層一些建言及資源,這對於公司的長期發展有利。 為了擴大日商來台投資的規模,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曾經在去年4月於立法院接受立委質詢時指出,日資在台股的占比太低(當時占比約2.6%),金管會將加強吸引日資投資,期望日資占外資的比重能夠提高至5%。 而從經濟部及金管會的政策風向,以及近期日商陸續拿下多家上市櫃公司多數股權及經營權來看,未來日資概念股在台股扮演的角色將會逐漸吃重,因此,投資人或許也應更加關注此一發展趨勢。(延伸閱讀:台股新顯學 9檔日資概念股亮晶晶)

滿心穩賺代理商機 日企入股變盟友

滿心穩賺代理商機 日企入股變盟友

走進位於新北市五股工業區內看起來有點歷史的滿心企業大樓,這家公司已經經營44年,在百貨公司裡屹立不搖;大家耳熟能詳的企鵝牌(Munsingwear)、公雞牌(le coq sportif)服飾專櫃就是由滿心代理引進台灣。(延伸閱讀:野村總研:日企找出路 台灣最麻吉) 滿心董事長李俊良娓娓道來,1977年滿心(當時社長為日籍的衫好光)獲得日本迪桑特(Descente)株式會社授權,取得企鵝牌的台灣總代理,連名字滿心都是取企鵝牌英文Munsingwear的Munsing而來。談起與日資企業合作,李俊良相當肯定,日本人不只是為了賺錢而投資,而是找尋對未來發展有幫助的合作夥伴,雙方一起開發一起賺錢。「迪桑特把台灣代理權交給滿心,他們也會擔心,未來滿心第2代、第3代接班人會怎麼想?我們也會擔心,代理權會不會有一天被拿走。迪桑特入股滿心,雙方就能做一個很好的連結。」 ▲企鵝牌。(圖/彭世杰攝) 各取互補 三井物產也入股 目前拿下迪桑特四成股份的伊藤忠持有滿心15%股份,三井物產約持有滿心8.31%股份,兩者共計持有滿心股份23.3%。李俊良說,三井物產入股滿心的考量又不一樣,由於三井是商社,手上的品牌及資訊相當多,三井希望滿心可以引進他們所握有的品牌;而目前滿心所代理的眾多品牌中,有兩個品牌滿心擁有生產權,三井也希望藉由合作,可以使用他們的原料,也可以幫忙介紹生產的工廠,各取互補,互相連結。(延伸閱讀:台股新顯學 9檔日資概念股亮晶晶) 「日本企業比較有家庭的感覺,不像歐美企業,做好、做壞都可能被換掉。現在很多品牌代理商做好了都被砍掉,但是日資企業有入股滿心,也派人在公司駐守,關係很緊密。」當初與日本企業合作的緣由,李俊良表示,一直以來,他的父親與日本這些公司都熟識,44年前迪桑特想來台灣開拓市場,當時父親已經不在了,對方問他,「你是不是可以幫忙?」而李俊良一開始什麼都不懂,是好處也是壞處。因為不懂,所以沒有依循市場秩序,透過大盤、中盤等程序,打破了商場規矩,直接對上經銷商。 開始代理品牌前面兩年,由於單價問題,以及知名度、銷售還不到位,辛苦耕耘了一段時間;7、8年以後,每年銷售數量就超過10萬件,以企鵝牌一件上衣要價7、8千元的高單價,30幾年來,每年都還能維持10萬件銷售量。李俊良說,真的要感謝很多死忠顧客。 目前公雞牌占滿心營收比重最高、約17%,公雞牌又分為高爾夫球和運動服飾。李俊良分析,現在的流行趨勢,就是運動、休閒、時尚三者合一,以前消費者買這些衣服是為了運動,現在則是為了休閒與時髦。「很多人不知道這個威力,鞋子一改、衣服就要跟著改,會帶來很大商機。」(延伸閱讀:瀧澤科用「台瀧文化」 躋身獲利前段班) 掌握趨勢 韓版服飾受歡迎 滿心也與時俱進,例如6年前引進韓國HAZZYS,當時百貨公司都沒有韓國的衣服,李俊良想引進試試看,結果發現年輕人很喜歡,因為韓國版衣服有線條感,能夠展示年輕人健身的成果,引進後業績也持續成長。目前滿心共代理12個品牌,明年還要再增加美國百年品牌瑜伽服飾,以及英國潮牌。 雖然百貨公司銷售近年受到電商影響,但購物中心與Outlet銷售卻相當亮眼、呈現持續成長態勢,滿心跟著消費趨勢走,業績也維持成長。累計前10月營收10.89億元,較去年同期成長4.78%,上半年EPS(每股盈餘)0.78元。觀察近5年,滿心殖利率皆在4%至7%水準,表現相當穩健。(延伸閱讀:藏壽司獨創「鮮度君」 兩年營收翻10倍)

野村總研:日企找出路 台灣最麻吉

野村總研:日企找出路 台灣最麻吉

「大約五年前,日商對台投資開始出現變化,不動產和零售業的動作尤其明顯。」熟悉日商投資台灣趨勢的台灣野村總研諮詢顧問公司總經理張正武指出。 近年來日企爭相來台,例如不動產集團在台灣開Outlet或飯店等商業設施,藥妝店以及各大品牌的牛丼和迴轉壽司等餐飲業也都到齊。分析其中原因,除了台灣有需求之外,更重要的是來自日本國內的壓力,因為日本人口高齡化,市場飽和,迫使企業不得不到外國找出路。 張正武指出,其實台灣不一定是他們進軍海外時的首選,因為台灣市場畢竟不算大,他們可能到中國或東南亞設點之後,再到台灣;但卻發現原來台灣市場其實發展相當順利,因為台灣的消費習性、生活習慣或想法和日本相近,使得日商相對容易設定商品的定位。若再加上政府的協助,就會吸引更多日商投資台灣。(延伸閱讀:去年注資15億美元!日商來台投資最愛這個產業) 海外市場怎麼挑? 台灣未必是首選 但最順利 除了台灣人熟知的服務業品牌之外,製造業也有不少資本合作案。例如日本愛克工業收購日勝化工50.1%股權;中美冠科與日本JSR公司及Gallo Merger Sub Corp簽署合併協議進行反三角合併,成為JSR100%子公司;日東紡收購建榮47.65%股權;日本電產收購超眾48%股權。今年日立製作所則公告指出,已透過全資子公司台灣日立電梯公司公開收購永大機電28%的股權,加上原有的股權,共握有已發行股數的39.7%。 張正武指出,日本製造業的水平整合性很強,因此業務內容很多元,例如建築、鐵路工程等系統的統包技術很強,提供的是一條龍的製造業;反觀台灣企業,可以垂直整合,但水平整合力弱,而且企業通常有多樣化產品,卻不夠深入。 日商向來做的是綜合性的整體考量,而且眼光放遠,會在全世界布局,找上下游的零組件技術,加上有些企業第2代不願接班,如果台商的技術或市場能和日商互補,日商就會直接參股或併購,「日商買的是未來」。例如日立加碼投資永大,單純就是因為日立和永大機電的合作關係已經50年,是長久以來的夥伴,而且永大在中國深耕已久,有助於日立在中國和亞洲拓展事業版圖,因此決定投資。(延伸閱讀:謝金河:日本的企業大軍襲台!) 許多人認為日商進軍中國前,會找同樣使用中文、文化相似的台灣企業攜手合作,以降低陣亡機率。不過張正武認為,那是15年前的狀況了,當時台商還有一定的競爭力,但現在中國甚至有些產業還值得國外學習,例如無人店鋪等。也有人認為日台可以一起進軍東南亞,但實際狀況是,如果不是早已在東南亞設廠的台商,兩個新手一起去攻東南亞市場,成功的機率不會變高。 台灣優勢在這裡!智慧機械產業 發展新願景 而且台灣廠商會遇到的問題,例如土地難尋、人力不足等,日本如果來台投資,也同樣會遇到;如果說用自動化來解決,那麼在其他地方也可以自動化。因此說穿了,台商如果沒有足夠的競爭力或特定的利基,並不會吸引日商來投資。 經過這些年的各種考驗,能生存下來的台商勢必具有一定的競爭力,就像誠品到日本展店,其實台灣的實力也受到一定的認同。除了個別企業之外,台灣要提升整體競爭力,必須找到自己的定位,張正武認為,5加產2業中的智慧機械,就很有機會。此外,政府應該描繪中長期的願景,加快腳步解決人力、教育等問題,才能協助企業繼續維持台灣的優勢。(延伸閱讀:後智慧手機時代 科技廠商最大成長動能》車電進入爆發期 5大族群再賺10年)

台股新顯學 9檔日資概念股亮晶晶

台股新顯學 9檔日資概念股亮晶晶

台股中的日概股族群日益壯大是有其歷史淵源。由於台灣受過日本統治50年,老一輩企業家都受過日本教育,語言、文化沒有隔閡,尤其是日本無論在工業技術、產業規模及貿易行銷方面都領先台灣,和台灣企業可以產生互補效益,因此,在二戰後的經濟發展過程中,台日企業一直互動密切,迄今仍延續緊密合作關係。 例如在1950年代成立的士林電機,在60年代成立的永大機電,以及在70年代成立的瀧澤科,是分別與日本的三菱電機、日立製作所及瀧澤鐵工所技術合作及合資。在歷經4、50年後,三菱電機迄今仍是士電最大股東,持股比率21.16%;而日立製作所在近一年從公開市場收購大量永大股權後,持股比率已提高至39.7%,成為永大最大股東。至於瀧澤鐵工所共持有瀧澤科43.46%,若加計由銀行託管的瀧澤鐵工所投資戶代表人的7.63%持股,合計達51.09%。(延伸閱讀:野村總研:日企找出路 台灣最麻吉) 士電與三菱 合作超過60年  類似的例子不少,例如日商SECOM株式會社持有國內保全業龍頭中興保全27.29%股權,是中保最大股東;日商全家便利商店持有國內第2大便利商店全家50%股權,也是全家的最大股東。 另外,高科技業的台勝科雖然由台塑董事長林健男擔任董事長,但其最大股東是日商Sumco Techxiv株式會社,持股比率45.57%,遠高於台塑的29.06%。Sumco Techxiv在台勝科擁有過半董事席次,並由日籍的瀧井道治出任副董事長。台勝科堪稱是台日企業合作的典範,它一方面善用日本Sumco及Sumco Techxiv的優良技術,一方面則善用台塑集團優秀的管理制度,算是強強結盟。 台勝科主要生產8吋及12吋矽晶圓,客戶包括台積電、聯電及南亞科等半導體廠;其中8吋矽晶圓在台灣的市占率30%,12吋矽晶圓的市占率18%。 電產入主 超眾競爭力大增 另一例子是散熱模組大廠超眾,在去年10月11月間,由日本電產株式會社透過公開市場收購達48%股權,並在今年元月董事會改組後,由日本電產取得多數董事席次,董事長已由日本電產推派的永井淳一出任,正式成為日資概念股。超眾的散熱模組主要是應用於筆記型電腦、智慧型手機、網通、伺服器等產品,去年EPS6.9元,今年前3季EPS4.34元,獲利能力不錯。由於未來5G的散熱需求遠大於4G,預期在日本電產的加持下,超眾未來的競爭力會更強。(延伸閱讀:瀧澤科用「台瀧文化」 躋身獲利前段班) 至於光磊則是在2005年引進LED國際大廠日商日亞化學參與增資,並於2006年由台灣日亞化學出任董事,目前持股比率5.72%(另外中信商銀受託日亞化學投資專戶持股2.91%),共擁有兩席董事。由於全球高亮度LED廠商主要為日亞化、Samsung LED、OSRAM、Philips、LG Innotek,市占率合計七五%,而LED相關技術專利權幾乎集中在這些大廠手中,而且多未開放授權,造成台灣廠商發展面臨侵權風險。因此,光磊引進日亞化資金擴大彼此的合作關係,以取得專利權的磊晶材料,因而克服專利的問題。如今光磊已成一家從磊晶材料、晶粒製造、元件封裝到應用產品的LED製造大廠。 另外,汽車產業從早期裕隆集團與日產及三菱汽車合作,和泰集團與豐田汽車合作,到近1、20年來在汽車零組件製造領域都有合作例子。例如汽車冷卻系統製造廠吉茂於2011年透過私募引進日本最大汽車零組件供應商Denso(豐田汽車集團旗下子公司)的資金,Denso因而持有吉茂近兩成股權,成為最大股東並擁有一席董事。吉茂以自有品牌Cryomax專攻AM(售後維修)市場,在台灣的AM市場占有率第一,而Denso是全球最大汽車水箱供應商,也是吉茂最大客戶,預期未來在Denso的加持下,吉茂的市場地位會更穩固。 至於世德主要生產扣件及零組件,營收7成來自汽車產業,主要供應美日汽車大廠,而來自機械及其他產業的營收約三成。世德於2000年引進日本岡部株式會社的資金,岡部目前持有世德8.31%股權,並擁有一席董事。岡部是一家以建築材料(包括扣件、板模、安全網、腳手架、滑動托架等)起家的百年企業,營業據點遍布全球,其對世德的扣件技術及營運發展可望帶來助益。 豐田和日產 汽車產業戰友 除製造業外,服務業的例子也愈來愈多。例如成立於1990年的連鎖餐飲業安心,是由東元集團與日本的MOS Food Services Inc.合資與技術合作。目前魔術食品共持有安心25%股權,持股比率僅次於最大股東光元實業,並擁有3席董事,其中一位董事福光昭夫還兼任安心的副總經理,算是一家台日共治的公司。 又如連鎖飯店業洛碁實業,於2017年由日本最大平民旅遊集團H.I.S.透過兩次私募現金增資取得51%股權,成為最大股東。目前洛碁的董事長是由三普旅遊集團董事長謝憲治(個人及旗下投資公司持股共12.95%)出任,營運長則由H.I.S.集團的深井洋平擔任。去年4月,洛碁旗下第一家智慧型飯店三貝茲正式開幕,也為台灣飯店業帶來新的營運思維,未來洛碁若能善用H.I.S.集團資源及整合旗下飯店產品,預期會更具市場競爭力。(延伸閱讀:藏壽司獨創「鮮度君」 兩年營收翻10倍) ▲全家便利商店由日本全家便利商店持股50%,是典型的日資概念股。 整合行銷 服務業愈走愈近 另外,國內殯葬業一哥龍巖的日商股東包括歐力士亞洲資本(持股五%)及富士工業株式會社(持股2.99%)。其中專精醫療、養老、金融、房地產管理的歐力士,是在2017年3月底透過認購私募普通股2千1百萬股,以及總金額31.13億元的私募可轉換公司債(兩者合計44.17億元),成為龍巖的大股東。由於歐力士持有的龍巖可轉債將於明年4月9日到期,屆時若將其全部轉換為普通股,持股比率可望提高至15%。 其他包括代理品牌服飾的滿心、代理電子零組件的通路商茂綸、代理CAD/CAM繪圖軟體及提供IT系統整合服務的大塚、從事電子零件與機器設備銷售的大拓—KY,以及在興櫃掛牌的連鎖燒肉店乾杯、連鎖迴轉壽司店亞洲藏壽司,還有生產高科技聚氨酯產品的鼎基,都是典型的日資概念股。(延伸閱讀:滿心穩賺代理商機 日企入股變盟友) 整體來看,無論是從歷史淵源、產業的互補性,或是美中貿易戰後的經貿戰略,台日企業的聯手合作將會是必然趨勢,預期日資概念股將日益受重視,未來的潛力更是不容小覷。

瀧澤科用「台瀧文化」 躋身獲利前段班

瀧澤科用「台瀧文化」 躋身獲利前段班

47年前,日本的瀧澤鐵工所(Takisawa)登台出資1200萬元台幣,成立台灣瀧澤科技,除金融海嘯當年外,至今年年賺錢。台灣事業體的價值,成為早年母廠重組時的重要支柱,更吸引發那科、日本信託銀行等投資者願意注資重組,如今台灣瀧澤科一年營收約100億日圓,已達日本母廠規模的2分之1。 日資持股過半的瀧澤科,主要產品包括機械產業的電腦數值控制(CNC)車床、電子產業的印刷電路板(PCB)鑽孔機、風力節能產業之立式大型車床,去年合併營收33.02億元創下新高,EPS(每股稅後純益)4.02元也為歷史次高。但因美國和中國占全球工具機市場的5成,貿易戰使得該行業受到衝擊、出口衰退,但比起同業,瀧澤科的獲利能力仍在前段班。(延伸閱讀:台股新顯學 9檔日資概念股亮晶晶) 貿易戰衝擊 趁機重整升級自家工廠 貿易戰對瀧澤科有個意外之喜。瀧澤科總經理戴雲錦說,「這幾年不停地幫客戶規畫、布建工業4.0產線,忙到不可開交,現在貿易戰,有些客戶暫緩擴建,才總算有時間趕工導入自家工廠。」 由於新產線比過去的載重高,目前桃園平鎮廠的內部正在重新打地基,未來每台機器可以串聯在一起,精準有效率地計算、執行少量多樣任務。戴雲錦舉例,過去因為生產成本人力的考量,原僅需兩個成品,卻非要一次製造6個,剩下4個庫存;往後可以要幾個就做幾個,免去庫存,節省一半人力,還要升級成關燈工廠。(延伸閱讀:野村總研:日企找出路 台灣最麻吉) 瀧澤鐵工所今年成立第97年,早年的會長透過住在日本岡山的華僑牽線,將低階的代工事業遷來台灣,碰巧遇上台灣退出聯合國,十大建設如火如荼展開,瀧澤科就此奠定基礎。 多年來,日方透過台灣瀧澤科布局全球,2003年轉投資中國,於上海設廠,現今中國的營收約占33%;為服務客戶,也分別在2013年、2017年成立美國、泰國分公司。目前一年約可賣出3000台各式車床,9成外銷,甚至賣到俄羅斯、義大利等國,僅有一成是內銷。現任的董事長是創辦人的孫子瀧澤修三,長住台灣,顯示對台灣事業的重視。 戴雲錦說,長年來瀧澤科融合了台、日所長,成就了獨特的「台瀧文化」。以機器人觀光工廠聞名、全球最大馬達齒輪箱製造廠祥儀企業,也是瀧澤科的客戶,瀧澤科幫助祥儀串連工作母機和自動化,形成機聯網。祥儀總經理彭紹松觀察,瀧澤科承襲日本的技術,加入台灣人的靈活應變,問題可以迅速解決。(延伸閱讀:藏壽司獨創「鮮度君」 兩年營收翻10倍) 青出於藍 台灣產品打算回銷日本 此外,瀧澤科與母廠能技術互補。戴雲錦形容,日方熟悉單一自動化生產線的串連,台灣則比較有創意,專精複合型單機,簡單比喻就是「母廠只做咖啡杯,吹毛求疵到細節完美;我們則是瓷器、盤子都做,」滿足客戶的多樣需求,如今瓷器和盤子都做得多,也做得好了,正在和母廠談更多的高階單機回日販售。 瀧澤科20年老客戶、提供汽車零件加工粉末冶金的佶佑企業董事長翁明堂表示,該公司的機器全數購置瀧澤科產品,因為精度、穩定度高,過去用他牌,做20個產品就會出現公差,或是孔洞時大時小;瀧澤科耐用度高少有公差,且機台壽命較長,連市場的二手價格也比他牌高出逾3成。 法人認為,勞動力成本逐步墊高等因素,自動化的需求讓該產業長線看好。戴雲錦說,未來會持續開發多軸複合型機台,積極著墨在數位化單機、自動化生產線,並整合周邊,結合工業機器人,工業4.0,加入3D視覺,進行監控與管理,發展智慧製造的整廠、整線,提升生產製程效率、降低生產成本。(延伸閱讀:滿心穩賺代理商機 日企入股變盟友)

藏壽司獨創「鮮度君」 兩年營收翻10倍

藏壽司獨創「鮮度君」 兩年營收翻10倍

「謝謝台灣。您的愛心,非常感謝。我們是永遠的朋友。」日本藏壽司的子公司—亞洲藏壽司公司台北辦公室的牆上,掛著一張裱起來的感謝海報。2011年發生東日本311大地震,台灣人捐款超過200億日圓,讓許多日本人心存感激之意,而這也是藏壽司來台灣開店的起點。 藏壽司社長田中邦彥當年感受到台灣人的溫暖,一直對員工說,一定要謝謝台灣人。2012年台灣經濟部去日本招商,藏壽司獲邀參與,開始到台灣做市場調查,最後決定來台展店,2014年1月成立子公司台灣國際藏壽司,12月在台北開了第一家松江南京店後,業績穩定成長,今年6月更名為亞洲藏壽司,11月中旬即將在台開出第22家店。(延伸閱讀:野村總研:日企找出路 台灣最麻吉) 不僅如此,亞洲藏壽司今年6月28日還登錄興櫃,目前總市值約40億元,2019年1到9月營收年增37%為14.63億元。 迴轉壽司吃得開 打進美國市場還上市 創立於1977年的藏壽司,1984年開始提供迴轉壽司的服務,而且10年前就放眼海外市場,2008年到美國成立子公司,隔年在美國開第一家迴轉壽司餐廳。由於日本料理受到好評,加上在觸控式螢幕上點餐、高速傳送帶等設施讓美國人大為驚豔,2018年8月底為止的2017年度,營業額比前一年度增加39%,達5174萬美元,淨利則成長為2.5倍,達到174萬美元,今年8月美國子公司還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創日本外食連鎖店美國法人在當地股票上市的紀錄。(延伸閱讀:瀧澤科用「台瀧文化」 躋身獲利前段班)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分析師認為,美國的價格比日本高,食量也大,因此獲利空間較高;而且在日本國內市場競爭激烈下,藏壽司強化美國、台灣等海外市場的策略成功。 相較於台灣迴轉壽司的品牌,亞洲藏壽司董事長西川健太郎認為,日本瞄準的客群不同,因為藏壽司的店面設計,適合家庭或親朋好友等一群人歡聚在一起,再大的店面,吧枱的位子也只有6個,和台灣以吧枱座位為主力的迴轉壽司店很不一樣,兩種店反而有乘數效果。 藏壽司這樣的店面設計,其實正說明了他們想傳達給消費者的。例如他們設計了「扭蛋」的遊戲。西川健太郎說:「我永遠記得在台灣一號店聽到客人抽中扭蛋驚喜的叫聲!」這樣開心的心情會感染旁邊的顧客。而且外送服務盛行的現在,在店內用餐能享受歡樂氣氛,才能讓來店的客人源源不絕。 藏壽司向來以創新著稱,例如輸送帶、或隔絕細菌又能保鮮食品的蓋子「鮮度君」,都是該公司的創意。西川健太郎說,當然也會有失敗,不過公司還是會不斷嘗試新服務或新商品,務必要提高附加價值。 海外練兵新據點 在台展店目標50家 日本迴轉壽司連鎖店相繼來台展店,台灣連鎖暨加盟協會祕書長洪雅齡指出,除了「爭鮮」,台灣壽司店多半是小店或單店經營,連鎖品牌少,對日商而言這就是切入市場缺口。「因為壽司考驗食材新鮮度及供應速度,若要企業化連鎖經營,有一定的門檻,食材採購力、運用科技輔助經營管理的條件高,小型業者很難有高度的成本優勢或科技挑戰知名品牌。」(延伸閱讀:台股新顯學 9檔日資概念股亮晶晶) 她認為,日本知名品牌挾資金、經營技術、全球採購等優勢跨海來台,壽司又是日本最強勢的商品,日商應該希望開展完整的供應鏈,讓壽司在台灣外食市場扎根;另外培育台灣人才也是目標,「台灣市埸適合海外練兵,未來可能結合台灣人才,拓展華人市場」。該公司計畫在台灣展店50家之外,還更名為「亞洲」藏壽司,企圖心不難窺見。(延伸閱讀:滿心穩賺代理商機 日企入股變盟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