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搶賺奧運第一波

4年一度奧運盛事即將在明年7月開幕,主辦國日本預計吸引4000萬名觀光人潮,而運動場上背後龐大的製造商機,更已經悄悄啟動。

銀行員土法煉鋼 變身UA最大供應商

銀行員土法煉鋼 變身UA最大供應商

位於桃園中壢工業區內一座強調流線現代感的褐色大樓,與周圍矮牆鐵皮工廠形成強烈對比,褐色大樓牆面掛著Little King招牌,一時讓人摸不著頭緒。走入一看,工人們正仔細地檢查一整面布料,旁邊堆放著即將出貨、已打包成捆的布料,外界不知道的是,這些都是一線國際運動品牌準備在明年東京奧運上強力宣傳的祕密武器,幾乎都是Made in Taiwan(台灣製造)。  Little King,中文名稱為立肯,一般人聽來陌生,不過在紡織業界無人不曉,據悉,立肯是UA(Under Armour)在台採購最大針織布供應商,年營收40億元,也是現今在國內擁有產能的前6大針織布廠,規模僅次於儒鴻、旭寬、遠東新世紀、裕源與綿春。(延伸閱讀:儒鴻股價站穩400元 謝金河:董座洪鎮海為紡織業寫傳奇) 過去從未曝光的立肯創辦人廖炳榮在接受本刊的獨家專訪時,手中拿著記者事先寄來的採訪大綱,上面寫滿資料,如同準備「小抄」般,怕自己漏講重要環節。 紡織奇兵排前6 資本額巨幅成長500倍 廖炳榮讀的是會計系,捧著公股銀行鐵飯碗,有著穩定體面的工作,卻選擇離開舒適圈;一個門外漢跳入紡織產業,初期公司資本額100萬元,如今成長500倍,現在立肯國際資本額已達5.2億元。  「1978年岳父與朋友合夥開工廠生產沙發布,但是生意不如預期,賠了3、4年,岳父看我懂財務會計,一直跑到我家叫我去接,前前後後來了30多次。」雖然對岳父的提案有點心動,但廖炳榮考慮在彰化銀行薪資待遇優渥,後來只有拿出10萬元入股,「沒料到,連我的股本也都賠光了,又碰到岳父工廠突然被人倒帳,幾乎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才會下定決心跳下來幫忙。」廖炳榮回憶。  ▲立肯專攻高彈力、高扭力等多重機能針織布。(圖/達志) 整頓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帳本。廖炳榮發揮在銀行工作時對數字的敏感度,仔細盤點庫存、成本、售價與利潤,先將庫存出清換取現金,節省開銷與拓展新業務,僅花3年就將沙發工廠轉虧為盈,就連岳父也很意外。  對商機很敏銳的廖炳榮,以前在彰銀上班時,記得一家布廠老闆曾經聊到,工廠布料要交給剪毛廠剪毛時,一定要先去拜託師傅,當時剪毛廠生意接不完,訂單都要排隊。這些話讓廖炳榮深刻印象,在評估沙發布工廠的利潤將愈來愈低後,便順勢將沙發布工廠轉型做起剪毛廠。就是這個念頭,不僅讓岳父的工廠賺錢,也讓他自己賺到人生第一桶金。  貴人相助拉一把 認真筆記猶如武功祕笈 後來廖炳榮小舅子接下岳父的生意,他便自立門戶,在1982年成立立肯,切入鞋用、帽用網布,一開始鎖定當年台灣最有名的製帽大王─全成製帽合作;那時候全成已具一定規模,專做日本客戶,「第一次拜訪的時候,廖老董(廖樁昭、台中三信董事長廖松岳之父)待人親切,看我也姓廖,本家宗親,就很慷慨先給我小量訂單,後來每回他要陪日本客戶打小白球,也會叫上我一起去」。成為立肯草創期重要訂單來源。(延伸閱讀:小工程師AI製鞋 品牌大咖搶包養)   由於不是紡織本科系出身,廖炳榮需要比競爭對手更認真,白天開著小貨車載著樣品網布勤跑客戶,晚上則是留守工廠熟悉製程與生產變化,例如,各家原料廠的纖維下水後產生何種化學反應、一塊布料染整後會縮小多少面積、染整升溫速度該如何控制、一個染缸染幾次最恰當等,一一做成筆記,宛如是一本武功祕笈。也因為他的土法煉鋼,找到各家纖維廠的優缺點,透過纖維特性變化出各式各樣網布,逐漸在紡織業打出知名度。  有一次,祥康成衣廠採購主管找他去,開口就說:「外面的人說,有個很會做網布的人。」隨即拿出一塊布料,要求廖炳榮做出相同手感與外觀。廖炳榮一聽就知道,機會來了,因為祥康背後的客戶正是耐吉(Nike),一旦可以達到祥康的要求,意味著拿到耐吉供應鏈的門票。(延伸閱讀:運動題材加持 跟著NIKE大賺奧運財) 只不過從帽用、鞋用網布要進入衣服用布料,必須通過拉力、扭力與色牢度測試,還要符合空氣在布料快速流動的特性,客戶各種測試與要求接踵而來,一度讓廖炳榮受挫。但他想到,過去吃了貿易商很多悶虧,唯有直接對上品牌才能讓公司永續經營,而且,衣服用料量比帽用與鞋用多,能帶動營收成長,眼前雖是一道障礙,但只要克服了,往後的日子可望輕鬆許多。   整理頭緒後,廖炳榮再度拿起布料測試,若扭力測試未過,就檢討原料纖維的特性,拉力測試不符合,就換另一種編織方式等等,更換上百種方式,歷經10個月時間通過耐吉驗證。 接下UA大挑戰 刷毛布料熱銷一炮而紅 1988年,立肯正式接到耐吉訂單成為其供應商,「我那時候比中大獎還要高興,一生難忘呀!」廖炳榮回憶。那一年,對立肯有兩個意義:1、營收順利站上1億元大關;2、首度成為品牌指定供應商。 慢慢地,立肯手上品牌客戶名單從耐吉、Patagonia、adidas、The North Face等不斷擴大,不過,真正讓立肯在國際品牌圈一炮而紅是在10年前,當時UA採購人員找上廖炳榮,希望可以開發特殊收縮刷毛布。(延伸閱讀:5大運動潮牌搶食亞太市場 台廠跟著賺) 那時候許多布廠不願意接這份訂單,因為在染整過程,紗線收縮恐造成上色不均勻導致良率下降,布廠老闆評估不賺錢而婉拒UA,不過廖炳榮選擇接下挑戰。為何會接別人不願做的單子?他快人快語地說:「我有直覺,覺得這塊布會成功(市場熱銷)!」 ▲廖炳榮辦公室擺滿運動品牌頒發最佳供應商獎牌與合照,右圖身著綠衣者為UA創辦人Kevin A. Plunk。(圖/陳俊松攝) 雖然豪爽接下訂單,但是挑戰還在後頭,第一次染出來的布料,顏色如同皺皺雞爪般根本不及格,產品良率低於7成,「傳真單一來,上面寫著120萬元的賠款,小姐一看腿都軟了,慌張問該怎麼辦,甚至有同仁建議我不要接了。」廖炳榮說。  接單第一年就賠2000多萬元,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覺,持續測試各種染整加溫曲線以及染缸配比,終於抓到特殊收縮刷毛布料生產「眉角」,最後這塊刷毛布如同他預料成為市場熱銷品,不僅讓UA擠進北美前3大運動品牌,立肯也從此一炮而紅。(延伸閱讀:寶特瓶、廢魚網變身高級機能材質 台廠穩賺「循環財」) 配合國際環保風 輕量新材質考驗技術力 近年來,立肯也配合國際品牌走向綠色環保題材,針對回收聚酯布料開發新一代高彈力、高扭力以及收縮力兼具的針織布,並因應耐吉等一線品牌廠要求,特別強化「輕量」功能,讓運動選手在競賽過程不會感到「卡卡」,不僅要輕如羽毛,還要有張力對抗拉扯,色澤要更精緻,每一項等級提升,都在考驗生產技術。 因此,廖炳榮已將海外業務拓展任務交給兒子廖碩彥,自己則是留守工廠顧生產,遇到工廠出差錯,一通電話來,他還是會連忙趕到現場了解找出癥結點,親力親為的習慣,猶如當年創業之初,每天戰戰兢兢守護著事業。

小工程師AI製鞋 品牌大咖搶包養

小工程師AI製鞋 品牌大咖搶包養

一家成立時間僅兩年的新創公司,是如何打入全球製鞋廠供應鏈?大氣電漿是全球第一家結合AI的表面處理電漿設備廠,創辦人張加強原本在工研院擔任光學貼合研發工程師,卻因為鞋廠主動找上門尋求解決方案,意外闖出名號。  「很多人一聽到大氣電漿,還誤以為我們是賣(電漿)電視機。」張加強笑著解釋,大氣層有4種樣態,分別是固態、液態、氣態,第4種就是電漿,而電漿就是將氣體離子化。 說白話一點,張加強團隊透過閃電將空氣加熱產生黏性,也就是所謂的電漿,由於電漿本身有黏性,目前普遍應用在貼合鍍膜,別小看這個技術,曾經獲得有科技界奧斯卡之稱的全球百大科技研發獎。  某天一家全球前5大鞋廠突然跑來,提議張加強團隊開發適合鞋業用的貼合設備,但過去他們只跟光學業往來,很納悶傳產業怎麼會找上門?鞋廠老闆才說,某家國外電漿設備廠可以減少製鞋貼合過程汙染性,但光是一台設備要價新台幣2000多萬元,而且1小時頂多生產36雙,比起傳統人工1小時上百雙,性價比太低,因此在台灣尋找替代來源。(延伸閱讀:銀行員土法煉鋼 變身UA最大供應商) 不是賣電視機啦 貼合鍍膜 曾獲科技研發獎 不過張加強評估後拒絕對方,原因是電漿需要導電材質才會發生作用,而鞋底為塑膠非導電材料,想想覺得不大可能就婉拒。 沒想到兩年後,另一家規模更大的鞋廠也找上門來。原來,因應環保大趨勢,品牌客戶要求製鞋廠減少油性膠使用量,卻造成鞋子很容易開口笑,黏著牢固問題一直讓鞋廠頭痛不已,於是找上張加強團隊尋求解決方案,「等到第2家來敲門時,我們才開始意識到,好像可以應用在鞋業。」張加強說道。 一開始抱著試試看心態,第1次實驗貼合相當成功,讓團隊信心大增。不過當時工研院認為,電漿技術應該專注在半導體與光學產業,但是張加強卻覺得,應用在鞋業更有「錢」途。  「全球1年手機銷售量16億支,寶成跟我們講,全中國出口鞋子數量就有160億雙,如果我每雙貢獻1塊錢就好,不論是成本節省或是加值,算1成市占率也有16億元,怎樣都覺得轉攻鞋業比較划算。」張加強如此推敲。  ▲導入AI科技讓機器手臂自動掃描鞋底範圍,經由閃電噴槍讓空氣產生黏性,將鞋底與鞋面黏著度更好。 草創時期只兩人 燒光資本 靠參賽支撐營運   就這樣,張加強與同仁選擇獨立門戶成立大氣電漿,草創期只有兩人,資本額30萬元。雖然第1次實驗貼合成功,卻沒料到後頭問題一大堆,他說,那時候鞋廠研發副總喜出望外,趕緊就去拿工廠鞋料第2次實驗,結果貼不上去。  問題來了,公司已經成立,技術還沒跟上。張加強回想,前面兩年真的很辛苦,30萬元的資本額,燒2、3個月就沒了,壓力很大,「但是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就像是你明明知道台北到高雄怎麼去,高雄就在那邊,偏偏遇到颱風天、橋斷了,我游也要想辦法游過去。」 「我們那時候就到處去參加經濟部或是科技部舉辦的創意競賽,拿個60萬、90萬獎金去支撐公司基本營運,或去申請經濟部創新研發計畫案拿補助款。」但釜底抽薪之計還是要解決黏度問題;為了要讓同仁重拾信心,張加強提議,不要老想著要一步登天,既然1支鞋有9種膠水,就從9種膠下降至8種膠,一旦成功後,再從8種膠降至7種膠,透過漸進式增加電漿黏性,研發速度逐步上軌道。(延伸閱讀:寶特瓶、廢魚網變身高級機能材質 台廠穩賺「循環財」) 花了兩年鑽研,終於在去年12月量產成功,今年1月就接到第1筆訂單。如今,公司規模從當初的兩個人擴充至9個人,多半是增加技術服務人員,協助鞋廠裝機與教學操作技巧。 講求百分百良率 表面貼合自動化 大受歡迎 不過,真正讓客戶願意埋單在於大氣電漿導入AI功能,透過AI軟體學習,無論放上哪種鞋款與尺寸,閃電噴槍都可以準確瞄準範圍;換言之,鞋廠不用每次更換鞋款就要停機校對,整體產出效益更高,目前大氣電漿1台機器10小時可產出1800百雙,比起人工的1300百雙,機器產能高出將近4成。 裝上AI功能的點子,其實是鞋廠研發主管向他提到,科技廠可以99%良率,忍受1%的瑕疵品,但鞋子是講求100%良率;他舉例,寶成1年生產3億雙,如果有1%瑕疵,可能會衍生出300萬件客訴案,沒有1家可以忍受如此龐大客訴量。 這句話讓張加強聽得心驚膽跳,才會規畫用AI判讀黏著強度,試圖揪出瑕疵品,沒想到卻意外解決客戶的痛點,例如,戶外鞋大廠鈺齊的接單結構向來是少量多樣,每次工人在切換不同鞋款,總是需要適應時間,以至於產出效率忽高忽低,有了AI電漿貼合設備的協助,讓效率維持長時間穩定。 如今,大氣電漿的AI表面貼合自動化設備正式上市後,許多鞋廠興趣濃厚,包括寶成、隆典、宏福與清祿等陸續都在接洽中。去年耐吉(Nike)更提出簽署獨家供應合約意願,卻遭張加強拒絕,「全世界會做電漿的設備大廠都已經被要求簽署獨家合約,唯獨只有我還沒簽,耐吉的對手自然就會想到我呀,當然不能被耐吉圈住!」顯然,毋需被品牌大咖「包養」,靠著自己的能耐也能闖出一片天。(延伸閱讀:運動題材加持 跟著NIKE大賺奧運財)

運動題材加持 跟著NIKE大賺奧運財

運動題材加持 跟著NIKE大賺奧運財

四年一度的奧運,是運動員比拚的重要時刻,也是各大運動品牌大車拚的決戰場。雖然搶到贊助商的位置,不見得等於營運大成長,但隱身在品牌後面的台廠,卻靠著不斷精進的生產技術,早已成為運動賽事裡的不敗常勝軍。 站在安倍政府而言,東京奧運是安倍經濟學的第4支箭,透過這場盛大的奧運,不只是拉抬旅遊,刺激日本內需消費,更找回日本企業的活力。根據日本政府估計,透過東京奧運帶動的經濟層面影響,在基礎建設投入,可以拉升日本GDP(國內生產毛額) 0.7%;旅遊業部分,估計訪日旅客可達4000萬人次,消費金額達8兆日圓。 根據奧運委員會發布的數據,由於這一次奧運重返日本,日本企業表現出史無前例的參與熱情,東京奧運已經從63家日本企業,募集到超過31億美元的贊助,是倫敦奧運的3倍,是世界盃足球賽的兩倍。 ▲42公里的馬拉松,首次在2小時之內完成,最大贏家耐吉,贏得世界最大宣傳。(圖/達志) 想藉贊助重返榮耀 亞瑟士期待東奧效應 這場振興日本經濟的奧運盛事,真能刺激運動產業往前衝嗎?國泰證期處經理蔡明翰指出,每4年提到的奧運受益股大致相同,大多為老牌的寶成、豐泰、遠東新、儒鴻、聚陽等鞋業、紡織股為主;但有趣的是,若仔細進一步觀察,這些類股的大漲,不只受惠於奧運題材,更是整體運動市場的趨勢性成長。 以明年的東奧為例,這一次能夠為奧運運動品牌的官方贊助商不是耐吉(Nike)、愛迪達(adidas),而是日本運動品牌亞瑟士(ASICS)。 以慢跑鞋為主的日本品牌美津濃,由於產品線沒有太大的變化,或新殺手級的產品問世,股價表現平平,業績仍持續走弱。亞瑟士情況更顯辛苦,公布營業利潤幾乎腰斬,大賠200億日圓,創下20年的最大虧損,股價剩下1900日圓,顯示營運仍在谷底尚未爬上來。兩大品牌是否能藉由東奧,從谷底翻身重返榮耀?外界都很好奇。 若是從業績的貢獻度來看,台灣相關運動概念股和耐吉、愛迪達及UA股價連動性,與遠高於每4年一次的奧運連動性,但不論如何,奧運仍提供了市場的話題性,尤其各大運動品質競相推出新科技產品,都為市場帶來新的成長動能。 10月12日,肯亞馬拉松選手Eliud Kipchoge,在奧地利維也納只花了1小時59分40秒,完成史上第1位以不到兩小時跑完42公里,他全身從服裝到戰靴,都是耐吉量身設計碳纖維製成的高科技產品。(延伸閱讀:銀行員土法煉鋼 變身UA最大供應商) 高科技量身打造 耐吉戰靴驚豔馬拉松 或許,快得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國際田徑聯會已經投訴耐吉,旗下的戰靴讓選手得到優勢,這造成比賽不公。 前日盛投信越南基金經理人、現任專業投資者王順興表示,管他最終是不是合法,耐吉靠著馬拉松得到很大的回響,想必這1雙鞋賣得嚇嚇叫,反映在股價表現上,耐吉這10年來是一路創新高,至今來到91.83美元,這也是支撐台灣運動概念股的最大優勢。 從這個角度來看,「誰是奧運受惠股不重要,誰是耐吉供應鏈可能比較實際一些。」王順興解釋,從這些年來耐吉發展可以了解,不管是在材料科技創新以及品牌影響力,耐吉都遙遙領先競爭對手。 以最簡單ASP(平均售價) 觀察,任何科技產品的平均售價只有不斷的往下調降的命運,「就連這一次iPhone 11都開始調降售價,以尋求刺激買氣。」 (延伸閱讀:小工程師AI製鞋 品牌大咖搶包養) 王順興說,你有看過喬丹鞋在跌價嗎?每年喬丹鞋的平均售價一直在漲,這對於耐吉供應鏈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嗎。不需要和電子產業一般,為了毛3到4在拚命。 從耐吉公布的財報,就是數位轉型與直接銷售的策略成功,在大中華市場營收連續5年達到每季雙位數字成長下,繳出優於市場預期的財報,營收達107億美元,年增率小幅成長7%;毛利率拉高至45.7%。 當然,耐吉財報的亮麗,台廠供應鏈儒鴻、聚陽、力麗、得利、豐泰及寶成等自然也跟著受惠。特別是,最受到外資青睞的儒鴻,獲得各大外資一致支持,里昂證券喊出的目標價來到502元,給予買進評等。 美林證券報告指出,儒鴻今年自8月繳出單月營收年增27%佳績,正式扭轉頹勢,看好儒鴻開啟營收雙位數年增上升循環,這股力道至少延續到未來4個季度。預估2020年,在耐吉強勢拉貨下,獲利年增率重返雙位數成長,每股盈餘可望直逼20元大關,投資評等直接從「 劣於大盤」升至「 買進」。供應鏈雨露均霑 儒鴻投資評等大躍升 在創新材料部分,力麗近年積極調整產品結構,走向差異化、少量多樣,拉抬訂單平均單價提升,這也展現在上半年毛利率提升至8.22%,每股盈餘虧轉盈來到0.38元。 法人預估,以力麗目前終於間接打入到耐吉供應鏈,產品已經可以通過認證,供應給耐吉、愛迪達鞋材的紡纖廠,對於股價仍未到10元的低價股來說,這就是一大轉機。 宏遠投顧副總陳國清提醒投資人,由於運動鞋與服飾會提早鋪貨,通常會在奧運第1波發酵的題材,預期奧運受惠股的出貨高峰會落在明年3月左右,等到奧運真的來臨時,可能就已經利多出盡;因此當盤面炒作奧運議題時,寶成、豐泰股價已經漲上去,就不建議投資人追高。(延伸閱讀:寶特瓶、廢魚網變身高級機能材質 台廠穩賺「循環財」)

寶特瓶、廢魚網變身高級機能材質 台廠穩賺「循環財」

寶特瓶、廢魚網變身高級機能材質 台廠穩賺「循環財」

幾個月前走進東京NTT Docomo門市,你會發現店內角落擺著1個回收箱,上頭寫著專收小型家電,例如,手機、照相機與計算機等,別以為NTT只是單純做回收,明年東京奧運選手手裡握的獎牌,全數來自於回收箱內的廢金屬。 這是主辦國日本的巧思,透過4年一度國際大型賽事宣傳「循環經濟」觀念。根據東京奧運籌委會發布訊息,自2017年4月至今年7月,從全國收集捐贈廢金屬高達8萬噸,其中1家日本手機供應商,就提供620萬支回收手機,明年東京奧運與帕運共計5000面獎牌,估計需要金32公斤、銀3500公斤與銅2200公斤,都已順利收集完成。 2手衣變運動服 強調永續 回收紗是新元素 無獨有偶,日本品牌亞瑟士(ASICS)為運動品牌當中,唯一的東京奧運官方贊助商,也向日本民眾號召2手運動衣服,重新製成運動服,作為日本國家隊官方隊服與運動鞋,綠色環保概念再度讓「回收紗」成為東京奧運的趨勢之一。 「今年品牌客戶下單都是recycle(可回收),眼前所及的環保材料都必須是回收才行。」儒鴻董事長洪鎮海直言。 例如,愛迪達(adidas)喊出目標2024年使用100%回收化纖材料,而耐吉(Nike)則是設定2025年2氧化碳要零排放,運動品牌不約而同強調永續,可以想見回收商機正在蓬勃發展。 ▲熱鬧滾滾的奧運盛會,背後隱藏許多商機。(圖/達志) 各大品牌商透過東京奧運這個舞台宣示「循環經濟」的重要性,也延伸出更多新材料;尤其這次亞瑟士透過回收2手衣再製成制服,紡織業都得開發更多的新技術。 國內布廠透露,過去回收材質主要來自於寶特瓶,一來取得來源單純,二來製程不繁複,其成本可以負擔;現在若要把2手衣重新「還原」為新衣,成本立刻上升。原因在於衣服材質包羅萬象,從棉、麻、聚酯、尼龍等均有,1件衣服混合多種材質比比皆是,但只要牽涉到一種以上材質,必須先剝離乾淨,此外,衣服的標籤、拉鏈與鈕釦等,也要一個個挑出來,耗時耗力。 (延伸閱讀:小工程師AI製鞋 品牌大咖搶包養) 下腳料的新生命 纖維防潑水 尼龍布有賣點 不過由於亞瑟士喊出舊衣換新衣,讓其他運動品牌相當緊張,促使台廠加速研議;據悉,新纖有望在明年使用工廠裡的廢布,也就是所謂的下腳料,回收重新製成新布料,讓回收來源從寶特瓶擴大至廢布。 在尼龍回收紗部分,力麗也研議針對尼龍布回收後,重新製成防潑水回收紗,也就是說,不僅尼龍具備環保回收特性,同時,透過前加工手續讓防潑水功能永久附著在纖維上,成為一大賣點。據悉,已有日本商社向力麗採購,將做成東京奧運工作人員制服。 另外,台化、福懋聯手與戶外品牌Patagonia合作,啟動海上尼龍魚網回收計畫,由台化重新聚合成粒抽絲,福懋做成布料、成衣,預計最快明年下半年出貨。福懋總經理李敏章表示,在運動與戶外服飾領域,使用尼龍比重至少兩成,其用量不少,若能藉此回收概念有望達陣永續環保,是一項創舉。 ▲紡織股王儒鴻擅長在彈性針織布做出高機能性,儼然是台灣紡織業代表,讓總統蔡英文二度造訪儒鴻。左者為儒鴻董事長洪鎮海,右者為成衣事業部總經理陳坤鎕。(圖/彭世杰攝) 不過從海上尼龍魚網回收重新製成衣服,技術門檻更高,李敏章說,海中魚網泡在水裡至少5、6年,塑膠成分可能會變質,一旦纖維品質差,就會影響衣服上色,具有挑戰性。 除了持續開發新材料,目前業界回收材質為聚酯產品,主流仍是從寶特瓶回收,這項技術又屬台灣廠商已經擅長,遠東新為全球第2大、台灣最大回收聚酯粒廠,年產能達到36萬噸,占整體聚酯粒兩成比重。 近年來隨著品牌對於回收紗需求增加,讓遠東新的回收紗訂單能見度愈來愈高,初估回收紗產品占該公司長纖營收比重高達4成;遠東新透露,受惠於明年東京奧運,今年回收紗出貨量比去年至少增加兩成。 同樣耕耘纖維已久的新纖,曾是包辦NBA球衣的纖維供應商,目前回收紗占化纖營收比重已突破5成,如今新纖在回收紗添加多重功能,還把機能等級進化。舉例來說,彈性程度比一般彈性紗多5成以及吸溼排汗速度快上20%,讓回收紗附加價值提升。 不過,寶特瓶原本就有許多顏色,即使經過熔融聚合,用回收紗編織出來的布料多少還會夾雜原始顏色,或是纖維破損造成上色不均勻,都會考驗著染整技術。而儒鴻的核心技術為布料,經過調整配方、溫度與加溫時間克服上述問題,成為回收商機受惠者之一。 智慧穿戴很重要 有助跑步 運動襪飆出天價 儒鴻主力客戶包括耐吉、Lululemon與UA等,其中,耐吉今年接單比重擬超過1成,明年再往上墊高至13%,Lululemon這兩年訂單增幅高達兩成,全球運動風正在蔓延,拉抬儒鴻出貨動能暢旺;每年第4季為成衣傳統出貨旺季,適逢東京奧運商品趕在明年春節前上架,整體觀察下半年營收表現將優於上半年。(延伸閱讀:銀行員土法煉鋼 變身UA最大供應商) 除了環保議題,「智慧穿戴」也是今年東京奧運的重要趨勢。根據外電報導,日本化纖大廠東麗與亞瑟士合作,發表可以提高腳步出力的運動襪,日本年輕短跑選手桐生祥秀穿這雙智慧襪做訓練,成功打破日本學生100公尺賽跑紀錄,現在他穿的同款襪子售價來到223美元。 另外,東洋紡開發智慧泳衣,選手穿上後,即使在水中游泳也可以偵測心跳,比起傳統要在岸上夾手指量測,隨時隨地可以幫助教練隨時掌握選手體能狀況。日本化纖廠商無疑想藉由東京奧運炒熱話題,讓智慧穿戴市場加速成熟,帶動後續拉貨動能。 不僅是日廠布局,國內大型紡織廠鴨子划水速度耕耘技術,法人指出,目前台廠包括儒鴻、聚陽、南緯、福懋、遠東新與宏遠等,都在布局智慧衣技術,一旦在東京奧運場合炒熱話題,勢必有機會擴大商機。 在鞋材方面,國際奧運等大型賽事,當然少不了台灣製鞋雙雄寶成與豐泰,目前鞋廠在今年第4季至明年第1季出貨2020春夏款,這當中勢必包括東京奧運帶來的提前拉貨訂單。嘉年華商機滿滿 寶成豐泰 喜迎奧運拉貨潮 寶成指出,製鞋代工品牌包括耐吉、愛迪達與New Balance等數10個國際品牌鞋,2018年度製鞋產量3.26億雙,較2017年度成長近1%,估計今年製鞋數量有望比去年再度增長。(延伸閱讀:運動題材加持 跟著NIKE大賺奧運財) 巧合的是,今年寶成執行長蔡佩君出席集團50週年公開場合,當時腳踩著亞瑟士球鞋,恰好亞瑟士為東京奧運官方贊助商,也讓外界更加期待亞瑟士帶來的銷售量。 至於豐泰堪稱是最純的耐吉概念股,有8成營收來自於耐吉,在大型賽事自然不會缺席,勢必砸重金行銷,對豐泰業績貢獻不少。 4年1次的奧運盛事,這場全球競賽不僅是運動選手驗收成果之際,也是紡織、製鞋大廠一較實力的場合,台廠紛紛拿出壓箱寶武器,從產能規模、生產技術到工廠管理,證明唯有位居翹楚的頂尖高手,才能進入國際級的大型賽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