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避開中國賺更大

美中貿易戰以來,供應鏈移動、產能分散是未來幾年的大方向。 在「避開中國賺更大」的選股前提下,有兩大方向值得重視。 其一是能夠分散產能、布局新事業,獲利還能提高的公司; 其二是中國布局本來就不高,技術含量又高。 以此兩大指標追蹤上市櫃企業的獲利變化,勝算頗高。

避開中國賺更大!一份面對貿易變局的投資名單

避開中國賺更大!一份面對貿易變局的投資名單

自稱「關稅人」的美國總統川普,自從2018年3月22日美國公布301調查結果後,決定對中國加徵關稅,同年7月開始執行,美中貿易戰至今,反反覆覆的談判過程,企業決策者猶如置身雲霄飛車,至今美國已經對5000億美元中國出口商品加徵關稅;與此同時,各大台商也正上演一齣齣「出中國記」,各大企業的中國布局,也成為股東會、法說會的必考題。 不過,台商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率先進入中國,從華東開始,接著移到華中,再深入內陸如四川、河北設廠,和中國有著千絲萬縷的牽連,不管是「關廠」,或是「縮編」,這都不能明說,以免刺激了愛面子的官方。尤其在人治色彩濃厚的中國,太敏感的話題一定要避免公開評論,各大企業講到產能重新布局,用字遣詞顯得十分謹慎,必定強調「分散產能」,絕對不是「移出中國」。 然而,從上半年上市櫃企業的財報數字,卻不難發現一年多來的美中貿易戰,漸漸改變了台商的整體布局,企業獲利結構也開始出現轉變,有3大方向:中國投資遲緩近於停滯、中國收益匯回趨緩、中國投資獲利大幅縮減。 目前,中國輸美5000億美元產品,已經都在關稅大刀的籠罩下,企業紛紛騰籠換鳥,輸美產品先移出中國,中國的產能供應其他非美產品或內需,至於空置出來的產能缺口,大概就遇缺不補,自然地讓中國產能「軟著陸」。 金管會統計,截至今年上半年,上市櫃企業投資中國累計匯出金額達2.5兆元,較2018年底增加373億元,可以看出在去年的加碼投資高峰後,今年上半年再加碼的金額有所減緩。在認列中國損益方面,今年上半年上市櫃企業共認列中國淨利1126億元,較2018年同期減少96億元,主因電子及通訊業需求減緩。至於投資收益匯回,至上半年共匯回4623億元,占原始投資金額2.53兆元的18.23% 。 鴻海集團中國投資踩煞車 郭台銘棄選總統,後續動作待觀察 台商投資中國,鴻海最具指標性,創辦人郭台銘2、30年前赴中國建廠,享盡低廉成本,成就了代工皇帝、台灣首富的地位。鴻海一直是台灣上市櫃企業中,最用力投資中國的企業,至2019年上半年,累積匯出2061億元至中國投資,大約占全體上市櫃匯出總額2.53兆元的8.1%,目前在中國各項轉投資帳面價值達1.17兆元,是總資產的37.77%,更是股東權益的96.7%,可說鴻海的股東權益都押在中國上頭了,且鴻海今年上半年中國認列損益占稅後純益的58%。從這些數字顯示,鴻海的產品雖然出口全球,中國仍是最重要的基地。 不過,今年上半年鴻海對中國的投資完全沒有增加,相較於2018年上半年還西進投資53億元,這是非常罕見的,鴻海對中國大量投資,歷年光是從台灣就匯出2061億元,其金額是排名第2的台泥522億元的近4倍,在美中貿易戰火熱之際,鴻海今年上半年不再從台灣匯錢到中國投資,目前中國、美國都盯著郭台銘過去的投資承諾,如今鴻海卻停止增加投資中國,後續變化值得追蹤。   金融、傳產加碼中國內需 台塑投資金額增加,比率仍健康 再看2019年上半年台商投資中國,新增投資大多瞄準中國內需,出口產業的新增投資,顯得非常謹慎。上半年最大筆投資中國以開發金控旗下的中壽投資54.8億元最多(因中壽納入開發金合併報表,其實兩者為同一筆)。  中壽自從2011年與建設銀行合資建信人壽,這個合作案是台灣第一家採用參股而非合資登陸,且無經營權的壽險公司,中壽持有建信19.9%,建行持有51%股份。有趣的是,其他中台合資壽險業都不賺錢,還陷在虧損的陰霾中,建信人壽年年都有獲利,今年更將首度配息,中壽也可以分得人民幣1600萬元的股息。 中壽副董事長郭瑜玲在法說會表示,轉投資建信人壽處於轉型期,掛牌規畫延至20年,計畫在香港掛牌。  台泥一直看好中國內需,目前累積投資額達522億元,是上市櫃企業中投資中國金額第2大。台泥上半年來自中國利益占稅後純益86%,主因上半年中國持續進行供給側改革,淘汰落後產能,水泥價格得以維持在相對高點。除了台泥,亞泥來自中國的獲利比率也高達81%,兩大水泥龍頭都持續加碼投資中國。  除了水泥受惠中國內需,化工業也是,而中國已是全球最大化工市場,雖然乙烯新產能陸續開出,但政府鼓勵環保製程,台塑集團也持續加碼中國,今年上半年台化、台塑、南亞合計對中國投資90億元,3家公司來自中國的獲利約占總獲利的7%到17%之間,比率相對健康。  ▲ 大陸執行產能管控,水泥價格平穩,台泥、亞泥受惠。圖為台泥廣西貴港廠。(圖/資料室) 從企業的長遠布局來看,美中不管是貿易戰、經濟戰,都是一場持久戰,中國因應勞工及經營成本高漲,本來就需要進行結構轉型,企業如能因應產品特性,分散產能供應,並進行質量升級,是非常健康的作法。  今年上半年的財報中,EPS(每股稅後純益)較去年同期維持成長,且來自中國認列獲利比重逐年下降的公司,可視為已經有因應貿易戰的能力,值得注意。這種公司可分為3大類型:加碼非中國地區的產能、跨足新事業布局、新需求景氣循環帶動。 從容面對變局的好公司 中國獲利比重下降、EPS仍成長  第一種類型,這些公司並不一定是減碼中國,中國獲利比重下降,更多是因為經濟下行,當地出貨本來就減緩,再加上新增產能是在海外,產生分散產能的效果。 除了分散產能外,新事業布局,也可以稀釋中國的影響度,並帶來ESP成長動力。  士電就相當典型,中國汽車業景氣不佳,正好由台灣內需補上。財務長李盈助表示,中國子公司生產汽車電裝、電機產品,因當地汽車業不景氣,市場需求掉了2、3成,中國業績衰退,導致上半年中國貢獻利潤占純益僅27%,較去年同期的42%大幅減少。不過,在台灣的部分,得利於政府前瞻計畫的軌道工程機電系統,以及台商回流對工廠自動化、電力設備的需求,再加上東南亞電動機車需求增加,使得今年上半年EPS還比去年成長。  士電營運長謝漢章有信心地說,台灣推動的風力及太陽能發電,系統中包括高壓配電盤、高壓變壓器等,本來就是公司強項,作為台灣最大的重電企業,士電在高電壓、高電流、配電產品線完整,還有台電的發電廠、台鐵機電設備更新陸續發包,士電都已拿到標案,國內的內需將是一大商機。  ▲ 離岸風電國產化商機發酵,士電身為國內最大重電企業,相關營收將成長。(圖/上緯提供) 值得一提的事,除了業績結構朝正面發展,士電在財務管理的觀念也變了,過去海外投資獲利都持續再投資,現在採部分匯回,也就是提高各子公司的配息率,大幅改善母公司現金流,例如2018年來自營業現金流為34億元,2017年為14.5億元、2016年9億元。現金流改善,加上公司降低有息負債、控制庫存、應付款合理安排等,這幾年現金配息相當穩定,成為某些投資老手的存款標的。 台商轉型的第二種類型,是導入新事業。例如長華,長華集團已經由通路商轉型為關鍵材料製造集團。2016年底長華及子公司長華科收購住友導線架事業,跨足製造,目前旗下子公司包括生產導線架的長華科、COF(薄膜覆晶封裝)易華電,都是高獲利公司,由通路轉型材料,自然稀釋了中國比重。長華上半年雖然營收衰退,但受惠來自易華電獲利及子公司望隼科技(產製隱型眼鏡)一次性獲利的挹注,上半年EPS高達9.11元。  台達電大約在10年前都被當成「中概股」,但隨著公司朝向綠能、自動化發展,也擴展基礎建設(充電站)業務,再加上泰達電持股增加,加碼投資台灣、美國,如今已轉型為零組件、自動化、基礎建設三足鼎立的國際級企業,今年效果顯現,獲利也較過去幾年回升。  群光電子今年7、8月營收都創下新高紀錄,受惠於Type C筆電電源,以及智慧家庭產品如智慧門鈴、無線網路攝影機等產品出貨,公司也認為已擺脫貿易戰陰霾,下半年營收可望持續增加;至於產能的安排,群光30年前就在泰國買地,原本就有一個閒置的老廠區,已決定重建廠房,預計20年第3季就可投產。  像台達電、群光這類老牌電子廠,早年就已在東南亞設廠,現在要調整產能,比起如今才要去找土地蓋廠房的企業,有優勢多了。  至於因新產品帶動波段需求,因而稀釋中國獲利,就像散熱的雙鴻,5G需求帶動,產業又屬寡占,營收及獲利大增,來自中國比率下降,上半年EPS達5.07元,較去年同期大增8倍,未來能否持續,仍有待觀察。 值得追蹤的績優公司 常年中國獲利不高 貿易戰衝擊低  對於中國布局的控管,除了上述轉型成功的案例,台灣還有很多企業,基於技術性或行業特性,中國資產、獲利占總公司的比重不高,在10%以下,但依舊能維持高獲利(詳左下表)。台積電、大立光是代表。其次是IC設計業,因為不需要設廠,如果沒有特別針對中國內需,比重不會太高,像瑞昱、譜瑞、聯詠、祥碩、群聯。伺服器滑軌的川湖也是。  便利商店的全家、統一超,中國耕耘多年,但認列的獲利十分有限,統一超更早將在中國經營的星巴克賣回母公司,兩家靠著台灣、東南亞的市場,EPS都相當不錯。同樣是精耕台灣的內需型高獲利企業;還有百貨的寶雅、保全業的中保,長年獲利都很平穩。機能型紡織業是台灣之光,像是儒鴻、聚陽,重心在東南亞,不受美中貿易戰波及,又位於利基產業,獲利不錯,長期經營績效佳。 美中貿易戰以來,供應鏈移動、產能分散是未來幾年的大方向,今年上半年的財報已可看出端倪。整體而言,在「避開中國賺更大」的選股前提下,有兩大方向值得重視,1是能夠分散產能、布局新事業,還能提高EPS的公司;2是中國布局本來就不高,技術含量又高,站在利基市場的公司。這兩大類最能因應貿易變局,是長期追蹤的方向。 延伸閱讀: 台達電加碼台灣 外資喊「買進」 中磊中國產能從8成變5成 輸美產品甩開高關稅噩夢 鈺齊越南比重超越中國 製造業績頻創新高

台達電加碼台灣 外資喊「買進」

台達電加碼台灣 外資喊「買進」

今年,電子產業供應鏈「斷鏈」危機,警報不只一次響起。但台達電卻更加受到外資法人青睞的對象。本刊採訪得知,目前23家外資法人中,19家給予台達電「買進」評等,4家給「持有」評等,沒有法人給「賣出」評等,顯示外資看好台達電的布局。  10年前,台達電EPS(每股稅後純益)不到5元,過去4年,每年都交出每股7元的獲利成績單;但外資預告,今年開始,台達電未來2年將交出EPS突破8元的新成績單。 外資按讚 極多數給予「買進」評等 根據各家外資報告,德銀預期,台達電今年EPS為8.1元,明年估計為9.9元,野村估計台達電今年EPS為9.6元,明年為9.07元,大摩則預估台達電今年EPS為9.8元,明年為9.04元。  今年台達電分散供應鏈布局的相關新聞,也始終沒停過。台達電執行長鄭平表示,輸往美國的產品,改移往泰達電生產,4月更正式併購泰達電;股東會上,台達電董事長海英俊表示:「我們現在在泰國、印度、斯洛伐克、南美都有製造基地,有一些準備啦。」他透露,台達電在台北、桃園中壢、台中、台南,有計畫買地擴產。  今年5月,台達電執行長鄭平接受路透社採訪時透露,有計畫在印度增設3到4個廠。  一連串搬廠、投資的大動作,台達電第2季仍交出一張令人驚豔的成績單,從今年台達電第2季法說會中,可以看到一連串細膩的資源重組,正在進行。 台達電進補 第2季營收大增 這一季,台達電完成取得泰達電6成股權,完成併購泰達電,因此從第2季開始,認列泰達電的營收與獲利。  台達電第2季營收較前1季大增36%,毛利率也上揚至27%,研發費用也較去年同期大增30%。今年上半年,台達電EPS已達4.97元。  也是從這一季開始,台達電的營收較之前更加分散,2018年第2季,台達電自中國認列損益,占全公司認列損益44%,但今年第2季,這個數字降到24%;換句話說,以前台達電賺2塊錢,就有近1塊錢來自中國,現在每賺4塊錢只有1塊錢來自中國。  不過,台達電在法說會上解釋,第2季大賺,主要來自台達電自身的成長。 台達電財務長王淑玲特別拿出資料解釋,如果沒有合併泰達電,台達電第二季仍將交出成長的成績單。她拋出一串數字解釋,若不計入泰達電,台達電今年第2季自結營收仍有7%成長,營業淨利率從5.8%增加到7.2%,EPS3.17元,也比去年同期2.33元的水準高。  但是,在泰國掛牌的泰達電,第2季獲利表現卻明顯下滑,今年第2季,稅後淨利只有8.6億泰銖,較去年同期13.8億泰銖的水準,低了37%。  鄭平表示,泰達電獲利下滑的原因,第1個是因為泰國修改勞工法規,改變退休金提列的要求,「對淨利是一次性的影響,約0.6至0.7%」。  他接著解釋,把銷往美國產品的產線,從中國搬到中國,也有一次性的費用產生,加上全球車市不振,對高度依賴汽車市場的泰達電也有影響,「這些影響(編按:指對泰達電的淨利),約2至3%。」換句話說,泰達電的獲利引擎,還沒開始全速運轉。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台達電併購泰達電的過程中,由於必須出售原本手上持有的泰達電股票,再用新的價格買回,因此有一筆59億元台幣的投資收益,王淑玲強調,「這筆獲利是沒有現金流的」,因為沒有實際為公司帶進現金,因此這部分也會建議董事會不要當成股利配發出去。  今年上半年,台達電的獲利增加,主要來自一連串的調整,例如,在中國提高自動化的比率。  本刊記者曾採訪台達電吳江廠,幾年前,台達電就已能做到用機器人生產機器人,用上台達電的自動化設備,同樣一條流水線,能同時生產不同規格的產品,檢測、甚至摺紙箱等工作,都已由機器人取代。  另一方面,台達電也開始打入難度更高的電網市場。法說會中,海英俊表示,台達電已開始為三菱重工提供儲能系統,「對台達電是大的Break through(突破)」。  台達電以前主要做IT產品用的變壓器等產品,但這幾年開始切入高電壓的中大型系統,去年,台達電就打入俄羅斯5座足球場,提供300萬瓦容量的不斷電系統,這一次,台達電替三菱做更複雜的系統,能把太陽能、發電機和蓄電池結合。 海英俊表示,台達電不只做出系統,還要能跟電網去接,最後變成一個微電網,他透露,目前德國的太陽能發電廠對台達電的系統也有興趣,台達電也正在和台電合作相關計畫,「已經有初步的成功」,基礎建設是台達電目前最重要的商機。 調整產線 不怕美中是戰是和 海英俊表示,「下半年情況,第3季還可以」除了工業自動化目前狀況不明,台達電在風扇、被動元件,都有成長機會,「資料中心會成長,5G要看運營商」,但他也認為,5G基地台數量將增加4到5成,由於台達電是全世界最大的通訊電源公司,基地台數量增加的商機,「我們樂見其成」。  但他也坦言,台達電工業自動化部門業績仍有挑戰,因為大環境不佳,廠商對自動化設備的投資仍保守。但他表示,在2008年金融海嘯學到的經驗是,「研發投資不能停」,當時很多同業停止投資,但到了2009年,整個市場就出現4到5成的大成長。  現在這個時間點,是台達電分散布局的關鍵階段,無論中美未來是戰是和,台達電都已有解決方案。要尋找能抵擋美中貿易風險的投資標的,台達電是值得研究的選擇之一。 ▲汽車電子是泰達電重要產品,今年汽車電子不振,泰達電的獲利潛力尚未完全發揮。 (圖/陳俊松) 延伸閱讀: 避開中國賺更大!一份面對貿易變局的投資名單 中磊中國產能從8成變5成 輸美產品甩開高關稅噩夢 鈺齊越南比重超越中國 製造業績頻創新高

中磊中國產能從8成變5成 輸美產品甩開高關稅噩夢

中磊中國產能從8成變5成 輸美產品甩開高關稅噩夢

今年迄今,電信寬頻設備廠中磊股價最高點落在8月24日,達84元,漲幅逾29%。近期,法人給予中磊的目標價最高已達100元關鍵點之一,就在於中磊已經重返過去營收與獲利的軌道。  時序回到2018年,美中貿易戰火急速升溫,川普下令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徵25%關稅。當時,中磊有高達80%的產能在中國,且中磊的美國客戶即占營收比重高達40%。 因應貿易戰 加速建立第三地產能 也因此,在美中貿易戰如火如荼之際,再加上上游被動元件原料漲價,墊高中游網通廠的原料成本,導致網通廠的老牌資優生中磊,營收與獲利重挫,2018年營收縮水13.5%,EPS(每股稅後純益)也大減38%。  受到美中貿易戰與上游原料價格翻漲雙重衝擊,讓挺過金融風暴、3G與4G挑戰的中磊,慘跌一跤,中斷長達28年的獲利表現。  所幸,中磊總經理王煒迅速展開危機處理。王煒指出,去年8月,美中貿易戰開打,當其他同業還在找地設廠時,9月中磊就已經開始移動產線,所以當同業新產能最快要等到2019年1、2月才有貢獻時,中磊竹南廠的稼動率已大幅拉高,且透過二班制調度,讓竹南廠產值翻倍。如今,不光是竹南廠產能滿載,菲律賓廠也已開始出貨。 中國收益占比 從9成降至2成餘 為因應美中貿易戰,中磊很快就著手建立第三地產能,菲律賓產線已於2019年第2季中開始逐步貢獻營收,並積極拉升學習曲線來提升稼動率。「當美國2500億美元關稅打下來時,中磊台灣、菲律賓、中國的產能配置依序為20%、20%、60%,當3000億美元關稅打下來之後,中磊在中國產能占比只剩一半,台灣、菲律賓、中國的產能配置依序為20%、30%、50%。」王煒說,未來中磊還會持續擴新廠,包括第4廠和第5廠都在規畫中,新廠明年應該可以看得到。  也正因台灣產線主要以生產高毛利、附加價值高的產品為主,菲律賓則以銷往美國的產品為主,因此優化產品組合,高毛利出貨的占比調高後,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與稅後淨利繳交出亮眼佳績。  8月13日,中磊召開第二季法說會,公布2019年上半年營運成果,表現不俗。中磊上半年合併營收為131.8億元,年減13.6%。然而,受惠於較佳的產品組合,上半年合併毛利率達17.7%,較去年同期毛利率13%,大幅成長;上半年稅後淨利達3.9億元,較去年同期稅後淨利3.2億元,年增率達21%。  以股本24.5億元計算,上半年EPS達1.6元,高於去年同期的1.32元。此外,相較於去年上半年中國認列損益占稅後損益比率,高達98.88%,今年已顯著降至27.19%。  隨著菲律賓廠產能開出,未來美中貿易戰對 於中磊的影響性已大幅降低,接下來該公司也不排除繼續在第3地增設第4個生產基地,最快明年就會投產。王煒曾笑說,「回顧去年天天看川普推特,抱著美中談判結果睡覺,現在產能調配完成,營運不需暴露在如此風險下。」 延伸閱讀: 避開中國賺更大!一份面對貿易變局的投資名單 台達電加碼台灣 外資喊「買進」 鈺齊越南比重超越中國 製造業績頻創新高

鈺齊越南比重超越中國 業績頻創新高

鈺齊越南比重超越中國 業績頻創新高

製鞋大廠鈺齊—KY財報出爐傳出捷報,8月營收11.62億元,年成長36%,創下同期新高;前8月營收達84.79億元,年增25%,也創歷史新高。鈺齊去年EPS(每股稅後純益)5.1元,今年上半年EPS已繳出3.21元佳績,下半年營運同樣樂觀看待。  鈺齊主要營運項目為戶外鞋,占營收比重約87%,運動鞋則占12%,量產客戶達40幾家,主要因為戶外鞋具有少量多樣的特性,包括登山、攀岩、溯溪等不同功能,而鈺齊的客戶都是在各領域知名的大廠,尤其歐洲與美洲地區就占營收分別達5成與3成左右。 中國產區比重 從逾半降至3成 鈺齊今年的營收及獲利成長表現不俗,公司分析,一方面是整體運動產業發展持穩,另外一個重要關鍵就是,公司這幾年持續進行產能擴增,包括生產效率、自動化的運作等,可以歸功於規模經濟。 繳出好成績的同時,從日前鈺齊法說會上的資訊,也可以發現生產基地移轉已經見到成效。目前鈺齊除了在台灣雲林的營運總部,還有包括1995年在中國設立的福建泉州廠、分別於2005年、2009年設立的福建長汀、湖北襄陽廠,分別於2003年、2015年設立的越南河內、越南海陽廠,以及2013年設立的柬埔寨齊鼎廠。  鈺齊表示,每每進入一個新的國家,公司就要給新員工一些時間,讓生產效率逐漸改善。以2013年進入柬埔寨設廠為例,隨著時間推進,生產效率大幅提高,齊鼎廠的人均產值從2014年的2510美元,躍升至2018年的10110美元,未來還將持續拉升。  而在越南與柬埔寨廠區的產能皆持續增加之下,可以發現以往中國區產能比重最高的態勢已經轉變。2017年之前,中國區產值營收占比都超過5成,但2017年中國區產值比重已降至46%,同年越南區產值比重躍升至37.3%、柬埔寨16.7%。 到了今年上半年,中國區產值比重進一步降到33%,越南區則拉高至41.4%、柬埔寨25.6%。而中國區雖比重下降,但由於人均貢獻值較高,公司也不會退出中國。  法人指出,今年上半年越南區產能占比已經超越中國區、躍升第一大,檢視公司上半年獲利能力,集團合併毛利率、營業利益率已分別達到17.5%、9.2%水準,營收與獲利同創歷史同期新高,顯然近年來針對越南、柬埔寨等非中國產區的擴產效益已逐步顯現。 東南亞擴產見成效 營運長線看好 鈺齊指出,基於產業特性及季節因素,單月營收波動都有一定軌跡可循,因此觀察單月營收年增率變化,比月增率更有參考價值。每年6、7月為秋冬季鞋款出貨高峰,今年6、7月合計營收高達27.69億元,遠高於去年同期22億元,就是一個觀察指標。  法人認為,由於柬埔寨齊鼎廠至明年底免稅,營收比重拉升有利於集團所得稅率下滑,此現象會反映在下半年財報中。由於柬埔寨廠人均產值持續進步,下半年生產比重也將持續拉升,新舊客戶訂單強勁,加上經濟規模擴增,明年的春夏鞋款將從今年10月陸續出貨,預期將優於剛出貨的秋冬鞋款,下半年也將呈現淡季不淡。此外,觀察鈺齊董事長與總經理,自2012年掛牌以來,就持續買進自家股票,也顯示看好公司未來長期營運。 延伸閱讀: 避開中國賺更大!一份面對貿易變局的投資名單 台達電加碼台灣 外資喊「買進」 中磊中國產能從8成變5成 輸美產品甩開高關稅噩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