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解析香港危機

范疇長年關注中共政治經濟運作,他認為,中共不會輕易讓香港垮掉。重點是,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仍在,眼下局勢不知會如何收場?

香港這把火 燒出台灣對中國的三個誤判

香港這把火 燒出台灣對中國的三個誤判

「可能有1天你連香港都不敢住!」知名時事評論家范疇在4月說這句話時,別人當他是怪物。但6月9日以來爆發的「反送中」大遊行至今,局勢演變愈來愈激烈,范疇說,「我今天只是不好意思再問朋友:老兄,現在香港你去不去?」 反送中運動自6月9日起邁入第11週,週末大遊行不間斷,香港警方與抗議市民多次發生暴力衝突,1名少女右眼遭擊中事件,讓大批港民怒火上升致癱瘓香港機場。香港機管局8月12日起宣布取消航班起降,「戒嚴」謠傳聲四起,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更在當日上傳「大批武警車隊深圳集結」影片,地點離香港僅9公里外,引發美方強烈關注。 台灣3個誤區 勿把中共與中國等同看待 港警不斷在封閉空間發射催淚彈,受傷港民竟憂心個資外流而不願就醫,這場「無大台」(沒有運動領袖)的衝突,只有升高沒有喘息。香港富商李嘉誠16日以「1個香港市民」的身分,再度引述他3年前對旺角騷亂的呼籲詞「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刊登廣告,有港媒解讀,這是勸告武則天不要把自己的子女趕盡殺絕,暗諷特首林鄭月娥的作為。 長年關注中共政權的政治經濟運作,范疇說,這30年來,香港作為中國對外關鍵窗口,稱得上中共體外「葉克膜中的葉克膜」,除非中共想同歸於盡、向香港民心宣戰,否則不會輕易讓香港垮掉。重點是,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仍在,眼下局勢不知會如何收場? ▲示威者拒絕暴政, 訴求「這一代人, 要讓香港,成為香港人的香港」。(圖/達志) 范疇認為,香港富人已經感到恐慌,萬一香港街頭死10個人,香港金融地位就垮了;台灣金管會只是不敢說,但都在默默準備。香港一旦產生崩盤土石流,未來台灣候選人也會被迫針對香港議題表態,包括懸在立法院的《難民法》要不要通過? 美國《時代》雜誌曾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習皇帝」(Emperor Xi),但范疇認為,從香港問題透視中國,中共政權非皇朝制度,習近平掌握的是幫派而非皇朝,所以,台灣的第一個誤判,就是沒認清中共因幫派本質而「地盤無上限,手段無底線」。 「台灣人腦子想不到,香港人也想不到,」范疇形容,黑幫搶地盤思維是要贏者全拿,而這種手段新疆人老早就看清楚了,部分中國有識之士看著今天的香港和台灣,都會感到可憐,「就像人類看到豬啊、狗啊一樣,早就知道未來的命運會怎樣了」。 再者,把中共視為一個整體,是台灣對中共思考的第2個誤區。他認為,中共的幫派特質來自派系組合,所以中共具人格分裂情況,針對不同事件,採取的作法不同;基於這個道理,「萬一中共會解體,將是來自家族內鬥」。 第3個誤會,就是把「中共」等同「中國」看待。「如果你在台北101大樓前面拿1塊牌子寫『國民黨不等於台灣』,可能會被笑」,范疇用「台灣兩大黨都不等於台灣」來對比中共與中國的從屬關係。范疇說,中共花了很長時間才明白,國民黨不代表台灣,他甚至樂觀認為,美國快要認清這個本質,而我們或許40年後,有機會在天安門廣場上舉牌「中共不等同中國」。▲習近平(右)不會 想讓香港垮掉, 川普(左)想的是要鬆動中共一黨專政。(圖/達志) 3件大事環環相扣進入急診期 台、美總統大選、中共20大 「台灣已經到了1個非常關鍵的時間點,」范疇憂心地說,台灣明年初總統大選、美國明年底總統選舉、3年後的中共20大,這3件大事互相影響,甚至將「互有因果」,因此台灣應意識到自己正處於「急診期」,他表示,「台灣若被世界視為1個扶不起的阿斗,那麼世界就不會尊重台灣最終選擇的國家定位。」 范疇分析,美國的意圖分幾個層次:第1、避免中國威脅世界霸權地位;第2、鬆動中共一黨專政;第3、讓中共垮台。倘若美國民主黨、共和黨,及其國會、白宮都達成共識,視中共為腫瘤,那腫瘤處在可切除的第1層次,還是避免惡化的第2層次,甚至是從人道升高到各種制裁的第3層次?針對任何1種層次的變化,台灣都要有相應對策。 國際上對美元、港元有信心,卻不信任人民幣;國際上不承認台灣的名義,但實質上提供護照免簽。范疇提醒,台灣人要對這點很清楚,否則很麻煩,「主權就跟貨幣的價值是一樣的,你知道嗎?大家信任你就有,大家不信任你,你就什麼都沒有。」 美國副總統彭斯曾說,「台灣對民主的擁抱,為所有華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副總統陳建仁曾引述並延伸說,台灣確確實實是印太地區的民主燈塔,對於這樣的成果,我們必須好好珍惜。 實際上,彭斯還強調美國政府雖持續遵守3個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所反映的1個中國政策,但坦承過去對北京政府太輕忽,高調批評中國方面從安全到貿易等各領域都展現侵略態勢。范疇解讀,美方樂於幫助中國現代化,但批評中共政權,台灣應該要更有志氣,真正成為中國民主自由的燈塔。 ▲戰略作家范疇,持續為中美大戰下的港、台把脈。(圖/潘重安攝) 「我覺得人要生一場大病,死裡逃生,才會對人生有體悟,台灣吵了這麼多年的主體性,其實是1個哲學問題,也是心理問題,」范疇認為,誰都有理想,但「你(台灣)進了急診室就不要先談什麼養生復健,急診期就是要注重生命跡象!」 只是,范疇對台灣選民仍感到失望,每次選舉都上演各種茶壺裡的風波,都是自己人在鬧。「(對美國)不掉隊、(對中共)不插隊、(對台灣)除肉桶、(對人民)固社區」,范疇提出對台灣最有利的「12字訣」,一方面掌握美國提供的機會窗口;二方面不要把台灣推到習近平面前搶先被處理;再來去除政府內的利益腐肉,並且緩解社會人際交流。「台灣本來就在中共待宰的名單上」,但香港發生「反送中」激烈抗爭,范疇警告,香港自己把位置推到台灣之前了,台灣別主動去插隊。 台灣最有利的選擇 對美不掉隊,對中不插隊 台灣不必上街爭取「雙真普選」,已擁有民主投票機制,但范疇認為台灣理性選民比例太低,「也不指望2020選民做出的決定是基於理性」。他分析,老共和老美會出重手強迫台灣選民選邊站,萬一美國方面邀請台灣政治人物到國會演講,或是把航空母艦停靠高雄,不意外就是出於美中大戰的大動作。 范疇最近開始倡議「平行政府」,要利用民間力量彙整那些四處發散的議題,收斂成對官方產生實質影響力的意見。 「我致力打造1個解決方案,」范疇說,他希望在這個路徑裡,深綠、深藍族群都可以安身立命,找到要追求的東西,親共的也有贖罪方案、有個下台階;至於美國,也無礙其霸權利益。儘管這個方案恐被譏為「天方夜譚」,范疇仍覺得要努力實現。 ▲台灣民眾強力聲援「退無可退」的香港。(圖/攝影組) 延伸閱讀: 中共就愛「藍綠廝殺剩愚民」 范疇:台灣人別中計了! 「統獨」是中共、藍綠的陽謀 范疇建議:台灣國策為「反併吞」 少往臉上貼金!習大大最關注的並非「台海僵局」 范疇:台灣別去插隊 中美攤牌台灣掛急診 未來3年該如何自保?

時事評論家范疇憂心台灣 對中國感情很複雜

時事評論家范疇憂心台灣 對中國感情很複雜

兼具多國背景的范疇,畢業於新加坡國家初級學院、台灣大學哲學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哲學碩士,並曾於美國、新加坡、台灣、中國創業逾30年,連續出版8本談論中國、台灣前途的書籍,也經常在政論節目評論時政。 父親是已故台大校長傅斯年的機要祕書,范疇童年記憶對國民黨有一種說不出的厭惡。雖然父母曾將他送進貴族學校「新民小學」,但身邊同學的家庭都比范疇有錢,明明心算考第1名,老師卻把獎狀頒給有錢人家的同學;隔年因搬家轉學到西門國小,卻又因為繳不起課後補習費,課後被叫去掃水溝,身邊同學有一次被老師強迫他把頭塞進抽屜裡,范疇氣到打電話去教育部舉發。 談起成長背景,除了愛打抱不平,范疇不諱言自己愛逃學,差點無法從台大哲學系順利畢業。但他的第一志願就是讀哲學,甚至憑一己之力撰寫出一篇13頁的英文論文,申請到紐約哥大全額獎學金,跌破大家眼鏡。 哥大畢業後,范疇在在紐約市多家報社擔任記者,而對中國的理解是一步一步的,范疇說,他到了中國以後,才真正理解中國;因行業關係,所以范疇有機會在搖滾區觀看擂台賽。他認為,中共派系很複雜,但不全是壞的,旅居中國超過20年後,「對中國的感情很複雜,所以說一定要把中共和中國區隔開來看」。 范疇強調,自小對威權體制就不能忍受,「我管你是中國、還是台灣、還是美國」,那些常把愛台灣、關心台灣放在嘴邊的人又如何?「不要把自己說得那麼高尚,就算我今天是索馬利亞人,我也做一樣的事情(路見不平)。」他曾在公開演講中強調,他出身在台灣,只擁有中華民國國籍。 延伸閱讀: 香港這把火 燒出台灣對中國的三個誤判 有錢人避險優先 千億美元悄悄外逃香港中 香港非常時期 政治判斷擺第一

有錢人避險優先 千億美元悄悄外逃香港中

有錢人避險優先 千億美元悄悄外逃香港中

6月9日起,香港發動反對《逃犯條例》抗爭至今,情況愈演愈烈,警民衝突層次升高,機場一度停擺。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中共是否以維安為由,讓武警進入香港?六四鎮壓是否重演?均為全球關注的焦點。 萬一風吹草動,高達香港GDP(國內生產毛額)900%、香港所有銀行3兆美元的總資產,一旦鬆動,勢必牽動千億美元資金的流動,此類「無聲無息」的資金出逃,絕非銀行門口的排隊擠兌,威力卻大過百倍千倍,挑動金融市場最敏感的神經。 8月11日,多家媒體拍到中共武警在邊境集結的照片;8月12日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稱香港示威者「已經構成嚴重暴力犯罪,開始出現恐怖主義苗頭」,外界研判是在為入港找藉口,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在媒體上傳大批武警車隊深圳集結的影片;8月13日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提到,美國情報部門掌握到中共兵力向中港邊境集結,「希望不要有人受傷,沒有人遭到殺害」。 武警一旦介入 一國兩制招牌動搖 3則訊息都證實中國軍警在邊境集結,川普的推特表面上是警告中共,另一層意思,卻是指向不排除中共動武的可能性。同日,香港末代總督彭定康在BBC節目表示,結束局面的唯一途徑是港府有所作為,開始政治和解進程,「如果中國強行干預,將會出現災難局面」。 香港示威抗議11週以來,最好的解方是港府自己解決,最不好的結果是中共介入、甚至武力介入。但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港警的做為,先是讓外界認為她沒有權力做主,要看中國的意思,已有中國插手的陰影,接著,又看到中共武警集結,武力介入的可能性升高。 依據《香港基本法》,中共派遣軍隊以外的其他執法力量(包括武警),進駐香港協助維持社會治安,並不違背「一國兩制」;然而,多數人的觀感,只要中國公安或武警進入香港有所行動,香港一國兩制的界線就已經模糊化,可說是「從世界的香港,變成中國的香港」重要的轉捩點。力保香港支點 中國能否守住金流樞紐? 中共在深港邊境集結武力,恫嚇意味濃厚,且香港金融對中國極為重要,中國何必拿石頭砸自己的腳?然而,武警以維安之名進駐,甚至於鎮壓,並非不可能,掌權者或奪權者為了自身的利益,甚至九死一生的關頭,放棄國家利益,當然可能。在中國經商多年的評論家范疇稱之為「手段無底線」—不要以常理猜測黑幫性質的共產黨會怎麼做。 事實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以來,強硬集權、擴權,對新疆、西藏的監控,對人民的管制緊縮,都已經超過了歐美各方專家的預測,香港問題上,中國武力介入,到底是黑天鵝或灰犀牛?見仁見智,但不管風險權數大小,都必須納入可能,有因應的方案。 香港是全球第3大金融中心、全球第4大外匯市場,更是中國對外金流的樞紐。不管是全球投資中國、或是從中國投資全球,香港是最重要的直接投資中心,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結算中心,港股更是中國企業及A股與世界接軌的橋梁,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絕非GDP僅占中國的2.6%,香港金融市場的震盪,絕對是敲動中國金融穩定性的最大槓桿。 香港獨特的國際金融業務,靠的是制度,背後是對其英系法治系統的信任。然而,此次示威過程,民眾對港警公正及指揮系統,已經不信任;且匯豐銀行、國泰航空行政總裁,近期雙雙下台,外界揣測和中共勢力介入有關,形成國際級大企業難測的風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地基已悄悄鬆動。 而停泊在香港各銀行的總資產達3兆美元,是GDP的近9倍,當外界開始質疑背後的法治系統,當然會聯想到近年來,在中國的資金匯出受限,個人資產首當其衝,企業的金融操作次之,最後連企業貨款收付都限制趨嚴,這種現象一旦出現在香港,將造成金融恐慌。 8月中旬以來,港幣隔夜拆款利率由最低0.36%,飆到8月16日的1.97%;3個月期的港幣拆借利率Hibor與倫敦美元利率Libor,利差也在擴大,顯示港幣資金趨緊。 港幣港股弱勢 樓市成交量急凍 2019年以來港幣兌美元經常在7.85的弱方保證徘徊,作為港幣聯繫匯率調節的銀行結餘款降至542億美元,較2015年高峰4200億美元大幅下降,值得注意的是,MSCI(明晟)將A股納入指數,並陸續調高權重,引來外資被動性加碼A股,大部分在香港操作,已帶來大量美元,如果沒有MSCI引進資金的騰籠換鳥,香港的資金外流肯定更加嚴重。 而香港經濟三大支柱,金融、地產、消費,都受到重大的打擊。金融最嚴重就是信心危機、資金外流;消費的衝擊不須多說;至於地產,香港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最新數字188.22點,已連跌3週共0.64%,最近6週的累積跌幅為1.19%,雖然不大,但是「量先價行」,成交量才是指標。 根據香港土地註冊處的資料,住宅在6月分的銷售量下跌超過43%、至4627套,為4個月以來新低,7月的樓市成交繼下探,成交合約件數、成交總值各衰退21.1%、32.4%,成交總值降幅大,顯示大型物件成交急凍。避險考慮 資金撤出另覓避風港 台商在香港,也有大量的資產,直接投資的窗口、資金調度的中心,都以香港為中心;另一方面,香港的企業稅僅16.5%,且遺產贈與稅為零,台灣人的財產又不受CRS(共同彙報標準)約束。據估計,台商及個人約有5000億美元停靠在香港,近期局勢,已經到了要為「資產安全」做出行動的關鍵時刻。 站在分散風險的角度,無論中國武警是否入港,此次示威已凸顯出中國對港府的影響力;萬一武警入港,更是中國介入的明顯指標,對企業、金融界的干預,力度及機率都上升;而且川普已將香港和美中貿易協議掛鉤,更是加大中國的壓力。 再從金融現實面的角度,中國政治局勢緊繃,經濟下行壓力大,又要應付香港問題,如果再發生如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勢必要付出很大的力量,等於是內外雙重夾擊,這又是在30年高速成長、美中貿易戰的背景下。由香港示威所衍生的種種極端猜測,包括放棄一國兩制、港幣放棄聯繫匯率、港幣改釘人民幣、動用香港的外匯儲備救急等等,不是不可能,而且機率在上升中。 就如同美中貿易戰至今,製造業供應鏈撤離中國,一定是安全性重於利潤的產品,先行撤出;接下來是對中國依賴較深者,會部分撤出,分散供應地。 這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放在香港的金融資產,高資產、重安全性高於收益率及節稅的超級富豪,早就陸續撤出,前往新加坡及歐美;接著,中小型規模,也會調整資金在香港的比重,分散到其他地方,台灣是考慮之一。 香港動輒百萬人上街,是民心的展現;金融市場資金無聲地出逃,是另一股用腳投票的力量。簡單講,未來重要的指標有3:中國武警動向、美國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及《美港關係法》的動向。 延伸閱讀: 香港這把火 燒出台灣對中國的三個誤判 時事評論家范疇憂心台灣 對中國感情很複雜 香港非常時期 政治判斷擺第一

香港非常時期 政治判斷擺第一

香港非常時期 政治判斷擺第一

中國人民銀行公布7月分社會融資數字為1.01兆元人民幣(以下同),比預估的1.625兆元少,也比去年同期少0.21兆元。7月新增銀行貸款1.06兆元,預估1.28兆元,比去年同期少0.39兆元;7月貨幣供給M2成長8.1%,比預估的8.4%低,也比6月的8.5%低,為了維持人民幣匯率不要貶太多,中國人民銀行正在控制貨幣發行,極力避免超額發行貨幣導致的匯率不穩。 目前美中貿易戰已經進階到金融戰,要再回到2017年以前的狀態,愈來愈不可能。也許為了聖誕節的消費平穩,為了讓各家供應鏈有序撤出中國,美國會暫時延後關稅課徵的時間,但這只是換取下一波攻擊部署的時機,等到美國與歐日新的貿易協定談定,關稅大棒還是要下,屆時人民幣繼續貶值破7的趨勢還會持續。 關稅大棒遲早會砍下 人民幣貶值趨勢仍將持續 人民幣破7的同時,匯豐控股的管理層突然無理由相繼離職。8月5日,一向主張擴張中國業務的執行長辭職,接著大中華區行政總裁跟著跳船,匯豐決定遇缺不補,還有一個跟著閃人的是亞洲區風控長,匯豐控股發聲明:與華為的伊朗交易沒有關係。以常識猜測,匯豐過去幾年的業務一定存在爭議,且與中國有關。 目前匯豐是香港3家港元的發鈔銀行之一,如果未來港幣改釘人民幣,匯豐還會不會繼續是發鈔銀行?還能不能繼續管理部分香港的外匯存底?投資人不得而知;但是匯豐是否藉由購買美元票據的形式,貸款4000億美元給中國當外匯存底,市場傳言繪聲繪影。 就企業管理的角度看,如果只是華為伊朗交易案,頂多風控長督導不周,走1個人即可,如果往上到執行長與分管區域負責人都必須一起走人,那應該是更大的原因。 就交易的角度來判斷,匯豐(HSBA LN; HSBC US)有可能是可以當作港幣改釘人民幣後放空港元的替代標的,理由有二;如果謠言是真,匯豐有可能收不回這4000億美元的貸款,因為金額太大,大到執行長才有可能批。 另外,匯豐在英國與美國都有上市,港幣若被迫改釘人民幣後,港幣可能消失自由流通的特性,在香港的放空所得可能無法離開香港,但是在英美放空就沒有這個問題。過去1個月,匯豐最大跌幅12%,這個跌幅比起未來的巨變,可能只是小菜而已。 香港的反送中示威遊行蔓延到香港機場,香港機場被迫取消航班。股市這樣反映,鄰近的廣州白雲機場(600004 CH)衝到歷史高點,深圳機場(000089 CH)也出現漲停,能不能追價,很難講;會到香港的旅客不一定會到深圳、廣州,能因此分流多少要再觀察,如果香港往後出現外國人的大規模撤退,也不容易轉進深圳與廣州。倒是國泰航空(293 HK)的經營權歸屬,可以研究一下。 目前英資太古集團持有45%,中國國航(753 HK)持有29.99%,卡達政府基金持有9.98%,這家公司跌歸跌,市場上要買到足夠的量並不容易。▲國泰航空被中國當局施壓,其經營權歸屬也引起議論。(圖/達志) A股權重調高 資金行情還能撐多久? 中國政府藉口國泰航空人員參加香港反送中示威,要求國泰航空所有飛中國的航班,都必須提交人員身分,否則不准降落;目前國泰航空有3000多人參加過示威活動,要找到中國政府可以接受的飛行組員名單已經不容易,繼續玩下去,英國的太古集團手上的45%股權,在中國政府追求(航空)主權完整的大方向下,被迫吐出來的可能性不小。 目前太古A(19 HK)市值約700億港元,國泰航空45%的市值接近200億港元,如果你的資金短期內沒有要從香港與中國出來,太古A可能未來也許有一筆特別股息可以發,想找個保守標的收股息,這檔可以考慮。 MSCI(明晟)宣布調高中國A股在全球新興市場的權重,從10%提高到15%,市場預期可能在2019年11月就會上調權重至20%,就在這香港可能準備關門的日子裡。 至8月14日為止,外資持有A股1.01兆元人民幣,其中貴州茅台創歷史新高,市值高達1082億元人民幣,單一個股市值超過外資總持股的10%;1.01兆元人民幣以1美元兌換7元人民幣概略估算,大約是1443億美元,香港的外匯儲備在2019年7月總額是4485億美元,外資的持股都是由香港透過滬股通與深股通買的,換算香港簿記在帳上的外匯存底,就是1/3。 外資持股逾外匯存底3成 最怕流動性出了大問題 接下來的可能性,就是鬼月的鬼故事了。一旦港幣被迫改釘人民幣,喪失自由流動的特性,MSCI先前因為流動性疑慮消除而增加的A股權重是否有可能從15~20%再調回零?這群已經進入A股的外資,大部分是被動式的ETF,它們的業績比較基準如果改變了,要不要不計代價賣出離場?如果這1兆元人民幣市值的股票要離場,A股準備殺到什麼點位? 如果香港的外匯存底已經如謠言所說被匯豐用完了,這群外資無法離場出中國,那外資在其他市場勢必殺股票取得流動性應付贖回,那麼其他市場的股票得跌多少?股市投資人一定要關注國際政治發展,光看經濟與個股基本面是絕對不夠的。 延伸閱讀: 香港這把火 燒出台灣對中國的三個誤判 時事評論家范疇憂心台灣 對中國感情很複雜 有錢人避險優先 千億美元悄悄外逃香港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