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台灣財富新廊道

去年開始,一條跨過太平洋的新航道再次浮現,串連美國的軟體和服務,台灣的研發、整合,再跨過南海,擴散至越南、印尼甚至印度的製造基地。這條路線上,資金開始洶湧奔流,我們看見,美國頂尖大學在台投資研發中心,台商在台中測試先進製造設備,準備移往越南。明年開始,美國政府還要向台灣年輕人招手,吸引年輕人到美國等國家實習。

貿易量創30年來新高!直擊台美甜蜜熱戀中的5大證據

貿易量創30年來新高!直擊台美甜蜜熱戀中的5大證據

過去1年,台灣經濟已經走到了30年來,首見的轉折點。 當美中貿易戰走向白熱化,外界看衰台灣經濟,但美國卻正在加大力道,重新連結台美經濟。這股力量,將影響台灣未來10年的經濟發展,帶來過去完全沒想到的新機會。 過去30年,台商早已習慣美國接單、中國出貨的貿易形式,現在已經開始轉變。悄悄地,過去半年,AIT(美國在台協會)對台灣的態度也變了。 「以前,美國和台灣關係冷淡的時候,台灣官員是不會到AIT的」,1位30年經驗的貿易代表觀察,當時雙方只能約在北美事務協調會見面,那是台美關係的低點。 但是,今年我們看到,AIT每天都在參加活動,工研院院慶、資策會會慶,甚至是數位內容廠商台灣智崴公司的活動。 ▲7月25日,本刊專訪美國在台協會經濟組代組長羅峻平,談台美經濟的新變化。(圖/彭世杰攝) 美國官員一下子在台南,看好南台灣成為高科技重鎮;一下子又在工研院,要和工研院在智慧機械、智慧製造、循環經濟領域,加深合作。在今年經濟論壇上,AIT官員更重批中國扭曲市場,反覆表示有意加深和台灣的經濟合作。 台美經濟會往哪裡去?為了找出答案,7月25日我們走進美國在台協會在內湖的新大樓,專訪美國在台協會經濟組代組長羅峻平(Michael E. Pignatello)和文化新聞組發言人孟雨荷(Amanda Joy Mansour),了解美國政府對台美經濟未來走向的看法。 第1家走進AIT辦公室的財經媒體 《財訊》見證台美經濟合作的熱度 《財訊》雙週刊是美國在台協會搬到內湖後,第1家來採訪的財經雜誌,本刊從行政人員走的大門進入,通過一處跟機場一樣戒備森嚴的安檢門後才得以進入,現場沒看到傳說中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大部分還是講台語的AIT警衛人員。 走入大門,左邊牆上馬上看到大幅的川普照片向你微笑,右手邊掛著AIT收藏的台灣藝術家的巨幅書法作品;由於內部管制森嚴,我們只在最外圍的圖書室採訪,其他地方也不開放拍照,就連手機訊號進門之後,也幾乎不通。據說連興建這棟大樓的建築工人,都是從海外特別調過來。 證據1:美商頻加碼,和台灣一起拚經濟 「為什麼美國在台協會今年特別活躍?」本刊記者問。羅峻平表示,除了因為今年是《台灣關係法》40周年,美台經濟的熱度,也是有史以來最高。 過去1年,美國大公司紛紛宣布在台投資成立研發中心。8月初,在台北捷運亞東醫院站旁,遠東通訊園區裡谷歌將進駐的新辦公大樓,這1天,玻璃帷幕外牆剛剛完工,正在陽光下閃耀,反映谷歌不斷在台灣擴編的龐大人力需求。 今年初,谷歌副總裁Rick Osterloh證實,台灣已經是谷歌在亞洲最大研發中心,員工人數超過2000人,分散在101等地。未來這棟新大樓落成後,谷歌在台灣的員工人數,還會再向上攀升,甚至翻倍。 6月27日,美國晶片大廠高通公司也宣布要在竹科興建研發中心,要把5G測試、多媒體和行動AI三個研發中心放在這裡。 過去5年,高通頻頻在中國設合資公司,今年卻轉變方向,開始投資台灣。「台灣一直都是美國重要的製造和研發夥伴!只是過去中國挾『市場』以令諸侯,台灣慢慢被邊緣化;但現在中國站在(美國)對面,台灣的地位一定會相對重要,除非台灣選邊站,選了中國!」一位高通主管如此評論。許多美商投資,會跟著帶動台灣產業。今年6月,應材新廠落成,應材總公司不但董事會成員來台,執行長還帶著技術長拜訪工研院,「未來自駕車的時代,汽車的玻璃就是顯示器,許多新材料將會有機會,應材跟台灣有許多合作空間」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機械產業也透出消息,應材正在跟台灣廠商接觸,培養新一波供應商。 羅峻平表示,「美國政府對產業政策參與沒那麼多,我們讓市場決定,企業會決定要怎麼做。」愛達荷州亞太區辦事處代表顏銀德則解釋,在美國,政府單位主要扮演協助者的角色,建立平台,而不是告訴企業「你往這裡走!」 羅峻平觀察,「今年我們看到很多台灣半導體公司參與先進製造論壇,農業和汽車、5G產業的公司也有,台灣在5G領域是走在前面的。」美國商會也表示,美商對在台灣尋找AI、IoT、5G等產業人才很有興趣,對台灣政府推出的5加2產業「反應相當正面」。 證據2:台灣重定位:研發與製造整合中心 而且這一次,台灣是以「研發」和「創新中心」的角色,重新回到舞台中間。顏銀德觀察,美國高科技公司選擇投資台灣,是廠商依自己的策略決定,台灣在半導體設計和生產製造,「完整的產業生態及競爭力,在東南亞地區看不到有競爭對手。」他觀察,東北亞的韓國是由大財團及政府大力主導,台灣經濟開放程度高,自然成為半導體相關投資的首選。 訪談過程中,自動化是我們一再聽到的關鍵字,也是台灣業者的新機會。例如新漢,他們抓住美國要發展先進製造的機會,打進美國相關產業鏈。 ▲今年美國應材新廠落成,不但應材總公司董事會移到台灣開,董事長(左3)還率團拜訪工研院整整一天,顯示未來將有不少合作計畫。(圖/吳尚哲攝) 美國是以州為單位,設有先進製造委員會,串連每個州相關的系統整合業者,新漢不只在加州設立了一條生產線,也跟愛達荷州的大學合作,透過大學的人脈,一面培養人才和技術,一面打進各州的先進製造產業,他們發現,美國的車廠已準備要從自動化跳進「智慧化」,新漢有機會能打進美國大客戶。 廣達今年和美國的技術合作也格外積極,今年7月17日,廣達宣布和MIT第3次簽約合作,瞄準智慧醫療,聯合美國麻省總醫院、哈佛、廣達和台灣的醫院,成立智慧醫療聯盟。這正是當前台灣和美國之間最熱門的合作項目。 證據3:美國將開放台灣年輕人赴美實習 羅峻平透露,明年美國在台協會將推出人才交流聯盟(Talent Circulation Alliance),這個平台將讓台灣的年輕人,就算沒有留學經驗,也能去美國實習、工作。 孟雨荷說,他們觀察,台灣面臨腦力流失(Brain Drain)的挑戰,因為人口將會縮減,「你更需要堅持投資年輕人。」 羅峻平解釋,「作法還在討論,除了實習,也可能包括在職訓練,但已有很多跨國公司表示有意願協助,台灣、美國都有,所以我們非常樂觀,這會為台灣的大學及研究所畢業的年輕人,創造很多新機會。」羅峻平表示,「我們想做的是,讓台灣產業過去的成功,在數位時代再次發光發熱。」 這個交流計畫參與的國家不只美國,「人才交流計畫是跨經濟體的,除了台美,還會包括各個想法相似的(Like minded)的經濟體,大家共享開放市場的原則,願意讓人才去追逐機會。」羅峻平說。 證據4:美國打造平台 拉台灣公司投資 7月17日,美國財政部主管國際市場的代理助理部長蘇騏(Mitchell Silk)17至18日率團訪台,他的任務之一,是和台灣討論新合作計畫,打造新平台,投資國際基礎建設。 「像上個月,我們就有來自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PIC)的高階主管,拜會台灣政府。」羅峻平說。他認為,台灣的工程公司有海外施工經驗,美國也有進行開發金融的經驗,他認為,如果美國和台灣的民間企業能合作投資,一定會產生更大的綜效。 他解釋,OPIC除了募資,本身也投資基礎建設計畫,投資項目可能包括興建水壩,私人公司難以獨力完成,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和其他國家,創造出一個開發金融的平台,「私人公司會看到,還有其他人一起幫助降低風險,提高私人公司參與的信心」羅峻平說,「如果參與各方願意,就會公布計畫,讓民間企業參加。」 台經院APEC研究中心國際事務處副處長周子欽認為,這種模式對保險公司會有吸引力,因為基礎建設通常有穩定的報酬率,中國領頭的一帶一路在東南亞近期出現不少挑戰,在柬埔寨,中國工人蓋的大樓倒塌,所有相關計畫暫停。如果美國願意搭建平台,則美、台企業分享基建商機,也是可考慮的機會。 ▲谷歌在台人力不斷擴編,在亞東醫院站附近興建的新大樓(左圖)完成後,部分樓層將成為谷歌的新辦公室。(圖/攝影組) 美國在台協會也正在推動一個名叫新創歐普斯(STARTOPPS)的計畫,他表示,台灣和美國將合作在東南亞建立一個新創公司合作的網路。他們委託台灣公司在越南和柬埔寨等地建立新創公司合作網絡,把台灣創業團隊送到東南亞,讓當地社群學習台灣的創業文化。 台灣有很好的新創文化,但因為缺乏國際參與的管道,少了很多合作機會,羅峻平表示,「我們希望世界各國的公部門,想找夥伴的時候,我們希望他們要想到台灣」孟雨荷說。台灣和美國合作,能向各國展示,台灣建立成功新創公司的方法和成功經驗。 證據5:美國帶台灣新創企業前進東南亞 而這幾項改變,只是開始;台美之間,還有許多重要問題待解決。 周子欽表示,現在的美中競爭「本質是經濟競爭,台美之間需要更緊密的經濟關係」。在台美經濟升溫之後,下一步應從《台美投資協定》開始,保障雙方互不歧視對方公司,一旦成功,就可以進一步討論《台美自由貿易協定》,「有錢大家賺,對台灣好,台灣才更有本錢抵擋中國的金錢攻勢」。國發會副主委鄭貞茂則指出,當時阻礙台灣加入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問題,連結美台經濟的障礙,大部分已解決,若要簽署台美自由貿易協定,法規環境已大致就緒。 去年受邀擔任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訪問學者,在華府訪問8個月的匯理公司董事總經理譚耀南說,美國政治圈去年通過加強版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未來哪些技術不能出口中國,定義會更嚴格,美中之間的摩擦「你看到的只是前菜,主菜還沒上呢!」惟華盛頓政治圈對中國政策,仍有許多爭論,台商不能大意,「中長期還有很多未知數」。 台經院台灣歐洲中心主任葉基仁則表示,未來全球貿易可能從WTO多邊協定為主,走向各國各自簽訂雙邊協定的新態勢,因此,各國都在尋找合作夥伴;不只美國,最近英國脫歐,英國有意向外拉幫結派,歐盟也怕台灣被拉走,近期頻頻拜訪台灣,尋求合作,台灣機會很大。 美中衝突的現狀下,台美貿易應會快速升溫,台灣應該在世界秩序大轉變時,沉著布局,現在正是最關鍵的時刻。 延伸閱讀: 台美產業連結:聚焦半導體、航太、製藥業 台美人才連結:管制中國投資,歡迎台灣赴美 麻省理工、柏克萊大學共同進駐的超級研究中心 藏身在北科大幕後? 美台連結浮現的投資機會 長線買「台灣發達股」

台美產業連結:聚焦半導體、航太、製藥業

台美產業連結:聚焦半導體、航太、製藥業

「今年以來,向我們詢問智慧產線的企業變多了,尤其是在台灣設置示範產線,成功後再複製到東南亞去的需求。」工研院智慧機械科技中心副組長彭達仁觀察到,去年以前,智慧產線的需求多半來自升級台灣的既有產線,今年轉為在台灣設示範產線,再複製到東南亞,這種轉變和貿易戰導致的生產基地移動有關。 至於今年有沒有台商要去大陸呢?彭達仁停頓了2秒鐘,「嗯,今年完全沒有接到要去大陸設產線的案子。」的確,這種時候誰要去中國呢? 示範產線 擦亮台灣製造招牌   工研院在台中精密機械園區內,耗資4億元設有1條智慧製造示範產線,2018年12月才完工,使用的精密機械、系統整合、機械手臂、自動控制產品,全部都是來自台灣企業。一方面示範給各產業看,智慧機械有哪些運用,提供業者打樣;同時也開放國內外客戶參觀,展現台灣的製造實力。 這波台商回流的熱潮,也加持智慧製造的需求。例如,已經成立35年、國內第1大飛輪健身車廠期美科技,原本在中國生產跑步機、飛輪,因應美中貿易戰,去年底就結束中國廠,回台投資新廠,預計今年營收將倍數成長,達到44億元。新產線如果順利運行,也可以複製到東南亞,畢竟管機器比管人單純多了。 然而,期美更長遠的企圖心不止於成長1倍,公司最近和工研院簽約,將在台南打造首座健身器材的智慧數位工廠。新廠占地3000坪,將引進智慧製造管理系統、彈性模組化生產線、自動倉儲系統、無人搬運車、智慧監控系統等技術,預估3~4年完成全廠建廠,營業額估計可達150億元規模。▲半導體設備零組件及耗材 將受惠於貿易戰轉單。(圖/資料室) 台灣的人力、土地成本都遠高於東南亞,一定是要做高附加價值的產線,除了前述的示範產線,是為了複製到東南亞;還有一些「對成本不敏感」、「對安全很敏感」的產業,會直接在台灣落地生產。 今年6月,半導體設備廠、美商應用材料,啟用花30億元建造的南科新廠,包括副總統陳建仁、AIT(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都受邀出席。酈英傑指出,企業投資台灣,智慧財產權是安全的、營業祕密受到保護,美國主要科技大廠都在大力加碼投資台灣。 微軟、亞馬遜領軍 瞄準雲服務 應材是半導體設備龍頭,除了設備,還會提供耗材,業界人士表示,應材來設廠,會帶來零件、耗材的訂單;但應材在意的不是成本,而是信賴,「至少不會設廠沒多久,就發現別人也做一樣的東西。」 只不過,台灣是自由經濟,國家力量不像中國那麼強勢,能提供一條龍的服務;在台灣,建廠、投產都需要時間,業績發酵還要等一段時間,但是對半導體設備及耗材絕對有帶動的效果。 工研院的智慧製造,除了半導體業,另一個大客戶是航太,航太也是高度要求精密、安全的產業,漢翔接波音、空巴訂單,能夠母雞帶小雞,帶動產業鏈的智慧產線。而且智慧產線還可讓客戶隨時追蹤進度、品質,有助增進顧客關係,是另一項難以量化的優勢。 台美再連結的趨勢,雖然是今年才真正端上台面,然而,企業的嗅覺遠比政府更敏銳。微軟在2年前就來探路,找經濟部合作雲端服務,瞄準Paas(platform as a service,平台即服務)商機,沒多久亞馬遜也來了。因為,亞馬遜、微軟就是全球雲端服務的第1及第2大企業,雲端服務已經是他們最賺錢的部門,並不是起家的電商及軟體。 為何微軟、亞馬遜兩大市值上兆美元的大企業都看上台灣?彭達仁解釋,台灣是製造強國,對於很多產品的製造,都具備場域知識。美國雖然有雲端、平台技術,但是要落實到智慧製造,全世界台灣最有優勢,而台灣以中小企業居多,不容易直接談,所以找經濟部。 微軟、亞馬遜都是看上工業物聯網的商機,希望提供平台服務,裡面需要有一些基本功能、模組,供客戶使用,就好像是谷歌、Dropbox都是免費起家,但是供企業客戶使用的收費專業版,就會提供很多功能,而工廠需要什麼功能,微軟、亞馬遜不會知道,只有擅長於製造的台商知道,所以要來台灣投資。 洛克威爾 在台啟動產學合作 智慧製造在台灣落地的趨勢,正從工研院的示範產線、亞馬遜和微軟和台灣合作建置平台之後,逐漸擴散。全球的工業自動化的龍頭企業,來自美國、已有百年歷史的洛克威爾(Rockwell),也看上台中。 今年2月,洛克威爾和逢甲大學簽訂合作備忘錄(MOU),提供工業4.0的智慧製造軟、硬體設備及電腦,協助逢甲大學建置「企業聯網應用實驗室」及展示中心,進行產業合作。洛克威爾台灣區總經理譚世宏表示,產學合作比想像中成功,展示中心也吸引很多企業,今年還要和逢甲在EMBA班合開物聯網課程。 ▲洛克威爾台灣區總經理譚世宏說,台灣站在智慧製造的轉捩點,好比當年手機要從諾基亞升級到iPhone。(圖/吳尚哲攝) 台灣正站在智慧製造的轉捩點,「好像當年諾基亞的手機停留在拚價格的階段,等到iPhone推出來,智慧手機完全推翻了諾基亞。」譚世宏用很生動的比喻,說明台灣正站在轉型的時機點上,諾基亞好比是傳統的製造,如果能夠創新,走向智慧的製造,就可以擺脫拚價格的困境,提高附加價值。 製造業智慧化起飛的關鍵在於,感測科技及大數據分析已經成熟,過去企業自動化,先求機器能動、再來是動得快、動得穩定;現在還要求做到預防性的維護,就是利用感測器收到各種物理化的數據,分析後得到更優化產線的目的,在機器故障前先通知,或者透過AI(人工智慧)預測,讓生產更有效率。簡單的說,就是加入AI的產線。 延伸閱讀: 台美再連結 台灣經濟30年最大轉折 台美人才連結:管制中國投資,歡迎台灣赴美 麻省理工、柏克萊大學共同進駐的超級研究中心 藏身在北科大幕後? 美台連結浮現的投資機會 長線買「台灣發達股」

台美人才連結:管制中國投資,歡迎台灣赴美

台美人才連結:管制中國投資,歡迎台灣赴美

美中競爭,真正的決勝點,不在關稅,而在人才和新創企業。重新連結美國人才和美國新創企業,正是台灣當下最值得思考的策略決定。 故事,應該從今年5月說起。創新工廠董事長李開復宣布將關閉旗下創新工廠矽谷總部,外電報導,關閉的原因之一,是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開始嚴審中國資金入股美國企業。 讓美國政府下定決心的關鍵,可能是李開復自己出的書。去年受邀擔任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訪問學者,匯理公司董事總經理譚耀南表示,他發現,去年底華盛頓的政治圈,人手一本李開復寫的《AI Superpowers: China, Silicon Valley, and the New World Order》(人工智慧超級力量:中國、矽谷及世界新秩序)。 力推新創企業 美國歡迎台灣投資 「美國人發現兩件事,第1,AI在高端技術上已有突破,大數據的掌握是關鍵。第2,中國在取得資料上有優勢,阿里巴巴、美團點評,各種公司都在發展AI。」譚耀南說。 但是,新創企業卻是美中貿易大戰中的關鍵。因為,兩邊都想掌握科技主導權,現有的大公司格局已定,政府能改變的不多﹔但是,如果培養出真正有影響力的高科技公司,就算只有1家,都可能改變局勢。美國嚴格管制中國投資,但這次採訪裡,不管是美國在台協會,還是美國商會,都表示歡迎台灣投資美國新創公司。台北市美國商會執行長傅維廉認為,「現在是投資美國的好機會,台灣人現在在美國是受歡迎的。」 台灣現在有多路人馬大力促成台美新創和人才的對接。併購協會榮譽理事長黃日燦,談到連結矽谷,語氣掩不住激動。 「談矽谷連結,沒去沒用!」他剛帶團到矽谷參訪,鼓勵台灣公司直接投資矽谷新創,「帶10個人去,每個人都說超乎預期」,他說,「以前我們只要跟緊老大哥,就有發展。」他認為,在矽谷,台灣廠商不只能找到明天,連後天會發生什麼事,都可以預見,「你的後天已經在世界上,只是你沒有去看他。」 連結矽谷之旅,他們到柏克萊、史丹佛,聽別人現在正在做的尖端計畫報告,話鋒一轉,黃日燦說,台灣在矽谷有很多人脈,「90年代,矽谷是我們的大本營,很多台灣人在矽谷還是有影響力,他不在第1線,但他的小孩是在第1線」,把這些關係串起來,「以前叫Jack(黃日燦英文名字),現在已經叫Uncle Jack了。」 他舉例,這1次台杉到柏克萊分校拜訪自駕車DeepDrive計畫,計畫共同主持人就來自台灣,「他做了30年的自動駕駛的研究,什麼都試過」,跟他討論發現,自動駕駛裡面,最有商業價值的題目,不是純自動駕駛,是怎麼樣讓路上不塞車!但是,台灣竟沒有任何1個單位,跟他的中心合作。 引進足夠國際人才 舒緩少子化困境 台灣面臨少子化威脅,怎麼引進足夠的國際人才,是國發會正努力解決的問題。國發會副主委鄭貞茂表示,去年台灣通過《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今年,就會有重量級的矽谷創業家來台灣,「他全家都要來,簽證、流程的相關問題,國發會都會提供協助」。 他也解釋,現在只要參加加速器訓練,就能申請創業家簽證,能在台灣居留1年,外國人也可以申請就業金卡,在台灣工作。國發會也與美國知名的創業家學校Draper University合作,送學員赴矽谷培訓,對方因此看中台灣培養創業人才的企圖心,有意來台設分校。 台灣能成為國際新創人才的創業新基地嗎?我們也採訪了張代偉(David Chang),他是第2代美籍台灣人,在洛杉磯長大,當過參議員助理,但10年前選擇在台灣創業,他創立的1元翻譯 Wordcorp 和 Crossroads國際化顧問服務不但賺錢,也替台灣創造就業機會。 ▲張代偉是第二代美籍台灣人,過去10年,他從紐約回到台北,創立了自己的公司。(圖/潘重安攝) 張代偉說,確實很多美國人對台灣很有好感,「台灣是有魅力的﹗」他說,「台灣很Peaceful,不會有槍擊案,半夜都可以安心散步,生活品質好,警察也友善」他有朋友在台灣創業,從區塊鏈公司到進口家具都有。 但他認為,台灣要吸引外國人才,還是有很多細節對外國創業者並不友善。例如,如果要在台灣創業,最好要找一個台灣人當負責人,「外國人在台灣成立公司,要交的稅是台灣同樣公司的4倍!」 外國創業家如果要靠自己申請簽證、辦公司登記、工作許可,其實並不容易,「主管機關有外交部、移民署、勞動部」每個單位的說明不見得連貫,去公家機關問,也經常無法溝通。他半開玩笑地說,在台灣10年,他和朋友討論,所有政府機關裡,英文最好的是國稅局! 在台灣,外國人在生活上也有不少挑戰,光是開戶就很困難,「很多銀行不願意做外國人的生意。」他抱怨。 創業環境更友善 讓人才走進來 現在,他也跟在台灣的外國人成立了1個「Alliance for a Globally-Oriented Taiwan」,找立委余宛如溝通,提供「雙語國家政策」和「新經濟移民法」的建議,把熱愛台灣的國際人士觀點,提供給各中央政府機構做行政參考。目前也與新北市合作,一起啟動「Open for Business - Come Learn Why We are New」的計畫,建議在北台灣建立1個外國人的社群,當地能有對外國人友善的銀行、透明的租房機制,甚至有機會讓各地的文化在這裡展演,「這會提升整個城市的國際形象」張代偉說。 台灣正面臨少子化、人才外流的困境,引入外國創業家,投資矽谷的新創公司,都是可能的解決方法。不過,雙語國家不只是人人講英文,而是營造一個更開放的環境,即使只是一個試點,都有幫助。讓更多人才能為台灣公司所用,才能讓台灣真正成為創新的天堂。 延伸閱讀: 台美再連結 台灣經濟30年最大轉折 台美產業連結:聚焦半導體、航太、製藥業 麻省理工、柏克萊大學共同進駐的超級研究中心 藏身在北科大幕後? 美台連結浮現的投資機會 長線買「台灣發達股」

麻省理工、柏克萊大學共同進駐的超級研究中心  藏身在北科大幕後?

麻省理工、柏克萊大學共同進駐的超級研究中心 藏身在北科大幕後?

明年,台北市忠孝東路上,將出現MIT(麻省理工學院)、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等5所頂尖美國大學,共同進駐的研究中心,未來台灣廠商想與這些學校合作,不需要再搭飛機,搭高鐵或捷運就行了! 這是台北科技大學明年即將落成的跨領域研究大樓,這棟大樓裡,除了有北科大自己的研究院,還會有5所美國大學在這棟大樓裡陸續成立研究中心,各自與北科大展開合作研究計畫。 這5所大學來頭都不小,明年最先進駐的,是MIT知名的媒體實驗室,北科大校長王錫福表示,MIT將與北科大在台北共同研究輕量型自駕車。此外,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化學學院院長,在北科大校友引薦下,連續兩年來台灣拜訪,明年柏克萊將在台北設立化學及生物醫學相關的研究中心。 MIT搶先進駐 研發輕型自駕車 王錫福表示,MIT的合作案,在前任姚校長時就已經開始,「現在我們就有7個學生,在MIT Media Lab!」他驕傲地說,「我們在實務上很強,能把別人的概念變成Prototype(原型)」。 不過,最近幾年,有興趣與北科大合作的美國大學愈來愈多。 在工業自動化領域知名的美國辛辛納提大學也來了,這個學校工程系學生畢業前,都要接受一年完整的業界實習。王錫福表示,雙方今年展開「智慧感測與應用國際人才培育學院」的雙聯學位的合作案;接下來,解決經費問題後,辛辛納提大學也有意要在這棟大樓裡,設立中心,與北科大共同開發AI(人工智慧)、智慧製造、機械手臂技術。 ▲北科大跨領域研究大樓目前主體已接近完工,明年將正式開幕。(圖/彭世杰攝) 美國獲得最多產學合作經費的賓州州立大學,也已確定要投入資金,跟北科大合作智慧醫療、智慧製造項目的研發中心。 連續多年,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UTA)與北科大合辦管理EMBA雙聯學位,校長也多次拜訪北科大。王錫福透露,UTA正與北科大討論大數據以及土木營建管理方面的研究合作案。 這些合作案,對台灣產業發展其實有重大意義,因為許多學校選擇在這裡設研發中心,是布局未來與台灣廠商合作的機會。 「台灣的上市櫃公司老闆,有1/10是我們的校友」,王錫福說。走在北科大校園裡,不管是校園裡的雕刻、藝廊,甚至實驗室設備,隨處都能看到校友捐贈,捐贈的單位,經常以億元起跳! 美國推一把 台灣產業升級契機 在美國,大學是推動產業技術升級的關鍵推手,美國政府推動產業升級的方法,不是像中國把錢給企業,扶植勝利者,而是把錢給大學,形成技術創新聯盟,推動新技術的開發,教授不但能因為傑出研究,名利雙收,學校也能跟著賺一手。 在台北設研發中心,而非設學校,差別就在於能和產業有更密切的合作。王錫福解釋,這些學校和北科大合作研發,研發出的智慧財產權由雙方共有,如果研發有突破,馬上就能藉著北科大的校友網絡,變成量產產品。 例如輕量型自駕車,美國公司和產業都在想,有一天可以讓輕量型的自駕車,把你在網路上訂的貨送到家。現在,在美國的旅館裡,就有自動送東西到客房的服務型機器人,如果輕量型自駕車能在整個城市自由移動,也會是個巨大的商機。 「我們的學生都是好的Maker(自造者,創客),未來如果要量產,從Prototype原型開發、測試到量產,台灣都是很好的基地。」王錫福說,這樣的計畫,北科大做車電產業的校友,「都很有興趣支持」。 王錫福透露,北科大與台北醫學大學也有合作,利用北科大的工業實力,加速智慧醫療產品開發,這些資源和網絡,對美國的大學自然有吸引力。 這幾年美國學校對與中國合作,興趣也在降低。本刊採訪得知,近期,有些美國學校也收到大陸校友的強力邀約,捐助大筆資金,也想設立研究中心,卻被校方拒絕。 從台美雙方的專長看,美國擅長的是高附加價值的軟體和系統,但如何把概念變成硬體,已經不是美國的專長。例如,美國工具機廠商,幾乎都已消失,只剩下1、2家。但台灣在硬體和軟硬整合上的能力,在美中大戰之後,台灣就變成美國最好的選擇之一。 這些研究中心會加速台美的研究人才交流,王錫福透露,光是北科大,「這1、2年就有幾10位新聘任研究學者和教授的需求」。 因此,明年北科大會更加國際化,除了已經有的美國德州UTA大學和辛辛那提大學的教授群授課,明年還會引進柏克萊的教授來上課,研究中心裡也會出現大批外國教授和研究學者,用研究群的方式來解問題,「我們也會聘專職的國際人才進來」,北科大目前已經聘有35位外國大學傑出教授擔任本校國際講座教授,持續推動人才的國際化。 ▲北科大校長王錫福(右2)和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校長合影。(圖/資料室) 台美合作成果 可擴大連結東南亞 除了向東與美國連結,北科大在東南亞的人脈,也是未來重要的動能,台美合作開發出的成果,可以進一步擴大到東南亞。 王錫福表示,「北科大在泰國有兩名職員,」主要在招收當地EMBA班學生,北科大也積極推動東南亞產學合作,像今年台達電旗下的泰達電,職前訓練就把員工送到北科大來。王錫福最近也與菲律賓、印尼談合作,想把台灣工業教育的成功經驗,推廣到東南亞。 王錫福現在的煩惱,是大企業紛紛找北科大要人,「過去半年非常熱」他說,因為台商回流,AI、電機電子、機械、材料人才,老闆們搶著要。以前學校是畢業季辦就業博覽會,現在是增辦實習博覽會,第1次有100多家廠商參加,因為所有人都想提前搶人! 北科大是美中貿易戰下的一個縮影。美中貿易戰是台商的威脅,卻也是台灣的轉機,台灣未來不再只是代工王國,還能升級成研發及整合中心,繼續扮演整合者的角色。 延伸閱讀: 台美再連結 台灣經濟30年最大轉折 台美產業連結:聚焦半導體、航太、製藥業 台美人才連結:管制中國投資,歡迎台灣赴美 美台連結浮現的投資機會 長線買「台灣發達股」

美台連結浮現的投資機會  長線買「台灣發達股」

美台連結浮現的投資機會 長線買「台灣發達股」

美中對抗是長期方向,當製造業供應鏈逐漸撤出中國之際,美國從外交、經濟、產業、人才交流上,全面加持台灣,台美再度連結。現在,剛剛處在長期趨勢的萌芽期。 如果,台灣的總體經濟數字,逐漸驗證美台再連結的方向,那麼過去30年,台灣遭遇的人才、資金、企業外流,可望走「迴轉路線」(U turn),和過去背道而馳,從流出轉向流入,一來一往之間,經濟的表現完全不是過去的模式。 30年的時間很長,那些關於繁榮的回憶或許存在記憶深處,早已淡忘;更多的年輕人完全沒有經歷過台股大多頭,然而,這完全可能發生。  美國降息  為景氣打預防針 自從2018年7月,美國宣布對中國出口至美國2000億美元商品課徵10%關稅,大家開始相信美國總統川普玩真的,在中國有製造基地的企業,特別是產品輸美涉及安全的產業,開始將產線外移,以通訊設備、伺服器、半導體設備等高附加價值的產業為代表,廣達、和碩將產線移回台灣,美國應用材料也在南科設廠。 隨著貿易戰愈演愈烈,全球總體經濟數字受壓,美國聯準會甚至在失業率處於歷史低檔的狀態下,2019年8月宣布10年來首度降息,根據FOMC(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紀錄與主席鮑威爾的談話,這是一次「預防性」降息─為了將來的風險預作準備,「1盎司的預防針勝過1磅的解藥」鮑威爾用白話文解釋聯準會的決策。 亞洲國家出口到美國,一向是創造經濟成長的要角,最新公布的貿易數字,反映出景氣變化,以及供應鏈的移動。台灣今年第2季GDP(國內生產毛額)年增2.41%,大幅優於預期1.78%,主因資通產品轉單效應、來台旅客增加,以及資本支出成長(主因半導體設備進口帶動),這樣的好表現,居亞洲4小龍之冠。 第2季韓國經濟成長2.1%;香港第2季GDP成長0.6%,遠遜於預期的1.5%,主因投資、需求疲弱;新加坡更低,只有0.1%。而30年來經濟高速增長的中國,第2季經濟成長6.2%,增速則是27年來最低。 再分析台灣出口的結構,2019年上半年總出口1582億美元,年衰退3.4%,以區域來看,對美國出口成長17.4%,連續第33個月正成長,對美成長的幅度,也超越日本、韓國及新加坡。 台灣經濟 勇奪4小龍之冠   更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美國對中國出口商品課關稅,名列301清單的產品影響最大,這些產品開始轉向台灣出貨,最大宗是「電腦電子及光學業」,包括伺服器、網通設備皆屬此類,與中國明顯對比的是,上半年台灣輸美產品中,名列301清單中的各項產品,總計對美國出口暴增90.1%、增26.7億美元,對於台灣出口美國的成長貢獻度達82%。 除了電腦電子及光學業,同樣受惠301轉單效應,還有電力設備及配備業、機械設備業。以今年上半年的表現,我國電力設備產值較去年同期衰退10.5%,但是對美出口屬301清單的產品,則較去年同期成長16.2%;在機械設備的部分,台灣同期產值衰退13.2%,但是對美出口屬301清單則是成長8.9%。出口是台灣經濟很重要的一塊,在電腦、電力、機械這3大區塊,是中國受到301衝擊最大的產業,從台灣出口到美國的這3類產品,今年上半年的成長幅度都遠遠高於台灣的產值,足可證明轉單效應存在。 更重要的,轉單只在初期階段,截至8月2日,經濟部統計台商回流總投資額已達5047億元台幣,這些投資額大多還沒有轉為實體建設,還在找地、規畫、找人力的階段,從更上游的美台學術交流,尖端行業如半導體設備、航太零件回流台灣,再到工業區土地上漲、台中工研院智慧製造示範產線詢問度大增等,甚至於在金融面,10年台債殖利率徘徊在0.66%~0.70%的歷史低檔區,都是天時地利人和,春江水暖、資金回流的訊號。 總經訊號反映在股票市場上,台股表現相對強勢,例如今年以來,台股上漲8.45%,大勝南韓的下跌2.1%,而台股的殖利率達到4%,如果還原除息對加權指數的減點,至8月2日止,還要加上354點,等於今年上漲12.09%,相對同期越南指數漲11.04%、泰國7.73%、印度2.91%,絲毫不遜色。 與外資對接,致力將優秀中小型台股介紹給外資的寬量國際,執行長李鴻基與外資打交道已有30年,他指出,貿易戰以來,台股表現相對強勢,引起外資重視,他們開始相信台灣將是貿易戰的受惠國。天時地利人和 台股相對強勢 今年6月野村證券的報告指出,因貿易戰將產業鏈轉出中國,第1季越南最受惠,接收的轉單相當於GDP的7.9%;台灣第2,相當於GDP的2.1%。亞洲開發銀行研究亦顯示,如果美中雙方均對所有產品課25%關稅,生產基地外移,亞洲國家反而受惠,越南最受惠,其次就是台灣,GDP可望增加0.62%。野村投信則是看好5G、物聯網、雲端運算的機會,正是前述經濟部統計台灣受惠301的轉單產品。 中國崛起30年,在後面的20年,產業外移衝擊了台灣,不管是台灣人、外國人,許多高階白領工作移到中國,導致台灣內需不振,經濟成長全靠工廠不在台灣的出口支撐。如今,因為美中貿易戰、台美再連結,產業回流,再加上5G、物聯網、雲端運算的技術發酵,台灣完全具備扭轉趨勢的能量,台股將是最好的櫥窗,值得投資人長線布局。 ▲雲端運算是未來科技運作的核心,涉及資料安全,外商相當青睞台灣。(圖/吳尚哲攝) 延伸閱讀: 台美再連結 台灣經濟30年最大轉折 台美產業連結:聚焦半導體、航太、製藥業 台美人才連結:管制中國投資,歡迎台灣赴美 麻省理工、柏克萊大學共同進駐的超級研究中心 藏身在北科大幕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