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巴菲特教你認清  甜蘋果、毒蘋果與真蘋果股神大買蘋果股票的投資啟示錄

巴菲特教你認清 甜蘋果、毒蘋果與真蘋果股神大買蘋果股票的投資啟示錄

波克夏大買蘋果,對於投資人是一大啟示,巴菲特本身就採取集中持股策略,集中火力投資好標的,績效依舊亮眼。因此,要選擇投資蘋果或蘋果供應鏈?將是投資風格上十分重要的抉擇。  過去,美國股神、波克夏公司董事長巴菲特一向對科技股冷感,不買看不懂的公司。即使在四年前、2013年的股東會上,他也誠懇地說明為何從來不買蘋果股票:「因大企業至少要對該公司未來10年的前景有了解」。 但是,到今年2月底,波克夏已經持有蘋果2.6%股權,為第5大股東,而蘋果的前2大股東不選股、不管事,也沒有投資想法,分別是領航(Vanguard)、黑石(Black rock),都是被動式指數基金。據估算,波克夏的蘋果每股投資成本約120美元,目前持股總市值190億美元,潛在獲利約20億美元。蘋果,也成為波克夏投資組合中,僅次於富國銀行的第2大持股。 對照四年前,巴菲特到底為何改變? 其實,波克夏在一六年初就持有約一千萬股的蘋果,由旗下基金經理人決定買進,巴菲特並未多做評論;然而,從一六年11月總統大選後,到今年二月底,趕在波克夏持股曝光之前,大幅加碼上億股的蘋果,卻是堅持長期投資的巴菲特及合夥人蒙格(Charlie Munger)共同的決策。 股神的哲學! 巴菲特黏住蘋果 蒙格擁抱改變 巴菲特接受CNBC訪問時,給出超簡單答案:「我喜歡!」他依然不認為自己是科技投資人,倒是幽默地自嘲:「我這86歲的老傢伙,都還停留在古老的掀蓋式手機,就知道蘋果手機及其產品,還有巨大的成長空間。」「蘋果產品的『黏性』讓我印象深刻」。 巴菲特一向喜愛「黏人」的企業,消費者會一再地光顧,捨不得離開。例如他投資可口可樂,說一天要喝上5罐,就是「合法上癮」的最佳代表;每年股東會都找來旗下企業擺攤,把握鎂光燈焦點,大力促銷產品,嗅覺敏銳的他,深知戰後嬰兒潮消費力最強,蘋果手機既然能夠吸引他這個老頭子,即使市值已經全球最大,依然有成長的潛力。 關於蘋果的黏性,除了持續的創新,也很容易上手,投資人或許可以觀察一下周邊朋友,蘋果用戶移情別戀的比率有多少?實際上非常低!其二手流通市場更是龐大,據統計,蘋果裝置上的活躍用戶已經超過10億戶,這群硬體用戶經蘋果購買軟體(App、音樂、影片,蘋果都可以抽30%佣金(一直傳出要調降抽成比率,尚未施行),近期在台灣上市的Apple Pay,全球用戶已近1億戶,這些現成的、潛在的用戶,都是蘋果未來進入物聯網、自動駕駛的資產。 「買進蘋果,我們當然有所改變,但不代表我們瘋了,改變只是逐漸適應」,蒙格最近在一場演講中解釋,過去,波克夏像是在水桶裡捕魚,魚不動時才出手,這很容易;但是,投資環境變得愈來愈艱難,只能改變自己來適應。 回顧○八年金融風暴以來,QE(量化寬鬆)釋放大量貨幣,經濟成長卻十分緩慢,伴隨著貧富差距擴大,市場風險偏好改變,9年以來低檔入市的機會並不多,主動式選股的投資報酬率遞減,許多避險基金退出市場。 產業結構也因為網路科技帶來破壞式創新,正逐漸侵蝕以梅西百貨為代表的傳統零售業,面臨營收及獲利衰退的窘境。 即使科技產業也面臨股價洗牌,全球智慧型手機的利潤集中在蘋果及三星;電子商務的亞馬遜挾著自動化、雲端、大數據的優勢,讓投資人甘於放下財報上的獲利,把眼光放在未來的競爭優勢,將亞馬遜的本益比拉高到二百倍,CEO貝佐斯的財富甚至超越巴菲特。也許是察覺科技入侵大勢難擋,巴菲特出清沃爾瑪、加碼蘋果,讓波克夏的投資組合更貼近未來的生活形態。 波克夏一方面自豪於投資的技巧,以打敗標普五百指數績效為職志,還大聲呼籲投資人要避開收費過高的基金,以免在微利時代被投資機構吃掉獲利。3月公布的波克夏年報顯示,一六年每股淨值增幅10.7%,輸給標普的12.0%;一五年每股淨值增6.4%,勝過標普的1.4%;一四年淨值增幅8.3%,還是輸標普的13.7%;一三年18.2%,大輸標普的32.4%。 9年大漲10倍!蘋果報酬輕鬆跑贏標普、波克夏 除了投資環境變化,指數績效沒有閒置現金,而波克夏大量現金找不到適當標的,令股神與指數的競賽陷入苦戰。以過去一年來看,在去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前,波克夏的股價表現一直落後於SPY這檔標普500指數的ETF(指數型基金),直到選後金融及傳產股大漲,好不容易扳回一城。但是,一年來(截至4月28日)蘋果股價上漲53.24%、SPY上漲15.39%、波克夏上漲13.14%敬陪末座,巴菲特和蒙格年紀雖大,卻願意面對現實,研究蘋果這家龐然巨物──即使○九年以來股價已經大漲了10倍。當然,波克夏花了100多億美元買蘋果,也帶來籌碼鎖定效果,拉抬蘋果及自身股價。 蘋果的價值在於提供創新產品及服務,管理供應鏈成本,持續為股東賺錢。而蘋果供應鏈從來不缺題材,上榜者股價有如吃下大力丸,台股的鏡頭廠商玉晶光就是枝頭上的鳳凰,過去一年股價上漲68.2%,股價飆上七年新高,相較同為蘋果供應商的同業大立光上漲121%,相形之下,蘋果53.24%的漲幅好像小兒科。弔詭的是,蘋果就是不想過度依賴大立光,才要扶植玉晶光,未來兩家將如何廝殺,當然很值得觀察。 談到供應鏈管理,蘋果執行長庫克是第一把交椅,最大的本事是軟硬兼施,一面讓有獨特技術的供應商賺大錢,例如音頻晶片商凌雲邏輯、鏡頭商大立光等;另一面卻暗地培養後進者,以制衡價格、減低風險;甚至自己開發技術取代供應商,例如蘋果訂單占一半以上的繪圖晶片商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日前就宣布蘋果兩年內不再使用該公司的智慧產權,引發股價單日最大跌幅七成,豬羊變色,看在蘋果比重高的供應商眼中,無不人人自危。 供應鏈的教訓故事說不完,一三年蘋果要以藍寶石基板取代強化玻璃做為手機螢幕,積極培養極特先進(GT Advance),除了投資股權、給訂單、還代買設備設廠。即使財務虧損,極特的股價領先大漲,無奈藍寶石基板良率不佳,雖然耐磨卻易碎,蘋果重回康寧懷抱,極特先進只得在一四年宣布破產;一三年,觸控面板的宸鴻,也曾失去蘋果訂單,股價從600多元直接殺到跌破200元。但無論是極特或是宸鴻慘案,當然絲毫無損於iPhone 6大賣。

與巨人共舞代價不小 蘋果供應商的美麗與哀愁從天堂跌落地獄的魔咒

與巨人共舞代價不小 蘋果供應商的美麗與哀愁從天堂跌落地獄的魔咒

和蘋果共事的供應商不是股價大漲,就是後市可期,就算利潤被壓低,也要咬牙合作;但與蘋果合作可能是場咒詛,一旦蘋果開發自有技術,一腳被踢開,下場恐比下地獄還慘。 美國德州的凌雲邏輯(Cirrus Logic)是一家音頻晶片廠商,業務銷售成長連續3年超過25%,股價過去一年累計上漲70%。然而,儘管經營的是一家市值達40億美元的上市公司,凌雲邏輯執行長羅德(Jason Rhode)在向投資人解釋亮眼業績的細節時卻很為難:即使單單一家客戶對凌雲邏輯的貢獻就占它全年營收的三分之二、第四季更高占85%,羅德卻不敢直接透露這家公司的名字。 每一季的財報電話會議上,羅德總是小心翼翼地重複同樣的話:「我們明白大家對公司最大客戶的興趣濃厚,但根據公司政策,我們不便討論商業關係的具體細節。」當然,凌雲邏輯的投資人都心知肚明,羅德口中的最大客戶就是蘋果──全球銷售量最大的智慧型手機廠商。去年9月中旬,當蘋果透露iPhone 7市場需求強勁之後,凌雲邏輯股價一天內大漲8%。 成也蘋果,敗也蘋果供應商一旦拆夥 8成是災難 然而,蘋果對合作保密的執著以及對代工廠商的嚴苛要求,意味著供應商與蘋果合作不敢走錯一步;蘋果的垂顧是幸事,但這也很可能旋即演變成一場災難。與蘋果拆夥的結局八成是災難性的,倫敦上市的晶片設計公司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最近就嘗到苦頭。 10年前,蘋果推出iPhone後,Imagination公司的圖形處理器就一直是iPhone的核心組件。Imagination公司最近透露,蘋果「正在開發獨立的圖形設計,以掌控自己的產品、降低未來對Imagination公司的技術依賴。」消息一出,原本市值為7億5400萬英鎊的Imagination公司股價,當天大跌近七成,市值蒸發三分之二,這在英國大型公司10年股價變動排名中,幅度之大數一數二。 蘋果公司持有Imagination公司8.1%股權,但兩者關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去年初,該公司面臨手機市場成長遲緩之際,虧損擴大,執行長雅薩伊(Hossein Yassaie)下台。不久即傳言蘋果考慮直接收購Imagination公司,但最終仍然作罷。Imagination公司最近發布聲明,來自蘋果的收入仍占其營收一半以上,但蘋果計畫在兩年內「不再使用Imagination公司的智慧產權」。 創投公司Loup Ventures投顧分析師蒙斯特(Gene Munster),把投資蘋果供應商比作是在玩「俄羅斯輪盤賭遊戲」。他說:「猶如與魔鬼交易,你知道自己會為此付出代價─不是被拋諸腦後,就是利潤被擠壓。」 其實,蘋果說甩就甩的無情作風,更透露了蘋果要在自家產品中掌控更多核心技術的企圖心。強攻圖形晶片領域,蘋果是要掌控重要的組件,這項組件不但攸關視頻和遊戲至巨,更與未來兩個巨大的科技趨勢─人工智慧(AI)和擴增實境(AR)息息相關。 就算吃虧,也要沾蘋果光Imagination公司進退兩難 有鑑於此,Imagination公司後市恐怕難有起色,它面臨的正是分析師口中的「黑天鵝」時刻。摩根士丹利分析師的一份投資報告顯示:「這不是蘋果供應鏈第一次有此遭遇,此事告訴我們,蘋果供應商的估值應該打折。」蘋果拒對此事發表評論。 PortalPlayer就是早期被犧牲的一個例子。該公司提供iPod音頻技術,公司90%的銷售收入來自蘋果。2005年12月,蘋果MP3播放器大賣,PortalPlayer水漲船高,公司執行長當時表示,拜與「主要客戶關係深厚」之賜,PortalPlayer「未來一年立於不敗之地」。但四個月後,蘋果琵琶別抱,PortalPlayer市值一夜之間蒸發了一半,該公司在○六年被圖形晶片商Nvidia收購。 結果,以蘋果為主要客戶的上市代工廠商,股價往往比同行低。在華爾街,這種現象也被稱為「蘋果風險折扣」(Apple risk discount)。去年9月,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分析師指出,在11家營收極為依賴蘋果的供應商當中,有10家毛利率下降。該銀行當時的一份投資報告中指出:蘋果供應商一直被逼著降價,以便蘋果自己緩解因匯率波動而帶來的成本上升壓力。 即使明知有此風險,供應商仍將與蘋果的合作看作是「身分象徵」,可藉此吸引其他客戶,量也能大幅提升。根據分析師表示,蘋果今年可賣出超過二億四千支iPhone。蒙斯特說:「無論如何,最好還是能與蘋果達成協議,即使最終可能會遭到扼殺,你還是有3年的好光景;如未與其合作,大概永遠不會有好日子。」 儘管如此,Imagination公司如今的困境已在蘋果整個供應鏈引發擔憂。一家與蘋果合作多年的公司負責人說:「有這種風險在,與蘋果合作的公司難取得融資。現在每一家銀行的觀察名單上都有蘋果供應商的名字,對蘋果供應鏈的負面影響很大。」 當然,Imagination公司是一個極端例證,因為蘋果不只是換供應商,而是在自家開發同樣的技術。晶片製造對於蘋果並非新事,自○八年收購P.A. Semi以來,蘋果已累積可觀的晶片製造經驗。

庫克超完美算計 41家台廠吃定蘋果的本事完全解析蘋果操控供應鏈手法

庫克超完美算計 41家台廠吃定蘋果的本事完全解析蘋果操控供應鏈手法

打進蘋果供應鏈,宛如貼上獲利認證,台灣就有41家上市櫃公司有這樣的能耐;但蘋果對供應鏈的汰換也相當現實,有人進、有人出,而且馬上反映在營運數字上。 蘋果2016年年報裡的這些數字,不得不讓人為蘋果管理供應鏈的能力感到驚嘆。這一年,蘋果賣掉了價值1913億美元(約合新台幣5.7兆元)的iPhone、iPad和iMac,占總營收的84%。這一年,蘋果帳上的庫存,只有2.17億美元,幾乎等於所有產品全部賣光,蘋果的獲利完全不受庫存跌價影響。 根據外電報導,過去幾年,蘋果唯一一家直營工廠在愛爾蘭,原本員工只有80人,負責生產iMac。而根據蘋果公開的供應商資料,一六年,蘋果是靠分布在全世界188家供應商,創造出占營收97%的關鍵商品。 說實話,把產品外包給別人製造,靠掌握市場和技術獲利,一點也不稀奇,但蘋果卻創造出一套新的方法,不只讓外包廠商的產能、人力為自己所用,甚至連對方的技術、研發能力,都能吸進蘋果供應鏈裡,現在,蘋果要拉高獲利,更需要這套高明的供應鏈管理能力。蘋果的庫存為什麼這麼低? 低庫存的本領!這些成本,讓供應商吸收了 蘋果執行長庫克痛恨庫存是出了名的,他曾說,「庫存本身就徹底是一種罪惡」,他還認為,經營電子業就像賣鮮奶,一定是賣最新鮮的產品給客戶,保留大量庫存,不是無能,就是懶惰。 到鴻海位於鄭州的工廠走一趟,你就會更了解庫克的意思。鴻海在這裡集合各種零組件,組裝iPhone,其中部分零件,是由模組廠先下單付錢,向零組件廠商購買,這時候,這些零組件都還不是蘋果的庫存。 直到鴻海把iPhone組裝好之後,蘋果在鄭州付款,這批iPhone才變成蘋果的庫存,這批iPhone不是坐船花一個月時間慢慢漂到美國,而是由快遞公司直接用專機運到美國肯塔基州的物流中心;從鄭州工廠出貨,到送達美國舊金山的蘋果銷售據點,只要72小時。 拿蘋果的主要代工廠鴻海的財報和蘋果比對,鴻海一五年年報顯示,鴻海營收達4.48兆元,但同期庫存約為4200億元,比例約為10比1。蘋果另一家代工廠廣達,一五年做了9700億元的生意,但庫存也達到426億元,比同期帳上現金還多。 從供應商的月營收變化,也能看出蘋果供應鏈的動態。再以鴻海為例,蘋果iPhone 6大賣,那一年,蘋果九月開賣手機,鴻海同年的月營收是從8月開始上升,在iPhone開賣後,鴻海月營收每月增加,同年11月,鴻海一個月就做了5100億元的生意! 但零組件廠略有不同,以玉晶光為例,玉晶光一四年的月營收從6月開始起漲,比鴻海早了2個月,到10月達到高峰。那一年,台灣出口也受到蘋果供應鏈影響,12個月當中,有8個月進出口貿易額較前一年成長。 給你甜頭的背後!預付款項藏玄機,穩拿到技術授權 蘋果如何控制供應鏈上的廠商?大立光告玉晶光的訴訟案,給了外界了解蘋果供應鏈的機會。 根據美國政府公布的資料,大立光告玉晶光,其實矛頭指向蘋果,大立光在訴狀中認為,蘋果引誘玉晶光侵害大立光的專利權。 一○年,玉晶光和蘋果簽下最重要的供應契約(MDSA,Master Development and Supply Agreement),這份文件大有學問,因為文件中載明玉晶光至少要準備多少鏡頭賣給蘋果,還有玉晶光賣出鏡頭的價格上限。 玉晶光的員工會和蘋果總部採購部門負責人馬修(Matthew Leopold)討論要如何生產這批鏡頭,也討論這批鏡頭的定價原則,但玉晶光和蘋果討論完之後,是用這套原則,找蘋果供應鏈裡的鏡頭模組供應商決定要採購多少鏡頭,每顆又賣多少錢。換句話說,在法律上,真正付錢買鏡頭,決定採購數量的是蘋果供應鏈裡的模組供應商和組裝廠。法律上,玉晶光幾乎沒有直接賣產品給蘋果,因為這道法律防火牆,大立光的訴訟最終無法對蘋果和玉晶光要求賠償。 美國媒體曾分析,一三年時,蘋果和一家生產藍寶石玻璃的極特先進(GT Advance)簽下的供應合約發現。一開始,蘋果看似大方地預付五.七億美元的貨款給極特,但蘋果在供應契約裡,設下四個關鍵性的條件:第一、只規定極特公司最少和最多要供應多少藍寶石玻璃給蘋果,卻沒承諾蘋果要買多少產品;第二、蘋果可要求極特加速償還蘋果的預付款;第三、極特公司的部分設備會成為這筆預付款的擔保品。 宸鴻吃足蘋果悶虧拱手將技術給對手,最終七成訂單消失 最後一項最關鍵,文件中規定,當極特簽下契約時,就等於同意將部分關鍵技術授權給蘋果。 換句話說,這家嘗試新技術的小公司如果成功,蘋果會得到一家有競爭力的供應商,如果失敗,蘋果也會得到技術和設備。 蘋果的強項之一,就是讓供應鏈的廠商;為蘋果提供最有價值的新技術。宸鴻的故事就是好例子。 宸鴻原本是專注做收銀機用觸控螢幕大廠,因為蘋果,宸鴻開始把電容式觸控技術用在手機上,當時觸控面板還是電阻式面板的天下。第一代iPhone推出時,宸鴻曾短暫成為iPhone的獨家供應商。但很快在蘋果要求下,為了避免單一供應商的風險,宸鴻把製程移轉給勝華,等於把技術交給自己的競爭對手;由於蘋果是宸鴻最主要的客戶,宸鴻只得選擇配合。 但一二年,蘋果轉向內嵌式觸控面板技術,宸鴻七成訂單因此消失;一五年,宸鴻更創下每股虧57元的新紀錄。勝華科技一二年營收還有千億元,一五年卻宣布下市重整。 蘋果一七年公布的供應鏈名單中,共有193家供應商,和一一年的名單相比,有58家從榜上消失,等於每三家就有一家不見。 今年的榜單可以看出,蘋果要如何替供應鏈上緊發條。例如,今年的供應名單中,增加了康達智與大立光競爭;在散熱領域,增加了雙鴻和建準;在PCB(印刷電路板)領域增加了健鼎。

台廠群雄並起  逐鹿微發光二極體新藍海谷歌、臉書搶進  工研院率先成立技術聯盟

台廠群雄並起 逐鹿微發光二極體新藍海谷歌、臉書搶進 工研院率先成立技術聯盟

今年,從老將邰中和到漢民黃民奇,都搶進這塊市場,台灣將會出現微發光二極體生產線,蘋果之外,另一支台灣大軍正在成形。 今年,台灣不再只有蘋果大力投資微發光二極體(Micro LED)技術,包括谷歌、應材和台灣各家大廠,今年都高度關注這項技術的發展。 去年底,工研院成立「巨量微組裝產業推動聯盟」,這是全世界第一個和微發光二極體技術有關的聯盟,原本工研院要辦記者會宣布聯盟成立,前一天卻臨時叫停,因為這個聯盟的成員包括谷歌、應材等國際大廠,誰也不想讓自己的計畫曝光。最近,最近,臉書也正式併購InfiniLED,加碼微發光二極體技術。 「現在是戰國時代!」晶電總經理周銘俊分析,雖然這項技術尚未成熟,但許多廠商想在大勢底定之前搶先卡位,「大家都想做,上游想往下游去,下游想往上走,各種技術做法互相競爭,界限很模糊」。 新創公司錼創 專攻巨量轉移邰中和搶先部署 禾鈶秀出關鍵技術 例如,半導體設備廠像漢民、應材,面板廠友達、群創。LED廠和驅動IC廠都把微發光二極體視為跳出原有紅海競爭的全新機會;更有一批小公司,想靠掌握技術,卡位產業鏈的制高點。 在台灣,有幾家公司值得注意。第一家是位於台元科學園區的錼創公司。 在微發光二極體領域,最關鍵的技術是如何把極微小的發光晶粒,正確地放在電路板上,組成面板。這種技術稱為巨量轉移(Mass Transfer),這項技術的成敗,決定成本會是現在的十分之一,還是百分之一。錼創是專攻巨量轉移的新創公司。最近外界更傳出三星將併購錼創,但錼創董事長李允立否認傳聞。 錼創的投資者包括晶電等台灣大廠,這家公司在美國已經擁有16項相關專利,也曾在日本展示自己開發的彩色微發光二極體螢幕,今年,他們更進一步在新竹設立試產線,生產大尺寸電視和穿戴式裝置用的螢幕。 另一家值得注意的公司,是宏碁創辦人邰中和創辦的禾鈶,這家公司從IC設計出發,結合材料、物理、光學的技術,讓IC不只能改變電的特性,還能控制光,改變顯示器產業的遊戲規則。他們的平台,可以和OLED、微發光二極體、LCOS等顯示技術結合,從一三年開始,與工研院合作,點亮了工研院開發的微發光二極體平台。今年五月,他們的合作夥伴將在DIS(資訊顯示學會)上,展出全彩微發光二極體技術,解析度已達到331PPI。 微發光二極體的商機,會先從極大的大型看板和極小的穿戴式裝置先開始。因為,傳統顯示技術受限於玻璃基板的大小,愈大愈昂貴,形狀也永遠是四四方方。但微發光二極體由一個個模組構成,要多大都可以,也能做出曲面甚至半透明的顯示螢幕。晶電總經理周銘俊分析,目前晶電十分之一的營業額是來自顯示看板用的LED,且需求快速增加。 在杜拜,勞斯萊斯的汽車展示中心,就是用LED技術,把整家店的外牆,都變成了吸睛的戶外看板。LV、ZARA等品牌旗艦店內,都不難看見這種新技術。 工研院與聚積合作 設立試產線華宇集團 切入航海用顯示器市場 今年4月,工研院和聚積科技宣布合作,將在一年半內,在台灣設立微發光二極體的試產線,幫台灣在大尺寸高解析度LED螢幕領域卡位。 華宇集團也很積極。華宇旗下做顯示的華森電子,去年也進軍LED顯示市場,由於LED的耐候性好,不像OLED怕潮,華森打算從遊艇航海用高亮度的顯示器開始,切入LED顯示市場。 微發光二極體技術問題,會隨著時間逐步解決,但如何擴大出海口,協助台灣廠商找到創新技術的市場,才是最關鍵的問題。

獨家曝光蘋果的台灣神祕兵團直擊桃園龍潭研發基地  庫克集結台灣人才打三星

獨家曝光蘋果的台灣神祕兵團直擊桃園龍潭研發基地 庫克集結台灣人才打三星

2014年,蘋果從晶電、聯發科手上,買下關鍵技術, 從友達手上,帶走50人的OLED精英研發團隊, 還從台大、清大挖角人才, 沒當過台廠高階經理,進不了龍潭廠, 蘋果為了打敗三星,在台灣龍潭的專屬技術基地內, 聚集了這支堪稱全球最強的神祕兵團 位於桃園的龍潭科學園區裡,有一棟外觀沒有任何標誌的建築,地址是龍潭區龍園十路55號。 這裡是蘋果在台灣最神祕的技術中心─這座廠坐落在龍潭科學園區的角落,周邊只有一家公司,兩側是大片森林,這裡的安全措施是由美國FBI(聯邦調查局)前官員負責,想接近龍潭廠的人、車,只要開近龍潭廠,就直接進入蘋果的監控範圍。 走進神祕的蘋果龍潭廠FBI前官員負責安全防護 造訪龍潭廠時,第一印象就是寂靜,中午時分,龍潭廠四周的大馬路,10分鐘也沒一輛車經過。廠房前後各有一個警衛哨亭,本刊攝影記者在計程車裡剛舉起相機,幾秒鐘時間,馬上被警衛警告。 唯一能辨識蘋果身分的,是門廳牆上懸掛的蘋果標誌。在這裡,一百多名員工按計畫編組,彼此之間嚴禁談論工作,違反規定者,會面臨上百萬美元的天價求償;站在龍潭廠門口觀察,這裡不時有蘋果員工和供應商進出,看到外人卻都高度警戒。 這裡的員工,出差只能住公司指定的飯店,由公司安全部門事先檢查房間有沒有安裝竊聽器,因為,如果員工討論新技術的對話內容被對手取得,或是裝有樣品的行李失蹤,都可能讓蘋果這項最機密的任務失敗。蘋果龍潭廠落成時,連前總統馬英九想參觀都被拒絕。 離蘋果龍潭廠不遠,就是台積電最先進的封裝廠、友達的面板廠以及晶電旗下璨圓光電的舊廠房,這些公司,都是蘋果開發新一代顯示技術的重要合作夥伴。 今年,蘋果首次低頭,讓三星成為蘋果iPhone 8手機所用OLED面板的獨家供應商。但蘋果供應鏈傳出,OLED可能只是過渡性技術。蘋果下一代的顯示技術叫微發光二極體(Micro LED),過去三年,蘋果重押台灣,龍潭廠就是蘋果研發測試微發光二極體最大的海外基地。 研究機構Trendforce LED分析,微發光二極體商機可達三百到四百億美金,換算成台幣,高達1兆3000億台幣。這項新技術,讓OLED成了iPhone使用的過渡性技術,蘋果的終極目標,是要讓每一個人手上的iPhone、Apple Watch,都換上蘋果掌控的新顯示技術。 今年4月,韓國媒體已經注意到蘋果龍潭廠的關鍵角色。 4月20日,《韓國商報》警告,「韓國零組件產業的黃色警報響了!」文章中分析,蘋果桃園龍潭廠研發技術明年將進入量產,將可能取代三星最為自豪的OLED技術。   研發微發光二極體最大海外基地預計明年量產,可能取代三星 因為,如果蘋果CEO(執行長)庫克把iPhone手機裡的OLED面板換掉,光是手機螢幕,三星一年就可能丟掉千億台幣的訂單。 拆開一支iPhone7手機,螢幕是其中最貴的零組件,根據市調公司IHS分析,一支iPhone7當中,台積電做的手機處理器,售價只要26.9美元,但一個4.7吋的LCD手機螢幕,成本價卻高達39美元,裝在手機裡的32GB的記憶體,價格也不到螢幕的一半!換句話說,誰掌握了iPhone螢幕的訂單,誰就掌握了蘋果供應鏈裡最大一塊大餅。 而且,2010年宏達電曾計畫推出採用OLED的手機,卻被三星斷貨,只依賴三星提供手機面板,是蘋果無法承受的風險。 但是,韓國在OLED發展技術上,布滿專利地雷,生產設備的技術也早已被各方掌握,蘋果難以全盤掌握OLED技術。相反的,蘋果在微發光二極體上早已布局多年,全球三分之一的微發光二極體相關專利,都在蘋果手上。 什麼是微發光二極體? 這項技術就像把數百萬顆比沙粒還小的LED燈,全放進一個手機螢幕裡。控制每一顆LED發出的顏色,就能讓手機螢幕做到4K以上的高畫質,顏色還比OLED更漂亮。 「這項技術有很多優勢」,LEDinside研究協理儲于超說,微發光二極體耗電量只有OLED的一半,但亮度超高,在陽光下也清晰可見;而且,OLED的弱點是怕水,耐候性不佳,不適合用在戶外,微發光二極體卻完全沒有這個問題。 更重要的是,韓國的最新技術,還只能做出可彎曲的軟性顯示螢幕,但微發光二極體結合軟性基板,就能做出可以摺疊放進口袋的顯示器。一位產業大老觀察,「微發光二極體會是最終極的顯示技術」。 蘋果重押台灣布局已久四億美元買下LuxVue公司,擁最多專利 蘋果為什麼選擇重押台灣?故事要從○九年開始說起。 這一年,有一家叫勒克斯維(LuxVue)的公司成立,想製造出能把微型LED變成顯示面板的設備,剛開始,所有人都以為這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但這家公司卻得到台灣的大力投資,本刊向宏碁榮譽董事長施振榮查證,他坦言,智融集團在非常早期就曾在美國投資勒克斯維,「這家公司的想法非常前瞻」,他說。友達、聯發科、奇景光電、晶電也陸續加碼投資勒克斯維。 勒克斯維把台灣當成發展的重鎮,不只在台灣建立供應鏈,也聘用不少台灣人才;例如,他們從亞太優勢挖角研發主管胡馨華,和行銷主管邱振維。他們點亮了全世界第一個用微型LED新技術組成的彩色螢幕,也證明了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才是大好機會。 一一年,賈伯斯過世,蘋果執行長庫克開始布局進一步掌握供應鏈的方法,勒克斯維的成果吸引了庫克的目光。 本刊調查了解,一四年,外傳蘋果砸四億美元,高出對手英特爾、谷歌等4倍的價格,從台灣廠商手上買下勒克斯維的所有股權和技術,蘋果用四億美金換到的,是翻身成為擁有這項技術全球最多專利的公司。 友達、晶電、聯發科等勒克斯維股東及協力台廠,也被下了封口令。本刊調查,蘋果和這些公司都簽下保密協定,一面同意維持勒克斯維時代的合作關係,一面明定嚴禁洩露蘋果在微發光二極體的開發狀況。採訪時,本刊向晶電總經理周銘俊求證,「你們跟蘋果有沒有簽保密協定?」他只回答,「勒克斯維有關的問題,我們都不予置評。」 蘋果併勒克斯維後,布局火速展開,併購前一個月,就在台灣開設龍潭廠,重用台灣人才和供應鏈,一條次世代顯示器供應鏈開始成形。 像龍潭廠的登記負責人張世昌,他原是統寶的研究經理。統寶是台灣第一家開發出LTPS(低溫多晶矽)技術的公司,○七年,張世昌加入蘋果,從資深工程師開始做起。 打造台灣技術聯軍從學界、業界挖走不少頂尖人士 蘋果併購勒克斯維的同一年,張世昌高升蘋果顯示技術研發處長,開始在台打造顯示技術大軍。 第一步,蘋果找上友達董事長彭双浪,「借調」友達大尺寸OLED研發團隊50名研發人員。友達是○二年時,全世界第一個開發出主動式OLED全彩技術的公司。在蘋果要求下,全部改到蘋果上班。「如果你是Paul(彭双浪英文名),你會怎麼選?」一位顯示器產業總經理笑著說。 同時,蘋果把龍潭廠打造成台灣顯示器產業的特種部隊基地,外界傳出,蘋果龍潭廠用人規格極高,只有在台灣科技業擔任過高級經理的人,才有機會進到這工作。本刊調查,蘋果從晨星、群創挖角多位資深研發人員,甚至還是聘用台大有機光電實驗室畢業博士生最多的外商公司。 許多蘋果團隊成員,都出身台大有機光電實驗室。像陳介偉,他從台大畢業後,曾到美國研究可撓式OLED螢幕,一二年,他從友達跳槽蘋果,蘋果即將推出完全無邊框的包覆式全螢幕專利,就是由陳介偉設計出來的。 蘋果用台灣最了解OLED的團隊,找出打敗三星OLED技術的方法。這是因為,微發光二極體和OLED的基本原理可以互通,兩者都是自行發光的技術。只要把微發光二極體取代現有的OLED發光材料,就有機會繞過三星的OLED專利網,做出比三星更好的產品。 在龍潭廠,蘋果把這些高手分組,反覆測試誰的想法更好。其中一部分負責OLED技術開發,一部分負責微發光二極體技術開發,這座廠裡,有最先進的顯示器和半導體設備,讓一流好手反覆做實驗,蘋果再比較。「去年,蘋果就從龍潭廠拿出一片解析度一千DPI的面板,要三星照做。」一位產業人士觀察。 只有蘋果辦得到讓台積電、聯電投入研發LED 龍潭廠更聚集了台灣頂尖的供應鏈廠商,「他們經常把人叫進去開會、討論,面板、半導體、機構都有,」一位顯示器廠總經理說,「全台灣都已經問過一輪了。」 「他們測試各種想法,就像放火燒遍整座森林,直到確定沒問題為止。」一位產業人士觀察,「只要蘋果登高一呼,原本不存在的供應鏈就會自動成形。」 採訪中,多位消息來源透露,台積電現在正用先進封裝技術,和蘋果合作研究微發光二極體技術。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派出位於七廠的先進封裝單位,越級挑戰,拿最頂級的半導體設備和人才,跟LED廠合作,做原本被認為精密度較低的LED上游電路測試,測試每一顆微米大小的晶粒是否能正常運作。如果不是蘋果的影響力,誰有能力讓台積電賣掉LED部門後,重新做起這個生意? 而且,蘋果還邀請聯電的研發人員,和台積電一起拿出最新技術競爭,比誰的想法更棒、更有效率,這件事恐怕也只有蘋果才能做到。 蘋果需要的微發光二極體晶粒,要求和照明用LED完全不同,以前LED廠做照明用的產品,比的是誰的產品電流大,亮度高,現在卻要比誰做得小,比誰做的顏色更精準。 目前台灣只有極少數磊晶廠能提供這種高階LED產品。晶電總經理周銘俊坦言,晶電的迷你LED二極體產品已能運作,但旗下的LED,還需要克服最後幾項障礙,才算成熟。他分析,晶電每年投資數千萬到一億元研發,「這件事(LED微縮化)一定會發生!」 友達旗下的隆達,也積極準備用自己生產的微型LED,做出全彩顯示螢幕,展示自家的技術能力,也只差突破最後一個顏色的LED技術障礙,就接近成形。 鴻海集團也沒有閒著。去年,群創董事長王志超突然公開表態,「如果OLED只是一種過渡性技術,是否值得投資」,他認為,比成本,傳統的LED在大尺寸面板上遠比OLED有優勢,比規格,微發光二極體在小尺寸面板上勝過OLED。業界評估,投資微發光二極體生產線,成本只有OLED的十分之一。 王志超沒說的是,群創內部這兩種技術都有,而且都在搶蘋果去三星化的商機。 例如,群創研發總處長周正旭,今年六月將被調到鄭州做OLED實驗線,群創對研發部門已下達今年完成OLED量產研發的命令,目標是明年,鴻海將能在深圳量產OLED,分食三星OLED訂單。 群創同時把微發光二極體列為重點研發項目,「這個計畫是由鴻海直接管控」,一位產業高階主管觀察,鴻海和LED大廠日亞化關係密切,鴻海結合日亞化、榮創和群創的技術,就能做出自己的微發光二極體產品,跟上蘋果去三星化的腳步。幾年前,蘋果龍潭廠就已在內部展示過彩色的微發光二極體樣品,他們手上已經掌握如何控制LED色彩均勻度,解決漏電和大量生產的方法。蘋果現在已經考慮到,如果這項技術成熟,要怎麼樣降低成本。 蘋果明後年有可能展出採用微發光二極體的Apple Watch,在穿戴式裝置上測試之後,再把iPhone的顯示螢幕換成微發光二極體。如果突破降低製造成本的關鍵,未來蘋果可能會請台灣供應鏈代工生產自製螢幕。多位業界大老觀察,微發光二極體市場可望在兩年內浮現。 但,蘋果會不會像放棄藍寶石玻璃技術一樣,突然放棄微發光二極體?一位產業大老觀察,「現在多路人馬都在加碼投資」,像臉書剛併購InfiniLED,中國也將把微發光二極體列為重點計畫,集合數十位教授研究微發光二極體,大陸三安光電也準備搶進。 三星也已經進入警戒狀態,不只派研發副總經理拜訪台灣研發微發光二極體的單位,今年還傳要併購台灣公司,業界傳出,三星計畫明年搶在蘋果前面,先展示微發光二極體技術。「三星現在擁有各種顯示技術,這個地位不能被蘋果打破」,一位產業人士觀察。 三星進入紅色警戒蘋果當司令,台灣彎道超車好機會 今年,蘋果去三星化的陣勢已全面鋪開。在顯示器領域,除了加快自製顯示器的技術布局,蘋果同時鼓勵鴻海、日本JDI(日本顯示器公司)、中國京東方加速量產OLED,分食三星的OLED市場,等於驅虎吞狼,發動大軍圍攻三星命脈。 另一方面,業界也傳出,蘋果將和鴻海合作競標東芝,拿下記憶體領域的主導權,降低對三星的依賴。蘋果還計畫自製圖形處理晶片,靠拉高自製率提升獲利。 事實上,蘋果執行長庫克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吹響了台灣高科技產業鏈的集結號。今年,表面上看,是蘋果對三星的全面讓利,但真實狀況是,蘋果結合台灣供應鏈,布局全面反撲,這場戰役,將是台灣供應鏈彎道超車,超越三星的難得機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