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抱緊高成長股

《獨家調查》14年長線追蹤,發現股價上漲的祕密 18檔高成長好公司 抱緊翻倍賺

【有片】獨家調查》14年長線追蹤,發現股價上漲的祕密

【有片】獨家調查》14年長線追蹤,發現股價上漲的祕密

美中貿易戰多次攪亂全球市場一池春水,不過隨著川習會有望、美國聯準會(Fed)出現降息意向,在台股具有呼風喚雨能力的外資,近期回頭加碼,更一度於6月19日買超上市櫃共計231億元,帶動台灣股、匯勁揚,大盤指數短線出現報復性強彈,撐起台股半邊天的台積電等公司股價走揚,而具備優異體質的中型公司,也正獲外資悄悄吃貨。 《財訊》今年再度與台灣董事學會合作獨家調查,針對自2004年台股全面納入MSCI(明晟)新興市場指數後,挖掘中小型公司進化成市場中流砥柱的足跡,包括5G(第5代行動通訊技術)概念股的瑞昱、智邦及傳產股的百和、興富發等,外資6月17~21日當周買超4000張起跳,顯示這群「中堅企業」,有機會躍居台股未來的中流砥柱,甚至成長至大型企業市值規模。 中、小型企業持續轉骨 撐起台股未來的關鍵能量 以大立光為例,原本是一家名氣不大的中型企業,15年前公司市值僅有190.1億元,靠著將近25%淨利年複合成長率,吸引資本市場追捧,股價一度來到6000元、市值高達8046億元、外資持股比率衝過5成,就這樣躍登台股股王一頁傳奇。 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暨常務理事蔡鴻青認為,其實台股在國際市場的定位仍屬小型市場,且1600餘家的上市櫃公司中,只有2%是大型股,卻占了台股56%的市值,「這個比率真的非常懸殊,若要台股持續活絡,絕對不能只有讓這2%的企業撐盤,必須要有更多具潛力的中堅企業浮上台面。」 台灣董事學會透過高報酬、高獲利的基本面篩選後,再將上市櫃公司市值區分為3大類,分別是50億美元以上的大型企業、5億至50億美元的中型企業、以及5億美元以下的小型企業;蔡鴻青發現,大型企業成熟度與存續能力不是問題,中、小型企業能持續「轉骨」,往更高階層的歸類邁進,才是帶領台股永續的最重要關鍵。 據統計,從2005年至2018年為止,共有103家公司「小型轉中型」,有20家「中型轉大型」,數字較前1年的調查分別增加11家與3家,顯示台股的基本面動能仍然生機蓬勃;再從這些企業中,精挑細選100檔體質好的公司,稱為Fast 100(高成長100),也就是深具潛力「登大人」的「中堅企業」。 雖然中堅企業力爭上游,但去年美中貿易戰首度爆發,台股仍然小摔一跤,上市櫃總市值由1.09兆美元降至1.05兆美元,減少約4.25%,尤其科技股表現灰頭土臉,占台股市值一舉下降3個百分點,傳產、金融、地產則逆勢增加,分別增加1個百分點以上。 中轉大:傳產、抗震股受寵 小轉中:消費、生技股出頭天 進一步觀察高成長100當中,由中型轉大型的個股,以統一超、統一、遠傳位居2018年市值成長率前3大,顯示傳產、抗波動性的個股大獲投資人聚焦;但如以近14年市值年複合成長率觀察,則以大立光、可成、統一的表現最為驚奇。 而高成長100裡頭,由小轉中型股,例如類似控股公司的晟德,旗下轉投資表現大發威,加上去年擁澳優乳業的處分利益,不畏貿易戰,大獲買盤青睞,單年度市值成長率高達52%,近14年來的複合成長率跳升至34%。 特別的是,屬於「小轉中」的公司近14年來市值增速驚人,卻只有群聯、中美晶是科技股,其他都是以消費品與醫療保健為主的個股。 蔡鴻青認為,短線來看,高成長100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市值縮水,但體質、營運動能無虞,股價修正反而有機會是買點。如再進一步細分產業別,科技股基本面常有「一家公司定生死」的情形發生,像今年華為事件殃及的科技股眾多;但非科技產業則不同,在多元化的產業中各據山頭,台股的下一個50年,有機會成為非科技股當道。 但值得注意的是,蔡鴻青指出,近年來全球資本市場正面臨一波結構轉型,資金朝向大型企業集中化,帶動大企業市值愈來愈大,自2013~2018年,大型企業占台股總市值比重從50%成長至56%,大者恆大的現象明顯,中、小型企業在台股注目度卻遭到排擠。 中小型企業面臨的挑戰之一,就是歐盟MiFID II法規實施,投資成本從賣方轉移至買方。「這個規範造成外資寧願買1份市值50億美元大型股的報告,也不太願意買5份市值10億美元中型股的報告。」蔡鴻青講得直白。 資本市場出現結構轉型 「中堅變頂尖」面臨3大挑戰 過去分析師報告可以免費參閱,MiFID II上路後,買方投資成本被墊高,為追求更有效率的投資,外資轉而只專注評估大型企業營運表現。本土投顧龍頭高層也說,MiFID II實施後,中型企業研究報告的買家確實有變少,有危機意識的中堅企業不會只停在原地,更應挾著基本面優勢壯大,才有機會被外資加碼背書。 中小型企業的第2個挑戰,則是世界投資ESG企業風潮的興起。所謂ESG,是企業在環保、社會、公司治理3大面向的著墨。愈來愈多金融機構或被動型基金,只投資善盡ESG的企業。蔡鴻青表示,當前ESG標準多半只適用於大型企業,若要套用在中型企業,宛如小孩穿大衣,既不合適也難達標。 舉例來說,大型企業講究專業經理人團隊,因此不會出現董事長兼總經理的情況;反觀在中型企業,1人兼任董總卻是很常見的。所幸台灣已有部分中型企業意識到趨勢潮流且努力改善,5年前政府也開始舉辦公司治理評鑑,若能躋身治理評鑑前5%,未來更易受國際級資金青睞。 中小型企業的第3個挑戰,則是家族企業老化問題。台灣20、30年代的戰後嬰兒潮,滋養了一批具有抱負的年輕創業家,在50、60年代白手起家,小企業變成世界級巨擘,高層也由青年走向老年,又在薪火相傳的觀念下,讓企業出現「老而家族化」的現象。 去家族化大勢所趨 挺過接棒更受資本市場信賴 根據台灣董事學會調查,家族企業控制人平均年齡為64歲,台灣家族企業占比高、歷史長且企業控制人年紀最高。此外,觀察整體家族企業,有高達7成比重為創辦第1代持續經營公司,顯然台灣家族企業在傳承接班計畫還不到位。 逢甲大學人言講座教授許士軍認為,現代潮流追求利害關係人的權利義務,外部環境加諸許多權利進入企業內,例如獨立董事、勞工董事等,會讓家族企業色彩逐漸淡化,最後慢慢消失。 台灣董事學會統計,2013年台灣家族企業家數占比為74.4%下降至2018年的65%,雖然台股仍有逾6成為家族企業,但去家族化已成不可逆的趨勢。許士軍表示,去家族化、挺過接棒關卡,不僅符合社會期待,也才能被資本市場信賴。 觀察台灣董事學會統計資料,能名列高成長100的公司,基本面都很不錯,但要有外資籌碼加持,才能讓股價上揚。 ▲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右)退休後,由其長子鄭平(左) 接下台達電執行長的重責大任。(圖/攝影組) 為了找出這些具潛力中堅企業,未來可能成為外資持續吃貨的對象,本刊特別從高成長100的公司裡,篩選連兩年獲得外資持續加碼、且今年持股比率增加最多的前18檔個股,再進一步以「符合今年公司治理評鑑前20%」作為條件,篩選出6檔個股,分別是聚陽、研華、中美晶、裕融、統一、統一實6檔,資料顯示,多年下來股價都有明顯成長,值得投資人關注。 外資買不停推升股價漲不停 精選6檔高潛力大黑馬 師大講座教授長吳壽山指出,目前台股外資持股比率約4成,其中有3成買賣變動性高,僅1成是長期投資;長投代表的是1家公司的後援與靠山,更是籌碼穩定的象徵,而能夠讓外資願意長投,當然是創造了買盤的安全感,不容易受短期外在環境影響隨意減碼。 吳壽山有感而發地說,台股的動能就是在這批中小企業,但中小企業和資本市場的連結一定要更加緊密;換言之,台灣不缺基本面動能,缺的是如何讓外資埋單,而這些未來將成台股中流砥柱的中堅企業,透過穩定的股東權益報酬率、連年股利配發等優勢,再跟上此波全球對企業永續的想像,有望再造股價與市值翻倍的奇蹟。延伸閱讀: 研華射三箭調控 力拚賺一個股本 聚陽5大布局奏效 四季都是旺季 統一培養鐵粉經濟 快攻亞洲杯

研華射三箭調控 力拚賺一個股本

研華射三箭調控 力拚賺一個股本

今年美中貿易戰白熱化,以美國與中國分別為第1、第2大市場的工業電腦龍頭研華,卻仍逆勢成長,5月更持續獲得外資買超,持有張數拉高至27.9萬張,持股比率也一度高達40%,研華堪稱是少數能獲得外資如此高度青睞的中堅企業。 研華今年第1季營收創下同期新高;4月與5月營收也相繼創下歷史新高、次高紀錄,研華在今年上半年的表現可圈可點。「其實這比我們內部預估的還差!」研華綜合經營管理總經理陳清熙自豪地笑說。 提前風險控管 產能移回台灣降低貿易戰衝擊 攤開研華的生產資料,研華銷往美國的產品,主要在中國江蘇的昆山廠製造,而昆山廠有高達4成比重的產品銷往美國,將受關稅影響。不過,早在2018年5月,研華內部就進行過風險評估,盤點出影響性最高的102款機種,並將其中的五50款機種逐步移回台灣生產,其餘的52款機種預計年底前陸續轉回台灣製造。 陳清熙指出,以美國市場占研華的營收比重高達30%估計,乘以40%(昆山廠製造銷美比重),就是12%,再乘上50%(已轉回台灣生產比重),即達6%;換言之,研華受美中貿易戰關稅衝擊的產品比重,已從30%降至6%。 儘管後來美國總統川普又把中國製造的產品關稅調高至25%,研華受影響的6%產品,也不一定都會造成損失。「要看個別(案子),有些(案子)墊高的關稅可以轉嫁給客戶。」陳清熙舉例,研華賣3台嵌入式無風扇工業電腦ARK系列給SI(系統整合商)要價10萬元,是要裝在售價2、3千萬元的機台上,最後賣給台積電,因此研華的工業電腦占機台總體成本的比重很低,所以客戶對我們的產品價格敏感度並不高,若再吸收25%的關稅,仍在可承受的成本範圍內。 更何況,科技產品驗證動輒花費半年至1年的時間,若產品通過認證後,要再變更採購的代價並不小;因此原本外界預期美中貿易戰,研華在美國市場將會受到很大的衝擊,但實際上仍在可掌握的範圍內。 ▲陳清熙指出,研華過去逾30年深耕物聯網,是研華連續10年營收與獲利 成長的關鍵。(圖/資料室) 擴大營運打擊面 積極布局全球效益逐漸顯現 除了提前風險控管之外,研華逆勢成長的關鍵還有兩點:分散風險(產品與應用面涵蓋廣)、展開全球布局,皆有助於減低美中貿易戰對營運面的衝擊。 研華的主要業務涵蓋4大類:嵌入式物聯網平台、工業物聯網、智能物聯網服務、網路暨通訊。「研華處在一個很有前景的產業─IoT(物聯網),這是過去10年研華營收與獲利成長逐步升高的原因。」陳清熙表示,公司內部也很專注,有40~50個產品單位,負責提供各式各樣的物聯網產品。 此外,研華早在2000年以前已展開全球布局。為啟動物聯網轉型大計,研華10年前陸續展開全球布局,包括併購、供應鏈投資等,主要收購和投資對象會以核心業務(平台與通路)的延伸為主,目的是強化平台技術與通路;如研華認購台灣智慧製造顧問暨系統整合商東捷資訊20%股權、收購日本自動化控制及電子設備製造商歐姆龍等。而且研華每年至少拓展1家海外子公司,去年有越南及俄羅斯子公司,今年新增土耳其和以色列,西班牙子公司也在著手成立。至今已在26個國家設立行銷據點。 接班梯隊就位 獲利逆勢成長受外資青睞 陳清熙表示,從區域角度,今年上半年中國市場相對slow(放慢),但新興市場(如中東等)與美國成長卻非常好;從產品面來看,工業物聯網產品表現遲緩,但網通產品成長則相當好,「客源分散、產品應用多元」是研華在動盪的經濟環境中,持續穩健成長的主因,因此單一市場、單一客戶對研華都不容易造成巨大的波動影響。 由於長期的穩建布局,歷年來,研華總能獲得外資逾37%的持股比率,不僅是基本面的穩健表現,還有公司治理(包含財報資訊的透明度)的績效有目共睹,研華已連續第3、第4及第4屆獲得「公司治理評鑑」前5%企業的優異成績。 曾是外資分析師的研華策略投資處與投資人關係資深經理蘇智蘋表示,研華成立初期,對網站的財報揭露就非常重視,提供非常有組織與友善的介面,並定期揭露財報、年報、舉辦法說會與股東會等,對外資與投資人的友善度與財報揭露是很大的加分;特別是外資通常都看不懂中文,財報與年報的英文版本,必須是中文版本逐字翻譯且文意通順,這是他們了解公司非常重要的資訊。 此外,在企業永續經營方面,外資看重的接班計畫,研華也早已啟動。2017年8月,研華董事會拔擢陳清熙、張家豪、蔡淑妍3位副總經理,共同接掌總經理一職,正式啟動接班計畫,並同時展開接班梯次的人才培訓。 研華董事長劉克振一向認為,要「先找對人,再決定要做什麼」。研華人力資源部門也擬訂「Elite 100+Elite Champion精英計畫」,每季在海內外海選人才;今年研華內部也試驗了一個人才發展計畫,其中的專案實作課程,將給予內部培育人才跨組織、跨流程的題目去完成,為公司長遠發展奠基。 去年,研華已賺將近1個股本;今年,外資紛紛喊買進,甚至預估研華有望賺進1個股本,也讓外界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獨家調查》14年長線追蹤,發現股價上漲的祕密 聚陽5大布局奏效 四季都是旺季 統一培養鐵粉經濟 快攻亞洲杯

聚陽5大布局奏效 四季都是旺季

聚陽5大布局奏效 四季都是旺季

美中貿易戰開打後,具有東南亞布局的紡織股,瞬間成為資金避風港,紡織股后聚陽不僅有轉單效應加持,近年來公司內部啟動結構轉型,祭出「提質帶量」策略,反映在今年表現,前5月獲利年增暴增5成,高於營收年增幅度的28%。市場早已預期聚陽明年有機會力拚賺1個股本,又以外資一路加碼最為明顯,今年持股一度站上48%,刷下新高。 「今年外資持股確實很高,快接近5成啦!」採訪當天,我們問起法人持股近況,聚陽董事長周理平這樣回應,他認為,外資持股高代表著穩定投資,也是對公司經營策略投下肯定票。 轉單效應燒到明年 外資回頭追捧持股近5成 翻開外資持股歷史紀錄來看,2015年聚陽的外資持股比率,曾有4成水準,隨後一路降至2017年的1成多;對照當時的業績表現,2015年稅後純益21.5億元,攀上歷史新高,隔年起連續兩年獲利衰退,2017年只賺12.8億元,可以解讀外資加減碼與公司營運表現呈現正向關係。 如今資本市場回頭追捧聚陽,業績回神是主因,去年度稅後純益15億元,終止連兩年衰退窘境,年成長17.2%;成長動能延續,今年累計前5月稅前盈餘8.9億元,年增53.8%,推升股價一度拉高至228元,創下近3年新高水準,帶動公司市值來到448億元。 分析聚陽動能強勁有3大原因:1、美中貿易戰的轉單效應。周理平特別找出近1年美國海關數據,他說,美國進口成衣金額為830億美元,中國占比33.3%,儘管從中國出口到美國仍是最大宗,但是越南攀升至15%,幾乎是中國占比的一半,換算絕對值為124億美元,等於是3700多億元,貢獻程度不容忽視;而聚陽在越南擁有600萬打成衣產線,自然跟著享受商機擴大的利益。 周理平直言,這波轉單效應會延續到明年,又以明年效應最為明顯。換言之,這兩年聚陽滿手訂單的現象不減,由於產能有限,高毛利訂單優先生產,預期明年獲利水準將有望比照2015年的高峰紀錄。 彈性布局調撥產能 減緩東南亞工資上漲壓力 2、擁有五大產區(越南、印尼、菲律賓、中國、柬埔寨),適度減緩東南亞整體工資上漲壓力。 過去是製鞋、成衣等傳統產業掀起越南投資熱,在美中貿易戰發酵後,電子科技業也到當地卡位,推升越南工資成本墊高,大廠祭出雙倍最低工資的薪資條件招工,衍生出搶工、缺工現象。周理平認為,越南工資成本上漲的結果,讓只接低價訂單的紡織廠,未來很難生存下去。 畢竟成衣廠是勞力密集產業,對工資成本漲跌很敏感,眼看越南工資只漲不跌,調撥產能成為必然手段,「假設越南平均工資成本墊高1元,印尼為0.2元,兩地平均起來,聚陽只要承擔0.6元,」比起只在越南設廠的紡織業,更有吸收成本上漲的能力,這是多產區布局的優勢,周理平解釋。 今年起聚陽訂單轉移動作加大,適度將低毛利訂單轉至印尼,看中的就是印尼工資相對越南便宜,「如果說聚陽總產線設定目標增幅為1成,越南會增加5%、印尼則是15%。」周理平表示。 也就是說,越南仍會增加產線,只是增幅減緩;相反的,印尼必須肩負起越南減緩缺口,以及因應美中貿易轉單所需的新產能,印尼扮演產能貢獻地位愈發重要。 不過越南工資漲,卻仍舊願意加碼的原因,周理平點出1個重點─地理位置。 品牌客戶針對全球3大洋5大洲有不同採購邏輯,例如,又短又急的訂單,會優先考慮中美洲,因為距離美國市場最近;如果是中美洲做不來的,第2採購順序就會下單至中國。簡言之,中國供應鏈可以滿足品牌訂單量大、工序複雜且快速交貨的各種需求。 ▲擁有5大產區布局,聚陽充分發揮產能調配優勢。(圖/資料室) 現在中國卡在貿易戰,為了避開關稅障礙,品牌客戶會選擇改由其他地區做成成衣再出口,但是上游布料仍須仰賴中國供應,鄰近中國的越南,就站在最佳地理位置,這也是聚陽仍會投資越南的主因,對公司而言,只要據點仍然踩著,就可以根據大環境做彈性調整。 切入新市場athleisure 不衝規模深耕高毛利產品 第3、切入新市場athleisure(運動休閒風),促使聚陽產品結構轉型。 athleisure是近期市場創造出來的新名詞,為競技athletic+休閒leisure兩個英文單字整合而來,顧名思義是指運動與休閒款式兼具的服裝。過去運動與流行兩大服飾品牌涇渭分明,不過近年整體服飾產業的趨勢,為時尚品牌希望增添吸溼排汗的運動機能,運動品牌想強化休閒風格,以前兩大板塊界線清楚,現在有一區塊會形成重疊圓圈,衍生出新樣態、新市場。 新樣態、新市場的崛起,意味著新機會,聚陽原本專注經營流行品牌客戶,周理平看準athleisure潛力,這4年來積極切入。 說穿了,時尚服飾訂單特性是價低量大,運動訂單則是價高量大,這是聚陽想耕耘運動品牌的原因之一。過往聚陽的經營策略是創造經濟規模,拉數量衝利潤的簡單邏輯,現在則是朝向產品毛利「提質帶量」原則。 歷經4年布局,目前athleisure訂單占營收比重3成多,估計今年有望站上4成,每年以兩位數快速成長;反映在公司毛利率表現,去年第3季毛利率為19.1%,第4季跳升至21%,今年第1季再墊高到21.8%,連續兩季毛利率水準都在兩成以上。 ▲擁有5大產區布局,聚陽充分發揮產能調配優勢。(圖/資料室) 周理平說,現階段聚陽接到athleisure款式,絕大多數是流行時尚品牌客戶,一小部分為運動品牌客戶,且規模偏小,不過這幾年鍛鍊下來,聚陽已有能力承接中型規模運動品牌客戶。 以代工制服、睡衣起家的聚陽,如今不僅生產流行時尚款式訂單,也開始接單瑜伽褲等運動機能服飾,聚陽的結構轉型大計,正在發揮效益。 值得注意的是,時尚服飾傳統旺季為3、4季,athleisure服飾則偏重在1、2季出貨,透過承接athleisure訂單,讓代工廠1年4季維持高稼動率,降低單位生產成本,平衡淡旺季落差。 挑戰年賺1個股本 擴產速度趕不上拉貨速度 簡單來說,跨進運動品牌供應鏈,將替聚陽帶來兩大效益,高毛利與高稼動率。 外在環境受惠於美中貿易轉單效應,內部結構轉型搶進新市場,可以想見,聚陽幾乎是被客戶訂單追著跑,產能擴建速度趕不上訂單增加速度,一時間難以全部消化湧現的商機。 為解決這項難題,聚陽未來將增加委外代工比率,透過外部協力廠的產能,積極拿下訂單;周理平設定目標,委外代工比率要從9%增加至15%,甚至不排除拉高至兩成。 不僅是展現趁勢快速搶單的企圖心,背後還隱藏著成衣廠輕資產概念。 過去設立1座工廠只要幾百萬美元,資金投入小,回收期短(2~3年);如今則是起碼2000萬美元,資金大、回收期長(7~8年)。在當前大環境變化速度快,回收期愈長、承擔風險愈高,聚陽調高委外代工政策,似乎也透露著,成衣廠逐水草而居的週期將縮短,隨時隨地快速調整產地布局將是王道。 延伸閱讀: 獨家調查》14年長線追蹤,發現股價上漲的祕密 研華射三箭調控 力拚賺一個股本 統一培養鐵粉經濟 快攻亞洲杯

統一培養鐵粉經濟 快攻亞洲杯

統一培養鐵粉經濟 快攻亞洲杯

成立52年的老牌食品廠統一,曾經面臨強勁對手的價格戰,繳出慘痛的成績單。統一董事長羅智先定調「毛利優先政策」,去年中國事業獲利攀上新高,現在他再度將企圖心放大,透過併購將搭建統一的亞洲食品大平台願景,推升外資持股比率從5年前的45%,一路加碼至今已達56%,帶動今年公司市值一舉突破4000億元大關。 回顧2013年時,中國泡麵王康師傅發動價格攻勢,統一中控也積極回擊,付出的代價是自家泡麵事業由盈轉虧。反映在統一中控泡麵事業部門,以往獲利水準約1億至2億元人民幣;進入流血價格戰後,2013年大虧1.4億元人民幣;直到統一喊停戰,才讓2014年虧損控制在9400餘萬元人民幣。 中國事業獲利創新高 聚焦品牌奏效鎖住高利潤 當年的「火腿腸大戰」堪稱是統一經營的轉捩點,羅智先說,「統一過去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做自己。」從此之後,毛利優先成為公司往後經營主要方針。 羅智先口中所謂的做自己,說穿了,目標是開闢一條適用在統一的道路,希望即使別人模仿了,也學不到位,只有自己可以通往的高毛利康莊大道;因此,這幾年羅智先不斷強調品牌價格、品牌建設工程,認為唯有培養鐵粉經濟,才能鎖住他想要的高利潤。 品牌建設的手段之一就是推新品、抬高價。例如,2014年推出平均單價每碗超過5元人民幣的「革面」,大膽挑戰中國消費者對於泡麵5元人民幣的心理障礙;2015年再提升單價,與蘭州牛肉麵名店推出聯名款商品,每碗單價高達10~12元人民幣,堪稱是中國市場最貴的本土泡麵品牌,如今中高價位的「湯達人」系列商品,也成為市場熱銷款。 因此,即使中國速食麵市場正面臨市場高度競爭,統一在中國泡麵市占率,仍從15%再度回升至21%。  維繫中高價位品牌形象,就不能隨意降價,這項政策也適用在統一在中國的飲料業務。2016年羅智先提出「零庫存計畫」,特別針對飲料產品,在中國嚴格禁止各地業務塞貨,商品並未實際賣出去,這種營收是虛的,當客戶端堆貨情況過於嚴重,可能就會降價促銷,對統一來說,反而是一種傷害。 擴張版圖拉長戰線 併購韓國熊津一路挺進印尼 日前統一中控公布去年度財報,飲料營益率攀升至1成,比起2014年的僅5%,成長1倍;泡麵營益率也有5.5%,甩開賠錢貨陰霾,帶動去年中國事業獲利刷下新高紀錄。顯然品牌建設工作奏效,統一中控毛利跟著提升。 兩岸食品與通路事業腳步站穩,如今,羅智先再度將格局拉高、目光放遠,將戰線從東北亞的日本、韓國,一路向下拉至東南亞的印尼。日前以69億元拿下韓國熊津食品7成股權,對於這項新併購案,他說,就好比是拼圖,統一正在拼出亞洲市場風景圖。 法人則認為,儘管熊津年營收約60億元,併入後僅貢獻統一營收約1.4%,不過熊津是統一進入東北亞的重要敲門磚,可望借力使力拼湊出亞洲版圖。 延伸閱讀: 獨家調查》14年長線追蹤,發現股價上漲的祕密 研華射三箭調控 力拚賺一個股本 聚陽5大布局奏效 四季都是旺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