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中國龍頭廠 高調演出的盤算

GSA記憶體論壇日前在中國上海舉行,全球大廠齊聚一堂,包括長江存儲與合肥長鑫存儲都出席盛會,更是首次對外揭露技術來源與量產進度,如此高調的舉動,在美中貿易戰的敏感時機,格外引發關注。

上海直擊》貿易戰升溫敏感時刻 中國龍頭記憶體廠高調秀技術的盤算

上海直擊》貿易戰升溫敏感時刻 中國龍頭記憶體廠高調秀技術的盤算

美國總統川普5月初才宣布與中國協商破局,不僅針對中國部分輸美商品提高關稅至25%,後又對華為展開制裁行動,引發全球主要廠商跟風,市場充滿肅殺氣氛;就在5月15日,第7屆全球半導體聯盟記憶體論壇(GSA Memory + Conference)在中國上海浦東文華東方酒店舉行,在這個非常時機點,論壇上的一舉一動都顯得格外敏感。 兩年1度的全球記憶體論壇,每年都會邀請與吸引重量級記憶體廠商共襄盛舉,今年包括三星、美光(Micron)、東芝、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威騰電子(Western Digital)、瑞薩(Renesas)、群聯、長江存儲、合肥長鑫等都是演講或與會嘉賓。《財訊》也前往上海參與這場盛會,直擊在中美貿易戰急遽升溫的氛圍中,中國記憶體產業的微妙變化。 今年最大亮點,是中國最大儲存型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廠商長江存儲,與最大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廠商合肥長鑫存儲首次出席該場合,並對外揭櫫技術來源與量產進度。尤其,美中貿易戰正打得火熱,在業界向來行事相當低調的長江存儲與合肥長鑫,這次如此反常的高調舉動透露出許多市場訊息。 兩大產業龍頭反常亮相 3大變化透露中國實力 全球半導體聯盟記憶體論壇是國際性的盛會,過去曾在美國、日本、台灣及中國輪流舉行,但繼兩年前在中國舉辦後,今年是連續第2次移師中國上海舉辦。全球半導體聯盟(GSA)指出,這是因為中國對記憶體產線的投資較高,以及雲計算和行動運算系統用戶的快速增長,再加上在中國有較多的新進者和新技術轉型的廠商,因此決定移師中國。 今年,長江存儲執行董事長高啟全、合肥長鑫存儲董事長暨執行長朱一明,都首次受邀擔任全球半導體聯盟記憶體論壇會議諮詢委員會(Conference Advisory Committee)成員;同時,長江存儲共同技術長湯強、朱一明也第1次受邀成為演講嘉賓,「這代表國際已經認同中國記憶體廠商的地位與重要性!」1位中國記憶體廠商高層解讀。 變化1》急起直追 國際地位與能見度大增 過去,無論是長江存儲、合肥長鑫存儲或福建晉華,身為記憶體產業的後進者,再加上全球主要的核心技術專利都已掌握在三星、SK海力士、美光、東芝、威騰電子、英特爾等韓國、日本、美國大廠手中,因此最被外界用放大鏡解讀的就是技術來源的合法性,智慧財產權一直是巨大的爭議,更是美中貿易戰的攻防重點。 尤其,2018年11月1日,美國司法部正式起訴中國國營DRAM廠商—福建晉華積體電路公司、聯電,還有福建晉華總裁陳正坤、何建亭及王永明3名台灣人,指控他們涉嫌共謀竊取美光估值高達87.5億美元的商業機密;美國商務部也以基於國家安全和經濟考量,將福建晉華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禁止美國企業對該公司出售技術或產品,這讓中國記憶體產業一度風聲鶴唳。 ▲長江存儲共同技術長湯強,首次公開將於8月推出新一代3D NAND Flash技術架構Xtacking 2.0技術。 變化2》搶先消毒 拉高分貝公布技術來源 但朱一明這次在論壇中,首次高調對外公布合肥長鑫存儲DRAM技術,是來自於已破產的德國DRAM廠奇夢達(Qimonda),以及倒閉並被美光收購的日本DRAM公司爾必達(Elplda Memory)前員工。「長鑫存儲通過與奇夢達合作,取得1000多萬份有關DRAM的技術文件及2.8TB(兆位元組)數據,這是公司最初的技術來源之一。」朱一明強調,除了技術來源之外,再透過自主研發,至今長鑫存儲已經擁有16000項專利申請,以及累計投產超過15000片的晶圓。 據了解,2017年5月,合肥長鑫存儲宣布投資72億美元,建設3期工程,目前是第1期工程興建12吋晶圓廠,月產能可達12.5萬片晶圓。據悉,合肥長鑫存儲也將於今年第4季,正式量產8GB LPDDR4規格的DRAM晶片。 此外,朱一明還罕見地大方公開供應鏈合作夥伴,包括艾司摩爾(ASML)、科磊(KLA-Tencor)、泛林集團(Lam Research)、東京威力科創(TEL)、應用材料等國際半導體設備與測試儀器大廠,頗有凸顯具備量產技術能量和技術正當性的意味。 其實福建晉華事件後,市場便傳出,美國司法部與商務部下1個要制裁對象,就是合肥長鑫存儲,因此這次朱一明一改往常的低調作風,如此「高調演出」,也不免讓外界聯想就是為了避免淪為下一個「福建晉華」的防堵措施。朱一明還在演講最後提到,「公平競爭、透明、倫理及承諾是關鍵的成功要素,開放全球夥伴關係與投資是必要的。」 同樣備受矚目的,長江存儲共同技術長湯強也在演講中宣布,將在今年8月正式推出新1代3D NAND Flash技術架構Xtacking 2.0技術。 變化3》力拚地位 加快研發與量產進程 2013年,長江存儲先後從IBM、中國科學院微電子研究所、清華大學、復旦大學、上海微系統所取得超過1500項專利授權;2015年又與美國NOR Flash大廠飛索半導體(Spansion)技術合作,開發3D NAND Flash,並針對3D NAND Flash研發出Xtacking技術架構,號稱可以加快I/O(輸入/輸出)接口速度、提高儲存容量及縮短上市時程。 他也透露,「今年即將推出的新1代Xtacking 2.0技術,屆時有望將長江存儲的3D NAND Flash提升到1個新高度。」讓外界對於Xtacking 2.0技術有高度期待,同時也觀察出中國記憶體廠正在加快研發與量產進程。從2017年推出Xtacking技術架構後,短短兩年的時間內,長江存儲又再推出新1代技術架構Xtacking 2.0。 隨著長江存儲與合肥長鑫存儲產品量產在即,外界也在高度關注2020年後,將對於全球NAND Flash與DRAM產業所帶來的衝擊。對此群聯董事長潘健成觀察,「(中國NAND Flash龍頭)長江存儲是很有實力的公司!」經過3年的技術累積,已經可以開始投產,未來在產業也將會有一席之地。 延伸閱讀: 大膽預測NAND Flash下半年好轉 群聯董座潘健成重押130億元掃貨備料 鴻海殺進DRAM玩真的?華亞科御用顧問公司悄悄搬進鴻海土城大樓

大膽預測NAND Flash下半年好轉 群聯董座潘健成重押130億元掃貨備料

大膽預測NAND Flash下半年好轉 群聯董座潘健成重押130億元掃貨備料

總能精準掌握儲存型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市場風向的群聯董座潘健成,今年他也受邀擔任全球半導體聯盟記憶體論壇的演講嘉賓。論壇前1天,潘健成在上海接受《財訊》專訪,面對近來NAND Flash價格持續下跌,「6月之後NAND Flash市場需求就會反彈!」潘健成肯定地說。 根據市調機構TrendForce記憶體儲存研究(DRAMeXchange)調查指出,受到伺服器需求疲弱、智慧手機換機週期延長、蘋果新機銷售不如預期等終端需求不佳衝擊,2019年第1季各類NAND Flash產品合約價綜合季跌幅近20%,是自2018年初NAND Flash市場供需轉為供過於求以來,跌幅最劇的1季。 潘健成觀察,市場需求仍在,只是延後拉貨,一旦NAND Flash市價緩跌、終端需求回溫,系統商消化完大部分的庫存後,就會開始回補貨,預期6月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與接下來的開學旺季,會帶動新一波的需求。 價格持續下探激出更大需求 電腦展與開學旺季添動能 潘健成判斷,NAND Flash價格續下探,將會激勵更大量的市場需求。「我手上130億元的現金全掃(全部拿來掃貨)了!」潘健成藉由手上握有高流量現金的優勢大舉採購,預期NAND Flash市況將谷底反彈,供應鏈廠商將啟動備貨潮,因此事先囤貨備料。 然而,NAND Flash市場需求回溫,並不代表NAND Flash價格止跌。潘健成認為,今年跌價狀態也仍將持續。 展望第2季,DRAMeXchange分析師葉茂盛表示,智慧手機、筆記型電腦及伺服器等主要需求較第1季有所改善。另一方面,NAND Flash供應商紛紛透過抑制資本支出、減緩新製程產出比重,甚至透過減產壓抑產出,雖無法立即扭轉供過於求的態勢,但對於市場環境有正面幫助。綜上所述,第2季嵌入式多媒體卡(eMMC)、固態硬碟(SSD)、晶圓等產品合約價仍將持續下跌,但跌幅較第1季有所收斂,落在10~15%。 只不過,NAND Flash未來前景看俏,NAND Flash控制IC市場並不見得會跟著成長。因為,不論1台儲存裝置用的是256GB(10億位元組)、512GB或1TB(兆位元組),都只會搭載1顆NAND Flash控制IC。再者,NAND Flash大廠傾向採取自行開發控制IC也壓縮NAND Flash控制IC廠商的生存空間。 「到了2025年,我敢跟你保證1顆SATA介面控制IC不用1美元。」潘健成不諱言,NAND Flash主控IC報價愈來愈低,但是研發與維修費用愈來愈高,是獨立NAND Flash主控IC製造商艱鉅的營運挑戰,「告訴你,這個(閃存控制器)市場其實沒有那麼大。」 控制IC市場沒那麼好玩 龐大研發與維修費吃掉獲利 他說未來獨立NAND Flash主控IC公司,很難存活,「可以賺點錢但不太好賺,賺的錢要投進去。」以群聯最新的SSD主控IC PS5012-E12為例,1顆要價6美元。但是開發這顆主控IC,主控IC前段開發費用,要1.35億元人民幣;後段開發費用,包括晶圓投片、封測、工具、光罩及測試耗材等,要2200萬元人民幣。 主控IC開發完,後續還要驗證。群聯企業級應用的主控IC可以應用於儲存容量8TB的裝置,但是驗證1種組合要花費45萬美元去採購200、300片的8TB容量NAND Flash,但是英特爾、美光、東芝等NAND Flash製造商料號加總起來有10種組合,1個組合驗證要花45萬美元,10種組合要超過400萬美元,「這市場沒這麼好玩。」所以,近年來不少獨立NAND Flash控制IC廠商已積極轉型成為NAND Flash完整方案供應商。 延伸閱讀: 上海直擊》貿易戰升溫敏感時刻 中國龍頭記憶體廠高調秀技術的盤算 鴻海殺進DRAM玩真的?華亞科御用顧問公司悄悄搬進鴻海土城大樓

鴻海殺進DRAM玩真的?華亞科御用顧問公司悄悄搬進鴻海土城大樓

鴻海殺進DRAM玩真的?華亞科御用顧問公司悄悄搬進鴻海土城大樓

今年全球半導體聯盟記憶體論壇上,除了中國廠商的動向受到關注,另一個廠商間私下耳語的話題,就是討論鴻海是否真的要跨足記憶體? 根據《財訊》查詢經濟部商業司商工登記公示資料查訊顯示,2018年12月,全球第3大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廠美光的顧問公司─新加坡商碁諾半導體公司(JIN Semiconductor),已悄悄把登記地址從桃園市龜山區大湖里文興路,變更為新北市土城區中央路4段53號4樓,而這個新址,正是鴻海位於土城的大樓內。 去年郭台銘奔走延攬戰將》記憶體圈瘋傳「卡位」耳語 碁諾半導體公司為1家顧問公司,2016年美光收購華亞科案塵埃落定後,華亞科在盤後發布的重訊,曾公告華亞科經董事會通過,為提升產出,聘用一家新加坡商Micron Semiconductor Asia及其子公司,以及碁諾提供顧問服務。 當年, 碁諾的地址也從原本的台中市西區英才路,變更為桃園市龜山區大湖里文興路,前者是靠近美光在台灣的廠區地址,後者是鄰近華亞科的廠區地址。為就近服務客戶,顧問公司遷移辦公室地址是常事,因此這次碁諾再將辦公室遷移至鴻海土城大樓,很難不讓外界聯想,鴻海是為進軍DRAM產業鋪路,也找上華亞科的「御用」顧問公司。 事實上,近年來鴻海要切入記憶體產業的消息非常多。2018年時,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四處奔走延攬DRAM戰將,於是讓鴻海摩拳擦掌卡位DRAM產業的消息,在記憶體圈不脛而走;不過,1位半導體設備大廠高層透露,「有聽說(鴻海要跨入記憶體產業)!但還沒到這(買生產設備)啦!」 不僅是DRAM,如今郭台銘也想插旗半導體產業。2018年8月18日,中國廣東省珠海市政府更在官網公布,16日與鴻海旗下富士康科技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在半導體設計服務、半導體設備及晶片設計等方面合作。根據協議,鴻海將在珠海建造半導體廠。「鴻海是玩真的!5月下旬我們按照鴻海在珠江的地址前往查看,發現真的在進行整地作業。」1位半導體上游廠商高層透露。 甚至,為了進軍半導體,知情人士指出,郭台銘更早已與台積電前董事長張忠謀互動密切,甚至透過張忠謀,希望能找到有經驗的人才加入。 ▲美光緊密配合的顧問公司,如今卻悄悄進駐鴻海位於土城的大樓內。(圖/林苑卿攝) 與珠海市政府協議合作》爭取巨額補助?另有籌謀?  有趣的是,雖然鴻海的動作頻頻,但論壇上廠商耳語的不只關心鴻海的進度,還有背後真正的盤算,「真的就這麼湊巧?!」鴻海投入半導體事業,就發生在中國大力投入巨資培植本土半導體業的關鍵時刻,「現在只要是說發展半導體、記憶體,都能爭取中國中央或地方政府的預算!」1位中國半導體業界高層形容。 據指出,上海、北京、合肥、南京等地方政府都有很多預算,只要是聽到要發展半導體、記憶體,這種能夠提高政績的投資案,動土典禮時一定會有官員到場站台,甚至捧著大筆資金提供補貼。 大概是鴻海樹大招風,再加上郭台銘近來為選總統的動機引發外界不解,造成市場上耳語不斷,好奇鴻海大舉西進投資半導體,到底是真要跨足新事業,還是有其他的盤算? 延伸閱讀: 上海直擊》貿易戰升溫敏感時刻 中國龍頭記憶體廠高調秀技術的盤算 大膽預測NAND Flash下半年好轉 群聯董座潘健成重押130億元掃貨備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