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揭弊者保護法》 保護得了揭弊者嗎?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初審通過《揭弊者保護法》,除鼓勵全民勇於檢舉,保護揭弊者亦多所用心;觀諸國外,唯有對違反規定的企業重罰,重賞吹哨者才能有效遏制不法。

永豐金弊案觸發 《揭弊者保護法》真的保護得了揭弊者嗎?

永豐金弊案觸發 《揭弊者保護法》真的保護得了揭弊者嗎?

2017年6月18日,台北地方法院裁示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因涉及三寶建設公司案,被羈押並禁見,引發社會矚目;而這個案件正是由永豐金控內部人,包括前永豐銀行總經理張晉源和前永豐金控王姓副總經理鼓起勇氣向金管會揭弊舉發,再由檢調後續追查。 永豐金控在當時除了三寶案還爆發鼎興牙材詐貸案,永豐銀行被詐貸5億元,張晉源發現這件事情不單純,因為牙醫診所用的牙材金額並不高,1次倒帳5億元,難道全台北市同時有200位牙醫倒帳?張晉源判斷這是詐貸案,除了向警方報案外,並清查金控有無利害關係人牽涉到此事,在向獨董陳述無效後,向金管會舉發三寶案及鼎興詐貸案。 張晉源坦言,當初在決定向金管會舉發時,心裡也曾有過很深的掙扎,因為在向金管會舉發吹哨前,張晉源的年薪高達3000萬元,他在想如果當初不要去舉發,而是請個半年長假到國外去,再回國說不定這件事已落幕,他不但可續領高薪而且還可繼續再講一些公司治理等仁義道德的場面話。 但張晉源最後覺得,在台灣比他了解金融業的人並不多,「這件事我不做,台灣沒有第2個人會做!」張晉源遂決定向金管會舉發永豐金涉及的弊案,「當初我也不曉得這些案件後面牽涉這麼廣。」 內部員工站出來 政府要有3項保護措施 事件發生後,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雖認為,張晉源和王姓副總舉報的內容,有助了解永豐金控的案件,並認證兩人為吹哨者,但並未保障這兩位吹哨者的權益,張晉源被永豐金控拔掉銀行總經理職務,且永豐金控在開除王姓副總外,還向她提起訴訟,讓她備受煎熬;據指出,永豐金控這些弊案前後牽連了多家銀行,而檢調單位也約談了多位經理人,這個案件也促成行政院加速制定《揭弊者保護法》。 行政院長蘇貞昌在院會通過此項法案時指出,官員收賄或公司行賄,做出黑心商品及製造汙染等,都是民眾深惡痛絕的事,行政院制定《揭弊者保護法》,不僅是在鼓勵全民做揭弊者檢舉爆料公私部門不法,更要保護揭弊者,因為做對事的人,不能受到欺侮。 ▲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行政院不只口頭鼓勵揭弊者,還要保護他們。(圖/吳尚哲攝) 這類公司內部的揭弊者,在國外通稱為「吹哨者」(Whistleblower)。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教授林志潔指出,由於目前企業經營運作愈來愈複雜,政府已沒有足夠的專業去監理,如果沒有企業內部的吹哨者,很難發現各種不法事件。因此,鼓勵並保護吹哨者對經濟發展非常重要,這樣才能防患未然,避免重大經濟犯罪事件。林志潔指出,吹哨者最需要的保護主要有「3保」,分別是身分保密、工作保障以及人身安全保護,政府必須做好對吹哨者這3項保護,同時防止企業對吹哨者報復。 行政院在《揭弊者保護法》中也訂有相關的措施,例如被檢舉的公司,不得對吹哨者採取解職、減薪、調職、洩露身分的報復措施,且對吹哨者或生活密切的人有犯罪行為措施,加重其刑1/2,並可發給吹哨者獎金。 ▲(圖/取自蘇貞昌臉書) 但張晉源表示,他自己當吹哨者後,沒有多久就被拔掉總經理職務了,行政院制定的《揭弊者保護法》對吹哨者的保護措施不太夠,但和以前相比已有進步,也算是跨出一大步了,但要發揮吹哨者揭弊的功能,也須從文化層面加以改革。 洗刷吹哨者汙名 稽核獨董不能放任無為 對此,林志潔指出,推動吹哨者勇於揭弊發現不法,還須改變兩個傳統文化。第1、就是許多人在觀感上把吹哨者稱為「抓耙仔」,政府必須加強宣導,洗刷吹哨者這個汙名,因為當你發現官員或企業有不法,提早吹哨防範弊端發生,反而對國家和這個企業是有益的。 第2個要改的,就是華人文化中效忠對象是人而非組織(即國家或企業)的觀念。例如,很多企業家喜歡拜關公,就算主子是個阿斗,也不能背叛,以表彰忠義;但在現代社會中,大家要效忠的對象應是組職而非個人,當上司有違法作為影響國家或企業的利益,就應該勇敢出面吹哨揭弊。 張晉源對此也非常感慨。他說,企業設置的稽核或獨董負有監督的功能,但沒有發揮應有的功效,很大的原因是很多人有不想得罪人的心態,這等於是「用不作為的方式放任事態惡化」。    張晉源指出,當初他發現鼎興和三寶案可能有問題,要向數位獨董說明時,有的獨董避不見面,甚至當他打電話給1位獨董時,這位獨董在電話中直接講:「我現在不能和你說話!」職司監督責任的獨董如此不作為,實在令人失望,獨董的責任必須加強。 此外,在《揭弊者保護法》草案中,雖然已明定對吹哨者的保護措施,但仍有3項缺點,分別是:補償太少、罰款太低、獎勵不明確。在草案中規定,吹哨者一旦被解職想復職而有困難時,公司除依法支付各項資遣費、退休金外,還須支付3個月以上的補償金。張晉源指出,這種補償實在太少,好像在保護報復揭弊者的企業,而且草案中還規定企業違反各種保護吹哨者規定的罰款,只罰5萬元到500萬元,這項罰款也實在太少了。 法案存在3缺點 重賞重罰才能弊絕風清 要解決這個問題,對違反規定的企業必須採重罰,而對吹哨者則應重賞,這樣才能發揮吹哨者的功用。張晉源指出,美國在安隆案發生後,制定了《沙賓法案》保障吹哨者,但到2008年還是發生金融海嘯,當時就在檢討為何事先沒有人出來吹哨揭弊;後來檢討發現,當內部人出來吹哨等於職業自殺,以後在業界就無法立足了,因此才有後續的《陶德法案》。 美國證管會並規定,只要吹哨者舉發的案件,證管會加處罰款超過100萬美元,那吹哨者可分到其中的1成到3成獎金,保障吹哨者未來的生活,後來在美林、摩根大通被檢舉的案件中,吹哨者也分到大筆獎金。 ▲美國《時代雜誌》曾將三位對安隆案、世界通訊弊案的女吹哨者,列為年度風雲人物。(圖/取自網路) 另外,2018年5月,英國巴克萊銀行(Barclays)執行長Jes Staley,因為追查吹哨者身分,被英國監理單位罰款64萬英鎊(約2500萬元新台幣),美國紐約金融監理單位知道後,再加罰巴克萊銀行1500萬美元(約四.五億元新台幣),類似國外這種重賞吹哨者重懲報復者的措施,才能有效保護吹哨者。 張晉源說,雖然行政院訂的《揭弊者保護法》內容還有缺點,但至少在保護及鼓勵吹哨者上,已經跨出了一大步,面對這個法案,那些想做壞事的人們,早日放下屠刀吧! 延伸閱讀: 永豐金吹哨者告白 正義的煎熬為何遙遙無期? 一次看懂美國吹哨者法案的4階段演變史

一次看懂美國吹哨者法案的4階段演變史

一次看懂美國吹哨者法案的4階段演變史

目前吹哨者法制較完備是在美國,法案也經歷了4個階段的演變。美國第一個吹哨者法案,是在南北戰爭期間,政府買的槍械物資都不太能用,後來發現是有人造假欺騙政府,在1863年訂立《FCA法案》,鼓勵舉報欺騙政府的案件。 1986年發生美國挑戰者號太空梭爆炸,事前已發現問題卻沒有人檢舉,1998年制定《WPA法案》,鼓勵政府公僕發現問題時勇於吹哨檢舉;2000年爆發安隆案,上市公司做假帳多年卻因怕被報復無人檢舉,因而制定了《SOX法案》,規定對吹哨者報復須罰錢又坐牢。 2008年美國又發生雷曼兄弟案,因吹哨者怕失去生活保障,無人事先檢舉,美國遂在2010年制定《DODD-FRANK法案》,給吹哨者高額獎金,以保障吹哨者的生活。 延伸閱讀: 永豐金弊案觸發 《揭弊者保護法》真的保護得了揭弊者嗎? 永豐金吹哨者告白 正義的煎熬為何遙遙無期?

永豐金吹哨者告白  正義的煎熬為何遙遙無期?

永豐金吹哨者告白 正義的煎熬為何遙遙無期?

永豐金控風暴過去兩年多了,《揭弊者保護法》草案送進立法院了,台灣公司治理在亞洲12個市場中排名第5;但事實上,我們與惡的距離,仍然沒有拉開。 永豐金控王姓前副總經理,就是當時在永豐金控多項弊案中,「唯2」具名的揭弊者。因為她勇敢地兩次揭弊,才讓主管機關發現永豐金的弊案。 但她隨後也因而被永豐金無預警開除,還提起民刑事訴訟,兩年多來被數10封存證信函和輿論攻擊,丈夫為此暴瘦,她自己也因壓力過大,兩度開刀切除腫瘤。「所以很抱歉,這次家人強烈希望我的名字不要再見諸媒體,我不能再讓他們承受更大的壓力了。」 王前副總在加入永豐金前,曾於瑞銀、花旗等外商銀行擔任財務主管,這些公司非常重視建立員工揭弊觀念,定期提醒及訓練;所以對她來說,揭弊是保護公司、保護股東,做對的事,看到疑似舞弊就去告發遏阻,並沒有想太多。 沒想到她提出舉發後,對外卻被高層抹黑成「管理高壓,涉人身攻擊、情緒管理不佳並抨擊主管之失當言行」;對內被同仁公審霸凌,向永豐金控獨董揭弊時,獨董沒有積極作為,還在董事會表決時贊成解任她。 獨董則透過公司表示,有依照內部程序請稽核單位釐清事實,在2017年1月~5月之歷次董事會、審計委員會及薪酬委員會上均有提出積極改進之建言。 決心奮戰到底 否則以後沒人敢揭弊 儘管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早已挑明了說,王姓前副總與金控財務長張晉源兩人揭露永豐金相關弊案,確實為「吹哨者」無誤,要求永豐金妥適處理,永豐金也成立了誠信經營委員會,宣稱要加強內稽內控、強化公司治理,但永豐金至今對王前副總的種種申覆仍不受理。 這兩年來,王前副總的復職請求,永豐金毫無進一步的回應,連當初大動作向王前副總提起的刑事自訴,永豐金也不出庭;雖曾提出和解,但金額卻只有150萬元。對比近日永豐銀行工會抗議的,去年總經理與副總平均年薪高達765萬元,這150萬元對一家銀行、證券財務長來說,更像羞辱。 更何況,「我要是收了,其他還留在永豐金的揭弊者該怎麼辦?所以我一定要奮戰到底,不能讓他們認為揭弊者的下場都很慘,否則以後都沒人敢揭弊了!」 得知《揭弊者保護法》送到立法院審理,她備感欣慰,肯定台灣終於把揭弊者保護由內部公司治理層面,提升到外部法律層面,讓吹哨者也較有保障;所以她願意再次站出來,希望透過自身經歷,讓外界更清楚知道揭弊者為什麼需要保護,以下為她的陳述: 我願意讓更多人知道我的過程經歷,主要目的是: 1、永豐金,應依照金管會的聲明,尊重我復職的要求,否則應有相對的合理補償。而且不要再繼續為難其他吹哨者。 2、希望媒體以第3方公正評論,《揭弊者法案》對揭弊者的實質保障程度。 過去媒體報導我被解雇,被永豐金提刑事自訴。事實上,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苦、驚恐和無助。2016年下半年,永豐金陸續爆發弊案如鼎興詐貸案、三寶建設,種種跡象,足以令人懷疑永豐金極高層疑似有不法行為,當時金控財務長張晉源,他要求我調查海外子公司的資產,2017年2~3月內部更無預警大幅調動及冰凍高階財務主管,加上永豐金又封鎖我的電子信箱儲存檔,及重要資料進入權,所以我無法繼續查下去。當時董事長何壽川及總經理游國治是三寶案涉案人,法遵及稽核的獨立性值得懷疑,所以當我察覺有異,就只有直接向金管會陳情吹哨舉發。 ▲兩年多來公司上下發出數十封存證信函、律師信及重大訊息公告,報復她的揭弊行為。 吹哨後被公司圍剿 「主審人」竟是交保嫌犯 2017年4月7日,我第1次吹哨,以電子郵件向金管會銀行局陳情,請主管機關調查永豐金無預警解除財控人員、妨礙內控的嚴重事件,沒想到從此活在不知道明天會面對什麼的狀況。 吹哨後的第1個工作日,4月10日,永豐金7位高層立刻把我叫去公審,包括人資、法務、稽核,而會議主持者竟然是在鼎興牙材案中交保的林姓嫌疑犯。隔天,我的員工卡就被停權,無法進入公司,被迫休假。諷刺的是,當天金管會就宣布三寶詐貸案裁罰永豐金1000萬元罰鍰,並要求1個月內強化稽核功能。 第2次是2017年5月3日當面向永豐金控3位獨董吹哨。我向3位永豐金獨董舉發,何壽川在2011年到2014年未實際出席永豐銀行董事會,卻詐領車馬費,請獨董查證事實。但事後稽核卻表示,何壽川有出席,所以無違法。而獨董也在10月董事會表決贊成解任我,即使早在6月檢調發現,何壽川至少5次不實簽領董事會出席費。而我的下場,卻是被非法解雇、遭提刑事自訴。 上述事件一再證明我的揭弊並非無的放矢,金管會也陸續對輝山乳業案懲處永豐金、相關人員解職、停職等,北檢起訴何、游等19人,但永豐金至今仍完全無視我的復職訴求,更對我不斷施加報復。2017年人資長就曾以「復職必須有適宜的內部程序」為理由,誘我出席9月19日的人事評議委員會,沒想到,現場的狀況卻是把往日與我於公於私都頗有交情的同仁,聚集起來指控我傷害公司,讓他們很難做生意! 我本以為金管會顧主委認證我是吹哨者的身分,應該從此青天白雲,但事實並非如此。 首先刑事自訴,就是另一種磨練,我都有被栽贓入獄的心理準備,但並不是我理虧,而是我自知沒有資源打這一場戰。面對財大勢大的永豐金,我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如何反擊呢?因此直到去年3月台北地方法院判決,永豐金自訴案不受理,那天我與家人都喜極而泣。  但民事如何呢?2017年10月至今,我一直很努力地爭取我的權益,但永豐金無視金管會的聲明,不回應我復職請求,也無任何補償。對我而言,揭弊是我基於20年外商背景及我本身的價值觀,沒想到這代價非常非常大,永豐金有龐大資源、錢、重大訊息、律師,不斷攻擊我,而我只有我的天主。 永豐金拖字訣 復職無望求職也碰壁 我還是努力透過台北市勞動局爭取權益,但永豐金在協調會上,仍不承認我吹哨者的身分。去年5月我也曾向永豐金誠信委員會請求復職,1個半月後收到的竟然又是永豐金律師函:要我與律師聯繫,不要逕自向誠信委員會獨董陳情。 前一陣子因朋友苦勸,我去年9月透過委任律師發函,向永豐金表達不排除和解,但前後我及律師發了14封信函,好不容易今年2月才和永豐金人資及法務長見到面,但之後都只回覆尚無明確想法。直到5月24日,人資才回覆,但內文卻又是以處理近期工會事務很忙為由,再將見面延至6月底。 老實說,我這段期間不是沒找過工作,但是面試時對方問兩個問題,就讓我處處受阻。首先,外商會問,你過去是否曾涉及訴訟案件,一旦我誠實回答「是」,就沒有下文了。再來,他們問「為何離開前公司?」我回答後,面談者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主管機關認證過的揭弊者」會是如此下場,無法復職,也沒有任何補償。 很高興這個法案終於送進立法院,對揭弊者已有某種程度的保護,也是相對進步。希望法案盡早通過施行,相信揭弊者有了這基本的保護之後,這會是個更公平正義的世界,為了其他以及往後更多的揭弊者著想,我每一步都要更堅定。 永豐金控表示,與王前經理人持續討論,目前還沒有共識,也沒有設定確切時間表。 延伸閱讀: 永豐金弊案觸發 《揭弊者保護法》真的保護得了揭弊者嗎? 一次看懂美國吹哨者法案的4階段演變史 永豐金控對財訊582期王姓前副總經理相關報導之說明 針對永豐金控前副總經理王姓前副總經理日前接受財訊採訪,對永豐金控諸多陳述,公司特別澄清說明如下: 一、    調職之說明  調職是基於業務及考績評核,與發送簡訊無關:公司在106年2月24日金控董事會通過職務調動,是基於業務考量及考績評核,遠早於106年4月7日她以手機簡訊對外發送訊息,該員職務調動與對外發送訊息無關。 二、公司對該員陳述事項處理情形 1.沒有無預警解職之事實:王姓前副總經理106年4月7日發送簡訊並接受媒體專訪,當時仍為金控兼銀行副總,每日仍進出公司,沒有無預警解職之事實。 2.無不理會當事人訴求情事:為釐清事實,永豐金控在106年4月24日、106年5月17日兩次寄發存證信函請她提出說明。並應她要求安排於106年5月3日、106年6月9日由金控獨董接受陳情,獨董依程序請稽核釐清事實,查證結果也有跟當事人說明釐清,並沒有不理會當事人訴求。 三、該員陳述事項時序錯誤 1.未能提出有進行或被阻止內部調查之具體事證:王姓前副總經理在調整職務前,任職永豐金證券,並無職權跨公司對永豐金租賃自98年後承作之三寶案進行調查。調任金控及銀行副總經理後,也未能提出有進行任何內部調查,或任何人阻止她內部調查之具體事證。 2.調整職務前擔任證券重要職務,早知悉輝山乳業融資案:該員在調整職務前,擔任永豐金證券執行副總、財務長,及永豐金證券(亞洲)董事等重要職務,且早知悉輝山乳業融資案。   105年6月15日證券風委會報告永豐金證券(亞洲)融資業務風險控管,及106年1月4日證券陳前董事長召開香港子公司管理事項會議,討論永豐金證券(亞洲)融資業務風險,該員均有參與會議。   雖該員於106年1月19日在永豐金證券(亞洲)董事會對於保證金戶口擔保品過分集中(未針對單一個案)發言,經理部門已就其提問有所說明。  3.證券母公司及風管、稽核單位早於該員106.1.19關切集中度問題前即進行監控及查核:永豐金證券於106年1月4日由陳前董事長召開會議,要求對輝山乳業控管風險,儘快調降額度,遠早於她在106年1月19指出保證金戶口擔保品過分集中。 稽核早在105年1月查核發現輝山乳業集中度及流動性問題,並於105年3月11日出具稽核報告。另該員每週都會接獲風管單位之警示通知。 4.在該員向媒體揭露前,從未向稽法風或人資單位反映「疑似不當交易或行為,要求進行內部調查」。 5.董事涉詐領車馬費之情事已因事證不足予以結案:有關董事未出席董事會卻涉嫌詐領車馬費問題,經檢察官傳喚相關證人查證後,以未見明顯涉有詐領之情,已予結案。 四、解任依嚴謹程序依法而為 1.損害公司聲譽:公司是基於王姓前副總經理損害公司聲譽言論,其言論經查證後並非事實,因此做出解任職務之決定。 2.經人評會與董事會通過解任:金控及銀行經過兩次「人事評議委員會」會議決議,也經她申覆,金控與銀行董事會於106年10月20日通過解任案。 3.外部機構協助檢視:為求程序的遵法合規,委請兩家律師事務所檢視,確保公司解任處置的合法及妥適。 五、積極尋求溝通 雖然本公司已合法解任該員,但公司仍然願意與其進行溝通。之前大多透過律師文件往返,今年初公司與當事人已面對面溝通過兩次,雖然尚無共識,將繼續進行協商。 對於永豐金控的聲明,王姓前副總經理表示,不再回應,謝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