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鋼鐵梟雄謝裕民傳奇

他是台灣鋼鐵產業中極具爭議性的狠腳色,曾經身陷公司掏空案還被判刑。公司倒了,他沒有逃,勇敢面對,選擇最熟悉的鋼鐵業東山再起,還清債務。

鋼鐵梟雄 謝裕民傳奇台灣鋼鐵集團強勢崛起的幕後推手

鋼鐵梟雄 謝裕民傳奇台灣鋼鐵集團強勢崛起的幕後推手

他是台灣鋼鐵產業中極具爭議性的狠角色,曾經身陷公司掏空案還被判刑。公司倒了,他沒有逃,勇敢面對,選擇最熟悉的鋼鐵業東山再起,還清債務。再次崛起的他,靠著精準的併購學,用了十七年時間,整併上游到下游,一步步拼湊出他的「鋼鐵王國」。他是,謝裕民。 今年董監事改選有兩家公司被認為是戰火最激烈的,一家是大同,另一家是榮剛。角逐大同經營權的兩派仍在隔空廝殺,爭得你死我活。榮剛則在四月中旬和對手握手言和,代表市場派的「台灣鋼鐵公司」取得四席董事,爭奪戲碼提前落幕。但讓人好奇的是,去年開始在鋼鐵業躥起的台灣鋼鐵公司,究竟有何來頭? 「不要小看這家公司,現在很有實力。」一位南台灣的鋼鐵業者說。「他們生產的鋼筋,價格很有競爭力,是可敬的對手。」豐興鋼鐵發言人陳連興說。「他們買了很多上市櫃公司,不曉得下一家是誰?」青鋼金屬董事長陳清安說。「台灣鋼鐵背後的老闆是謝裕民,能讓他進來嗎?」榮剛董事長陳興時擔心地說著。 「這一次要進去的是榮剛,要想想以後怎麼與其他公司(指集團內的公司)合作」,台灣鋼鐵集團中被稱為「會長」的謝裕民,正在台南市區的辦公室裡跟同事討論著取得榮剛董事席次的戰略;「榮剛是集團的最後一哩路,怎麼樣也要打進去!」謝裕民說。 謝裕民的腦中,時刻浮現著台灣鋼鐵集團的藍圖,少了什麼產業,不是透過併購就是以合作模式來完成,如同拼圖一樣,拿下春雨工廠,是邁向集團化的入場券,榮剛,正是拼圖的最後一塊,拼上了,集團的布局才完整。有了完整的布局,台灣鋼鐵集團才有機會到香港或是新加坡掛牌上市,他的鋼鐵王國才算完成。 一年併購一家公司 從上游到下游 建構一條龍式煉鋼體系 「他是鋼鐵業的梟雄!」一位鋼鐵業者如此形容。意味著被他看上的標的,很難逃過。他有足夠的資金與法律人才,加上他又懂產業,能夠挖掘出最有投資價值的標的。謝裕民隱身幕後帶領的台灣鋼鐵集團,正以一年併購一家的速度,快速壯大躥起。 2013年開始,台灣鋼鐵公司先以金智富資產管理公司名義,陸續進入春雨工廠、久陽精密、沛波鋼鐵與官田鋼鐵董事會,建構出集團規模,也驚動了台灣鋼鐵業界。 榮剛,不是集團第一家準備進入董事會的公司,對謝裕民來說卻是最棘手的。陳興時是謝裕民在成功大學念機械工程研究所時的所長,雖然沒有直接的師生關係,但看到陳興時,謝裕民總要尊稱他一聲「老師」。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放下身段,被陳興時面對面的「拷問」,直到老師滿意點頭為止,一場董監事改選大戰就此熄火。 迄今,台灣鋼鐵集團旗下有6家公司,其中四家是股票掛牌公司,兩家電爐煉鋼廠──慶欣欣鋼鐵、易昇鋼鐵,集團市值超過百億元。翻開集團的產業布局,從上游的電爐煉鋼到中游的盤元線材製造,再到下游的螺絲螺帽,已經建構出一條龍式的電爐煉鋼體系。 進入榮剛董事會,台灣鋼鐵集團等於掌握濁水溪以南一半電爐廠產量,順勢登上電爐煉鋼業的龍頭寶座,鋼鐵業生態也因此大洗牌。在鋼鐵業,中鋼是高爐一貫化作業鋼鐵龍頭廠,平板類價格的走向靠中鋼喊盤;未來,國內小鋼胚、鋼筋價格的主導權,恐將落在台灣鋼鐵集團手上。 台灣鋼鐵集團是新興的鋼鐵集團,也是全台灣最低調且神祕的集團。而這個集團又是如何運作?目前,集團中的領頭公司是台灣鋼鐵,董事長是王炯棻,他是南台灣有名的律師,曾經幫謝裕民打官司,也是謝裕民的「分身」。從股權結構一路往下追查則發現,台灣鋼鐵集團的核心,是位在彰化全興工業區的慶欣欣。 走進慶欣欣的廠區,這天,電爐正在熔煉廢鋼,廠區內的溫度熱得像蒸籠,旁邊還伴隨著軋延小鋼胚的聲響。慶欣欣是電爐煉鋼廠,產品以小鋼胚、鋼筋為主,在國內,與慶欣欣營運模式相近的公司,北部有東鋼,中部有豐興,南部則有威致、海光、龍慶等公司。1992年成立的慶欣欣,營運的第二年就獲利,迄今,平均每年每股獲利約7至8元,鋼鐵景氣大好時,還曾創下每股獲利20元的紀錄,是鋼鐵業界中最會賺錢的電爐公司。 台灣鋼鐵集團「印鈔機」 慶欣欣三大招 創每股獲利20元紀錄 慶欣欣的獲利穩定,堪稱是台灣鋼鐵集團的「印鈔機」,也成為集團併購其他公司,或是進入董事會的重要「金援」。但同樣都是電爐煉鋼,為什麼慶欣欣特別有效率?除了採用舊的設備生產,降低固定成本攤提外,歸納起來,靠的是三大祕訣。 祕訣一:快進快出法。為了讓資金「快轉」,慶欣欣從原料廢鐵備料、製成鋼筋到產品出貨,只需兩天時間。其他公司,期間拉長到兩個月。時間縮短,直接影響到原料與成品的庫存數量和金額,以及營運周轉金。換算起來,慶欣欣只要準備同業不到10%的資金,就可以營運,大幅降低資金壓力。 祕訣二:把低價原料做成高價品。大部分電爐鋼筋廠採用的原料,不是來自於汽車廢鐵,就是回收廢鋼筋。慶欣欣則是使用烤漆鋼板、鍍鋅鋼板等廢鐵做原料。一來,採購價格低且供應量充裕;二來,廢鐵中有較高的金屬含量,可降低投入鋅、錳等金屬數量,有助降低成本。 祕訣三:製程整合提高產出率。從廢鐵熔煉到產出小鋼胚的製程中,透過調整生產線與設備,投入同樣的廢鐵生產,慶欣欣的小鋼胚產出率達92%,比同業的87%還高。 靠這三大祕訣,慶欣欣生產出來的每噸鋼胚成本比其他廠家少了1200百元,獲利率也增加了近10%。 用「新台幣」管理工廠 論件計酬獎勵 拚最少人力、最大產能 此外,在工廠管理上,慶欣欣則獨創「論件計酬」獎勵法,用「新台幣」管理工廠。員工到工廠上班,除了固定的薪資可領外,還有生產獎金可領,生產獎金揚棄齊頭式發放,改依照各部門的績效作為發放標準。 這一套方法就是,把公司的生產部門分成幾個大單位,每一個大單位再細分成幾個小組,每一個組大約5、6個人,並設有組長統籌管理,獎金的分配也由各小組長決定。 如此,每一個小組要用多少人、要生產多少數量,會直接影響到當月小組獎金,以及小組長獎金多寡,想要多拿獎金,就要降低小組內的人數,還要保持生產線順暢,讓生產效率發揮到最大。良性循環下,生產成效自然提高,「我們工廠裡月薪超過10萬元的有很多人。」慶欣欣董事長顏慶利說。 集團成員中的久陽,把這一套制度引進,結果同樣的員工人數,產量提高80%。久陽董事長孫正強說,「之前工廠裡老是喊人不夠,現在要加人他們都拒絕。」預計從第二季開始,久陽的業績就會看到明顯的效益。 慶欣欣獲利穩定後,開始思考要如何讓效益極大化,能做的只有兩件事,一是把產品線往下游延伸,另一個則是併購同業。他們決定兩種方式都用,透過併購同時,把產品線往下游延伸,不僅可縮短建置時間,還可以在短期內看到效益。 首先,他們和同樣位在中部地區,台灣最大鋼筋通路商益達利鋼鐵合作,慶欣欣生產的鋼筋得以快速去化,為資金創造出高周轉率。與益達利的合作,還觸動集團往下游延伸的想法,而春雨工廠,就成了建構集團規模的第一個對象。 「這是集團的入場券,拿不到這張入場券,後面的布局很難展開。」王炯棻說。春雨工廠是國內老牌螺絲大廠,研發能力強,在中國、印尼都有生產線,美國還設有分公司,是國內少數布局全球的螺絲公司。能否取得春雨的經營權,攸關到台灣鋼鐵公司是否能朝集團化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拚公司效益極大化 布局春雨 搶下集團化的入場券 集團中,2012年開始,負責找尋投資標的與買進股票的金智富,陸續從市場上買進股票。但,春雨股權集中,主要掌握在創辦人李氏家族,與後來入主的甘家手中,加上春雨單日股票成交量不足千張,實在很難買到足以撼動經營權的籌碼。 王炯棻花了半年的時間,終於說服甘家把股票賣出來,在一三年順利進入春雨。花了超過數億元才拿下進入董事會門票,卻沒有插手營運,經營權仍交給總經理李明晃,直到一六年才從台大借調林輝政教授, 擔任春雨董事長。 拿到春雨工廠這張入場券,台灣鋼鐵集團信心大增,旋即展開一連串的上下游整併,集團規模也漸成雛形。要成為集團旗下成員有幾個條件,首先,要與產業相關,接下來才會在意買進的時間與價位。時間,指的是董監事改選;價格,指的是股價要跌到值得進場的價位區。 董監事改選,每三年舉行一次,時間點好掌握,股價就很難拿捏。當景氣不好或是股價突然大跌時,反而是進場的好時機。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一次只瞄準一個獵物,耐心等待,機會來時,毫不猶豫、立即出手。 榮剛,就是台灣鋼鐵集團今年的「獵物」。榮剛以生產特殊鋼、合金鋼為主,董事長陳興時是德國的材料博士,具有研發技術與能力,產品打進高難度的航太領域,又有多項專利。若集團成員中有一家這樣的公司,會增色許多。若善用陳興時的技術,協助集團成員公司提升技術, 對台灣鋼鐵集團來說會大大加分。 集團的最後一塊拼圖 榮剛改選激烈戰火 終和平落幕 從去年除權後,榮剛股價跌破17元、進入歷史低價區,給了台灣鋼鐵集團絕佳買進機會。 過去,台灣鋼鐵集團都是「默默」地買進股票,等到股東會股票過戶最後截止日,跑出股東名冊時,對方才會發現,官田鋼鐵就是例子。 2016年,官田鋼鐵進行董監事改選前,才發現「台灣鋼鐵公司」竟然持有公司17%股權,雙方後來透過委託書徵求公司的牽線,把董事席次喬攏,台灣鋼鐵的名稱也是在那一次的董監事改選中,首度露臉。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榮剛,不同的是,陳興時在今年元月時提前發現,台灣鋼鐵持有公司相當多的股票,他想,與其等對手進攻,不如主動出擊,決定約對方喝咖啡。 台灣鋼鐵這邊出面協商的人是王炯棻,陳興時則派出兒子先探對方的底。「我們持有7萬多張股票,好歹給一席董事吧?」王炯棻說。陳興時這邊只歡迎他們當大股東,卻不願意讓他們進入董事會。 雙方認知差距過大,破局收場,並分頭大力加碼買進股票,決定放手一搏。台灣鋼鐵集團持股張數,從原先的7萬多張,一路加碼到超過10萬張,投入超過20億元資金,擁有接近23%股權。 陳興時也不甘示弱,透過子公司買進股票,還以策略聯盟方式,想要防堵台灣鋼鐵集團進入。「他們進來,我一輩子在榮剛的努力不就毀了?」陳興時說。加上媒體以經營權爭奪戰來形容此次董監事改選,讓陳興時為榮剛的未來頗為擔心。「我們進去其他公司都很尊重對方的經營,怎麼會毀了公司?你可以去打聽看看。」王炯棻說。 後來靠著鋼鐵界人士居中斡旋,加上台灣鋼鐵以後輩姿態向陳興時請益,化解誤解,雙方以為榮剛未來創造更大利益共識下,決定攜手合作,激烈的改選戰,頓時和平落幕。 「外界有人以禿鷹來形容我們,我告訴你,我們是『股利派』。」王炯棻說。什麼是股利派?「希望公司能經營得好,每年可以配發穩定的股利給我們。」「若產業上合作能夠發生綜效,降低成本、提高獲利,有什麼不好?」王炯棻分析說,「你可以去看看其他公司,久陽、官田,是不是狀況都愈來愈好?」 旗下公司營運愈來愈好 去年配得2億元股息 投報率逾5% 去年,台灣鋼鐵集團投資的這些公司,一共配得約2億元股息,投報率超過5%,創造出比定存高出數倍的利益。「如果股票還能賺錢,不是更好。」王炯棻說。這也是為何台灣鋼鐵希望投資的標的能夠年年配發股息,股息收入加上慶欣欣與易昇鋼鐵的獲利,集團才能持續進行併購。 台灣鋼鐵集團的「耐心」不光是展現在投資「標的」上,連「台灣鋼鐵」的名字都是等了很久才等來的。這個原本是台塑集團申請註冊的名字,眼看在台灣設立大煉鋼廠夢想難以付諸實現,遂在五年多前放棄。沒想到,另一頭有心人就立即接手,還成了集團的稱謂。 「台灣鋼鐵」的設立地點在台南,與位在高雄的「中國鋼鐵」頗有互別苗頭的意味。一個是電爐廠的龍頭,另一個是高爐廠的龍頭,南台灣也因為它們而「鋼味」十足。

謝裕民獵豹式併購  拚出百億集團跌倒,反而練就成賺錢的本事

謝裕民獵豹式併購 拚出百億集團跌倒,反而練就成賺錢的本事

台灣鋼鐵集團幕後推手謝裕民,曾身陷掏空公司85億元官司。 17年來,他從負債數10億元到掌控百億元市值集團,他是怎麼東山再起,成為鋼鐵業梟雄?  台灣鋼鐵集團從只有一家慶欣欣鋼鐵,發展到現有的集團規模,背後有一位最大的推手,那就是集團內人稱「會長」的謝裕民。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當時倒下去的公司不少,但能夠重新站起來的,除了國揚建設的侯西峰、中精機的黃明和,另一位就是謝裕民。 誰是謝裕民?他是在2000年掏空桂宏鋼鐵33億元、桂裕52億元的人。為此,他被判刑,直到去年從官司中全身而退。 在鋼鐵業第二代,謝裕民算是頭角崢嶸的人物,憑藉著成功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的學歷,加上從小在自家鋼鐵廠長大,不到30歲,就能自行設計拼裝桂宏鋼鐵永康廠,成為業界最有生產效率的鋼筋廠。這個猶如「印鈔機」的工廠,1993年把桂宏推向股票上市之路。 在注重「輩分與倫理」的傳統鋼鐵業裡,謝裕民以強硬手段來展現自己企圖心的作風,大大震撼業界。九四年,他曾經以收購委託書的方式,進入豐興鋼鐵董事會,還在股東會上質疑公司的經營績效。 少年得志設桂裕鋼鐵 重摔身陷官司 一帆風順,讓謝裕民信心大增,膽子也愈大,想在台中港區設立一座可以與中鋼媲美的煉鋼廠。他透過關係與行政院開發基金、中華開發及中鋼,共同在台中港設立桂裕鋼鐵。 這個局玩得不小,股東又頗具分量,但工廠建置進度延宕又遇到亞洲金融風暴,資金壓力沉重,加上拿去質押借款的桂宏股票,因為股價下跌持續被追繳保證金。紙包不住火,他遂在2000年9月向高雄市調處自首,掏空案才曝光。少年得志的謝裕民因此重重摔了一跤,儘管如此,建構鋼鐵王國的心願,未曾從謝裕民的心中消失過,而能讓他東山再起的,也只有他最熟悉的鋼鐵業。 靠著慶欣欣重新站起來的謝裕民,藏在心中的鋼鐵王國夢想再度燃起。他銳利且精準地盤算出,要邁向集團化的規畫與布局,他要成為全台灣第一個,把上下游業者串連的電爐煉鋼業者,「春雨是進入集團化的入場券,榮剛是集團布局完成的最後一哩路。」謝裕民接受《財訊》專訪時說。 有了上次失敗的經驗,這一次他更小心謹慎。過去,他會用蠻幹、硬幹的方式,現在他願意花更多時間來「等待」。等到股價跌到可以投資的價位,等到對方公司願意坐下來協商;而且,他一次只瞄準一個目標,不會貪多。 謝裕民最善用的策略是,買股、談判、進駐。首先,他會從市場上買進一定數量的籌碼後,再與對方談判。礙於官司問題,過去謝裕民不方便站在台面上,幫他打官司的律師王炯棻成了他的「分身」,與公司的協商、談判,或是進行法律攻防戰,第一位出馬的就是他。謝裕民只有在關鍵時刻才會出現。 他同時設計了「粽子式」的集團架構。粽子頭是金智富資產管理公司,負責集團成員「標的」選擇、資金調度與買進股票。但各粽子間彼此不會交叉持股,只有產業關聯與產品銷售,來作為防火牆。 這一路走來17年,謝裕民意志更堅定、身段更柔軟。提起往事,數度眼光泛紅。自首後,他半夜帶著全家摸黑搬家,就怕債權人找上門影響到孩子。過往場景,迄今都成了提醒他不能失敗的警鐘。 謝裕民能夠東山再起,除了他對鋼鐵業的熟悉外,還有3位貴人,一位是益達利董事長蔡玉葉,一位是中華開發的謝惠娟,還有一位是東鋼的侯貞雄。 東山再起3位貴人相助 營運漸回穩 當時,核心幹部到處借錢想要讓公司維持基本運作,台灣最大鋼筋通路商益達利鋼鐵老闆蔡玉葉,就是當初雪中送炭的援手之一。掏空公司的人,基本上都會被「另眼看待」,朋友避之惟恐不及,為什麼益達利卻願意伸出援手?「媽媽覺得謝先生很有責任感,遇到事情不逃避,這樣的人應該幫他。」蔡玉葉的兒子、目前擔任沛波鋼鐵總經理的葉俊良說。 「中華開發真的幫了我很大的忙。」謝裕民說。中華開發是當時的債權銀行之一,為了讓借款有回收機會,代表人謝惠娟找上謝裕民,共同商討解方,最後決定用AMC(資產管理公司)方式把桂宏位在彰化全興工業區的工廠,獨立出來營運,這座工廠後來變成慶欣欣鋼鐵。 蔡玉葉讓桂宏能恢復營運、員工有工作做;謝惠娟帶進中華開發的資金,讓慶欣欣有周轉金;侯貞雄則是當慶欣欣要開始生產時,二話不說,送來三萬噸廢鋼,讓慶欣欣電爐得以開工。 翻閱亞洲金融風暴期間,中箭落馬的公司,大都樹倒猢猻散,但桂宏的核心幹部幾乎沒有離開,還一路跟著他轉戰到慶欣欣。譬如,慶欣欣董事長顏慶利當時是桂宏的副理,總經理趙世傑是桂宏的廠長。靠著這兩人,一位負責銷售,一位負責工廠,讓慶欣欣在市場上快速躥起。 「他把責任全扛下來,說船沉了,一定要等到最後一位同事上岸,他才放心。」顏慶利說。「他真的很願意負責,公司倒了,該給員工的資遣費他都給了。」當時負責財務的林小琇回憶著說。 謝裕民投入全部心力在慶欣欣上,等到營運開始上軌道後,他開始「兼差打工」償還債務。他兼差打工的「工作」,就是整頓經營出問題的股票掛牌公司,整理好後再出售獲利。曾有過企業經營失敗的慘痛經驗,謝裕民練就一眼就看出問題公司的本領,還成了賺錢的本事。 2006年,謝裕民進入前身為享承科技的易通展科技,把這家瀕臨財務將出問題的公司,整頓後成為國內的網通廠;○七年,他進入訊康科技,整頓後,一一年賣給鏈條業股王桂盟。○九年,進入沛波鋼鐵前身的沛波電子,整頓後,把公司賣給益達利,還成為合作夥伴。「他經營公司真的很有一套。」久陽精密董事長孫正強說。 重情重義昔日恩人有難 二話不說幫到底 謝裕民靠著慶欣欣穩定的獲利與「打工」賺來的費用,一點一滴地把積欠數十億元的債務還清。「會長說,錢債好還,人情債難還。」顏慶利說。當年,曾經在他最困難時幫過他的,到現在都還接受到「人情債」。 當年曾經被桂宏倒過帳的盤商,現在,慶欣欣銷售的每一噸鋼筋會優惠五十元。東鋼的苗栗廠搬到桃園觀音時,慶欣欣停工一個月,全力協助。當年曾惠借十億元給他的吳家,謝裕民後來以極優惠的價格把桂盟賣給他們,讓他們順利借殼上市。 「他很重情重義且懂得感恩。」春雨工廠董事長林輝政說。林輝政是謝裕民的連襟,他一路觀察謝裕民,了解他的本性,所以才同意從台大工程科學及海洋工程學系教授職位,借調到春雨,今年將正式從台大辦理退休,在春雨擔任專職。 在謝裕民最困難時,曾經幫過他或是陪在他身旁的人,現在都有不錯的職位與收入。譬如,與他一起整頓慶欣欣公司,當年在中華開發任職、後來一路跟謝裕民到處整理問題公司的孫正強,目前擔任久陽鋼鐵董事長。當年幫謝裕民打官司的王炯棻律師被推上台面,成了台灣鋼鐵公司董事長,也是集團對外發言人。曾幫過他的蔡玉葉,現在,換謝裕民來幫他的兒子葉俊良,協助他進入鋼筋加工領域。 另外,林文淵在擔任中鋼董事長時,與謝裕民做債務和解,讓他得以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去年,當林文淵需要他協助搶奪台苯經營權時,謝裕民二話不說就跳下來支援,並安排他擔任多家公司董事。 因為跌倒,讓謝裕民有機會看到社會底層人的需要,現在,他每年要花費超過2000萬元,默默地在台南、台中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謝裕民從崛起、敗落到東山再起,從負債數10億元到集團掌控超過百億元市值,成了一方之霸。他是鋼鐵業的梟雄,也是不容小覷的鋼鐵新興集團幕後推手。

外資喊加碼 四檔鋼鐵股火力全開中國減產、公共建設需求增強

外資喊加碼 四檔鋼鐵股火力全開中國減產、公共建設需求增強

在立法院吵得不可開交的前瞻計畫審議,五大建設項目,都將間接受惠鋼鐵產業, 加上中國減產,供需漸穩,及全球景氣回溫,未來三到四年台灣鋼鐵業都有不錯表現。立法院正在熱烈審查預算高達8800百億元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預計從民國106年到113年,累積可帶動投資金額1.8兆元。前瞻基礎建設包含軌道、水環境、綠能、數位與城鄉建設等五大項目,不論哪一個項目,鋼鐵業將是最直接受惠的族群。 呂張投資團隊總監呂宗耀曾撰文指出,兩個因素讓鋼鐵股今年前景可期。首先,中國鋼鐵產量減產2%,使得鋼鐵供給需求趨於穩定,產業曙光展現。其次,美國經濟強勁帶動需求上升,2月分美國新屋開工率創十年新高,加上川普提出的一兆美元基建帶出預期心理,全球鋼鐵價格走強趨勢清晰,對產業有利。 近期歐系外資報告,首次將台灣鋼鐵族群納入研究追蹤個股並給予「加碼」評等,中鋼與東和鋼鐵是首選標的,並預估中鋼股價有上漲到33元潛力,東鋼的目標價則上看32元。歐系外資推薦的理由是,中國鋼鐵減產將對未來兩年鋼價帶來支撐,加上台灣積極建設內需,將有利於未來3到4年台灣鋼鐵需求。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算起來平均每年可貢獻的金額約千億元,所以鋼筋業者至少未來三年都不錯。」金屬中心MII產業顧問陳建任說,不光是公共建設需求增加,「新屋開工在去年年初落底,以及國外包含歐洲地區的經濟回升,對鋼鐵業都是好消息。」 既然鋼鐵業今年前景看好,要如何挑選投資標的?陳建任分析,以鋼鐵產業的上、中、下游來看,上游的高爐、電爐業者受惠於景氣回升,未來二到三年內業績都會不錯。至於中游,由於上游的原料供應增加,但少了上游原料價格上漲的帶動,加上還有被國外控訴傾銷等因素,今年的獲利比較難創造大幅度成長空間。倒是下游業者的情況相對樂觀,以鋼筋業來說,隨著景氣回溫,新建案開始增加,對營收與獲利表現都會有幫助。 近期,中國大陸鋼鐵流通價回檔約一成,龍頭大廠寶鋼、武鋼也調降5月分售價,對此,陳建任認為是屬於季節性因素,加上鋼價漲多回檔是正常現象,他並預估,8月底鋼價有機會反彈,且會持續到年底。在鋼鐵業前景一片看好時,「中國大陸經濟沒太大起色,讓鋼鐵業景氣回升多了變數。」陳建任提醒說。 三指標選股技術面轉佳、獲利穩、具成長性 雖然鋼鐵族群看好,但因為匯率波動大,不少以外銷為主的鋼鐵業,第一季獲利被匯率侵蝕不少,所以在投資這類股票時,匯率成了重要的參考指標。中鋼總經理劉季剛提醒,原物料價格波動大,以及匯率因素,都有可能會影響到今年鋼鐵業的獲利表現,「今年鋼價比較不容易再像之前一樣漲幅那麼大。」儘管中鋼第一季獲利表現不錯,但他對今年獲利不敢大膽看好,惟恐原物料價格以及新台幣匯率波動,會影響到業績表現。詳細圖文請見下頁>>>>> 其實,從鋼鐵業第一季業績表現可看出端倪。根據各公司公布的第一季營收表現,上市公司營收平均年成長26.79%,上櫃的成長率更高達32.67%。其中,唐榮第一季營收年增率超過一倍,達115.91%,威致則達87%,營收大幅度成長,來自於鋼價上漲以及銷售量增加所致。由於第二季鋼價持續調漲,預期第二季營收還會持續走高。 擅長技術面分析的大富資訊軟體部技術長黃家興從線形觀察,鋼鐵股的線形都出現好轉現象,但明顯集中在下游族群,且都與建設相關。從股票技術線形轉佳、公司獲利穩健又具有成長性,三個原則,共挑出以下四檔可投資的股票。 豐興第一季營收比去年同期成長38.56%,由於有低價原料庫存,加上產品售價調漲挹注,第一季稅前盈餘比去年第一季成長52.5%,成長幅度高於營收表現。由此推估,鋼鐵公司第一季不光是營收表現漂亮,獲利表現更可期待。此外,以前瞻計畫推動速度推估,預計第四季各項工程將開始發包,加上進入傳統旺季,屆時將是獲利另一波高峰。 官田鋼受惠於低價庫存、產品組合改善,加上新台幣升值等因素,今年第一季獲利表現不俗,單月獲利超過5000萬元。該公司第一季稅後盈餘1億5800萬元,與去年同期處於虧損狀態相比,每股獲利0.48元,情況大幅好轉。由此推估,今年獲利與去年相比,將呈現倍數成長。 受惠前瞻計畫豐興、官田鋼、新光鋼、青鋼出線 受惠第一季鋼價上漲,新光鋼第一季稅前獲利為4億1500萬元,年成長率超過四成,每股獲利達1.35元。在第一季創下佳績為良好利基下,加上該公司向來是公共工程的得標高手,前瞻計畫付諸實現,該公司將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新光鋼董事長粟明德看好鋼鐵景氣,從去年第四季就已大量採購低價庫存,享有低價庫存價差利益。隨著中鋼第二季盤價續漲約7%,預期該公司第二季獲利持續看俏。 至於輕鋼架廠商青鋼,從去年開始營運轉好,今年第一季營收2億7600萬元,比去年同期成長18.8%。由於處分上海廠預計獲利1億2000萬元將在上半年入帳,業外即貢獻每股1.7元,對去年每股獲利0.74元的青鋼來說,是一筆重要的獲利。另外,為拓展大陸市場,青鋼規畫將擴增微孔吸音板產能,新產能預計最快今年底開出,業績可望因此受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