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台灣3大造紙廠 市值蒸發逾400億

中國是製造工廠,也是消費市場,帶來的包裝需求讓造紙業迎來一波財富,更是培養出亞洲最大箱板原紙廠玖龍造紙,董事長張茵因此擠進中國前10大富豪;然而,這幾年中國環保政策當頭,也吹向造紙產業,一道限廢令逼得大、小紙廠必須縮衣節食,但這只是序曲,考驗正準備一波波襲來。

中國紅利不再 台灣3大造紙廠市值蒸發逾400億

中國紅利不再 台灣3大造紙廠市值蒸發逾400億

是什麼樣的政策,可以讓亞洲最大箱板原紙廠—玖龍造紙,去年度獲利暴跌47%,讓台灣三大造紙廠正隆、永豐餘與榮成,3家總市值在1年半時間,蒸發437億元,連榮成原本準備好的上市規畫也被迫喊停;許多指標造紙廠紛紛慘跌一跤,原因都相同,答案是中國限廢令! 去年起,中國針對海外進口廢紙採取總量管制,預計自2020年底,全面禁止海外廢紙進口;當時外界解讀,是中國拒絕收受海洋垃圾,但弔詭的是,媒體眼中的海洋垃圾,其實是中國各大造紙廠重要獲利來源,可以想見這道限廢令,對於中國所有的造紙廠已造成巨大衝擊。 不僅如此,中國造紙業還面臨更棘手問題,那就是過去中國包裝內需動能,靠著電商與產品外銷兩大支柱,帶動造紙家數一度高達3700家;如今,受到美中貿易戰迫使產業外移,連帶讓包裝需求跟著外移,紙器包裝產業也進入紅海競爭局面。 以前享紅利 現在面臨紅海 簡單來說,在中國設廠的紙業,都在面臨原料成本上漲與需求下降的雙重夾擊,可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玖龍今年2月1日發布盈利警告,2018年下半年財報,毛利率是從同期的24.5%下跌至15.5%,稅後淨利為人民幣22.59億元,年減47.8%;資本市場已經提前反映,玖龍股價最高在10.18港元,一路下挫至最低的6.82港元,近期回升到7.5港元以上,股價跌凶漲少,讓玖龍總市值從高點的477億港元暴跌至319億港元,身價縮水近25%。玖龍董事長張茵直言,去年為造紙業極具挑戰的時期。 中國前3大的包裝紙廠理文造紙,去年毛利率也從29.1%下降至2.3%,創5年來首度下滑,市值同樣縮水28%。唯獨山鷹造紙的獲利暴增,主要受惠於收購瑞典北歐紙業、美國紙漿廠以及中國聯盛紙業,帶動2018年獲利大增;不過山鷹率先公告今年第1季獲利衰退24%,剔除併購利益因素,本業動能衰退也立即顯現。 不只是陸資造紙廠財報數字難看,國內第2大工業用紙廠的永豐餘,公告去年度財報,驚見旗下永豐餘揚州造紙廠,由盈餘3億元轉為虧損10億元,所幸轉投資公司獲利成長,正負相抵後,整體去年獲利衰退1成。 曾經替榮成賺進將近10億元的海外小金雞母—無錫廠,也在去年度大虧7億元,該廠失血程度為20年首見,讓母公司榮成獲利衰退7成5。 ▲中國環保政策加嚴,台灣紙廠經營壓力劇增。(圖/吳尚哲攝) 榮成小金雞 去年大虧7億 中國限廢令為何會讓造紙廠獲利大降?原因就出在,長期以來海外廢紙價格比本土廢紙便宜且品質較好;禁廢令一出,本土廢紙趁機哄抬價格,價差一度拉高每噸200多塊美元,造紙廠難轉嫁稀釋獲利空間,甚至產生虧損。 目前中國海外進口廢紙採取總量管制,造紙廠必須事先向政府提出申請額度,核發下來才准許進口,凡是在中國生產的造紙廠都要遵循遊戲規則,表面上看似大家面對相同困局。 但台灣區造紙公會祕書長謝世平指出,儘管限廢令是針對中國全數造紙廠,當地政府難免會「獨厚」陸企造紙廠,給予進口額度會比外資造紙廠多一點。如此一來,形同是讓台廠處於不公平競爭。 從中國官方每月公布兩次進口廢紙名單觀察,去年度進口廢紙總許可量為1800萬噸,玖龍、理文與山鷹3家合計許可量占比高達6成,今年截至4月,3家占比也達52%,官方顯然給予中國企業較多額度。 以榮成為例,去年度拿到進口廢紙額度共計33萬公噸,仍是無法支援生產需求,迫使榮成必須轉購入價格較高的中國廢紙。今年狀況毫無改善,榮成無錫廠第1季拿到配額為3.7萬噸、第2季則降至2.7萬噸,第3季是否再下降,就連榮成也說不準。 謝世平分析,中國設定2020年底零進口的目標,可能是玩真的。因為中國造紙廠多數是中小型工廠,所產生的汙染問題嚴重,藉由限廢令不但可以提升環保標準,也可以進一步促使中小廠淘汰,達到產業升級的效果,也希望藉此提升中國廢紙回收率;畢竟目前歐洲、美國、日本與台灣廢紙回收率都在60~70%,反觀中國卻是低於5成。 競爭白熱化 正隆汰弱留強 「中國回收廢紙總數量,真的可以滿足當地造紙廠需求嗎?」永豐餘副總殷國堂忍不住質疑,中國一直是製造紙板、紙箱與衛生紙的主產區,而非消費紙箱包裝主市場,懷疑大陸是否會徹底執行廢紙零進口,因此儘管有法人喊出應該處分中國包袱,永豐餘仍認為,過去市場紙張一度供應吃緊,揚州廠發揮產能調度的功能,仍有其戰略地位。 正隆選擇切割累贅處分上海造紙廠,去年順利進帳人民幣5.2億元利益,若沒有這筆處分利益,將是台資3大紙廠中,在中國本業虧最多者。 ▲回收廢紙是紙廠重要原料之一。(圖/攝影組) 只不過,麻煩不只如此,正隆發言人何台桹表示,現在中國產業外移狀況相當嚴重,例如紡織業、製鞋業等製造業,讓中國紙張內需市場放緩,中國紙器包裝產業競爭只會愈來愈白熱化。 法人分析,過去中國紙包裝內需動能,仰賴著電商與產品外銷兩大支柱,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中國出口外銷放緩,或是產業出走,都會讓外銷包裝需求下降;眼看紙器包裝已成紅海市場,正隆內部也已經啟動汰弱留強政策,檢討旗下中國不具效益的紙器廠。 過去台灣廠商享受經濟快速成長的豐盛果實,如今上有禁廢令墊高生產成本,下有內需市場逐漸萎縮兩大困境,老牌造紙廠又該如何迎接挑戰,外界都在關注。 延伸閱讀: 中國子公司A股上市成泡影 榮成鄭瑛彬拚轉機

中國子公司A股上市成泡影 榮成鄭瑛彬拚轉機

中國子公司A股上市成泡影 榮成鄭瑛彬拚轉機

國內3大指標造紙廠的正隆、永豐餘與榮成,這3家當中,就屬榮成「登陸」最為積極,現已是中國第4大箱板紙製造廠,一度規畫中國子公司榮成環科申請A股上市。 當時消息公告後,立刻推升股價在2017年9月衝上50元新高點,總市值逼近600億元大關,當時正隆與永豐餘兩家合計總市值,還不及榮成,頗有年輕紙廠「超車」老牌廠的味道。殊不知,中國準備祭出史上最嚴格的廢紙環保禁令,卻也成為榮成第3代接班人、董事長鄭瑛彬當前最大挑戰。 時間倒回去年初,中國啟動海外進口廢紙總量管制措施,造紙廠必須事先取得進口額度,原本榮成一心相信,公司早已取得環保與各項審批建造許可,應該可以適用限廢令之前的環保政策;但事與願違,這道政策適用範圍不分企業大小與工廠環保等級,境內全數造紙廠強制一體適用。 進口配額 湖北廠沒拿到 只不過,核准數量不代表等於申請量,而申請也無法保障一定拿到許可,這兩種情況都給榮成碰上,平湖廠與無錫廠都有拿到額度,唯獨湖北廠至今未取得許可。 中國核准進口廢紙量高度集中在大型陸資廠商,再加上由於進口廢紙平均價相較於中國境內廢紙平均價便宜5成,價差曾經擴大到1噸人民幣1000元,如果要用20萬噸廢紙,等於犧牲人民幣兩億元利潤,讓榮成直言,台商很難與當地大廠取得公平競爭。 最後公司幾乎是被迫撤件中國子公司A股上市,當時榮成坦言,「錯估情勢是主因。」從未料想到限廢令造成的負面衝擊,竟如此之大。更慘的是,榮成新投產的湖北廠,至今依舊拿不到進口配額,公司發言人鄒永芳每回遇到類似詢問,只能無奈回答:「我們不放棄,一直努力申請」。 去年度財報揭曉,曾經替榮成賺進將近10億元的無錫廠,也在去年度大虧7億元,讓母公司去年度獲利衰退75%;今年第1季自結稅前盈餘2.2億元,主要是靠匯兌收益支撐,顯然歷經1年風波,本業營運未有起色。 過去15年來,靠著中國內需動能蓬勃發展,讓公司營業利益高達6倍成長,卻在一夕間產生大變化,這是鄭瑛彬揮軍中國市場20年來首度慘跌。不過這位掌門人過去經歷老臣反彈、家族紛爭與經營權大戰等,一路披荊斬棘鍛鍊出剛毅性格、幹勁十足,帶領團隊宛如帶部隊,市場脈絡、業務進度抓得緊。 鄭瑛彬不打算一路被挨打,很快做出調整,逆勢在台加碼投資70億元,新建造紙工廠、升級改造與綠色紙箱廠等。 據悉,這項投資策略之一,以台灣為基地,先進口美國、日本等國外廢紙,加工成為再生紙漿,再運到中國造紙廠做成箱紙板,雖然多了一層運費,不過這是為了因應,將來中國一旦落實2020年底海外廢紙零進口政策,榮成可藉由台灣供應中國3座造紙廠所需的原料,堪稱未雨綢繆。 ▲海外進口廢紙無法拿好拿滿,令榮成頭痛不已。 加工再生漿 轉進中國更划算 業界人士分析,此舉將有兩大效益,1、避免原料被中國廢紙回收商掐著脖子;2、美國廢紙價格便宜、品質好,從台灣購入後做成再生紙漿,再運到中國做成整卷紙張,其成本仍是比用中國廢紙便宜。 透過改造現有紙機,資本支出約10億元可以生產30萬噸再生漿,1噸再生漿可做成1.3噸成品,產出效益算高。 不僅如此,榮成也將隨時評估調控各地回收基地支援前線造紙廠。 此外,湖北廠2期瓦楞原紙產線年產能30萬噸,預計在今年第3季投產。雖然瓦楞原料來源為回收廢紙,但是對於廢紙品質不高,預期開出後,多少可以彌補中國獲利缺口。 只是無法避免,目前法人普遍認為,今年度榮成獲利表現頂多與去年持平,要想立即改善效果,短期內幾乎不可能了。 延伸閱讀: 中國紅利不再 台灣3大造紙廠市值蒸發逾400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