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美軍」壓境 台塑的逆襲

過去中東石化業者靠著原油與石化產品出口,在全球能源、塑料位居重要地位﹔如今,美國靠頁岩油(氣)正在翻轉刻板印象,從能源自主將轉變成為石化輸出大國,挾著高產量與低成本,上千萬噸新產能的美國石化大軍,促使原油與石化兩大市場重新洗牌,亞洲石化廠恐怕面臨一波淘汰賽,台灣石化業被迫加入賽局,身為國內龍頭廠的台塑,能否在這場競賽中脫穎而出,大家都睜大眼睛盯著看⋯。

2個關鍵數字  翻轉全球石化版圖》「美軍」壓境  台塑的逆襲

2個關鍵數字 翻轉全球石化版圖》「美軍」壓境 台塑的逆襲

剛出爐的兩個數字,近來成為亞洲石化業界熱議的話題,甚至可說是令人膽戰心驚。 第1個數字。美國自產的原油與成品油(汽、柴油等)合計,去年12月日均淨出口21萬桶,創下美國能源資訊署(EIA)有統計歷史、長達75年以來首次淨出口紀錄;受惠於美國頁岩油(氣)開採技術提升,美國即將成為全球最大產油國。 第2個數字。美國頁岩油產量持續提高後,隨即在下游掀起一波少見的美國石化投資熱潮,去年下半年開出400萬噸乙烯新產能,替首波投產揭開序幕;這意味著,未來4年,總計有1300萬噸新增乙烯產能加入市場。 ▲國際能源總署估計,美國將在兩年內成為石油淨出口國。(圖/達志) 挪威主權基金先示警 中東地位遭美取代,低油價時代來臨 光是看這兩個數字,可能還沒有什麼感覺。然而,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挪威主權基金在今年3月宣布,將全數出售油氣探採股票。雖然挪威財政部聲明,這是為了降低油價對挪威總體經濟的風險,但是外界解讀,挪威早已不看好油價走勢,替低油價趨勢率先開出第一槍。 油價不會好,接下來是什麼?「以後石化業,會很辛苦呀!」國內石化業龍頭─台塑化董事長陳郎如此示警。 長春集團副總裁陳顯彰更進一步預測,未來10年、20年後,美國可能會取代中東,成為全球石化市場中心,利用低廉價格的頁岩氣生產出來的下游產品如大宗聚乙烯等,更恐造成亞洲石化市場的產業失序和洗牌。 美國在去年底寫下原油與成品油的淨出口紀錄,這不是曇花一現,國際能源總署(IEA)預測,美國將在2021年成為石油淨出口國,成為影響國際油市的一股新力量,這一切歸功於頁岩油產量大增所致。 ▲OPEC在油市影響力遭到美國頁岩油削弱。(圖/達志) 台塑最高顧問李志村表示,現在沙烏地阿拉伯原油日均產量降至900萬至1000萬桶,早就不及美國日均產量1100萬桶。從生產力來說,曾經在原油市場呼風喚雨的老大哥沙國,對油價影響力早已大幅消減。 石化業苦日子來了?美國將成輸出大國,衝擊亞洲市場 反觀美國頁岩油影響力還在擴大中,今年6月,當地兩條輸油管將建置完成,從最大頁岩油生產區域二疊紀盆地一路拉到墨西哥灣,輸油能量大增,今年美國原油日均產量將會達到1200萬桶,明年1300萬桶,硬是擠下俄羅斯與沙國,穩坐全球最大產油國寶座。 最重要的是,美國總統川普並不樂見高漲的油價可能會影響經濟發展;「除非有戰爭,否則油價要上80美元都很難,也許會碰到80邊緣,但是不會站穩。」李志村預期,低油價時代已悄然來臨。 這將會帶來兩大衝擊:第1、油價低代表著煉油廠成本下降,其附帶產品─輕油價格也會跟著下調;而輕油是石化產業最上頭的原料,當原料成本走跌,塑化原料沒有上漲的道理,可以想見,石化公司營收規模將首當其衝,面臨縮水的窘境。 過去台塑化在2013年、2014年營收高達9000億元,當時市場喊出上看兆元營收目標,未來少了油價的助攻,要達陣的機率將變得微乎其微;所幸,煉油廠的營收規模雖會隨著油價波動,但最重要的獲利關鍵,還是看各家的煉油價差,仍可以各憑本事。 但第2個衝擊,恐怕就比較棘手。陳郎進一步指出,受到美國頁岩油產量大增的帶動下,帶動3年前全球石化廠爭相在德州、路易斯安那州大舉投資乙烷裂解廠,自今年起將進入投產高峰期,美國不僅是能源輸出大國,未來也會成為石化產品輸出大國。 陳郎特別點名,聚乙烯(PE)、乙二醇(EG)與聚氯乙烯(PVC)生產廠,恐怕會首當其衝。關鍵就在,美國石化業挾帶著高產能、低成本兩大優勢。去年度下半年,美商雪佛龍與艾克森美孚等大廠,率先開出400萬噸乙烯,今年起,信越化學、Indorama與台塑德州廠等業者,也要新增400萬噸乙烯,明年還有石化廠繼續投產;總計未來4年,市場將多出1300萬噸乙烯。 ▲美國頁岩氣帶動石化大廠在當地爭相投資。(圖/達志) 龐大產能難去化 亞洲面臨美國及中東倒貨壓力 近千萬噸的乙烯,就會產生近1000噸乙烯衍生物,未來如何去化,壓力難以想像。工研院材料與化工研究組副組長劉致中表示,2004年至2010年中東大舉開出石化產能,剛好碰到中國經濟快速成長,新增需求可以消化中東新產能,但現在中國的需求動能不如以往,再加上美中貿易帶來全球經濟降溫,幾乎沒市場可以完全吃掉美國新產能。 根據工研院材料與化工研究組經理范振誠評估,美國的多餘產能,因為地理距離優勢,會優先銷往歐洲、非洲與南美洲,其次才是亞洲;但是,原本供應非洲與南美洲兩大市場的中東石化業者,受到美國排擠後,則會改銷往亞洲來。換言之,亞洲石化市場勢必會面臨美國與中東同時倒貨的壓力,更將直接衝擊台灣石化產業,「大陸是塑化產品消費的最大市場,美國遠洋貨會往大陸銷售,壓低整個亞洲行情。」范振誠說。 舉例來說,聚乙烯價格走勢自去年2月開始緩步走跌,下半年遇到美中貿易戰打得火熱,大陸對美國石化品啟動懲罰性關稅,本來往大陸倒貨的美國貨,突然跑到東南亞去,造成聚乙烯價格從每噸1200美元,一下子掉到最低980美元。 國內石化廠壓力大增 請出經濟部長協調中油讓利 業內人士透露,行情掉到每噸980美元,亞洲廠接單都沒利潤,但是美國遠洋貨卻還有賺頭;甚至有法人預估,在行情好的時候,美國聚乙烯賣到亞洲的利差,每噸仍高達500美元。 關鍵在於,用美國頁岩氣進料做成的聚乙烯,保守估計成本每噸約400~500美元間,若加計運費100美元,最貴頂多600美元,相較於亞洲石化廠多數以輕油進料,成本約900多至1000美元,等於是在亞洲買1噸,在美國可以買1.5噸。 面對這波美國石化大軍來襲,台灣石化廠莫不繃緊神經,紛紛展開一連串的因應動作。例如,長春集團正在考慮到美國設廠,聯成化學則選擇貼近消費市場,進口美國半成品再加工,台聚集團則想辦法協調更便宜的原料。 據指出,台聚集團今年初便積極爭取便宜乙烯原料,藉此拉近與美國遠洋貨的價差;但目前台聚的乙烯主要向中油購買,台聚要求中油的乙烯計價公式,必須納入「東南亞乙烯合約價」新參數,由於東南亞乙烯相較於東北亞便宜,此舉等於是叫中油讓利。 一開始中油不願意,與台聚開會不下4、5次,每回都是爭執不休,台聚「請出」經濟部長沈榮津協調,中油迫於壓力最後答應。這也顯見廠商面對石化市場波動的巨大壓力,誰都不想因為成本過高而流失競爭力。但調整腳步最快者,莫過於國內石化龍頭台塑集團,在集團總裁王文淵的帶領下,一步步展開對「美軍」的逆襲,第1步,就是直接到原料地設廠。 台塑集團兩招突圍 擴大美國生產,再搶歐洲市場 台塑集團早就看到美國頁岩氣帶來的潛在威脅,同樣為了確保掌握便宜乙烯,早先一步遠赴當地加碼投資,啟動德州廠第4期計畫,新增第3套裂解廠年產120萬噸乙烯以及下游配套工廠,總投資金額33億美元,未來德州廠乙烯每年總產能達到300萬噸,投產後將擠下麥寮六輕的290萬噸,成為台塑集團規模最大的乙烯生產基地。 不僅如此,台塑將複製德州經驗,也已經在鄰近的路易斯安那州打造新廠區,兩期計畫乙烯總產能為240萬噸,連同下游的聚乙烯、乙二醇與聚丙烯等配套工廠,雖然投資金額從94億美元上修至120億美元,建造成本墊高卻絲毫未動搖卡位美國的決心,便宜原料的誘因可見很大。 ▲看好美國低廉原料效益,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決定投資路州案,讓台塑四寶雨露均霑。(圖/潘重安攝) 台塑集團逆襲的第2步,則是分散銷售市場。目前台塑銷售以亞洲為主,考慮到未來亞洲恐怕會被美國頁岩氣攪亂市場秩序,此刻必須盡快找「避風港」減少衝擊,包括把市場擴張至歐洲與中南美洲;台塑內部透露,路州工廠開出後,積極拓銷中南美洲市場,將地利之便優勢發揮出來,也能把銷售版圖做適當調整。 目前台塑在美國創造年營收約兩千億元,占台塑4寶個體營收比重約14%,德州廠4期與路州廠投產後,有望突破兩成,形成大陸寧波、美國與雲林麥寮3強鼎立格局,並以這3地為中心,向外擴散銷售市場。 在個別公司方面,法人則看好台塑與台化。今年台塑德州4期準備開車,適逢美國頁岩氣下游石化產品大量開出之際,新廠要拚搏稼動率與良率,台塑能否打贏這場石化大戰,堪稱是關鍵年。 兆豐國際證券投資顧問襄理邱盟翔認為,台塑德州廠產品毛利會比在雲林麥寮或是寧波廠來得高,台塑今年度有望認列美國低價原料帶來的利差,多少可以彌補亞洲損失。法人樂觀期待,台塑位於德州的40萬噸高密度聚乙烯工廠,最快今年就可以損益兩平,整體美國台塑可以貢獻台塑收益高達60億元,成為最賺錢的海外小金雞母。 上瘦下肥格局成形 特化廠毛利有機會提升 4寶之中,邱盟翔最看好台化。因為這波美國石化產品投資潮中,對於台化旗下產品衝擊最小;以台化的主力產品為苯乙烯(SM)為例,受惠於大陸市場需求大於供給情況下,為台化最賺錢的石化品,今年大陸只有中信國安新增20萬噸產能,無法滿足大陸1年進口290萬噸,再加上美國未有新增產能,今年度苯乙烯市況依舊樂觀。 ▲台塑德州廠新產能將在今年開出,效益如何,值得關注。(圖/資料室) 整體而言,這波「美軍」來襲,除了上游原料已經展開追逐低價原料的大遷移,下游特用化學品產業反而可以從中得利。南寶樹脂曾提到,上游原料下跌,對提升公司營業毛利會有幫助。顯然,塑化上漲之際,整體供應鏈有望上下齊肥,當原料下跌,下游特化產業議價能力較強,留得住成本下跌帶來的利潤。 如今,美國石化大軍來勢洶洶,不僅牽動著亞洲石化廠利潤重分配,同時,塑化產業鏈可能演變著「瘦了石化廠、肥了特化廠」的上瘦下肥格局。 延伸閱讀: 掌握乙烯產量豐沛時機 導入高附加價值產品》長春朝上游布局 計畫赴美設一貫廠 美國設廠成本高 抓緊客戶才是王道》聯成向市場靠攏 目光轉向新加坡 勝一、材料—KY、南寶 今年成長可期 低成本進補 3支利基型塑化股來勁

掌握乙烯產量豐沛時機  導入高附加價值產品》長春朝上游布局  計畫赴美設一貫廠

掌握乙烯產量豐沛時機 導入高附加價值產品》長春朝上游布局 計畫赴美設一貫廠

全球石化業結構出現劇烈變動,但對國內第2大石化集團─長春集團而言,由於專注於特用化學產品,受到的影響有限。長春從企業長遠發展來看,也看好美國大量低廉乙烯原料,企圖抓住更多商機;長春集團副總裁陳顯彰在接受本刊專訪時透露,集團內部正在評估赴美國興建一貫化工廠,首度布局上游乙烯,透過取得便宜原料,強化市場競爭力。 1年營收將近3000億元的長春集團,在台灣的事業規模僅次於台塑集團,但不像台塑偏重在泛用樹脂產品,長春擅長於特化產品,雖然在特化領域占有一席之地,面對石化業投資美國熱潮,同樣感興趣。 陳顯彰不諱言地說,其實長春這幾年一直在思考布局美國。第1次起念頭,是公司主力產品聚乙烯醇,時常被美國政府課徵反傾銷稅,但是當時美國頁岩氣開採技術不成熟,投資條件尚未到位;如今,頁岩氣造就乙烷大量產出乙烯,讓他們有了新動機再度評估。 時機漸趨成熟 設廠有利長春特化產品結構 分析長春的特化產品,包括聚乙烯醇、乙烯/乙烯醇共聚物(EVOH)、高純度環氧樹脂、半導體及面板用顯影劑與稀釋劑等,應用領域從傳產的染整業到半導體產業均有;而特化產品最上游原料為醋酸乙烯,醋酸乙烯則是從乙烯與醋酸反應而成,換言之,乙烯與醋酸是長春生產最關鍵的原料。  過去醋酸與乙烯成本比重約7:3,不過大約前3年開始,亞洲裂解廠擔心美國頁岩氣開出,恐怕讓乙烯供給過剩,亞洲裂解廠新增投資降低,結果反而造成近年亞洲乙烯需求大於供給,導致價格大漲;現在乙烯現貨價每公噸1100美元,醋酸為400~500美元,足見乙烯漲勢相當凶猛,「現在是乙烯的成本,在控制醋酸乙烯價格。」陳顯彰解釋。 因此,為了要掌握便宜的乙烯,長春評估赴美國投資,直接做到一貫化生產模式,從乙烯製程開始布局,往下設計醋酸乙烯工廠,年產能為42萬噸,以及下游應用產品年產能各自3~5萬噸左右。 不過外界質疑,長春生產特化產品所需的乙烯用量並不多,恐怕無法吃下龐大乙烯產能。為此,長春也計畫擴大商品線。首先,是傳統生產的醋酸乙烯應用產品,也就是長春主力產品,例如,乙烯/乙烯醇共聚物以及聚醋酸乙烯樹脂,應用領域為汽車業或是包材業。 第2種,是生產高吸水性樹脂,多半用來做成尿布、衛生棉等;最後一種則生產甲基丙烯酸甲酯,為壓克力樹脂原料,應用在照明與顯示器等。目前長春並沒生產後兩項商品,顯然為了布局美國,公司採取多元生產,藉以消化過多的乙烯產能。 不僅如此,長春也計畫採取策略聯盟方式,先前有家日本化學廠主動提出美國合作,合作方式有兩種,一為長春布局上游乙烯,並與對方共同投入下游產品,將可以做大規模,或是長春單純提供乙烯原料給日本化學廠,不用擔心去化乙烯原料問題。 除了評估產能去化的問題,當多數石化廠赴美國投資,唯一目的就是掌握便宜乙烯原料,讓產品價格更具競爭力時,陳顯彰卻認為,多數乙烯拿去做成大眾化規格聚乙烯、乙二醇等石化品,實屬可惜。 「美國頁岩氣的開採技術成熟,讓全球石化業產生結構性改變,業者不應只貪求便宜原料、做出便宜石化產品,而是應該要逆向思考,趁著當地乙烯產量豐沛,善用資源導入高附加價值石化產品,才能進一步促使產業升級轉型。」陳顯彰如此強調,長春一旦決定赴美投資,「就是要切入單價高的產品。」 以聚乙烯醇為例,每噸報價至少2000美元,比起聚乙烯每噸約1000美元,整整高出1倍;再者,聚乙烯醇應用領域相當廣泛,包括造紙、紡織、建築業等,目前附加價值高為適用在汽車安全玻璃薄膜,當汽車發生碰撞,玻璃可以附著於薄膜,不至於讓碎片噴飛傷人,現已是汽車廠普遍使用的產品,量大價高,顯示聚乙烯醇等級愈高、附加價值愈好。  又或者乙烯/乙烯醇共聚物,為等級較高的包裝材料,其特性是防止氣體外洩或滲入,有助於延長保鮮期,目前乙烯/乙烯醇共聚物的複合材料,可以做成汽車油箱,不僅有效減輕車體重量,還能自行形塑油箱體積,等級高的乙烯/乙烯醇共聚物,每噸行情5000美元起跳。 切入高單價產品》效率極大化,要創造高價值 陳顯彰強調,目前公司掌握頁岩氣進料,可將乙烯與醋酸生產效率極大化的製程專利,不用擔心會產生副產品,將便宜乙烯原料發揮到淋漓盡致。 ▲長春集團專注在特用化學產品,是台灣石化高值化的資優生。(圖/陳俊松攝) 顯然從專利布局、原料生產到配套下游產品,長春似乎已到「水到渠成」地步,問及何時會確定投資?陳顯彰卻說,「交給年輕人去思考吧!」 長春集團發展至今已長達70年,可以寫下輝煌歷史原因,在於勇於研發創新以及海外布局,目前海外工廠包括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與印尼,長春的海外腳步僅限亞洲區域,美國頁岩氣是否會成為長春下一個70年利基點,外界都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2個關鍵數字 翻轉全球石化版圖 》「美軍」壓境 台塑的逆襲 美國設廠成本高 抓緊客戶才是王道》聯成向市場靠攏 目光轉向新加坡 勝一、材料—KY、南寶 今年成長可期 低成本進補 3支利基型塑化股來勁

美國設廠成本高  抓緊客戶才是王道》聯成向市場靠攏  目光轉向新加坡

美國設廠成本高 抓緊客戶才是王道》聯成向市場靠攏 目光轉向新加坡

全球最大苯酐、可塑劑大廠聯成化學,不畏美國低價石化產品來襲,逆勢加碼設廠鞏固亞洲市場,將投資目光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傾向落腳新加坡設立新產區。對於聯成來說,低廉原料固然重要,但更貼近市場需求,才是打造最佳防守線的重要策略。  美國市場趨飽和 看中亞洲龐大消費力 這幾年,聯成總是被詢問著是否評估赴美投資,讓聯成化學總經理柯衣紹納悶地說,「美國市場需求已經飽和,去當地設廠,也是要外銷到亞洲來,你看台塑到美國設廠,一樣也要外銷,既然如此,為何我們要去美國投資呢?」 亞洲向來是塑化產業最大的消費市場,很顯然,聯成的設廠邏輯就是就近供應市場。聯成評估貼近消費市場有3大好處:1、靠近市場等於就是貼近客戶,當客戶碰到疑難雜症,聯成可以快速做出反應,提升客戶黏著度;2、地理位置接近客戶可讓交貨期縮短,也有助降低庫存;3、現貨接單毛利多半高於合約訂單,可以按照不同市場環境做不同調整,現貨與合約客戶比重調整空間彈性化。 因此,儘管美國擁有低廉乙烷做成的便宜乙烯,提供價格低廉的原料,但是,考慮到美國境內的聚氯乙烯與可塑劑供過於求,銷售市場已經飽和,美國不是投資選項。簡言之,聯成是反過來思考,首先考量的是市場,再來才考慮原料。 過去聯成的設廠資源全數押在大陸,如今,中國的版圖從東北、華中、華南到西南地區均有設置工廠,布局已近完成階段,現在準備將目光轉向東南亞與中亞市場。  新加坡具3大優勢 土地租金還比台灣便宜 柯衣紹分析,印度擁有13億人口,這幾年基礎建設多,當地潛力龐大,但是很多行業在印度投資失敗,顯然當地潛在成本不少,因此退而求其次,轉向新加坡。 他分析,新加坡具有3大優勢,包括距離印度不遠;擁有東協國家免關稅優惠;同時,新加坡裕廊島為石化產業群聚地,聯成所需的原料十分充足。柯衣紹忍不住提到,「土地租金比台灣還要便宜呀!」 至於原料的部分,考量到美國乙烯雖然便宜,但是運輸成本相當高,首先要有特製超低溫運輸船,再來還要有乙烯特殊接收碼頭與儲槽,基礎設施造價數10億元,怎麼算都划不來;因此聯成決定先把乙烯進行初步加工後,以利運輸,目前公司傾向直接購買乙烯與氯氣合成物─二氯乙烷(EDC)。  柯衣紹透露,正在與美國二氯乙烷供應商洽談採購合約,進口後再加工做成聚氯乙烯即可,此舉將有3大好處:1、二氯乙烷的平均運費不到50美元,相較於乙烯運費動輒400~500美元,可望大幅下降運輸費用;2、運用美國低價原料,也能節省聚氯乙烯生產成本,將可以提升競爭力;3、不用去當地大舉設廠。  聯成內部評估,將美國二氯乙烷拿到亞洲製造成聚氯乙烯,其價格競爭力不遜於在美國當地直接製成聚氯乙烯再運來亞洲;此外,美國聚氯乙烯運至亞洲市場,還要被課徵6.5%關稅,未必會有競爭力。 面對美國低價石化產品來勢洶洶,柯衣紹雖有準備,但他也坦言,美國遠洋貨仍會掀起亞洲石化廠淘汰潮;只要生產成本較高、生產檔次較低的工廠,將會失去競爭力,在這波大變革,誰是實力堅強的石化廠,答案尚未揭曉。 延伸閱讀: 2個關鍵數字 翻轉全球石化版圖 》「美軍」壓境 台塑的逆襲 掌握乙烯產量豐沛時機 導入高附加價值產品》長春朝上游布局 計畫赴美設一貫廠 勝一、材料—KY、南寶 今年成長可期 低成本進補 3支利基型塑化股來勁

勝一、材料-KY、南寶  今年成長可期》低成本進補  3支利基型塑化股來勁

勝一、材料-KY、南寶 今年成長可期》低成本進補 3支利基型塑化股來勁

去年油價大漲,造成台灣塑化產業好風光,台塑從年初98元大漲到119元,台塑化也從120元大漲到150元,成為重量級的飆股,但隨著油價下跌,現在低迷反彈,要想投資塑化產業,就得朝向高值化、差異化以及下游產業布局,才能成為今年的贏家。 勝一挾產業門檻優勢》毛利率、獲利將同步提升 其中,台灣特用化學廠勝一,就有如此特色。富邦投顧塑化產業分析師方錦源指出,勝一為化學溶劑廠商,主要原料為丙二醇甲醚(PM)與醋酸等,溶劑產品分為工業級與電子級,工業級用於塗料、清洗溶劑與皮革溶劑等產品,而電子級用途為半導體IC與TFT-LCD面板製程中的光阻、蝕刻的清洗劑,因為電子級產品純度高,因此具有進入門檻。 勝一生產的電子級清洗劑雖為標準配方,但台灣半導體廠商持續擴廠下,包括台積電、美光、華邦電等未來都有擴建計畫,預估今年台灣半導體產能將會擴增至4200萬片,成長7~8%,而相關耗材清洗劑的需求也將跟著成長。 勝一現有總產能達11.9萬噸,由於看好電子級產品需求成長,因此擴建一條溶劑產線,年產達4萬噸,第1季底開始量產,預期第2季半導體客戶可望開始放量,有助公司業績成長。 此外,勝一成功切入半導體蝕刻液產品,打破過去由外商獨占的市場,並且已開始提供台積電等半導體客戶在7奈米等先進製程使用,由於半導體廠商對蝕刻液更換的機率小,黏著度極高,單價高,對公司未來毛利率將有提升效果。 勝一在電子級溶劑領域耕耘且持續開花結果下,法人估計,公司今年EPS(每股稅後純益)達7.7元,明年也將持續成長,可以在股價回檔時,進行長線布局。 除了勝一因塑化下游產品受到上游原料價格修正,未來營運可望提升;法人評估,生產菸草濾嘴的相關材料的材料-KY以及南寶,今年業績成長可期。 材料-KY 業務範圍持續擴大》南寶 今年EPS將逾9元 材料-KY是生產醋酸纖維素(醋片)及絲束的公司,主要是菸濾嘴的過濾材料以及眼鏡塑膠鏡架的主要材料,全世界只有幾家大廠供貨,包括:Celanese(塞拉尼斯)、Eastman、Solvay(蘇威)、Daicel等,KY材料-KY已是全球5大醋片廠之一,屬高技術門檻的產業。 材料-KY在2017年投資醋片廠,在第2季完工後,帶動業績成長,股價挑戰200元,但隨後上游原料大漲,致公司毛利率下跌,獲利也趨緩,因此股價也有一波修正。 國泰證期處協理簡伯儀分析,近期醋片廠上游原料醋矸報價由近9000元人民幣下跌到5800元人民幣,在上游原料價格大幅下降,材料成本降低,也讓公司毛利率開始回升,進而拉升獲利。 由於今年材料-KY與中國菸草公司合作,也與義大利眼鏡廠合作,業務範圍擴大下,今年營收有機會出現兩成以上的成長,法人預估,今年材料-KY的EPS上看8元。 此外,台灣第一大接著劑廠、全球前3大鞋用膠廠的南寶,國內主要競爭對手為大東樹脂、永記,國外則為 Henkel;受惠上游材料價格下滑,今年業績也成長可期。 南寶的最大客戶為寶成,占營收11%,終端大客戶為耐吉、Adidas,滲透率分別為50%、45%,由於原料成本占生產成本7~8成,目前在上游原料價格下跌的狀態下,也帶動南寶毛利與獲利回升。 今年將進入奧運前一年備貨潮,有利拉升鞋用膠的業績。元富投顧邱齡慧分析,展望2019年南寶營收將成長5~8%,在鞋材成長性仍佳的狀況下,預估2019年EPS挑戰9.3元。 延伸閱讀: 2個關鍵數字 翻轉全球石化版圖 》「美軍」壓境 台塑的逆襲 掌握乙烯產量豐沛時機 導入高附加價值產品》長春朝上游布局 計畫赴美設一貫廠 美國設廠成本高 抓緊客戶才是王道》聯成向市場靠攏 目光轉向新加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