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無根台商消失中

1989年,中國發布《關於鼓勵台灣同胞投資規定》,開啟一頁台商登陸投資史。許多在台灣沒沒無聞的小企業和個人,紛紛把握契機前往拓荒;而隨著中國經濟的起飛,這些先驅台商賺得滿盆滿缽,各種「大王」稱號響徹雲霄。

靠中國、賺中國的好日子已回不去...無根台商消失中

靠中國、賺中國的好日子已回不去...無根台商消失中

全球前10大塑膠包材大廠洽興工業,2017年11月被美國黑石集團收購,傳聞交易金額高達9億美元,這樁交易震撼兩岸台商。這個金額對一家在大陸登記資本額僅6500萬美元的公司,也許是一個好價錢;卻也為台商在中國市場的消亡,再添一首輓歌。 總部位於江蘇昆山的洽興工業,為創辦人詹玲郎1970年在台中創辦,後來將生產重心轉移到江蘇。洽興的客戶包括香奈兒(Chanel)、迪奧(Christian Dior)、雅詩蘭黛(Estee Lauder)等國際一線化妝品牌,高單價睫毛膏、口紅膏與粉餅盒等包材,其毛利率相較於家庭衛浴用品包材來得高。 詹玲郎曾說,洽興的競爭力在於,從原料到成品出貨可以在一個工廠內就完成,也就是所謂的一條龍服務;同時,洽興也擁有產品設計、模具與設備自動化開發能量,不僅讓客戶願意將產品包裝設計業務交給洽興,又可以自主開發模具節省成本。據悉,洽興技術開發團隊就有400人,足見詹玲郎肯砸重金研發。  昔日做什麼賺什麼 千禧年為興衰分水嶺 後來詹玲郎退居二線交由兒子詹立群掌舵,看似經營相當順遂,卻突然交易給黑石集團。儘管雙方不願證實,不過從中國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開資料顯示,洽興集團法定代表人,在2017年底已經悄悄改為黑石私募集團香港常務董事楊起。 台商圈傳聞,洽興創辦家族可能感受到,即使是在當地做到一定規模,面對中國政府年年提高環保要求,也逐步面臨到壓力,再加上第三代接班意願不高,內外負面因素夾擊,才會萌生出售念頭。 洽興創辦人詹玲郎。(圖/取自官網) 由於缺乏台灣事業根基,許多在中國白手起家的台商,在事業由盛轉衰之際,若下一代也缺乏接班意願,往往最後只有選擇轉售退場一途。全球前三大、中國第一大塑膠包材大廠興中控股,也面臨同樣的命運。 紅色供應鏈崛起 台商商機大幅流失 興中控股年產能超過10億件,客戶名單也都是雅詩蘭黛、歐萊雅(L`Oreal)等國際一線化妝品牌。在事業鼎盛時期,興中控股2009年曾規畫回台上市,後來因法規障礙而作罷。 不料,2012年興中將股權出售給私募基金TPG,交易金額高達6億美元;4年後,TPG再以7.75億美元出售給私募基金霸菱亞洲。據悉,興中也是面臨下一代不願接棒,讓創辦家族選擇出售退場。 一名券商則是透露,除了出售退場之外,這幾年台商會IPO的動機之一,其實是後代子孫沒有接班意願,才會讓創辦老闆決定讓公司上市,不僅自身可以退場,也讓公司制度與國際接軌,留住人才繼續經營企業。 上述兩件台商企業交易案,宛如當今中國上萬家台商企業的縮影。這些在中國發跡的企業,第一代奮鬥20、30年下來,雖曾創下輝煌成果,但如今也都碰到後繼無人,以及經營大環境惡劣的內外雙重挑戰。 蘇州台商協會會長謝清福觀察,2000年是台商的分水嶺,在這之前台商在大陸「做什麼賺什麼」,之後中國官方大力扶持自己的國企與民企,只要有繳交完整產品企畫書,中國政府就會給錢、給地、給各種資源,台商競爭力逐漸被削弱。 在中國從事創投業的台商認為,以前大陸台商有Dell、HP、蘋果與IBM等美系大品牌餵訂單,現在唯獨蘋果表現尚可,自然大幅影響台商的生意。此外,中國和韓國品牌崛起,韓國品牌多半採用韓系供應鏈,而中國品牌雖然一開始採用台商供應鏈,但隨著紅色供應鏈崛起,台商的商機已大幅流失了。 一名從事通訊設備的台商分享自身經歷,過去與華為在競標地方政府標案,「我們這邊派出的人馬,就只有我跟我同事兩名,但是華為卻可以派出20、30人,採取人海戰術」,足見華為願意花大錢也要搶下標案的企圖心。 他說,早期中國市場是台商跟西門子等外資在競爭通訊技術與品質,自從華為進入市場後,一夕間就變成價格戰。最後這家通訊設備台商,不敵華為的競爭退出大陸市場,改行做健康照護產業。 除了中國供應鏈生態丕變外,自身轉型升級速度趕不上市場變化,也是這群無根台商面臨的困境之一。在中國曾被譽為「麵包王」的烘焙大廠克莉絲汀,創辦人羅田安早期在台灣以批發牛仔褲為業,後來進軍中國烘焙市場,一度展店上千家,成為中國最大的台資麵包業。 中國消費習慣改變 達芙妮、康師傅光芒黯淡 然而好景不常,2010年起中國烘焙業進入戰國時代,大小麵包坊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競爭壓力一下子變得劇烈;反映在克莉絲汀財報的是2013年首見虧損,至今已連續虧錢6年,累計虧損金額達人民幣7億元。  不僅是台商「中國麵包王」光環不再,台商「中國女鞋王」也早已不保。達芙妮在中國的市占率一度高達兩成,平均5雙女鞋中就有一款是達芙妮,門市據點高峰來到6000多家,年營收破100億港元;如今營運陷入泥淖,連3年虧損金額24億港元,市值大幅縮減九成。市場專家觀察,品牌老化、設計款式跟不上流行,是達芙妮衰退主因。 此外,曾經是大陸民眾生活不可或缺的康師傅方便麵,輝煌時期一年可賣出60億包泡麵,穩坐「中國泡麵王」。  康師傅在台掛牌TDR,台商鮭魚返鄉一時間好風光。(圖/攝影組) 不過,自從2015年之後,隨著大陸民眾人均所得增加,開始追求吃得精緻,再加上外賣App興盛,年輕人轉向透過手機叫餐,即便是半夜也能吃到炒飯、餃子,整體市場趨勢改變,侵蝕到泡麵市場,從股價表現,近5年康師傅市值蒸發900億港元,可見面臨市場結構轉變,即便是業界龍頭也難擋大勢所趨。 中國消費品味的改變,甚至連內衣的市場都受到衝擊。台商許利雄是第一位將歐洲內衣品牌帶入中國市場的創業家,40年前將歐系內衣品牌皮爾卡登代理到中國大陸,隨著生意規模擴大,並自創豪門、YG天鵝等內衣品牌,也是台灣五、六年級生耳熟能詳的品牌。 高峰之際,許利雄內衣品牌的實體經銷商門市達到300多家,但隨著大陸消費習慣轉到線上,如今只剩約200家,而且業績一年不如一年。去年,許利雄正式成立電商部門,並積極調整產品定位;儘管如此,他坦承,想在網路上賣東西賺大錢,恐怕已經不容易了。 環保令+工資飆漲 台商有苦說不出 中國台商的困境,除了面臨轉型挑戰外,部分也受到外在環境變化帶來的衝擊。國泰人壽昆山公司總經理柳正文觀察,這幾年中國政府加強稽查環保、消防與安全生產,在當地甚至有「一督就倒」的調侃話,只要被地方政府盯上,成本不斷增加,廠商受不了而倒閉。 一家供應知名運動品牌YONEX的線材大廠透露,3、4年前東莞政府編列上億元人民幣預算,鼓勵廠商更新馬達提升能耗效率,台灣人的邏輯多半是「我這個舊馬達還可以用5年、10年,為啥要花錢買新的,而且還比較貴」;而大陸企業則認為,雖然要花錢,反正政府有補助,還可以響應政策,何樂不為;所以到最後是很多台商沒換,等到地方政府嚴格執行稽查,結果花更多錢替換,如果是規模不大的台商,沒有能力負擔只能關廠。 傳聞某家台商經營的造紙廠,就遇過環保局大批人馬帶著一張公文,要求立即停工,原因是「合理懷疑」有非法排放。造紙廠有鍋爐、煙囪,容易被盯上,停工後再來好好檢查,讓當地有「煙囪」的台資企業如驚弓之鳥。 不僅是環保條件加嚴擠壓獲利,中國工資上漲與缺工問題,早就是台商們心中的痛。面對大陸投資條件不斷惡化,稀釋台商利潤,現在又有美中貿易襲來,25%高關稅猶如山雨欲來,不分你我、各個行業的台商,大家都在忙著各路尋找新據點。 一群專做製鞋機械設備業者開始將資源從大陸轉回台灣,例如,包辦豐泰與寶成越南廠鞋子幫機設備大廠誠鋒,2012年回台設立公司、2018年把研發團隊遷至台灣。製鞋設備廠鼎聖,則是把研發團隊移回台灣。去年,這群業者,更是在國內舉辦暌違2018年的製鞋機械展,似乎宣告著「轉台」意味濃厚。 無根台商靈活度不足 成也中國,敗也中國 近年來,許多擁有全球布局能力的上市櫃公司,除了將部分產能移往東南亞外,更大幅擴充台灣原有的生產基地。例如,巨大為了移回中國高階產線,去年緊急在台招募3、4百人;廣達評估將高階產品產線轉移回台生產;台達電規畫將工業自動化與網通部分產線撤回桃園平鎮廠、中科與南科等地分散製造。 美中貿易戰,台灣成為台商投資熱門選項。(圖/黃郁修攝) 光寶科則是在去年一口氣對越南與中東約旦子公司啟動現金增資,兩案合計金額近30億元,藉此分散在中國生產比重;另外,仁寶則是評估重啟越南工廠計畫。 相對於上市櫃公司擁有靈活的調整能力,白手起家的無根台商,大多缺乏應變能力。曾經擁有響亮名號的「台商大王」們,例如糖果大王徐福記、女鞋王達芙妮,矽膠按鍵大王大洋、東莞家具大王台升等名號,靠著中國市場打下非凡成就,如今卻也是因為中國市場而逐漸黯淡。

傳承接班挑戰大... 二代台商第一手告白》芭芭拉鞋業總經理詹正興:留下來走一步算一步

傳承接班挑戰大... 二代台商第一手告白》芭芭拉鞋業總經理詹正興:留下來走一步算一步

我是一位中國台商二代,家裡是專業女鞋代工廠,父親早在30年前就將台灣產線遷移到中國。過去仰賴中國便宜人力專接歐美品牌訂單,如今面臨工資漲、勞力缺,以及接踵而來的中美貿易戰,經營環境壓力劇增。我內心也是很徬徨,現在家裡的事業,能做多少就算多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從美國的大學畢業後,我2006年就進家族企業,待在中國超過10年時間。大家說,這兩年台商的衝擊從環保標準提升與美中貿易戰開始,其實並不然,早在2008年《勞動合同法》實施,工資上漲,對台商為第一波衝擊。  《勞動合同法》帶動工資上漲,只是開第一槍,這幾年工資持續飛漲,常常聽到有台商關廠或是乾脆落跑;之所以會落跑,就是因為付不起或不想付資遣費。 想想,假設一個陸籍幹部月薪是人民幣5000元,他在企業服務33年,資遣費要付人民幣約16萬多元,光一個人就要付這麼多錢,如果生意不好做,沒賺到大錢,就會有這層考慮。  曾有客戶要求我們遷廠到柬埔寨,我就先去已在柬埔寨設廠的同業請益。同業說,在當地設廠規模至少要有4條產線,上千名員工人才符合成本。這主要是當地製鞋產業聚落尚未成熟,製鞋原料跟模具仍需要靠中國運到柬埔寨;換句話說,如果你的接單量不大,很容易虧錢。 芭芭拉鞋業總經理、佛山市青年台商會長詹正興。 (圖/資料室) 不過,因為我們的客戶都是真皮高跟鞋,訂單不像運動鞋數量那麼大,所以,要嘛客戶下單量倍增,這當然是不可能。其實,我也曾經考慮,透過轉發包方式,將訂單委託給柬埔寨製鞋廠代工,結果他們報來的價格,居然比我自己在中國做還要貴,所以後來客戶就沒再提起遷廠一事。   不過,現在台商討論最熱的還是美中貿易戰。我們單一最大客戶是美國女鞋品牌Sofft,已經被美國課徵10%進口關稅,還好目前公司不受影響,客戶下單量還是有成長。 但是如果今年提高到課徵25%,大家會吃不消,勢必會有很大影響。所以我爸老是叫我去問客戶,到底會不會被課25%,但沒人可以斬釘截鐵回答。  現在中國經營環境已經不像以前,像我這樣的青年台商,大家都很徬徨,因為口袋比你深的陸資廠比比皆是,在中國的競爭壓力很大。  如今,美中貿易戰打到現在,短時間內不會結束,不知道該怎麼辦,大家都是走一步算一步。萬一有一天鞋業真的不做了,我還是會留在中國,畢竟在這裡待久了,對環境比較熟悉;這裡的商機還是很大,看好中國內需成長動能。 我父親也開始投資當地教育事業,算是培養第二事業的概念,如果芭芭拉不做了,起碼還有其他事業可以繼續經營。 

傳承接班挑戰大...二代台商第一手告白》新任豐塑膠特助陳逸凡:幸虧我們6年前就搬離中國了

傳承接班挑戰大...二代台商第一手告白》新任豐塑膠特助陳逸凡:幸虧我們6年前就搬離中國了

我們家是做鞋材供應商,簡單來說,就是提供製鞋過程中所需要的材料。這個行業多半會跟著鞋廠走,所以我們會離開中國,原因之一是寶成、恆豐等大廠,都轉移到東南亞去。  起初寶成、豐泰等製鞋廠,是以中國為主力產區,所以我們家在1990年到東莞設廠。早期在中國人工便宜、原料便宜,只要有單就會獲利,在那個年代賺錢很容易。  不僅是投資條件好,在早期,當地政府針對環保要求,根本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有廠商排汙太誇張,公安表面下令封廠,並要求改善後才能重新開工,不過實際上,當地官員還是會讓你偷跑(開工)。  但是這10年來變化相當大,首先感受到陸資帶來的競爭威脅愈來愈大。舉例來說,我報價100塊,對方可以報80元,我降價到80元,對方馬上調降到70元。 大家都是同行,利潤多少掐指一算就知道,但是陸資寧願賠錢也要接到生意,等到打進客戶供應鏈後,再慢慢用各種手段賺回來,像在出貨數量做手腳等。這種方式正規企業是玩不起。  競爭壓力變大之外,工資上漲跟環保條件也開始變嚴格。以前當地官員會稍微「放水」,甚至幫你美化環保書面報告;現在全部都一板一眼,沒達標就是不能開廠,你偷開就抓去關。 陳逸凡:如果晚一點離開中國,恐怕資遣費要再多4成! 在我父親一聲令下,我們在2013年就撤出大陸,將重心轉移到越南。現在想想,還好6年前我們就逃了;如果當時不逃,現在都不知道要多花多少錢,才能離開。 那時候我們家發出的資遣費,總共是人民幣350萬元,如果晚個5年再走,沒有人民幣500萬元是走不了的,5年多4成啊! 不過,中國要辦理解散公司,也是一門學問。做生意的人都曉得公司難免有內外帳,為了避免清算查帳遇到麻煩,我就找了大陸人開的會計師事務所處理。對方開口人民幣20萬元的交際費用,這筆費用是跟海關與稅務局官員打通關,而且只能用現金支付。   畢竟對方是我們配合很久的會計師事務所,在半信半疑情況下答應,當初他們承諾一年內可以完成,果真在預期時間完成清算。我想,這種台面下的工作,只有在地人才會順利完成。有些台商會落跑是因為估算過補繳稅金,遠遠超出廠房機器設備的價值,乾脆就半夜落跑不要了。 目前在越南可以享受低價勞力,但是近年來,台商與陸資也紛紛在越南卡位,讓當地工資年年兩位數上漲。我估計,再過5年、8年,越南工資早晚會破新台幣兩萬元,到時候人工成本也不便宜了,這裡的競爭也會變得激烈。

「台商麵包王」難敵工資、店租壓力 營運連6年虧損》克莉絲汀轉型失敗  高層內訌惡鬥不息

「台商麵包王」難敵工資、店租壓力 營運連6年虧損》克莉絲汀轉型失敗 高層內訌惡鬥不息

1990年代,台商克莉絲汀麵包導入中央廚房模式,透過大量生產,迅速在上海鋪展開來,巔峰之際一天可用掉10噸麵粉,直營門市達上千家,贏得「中國麵包王」美名。然而,光環無法長久,克莉絲汀麵包這幾年業績持續不振,更導致公司爆發經營危機,大股東發動罷免,將創辦人羅田安拉下台。羅田安感嘆說,「大陸是貪婪城市、機會城市,也是進步到令人喘不過氣的城市。」 其實,羅田安創辦克莉絲汀之前,在台灣以販賣牛仔褲維生。20出頭的年紀,他就跑到基隆跟帶私貨回國的船員買牛仔褲,再拿去市場轉售。由於那時台灣進口牛仔褲還很少見,他的「獨家」生意成功賺到第一桶金。 直到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羅田安投資失利背起債務,面對人生第一次挫敗,他決定遠走中國,到上海尋找新機會。    善於經營政商關係 月餅券成贈禮熱門商品 羅田安會到上海另起爐灶,是因為經營牛仔褲事業時,曾經投資上海聯全食品公司,也就是克莉絲汀的前身。當時只不過是一門業外轉投資,在事業低潮之際卻成為他翻身的契機。 透過中央廚房工廠生產模式,快速且大量供應麵包、月餅與蛋糕等食品,當時上海西式點心不是非常普及,順利讓克莉絲汀打開知名度,搭配華人逢年過節送禮習慣,克莉絲汀的月餅禮券,更成為當時政商界送禮的熱門商品。  2012年公司風光登錄香港交易所掛牌上市,未料市場競爭壓力漸增,以及店租與工資雙漲影響,克莉絲汀一時間無法因應,隔年業績由盈轉虧,隨後一蹶不起,至今已連虧6年,累計虧損金額人民幣近7億元。 在業績長年不振之下,2017年11月羅田安遭到股東洪敦清、林煜等人罷免下台,改由執行董事、南京銀杏湖山莊董事長林銘田擔任主席。不料,林銘田只做兩個月就閃電請辭,公司只好再推舉新主席朱永寧。  不過,被罷免的羅田安,預計在今年2月26日發動反攻,以持股18.24%股東身分召開股東會,罷免朱永寧、林銘田、洪敦清等共8名董事。從2016年至今,公司經營高層罷免頻繁,光環不再的克莉絲汀正陷入資產爭奪戰。  面對經營權之爭,羅田安坦言,業績不佳是原因之一,不過,重點在於對方是為了利益,寧願背棄長年朋友情誼,在商場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現在虧錢了,大家(股東)意見就很多」。  話鋒一轉,羅田安痛批現任克莉絲汀主席朱永寧,沒有烘焙背景無法帶領公司突破困境;此外,去年11月,朱永寧更遭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列為失信人(債務人),被限制消費,不准搭高鐵與飛機,「這樣的人適合做董事長嗎?」 不堪長年虧損 內部陷入經營權內鬥 不過,去年一度欲出資買下克莉絲汀的林銘田則說,這幾年公司生意不好,股東們提出不少改善作法,譬如中國政府祭出禁奢令讓禮券難銷售,股東認為應該要停售;又譬如目前中央廚房稼動率僅有兩成,主要就是前端銷售疲軟拉不動後端生產,因此曾經評估加入全家超商通路管道,但這些意見羅田安都不採納。「克莉絲汀是一家上市公司,並非他一人資產。」林銘田不滿地說。 談起自己僅擔任兩個月主席,林銘田解釋,當初是單純抱著想救公司的念頭,所以在介入經營之前,也與羅田安達成共識,「誰知道他就是變來變去,搞到最後好像是我在搶人家財產,我根本沒有這個想法啊」,乾脆辭職以示明志。林銘田更直言,「今日克莉絲汀有這樣的局面,羅田安要負8成責任!」 對此,羅田安反駁說,以前克莉絲汀是銷售預包裝產品,直接從中央廚房做好再配送到各門市,為了迎合消費者喜好新鮮口味,曾經嘗試店內現做現烤,但是1年報廢率高達人民幣1億多元,不符成本概念、難掌握品質,現在改成微烤方式,在工廠烤到8、9分熟度,再送到店面去加熱,報廢率下降到1/10,效益相當顯著;此外,改變店鋪形象、創造體驗消費等,現在日均來客量從100人提升至200、300人,第一線同仁感受最清楚。 羅田安試著用數據佐證自己努力找回往日動能,但也坦言轉型之路很痛苦:「大陸是個既貪婪又充滿機會的城市,也因為是國際之都,快速變化的速度,即使我們都在轉型了,卻也是被追趕得喘不過氣。」 克莉絲汀一度嘗試店內現做現烤拉抬業績。卻因為報廢率太高而作罷。 只不過,改善效益至今仍無法顯現於財報數字,羅田安認為,克莉絲汀是一艘大船,調整是需要時間,公司高峰之際有1萬多名員工,這幾年都在慢慢瘦身到4~5千人,希望大家可以給他一點時間。  行事作風評價兩極 羅田安力圖重振昔日名聲 這看在台商同業眼裡,一名烘焙原料供應商說:「羅董對烘焙業很有自己的想法,不能說對或錯,只能說,他比較獨斷。」 當克莉絲汀業績鼎盛時期,羅田安曾說,如果自己在台灣沒有摔得粉身碎骨,就沒有今天的克莉絲汀。如今,面對人生第2次挫敗,羅田安能否在市場環境丕變、人事內鬥不斷下,順利重振名聲,恐怕仍是未知數。

「台商女鞋王」品牌老化  6年關4000家店》達芙妮燒老本  經營挑戰一關比一關難

「台商女鞋王」品牌老化 6年關4000家店》達芙妮燒老本 經營挑戰一關比一關難

韓國女星全智賢與香港影星謝霆鋒,兩人眼神交流,最後全智賢準備離開前,脫下高挑絢麗的高跟鞋,傳遞出要把「最愛的留給你」的品牌訊息。2014年,達芙妮重金找來大咖藝人代言,企圖拉抬頹危的品牌聲勢業績,但依然無力回天,隔年反而出現上市以來首度虧損。 4年來,達芙妮虧損加劇、財務惡化,2017年,聯合創辦人張文儀之子張智凱接班,迄今仍深陷營運困境之中。 永恩國際(達芙妮前身)創立於1987年,由張文儀與陳賢民共同創辦,原本是製造女鞋銷售到美國市場,後來公司轉型並自創品牌達芙妮。由於達芙妮具有當時女鞋市場少有的設計製造垂直整合能力,掌控成本的優勢,以及中低定價策略,成功在大陸打開知名度。 具設計製造整合能力 靠中低定價策略崛起 1999年,陳英杰(張文儀姊夫陳明源之子) 接任達芙妮總經理後,將原本加盟代理的銷售管道策略,改為自營為主,讓公司快速反應市場需求,也就造就了達芙妮的輝煌歲月。 在當時,儘管中國女鞋百麗位居市場龍頭地位,但達芙妮市占達兩成,氣勢絲毫不輸百麗,市場也給予達芙妮「台商女鞋王」的稱號。 2012年,達芙妮大賺9.55億港元,之後業績開始如同斷崖式下滑。2015年起由盈轉虧,累計至2018年上半年虧損金額已達24億港元。   達芙妮與邁入中年企業遇到相同問題—品牌老化。市場專家觀察,達芙妮產品定位跟不上潮流,過去靠著賣「基本款」的模式,現在已賣不動;同時,網購消費崛起,更是讓達芙妮吃不消。 這些問題,達芙妮經營層不是不知道,也曾試圖扭轉頹勢;然而,為了抑制居高不下的庫存,最後祭出清倉折扣活動,反而讓消費者對達芙妮的品牌價值大打折扣。  此外,達芙妮也針對銷售門市汰弱留強,自2012年的高峰門市數量達6881間店,歷經6年關閉將近4000間店,目前僅剩下2900間店。不過,這些改善作法都無法讓業績回溫,陳英杰掌舵達芙妮18年後,於2017年交棒給表弟張智凱。  接掌後的張智凱啟動業務轉型計畫,針對品牌革新與產品升級。例如設計大型粉色潛水艇外觀的快閃店,店鋪形象走歐美輕奢華風格,找來美國潮牌Opening Ceremony聯合設計。 同時調整通路策略,將過去以街邊店為主的銷售,改為重回購物中心設立專櫃。在價格策略上試圖調整低價路線。這些措施都讓外界感受到,張智凱經營想法與前人大不同。 只不過,張智凱接棒近一年,達芙妮業績依舊無法開出紅盤。達芙妮去年上半年營收為22.5億港元,年減17.3%,虧損4.89億港元,較去年同期虧損幅度擴大1.3倍。  創辦人二代接班 扭轉品牌形象與通路策略 張智凱在年報上說,業務轉型確實會對公司帶來短暫陣痛期,新價格要穩定在一定水平,無可避免會讓業績下滑,消費者需要時間「適應」達芙妮的新定價策略。 業內人士認為,達芙妮的設計夥伴Opening Ceremony,品牌知名度在中國並不高,很難獲得年輕人共鳴,加上達芙妮公司形象老舊,一時間很難轉換消費者的既定印象。此外,現在的年輕人風格多變,從純時尚走向運動休閒,只透過潮牌聯名設計,恐怕對消費族群的功課做得不夠多。  目前達芙妮的營業費用率從過往4成攀升至52%,經營活動現金流呈現負數,公司花錢速度快於資金取得速度,成為張智凱轉型過程衍生新挑戰。換言之,若業績繼續無起色,恐怕達芙妮的老本就要燒光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