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話題人物 > 專案企劃
subject

「地表最強蘋概股分析師」 屢屢掀起股海多空翻騰》郭明錤揭密

他被譽為地表最強蘋果分析師,卻極少有人真正認識他;他神準預測每一代蘋果新機的規格,被散戶視為股海明燈,蘋果和分析師同業卻對他很感冒。去年投靠中國天風證券後,他的管轄範圍更擴及全球消費性電子產業,每次報告一出,都掀起股海多空翻騰,身為投資人,你不能不知道「郭明錤」。

鴻海目標價從200元變92元的背後祕密》透視外資分析師的泡沫遊戲

鴻海目標價從200元變92元的背後祕密》透視外資分析師的泡沫遊戲

2019年1月3日,鴻海股價再次跌破70元關卡,後來雖然反彈站上70元,但過去1年,股價重挫加上減資,讓緊抱鴻海股票的投資人受傷慘重。 這讓人不禁聯想到,2017年6月15日,麥格理證券大中華區研究部門主管張博凱,喊出鴻海200元的目標價,現在看起來愈發刺眼。許多投資人還在問:「我手上的鴻海股票該怎麼辦?」 2017年,張博凱喊鴻海200元》2018年底,將目標價下修至92元 根據本刊取得的資料顯示,麥格理從2017年開始,就給鴻海200元的超高目標價,不管FII(富士康工業互聯網)上市稀釋獲利和美中貿易衝擊下,外資開始大賣鴻海股票,媒體也多次對鴻海前途示警,2018年3月,本刊也製作《郭台銘說不出口的真相》封面故事,分析鴻海面臨的挑戰。張博凱的目標價卻文風不動,直到2018年8月才開始下修。 很少人注意到,2018年12月14日,張博凱再度發了鴻海報告,這一次,目標價只剩92元。 張博凱改變了看法,他的報告裡,將鴻海2019年每股盈餘,從原本預估的15元,下修為8.3元,股價本益比從原本的15倍,縮水至11倍,目標價只剩92元,但即使鴻海精簡人力,他照樣給出「Outperform(超越大盤)」的評等。 在一般散戶的眼中,張博凱的預期和股價表現顯然是背道而馳。但是外界可能不知道的是,2017年,麥格理賣出的鴻海股票,創下5年來新高,收進的手續費跟著增加;2018年5月,他還在《機構投資人》雜誌評比中,同時被評為電子上游和下游前5名的明星分析師。 列名前5名明星分析師》2017年鴻海報告讓麥格理賺大錢 《機構投資人》雜誌評比分析師的方法,是由各機構法人投票選出,規模愈大者,投票權重愈高,但每家公司都只能投給3個分析師。張博凱出線,證明雖然散戶可能對他抱怨連連,但這些大客戶對他的表現可是相當滿意! 張博凱只是外資分析師的一個例子,更精確地說,他是sell-side外資分析師,他們的工作類似台灣的投顧公司,他們出報告,是為有意買進股票的機構法人,作為投資買進的參考,機構法人才是他們真正的客戶。除了對沖基金,也可能是各國主權基金,大型退休基金,或是重要的投資基金。 這群人經營的是對資本市場的影響力。不只手握千億元的美國對沖基金,會每天與台灣的外資分析師「熱線聯絡」,知名分析師發出一篇報告,就能影響數10億、上百億元的資金流向。 但散戶若是把外資報告當成一般人可用的投資指南,恐怕要冒很大的風險。過去幾年,股價狂飆的泡沫風潮裡,都看得到「張博凱們」的影子。 案例1、國巨。2018年國巨股價狂飆,7月22日,JP Morgan分析師Jerry Tsai和一眾外資,發布報告指出,國巨「月營收創歷史新高」,給國巨1550元的超高目標價;即使8月大股東賣股,國巨董事長在法說會上說「前妻只有一個」,外資仍給出Overweight(加碼)的評價,直到10月2日才大修目標價至770元;但當時,國巨股價早已跌破500元,至今也還沒站穩500元。 案例2、2014年5月,巴克萊證券分析師侯明孝發布報告,報告標題是「力旺:下一個記憶體界的ARM」,他給出750元超高目標價,不只是力旺當時股價3倍之多,還引發力旺股價大幅震盪,甚至驚動金管會出面制止。 再往前,還有上千元的宏達電,還沒算股性活潑的神盾等股票,外資占台股資金比重超過5成,要了解外資報告背後的祕密,先要了解這群外資分析師。 還有多少「張博凱們」?國巨、力旺也曾出現超高目標價 不管是美資、港資、法資、德資還是中資,高薪,是外資分析師的特質之一。多位金融業人士表示,外資分析師年薪千萬元台幣算「正常」,如果客戶下單買股的數量多,生意好,獎金更是可觀;明星分析師一年收入巔峰時可達到150~180萬美元,幾乎超過台幣5000萬元。 光寫報告,就能賺進千萬元年薪?實際狀況是,sell-side外資分析師的工作,是要服務資產百億,甚至上千億元的大客戶,靠客戶下單的手續費賺錢。過去報告不收費,但客戶下單買100元的股票,公司可以抽取約1%的手續費,聽起來很普通,但一家大客戶帶進的手續費,就可能高達數10億元台幣。 爭議1:資訊不對稱》只有大客戶能掌握第一手訊息 「看外資報告的時候,你要知道,你是跟有巨額資金的公司在競爭,他的勝算絕對比你大。」一位投資銀行老手觀察,對沖基金、機構法人,和證券承銷部門都會使用外資分析師的報告,背後有巨額資金的支持;分析師可以雇人從一家公司門口數卡車,推算出貨量有沒有增加,用散戶辦不到的方法,推算出貨量的有力證據,「他們絕對有能力比一般人更早就知道消息」。 先是掌握更多的訊息,再來就是看分析師要告訴你多少訊息,因此資訊不對稱,是外資法人的一大武器。「一般外人看得到的報告,恐怕只是分析師所寫報告的1/10不到。」業內人士觀察,要讓投資機構埋單,外資分析師經常會接到客戶的電話,「也許他目標價沒變、評等還是買進,但只要他在電話裡稍微表態,對方就會知道該減碼,反手賣出股票,」只有少數大客戶才能有機會與分析師直接交流,取得第一手資訊。 爭議2:拋出驚人目標價》為了創造亮點,分析師敢喊敢衝 評等怎麼給也是虛虛實實,「分析師不敢隨便調降公司評等」他分析,因此就會看到目標價愈調愈低,評等還是維持「Outperform(超越大盤)」的奇特狀況,他觀察,「分析師沒調降公司評等,有時是怕得罪人,」看到買進評等,恐怕也不能輕信,如果真的下手調降評等,才是表示分析師的真實看法。 分析師之間的激烈競爭,也是報告後面另一個不能說的祕密。「外資分析師的工作,其實很像網紅」業內人士觀察,他們賣的是在資本市場的影響力,經營產業人脈,另一方面也要適時創造話題,引領資本市場的趨勢。 「寫報告的人那麼多,他如何勝出,就要靠創造亮點。」一位前外資分析師觀察,以張博凱為例,他必須要成為市場焦點,客戶才會注意到他,來跟麥格理做生意;但是,跑鴻海的分析師那麼多,不乏有人脈、有經驗的老分析師,他必須要喊出一個別人沒有的觀點,才能吸引市場目光。事實上,張博凱不只對鴻海喊出超高價,也曾逆勢喊漲中芯、華虹半導體。 爭議3:與上市公司利益共生》不該說的訊息不能說,別遊走內線交易邊緣 一位分析師觀察,張博凱屬於「敢衝」型的分析師,他在美林的時候,美林的風格不會讓他任意喊出超高目標價,但到了麥格里,麥格里是澳洲新崛起的亞洲金融機構,就願意讓張博凱「放手一試」,「否則你這樣喊,也有可能被Sales Team打回票。」他觀察,高喊目標價背後,也有外資自己的發展盤算。 「其實分析師才不在乎什麼《機構投資人》雜誌的排名。」一位金融業者說,他們在乎的是客戶的內部排名,許多大型投資機構會對外資分析師進行更細緻的檢視,決定誰能打進這些持有數百億、上千億元的金融巨獸心臟。 有了研究觀點,分析師還要與銷售人員一起,全世界拜訪可能投資的機構投資人,希望對方埋單。一個分析師可能今天在法國,第2天就出現在愛爾蘭,甚至辦投資論壇,讓所有客戶集合在一起,先對誰銷售自己的觀點,怎麼講,甚至與客戶要約在什麼樣的餐廳,全都有講究。 明星公司的崛起,就會創造出明星分析師,如台積電成長就為夏鮑文、陸行之帶來分析師生涯的大機會。(圖/吳尚哲攝) 對這些大客戶來說,明星分析師的價值在於,他們可以要明星分析師約到重要公司的高階主管,當面討論公司前景。對分析師來說,能約到別人找不到的人,自然證明你是個咖。 為了拉高股價,公司也樂得與明星分析師綁在一起,形成魚幫水,水幫魚的共生關係。但分析師取得太多公司獨家消息也有風險,一不小心,公司內部衝過頭,就可能因為沒做好法遵,透露不該說的訊息,讓分析師觸犯《證交法》內線交易罪。 不過,首席國際投顧執行長張志榮指出,外資分析師對台灣資本市場仍有重大貢獻,不能把所有人混為一談。「10幾年前,台灣股市是主力當家,誰在談本益比?」他觀察,這幾年,外資占台灣權值股的比重愈來愈高,外資報告的介紹,對活絡台灣資本市場,讓公司價值被看見,絕對有正面幫助。 只是對一般人來說,看到外資報告提出超高目標價,恐怕心裡要先打個問號,「你要想想你是第幾手看到這個消息的人」一位金融業人士提醒,外資報告真正的讀者,是那些擁有海量資源的金融巨擘,只有保持獨立思考,一般散戶才不會住進「外資套房」。

神準分析師為何遊走法律邊緣?  「蘋果先生們」踩紅線  代價不小

神準分析師為何遊走法律邊緣? 「蘋果先生們」踩紅線  代價不小

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錤過去多次因為成功預測蘋果供應鏈動向,被稱為「蘋果先生」;但事實上,郭明錤並不是第1個,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蘋果先生」。 在郭明錤之前,也有好幾個紅極一時的「蘋果先生」,卻因為觸及內線交易,後來黯然離場。這段歷史,正是了解美國內線交易管制方式的經典案例。 金文衡曾是第1名分析師  涉案後淡出外資圈 2012年之前,台灣的蘋果先生,是高盛證券亞洲科技產業研究部主管金文衡,他在2006年曾是《機構投資人》(Institutional Investor)雜誌票選第1名的分析師,「他是頂尖分析師名號的常勝軍」,《華爾街日報》如此評論。 金文衡從主機板產業和PC產業開始做起,擴及後來興起的蘋果供應鏈,「他是第1個發現金屬機殼廠可成成長潛力的分析師。」《華爾街日報》分析,當時可成正開始替蘋果製造筆記型電腦機殼,他的報告推出之後,可成當年度股價大漲56%。當年,他分析鴻海為蘋果iPad代工訂單狀況,更是各大機構法人爭相參考的內容。 2012年,金文衡因為高盛和帆船基金(Galleon Group)的內線交易案,協助美國政府調查,當時,《華爾街日報》報導金文衡案的標題就是「高盛知名蘋果供應鏈分析師遭調查」。 美國司法單位當時嚴打對沖基金內線交易,進行一項「完美對沖行動(Operation Perfect Hedge)」,傳訊超過64名華爾街金融從業人員,超過50人認罪。 這次調查行動中,外界才發現,美國機構投資公司利用內線消息發大財的真相。如FBI(聯邦調查局)新聞稿中揭露,代工廠偉創力(Flex)的主管收顧問費之後,向對沖基金提供精確的訂單、交貨等重要資訊,這對對沖基金的投資有如吃下大補丸。 金文衡(左)、張凱偉(右)。(圖/取自網路) 美國媒體報導,高盛業務員就曾帶著金文衡去拜訪帆船基金,帆船基金一年付給高盛的交易費高達60億元新台幣,帆船基金投資集中在科技股,當時一位資深研究員分析:「帆船基金在高盛下單,頻繁徵詢金文衡的意見,就像每天都要吃早餐那樣必然。」這些客戶要的都是最敏感的資訊,分析師難以避開。 後來,帆船基金創始人拉賈拉特南和麥肯錫董事Gupta入獄,Gupta持續上訴,1919年初,法院卻決定維持原判。在2012年調查後,金文衡從此淡出外資圈。 2013年,另一個知名蘋果分析師張凱偉也因不當揭露訊息落馬。 張凱偉的客戶,是美國SAC對沖基金,這家對沖基金的規模高達14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4200億元)。路透報導中指出,2013年7月,美國政府指控花旗和SAC涉嫌內線交易,花旗最後付出3000萬美元和美國政府和解,報導中指出,張凱偉因此去職。 張凱偉捲入內線交易 花旗付出3000萬美元代價 路透報導中形容,在張凱偉工作的環境裡「只有兩種客戶,一種是大客戶,另一種是零星的小客戶,」兩者收到的訊息是不一樣的。 訴狀中還拿出花旗的內部郵件指證,SAC對沖基金員工曾發信給花旗要求,「能不能提供所有關於iPhone 4/4S/5 供應鏈的所有資料?」花旗員工的反應竟是內部發信要求分析師,「你能不能直接跟SAC聯絡?他馬上就要這項資料,直接跟對方合作(指SAC)」。 路透報導中指出,SAC員工也馬上發信給張凱偉「Kevin,你知道蘋果有任何刪減iPhone訂單的動作嗎?」張凱偉當天就把還沒發布的鴻海出貨量數字,和尚未公布iPhone出貨量預估數字,直接發給SAC,第2天才把這項報告發給其他客戶。但也就是這一天的差別,因為將敏感資料只給某家客戶,這些人因此出脫股票,讓張凱偉陷入內線交易案的疑雲中。 調查中也透露,不止SAC,許多大客戶如Citadel,當時都不斷發信給張凱偉,「能晚上很快通個電話嗎?」所有人都想從他那裡知道關鍵出貨訊息,但這卻會碰到法規的危險紅線。 美國刑度最高達10年 台灣如何揪出操縱股價黑手 在美國內線交易規定主要來自聯邦《證券交易法》第10條,認為和股價相關消息也是公司重大資產,應該讓所有人在同樣時間得到同樣的資訊,否則就不能交易。在美國,投資人可以舉報內線交易,如果罰金超過百萬美元,舉報者還可以得到罰金10%到30%的獎金。 美國的罰則也很嚴,刑事部分可對個人內線交易最高可處以500萬美元罰金,和20年徒刑,對機構法人最高可罰2500萬美元。民事部分,除了沒收不法所得,還可加收3倍懲罰性賠償金。 另一個問題是,這幾年,台灣的當紅分析師赴大陸發展的人愈來愈多,從境外喊台股股價,他們平常不受台灣金管會規範,未來台灣該如何讓脆弱的資本市場維持穩定? 前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寰瀛法律事務所資深合夥律師黃國銘律師觀察,除了證交所或OTC內部平時就有的股市監視機制外,如果接到檢舉,發現可能有內線交易,也會先交由證交所或OTC做出一份交易分析報告,再交由金管會及駐會檢察官立案審查與決定是否偵辦,另外,在過濾哪些為行為人以及這些行為人間之關聯性部分,有時會透過調查系統內部的「法眼系統」加以篩選,並從成交人的背景資料中抽絲剝繭,找出共謀操縱股價的人。 在台灣,對境外分析師若涉及《證券交易法》所規範之散布流言或不實資料罪嫌時,由於此類案件所涉為最輕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所以台灣司法機關亦可加以追訴處罰。 此時,為維護資本市場的正常運作,他也建議金管會或是檢調機關亦可適時地「表明政府的態度」。另一方面,為讓投資大眾能夠清楚判斷分析師或投資機構之好壞,建議主管機關也可以建立某種指標,譬如歷來遭處罰之紀錄等,讓資本市場更為透明。

「地表最強蘋概股分析師」  屢屢掀起股海多空翻騰...郭明錤揭密

「地表最強蘋概股分析師」  屢屢掀起股海多空翻騰...郭明錤揭密

去年10月底起台股進入修正,大盤量能委靡,但在市值僅百億台幣上下的屏下指紋辨識(FOD)產業,卻引來包括土洋外資分析師、多方主力與空頭聯軍關注,爆發了1場激烈的股價拉鋸肉搏戰。 指紋辨識技術IC廠─神盾自去年11月起,股價展開強勢反撲,從110元扶搖直上,12月14日更大漲7.8%至228元,站上近期高點。 這一波幾近仰角70度攻堅的發動關鍵,來自於香港天風國際證券研究與策略部副總監郭明錤,他於11月15日發表1篇評論,指出神盾屏下指紋辨識模組,可望提早被三星A系列採用。 神盾案掀起多空交鋒 發表利多才滿月,看法急轉直下 但距離這個利多消息剛好滿1個月,12月16日,郭明錤對神盾的看法卻急轉直下,當天他在微信公眾號上指出,神盾是以匯頂(主要競爭者)報價至少一半的價格,取得三星屏下指紋辨識模組訂單,將光學指紋辨識模組單價,從5~6美元,壓低到2.5~3.5的毛利率,將造成不利影響,神盾隔日便連拉兩根跌停板。 台股空軍更大舉壓境,曾為自營商操盤手的WinRocker贏三富執行長楊啟宏觀察,神盾融券從不到1500張,郭明錤發表報告後一下子拉到近4000張,1月21日,神盾融券餘額達4287張,借券約3500張,合計放空部位將近股本的10%,券資比也高達42%;看空的認售權證的分點交易家數一度比賭多方的認購家數還多了1倍,將近400家。 郭明錤修正對神盾看法後第4天(12月20日),摩根士丹利槓上郭明錤,把神盾評等自「中立」升至「優於大盤」,目標價調升到235元;元大投顧也把神盾目標價從180元調高到288元;野村證券則以市場競爭者僅兩家,「沒必要掀起價格戰搶單」來回應郭明錤的觀點。 郭明錤看空神盾切入屏下指紋的產業評論,引發市場激烈反應。(圖/達志) 即使被大行同業反嗆,也沒有重挫郭明錤銳氣,今年1月,他繼續發表看空神盾評論,認為神盾若給三星的屏下指紋辨識模組良率改善進度不如預期,中國市場進展也會受阻。多空激烈攻防,神盾因此股價僵持在180~190元,近月的日均交易量都在萬張以上,拿下上櫃周轉率榜首。 去年12月底,神盾董事長羅森洲出席法說會,一現身便被各家法人、不同山頭的市場派、空軍等2、3百人團團圍住,「郭明錤憑什麼說你們這樣報價?他到底有沒有直接問過公司?」法人問得直接,受限於非公開資訊不能揭露,羅森洲只有緩緩搖頭。在野村證券舉辦的1場非公開產業說明會上,羅以「預期神盾今年第2季起會跟上匯頂去年出貨後的毛利率結構,約從38%跳升到52%」的說詞,間接反駁削價搶單的指控。 郭明錤在業界被譽為「地表最強蘋概股分析師」、「蘋果先生」,在市場引發軒然大波已經不是第1次,可說是位非典型證券分析師。 最強蘋概股分析師 預言蘋果機型經常被媒體引用   過去,像是陸行之、楊應超這些明星分析師,大多擁有海外名校學歷,不是在大摩、德意志銀行,就是IBM等亮眼的國際級企業待過;郭明錤是畢業於政大企研所、政大應數系,最早是台灣電子產業媒體《電子時報》的產業分析師,後來才進入康和、凱基投顧。 在凱基投顧時期,郭雖不若一般外資分析師報告中有財務模型,推估個股的合理價位與進出場時機,但常能精準預言蘋果新機即將搭載的硬體規格與出貨量,被國際媒體大量引用,因此聲名大譟。 2017年蘋果發表會前,郭明錤準確預測當年度會推出三款iPhone新機,說中了機身尺寸、螢幕大小,也說中了10周年新機將搭載OLED螢幕,Touch ID將取消,改以人臉辨識解鎖,只猜錯了新機名稱和虛擬Home鍵。 2017年3月,郭明錤指玉晶光取得新款iPhone後置鏡頭訂單,為2017年蘋果鏡頭供應商最大贏家,報告一出便拉抬玉晶光在兩個月內,股價從260餘元漲到近600元;事後證明,郭明錤所掌握的訊息正確,只是出貨和良率不如預期,導致跌回起漲點。也有投資人因而向金管會檢舉郭有聯合公司炒股之嫌,但後來無法證明他有涉案。 因此許多蘋概股投資人以郭明錤的報告馬首是瞻,報告字眼中有「可望採用」、「受惠」等同詞,市場便視同「買進」訊號,知名度也隨蘋概股水漲船高。 媒體產業研究出身 作風不同於傳統外資分析師 郭明錤為什麼可以這麼準?由於他行事低調,外界看他總蒙上一層神祕色彩。曾在《電子時報》與郭明錤共事過的一位媒體人回憶,郭明錤很少與同事私下往來,卻很積極訪廠和看公司,出國看展時跟廠商的互動也很密切,「大家都說他當時認識了鴻海的一個極高層,訊息才能這麼準確,不過蘋果對他倒是很感冒。」 從《電子時報》研究部起,郭明錤就只做產業報告,一般外資分析師應該要從研究個股財報開始、推薦理由必須具備嚴謹且精準的邏輯推論,架構至少3年的EPS(每股稅後純益)模型後,才能預估股價;即便是後來進入康和、凱基投顧,郭仍大多發表短評,也僅談規格,從未做價位和進出場點推薦。業內人士指稱,即使郭的人脈再扎實、訊息再多,還是很難躋身講究財務能力與法遵的外資分析師圈,也只有本土投顧才有彈性,允許他以這樣的方式當分析師。 近年來郭明錤的知名度愈高,壓力也愈大。玉晶光事件後,國金證券研究董事總經理陸行之就曾直言,郭明錤能提供這麼仔細與準確的非公開供應鏈與產品資訊,的確非常厲害,但若是英美投資銀行,研究部門要出具報告前,公司內部法遵部門都會詢問資訊來源,只要屬於未公開資訊,大多不能出報告。 看好嘉聯益反踢鐵板 1年後修正看法,股價已先下修 法遵、輿論顯然讓郭明錤愈來愈綁手綁腳,去年6月,他選擇落腳天風證券,在香港天風國際證券的網頁上,郭明錤的介紹為:「被許多不同國家的媒體稱為地表最強蘋果分析師,擁有消費性電子下游與關鍵零組件產業趨勢分析的豐富經驗,提供全球供應鏈投資組合建議。」 現在郭明錤幾乎每週都會在微信上發布至少1篇短評,標的從台灣蘋概股,擴及中、港、美等全球手機產業,評論產業更跨足到被動元件、半導體和IC設計,而且多空都喊,對市場的影響力有增無減。 不過,近來郭明錤的預測也常被質疑,例如,2017年底看好軟板大廠─嘉聯益,2018年連續發出4篇看好報告;但嘉聯益雖的確獲得蘋果投資,中國廠房卻被糾正限排,出貨的良率不佳,造成與可成參股合作案生變,後來可成出售持股,去年年底郭明錤終於修正看法,指出嘉聯益營運恐陷逆風,但股價早已下修半年之久。 此外,郭明錤去年看好蘋果新機出貨量,更看好iPhone6.1吋螢幕的平價手機,XR上市後,還再次調升出貨預估;結果XR銷售不如預期,直到11月中,他才調降出貨量。 近來郭明錤再度引發市場熱議,則是他熱情地吹捧鏡頭廠新鉅科。新鉅科資本額約16億台幣,大股東為中國鏡頭模組製造商丘鈦,主要供應匯頂及華為等中國手機品牌,但已連續虧損4年,台灣法人圈很少關注。 力捧新鉅科 缺完整說明 高喊EPS9元,引發炒股爭議 不過,郭明錤持續看好匯頂在安卓陣營的優勢,1月4日的評論以「2019年最強鏡頭廠」為題,指新鉅科為Amazon go相機系統獨家鏡頭供貨商(鴻海為組裝廠)、匯頂3P定焦鏡頭獨家供貨商(客戶為所有中國品牌)、神盾2P定焦鏡頭獨家供貨商(客戶為三星),能見度是所有電子零組件廠中最高者,宣告新鉅科將轉虧為盈,今年全年EPS約6~9元。 這次又在3個交易日內將新鉅科股價從59.3元拉到75.9元,再次引爆炒股爭議。業內人士指出,外資分析師很少看市值低於300億台幣以下的公司;其次,用詞過於娛樂化,對財務預測的推論邏輯似不夠嚴謹;第3,儘管新鉅科明年營收可能好轉,但去年全年營收僅16.48億元,前3季虧損2.89億元,帳上累計虧損仍有24.9億元,大股東丘鈦1月預警去年獲利恐下滑95%,新鉅科恐難獨善其身,EPS6~9元的推論從何而來?也沒有完整說明。 本刊近半年來數次聯繫香港天風國際證券及湖北天風證券總部,表達採訪意願,原本已與香港天風聯繫上,對方也表達可安排天風證券研究所所長趙曉光及郭明錤受訪,但後來又指去年天風準備上市而婉拒,這次針對各項爭議再次致電,均未得到回應。 證期局副局長蔡麗玲則表示,郭明錤過去為sell-side賣方分析師,現在所屬的香港天風國際證券拿4、5、9號牌照,應屬buy-side資產管理公司,至於他有沒有操縱股價,干擾資本市場秩序之嫌,櫃買和證交所都有監視制度;櫃買中心主祕柯福榮則說,郭明錤太有名了,而台灣訊息傳遞又很快,市場反應才會這麼激烈,「過去發生過外資分析師喊價喊得太誇張,被金管會懲處停業,據點被金檢,但天風證券是中國券商,沒有在台灣設點,所以我們還在研議要怎麼處理。」 柯福榮表示,目前櫃買只能要求掛牌公司說明澄清,並持續監視交易資訊,看是否有配合報告異常買賣行為,「但這些還是很難抓,因為有心為之者可透過電話在不同券商下單,避免被跟單或看破交易策略。」 一位退休的分析師認為,以郭明錤的知名度,屢屢喊籌碼容易操控的中小型公司,備受公評恐難避免,資本市場自有行業秩序,他應揭露自己與關係人有沒有部位。只是主管機關雖不需過度管制,但還是應確保有心人士不能利用各種放話手段,造成市場資訊不對稱,才是經營資本市場永續之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