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楊怡祥

本業醫師,縱情的美食家,喜愛周遊美食殿堂,探索大千萬種的美味。

文章列表
楊怡祥:前台灣首富蔡辰男不斷演繹台灣美食驚奇

楊怡祥:前台灣首富蔡辰男不斷演繹台灣美食驚奇

蔡辰男先生是台灣收藏界先行者,37歲即成立台灣第1家私人美術館,並早在1981年即開設來來香格里拉大飯店,擁有16家餐廳,可容納3500人一起用餐。其中「隨園」江浙菜的清蒸牛腩佐薑汁為其發明;首...

楊怡祥:「賺錢之神」邱永漢必吃的名古屋白川亭

楊怡祥:「賺錢之神」邱永漢必吃的名古屋白川亭

新冠肺炎使台北許多老牌餐廳不支倒地,但頤宮、RAW、鼎泰豐卻仍一位難求,可見此次關門大吉的餐廳原本就苟延殘喘,疫情只是催化它們提早關店而已。如果全怪罪病毒,那如何解釋外國觀光客占一大部分的鼎泰豐...

楊怡祥:決戰油溫!日本究極天婦羅

楊怡祥:決戰油溫!日本究極天婦羅

以前只要提到天婦羅,必定是早乙女哲哉的「是山居」,天下第一,且獲得小野次郎的肯定;沒想到旅居東京的廣明創辦人簡貞介先生無論如何非得請我前往離東京40分鐘車程,神奈川縣川崎市他心目中日本第一的美か...

楊怡祥:療癒食傷的一星名店

楊怡祥:療癒食傷的一星名店

年輕時去巴黎每次都貪多排7家米其林2、3星餐廳,吃到第5餐,開始出現食傷現象。巴黎和台灣時差6小時,一般晚餐8點才上菜,吃3、4小時是常事,上甜點時,幾乎已是台灣時間清晨5、6點,往往瞌睡蟲上身...

楊怡祥:上海錦江飯店讓老蔣的家鄉味進化了

楊怡祥:上海錦江飯店讓老蔣的家鄉味進化了

浙江省寧波市古稱「鄞」,春秋時為越國境地,唐朝時叫明州,明洪武14年(1381年)取「海定則波寧」之義,改名寧波。寧波海岸線長達1千6百公里,海域面積約1萬平方公里又鄰近中國最大舟山島漁場,故海...

楊怡祥:動口不動手的方亮蟹宴

楊怡祥:動口不動手的方亮蟹宴

早在中國唐、宋時代陽澄湖大閘蟹就已是宮廷貢品,宋朝傅肱所著《蟹經》一書中提到最大有達1斤重(宋初官秤1斤為680克)。陽澄湖位於上海與蘇州之間,是海水與淡水在長江交匯的第一個湖泊,水質潔淨,湖深...

楊怡祥:令人疼惜的東京うを德料亭

楊怡祥:令人疼惜的東京うを德料亭

東京有些餐廳永遠訂不到,雖開放一兩個月前可打電話或上網預訂,可是當預約時電話永遠占線,上網也是秒殺,似乎故意營造一位難求的假相。日本米其林三星名廚神田裕行說,日本料理店最理想的座位數是18席,超...

楊怡祥:曾任鄧小平御廚 川菜最後的武士──趙楊

楊怡祥:曾任鄧小平御廚 川菜最後的武士──趙楊

2019年,東京美食餐廳指南Tabelog給予「趙楊川菜」銀牌賞,打敗前東家料理鐵人陳建一的「四川飯店」。主廚兼店東趙楊1961年生,22歲就被提拔為成都「金牛賓館」的料理長;「金牛賓館」是接待...

楊怡祥:巴黎最窩心的米其林三星Le Cinq

楊怡祥:巴黎最窩心的米其林三星Le Cinq

巴黎米其林3星餐廳晚餐1客動輒15000元台幣以上,如果阮囊羞澀,當然也可嘗試較平價的午餐,但1分錢1分貨,便宜套餐菜色很少令人滿意,初識者甚至誤以為3星不過爾爾。為免入寶山而空手回,一般我不會...

楊怡祥:咖啡之后—藝伎咖啡

楊怡祥:咖啡之后—藝伎咖啡

2002年邱永漢以78歲高齡飛抵雲南保山,又歷經3小時顛簸來到潞江壩,只為探索為世人所遺忘的鐵比卡咖啡品種,並以堅毅執著的精神,決定要將此一當地瀕臨絕種的咖啡打造成媲美頂級藍山咖啡,次年就以實際...

楊怡祥:最具爭議的巴黎米其林三星—琶音

楊怡祥:最具爭議的巴黎米其林三星—琶音

2019年法國巴黎米其林三星餐廳中,出乎意料地只有最難訂位、價格實惠,一週僅營業4天的L'Astrance降為二星,令人不平與惋惜。其實,L'Arpège(琶音)才該被降,「琶音」曾被美食家批評...

楊怡祥:肉割烹上  現代庖丁解牛

楊怡祥:肉割烹上  現代庖丁解牛

以前想吃日本懷石全牛大餐,必得風塵僕僕跑去京都「匠三芳」,之後美食家詹宏志推薦大阪北新地的「牛寶」,主廚兼店東中井松太郎有如現代庖丁,甚至買進整頭松阪牛在顧客面前現切現烹,不禁使我想起春秋戰國時...

楊怡祥:譽過其實的馬賽魚湯

楊怡祥:譽過其實的馬賽魚湯

一提到馬賽就聯想到魚湯(bouillabaisse,法文念布由貝絲),正如同拿坡里代表披薩。我曾千里迢迢飛到法國南部普羅旺斯門戶的馬賽港想一嘗夢幻的魚湯,結果大失所望,以為我吃錯店。第2次專程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