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

文章列表
馬世芳:休止符上的驚歎號

馬世芳:休止符上的驚歎號

這兩年應邀主持公視旗艦歌唱節目「音樂萬萬歲第4號作品」,前後總共錄了30幾集,終於告一段落。今年這檔節目入圍3項電視金鐘獎,包括「最佳綜藝節目」大獎;雖然沒有拿獎,在我心目中,這個節目已經完成許...

馬世芳:陳珊妮,豈止偶像歌手

馬世芳:陳珊妮,豈止偶像歌手

陳珊妮所有舊作終於上了數位平台,新生代的聽眾可以一口氣補課了。那裡面,也有我的青春血汗啊。 第一次聽到陳珊妮的歌是1994年。我坐在左營一輛軍車裡,聽到收音機播著一個新人的歌〈茫然〉,她狠...

馬世芳:他用鼓棒 為台灣人心跳定拍

馬世芳:他用鼓棒 為台灣人心跳定拍

你一定聽過「台灣鼓王」黃瑞豐打的鼓。據統計,過去半世紀以來,他參與錄製了大概10萬首歌,也就是平均每年2000首,等於1天錄6首,連續50年不間斷─與其說他參與過哪些名曲的錄音,不如說哪些名曲他...

馬世芳:下廚偶得,簡單工具成就家常滋味

馬世芳:下廚偶得,簡單工具成就家常滋味

這幾年愈來愈常在家下廚,做的當然都是家常菜。自己想吃什麼,上網找找食譜,覺得做得出來就試試看,成果居然多半不錯。一旦做菜愈來愈稱手,能吃的館子也就愈來愈少了。 既然是家常菜,工具愈簡單愈好...

馬世芳:送別搖滾「國父」小理查

馬世芳:送別搖滾「國父」小理查

「小理查」(Little Richard)逝世,享年87歲。他那一輩「國父」級的搖滾樂老革命家,如今凋零殆盡,只剩鋼琴狂漢,85歲的Jerry Lee...

馬世芳:「角頭」歲月的笑與淚

馬世芳:「角頭」歲月的笑與淚

我認識兩位朋友,行走江湖都給自己取了黑道的名號,實則一點兒都不凶狠,正相反,心腸一個比一個軟。第1位是台語金曲歌王「流氓阿德」,他是一位非常溫柔、非常善良,有著大男孩眼神的中年大叔。第2位是「角...

馬世芳:2019最難忘的聲音——島嶼多元聲量潮湧全世界

馬世芳:2019最難忘的聲音——島嶼多元聲量潮湧全世界

這一年多,那首古早的軍歌《夜襲》被韓國瑜拿來當競選主題曲,重新傳唱開來。老實說,我並不討厭這首歌:從前總對威權時代的軍歌深惡痛絕,恨不能統統從腦中洗掉,《夜襲》倒是詞曲俱佳的例外。這首歌我最喜歡...

馬世芳:從香港抗爭到白色恐怖 2019最難忘的聲音

馬世芳:從香港抗爭到白色恐怖 2019最難忘的聲音

毫無疑問,未來回想2019年,首先浮現的兩個字必然是「香港」。除了街頭抗爭「無大台」的各種靈活戰術和市民不斷熱情支援,我也看到了尤其是青年世代在文宣、論述、視覺設計各方面的才華。論音樂,最大的驚...

馬世芳:感謝你,用歌聲記住這一切

馬世芳:感謝你,用歌聲記住這一切

陳建年在「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的舞台上,指著背後雲霧蒸騰、壯美絕倫的中央山脈說:當年他剛從警校畢業,分發派駐的第一個派出所,就在那邊的關山鎮。他說:真想轉過身去,對著山唱歌,但覺得背對觀眾好像不...

馬世芳:香港,我的香港

馬世芳:香港,我的香港

香港情勢糜爛,大概暫時是去不了了。這真令人傷心,香港是多麼好的地方啊。 初次去香港是1995年底,我剛退伍,香港回歸還得再等兩年。中國搖滾歌手崔健在伊利沙伯體育館開演唱會,我託長輩買了票,...

馬世芳:覺醒音樂祭10週年  年輕人扎根在地文化

馬世芳:覺醒音樂祭10週年 年輕人扎根在地文化

我和嘉義從來都不熟。儘管去過幾次,吃過火雞肉飯和林聰明砂鍋魚頭,但對這座城的東西南北始終毫無概念,直到上星期去看朋友,讓人家載著全城逛吃,才算有了起碼的理解。 印象最深的是城隍廟和旁邊的東...

馬世芳:第30屆金曲獎雜感

馬世芳:第30屆金曲獎雜感

無庸置疑,儘管音樂工業滄海桑田,金曲獎仍是中文世界樂壇至高榮譽。首先要理解:這是中華民國文化部的官辦獎項,不像歐美音樂獎是由民間公協會或企業單位主辦。台語、客語、原民語等母語類型獎項的設置,當初...

馬世芳:「六四」30周年  我有話要說...

馬世芳:「六四」30周年 我有話要說...

「六四」30周年,做了1期廣播節目。其中播了1首香港青年歌手黃衍仁幾年前寫的《媽媽你沒有過錯》,悠悠緩緩地唱,卻震撼非常。這首歌意在與1989年「六四」之後,香港傳唱最廣的抗議歌曲之一:夏韶聲演...

馬世芳:一個集體焦慮的世代

馬世芳:一個集體焦慮的世代

先前寫過:我在台灣科技大學開「文藝發展與流行音樂文化」,每學期都會請同學寫1篇作業─選1首「最能代表我們這代人的1首歌」,不論曲風、語言,但必須是10年內的作品。這份作業已經進行了8年,每次總有...

馬世芳:奧斯汀的音樂底蘊 領教了

馬世芳:奧斯汀的音樂底蘊 領教了

以前想到德州,就是比臉還大的牛排、BBQ、牛仔帽、長皮靴、簡直比船還大的汽車,還有唱不完的鄉村音樂。這趟去奧斯汀,的確吃到了極厲害的BBQ,看到了許多牛仔帽和長皮靴,聽了海量的鄉村音樂,卻也知道...

馬世芳:台灣搖滾史最偉大的專輯

馬世芳:台灣搖滾史最偉大的專輯

你願意花多少錢買一張朝思暮想的CD?幾百元?幾千元?還是幾萬元?最近有一位素未謀面的朋友,花了新台幣3萬2888元從我手上買走一張20年前入手的CD,讓我說說這個故事。 話說從頭:你有陳綺...

馬世芳:百花齊放的台灣原創音樂

馬世芳:百花齊放的台灣原創音樂

過去這1年,我在廣播節目面訪近百組新發片的音樂人,又回鍋擔任「金音創作獎」評審,聽了幾百張獨立音樂專輯,還參加了3、40場演唱會;我的心得是:台灣原創音樂能量仍然強大,作品之精采多樣,並不輸給任...

馬世芳:2018年最難忘的聲音

馬世芳:2018年最難忘的聲音

這一年,並不好過。我以後想到2018這個數字,總會繚繞幾個連結死亡的聲響。  ─轟轟然的貝斯聲。年初,Tizzy...

馬世芳:90後青年的心內話

馬世芳:90後青年的心內話

我在國立台灣科技大學開一堂「文藝發展與流行音樂文化」通識課,每學期都會請同學寫一篇作業:每人選一首「最能代表我們這代人的一首歌」。這學期最多人選的歌是周杰倫《稻香》(5篇),獲選最多篇的音樂人是...

馬世芳:從音樂得到救贖的「孬種」

馬世芳:從音樂得到救贖的「孬種」

今年金音獎,嘻哈歌手呂士軒大出鋒頭,不但拿下年度嘻哈專輯獎,《孬種走了》也獲頒嘻哈單曲大獎。嘻哈素來不算我的守備區,但近年再怎麼遲鈍也會有感覺:樂壇嘻哈、饒舌勢力頗有野火燎原之勢,早已不復地下邊...

馬世芳:尋找林萬芳

馬世芳:尋找林萬芳

12月8日,萬芳繼大獲成功的台北小巨蛋演出之後,要在高雄巨蛋開演唱會了。我早早約了她來上我的節目,說好歌單讓她來開。她說她要好好想一想,讓我再等一陣子,沒有問題。錄音前一個星期,她傳訊說:「我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