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台灣印第安那瓊斯的奇幻考古之旅莎草紙學家張瑞林 率跨國團隊遠征埃及法尤姆
莎草紙學家張瑞林 率跨國團隊遠征埃及法尤姆

2017-03-05
作者: 印和闐

一處藍綠色交織的埃及天堂法尤姆,時隔一百多年後的今日,一個由台灣人帶領的跨國團隊, 將深入沙漠中考古研究,他們將如何親手撥開一層層的沙土,為古代文明揭露新的真相?

文/ 圖/張瑞林、印和闐提供

穿越布滿熾熱黃沙與礫石的火紅山丘,眼前一片藍色與綠色交織,一個名為法尤姆(Fayyum)的天堂。」這是1798年,法國埃及遠征軍初次來到法尤姆留下的紀錄。

法尤姆,在古埃及文中原意指「海洋」、「大片水域」。這片長60公里、寬70公里的富饒湖泊綠洲,孕育了古埃及最初文明,早在西元前四千年就已建城,是埃及與非洲最古老的城市。

2015年12月,一群法國考古隊再度來到這座位於開羅西南方85公里的天堂。不同於200年前的殖民探險,狂熱地占領地表面積,這群人渴望的卻是地底下深埋的寶藏;更特別的是,領隊的是一位台灣人─法國東方考古研究院專任研究員張瑞林博士。

時隔100年後的探險
台灣人領軍的莎草紙學跨領域研究

這塊考古寶藏自從1908年德國考古隊考察過一小片區域外,就再也沒有其他考古隊到訪。如今,考古技術已比一百年前進步很多,在許多探測點進行探勘後,初步判斷有一座希臘羅馬時期的埃及古城可能正躺在地底,如果進一步挖掘,很可能會有新的發現。

張瑞林率領的跨國考古隊,由各領域的專家組成,包括地質學家、古建築專家、埃及文物學家、陶瓷專家等;而張瑞林本人,則是歐美著名的「莎草紙」學家。

莎草紙(papyrus)由原盛產於尼羅河三角洲的紙莎草莖製成。大約在西元前三千年,古埃及人就開始使用莎草紙作為書寫材料,並將這種特產出口到古希臘等古代地中海文明地區,甚至遙遠的歐洲內陸和西亞。因此,對古代寫在莎草紙上手稿的研究,或稱紙莎草學,是古希臘羅馬歷史學家的基本工具。

如今,由於埃及獨特的沙漠氣候,使一度人文薈萃的諸多棄城中的莎草紙得以保存,將莎草紙整理成系列文件,同時交錯比對這些文件內含的資訊,可以促進對埃及自亞歷山大大帝至阿拉伯時代早期這一段古代史的了解。 解讀莎草紙上的手稿,包括埃及文通俗體(Demotic)、科普特文(Coptic)以及阿拉伯文莎草紙,是當今莎草紙研究的重點課題。

不過,在出版數量與品質上,古希臘文莎草紙學依舊處於主導的地位,而它們之中有一大部分是在法尤姆地區發現的,因為希臘與羅馬時期,這裡有很多希臘移民城市。與此同時,莎草紙學跨領域研究的走向愈來愈明顯,特別是考古學發現與莎草文獻考證之間相輔相成的整合,而這也是張瑞林推動這次考古活動的主要目的。

沙漠中的考古困境
克服氣候、語言 最難的還是資金

令人好奇的是,莎草紙專家是要如何養成?原來,張瑞林在台大念的是政治系,但對歷史、語言具有濃厚興趣的他,卻總是往歷史系、哲學系、中文系的課堂跑。 大學畢業後,張瑞林在法國史特拉斯堡大學與德國海德堡大學進修,取得古代史與古希臘文獻考證的博士學位。在歐洲,這是公認最難拿到的學位之一,因為這種研究必須同時熟悉英文、法文、義大利與德文,加上拉丁文與古希臘文;如果要研究埃及地區的莎草紙文獻,就還得懂阿拉伯文!

張瑞林發表的專書還拿下法蘭西文學院頒發的2015年度人文領域獎項。這個在路易14時代就設立的獎項,專門頒發給每年最優秀法文著作的學者。根據紀錄,張瑞林有關羅馬時代的埃及徵稅紀錄的古希臘文莎草紙文獻解讀,讓他成為400年來第一位台灣籍的得獎者。

那麼身為一位台灣人,在埃及的沙漠裡,帶著一群歐洲人與現代埃及人,去找古代埃及人與希臘人的遺物,會不會碰到什麼困難?張瑞林笑說,他的阿拉伯文與當地人吵架沒問題,溝通不是困難,主要還是資金問題。

不同於18、19世紀,考古活動不再具備經濟誘因,考古學家不再允許挖到什麼古物就運出去賣掉,印地安那瓊斯電影系列所演出的挖寶風險,也不再威脅著考古團隊;以投資界的角度看,風險與回報和過往相比降低很多。

如今,埃及政府的作法是,每個考古活動拿到許可證後,埃及政府會派觀察員全程協助,這包括幫考古隊招募當地挖掘團隊,並協調軍方派兵保護。是的,埃及政府會派裝甲車保護考古隊,同時也防止外國考古隊竊據埃及國寶。

張瑞林說,一五年11月,巴黎遭到恐怖攻擊後,原本研究中心可能提撥的資金,現在挪去反制恐怖攻擊。為了尋找另外的資金來源,他在法國的計畫結束後,已經轉職到奧地利,擔任奧地利古代文化史研究院的專職研究員,初步得到奧地利科研院的支持,但是隨著挖掘規模的擴大,未來也將對外募款。

由於埃及4月到9月白天氣溫高達攝氏40度以上,不利考古活動的挖掘,一七年度的考古計畫將於第四季執行,未來作者將全程參加張瑞林的考古團隊,為讀者做第一手的追蹤報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