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全球前五大富豪 讓員工賺到銀子也恨到骨子科技狂人埃里森 再造甲骨文的本事
科技狂人埃里森 再造甲骨文的本事

2017-02-17
作者: 廖怡景

▲甲骨文創辦人埃里森的成功,來自他的策略和冷靜現實的分析。(圖/達志)

有錢人就是狂!一手打造甲骨文王國的創辦人埃里森,名列全球第5大富豪; 然而,他「換員工和妻子,就好像在換鞋子一樣迅速」的作風,也為他贏得科技狂人的諢名。

在全球政壇,美國總統川普崛起,讓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狂度」相對失色,站穩了政壇狂人的榜首。在全球產業界,科技狂人蘋果史帝夫.賈伯斯身後,甲骨文(Oracle)的執行董事長兼技術長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無疑獨領風騷,成為科技界的新狂人。

這位在《富比世》雜誌2016年的富豪榜中,名列全球第5大的富豪,身價496億美元。然而,他「換員工和妻子,就好像在換靴子一樣的迅速」;他「經常會在員工們就快要領股票期權和紅利時,要他們滾蛋」的作風,也如同富豪總統川普一樣,為他贏得罵名。

養父的奚落 是成長的刺激

埃里森的出身和已過世的賈伯斯很類似,兩人都有被棄養的幼年。埃里森出身於紐約曼哈頓,母親是未婚媽媽,當時只有19歲,無力撫養只得將埃里森送給他的姑媽領養。埃里森直到近50歲時,才和生母見面。這或許也是科技界的2大狂人,可以是彼此的好友;埃里森也是賈伯斯過世前,少數親近他的人。

不過,養父路易斯(Louis Ellison)想挫挫埃里森桀驁不馴的性格,老是找盡機會取笑他。例如,路易斯會剪下埃里森在校際籃球賽中讓對手得分的新聞,並在客人面前拿出來公開取笑他。這讓好強的埃里森日後,一心一意、不擇手段地追求成功。埃里森曾公開說過︰「我父親不會放過任何奚落我的機會,他甚至說我會一事無成。那對我真是強烈的刺激,父親對我有一種莫名的影響力。」

對野心勃勃的埃里森而言,32歲以前的人生是一場探索之旅。他先後就讀過三所美國頂尖的大學──伊利諾州立大學、芝加哥大學、西北大學,但全都沒有畢業;其後,埃里森換了十多份工作──替IBM寫程式、進入IBM的對手公司安道爾(Amdahl)、美國儲存設備製造商Ampex、精密儀器公司(PIC)等等。

一九七七年六月,埃里森和Ampex的同事鮑伯.麥納、艾德.歐茨,一起成立公司「軟體開發實驗室」,也就是「甲骨文」的前身。至此,埃里森才完成他的「入學考試」,站上與全美一流科技精英的戰場上。

外界一般認為,埃里森能建立「甲骨文王國」,最重要的關鍵是IBM於70年發表有關數據管理新方式的關鍵報告,啟發他投入開發商用關係數據庫程式系統的想法。而這也招致批評,認為埃里森的成功是建立在抄襲IBM的基礎上。不過,傳記作家麥可.威爾森(Mike Wilson)認為,說得更公允一點,IBM的確替埃里森打開成功的大門,但能建立1個年營業額超過4百億美元的「甲骨文帝國」,光靠一份報告,肯定不足以成事。「生活對於埃里森而言,就是一場沒有終點的競賽,他願意和任何人,在任何時間,為任何事來『比武』。」威爾斯說,埃里森骨子裡的「鬥性」以及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意志,才是讓埃里森成功的重要的關鍵。

到底埃里森有多想成功?例如,他曾形容成功就是要「割斷對手的氧氣管」,商場就是戰場,他就是領導軍隊進行血腥戰鬥的將軍,對自己的目的毫不掩飾。埃里森和一般矽谷富豪不同的是,他並不矯飾,並很坦白地說,自己會投入數據庫的領域,並不是因為對它有多大的興趣,一切都是因為要賺錢,而賺錢就是要讓自己有奢華的生活。

狂妄鬥性 造就甲骨文帝國

為了要讓產品在市場上搶得賺錢的先機,埃里森用「極端」的方式,達到目的,「當可口可樂已經拿下天下第一的位置時,百事可樂得要用好幾倍的代價才可以拿到1%的市場。」因此,埃里森用金幣作為報酬,讓銷售員為甲骨文的產品去開疆闢土,占領市場。這招果真讓全球的銷售員為之瘋狂,用盡全力,讓甲骨文產品的業績以每年100%的速度成長,甲骨文數據庫登上世界第一。

不僅如此,埃里森在競爭時,也頗為苛刻;例如,直接批評對手惠普董事會為「笨蛋們」。埃里森視微軟為窮其一生一定要打敗的敵人,在九八年,美國司法部對微軟的反壟斷案正式立案時,埃里森甚至花錢雇偵探去微軟「翻垃圾筒」找不利證據。

然而,埃里森的狂妄刻薄,對他公司裡的員工也是如此。對於埃里森來說,人生中只有2種人︰敵人或是朋友。一位甲骨文的前主管曾如此形容埃里森︰「與埃里森共事,就好像坐在虎背上,你要緊緊地抓住老虎,想辦法不讓自己落下來,否則他會毫不猶豫地把你吃掉。」甚至,員工也非常小心地不要和埃里森搭同一部電梯,因為,害怕埃里森會突然說︰「你滾吧!」

裁員、換妻像換鞋子般快美國《商業週刊》曾評價︰「埃里森換員工和妻子,就好像在換靴子一樣迅速;他經常會在員工快要領股票期權和紅利時,要他們滾蛋,就好像搾汁機一樣,當員工的『營養』被搾乾後,再一腳踢開。」然而,讓甲骨文員工又愛又恨的是,埃里森這個「甲骨文帝國」的國王,的確帶領他們征戰沙場,賺到了白花花的銀子。難怪,會有員工形容︰「要不是因為埃里森真的讓我富有起來的話,我會很恨他,因為,他真的很令人討厭。」

埃里森對自己有絕對的野心和自信,因此,可以不計任何代價地爬上世界富豪的頂峰,睥睨腳下的世界。威爾森用「上帝」來比喻埃里森的狂,嘲諷地說:「上帝不認為自己是埃里森,而埃里森卻認為自己是上帝!」

顯然,埃里森目前還不能證明自己是上帝。他能不能如他的老友賈伯斯一般,在狂妄之外,讓市場為蘋果的產品瘋狂?在埃里森退卸甲骨文執行長一職後,可不可以在執行董事長以及技術長的位置上,依舊可讓甲骨文再創另一高峰?只能靜待時間再證明他的「狂妄」有理了。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