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川普式的不確定性

2017-02-06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圖/Pixabay)

每年1月,我都會試著預測接下來一年的情況。經濟預測是出了名困難的事,難怪杜魯門總統當年想找一位「獨臂經濟學家」,因為獨臂經濟學家無法提出「另一面」(on the other hand)的看法;儘管如此,我以往的預測表現還是不錯的。

近年我準確地預測到,在當局未能祭出比較強勁的財政刺激措施的情況下(我提出預測時,歐美都是這樣),2008年大衰退之後的經濟復甦將相當疲軟。我做這些預測時,仰賴對基本經濟力量的分析甚於複雜的經濟模型。

例如,在2016年初,我認為先前數年相當明顯的全球總合需求不足的情況,顯然不大可能大幅改變。因此,我當時認為那些預測經濟將強勁復甦的人太樂觀了。隨後的經濟情勢基本上一如我的預期。

美國不平等加劇 民眾受夠了

2016年初,政治情勢沒那麼明確。之前多年,我一再撰文指出,除非不平等加劇的情況(尤其是在美國,但世界各地也有許多國家是這樣)得到處理,我們將面臨某些政治後果。但不平等狀況繼續惡化,驚人的數據還顯示,美國人的平均預期壽命正在縮短。

凱思(Anne Case)和迪頓(Angus Deaton)去年的一項研究便已預示了上述結果。他們的研究顯示,相當大一部分美國人(包括沒落工業區據稱憤怒的民眾)的預期壽命正在縮短。

但是,因為美國底層90%人口的所得,已經停滯了接近1/3個世紀(還有相當一部分人的所得是減少了),健康數據不過是證實了絕大多數美國人的境況很不好。而雖然美國可能是此一趨勢中的極端例子,其他地方的情況也沒有好多少。

不過,即使這種情況似乎必將產生一些政治後果,這些後果將以什麼形式出現,以及何時出現則很難說。為什麼美國的政治反彈出現在經濟似乎正在好轉之際,而不是再提早一些呢?而且,為什麼會是國家在政治上向右轉呢?畢竟那些因為全球化(共和黨努力推動的)而失業的美國人未能獲得援助,是因為共和黨人力阻政府提供援助。

此外,美國26個州未能擴大「美國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社會底層因此得不到健保的保障,也是拜共和黨人所賜。還有,為什麼總統大選的勝利者會是一個靠占別人便宜謀生、公開承認未承擔合理稅負、以避稅為榮的人呢?

川普確實掌握到當前時代的精神:景況艱難,許多選民渴望改變。現在這些選民得償所願了:世界不會再是一切如常。不過,眼下情況之不確定,也是歷來罕見。我們仍不知道川普將執行哪些政策,當然更不知道哪些政策將成功,或將產生什麼後果。

掌控世界遊戲規則?川普沒那麼強

川普似乎拚命想發起一場貿易戰爭。但中國和墨西哥將如何回應呢?川普可能非常明白他想做的事違反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但他也可能知道,世貿組織將需要頗長的時間才會裁定他違規。到那時候,美國的貿易收支可能已經完成了必要的調整。

但是,這一遊戲並非只有美國能玩,中國也可以採取類似行動,雖然中國的反應很可能會微妙一些。如果真的爆發貿易戰爭,情況將會如何?

川普覺得自己勝券在握,不是沒有原因的;畢竟中國倚賴對美出口甚於美國倚賴對中國的出口,美國因此占有優勢。但貿易戰不是零和遊戲,美國也很可能會有損失。中國或許能更有效地採取針對性的報復措施,令美國在政治上苦不堪言。

此外,就應付對方的打擊措施而言,中國人具備的條件或許優於美國人。誰更有能力承受貿易戰造成的苦難,還真難說。是一般民眾已長期受苦的美國,還是儘管環境艱難仍可達到超過6%經濟成長率的中國?

更宏觀地來看,共和黨和川普的計畫(川普的減稅計畫比標準的共和黨方案更偏袒有錢人)是以涓滴經濟學為根據,是延續雷根年代的供應面經濟學,而這種經濟政策從不曾真正奏效。惹火的狂言或凌晨3點在推特上的胡言亂語,或許能安撫雷根革命所犧牲的美國人;但這種效果可以持續多久呢?之後又如何呢?

川普可能希望以他的「巫毒經濟學」(voodoo economics)顛覆正常的經濟法則;但他是做不到的。不過,隨著全球最大的經濟體進入2017年和其後未知的政治疆域,我們這種凡人最好還是不要預測了。但有一件事是顯而易見的:未來幾乎必將有許多波浪,很多(甚至是多數)「權威」人士將跌破眼鏡。(許瑞宋譯)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