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時代力量玩真的 議員選舉要遍地開花拓點、攬才持續推進 空戰陸戰雙管齊下
拓點、攬才持續推進 空戰陸戰雙管齊下

2017-01-26
作者: 李方舟

▲由徐永明、林昶佐、林世煜、林郁容(左起)等人組成的選策會與黨主席黃國昌 (中),將是時代力量布局縣市議員選舉的主要決策群。(圖/李雋宇攝)

時代力量雖然在立法院只有五席立委,但對未來擴張版圖的企圖心已不言可喻,元月14日的二周年募款餐會,也正式昭告布局地方、爭取縣市議員席次的決心。

距離2018年地方選舉還有1年多,有意搶下縣市議員席次的政黨,已經紛紛開始準備。時代力量去年就成立選策會,由立委林昶佐、徐永明、祕書長陳惠敏,以及隱身在幕後的主席團成員林世煜、創黨發起人之一林郁容(國安會諮詢委員林峯正之兄)5人組成,負責黨內提名作業,最快明年初公布議員選舉人選。時力今年上半年也將在全台持續擴點設立黨部、辦公室,盼大舉揮軍在地方選舉打出漂亮的一仗。

值得玩味的是,決定時代力量大小事務,甚至遭退黨成員馮光遠諷刺為「國運昌隆黨」的黨主席黃國昌,並未出現在選策會的成員名單。有黨內人士分析,黃國昌雖非選策會成員,但是黨團會議、黨政會議大多是由他主持,任何決議也需要經過他同意、看過,甚至黨團要公布的法案,也幾乎由黃國昌核定,因此他是否在決策委員會中,根本不影響他的決策權。

持續擴張地方黨部
吸引年輕人投入議員選舉

時代力量目前已在全台設立五個黨部、一個辦公室。據了解,時力今年上半年會再擴張黨部,從黨員多的地方著手,包括台南、桃園、嘉義等地都會再設立據點,再由地方黨部人士拜會基層、里長、民間團體,拓展組織實力。同時,為了吸引更多人力,各黨部會針對時事議題,舉辦議題講座、輕鬆的活動,吸引年輕人參與。

時力盼在六都議員選戰有所斬獲,雙北及台中地區更是重中之重。根據黨內規畫,時代力量將分區域布局,像是有立委的選區台北、新北、台中等,就會由立委操盤與帶頭;高雄與台南則被視為較困難的地方,除了這兩個地區支持者與民進黨方面高度重疊,黨內也缺乏組織人選,是目前黨內決策成員最為頭痛的部分。

黨內人士指出,根據內部民調,雖然時代力量在中南部與民進黨支持者重疊,但是民調相對較為穩定;年輕人較多的北部區域,反而因年輕人投票意向飄忽,導致民調十分不穩。

在中南部,時代力量打算以議題帶動聲勢,包括在中部打空汙、南部提農業,同時用時代力量這塊招牌,取代傳統的候選人臉孔,讓選民在議員選舉中,投下對時代力量的信任票。

雙北地區目前則以空戰為主,輔以舉辦活動,像黃國昌主責的新北市,就以辦活動吸引固定的工作者與支持度。台北市則由在立委選舉時,就與民進黨關係良好的林昶佐操盤,後續可望與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結盟。

台中方面,目前以參與地方聚會與結識地方人士為主,也正徵詢幾位在地公民團體的年輕人加入時力選戰的意願。值得觀察的是,時代力量中部立委洪慈庸等自選戰至今,都與台中市長林佳龍互動密切,雙方可能在議員選戰延續一定程度的合作。

據了解,徐永明與林佳龍早在台灣智庫就合作至今,去年立委選舉林佳龍全力輔選洪慈庸,因為相較於台中的新系立委完全不甩市府請託的選民服務,徐永明、洪慈庸只能用「照單全收」來形容。地方人士指出,例如洪慈庸曾提出《食物銀行法》與制定《登山法》,前者是林佳龍擔任立委力推的修法,後者則是量身為中市府打造,雙方關係,不言可喻。

在提名上,黨內核心成員說,時力會仍維持「一區提一名」的想法,接觸對象以各地的專業人士為主,如律師、社運參與者、社團人士等,不過該成員也說,仍希望與這些人先一起工作,看看彼此理想和信念是否相容,再思考選戰這一步。

鎖定專業人士接觸
自家助理也會推上第一線

時力也從自家年輕的工作夥伴下手,鎖定部分時力立委助理培養,要逐漸加強這些選舉部隊的曝光度與論述能力;而有意投入選戰的國會助理,未來將與地方助理職務互調,讓地方多認識時力的年輕臉孔,提前為選戰暖身。

除了時代力量外,去年第三勢力中,代表綠社盟參與立委選舉落選的呂欣潔、曾柏瑜、苗博雅仍積極深耕當時落敗的選區,想在議員選舉捲土重來。同時,與時代力量不和的社運律師賴中強也在凝聚能量,計畫成立組織,幫時代力量以外的第三勢力輔選,搶攻明年的議員席次,與同為第三勢力的時力搶票源。

另外,時代力量在議員選戰一役,勢必會與昔日選戰盟友民進黨正面迎戰,這也讓綠營地方人士相當焦慮。時力黨內高層則表示,時力對於與其他政黨「協調」人選,採取開放態度,「保留任何協調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據悉,時力也在去年立委選戰時,與民進黨達成共識,時力區域立委林昶佐、黃國昌等所屬選區,將不會提名時力的議員候選人,藉此爭取民進黨在立委選區的禮讓及泛綠地方勢力相挺。

一名核心成員更坦言,由於民進黨議員初選競爭太過激烈,有不少想選舉的綠營地方人士曾來接觸盼爭取提名;但對這些「受到民進黨初選影響的人選」,並非時力優先考慮對象。也有黨內人士透露,某現役第三勢力直轄市市議員,也曾探問改披時代力量戰袍、競選下屆議員的可能性,卻遭時力婉拒。

目前,時力並未明確將議員人選直接劃入特定選區經營,考量議員是多席次,與立委形態不同等因素,不會急著公布選區與人選。同時,時代力量不會用民調高低來提名,將以全徵召方式,經過黨內選策會、15人決策委員會、黨員評量三道關卡,來確定各選區推出的人選。

時力中央黨部也將轉型成選舉機器,日前經黨政會議拍板,中央黨部預計今年二月底搬遷至台北市仁愛路附近,同時也要啟動黨務改造,列入「擴大組織工作」為重點項目,大舉招募新人,面對地方基層的考驗。

現任立委各有責任區
與民進黨關係考驗政治折衝

黨內人士形容,時力雖有「組織活動部」,卻對組織工作不在行,黨工的政治判斷也亟需訓練,為黨務日後發展,目前勢必「重新整理隊形」,但受限經驗與資金,組織工作部門擴張只能且戰且走,難以一次到位,或立即仿效國、民兩黨模式。

時力並預計設立發言人制度,為時力議員候選人搭建舞台,讓他們多多露面。時力智庫也要大刀闊斧重整,與新進的年輕學者合作。時力智庫最初是由馮光遠負責,但最後未順利搭建,難以發揮政策研擬的作用。智庫與立院黨團早在去年中就少有往來,馮光遠退黨惹得滿城風雨,時力內部雖不免對他有怨言,卻認為及早分手,對雙方都算好事。

黨內人士分析,時力進行黨務改造、智庫重建、建立發言人制度等,就是要加強政黨的獨立性;但另一方面,地方議員卻是交由各地方選區立委負責,而部分選區可能與民進黨勢力合作,恐怕為中央與地方間埋下潛在的利害衝突。追根究柢,時代力量要怎麼處理「民進黨情結」,勢必得釐清與民進黨的關係。

時代力量在議員選戰結果,也牽連20年立委選舉情勢。黨內人士坦言,目前時力的不分區立委,屆時都得回到地方競選區域立委,他們已經有「能否連任的危機感」,時力除了「議員選舉不缺席」,最後更得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