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川普醞釀中的貿易戰

2017-01-23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Pexels)

美國和中國正鎖住在一種互依的經濟關係中。中國仰賴美國,但美國也仰賴中國。假定美國在美中經濟關係中占盡上風,是非常愚蠢的。

美國候任總統川普競選期間,似乎曾替境況艱難的美國中產階層辯護,當時他把問題歸咎於國際貿易。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候選人,這種手法並不罕見。但異常的是,川普當選後,並未減輕他的反貿易語氣。

他反而變本加厲,發出了連串警告;由此看來,未來不無可能爆發全面的全球貿易戰,導致美國和其他國家面臨災難性的後果。

美國經濟問題 
非靠單一國家能解決

想想川普關鍵的人事決定。投資大亨羅斯(Wilbur Ross)將出任商務部長,而他向來勇於表示,希望美國能廢除「愚蠢的」貿易協定。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經濟學教授納瓦洛(Peter Navarro)將出任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這是白宮新設的政策委員會,地位與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家經濟委員會同等。納瓦洛是美國主張強硬對付中國的最極端人士之一。

他最近的兩本著作是2011年的《致命中國: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Death by China)和2015年的《臥虎:中國軍國主義對世界的影響》(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書名充分說明了他那種小報層次的偏見。

川普競選網站上的經濟政策立場文件,是羅斯和納瓦洛共同撰寫的,內容毫無說服力。但如今他們有機會把他們的想法付諸實踐了。事實上,這過程已經開始了。

川普已經表明,他上任後將立即安排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此舉與羅斯對美國貿易協定的批評一致。川普還與台灣總統蔡英文直接通話,公開挑戰有40年歷史的「一個中國」政策,隨後還在推特上發出一些反中國的推文。由此看來,川普政府無疑將奉行納瓦洛的政策建議,非常明確地對付美國最大最有力的貿易夥伴。

當然,自詡為交易高手的川普可能只是口頭上強硬,藉此令中國和世人注意到,美國已經準備好在國際貿易問題上採取強勢作法。他們可能認為強勢的開局可以軟化對手,有利於取得較合意的結局。

雖然這種強硬的言論無疑可以討好選民,但它們禁不起事實的檢驗:美國巨大的貿易逆差反映該國儲蓄不足,美國在經濟上是否占有優勢地位因此根本就有疑問。國內儲蓄顯著不足困擾美國,導致美國一直對外國的過剩儲蓄有巨大的需求,結果使美國長期出現巨大的貿易逆差和經常帳赤字。

中國是第三大市場 
對美國仍重要

「交易高手」如果試圖藉由針對單一國家來解決這種總體經濟問題,是不可能成功的:美國2015年對101個國家有貿易逆差。多邊問題不能靠雙邊方案解決。這就像傳說中的荷蘭男孩試圖用手指堵住漏洞,防止大壩漏水。

除非問題的根源(儲蓄不足)得到處理,美國的經常帳和貿易赤字必將擴大(川普勢將擴大聯邦財政赤字,而這將加重美國儲蓄不足的問題)。對付中國只會把貿易失衡問題轉移到其他國家,很可能是成本較高的生產國,結果處境艱難的美國家庭將必須購買比較昂貴的進口商品。

故事還沒完。川普政府在貿易戰中將動用真實的彈藥,這將造成深遠的全球影響。這將彰顯在中國可能做出的反應上。川普的團隊對中國的可能反應嗤之以鼻,認為美國根本沒有什麼可輸的。

唉!事實可能並非如此。無論大家喜歡與否,美國和中國正鎖住在一種互依的經濟關係中。沒錯,中國仰賴美國對其出口商品的需求,但美國也仰賴中國:中國持有逾1.5兆美元的美國公債和其他美元資產。此外,中國是美國第3大出口市場(僅次於加拿大和墨西哥),而且是擴張速度最快的市場;這對渴求成長的美國經濟很難說不重要。假定美國在美中經濟關係中占盡上風,是非常愚蠢的。

如果美國對付中國(如川普、納瓦洛和羅斯長期倡導和眼下似乎在做的那樣),它將必須面對一些後果。在經濟方面,中國可能對美國的出口商品課徵報復性關稅,也可能不再像以往那樣購買美國公債。其他國家(經由全球供應鏈與中國有密切的關係)也大有可能因應情勢課徵關稅。

全球貿易戰很罕見。但一如軍事衝突,它們往往始於意外的小衝突或誤會。逾85年前,美國參議員斯姆特(Reed Smoot)和眾議員霍利(Willis Hawley)發起制定《1930年關稅法》,開了第一槍。結果造成災難性的全球貿易戰;許多人認為嚴重的經濟衰退正是因此惡化為大蕭條。

忽略歷史教訓是愚不可及的。美國經濟因儲蓄不足,容易出現嚴重的赤字;要讓美國重新強大起來,遠非痛擊中國即可。把貿易變成大規模經濟毀滅性武器,可能釀成空前嚴重的政策錯誤。

相關文章

TOP